Archive

Archive for July, 2005

Are you happy now

July 31, 2005 Leave a comment
"Coule u look me in the eye and tell me that u r happy now~"
一首rock,不知道在哪里找出来的。
 
Rodin和她BF来上海,要我帮忙找住处,我答应。
觉得很是奇妙,当时几乎没有留给谁手机号,却偏偏给了他们。
这样说倒不是我不愿意提供帮助,只是强调世事的巧妙。
我对人一向旗帜鲜明,差不多一种是我会主动offer help;
一种是不主动不拒绝;还有一种是不答应。
 
Rodin很瘦,让我很羡慕——她165的身高90斤不到,标准的骨感。
跟她也就是那种温吞水的关系,没有太好,但时不时有些联系。
其实我一直对她印象不错,也不知道为什么,奇怪的事情。
看着出来她很粘她BF,也许有BF的女生都是这样的,呵呵。
 
昨天晚上收到另外一个人的短信,我突然觉得想要消失掉还是好难。
也许等我到合肥后,没有电脑上网,然后手机号谁也不告诉,
一切会相对简单起来——可是到时候我每天能做些什么呢。
 
今天没有什么好写的,就先到这里。
下午如果有时间,把下的那部电影给看了。
Advertisements
Categories: Dailylife

Flee

July 30, 2005 2 comments
flee
[fli:]
vt.
逃避, 逃跑, 逃走
vi.
消散, 逃, 消失
 
早上打开电脑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改变了space的访问权限。
这在意味着安全的同时也削减了本来就为数不多的访问量。
不过我想的是过一段时间,等我感觉到合适了,我会重新开放。
 
这几天很是勤快,不停地打扫,看到东西就清理。
我想我骨子里是有做家庭主妇的潜质的,尽管表面上看起来不像。
我习惯于把自己的东西整理得井井有条,everything is in order。
 
心里隐隐不安的是对XX的感情,好像有发展的趋势。
前天傍晚在韩国料理门口看到一个酷似他的背影,搂着一个女孩;
然后我的耳根都开始疼痛,浑身紧张没有力气;
在那个人转身的时候我看清楚不是他,人却一直舒缓不下来。
难道这就是爱情?
 
Categories: Dailylife

Keep on moving

July 29, 2005 Leave a comment
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要坚持往前走下去,一直到最后一刻。
 
北大又有一个男生跳楼了,心理系的。
本来已经放弃未名,在听说这件事情之后想尽办法上去看了看。
仔细想想,我对未名的初始印象是从飞花——flyingflower开始的。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应该是这样拼)
她当时患病,于是未名上全是bless她的话语,还有她的文集。
后来她终于走了,然后未名专门出了纪念专版,并给出链接。
所以后来一塌糊涂完全抢去了声势,我还是会每天去未名看看。
 
北大今年不知道是怎么了,接二连三地出事。
其实我总是觉得选择自杀是需要很大勇气的,并不是不负责任的做法。
有些时候,大脑分泌的抑郁激素太多,思维很容易走向绝望。
说到这里,我就想到初中的一个同学。
他其实是挺好玩的一个男生,有点小聪明,而且还有着不可多得的幽默感。
高中的时候不在一个班,陆陆续续听到他的一些事情,已经不太正常。
进入大学后的第一个国庆长假,他在家的楼顶上跳楼了。
我当时并没有太强烈的感觉,因为那个时候我的精神状况也很糟糕。
现在再回头看,突然觉得自己对生命的逝去还是没有什么理解。
 
高中的时候外婆去世,妈妈没有让我请假,继续上课。
接着小姨突发性脑溢血,我也没有去,还是在上课。
对我来说,她们的离开只是一个事实,我知道了而已。
其实最早的经历还是在初中,那个男生也好像是突发性的疾病。
班主任带着班长和学习委员去见了他最后一面,在医院。
第二天早自习,班主任示意我们停下,说要告诉我们事情。
我们已经大致知道,于是静静地等待;可是他已经说不出话来,只是抹眼泪。
这个时候班上几个调皮的男生开始偷笑——他们觉得好玩,
因为班主任居然当着这么多同学的面哭;
而我,也只是看着悲痛的老师,心里没有哀伤的感觉。
 
不知道是我太过麻木,还是他们终究不是我很在乎的人。
我好像一直都不是很敬畏生命本身,对自己也是不甚爱惜。
和身边的所有人相比,我总是感觉我不是在生活。
即使是考虑很实际的问题,我的focus也总是和他们大相径庭。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刻意久了,导致我现在也一直游离于社会群体之外。
感触比较深的是陈逸飞去世,59岁,我觉得一个人到这个岁数也够本了。
结果我表达我的意思的时候,遭到了实验室所有人的谴责。
在他们看来,至少要活到75岁以上才算正常,59岁太可惜。
 
以前一直会羡慕谁谁,现在渐渐发现这是很naive的事情。
并不是说谁都会有难过的时光,谁都有不为人知的痛苦;
而是作为一个独立的个体,每个人的生命旅程只有自己走下去。
这段旅程因人而异,正如世界上没有两片完全相同的叶子一样。
你的辛酸别人理解不了,你的沮丧别人体会不了,你的伤痛别人经历不了。
不要祈望着谁会来解救你——除了自己,这个世界没有其他的救世主。
这不是愤世嫉俗的宣言,而是事实,不管是父母、朋友还是爱人,
他们能够给的只是关爱,而不是改变生命颜色的拯救。
 
我也总是会对生命失去信心,对自己失去希望,
可是我从来没有勇气去结束这段旅程。
随着年龄的渐长,经历的增多,我反而不那么容易绝望了。
心里的顽疾依然还在,可是我学着不要纠缠其中。
想起来的频率高到我已经习惯了,于是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即使不能如偿所愿,也照样可以拥有幸福——微薄的属于自己的幸福。
Categories: Randoms

Google and Real estate

July 26, 2005 Leave a comment
据说最近硅谷一带的房产被google员工爆炒——
这些人最近在google上市之后,一夜之间成为百万富翁。
这只是一个引子,我只是想说说我的感受。
 
google现在的一举一动几乎牵扯着全世界IT人的神经。
在中国,这种影响尤其明显——特别是对各大名校的应届生而言。
和当时的MS一样,它的研发中心还是设在北京。
尽管我无数次祈祷google总部能安居上海,但其实心里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google上海办事处安家在徐家汇,世贸商城,甲级写字楼。
 
PS:前些天有点动摇,觉得一个人很无助,而且对某人产生了感觉。
    不知道哪个是因哪个是果,现在已经结束。
    现在想想,始终是值得记录的一件事情:
    我已经许久许久没有对任何男生产生感觉了——
    它证明了我是正常的,hehe
 
Categories: IT news

GLAT

July 26, 2005 Leave a comment
GLAT——Google Labs Aptitude Test
 
1. Solve this cryptic equation, realizing of
course that values for M and E could be
interchanged. No leading zeros are allowed.

WWWDOT – GOOGLE = DOTCOM

2. Write a haiku describing possible methods
for predicting search traffic seasonality.

3.
1
1 1
2 1
1 2 1 1
1 1 1 2 2 1

What is the next line?

4. You are in a maze of twisty little passages,
all alike. There is a dusty laptop here with a
weak wireless connection. There are dull,
lifeless gnomes strolling about. What dost
thou do?

A) Wander aimlessly, bumping into
obstacles until you are eaten by a grue.
B) Use the laptop as a digging device to
tunnel to the next level.
C) Play MPoRPG until the battery dies
along with your hopes.
D) Use the computer to map the nodes
of the maze and discover an exit path.
E) Email your resume to Google, tell the
lead gnome you quit and find yourself
in whole different world.

5. What’s broken with Unix?
How would you fix it?

6. On your first day at Google, you discover
that your cubicle mate wrote the textbook
you used as a primary resource in your first
year of graduate school. Do you:

A) Fawn obsequiously and ask if you
can have an autograph.
B) Sit perfectly still and use only soft
keystrokes to avoid disturbing her
concentration.
C) Leave her daily offerings of granola
and English toffee from the food bins.

D) Quote your favorite formula from the
textbook and explain how it’s now
your mantra.
E) Show her how example 17b could
have been solved with 34 fewer lines
of code.
7. Which of the following expresses Google□
over-arching philosophy?

A) "I’m feeling lucky"
B) "Don’t be evil"
C) "Oh, I already fixed that"
D) "You should never be more than
50 feet from food"
E) All of the above

8. How many different ways can you color an
icosahedron with one of three colors on
each face?

What colors would you choose?

9. This space left intentionally blank. Please fill it
with something that improves upon emptiness.

10.On an infinite, two-dimensional, rectangular
lattice of 1-ohm resistors, what is the
resistance between two nodes that are a
knight’s move away?

11.It’s 2 PM on a sunny Sunday afternoon in the
Bay Area. You’re minutes from the Pacific
Ocean, redwood forest hiking trails and world
class cultural attractions. What do you do?

12.In your opinion, what is the most beautiful
math equation ever derived?

13. Which of the following is NOT an actual
interest group formed by Google employees?

A. Women’s basketball
B. Buffy fans
C. Cricketeers
D. Nobel winners
E. Wine club

14.What will be the next great improvement in
search technology?

15.What is the optimal size of a project team,
above which additional members do not
contribute productivity equivalent to the
percentage increase in the staff size?
A) 1
B) 3
C) 5
D) 11
E) 24

16.Given a triangle ABC, how would you use only
a compass and straight edge to find a point P
such that triangles ABP, ACP and BCP have
equal perimeters? (Assume that ABC is
constructed so that a solution does exist.)

17.Consider a function which, for a given whole
number n, returns the number of ones required
when writing out all numbers between 0 and n.
For example, f(13)=6. Notice that f(1)=1. What
is the next largest n such that f(n)=n?

18.What’s the coolest hack you’ve ever written?

19.’Tis known in refined company, that choosing
K things out of N can be done in ways as
many as choosing N minus K from N: I pick K,
you the remaining.

Find though a cooler bijection, where you show
a knack uncanny, of making your choices contain
all K of mine. Oh, for pedantry: let K be no more
than half N.

20.What number comes next in the sequence:
10, 9, 60, 90, 70, 66,?

A)96
B) 1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
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
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
C) Either of the above
D) None of the above

21.In 29 words or fewer, describe what you
would strive to accomplish if you worked
at Google Labs. 

Categories: IT news

Google is coming

July 26, 2005 Leave a comment
摘录:    
      一位住在美国西雅图的朋友告诉记者,最近几天,当地报纸、广播、电视都在连篇累牍地关注着微软公司前全球副总裁李开复闪电跳槽到Google公司的事。 

  今天,刚刚从美国飞抵北京的李开复博士接受本报专访,首次坦言跳槽缘由,并且传递出惊人消息,他将要构建的Google中国工程研究院里会有9成以上的职位提供给中国的应届毕业生。 

  “Google的激情魔力令我震撼”

  “我已经为Google工作了三天半,每天遇到的细节都不断地提示我,这是一次正确的选择。”谈及为何离开微软,刚刚上任的Google公司全球副总裁、中国区总裁李开复说,跳槽到Google是因为这家公司的文化与他个人的价值理念更加契合。 

  李开复说,加盟Google实际是受了他很多朋友的影响。他发现他认识的一些资深研究者和科学家去了Google后,以前憔悴的面容消失了,变得充满了活力,而且还把工作当成一种享受。 

  朋友们的状态让李开复回想起他曾经给中国学生写过的一封信《成功就是成为最好的你自己》。当时他告诉学生,“为了成为最好的你自己,最重要的是要发挥自己所有的潜力,追逐最感兴趣和最有激情的事情。”李开复说,当一个人对某个领域感兴趣时,他会在走路、上课或洗澡时都对它念念不忘,这样就容易在该领域取得成功。有激情,就可能为它废寝忘食,连睡觉时想起一个主意都会跳起来。这时候,人们已经不是为了成功而工作,而是为了“享受”而工作了。 

  那些去Google的朋友的状态,让他也想去Google试试能不能发挥自己所有的潜力。而他听说Google要在中国建公司后,就开始和该公司接触。 

  李开复说,和Google“恋爱”,他感受到这家公司的文化是:一群穿着短裤的年轻人,对新技术创新有极大的热情;对诚信的追求近乎执著;员工之间关系平等、自由和透明;先让客户满意,暂时不赚钱也没关系。 

  而在三天半的“蜜月”里,李开复第一天就看到了Google的诚信原则。一位新同事在讨论公司发展规划时提出“先发制人”的战略,在别的公司,他可能受到重视,但周围的人马上说,这是邪恶、不诚信的。你希望别人这么对我们吗?这位同事很不好意思地收回了他的意见。 

  尽管李开复目前还是微软起诉的对象,但说起自己的老东家,李开复依然充满了感激之情,他说和比尔·盖茨共事的那些日子,即使到了他迟暮之年也会记忆犹新。 

  “最能打动我的是回到中国舞台”

  除了公司文化,最能打动李开复的是Google公司能让他回到中国的舞台。李开复说,在自己的职业规划中,他最看重两件事:做人们需要的技术创新,为中国学生做点事情。而Google能满足他最看重的这两件事。 

  关注青年,帮助青年占据了李开复大部分业余时间,他有时为了和一些机构讨论教育问题,专程从美国飞回来,他还专门办了一个替青年人解决心理难题的网站,亲自回答青年人的提问。但是,东西半球飞来飞去、在中国只能短暂停留的方式已经不能满足他对中国青年问题的关注,他希望能找一份在中国的工作,可以留在中国思考更多的问题。而Google不仅给了李开复中国的舞台,而且还十分看好李开复关注中国青年这个个人爱好。 

  李开复说,今后他每年去高校演讲的时间将远远多于过去任何一年,他准备进一步完善自己的网站,不仅自己回答问题,还要把网站建成一个青年人之间共享信息的百科全书。 

  另外,写书、写信也是他继续传授成功理念的平台。李开复说,最近休假期间他又给中国学生写了5封信,涉及毕业时如何择业,有好机会时怎样跳槽,如何融会中西方文化等。 

  李开复为微软服务时所创建的微软亚洲研究院不仅承担着技术创新的任务,还承担了不少政府公关任务,微软亚洲研究院和中国教育部门、高校建立了良好的关系,不仅投入上亿元资金给教育部门实施“长城计划”,还在几十所高校建立了微软实验室,每年招聘数百名实习生。 

  李开复将会怎样影响Google,像在微软时那样投入和关注中国的教育? 

  李开复回答,他是一个喜欢创新的人,原来用过的模式不一定会被采用。 

  95%的职位将给应届毕业生

  7年前,在中国创办微软亚洲研究院初期,李开复曾被媒体戴上了“微软最大猎头”的头衔———18个月的工作,他为研究院留下了60多位年轻、杰出的科学家,组成了7个世界一流的研究组。创办微软亚洲研究院不仅吸引了世界一流的科学家来中国做研究,更培养了世界一流的本土科学家,为优秀的中国学者提供了最好的科研条件,让他们一开始就站在国际前沿从事研究工作。 

  那么这次李开复会不会引起一轮新的人才争夺战? 

  这几天有媒体猜测说,李开复回到中国可能会引起老东家微软的担忧,李开复会不会用自己的个人魅力挖走一批人? 

  李开复今天答复说,他绝对不会从他原来工作过的公司挖人。 

  李开复还有更出人意料的答复,他说,这个新工程院95%的职位要留给应届毕业生。原因很简单,Google总部就是一个年轻的公司,虽然也有很多资深的、很大牌的顶级研究人员,但大部分员工都是20多岁的年轻人,Google总部那种一大群年轻人穿着短裤进行技术研发的文化也将被带到中国。当然他也会从Google总部或者是硅谷游说一批资深的专家和他一起到中国创业。 

  李开复认为,Google今天迅速成长的秘诀是,“青年、自由、新创新模式、大众利益、诚信”,如果他能把Google的秘诀带到中国,不就可以让更多的中国青年人创造出中国的Google奇迹了吗? 

  今天,李开复多次提到诚信。而一些读者却对李开复跳槽事件是否符合诚信原则提出了质疑。 

  李开复坦率地说,过去他确实在公开场合提到,微软给他提供了“做有影响力的事情的舞台”,要不是退休的话他不会离开微软,如果要离开除非有更好的平台。但李开复认为,Google给他提供了更好的发展平台,他能做更有影响力的事,所以他有权利作出新的选择。 

 
 
Categories: IT news

City5:Metrosexual

July 26, 2005 Leave a comment
题记:从Men’s uno上看来,没有确切的中文翻译。
 
其实这张照片里的男人不是纯粹的metrosexual。
只是他实在是漂亮,所以我想了半天还是贴他的照片。
 
男色当道的年代,越来越多的男人开始修饰自己。
可是正如他们的肋骨一样,上帝始终是有偏好的。
有些男人无论怎样折腾,也没有办法抗拒最初的力量。
 
曾经有理论说黄种人是上帝最后烧制好的人群,品质优良。
我觉得好笑,也许是我现在的眼光已经全盘西化了。
在Rojam跳舞的时候看到很多外国女孩,相形之下比东方女孩子好看许多。
她们的舞姿肆意而纵情,让人感觉到身体里跳跃灵动的soul。
国内的女生都很tiny——矮并且瘦,感觉反而出不来;
尽管以很多中国男人的眼光看来,她们是地道的美女,身材也好的一塌。
不过可惜,我始终是东方人,我的肤色、身高和长相已经打上了烙印。
那个晚上,我真希望自己可以长高,至少176以上,而且有挺翘的臀部。
 
回到正题,能称得上metrosexual的男人大抵如此:
轮廓深邃,五官精致,身材挺拔并且,对服饰有自己独特的品味。
代表男人是David Beckham,还有我心爱的Brad Pitt。
至于贴出来的这个,他美得已经超越了尘世,区区一个城市是关他不住的。
 
这些metrosexuals,只可远观不可亵玩,否则会丧失美感。
所以如果让我选择,我还是会要一个朴实的工科男生。
 
附上美男的biography:
Name: Martin Andrzej Rolinski
Born: 23 June 1982, Gothenburg, Sweden
Origin: Polish
Hair: Blond
Eyes: Blue/green
Lives: Stockholm and Gothenburg
Smokes: No
Drinks: On merry occasions
Fav. on TV: Whatever suits my current mood
Jealous: I don’t have any reason to be
Family: Mom, dad and girlfriend
Fav. bands/artists: The Beatles, Elton John, Abba
Fav. film: ‘Reservoir dog’ (but it differs from day to day)
Reads: Unfortunately my current main literature consists of my study books.
Hobbies: I have played a lot of tennis, especially when I was younger. But I still like different kinds of sports.
Fav. dish, recipe: Onions, green apples, garlic, lots of curry, fried chicken and some milk. Mix it up together and yo’ll have yourself a delightful chicken curry stew with some rice, enjoy!
Pets: non
Position in BWO: Lead singer and laptop
Ambitions: To have a great time with the band
A couple of lines dedicated to fans: I would like to thank you all for the warm support that has truly helped us in our work. I’m sure that the more new songs you hear, the more you will love BWO.
Love Martin.
 
 
Categories: Siwendecity

Latino caribo

July 26, 2005 Leave a comment
极品音乐一直关闭,我不知道到哪里去找歌。
实在没办法,把Mr smith and Mrs smith里的那段音乐down了下来。
Latino caribo,mondo bongo……
Latino caribo,mondo bongo……
一直唱到死去,呵呵,应该是很幸福的事情。
 
最近决定在space上面开一个movie类别。
现在看电影已经到了无可救药的地步,只喜欢看白痴型的。
以前的那个我哪儿去了??好在对拖沓的电视决还是一味抗拒。
Anyway,如果真的开了,这部电影就是opening了。
 
Mondo Bango
Joe Strummer & The Mescaleros
I was patrolling a Pachinko
Nude noodle model parlor in the Nefarious zone
Hanging out with insects under ducting
The C.I.A was on the phone
Well, such is life
  
Latino caribo, mondo bongo
The flower looks good in your hair
Latino caribo, mondo bongo
Nobody said it was fair, oh
  
Latino caribo, mondo bongo
The flower looks good in your hair
Latino caribo, mondo bongo
Nobody said it was fair
  
Latino caribo, mondo bongo
The flower looks good in your hair
Latino caribo, mondo bongo
Nobody said it was fair
  
For the Zapatistas I’ll rob my sisters
Of all the curtain and lace
  
Down at the bauxite mine
You get your own uniform
Have lunchtimes off
Take a monorail to your home
  
Checkmate, baby
God bless us and our home
Where ever we roam
Now take us home, flaquito
  
Latino caribo, mondo bongo
The flower looks good in your hair
Latino caribo, mondo bongo
Nobody said it was fair
Latino caribo, mondo bongo
The flower looks good in your hair
Latino caribo, mondo bongo
Nobody said it was
Categories: Dailylife

Costipation

July 24, 2005 Leave a comment
今天睡了一天,便秘让我的身体难过得不胜负荷。
 
是手术时留下的毛病,一直好不起来。
本来吃不下任何东西,可是因为它,不得不强迫自己。
 
以前不知道这是病,脸上长满了包,留下一堆的印记。
现在意识到它对身体的害处,也还是一筹莫展。
吃东西也是,我觉得好像完全成了食物的奴隶,不知所措。
其实从小就是饕餮之徒,但是也没有像现在这样胖过。
那个时候想吃什么就吃什么,不用担心身材。
 
身体完全不受自己掌控,让我觉得恐慌。
晚上突然留鼻血,我很害怕,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昨天通宵的缘故。
现在一点点的风吹草动我都会很担心,我不想现在出什么问题。
我很清楚将近两年的紊乱生活会带给我怎样的后果,
只是我不希望它这么早到来,这个世界上始终还是有人在牵挂着我。
 
这段的日子无聊得滴水,但是谁又能说平淡不是幸福?
如果我是甘于平淡的人该多好,可惜我只是觉得这样下去我会残废掉。
 
Categories: Dailylife

Rojam

July 23, 2005 Leave a comment
晚上11点接到师兄Z电话,说要带我去蹦的,让我五分钟后大门见。
我以最快的速度换好衣服,匆匆忙忙拿着手提包就跑。
淮海中路、香港广场,但下车先看到的是久负盛名的上海皇宫。
我正纳闷怎么没有看到传说中的景象,马上一辆拉风的BMW就出来了。
鲜艳的黄色,吉普的外观,我不知道是哪一款,反正副座上有女人。
 
还没上楼就听见隐隐约约的敲击声,节奏的韵律。
电梯间里面突然进来一个女人打扮的高大男人,金黄色的长发,
紧身衣,还有居然套了一条三角内裤在外面,有够花哨和离谱。
Z告诉我说他是领舞之一,经常来的人都知道。
 
60块一个人,存包另外算钱,每人送一瓶冰镇啤酒。
我把酒给了Z,看了一会之后开始进舞池扭动。
不小心撞到人,回过头说对不起后转身,突然发现是个老外;
于是又回过头say sorry,他笑,拿着相机在拍领舞的小姐。
他大概190以上,我只到他的胸前,长得很英俊,只是拍照。
一个大概200斤的外国老头不停在舞池里勾搭年轻的partner,
不过他扭到我身边时对我没一点兴趣,可能我不是attractive girl。
有一个女人上台两次拉小提琴,每次都会得到欢呼声。
我只是跳,跟着音乐摆动自己的身体。
有一段我们牵手,可惜两人的舞步太不合拍。
 
回来已经进不了寝室,只有到实验室来。
今天终于感觉困了,可惜睡不了觉,生活就是这样无奈。
早知道这样,刚才在Lawson的时候应该带点吃的回来,后悔中~
 
 
Categories: Dailyli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