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August, 2005

Misses

August 30, 2005 1 comment
我想念上海。
 
合肥是个五毒俱全的城市,脏、乱、破、差还有穷。
我真的不知道怎样对这个城市产生好感,只能一天到晚窝在USTC的校园里。
好在学校里面环境还不错,要不然估计我现在已经崩溃了,从六楼跳窗。
 
四年的大学生活过去,已经比较知道怎么样跟室友相处了。
只是我心里明白,她们都是认真生活的人,没有谁跟我一样满脑子的花花心思。
这几天的天气总是阴阴的,有凉爽的风,无时不刻不让我想到上海,世纪公园。
最后的那个下午,我和小兹鲁躺在草坪上,说一些极其YD的话题。
这个小孩总是能给我很多惊奇,他的知识量甚至超过了许多我的同龄人。
 
在寝室每天讨论的话题绝对离不开爱情。
我很怀疑在这样的地方我是不是还能继续坚持下去,不要妥协。
如果可以,我一定要咬牙过完这一年,God bless me。
 
不知道为什么,本来很多话想说,很多事情想记录,
可是面对着这台不属于自己的本本,每一个字都变得很艰难。
写不下去了,最后骂一下小兹鲁,他居然刺激我说MUJI到新品了,
TMD我要是人能够飞到上海,一定把他的CK给剪了。
 
 
 
Categories: Dailylife

空も飛べるはず

August 24, 2005 2 comments
午后红茶的广告曲,放在Shuffle里面反反复复地听。
Kirin公司的茶,名字都很好听,像花间清源,感觉淡凉宁静。
 
google了半天也不知道歌的题目是什么意思,更不谈歌词了。
没办法,只有等到小兹鲁来了再问他。
也许我应该考虑学学日语,掌握一门二外是十分必要的事情。
 
今天的天气十分地好,凉爽的风让我舍不得走进实验室。
早上吃了一个大大的粢饭团,现在还撑得要死。
这一道上海特有的早点是在欧阳应霁的书上看来,于是连续吃了几天。
想想大概一个星期之前开始了饕餮的日子,整整七天,今天是最后一天了。
也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因为心里想着快要走了,好多东西就吃不上了。
于是乎每天大街小巷买东西吃,填补心里淡淡的惆怅。 
 
昨天受了一个小小的打击,一直没有缓过神来。
下午躺在床上一动不动,恨自己为什么会让自己如此卑微。
到了晚饭时间爬起来,后来又跟师兄师姐聊天,时间总算是过去了。
 
好久没有出去,突然发现上海的帅哥呈几何级数增长,眼睛都花了。
超级女生这个滥俗的节目真是火得不行,来福士前面好多fans在拉票。
南京西路依然是以惯常的姿态俯视着我们这些细小的人群。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这次感觉十分地不好,不是厌倦,是烦躁;
莫名其妙地烦躁,一刻也不想多呆,只想快点离开那个地方。
回到人民广场后直接拦taxi回所了,路上和司机聊了一下。
 
down了刘德华在东方卫视的采访来看。
他提到他想和张曼玉在十六年后再拍一部旺角卡门的续集。
因为在香港版本的旺角卡门中,他是没有死的,但是不知道王家卫怎么想。
期间他说到了Before sunrise和Before sunset,我心中一动。
我在想,这个男人也许比我想象中还要值得我喜欢一点。
44岁了,除了没有家庭,一切都很完美,可是偏偏大家喜欢抓他的痛处。
在社会上生存,很多时候种种压力根本不是来源于自身。
 
还看了两个Pixar的动画短片,很是喜欢。
最近对动画很感兴趣,把ftp上想看的片片都down了下来。
总是这样,喜欢一下子拥有很多东西,不管自己最后能不能都用到。
也许是小时候的心理定势所致,这个习惯一直延续到现在。
 
衣服还泡着呢,算了,回去洗。
 
 
 
Categories: Dailylife

The end

August 20, 2005 1 comment
不要误会,我只是想说我快乐的暑假已经结束了。
 
这个暑假,基本上算是我这几年来最为悠闲的一段时间了。
以前也有大块的时间,可是从来没有如此心安理得的休息过。
 
昨天傍晚的时候走去同济,结果在路上被一个猥琐的中年男人搭讪。
我觉得奇怪,因为我穿着极为土气,而且没有任何脂粉在脸上,他怎么对我产生了兴趣?
那个人骑着一辆自行车,看我一直没有反应,就到马路对面去了。
回到实验室,我说给师兄听,他开我玩笑:你是嫌人家没有开Benz吧。
我于是响亮地回答:是啊,要不然我早上了他的车了——
心里却在想,Benz也要看是什么样的Benz吧,heihei。
 
小兹鲁明天过生日,我答应买给他那只我喜欢他也喜欢的MUJI沐浴棉。
这个小孩沉迷于所有类似的东东,回到上海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拉着我去了久光买CK。
那件长袖的-shirt穿在他身上真是好看,180的身高加上匀称的体型。
我想,这次去MUJI应该是我离开上海前的最后一次外出了。
真的很舍不得,因为我在这里慢慢恢复了一些元气,我喜欢并感激这个城市。
我决定这次对自己小小地奢侈一下,去买Ichidoi的丹麦红豆吐司。
 
Ipod shuffle里面没有什么歌曲,于是我今天又登录到极品音乐。
这个论坛还没有回来,但是有两张专辑可以下载,我喜出望外。
同时心里已经开始发愁,到了合肥没有电脑用该怎么办怎么办。
博士L跟我说,你不用发愁,到了USTC,找个男朋友,用他的电脑;
我说,有那么容易吗?接着他回答:在USTC,只要你不缺胳膊少腿,基本上都可以有BF。
我笑,不吭声,因为不知道说什么——
我总不至于跟他讲虽然我自己很不怎么样,但是我的条条框框一大堆吧;
再者,即使有那又怎么样,永远不要想着依靠别人来为自己获取什么。
 
突然想到其实我应该写完这篇再舍弃原来那个城市感觉的蓝色space背景。
可是已经换了那就换了,事情不可能总是遂心所愿,再说是很tiny的小事。
贴上一首歌,Remember when,淡淡的忧伤,在我要离开的时候。
 
Remember when
sung by Alan Jackson
 
Remember when I was young and so were you
and time stood still and love was all we knew
You were the first, so was I
We made love and then you cried
Remember when

Remember when we vowed the vows
and walked the walk
Gave our hearts, made the start, it was hard
We lived and learned, life threw curves
There was joy, there was hurt
Remember when

Remember when old ones died and new were born
And life was changed, disassembled, rearranged
We came together, fell apart
And broke each other’s hearts
Remember when

Remember when the sound of little feet
was the music
We danced to week to week
Brought back the love, we found trust
Vowed we’d never give it up
Remember when

Remember when thirty seemed so old
Now lookn’ back it’s just a steppin’ stone
To where we are,
Where we’ve been
Said we’d do it all again
Remember when
Remember when we said when we turned gray
When the children grow up and move away
We won’t be sad, we’ll be glad
For all the life we’ve had
And we’ll remember when

Categories: Ending

Diane Arbus

August 19, 2005 Leave a comment
Diane Arbus
Timeline
March 1923 Born Diane Nemerov in NYC.
1937 Meets Allan Arbus, future husband.
1941 Marries Allan Arbus.
Allan begins to teach Diane photography.
1955-57 Began Studying Photography with Lisette Model.
Separated from Allan Arbus.
1960 First Published in "Esquire"
1962 Switched from 35mm to Square format
1963 Recieved Guggenheim Fellowship.
First Time Arbus photographed a nudist camp.
1964 Arbus’ first exhibit at Museum of Modern Art.
1965-66 Taught at Parsons School of Design, NY
1966 Recieved second Guggenheim Fellowship.
1967 Work Exibited as part of New Documents, the Museum of Modern Art’s influential exhibition about the "new social landscape" of the 1960s. 
1968-69 Taught at Cooper Union in NY
1969 Divorced Allan Arbus.
1970-71 Taught at Rhode Island School of Design
July 1971 Committed Suicide
1972 First American Photographer to be honored at Venice Biennale
Diane Arbus: An Aperture Monograph first published
1984 Diane Arbus, Magazine Work published

 

Quote:

"Freaks was a thing I photographed a lot. It was one of the first things I photographed and it had a terrific kind of excitement for me. I just used to adore them. I still do adore some of them. I don’t quite mean they’re my best friends but they made me feel a mixture of shame and awe. There’s a quality of legend about freaks. Lke a person in a fairy tale who stops you and demands that you answer a riddle. Most people go through life dreading they’ll have a traumatifc experience. Freaks were born with their trauma. They’ve already passed their test in life. They’re aristocrats."

                                                                    —— Diane Arbus

 

“你无法脱出自己的皮肤而进入他人的身躯,别人的悲剧永远不可能成为你的。”

                                                                                                                  —— Diane Arbus

 

拼命想找出上面这句话的原文,可是眼睛看疼了都没有结果。

只知道它是出自Patricia Bosworth的Diane Arbus:A Biography。

google到了很多她的作品,几乎全是黑白,阴暗的色调,

想到自己已经更换了space的颜色并觉得有必要改变心情,于是没贴出来。

 

我以前也知道她,是在安妮的书中。

当时手边没有电脑,于是无从得知进一步的资料,后来也忘记了。

这次是因为Nicole Kidman将要拍她的传记Fur,所以重新提起兴趣。

 

其实也没有什么好写的,只是对她这句话感触深刻。

以前一直希望能得到他人的救赎,后来才发现自己是多么的naive。

幸福始终是自己一个人的事情,没有人能给予或者剥夺。

可是我即使知道,很多时候我面对自己的生活也还是无能为力。

 

不知道为什么,那天心血来潮将space变得明媚之后,写blog的心情顿时消失了:(

 

Categories: People

Angel eyes

August 14, 2005 2 comments
…….
Angel eyes with your angel eyes
Will you always be there to hold me
Angel eyes I’m satisfied
I don’t want to hear your story
…….
 
妙手中的一首歌,听了半天然后google,无果,最后在水木上问到。
很上口,听了几遍之后就可以跟着哼了,于是洗衣服时不停地唱。
 
昨天晚上开QQ时碰到小兹鲁,他要回上海了。
我无意中告诉他CK在打折,然后他死缠着我帮他买一件T-shirt。
没办法,我准备先到光华上问问,然后去人民广场或者淮海路帮他买。
 
睡眠还是很少,不知道怎么回事,看来要快点买Ipod shuffle了。
暑假已经接近尾声,开始恐慌,对即将到来的生活有着不能抗拒的害怕。
不是不想去,真的是害怕即将要面对的全新的生活环境和人群。
说归说,真正去了可能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生活总归可以继续。
只是,我到哪里再去继续实现我的“老外大款”梦呢。
 
 
Categories: Dailylife

Healing hands

August 13, 2005 Leave a comment
一口气把妙手仁心一二部全部down下来,准备复习。
说是复习,估计也看不了多少,现在根本看不了电视剧。
事情的起因是那天看到ftp上有妙手三,心血来潮之下就想看看以前的。
 
痴迷于港剧的日子已经过去了,但是它们始终留下了印记。
那个时候最喜欢的两个系列莫过于壹号皇庭和那三个长剧。
妙手因为出的比较晚,所以看的很少——本来我看电视剧也不喜欢一点不漏地看完。
二基本上都没怎么看,虽然里面有我很喜欢的演员蒙嘉慧。
我现在开始明白我的都市情结启蒙于哪里了,就是港剧,
这种现代装的港剧,特别是壹号皇庭系列,差不多是打下了坚固的基石。
我很喜欢里面那种生活,好朋友住在一起,工作、消遣。
妙手基本也延续了那种风格,所以我也很喜欢。
 
很多人一直都说创世纪是TVB的高峰,我极为不爽。
如果那个时候Flora没有生病,剧情全然不是今天这个样子。
郭可盈那张脸我想起来就心烦,总是恨老天为什么偏偏那个时候将Flora弄走。
喜欢Flora是有理由的,她基本上就是那种OL的形象,标准的白领。
做事情有自己的风格,不随便盲从,有气质,打扮也不像一般的女人那么俗气。
起初讨厌宣萱也跟这个有关,配音俗气的要死,再加上总是那些角色,
但是后来渐渐改观,而且越来越喜欢,因为她的形象已经发生变化。
妙手三选了黎姿,我是一点兴趣都没有了。
这个女人我没有一丝好感,而且我心爱的Flora和蒙嘉慧都没有了我看谁呢。
 
不过不管怎样,看港剧的日子都已经过去了。
 
PS: mouse这家伙终于回来了。
 
 
 
Categories: Movie in siwen's eyes

Principle 10 of Economics(zz from BDWM)

August 11, 2005 Leave a comment
发信人: aquaofgalaxy (destiny), 信区: Economics
标  题: [经济学漫步]经济学十大原理之十
发信站: 北大未名站 (2005年08月10日23:56:16 星期三) , 站内信件
 
原理十:社会面临通货膨胀与失业之间的短期交替关系
 
    看了原理九,大家也许会产生这样一个疑问:如果通货膨胀仅仅是因为印发了太多的
钞票,那么中央银行严格控制货币发行量就可以了,为什么决策者有时却在使经济免受通
货膨胀之苦上遇到麻烦呢?一个原因是人们通常认为降低通货膨胀会引起失业暂时增加。
就我们的经验来讲,当经济起飞,价格上扬时,就业职位增加;当经济不景气,失业下岗
的人增加时,物价也会稳定,甚至下降。在经济学里,有一个专门的名词来描述这一关系
——菲利普斯曲线。
    1958年,一个叫菲利普斯的人发表了一篇论文。他发现,在近一个世纪的过程中,英
国失业率低时,名义工资增长率就高,反之也成立。在美国,保罗·萨缪尔森(又是这个
老家伙)和罗伯特·索洛证明美国的经济中也存在这种现象。于是乎,他们这样分析:由
于工资是成本的一部分,所以工资和价格水平正相关;另一方面,就业量与总产出正相关
。这样,由菲利普斯曲线就可以推导到总供给曲线:总产出和价格水平的正相关关系。总
供给分析也就顺理成章的建立起来了。想一想,这是一个怎样激动人心的发现啊!如果我
们想降低失业率,多印一些钞票就好了!刹那间,经济学家忽然觉得自己无比强大:手里
掌握了这么多经济政策工具,包治百病。美国的当政者很快接受了这一理论,并将它应用
于实践,起初取得了很好的效果。从60年代初开始,连续近十年,美国经济在扩张的货币
政策影响之下,失业率逐渐降低,当然,代价是通货膨胀率逐渐高——比起大量失业带来
的痛苦,这也许算不了什么。
    但是,为什么会有这种交替作用的存在?人们能否在长期中通过这种关系来人为地控
制通货膨胀率和失业率?直至今天,这些问题仍然没有统一的答案。但是,大多数经济学
家现在接受了这样一种思想:通货膨胀与失业之间存在短期交替关系——尽管这背后的原
因仍众说纷纭。
    米尔顿·弗里德曼、埃德蒙·费尔普斯——两个华生经济学家——认为,长期中的通
货膨胀和失业率没有什么关系。一般认为,以弗里德曼为代表的货币主义学派的观点可以
这样理解:短期中二者的交替关系来源于人们的一种错误预期,人们常常错误的认为下期
的价格水平会和本期相同;一旦人们形成新的价格上涨预期,二者的交替关系将不复存在
。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当你和老板定工资时,你认为价格水平是固定的,于是定好了一个
价钱,把自己就卖了;可是由于央行印钞机多印了好多纸币,于是物价开始上涨,老板发
现产品可以卖个高价,而你的工钱并没有涨,它可以雇佣更多的人——失业率就下降了。
如果你早就预料到价格水平会上升,为了衣食住行,你会向老板要更高的工钱,老板也就
不会得到更大的利润,劳动力需求也就不会上升。
    萨金特,卢卡斯,巴罗等人走得更远。作为理性预期学派,也就是新古典主义的代表
,他们认为,理性人可以依据它们所了解到的信息形成理性的预期,并且在众多的市场参
与者的活动之下,宏观经济会自动达到均衡。所以没有所谓的交替关系。之所以出现交替
作用,是因为出乎意料的经济政策或其他事变。比如,在全国人民进入梦乡之后,中央银
行突然召开一个蓄谋已久的紧急会议,立即增发了n多货币,这立即引起劳动力市场的波
动——但是很快就重新达到均衡。
    与其相反,在经历了货币主义的修正和理性预期革命的洗劫之后,曼昆等人的出现又
给凯恩斯主义带来了活力。新凯恩斯主义认为,这种交替关系的产生是由于“价格粘性”
——而不是新古典主义所宣称的价格可以迅速调整。例如,假定政府减少了经济中的货币
量。在长期中,这种政策变动的惟一后果是物价总水平将下降。但在它减少人们支出的数
量同时,并不是所有的价格都将立即作出调整。企业需要时间来印发新目录,工会不回立
即作出工资让步,所有餐馆印新菜单也需要几年时间。较低的支出与居高不下的价格结合
在一起就减少了企业销售的物品与劳务量。销售量减少又引起企业解雇工人。因此,对价
格的变动作出完全的调整之前,货币量减少就暂时增加了失业。
    不管如何,绝大多数经济学家达成了这样一种共识:通货膨胀与失业之间的交替关系
只是暂时的——虽然可以持续数年之久。长期中,一旦人们试图利用这种关系,这种交替
将消失。
    菲利普斯曲线对理解经济中的许多发展是至关重要的。特别是决策者在运用各种政策
工具时必须考虑这种交替关系。过去40年世界经济的实践颇为耐人寻味。
    前面说过,60年代美国的经济事实加强了人们对菲利普斯曲线的信赖,但是70年代美
国的日子就不那么好过了。自弗里德曼和费尔普斯两张大臭嘴无情的诅咒了美国经济之后
,美国经济就急转直下。60年代末70年代初,连年的扩张政策伴随着越战升级,通货膨胀
率飚升,可是失业率却反弹创出新高。到了70年代初,每一个美国人都知道了:年通货膨
胀率会达到6%,并以此制定支出计划(预期赶上了现实);同时,失业率回到了62年的高
水平:6%。滞胀出现了。
    仅仅几年后,一群阿拉伯酋长改变了世界经济的轨迹,也改变了经济学界。由于种种
原因,从73年开始,欧佩克开始操纵石油价格。美国的工厂主发现,成本上扬,价格上升
,上帝!活不成了!一群经济学家才猛然发现要考虑供给冲击!问题就在于:工资和几个
水平正相关,可是原材料价格也与产品价格正相关!到了79年欧佩克第二次操纵价格时,
美国人都快疯了。菲利普斯曲线已经由60年代的型,变成了70年的C,继而变成了麻花状
。失业率超过7%,通货膨胀率接近10%。
    卡特总统在79年败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经济情况糟糕。79年10月,新任美联储主
席保罗·沃尔克丝毫不考虑卡特连任的需要,决定铁腕治胀。按照传统的估算,降低1%的
通胀,gdp要损失5%左右,那么要使通胀率从10%降低到4%,gdp要降低……想都不敢想。
但是,理性预期学派认为,如果人们相信政府调控通胀的决心,那么他们会主动调整预期
。这样牺牲率就不会有那么大,也许……完全不会损失gdp。从81年到84年,美国的通胀
降下来了,但是也迎来了战后的最大一次衰退,失业率一度接近10%。但是这个结果并不
像之前人们预料的那么严重,也不像理性预期学派声称的微小:介于两者之间。此后,在
格林斯潘(这个老妖精现在还蹦得欢)的调控下,美国一直享受着低通货膨胀带来的经济
增长。
    各个国家对两者的喜好有着不同。德国一直认为超速通货膨胀是纳粹的温床。在战后
的半个多世纪里,德国严格控制通货膨胀率,德国马克也成为了坚挺货币的代表。相反,
许多国家譬如美国则对通胀宽容得多。与此相似,不同的经济学家也对二者的取舍有着自
己的偏好,身边的一个例子是厉以宁老师,他一直主张当代中国为了降低失业率应当保持
稍微宽松的货币政策——虽然有相当多的人持有不同观点。
    短期中决策者可以通过改变政府支出量、税收量和发行的货币量来影响经济所经历的
通货膨胀与失业的结合。由于这些货币与财政政策工具具有如此大的潜在力量,所以,决
策者应该如何运用这些工具来控制经济,一直是一个有争议的问题。
    最后,让我们来回顾一下经济学十大原理:
    人们如何做出决策
1、人们面临权衡取舍
2、某种东西的成本是为了得到它所放弃的东西
3、理性人考虑边际量
4、人们会对激励做出反应
    人们如何相互交易
5、贸易能使每个人状况更好
6、市场通常是组织经济活动的一种好方法
7、政府有时可以改善市场结果
     整体经济如何运行
8、一国的生产水平取决于它生产物品和劳务的能力
9、当政府发行了较多货币时,物价上涨
10、社会面临通货膨胀和失业之间的短期权衡取舍
    当然,这远不是经济学的全部,但是,理解了这些原理,我们就掌握了经济学的最基
本思想。
后记
[经济学漫步]已经到了经济学十大原理之十。其实当初只是GHIBLI的一句玩笑话“你要是
写十大原理之一我就写十大原理之二”引发了这次连载。起初我们连能否一天一篇的按时
发文都不能保证,但是从开始几天我们孤军奋战,到后来各越来越多的人轮流上阵激扬文
字,结果确实大大的出乎我们预料了。文采飞扬的作品、热情洋溢的鼓励和有时细致入微
的考证都让我们感到兴奋,同时,起先的抛砖之文更显得惨不忍睹,让人汗颜。作为网络
作品,我们始终重视通俗性,一稿下来,常常需要反复修改力图做到去掉不必要的专业术
语。感谢经院的兄弟姐妹们有声和无声的支持,感谢未名站上网有的关注,特别要感谢十
天来为[经济学漫步]撰文的GHIBLI,hibernator,aceman,NNGX,Economics,valentin
e,正是由于大家共同的努力,十大原理才走到了今天。
现代主流经济学历来倍受人们争议。它曾经被称作“沉闷的科学”,在马克思那里他被称
作“庸俗经济学”,到了上个世纪80年代阿尔弗雷德·艾克纳还出版了一本名为《经济学
为什么还不是一门科学》的著作,近两年来“经济学帝国主义”的言论不绝于耳。然而,
“一位经济学家既是数学家,又是历史家,同时还是政治家和哲学家,他必须能够理解符
合而又能够诉诸言语,他必须在研究现在的同时回顾过去,展望未来。人类的天性与习俗
,没有哪些完全处于他的视野之外。他必须富有激情,追寻目标,而又排除先入之见,他
必须像艺术家那样远离尘世,又像政治家那样脚踏实地。”正是经济学家们对真理的追求
和对现实世界的使命感,在继承了先哲们对人类活动的思考和对福利源泉的探寻,吸收了
自然科学的方法和人文社会科学的种种价值观之后,当代主流经济学已然蔚为大观。
经济学既有穷究其理的实证性论证,又有基于价值观的规范性建议。许多在经济学家看来
理所当然的观点仍常常受到不明真相的人的攻击甚至谩骂,即使在经济学界内部,不同的
经济学家也常常因为出发点不同或价值取向不同而意见相左,再加上许多半路出家的人鱼
目混珠……这使得经济学界不得不经常忍受外界的非议:上世纪70年代美国经济学家曾经
名声狼藉便是一例。我不知道未来中国会不会也是如此——也许已经是如此了——但是,
我们不希望这样的事发生。
当今的中国,经济学已然成为了一门显学。每天都可以看到经济学家纵论经济的报道中
心的经济学双学位火爆异常,其他学校的同学大多也要学习许多经济学知识。身为科班的
我们,常会觉得把一门大家都会学习的学科作为了自己的专业。我们也深深知道中国经济
学的落后。多年以来,为了与国际接轨,多年以来经济学家们不遗余力的介绍成果到中国
来。整整十年前,人民大学出版社推出了“经济学译丛”,对国内的经济学产生了深远的
影响。我们今天奉献给广大网友的“经济学十大原理”便是取自哈佛大学终身教授格里高
利·曼昆先生的《经济学原理》。
掐指算来,今年适逢北京大学经济学院建院20周年——光华管理学院的前身经济管理系和
管理科学中心也是那时建立的。20年来的风雨历程,难以一一尽述。然而20年后的今天,
一切都已经大大的不相同了。
回想两年以前当我们踏进经济学院的大门时,仍然懵懵懂懂。两年以来,在一塔湖图中,
聆听着师长的教诲,伴随着现实的脉搏,Economics已经融入了我们的生活。有时站在别
的院系门前,想想如果当初一念之差,也许就在别的教室里上课了,甚至在别的学校了。
但是,不管这是不是宿命,我们还要前行,去走前人已经走过或者没有走过的道路。看着
师兄师姐们自信而多彩的足迹和师弟师妹们生龙活虎的身影,心中有时也会掠过复杂莫名
的充满希望的肌体之中。
愿[经济学漫步]能够带给网友们一丝快乐与智慧。
愿经济学院和光华管理学院一路走好。
愿学弟学妹们在未来的旅途上绘出斑斓的色彩。
 
Categories: Economics

Principle 9 of Economics(zz from BDWM)

August 10, 2005 Leave a comment
发信人: valentine (橄榄), 信区: Economics
标  题: [经济学漫步]经济学十大原理之九
发信站: 北大未名站 (2005年08月09日23:49:01 星期二) , 站内信件
 
原理九:当政府发行了过多货币时,物价上升
       
通货膨胀(inflation)
    也许你并非攻读经济学专业,但对“通货膨胀”这个名词,相信你也不会感到陌生。
的确,在任何一个国家,“通货膨胀”与“失业”都像亲兄弟一般,成为经济学家关注的
两大焦点问题。而且,由于通货膨胀与百姓的生活联系得更加紧密——大家突然觉得自己
的钱包变薄了!好多以前很便宜的东东,现在简直成了奢侈品,而且标价一直在上涨……
..照这样发展下去,用不了多久,钱包就不管用了…….那么买东西怎么办呢?……..用
麻袋装钱吧!
    通货膨胀(inflation),标准的定义是“经济中物价总水平的上升”。关于“膨胀
”,我们可以这样理解:货币如同金属一样,是热胀冷缩的——膨胀之后体积变大,而密
度变小….当然,我们得换个说法了,叫“分量”变小,即等量的货币买到的商品变少了

    举个例子说明:假如一个经济中只存在两种商品——苹果和梨;而且,人们每年消费
等量的两种水果。在2004年,苹果的价格为2.5元/kg,梨的价格为2元/kg,那么不难算出
,这两种水果的平均价格为2.25元/kg。而且,由于它们是仅有的两种商品,这个平均价
格——2.25元/kg也就反映了总体物价水平………注意,加上一个年限——2004年
    过了一年,大家发现,水果依旧,而价格变矣。看看,苹果的价格涨到了3元/kg,梨
的价格涨到了2.5元/kg………MD,卖水果的咋就这么不厚道。没办法,大家任挨宰吧,发
一通牢骚了事…….爱吃水果的瘦身MM尤其惨哦:p………这一年的平均价格为2.75元/kg
,即2005年的总体物价水平。
    现在,我们计算一下货币“膨胀”了多少:很简单,从04年到05年,平均价格涨了0
.50元/kg,除以04年的平均价格2.25元/kg,再转为百分数,答案是22%,我们称之为“通
货膨胀率”…..换句话说,以04年作为基准,物价水平(或称“物价指数”)为100,那
么05年物价水平为122…….天哪,果然涨了不少。通货膨胀已经超出了“温和”的范围(
年10%以下),达到了“快速”(或者叫“奔腾”)的那一档(年10%-1000%)……不过离
最严重的“恶性”膨胀还差得远,在那种情况下,价格几乎完全失去了意义。如果你不赶
快去采购,那么你手中的货币很快就会变得一钱不值——
    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德国的物价指数为100,到了1923年12月,这个物价指
数达到了143000000000000(12个零)。
    当时《伦敦每日邮报》的一位驻柏林记者,曾在一篇报道中写道:“我感到惊讶,我
发现今天火腿三明治是24000马克一块,而昨天在同一咖啡馆里每块只花14000马克。”工
资刚刚领到手,工人们就以冲刺的速度跑向商店,因为商店的物价随时都在上涨。有个家
庭主妇装了满满一手推车的钱(仅够买一点食品)去买点吃的,一位小偷趁她不注意,把
一车钱倒在地上,推着车子飞快地跑了。
    不过,德国通货膨胀的速度并未登峰造极,目前为止,通货膨胀的最高速度记录,由
当年的国民党政府保持。从1937年到1949年,物价水平的上升,是德国当年的900倍。据
说,有个家庭从30年代初期开始,每年存下一大笔钱,用作孩子未来的教育。到了孩子1
8岁生日时,将全部存款取出,正好够买一块生日蛋糕!
    虽然上述终归是历史,但通货膨胀一直是一个令老百姓头疼的问题,我国目前通货膨
胀率为4%左右——一个相当“温和”的数值,大家也许还感觉不到物价的上涨。美国在7
0年代出现了一段通货膨胀率相当高的时期,平均为8%左右,物价已接近“奔腾”,人民
不堪忍受。福特总统更是把通货膨胀称为“头号公敌”,只可惜他并没有战胜这个敌人,
所以人们把他赶下了台。
    好了,转入正题:为什么会发生物价总水平的上升呢?什么引起了通货膨胀?在大多
数严重或持续的通货膨胀情况下,罪魁祸首总是相同的——货币数量的增长。当政府发行
了大量本国货币时,货币的价值下降了。举一个不太现实,但生动形象的例子:假设中央
为了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突然派遣一架直升飞机,在全国各地洒下钞票……(白日做梦
?!)结果是,一夜之间,流入百姓手中的钞票翻了一番。但是钞票并不能当饭吃,当衣
穿,怎么办呢?人们只好去购买自己所需要的,甚至是所能想象到的——各种物品和劳务
。但是,罗马并不是一晚上建成的,整个国家生产物品和劳务的能力并没有翻番,而且—
—根本没有变化。所以,看起来,一股“抢购”风潮迫在眉睫。然而,狡猾的商人们想出
了一个好办法,来防止自家店铺的柜台玻璃被挤碎——他们赶在人们冲进来以前,将所有
商品的标价double一遍。这样,一些不幸没有捡够RMB的人只好悻悻地离去了……55555…

    最后的结果是,所有的商品价格翻番,而成交的物品和劳务量并没有变。换句话说,
物价水平提高一倍,而大众的生活水平没有变化……元首的心血白费了。
(回忆一下昨天的“漫步”,一国的生活水平取决于生产物品与劳务的能力)
    这个悲惨的结局,300年前伟大的哲学家大卫•休谟(David Hume)就早有预见
。他与其同时代的人提出,所有的经济变量应该分为两类。第一类由名义变量(nominal
 variables)组成——按货币衡量的变量;第二类由实际变量(real variables)——按
实物单位衡量的变量。例如,农民伯伯的收入是名义变量,因为它是按“元”衡量的,而
生产的大米量是实际变量,因为它是按“斤”衡量的。把变量分为这两类,在当时是个了
不起的想法,现在我们称之为“古典二分法”——“二分法”指分为两类,“古典”指早
期的经济学家。
    当我们转向价格时,古典二分法的应用有些复杂。经济中的价格通常用货币来表示,
从而是名义变量。例如,当我们说,大米的价格是1元/斤或学费5300元/年时,这两种价
格都是名义变量。但相对价格——一种东西与另一种东西相比的价格——是什么呢?在这
个例子中,我们可以说一年学费的价格是5300斤大米……(上大学可别混日子哦,这机会
成本可消化不了啊,^_^)
    要注意的是,相对价格不再用货币衡量。当比较任意两种物品的价格时,一定要去掉
“元”这个RMB单位,所得出的数量(或者比例)就是用实物单位衡量的。
这种划分法,为什么说它了不起呢?因为分析经济时,古典二分法是有用的——具体说来
,是因为影响实际变量和名义变量的因素不同:名义变量主要受经济中货币制度发展的影
响,而实际变量——与货币制度基本无关。因此,改变货币发行量,只对商品的标价有影
响——当然,这里的“商品”涵盖了广泛的内容——包括实物、可交易权益(根据Manki
w大叔的说法,良心也能作为一种商品),还有一种特殊的商品是劳动(labor),它的价
格我们称为“工资”。(反马克思??对不起了,我们的“漫步”并非基于他所铺的道路
之上)
    回到那个看似荒唐的例子。当中央银行洒下钞票时,物价水平翻一番,名义工资(按
工资(按物品衡量)都不变。这种货币变动对实际变量的无关性称为“货币中性”(mon
etary neutrality),这就解释了伟大的Principle No.9——当政府发行过多货币时,物
价上涨。
    如今,大多数经济学家把休谟的结论作为对长期中经济的描述来接受。例如,在10年
期间,货币变动对名义变量(例如,物价水平)有重要影响,但对实际变量(例如,实际
GDP)的影响是微不足道的。在研究经济长期变动时,货币中性对世界如何运行提供了一
个很好的描述。
    说到这里,细心的读者会提出一个问题:短期内休谟的结论正确吗?为什么强调货币
中性针对经济“长期”变动?同时,正如开篇所言,“通货膨胀”和“失业”好似一对亲
兄弟,他们之间有何关联?这里为最后一位辛勤的人抛砖了,欲之后事如何,且听下文分
解。
 
Categories: Economics

Principle 8 of Economics(zz from BDWM)

August 10, 2005 Leave a comment
发信人: Economics (别烦我,我不是刘伟), 信区: Economics
标  题: [经济学漫步]经济学十大原理之八
发信站: 北大未名站 (2005年08月08日23:53:04 星期一) , 站内信件
 
[经济学漫步]经济学十大原理之八
                 一国的生活水平取决于它生产物品和劳务的能力
 
    紧接着刚讨论过的七大原理,前四大原理讨论的主要论题是人们如何作出决策,后三
大原理的讨论主题是人们如何互相交易。那么在对我们这些独立的人的经济决策和行为进
行讨论之后,一个由独立的人构成的社会会是如何运行的呢?如果把单个的个人视为一个
经济体,那作为众多个人经济体的集合的国家又是如何运行的呢?这便是我们剩下的三大
原理讨论的焦点。
   生活水平的差距是我们经常可以感受到的。简单而言,生活在城市的我们可以每天想
吃什么吃什么,蛋鱼肉奶对我们来说再平常不过;而隔壁建筑工地的那些农村来的工友们
,每天只能是不变的馒头白菜。我们衣着光鲜,可以满身名牌,而他们无论是在工地环是
走在大街上,衣着的差距大到你一眼便能准确辨认它是不是民工。这便是生活水平的差距
    人与人之间的生活水平差距一经放大,推而广之到国家,便是国与国之间的生活水平
的差距。比如我们中国人已经不再担心下一顿有没有吃的,而是想着什么时候可以有属于
自己的轿车时,一方面我们可以看到的是非洲的很多国家,索马里、卢旺达等还在为肚皮
问题而忧心忡忡;另一方面可以看到的是美国人在几十年前就已经把轿车开回自己家,和
中国的自行车一样跑的满大街都是。这便是国别间生活水平的差距。那我们随之就会问为
什么会产生这样的差距?
    经济学上的堪当武当张三丰的鼻祖级人物亚当斯密写过一本国富论,全称是《国民财
富的性质和原因的研究》,在这本书的序言中他便写道“一国国民每年的劳动,本来就是
供给他们每年消费的一切生活必需品和便利品的源泉。构成这种必需品和便利品的,或是
本国劳动的直接产物,或是用这类产物从外国购进来的物品。 但无论就哪一国国民说,
一国国民所需要的一切必需品和便利品供给情况的好坏,都要受下述两种情况的支配:第
一,一般地说,这一国国民运用劳动,是怎样熟练,怎样技巧,怎样有判断力;第二,从
事有用劳动的人数和不从事有用劳动的人数,究成什么比例。不论一国土壤、气候和面积
是怎样,它的国民每年供给的好坏,必然取决于这两种情况。此外,上述供给的好坏,取
决于前一情况的,似乎较多。”沿着张三丰的路往下走,我们不妨对斯密所说的“一国国
民运用劳动,是怎样熟练,怎样技巧,怎样有判断力”作一个简单的概括:生产率。
    曼昆(Mankiw)教授在《经济学原理》中更直接的对这个问题解释说“答案之简单将
出乎意料之外。几乎所有的生活水平的变动都可以归因于各国生产率(productivity)的
差别——这就是一个工人一小时所生产的物品和劳务量的差别。”
那生产率的差距是如何带来生活水平的变化呢?斯密在论证其生产率的时候举了一个例子
,说“在未开化的渔猎民族间,一切能够劳作的人都或多或少地从事有用劳动,尽可能以
各种生活必需品和便利品,供给他自己和家内族内因老幼病弱而不能渔猎的人。不过,他
们是那么贫乏,以致往往仅因为贫乏的缘故,迫不得已,或至少觉得迫不得已,要杀害老
幼以及长期患病的亲人;或遗弃这些人,听其饿死或被野兽吞食。反之,在文明繁荣的民
族间,虽有许多人全然不从事劳动,而且他们所消费的劳动生产物,往往比大多数劳动者
所消费的要多过十倍乃至百倍。但由于社会全部劳动生产物非常之多,往往一切人都有充
足的供给,就连最下等最贫穷的劳动者,只要勤勉节俭,也比野蛮人享受更多的生活必需
品和便利品。"斯密的例子讲得浅显但并不好懂,这却是它的开始,接下来他用大量的篇
幅描述什么引起生产率的变化,开始了最为精辟的关于分工的论述。指出了分工可以极大
的提高生产率,并且运用了那个很著名的制针的例子(高中政治教材上都有过,就不再多
说了,呵呵)
    由分工想到的是接下来的三次技术革命,每一次技术革命都通过动力、工具的改进带
来了生产率的极大提高,也生产了巨大的国别间的生活水平差距。由此也可以说技术革命
生产出来的生产率的差距是造成国别间生活水平差距的主要原因。可以稍微回顾一下,发
端于英国的工业革命使英国成为了“日不落”,英国人的生活水平也是当时世界上最好的
,至少他们有世界最先进的交通工具和动力设备,人均收入跃居世界前列。接下来的电气
革命和计算机革命给美国又带了巨大的变化,不仅把英国远远的甩在后头,而且使美国成
为了全球最大的经济体。若不是拉登及时的提醒了美国人,估计美国人的生活条件至今仍
会是世界上最好的(今天人家虽然也不错,但担惊受怕的日子还是不太好吧)。回到我们
中国,当人家国外都开始了第二次革命时,国内才刚刚搞成不了气候的洋务运动;等人家
计算机革命都已深入千家万户时,我们的第二次工业革命才刚刚开始,制造业在西方已成
夕阳产业,而在我国却刚刚发展起来,技术的差距造成了生产率的差距,因此当年我们挨
饿受冻饥荒一片时,人家美帝国主义却花天酒地“腐化堕落”。但无论政治上怎么讲我们
当家作主优越的不得了,差距和苦难是同胞们记在心里的:穷啊。
    技术革命带来的技术变迁使生产率有了长足的进步,但这种进步的方式是让单位时间
内单位成本生产出更多的物品。生产率很重要,但并不是“生产物品和劳务的能力”的全
部。俗语讲“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给我们指出了资本积累的重要性。无论效率如何高,
如果没有生产必要的设备和物质材料,一切又都是空谈。在分工的那个时代,分工作为一
种技术,其传播极为容易。当分工成为社会普遍现象时,生产率的差距就会小很多。那为
什么在当年的国别间也会有生活水平的巨大差异呢?斯密将分工大加赞扬后转向了更深层
次的讨论,将这一现状归因于“资本积累”的差距所致。资本积累的重要性后来被马克思
继承了,写入了资本论,变成了资本的有机构成等等等等,再后来苏联搞计划经济在巨大
的资本积累的支持下开始重点发展重工业,甚至不惜把经济搞成畸形。但事实是从1917年
苏联建立到二战时的举足轻重,再到战后可以和美国相抗衡,所用时间不及美国的一半。
资本积累确实可以给国民经济带来巨大的提高,但可惜的是苏联把轻工业给糟蹋了,人民
生活水平实际上是生活用品方面大幅度下降,而工业品方面大幅度提高,加起来是个大倒
退,毕竟钢铁不能当饭吃。但单就人均工业品的消费上,资本积累确实给苏联人带来了巨
大的变化。再回到中国,若不是近几年全社会投资增长的强劲带动,8%甚至9%的增长率如
果不是虚报的话是很难想象的,也正是这种投资的巨大增长带来了GDP的强劲增长和人均
可支配收入的增加,因此我们才敢不满足于自行车和挤公交,会去想属于自己的轿车;我
们也才不再满足于以前大院、塔楼式的生活而构思属于自己的一百平以上的房子;我们才
会如同去食堂般的出入肯德基麦当劳德克士。
    当然,谈到资本积累和物质资本,还不应该忘记那个索罗剩余,也就是关于人力资本
的那个,这里就不再继续深入。不过可以理解的是人力资本实际上应属于生产率的范畴把
。简言之,掌握技术的人便具有了人力资本,而此人由于运用自己的技术便可以带来生产
    总之呢,一国人民生活水平提高的物质支撑便是一国的经济增长,如果一国的经济是
均衡增长的,而不是苏联式的畸形增长,其结果才便会是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而经济增
长呢不仅取决于生产率的提高,也就是巧妇之技;而且取决于资本积累,换言之巧妇之米
。只有米足技精,巧妇才能做出好的饭菜,推而广之到国家便是只有资本积累和技术进步
齐备才能有很好的生产物品和劳务的能力,才能实现较快的较快经济增长,人民的生活水
平也才能随之提高。
   草草地写这么多,很难超越前面的各位牛人,还请众高人多加指教了。
                                       
Categories: Economics

Issey Miyake

August 10, 2005 Leave a comment
前几天看康熙,嘉宾是肥肥和她女儿,我一连看了两遍。
开头有一段肥肥介绍她的衣服,说裙子是Issey Miyake的;
我当时的第一反应就是三宅一生(以前我只知道中文的品牌名);
然后马上google,果然不出所料,我实在是太聪明了,haha。
这个牌子的发音实在好听,en,应该说这个人的名字真有性格。
读起来比什么绕嘴的Versace好听多了,不过说实在的Versace我至今不知道怎么发音。
迄今为止,还没有在上海看到过Issey Miyake的成品,因为那种高档的百货我只能却步。
 
以前看康熙,都是用鼠标在拖,看看了事;可是这一期我看的很认真。
说起来好笑,自从胖起来之后,就对胖女人的生活很是感兴趣:
比如 BJ单身日记 ,我看得哈哈大笑,真希望自己就是那个胖胖的Bridget Jones;
再比如 蔷薇之恋 ,一向宣称从不看台湾偶像剧的我居然破戒了,还一连看了好多集。
我之所以将这期download下来,或多或少也是有这样的因素在里面。
 
肥肥很坦然地说她其实很自信,没有觉得自己胖就怎样,心态一直很好;
肥肥很得意地说她58岁了还可以keep到现在这个样子,她很自豪;
肥肥很开心地说她买了Issey Miyake的裙子,然后叫designer加个top上去,穿上很好看;
肥肥很平静地说郑少秋在Joyce八个月大时离开她,距今已有十八年;
肥肥很感慨地说这辈子最遗憾的事情是没有穿过婚纱,做为女人这是残缺;
肥肥很生气地说香港的狗仔队实在太不像话,她实在忍无可忍于是抢DV;
……
她还会爽朗地大笑,那种笑声是可以感染到别人的;
她还会强调对工作的态度:敬业、乐业,她说她爱年轻的一代,她不希望他们不认真工作;
很多很多,我好像差不多记下了整期的内容,实在是喜欢她,这个58岁的胖女人。
 
很早就明白自己的幸福是别人再嫉妒也无法抢夺的珍宝,而且一直在努力。
有时候想想,人真的要经历一些事情才会成长起来。
即使有遗憾,有伤痛,还是应该继续快乐地生活——
就像肥肥,她肯定还是爱着那个风度翩翩的男人,但是那个男人跟她的缘分已经尽了。
 
今天早上很饿,吃了很多东西,还有一个煎饼果子,上外门口买的。
马上回去洗衣服,然后再看看down下来的东东,今天会是开心的一天~
Categories: Rando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