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December, 2005

To be continued

December 31, 2005 1 comment
谁能够将天上月亮电源关掉
它把你我沉默照得太明了
关於爱情我们了解的太少
爱了以後又不觉可靠
你和我看着霓虹
穿过了爱情的街道
有种不真实味道
我们一直忘了要搭一座挢
到对方的心底瞧一瞧
体会彼此什麽才最需要
别再寂寞的拥抱
谁能够将电台情歌关掉
它将你我心事唱得太敏感
当两颗心放在感情天秤上
想了太多又做的太少
你和我仰望星空
走到了爱情的边疆
有种不确定预感
 
电台情歌,莫文蔚,这几天在听,所以贴出来。
连续三天,看完了第一季的Prison Break,剧情停在了最扣人心弦的时刻。
Michael简直太过完美,这样的男人,谁也不忍心让他蹲在监牢里面。
还有那个pp的女医生,我喜欢她和Michael之间滋生的情愫。
 
总是会联想到Desperate Housewives,一个是女人之间的战争,一个是男人的。
前者,最惨烈的无非也就是争抢男人;而后者,往往会回归到最原始的较量。
男人解决问题的方式总是比较直接,power talks,我想这就是the rule。
 
今天是2005年的最后一天。
了结了两件事情,至少在心里告诉自己,它们已经结束了。
我知道自己是不情愿的,有太多不舍,可是我不能放任自己这样下去了。
 
烟花绽放了,wish me happy in 2006 and wish all a happy new year!
Advertisements
Categories: Ending

Yumen is what?

December 28, 2005 3 comments
jingwen又喝高了。
 
一个星期前喝到胃出血,然后信誓旦旦地跟我说,
siwen,我戒酒了,以后再也不喝了。
结果说这话的第二天就破戒了。
今天,我还没进校门,就看到这女人披头散发地站在那里了。
 
她说她心里有负担,可是谁没有呢。
可能每个人选择的舒缓方式不同吧。
只是每次她都让我想起自己,想起自己经历过的那些事情。
刚才和冬冬送她回去,顺便托付了她寝室的女生,夜里关照她一下。
 
最近几天我也很郁闷。
很多不开心的事情全在这个时候压过来,有点措手不及。
脑子乱糟糟的,不知道怎么去解决,
而偏偏这个时候,那些人,都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PS: 今天去订票了,我的北京之行,终于可以实现了。
Categories: Randoms

Qianqiuwanzai, Yitongjianghu

December 24, 2005 10 comments
那个大大的香芋蛋糕上写着:
祝三个摩羯女生天王——千秋万载,一统江湖!
据说这么fz的台词是xixi想出来的。
 
其实很早就有三人一起庆祝的想法,只是jingwen的schedule太紧,
所以开始只有冬冬和我两个人,最后jingwen一个call,三人就齐了。
每次我们三个人在一起,谈论的话题几乎不会有什么改变。
基本上就是我和jingwen互相鄙视对方的眼光,冬冬保留意见。
最后jingwen提前走了,据说要去买VM的鲜黄色的外套,这个女人太米了…
 
奶油战进行得极其暧昧。
首先是我拿着沾满奶油的蛋糕底座去袭击bobo,谁知道bobo戴上了小胖的围巾;
然后是小胖拼死保护bobo,冬冬示意我转移目标,攻击glowzrf;
接着是冬冬见我犹豫不决,自己抢过底座,而glowzrf抱着小胖滚到地上;
最后是glowzrf进行反击,结果冬冬光荣负伤…
整个混乱的激战过程中,adar岿然不动,这就是镇定的男人…admire一下。
战争平息之后,glowzrf看着冬冬流血的手指,说:我的心好痛啊!
我们全部厥倒…
 
最好玩的事情还是在玩杀人的时候。
小龙还是保持着一贯“冷静缜密的逻辑思维能力”。
bobo和园园这对twins昨天就太让人受不了了:
下午的时候bobo一直发花痴,所有人都差点想打他;
而园园则完全没有办法展现自己的风采,常常因为莫名其妙的理由就牺牲了。
adar是大牛,到后来adar说谁是杀手谁就是杀手…
小胖帮助我们创下了最快揪出杀手的记录,衷心地感谢他…
xixi做法官的时候怪事层出不迭,最后引咎辞职,申请自裁…
 
还有一个小插曲,在草坪上的时候来了一个很小很小的小女孩。
冬冬、jingwen和我三个人去讨好她,她基本不予理睬;
自己一个人径直跑到chjie旁边去,亲密地挨着他,真是气死人了。
看来好男人的魅力真是无法抵挡啊…
 
玩保龄球的时间不是很长。
和轮滑一样,xixi最厉害,bobo次之,但是理论水平无人能及。
至于小胖,最让人fz,手指居然一直都伸错了洞…
 
昨天玩的好兴奋,最开心的是居然收到了礼物,而且是我最想要的东东。
回到寝室发现sasa她们也都收到了礼物,bf的圣诞礼物,呵呵,so sweet。
现在我的右边有一捧好大好大的玫瑰花,漂亮极了,幸福的女人啊,hehe。
我每多看一次,羡慕的程度就呈几何级数增长,不敢再看了…
 
This is an amazing day!
 
Categories: Echo

Just for the day

December 22, 2005 3 comments
今天是冬至。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变得特别在乎这一天。
总觉得又过了一年,不管怎么样,都算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情。
不管开不开心,或者有什么样的收获,都无所谓。
 
心里缺失的那一部分,始终找不回来,我也早已经放弃。
现在的我,很容易满足,不是满足于现状的那种满足,而是一种妥协。
换言之,就是隐忍,隐忍的事情,隐忍的人,隐忍的生活。
 
这一年,对我来说,是一个转折点。
就好像一夜之间,所有的辛苦都有了补偿,所有的小心翼翼终于有了回报。
虽然不是很彻底,但是我已经满足了(我说了我很容易满足,呵呵)。
我希望接下来的这一年能够继续,我要变得让自己喜欢。
 
去年许下的愿望今年我要许第二次,总有一天,我的梦想会实现。
 
感谢所有关心我的人,thank you all。
Categories: Echo

Three times

December 21, 2005 Leave a comment
我等了足足一年的电影,从去年冬天等到今年冬天。
 
A time for love:
Smoke gets in your eyes ——
他打撞球,她在旁边看,帮忙记分,氤氲着爱情的轮廓。
他坐轮渡过江,迎面而来的船上站着她,昭示着他们的缘分。
 
Rain and Tears——
他去当兵,然后寄信给她,说自己的心情和这首歌一样。
他的手试探地伸过去,然后两人五指交缠,在那样的雨夜。
 
A time for freedom:
他没有办法做出承诺,她背过身流泪,然后慢慢擦干。
依然是继续唱着,心里的悲苦,也许只有那首诗知道。
 
A time for youth:
她有癫痫,心脏有洞,右眼渐盲,喜欢摄影,写歌。
她是bi-sexual,她爱他,也爱Micky,感情游走在两人中间。
 
可是,她和他的感情势均力敌,而Micky,对她的爱多出太多。
始终是要做出选择,只能是Micky被遗弃。
Micky说,我会死的,她开始哭泣,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她的寂寞,无法言说。
 
本来想以片尾曲结束,可是google不到,只有以后再补上了。
张震和吴彦祖一样,是个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暧昧气息的男人;
不同的是,吴彦祖的暧昧是阴柔的,张震的暧昧,还是很man。
看 玻璃之城 的时候就喜欢上了舒淇,她很特别,也很charming。
极其喜欢她最后的那些造型,颓废的女子,强烈的都市感。
没有看过侯孝贤的很多电影,缓慢的镜头我以前并不喜欢,也许以后会看多一点。
 
"The reason they’re the best is that they exist only in our memories"
正如爱情一样,得不到的永远是最好的。
时光也是如此,因为失去了,所以它们成为the best。
有些人有些事,一直都在那里,不曾离开过,太久了,成为了一种习惯。
淡淡的无以名状的惆怅,还有怀念,只是一切都过去了。
 
附上侯孝贤的原话:
“生命中有許多吉光片羽,無從名之,難以歸類,也不能構成什麼重要意義,但它們就是在我心中縈繞不去。譬如年輕時候我愛敲桿,撞球間裡老放著歌< Smoke Gets in Your Eyes >。如今我已近六十歲,這些東西在那裡太久了,變成像是我欠的,必須償還,於是我只有把它們拍出來。

我稱它們是,最好的時光。

最好,不是因為最好所以我們眷念不已,而是倒過來,是因為永遠失落了,我們只能用懷念召喚它們,所以才成為最好。我有預感,這樣的片型,我會再拍個幾部”

 
“Our lives are full of fragmentary memories. We can’t give them names, we can’t classify them and they have no great significance. But they lodge in the mind, somehow unshakeable. For example, I used to love to play pool when I was young, and I have a memory fragment of the son g < Smoke Gets in Your Eyes> always playing in the pool-hall. Now I’m pushing sixty, and these things have been hanging around for so long it seems like they’re part of me. Maybe the only way I can discharge my debt to them is to film them.

I think of them as the best of times.

“The best” not because we can’t forget them, because they’re things that have now been lost. The reason they’re the best is that they exist only in our memories. I have the feeling that this is not the last film I’ll make in this vein. ”

Hou Hsiao-Hsien

Taipei, April 2005

Categories: Movie in siwen's eyes

The promise&Perhaps love

December 20, 2005 1 comment
因为是一起看的,所以一起写。
 
无极 我实在是不愿意再提起,太失望了。
我想不到能拍出 霸王别姬 的导演可以整出这样一部rubbish来。
和 十面埋伏 一样,当喜剧片看还是凑合的,至少可以笑那么几次。
 
没看之前,张柏芝是我心中倾城的不二人选。
可是现在发现我错了,她始终少一点东西,一点让人销魂荡魄的东西。
我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一直以来,我对她都是比较放心的。
受人景仰的光明大将军我懒得说了,cici和他的那场床戏完全没有美感。
小谢被陈凯歌给毁了,张东健爱怎么着怎么着吧,看得烦死了。
其他人我忽略不计了,还有台词,傻得一塌糊涂,不知道是谁写的,puke~
总而言之,无极 is definitely… rubbish。
 
如果爱 开场前突然流鼻血,我想:哇塞,不是吧,金城武还没出来我就这样了…
结果后来看着看着就睡着了,即使有金帅哥我也支撑不住了。
 
很喜欢周迅磨牙的那几段,我睡觉也喜欢磨牙,看着觉得很亲切。
金城武是一个很特别的演员,好像很少能跟配戏的女演员有绝好的化学反应。
也许是因为他太帅了…只能如此解释…
 
情节比较俗套,但是要看下去还是不困难的。
不过我就不明白,为什么这些导演现在拍出来的东西这么失水准。
难道真的到达一个颠峰之后,就再也没有办法超越了吗?
很是怀念 甜蜜蜜 里面的张曼玉和黎明,怀念当时看电影的那份感动。
 
印象最深的,就只有周迅那浅浅的吟唱了。
Categories: Movie in siwen's eyes

So cold

December 14, 2005 1 comment
好冷啊,冷得都快要发疯了。
不敢出门,本来要做的事情只有明天再做了。
 
看 恶作剧之吻 第十二集居然看得我掉眼泪了,真夸张。
那个笨笨的女生在那里哭,哭的很伤心,然后直树过来揽她入怀,
然后我突然就觉得很感动,然后我的眼眶就湿了,然后又干了。
还看了最新的一集Desperate Housewives,我也快要开始绝望了。
 
不能出门的直接结果就是一天到晚对着电脑。
本来想看电影,可是又没有心情,于是每天就这么晃晃悠悠地过去。
挥霍时间还是很让人心疼的,我要想想办法。
 
还要说一个DV,说白了就是两个女人争抢一个男人;
其中一个声势嚣张,看开头就知道注定会失败;
她的敌人好像一直都不明显,但其实很容易猜到过程和结果。
我早就说过,女人的心智在争抢男人的时候会发展到极致;
而且这种斗争往往极为惨烈,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Game never over,这种游戏每天都会上演,hehe,
其实还是挺好玩的,特别当双方都是高手的时候,过程会更精彩。
DV里面的两个人不在一个level上,否则,hehe,谁笑到最后还不一定呢。
Categories: Dailylife

Flee

December 13, 2005 1 comment
就是想离开了,有从未体验过的挫折感。
 
先记叙一下几件事情:
首先是复旦虐猫的张gg,处分是严重警告,hehe,无语;
其次是前天的德比米兰输了,虽然我是伪球迷,但是我喜欢米兰;
最后,最后,南京大屠杀68周年,今天。
 
不知道是不是周期性的低迷又来了,总之今天极其不对劲。
干什么都提不起精神来,就是觉得难过。
所以来这里写下来,算是一个记录吧。
 
天气好冷啊,哪里都不能去,真郁闷。
我不喜欢呆在寝室里不动,可是这里实在是冷得不能动弹。
贴了一些烟的照片,因为很久前的一天在jingwen那里看到过其中一种。
当时觉得烟盒很漂亮很可爱,回来就google了一下,一直没放出来。
现在实在无聊,就贴吧,仅供欣赏,吸烟有害健康:)
 
Categories: Dailylife

Rosy Beret

December 10, 2005 Leave a comment
题记:这一篇特别献给我的“玫红色针织贝雷帽”。
 
我觉得很漂亮啊,好喜欢好喜欢。
当时价钱有点出乎我意料,还是狠狠心买下来了。
 
戴着去上课,然后受到了极其fz的人身攻击——
adar同学说:你一次又一次地突破了我们审美的极限。
这句话估计会给我以后的人生带来无法估量的阴影…
 
口语课的时候总算找到了一点慰藉。
Mrs Jarose看到我的帽子就对我说,yolanda,你选的颜色很漂亮。
(难道我的眼光都已经西化了???)
 
现在我每天都戴,不想摘下来。
还有我的手套,是去年sisi送给我的,是粉红色,
正好配我的帽子,我的漂亮的“玫红色针织贝雷帽”:)
 
PS: 女人的物欲膨胀起来真的是很可怕。
      买了帽子之后,就开始想买很多东西了,而且愿望极其强烈。
      还好我现在没有时间去shopping了,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Categories: Dailylife

My birthday wish

December 10, 2005 1 comment
去年生日的时候许下了三个愿望,迄今为止一个都没实现。
昨天大家帮adar过生日,然后我就把这个事情当笑话说出来了。
他们都笑我太贪心,我想想也是,不过当时就是觉得三个缺一不可。
 
我其实感觉adar可能不大愿意提前过生日,所谓“半推半就”吧,hehe
他的劲舞真是艳惊全场啊,看得我们几个都傻掉了。
巧克力蛋糕,蓝莓夹层,是冬冬和我选的,好吃得不得了。
题字的时候bobo想了一句肉麻的话,我就照着写在单子上了。
吃完饭后大家一起走回学校,最后园园帮忙把冬冬的本本提过来。
从头到尾都是温暖的一天,不知道adar是不是也很开心。
 
还有一个小插曲:
进了学校在路上偶遇XX(在It’s my life里面我们达成共识的gg),
结果这女人一时控制不住,脱口而出:帅哥!
剩下的事情我就不说了…
 
最近被论文和实验报告压得喘不过气来。
上个星期基本上每天都去网教,坐到手脚冰凉再离开。
本来以为能松一口气的时候老师又布置了论文,而马上就要考试了。
看来接下来的这个星期会更辛苦,God save me。
 
很久没有这样忙过了。
还是会体验到做事情的快乐,也许我始终还是保留着一点点workaholic的潜质。
不过我觉得快乐的前提是我能够handle手上的事情——
比较郁闷的是我现在实在笨的可以,差不多什么都不会……
 
blog也是一个星期没写,实在没有时间。
有两次是都打开准备写了,想想那些没有完成的work,就乖乖停下来了。
刚才也在赶,可是大概昨天睡的太不好,脑袋昏沉沉的,所以歇一歇。
最少从明天到下个周五都是没有时间再休息的,搞不好一直延续到平安夜。
 
人的心境也许真的是可以从字里行间看出来的吧。
我随便的一些文字,mouse就知道我过的比以前好,而且觉得我开心起来了。
可能是事情太多,人反而简单起来,不会那么沉郁。
开不开心我不知道,但至少不是难过的时候,每天哗啦啦一下子就过去了。
月初的时候被误解,对我来说是很不好受的事情,可是即使如此,
我也没有觉得这样的日子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收到zoe的贺卡,很漂亮。
Categories: Dailyli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