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July, 2006

六月飞雪

July 27, 2006 2 comments
昨天晚上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我在一条高速公路上行走。
长长的,看不到头也看不到尾,也没有车经过我身边。
走着走着,天色就变了,很吓人。
天空中电闪雷鸣,我站在一条空荡荡的路上。
那个时候仿佛天地间只有我一个人。
梦中的我充满了恐慌,后来即使醒来都能感觉得到那种害怕。
 
又往前使劲走了一会,突然有间小屋子。
我于是钻了进去,有个中年女人接待了我,很友善。
她是卖锁的,而且是那种防盗门锁。
过了一会,我慢慢平静下来。
这个时候有很多大汉进来买锁,她去接待。
我看着窗外,雨滴中忽然开始夹杂着白色的颗粒。
再后来,雨滴渐渐没有,漫天的鹅毛大雪。
不一会儿,路上就白了。
 
那个时候我好像是兴奋的醒了。
后来又睡过去,在梦里过新年,地面屋子全是白的。
 
最近几天一直很无聊。
人闲太久了状态自然不会太好。
我想快点结束它。
Categories: Dailylife

The north face

July 21, 2006 Leave a comment
突然对The North Face很感兴趣。
 
前天晚上九点多的时候开始爬华山。
前面的斜坡路经常是前后都看不见人。
我看着黑乎乎的庞大的山影,心里觉得很渺小,有强烈的敬畏感。
到阶梯路的时候人开始多起来,好像凭空冒出来的。
 
到达北峰的时候我以为到了山顶,很兴奋地拿出手机发短信。
心里还在想华山也不过如此嘛,哪里危险了。
在那里歇了好久,才知道原来看日出要去东峰,于是继续爬。
 
接下来的路有点艰难,但是也还好。
其实路两旁全是悬崖峭壁,不过因为看不见,所以不知道害怕。
有时候爬着爬着觉得头顶上有压迫感,以为是岩石。
仔细一看才发现是天空,那么近,仿佛伸手就可以摸到。
 
在观日台我冻得全身发抖。
租了一件军大衣裹住全身,躺在地上,迷迷糊糊。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突然清醒过来,正在这个时候,太阳出来了…
 
 
这次去西安认识了不少人。
原来我的思维还是很狭隘,眼界也依然狭小。
在青年旅舍碰到的好多女孩子,都是一个人背着大大的包,一路西行。
旅途中认识的人,互相没有任何了解,相反不会设防。
英语也还是不行,虽然可以交流,但是没办法自如地表达想要说的话。
 
现在腿很酸疼,估计是爬山的时候肌肉拉伤了。
下午看到mouse拍的照片,真羡慕啊~~~
Categories: My trip

自作孽,不可活

July 15, 2006 Leave a comment
上个星期受了刺激,于是就出门了。
可是也怨不得别人,一切都是我自作孽。
en,说白了就是自己犯贱,还不许别人说。
 
本来是想做背包一族的,可是爸爸妈妈始终不放心。
在网上一直查找资料,做功课,结果全没用上。
一个人上路虽然会有点寂寞,但是可以安抚我的情绪。
西安对我来说其实没有太大的吸引力。
之所以来,是因为有个叔叔在这里,其他地方家里都不许去。
 
一下火车就去看了兵马俑。
好多的人,加上天气炎热,我几乎没心情仔细看。
四处都是foreigner,于是空气中弥漫着香水的味道。
他们大多身材颀长,衣着简单。
晚上去看了据说是全亚洲最大的音乐喷泉。
也是好多的人,多的简直叫人受不了。
 
第二天我一个人拿着地图在西安的北大街逛荡。
太阳晒的我头晕眼花,差点就要dying in the sun了。
就在这时我看到了一家家乐福,tears~~~~~~
在贝塔斯曼一直看书看到外面没有太阳才从家乐福出来。
后来去了钟楼,在东大街和南大街看了看。
好不容易找到了钟楼的hostel,里面也几乎全是foreigner。
墙上涂满了各国国旗,很好玩。
 
这两天就没有什么值得叙述的事情了。
过了明天可能要去爬华山。
 
出发之前我回WHU看了看。
刚才又去了大学的校友录,好久没看了。
前些天在家还翻出了大一时候的一些照片。
当时就想,从高中开始就一直习惯于逃离了。
一旦发生不愿意面对的事情,就逃跑,身体上心理上都逃开。
所以一直念念不忘的,还是初中那三年。
 
最后,cft一下小兹鲁。
Categories: My trip

Dying in the sun

July 9, 2006 Leave a comment
Over了,世界杯。
结果不好也不坏,没什么感觉。
什么东西一旦变功利,肯定不好玩。
 
接着写…上面是今天凌晨的…
CCTV-5的DJ好像特别喜欢Dying in the sun。
以前做一个Roberto Baggio的特辑就用了它。
今天下午看体育新闻,又用了这首歌做世界杯特辑。
特辑里面有好多人的眼泪,还有沉默的背影或者表情。
 
I wanted to be so perfect you see
I wanted to be so perfect…
 
金球奖还是给了Zidane,我喜欢这个结果。
 
明天要出发去西安了。
Categories: Ending

Another World Cup

July 9, 2006 1 comment
纯属八卦,从别人那里看来的。
 
荷兰:Iceberg 冰山
  博格坎普挂靴后从事服装行业,并自己设计、制造和代言以“Iceberg(冰山)”为品牌的男士服装。此品牌服装上市后受到了球迷的热捧,在荷兰各大城市先后开设了37家专卖店,销售业绩逐月上升,ARMANI、Hugo Boss、GUCCI短短两个月内先后宣布退出荷兰市场。“冰山”的西服成为了荷兰国家队在正式场合的唯一指定西服。
 
图1  众球员
 
图2  Marco Van Basten,帅气教练第一名
 
 
英格兰:Armani
      由大师本人亲自操刀设计,嗯,不多说了。
 
图1  Theo Walcott,真干净啊~~
 
图2   Beckham,拍的像艺术照…

 

图3   Gerrard,怎么看怎么像机长

 

图4  看看我们的Rooney,sigh…

 

图5   Owen Hargreaves,低头的风情

 

德国: Strenesse

      崇尚细腻、简单且一丝不苟的德国著名品牌Strenesse“武装”了东道主德国队,该服装风格带有德意志干净利落的洒脱风格。

图1   Show,show

 

图2   Jurgen Klinsmann, 帅气教练第二名

 

图3   Oilver Bierhoff

 

意大利:D&G

      帅哥猛男云集的意大利队获得了世界著名时装品牌D&G的青睐。世界杯期间,意大利国家队上下都要在比赛以外的场合中身穿该品牌的正装和休闲装亮相,而D&G不但为国脚们免费奉上各类服装,还要额外掏出100万欧元的赞助费。当蓝色军团空降德国的时候,全部穿D&C深蓝正装的一群意大利帅哥引起的震撼无与伦比,D&G男装充满了明显的女性化风格和纨绔子弟的浪荡气息,善于表达性感、叛逆而富有浓厚的西西里民俗色彩。

图1   全家福

 

图2    男模队啊男模队

 

图3   帅哥下舷梯

 

 

图4   Gattuso,把偶们家D&G给毁了…

累死了,歇口气再贴。

 

回来啦,继续继续~

法国

      法国的球衣赞助是阿迪达斯ADIDAS,西服04年欧洲杯的时候是选用了比利时的顶极名牌利弗·斯特莱利OLIVIER STRELLI,这是比利时皇室的指定用衣之一。以“玩转于现实与梦境之间的流光溢彩,作品充满浓艳色调”而著称。这一届不知道是不是还找的这位。

 图1   机场全家福

 

图2   偶们家Henry!

 

贴烦了,不贴了,反正最帅的已经贴出来了。

嗯,英格兰gentle,意大利wild,不同的味道。

如果一定要分高下,偶还是选意大利了,嘿嘿。

Categories: Randoms

中间状态

July 5, 2006 3 comments
这算是一篇读书笔记。
 
安妮在《清醒纪》中的一篇写到:
女人对一个男人的态度,要么如同隔岸观烟花,
心里惊动,无关痛痒,满目照耀。
要么就是冷暖自知,血肉纠缠,不依不饶。
她从来就没有中间状态。
 
昨天晚上重新翻开这本书看,又看到这一段。
心中一动。
 
我很讨厌喝温水,宁愿夏天喝热水冬天喝冷水。
我念过的科目,要么就学的很好,要么就一窍不通。
我看人,要么就是连缺点一并接受,要么就是连优点一并摒弃。
连我的体形也是如此,要么很瘦,要么很胖。
 
我好像是一个很容易走极端的女人,很不喜欢中间状态。
可是偏偏事与愿违,我往往还是处于这样的境地。
就比如现在的我,循规蹈矩地生活,遵守着中庸之道。
对人的感情也是如此,不再轻易放纵或者投入。
 
到底这样是好还是不好,我自己也不知道。
 
 
Categories: Randoms

puke不已

July 5, 2006 Leave a comment
嗯,到现在还是平静不下来。
想起来心里就是疙瘩。
这个消息冲淡了我所有回上海的欲望和热情。
 
地方不重要,人最重要。
我再一次明白了这个道理。
即使是上海又怎么样,我还是不愿意去了。
尽管这是我迄今为止最喜欢的城市,我在那里经历了一次reborn。
 
依旧是很烦。
和mouse说的时候她觉得我反应过激了。
她觉得某人and某人的做法很正常,是我太没有机心了。
也是,是我太天真了。
 
这几天一直在想要不要离开,没有头绪。
跟mouse还为lab的事情起了误会,我没有做太多解释。
当时进去就是觉得它人少,比较简单。
结果现在看来全错了。
 
我目前的状态我自己很清楚。
正因为这样,我才害怕,我害怕自己走不过去。
 
还有我那么那么喜欢的上海。
我曾经日夜思念的上海。
我现在也害怕回去了…
Categories: Dailylife

小小的hurt

July 4, 2006 Leave a comment
跟mouse说了大概一个多小时。
还是感觉到小小的hurt。
每次都是这样。
有些东西可能再怎么说也无济于事吧。
都是太骄傲的人,不会轻易改变自己的观点。
Categories: Echo

Cheer up

July 3, 2006 1 comment
刚回到家的那一瞬间我很开心。
明亮宽敞的客厅,我开始喜欢这个新的房子。
不过到了晚上,下去散步的时候,我顿时沮丧起来。
 
人言可畏。
院子里面都是半生不熟的人,我害怕见到他们。
每次说来说去都是绕不开的话题。
比来比去,逃也逃不掉。
 
妈妈看我一个人走开,跟过来和我说话。
她想知道的事情我都告诉她。
说到最后,妈妈就叹气,她说,
你这孩子,从小就心高气傲,到现在还是这样。
后来她又说,老天是公平的,它这些年只是在考验你。
在妈妈面前,我才可以没有顾忌地说出我的委屈。
她知道我一直不满意自己的生活,她希望我过的好。
从头到尾,她都没有对我失去信心。
 
在学校的时候我就许诺给她和爸爸做寿。
她提醒我不要忘记,告诉我爸爸想要什么。
甚至,她连我应该说什么话都告诉我。
在她眼里,我始终是长不大的女儿。
 
今天晚上要去挑选礼物,还要带弟弟去KFC。
 
Categories: Dailylife

怎么会这样…

July 2, 2006 1 comment
凌晨五点,在回家的火车上收到inter的msg。
英格兰输了,巴西也输了。
我的第一反应是:…
 
当我喜欢的荷兰被葡萄牙送出世界杯后,
我就一直希望英格兰把葡萄牙给灭了。
结果Gerrard和Lampard都不争气,气死我了…
 
一直不喜欢Zidane,也因此一直不喜欢法国队。
当然,除了Henry,呵呵。
98年的时候,凌晨爬起来看决赛,结果那一年法国捧杯。
如今八年过去了,巴西再次倒在法国队的脚下。
 
总而言之是很不爽。
最fz的是那个球是Henry进的。
我喜欢Henry,但是我支持巴西,结果Henry把巴西给灭了…
心情复杂,不知道怎么会这样…
Categories: Dailyli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