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August, 2006

这也太诡异了

August 23, 2006 4 comments
看到新闻的时候吓了一跳。
因为我21号凌晨做梦梦到了坠机,还写在了日记里面。
早上打开sina,赫然看到俄罗斯的客机坠毁,太诡异了…
那个梦还梦到了其他事情,当时醒来,真觉得人生有时就是一场梦。
 
每天在实验室玩玩打打,时间也就过去了。
不过心始终没安分下来。
Anyway, 我在努力,不是努力安分,而是努力经营自己的生活。
 
还有,又多了一个passerby。
Advertisements
Categories: Dailylife

Settle down?

August 20, 2006 1 comment
早上七点起床。
洗脸刷牙。吃早餐。洗衣服。
去实验室。
吃午饭。睡午觉。
去实验室。
吃晚饭。
做乱七八糟的事情。睡觉。
早上七点起床。
 
感觉现在and以后一年多的生活就是这样了。
前天买了一个日记本,想要每天晚上睡觉前趴在地上写字。
还打算买几本书,又有很长一段时间没看书了。
其实以前有一段朝九晚五的日子,当时好像没觉得有什么。
现在却是完全受不了,心里有极强的抗拒和抵触。
我还不想这么早就settle down。
 
所以最近一直心里烦躁。
昨天MS是从早到晚都在生气,跟别人赌气,生自己的气,还哭了。
可是气来气去,到最后我都不知道在气什么了。
结论是我的脾气越来越不好了。
 
晚上洗完澡,关了灯,和sunglow坐在地上看电影。
墙上被我们贴满了电影海报,我最喜欢的Sharon Stone,我把它贴在了最高处。
当时跟sunglow开玩笑说,让她以一种女王的姿态睥睨整个房间。
没有买到合适的地板拼图,于是我们房间的地板颜色杂乱,毫无感觉。
不过我还是很喜欢和sunglow一起慢慢地整理和布置房间,让它有一个小家的气息。
 
今天打算去IKEA,我想去买一些抱枕和垫子,以后就可以在躺在地板上玩了,哈哈。
Categories: Dailylife

换号换号

August 14, 2006 Leave a comment
又换号了,这不知道是第几个手机号了。
我好像总是在换来换去,说明我的生活动荡不安,嗯。
 
最近十分倒霉,破财也没能消灾。
今天被boss找去谈话,心情down到谷底,回来后呆坐了半天。
接下来的一年半也许会很不好过吧。
 
新的号码居然是全球通,我俨然成为移动的高端客户了。
不过全球通比起动感来,实在是太烧钱了。
所以我还是决定换成动感,看来我暂时是跟高端客户无缘了…
Categories: Dailylife

台风过境//Latina

August 10, 2006 Leave a comment
又有台风来了。
 
今天下午开始,大团大团的云堆就出现了。
东边和西边的天空景象截然不同,一边明媚,一边阴沉。
太阳没被遮住的时候,纯蓝的天映衬着纯白的云,放眼望去极为明亮。
 
云层很快地移动。
有时候一些云团的尾部会出现烟状的云丝,就是那种云雾缭绕的感觉。
到了傍晚,云堆的体积仿佛又增大了一些,而且压的更低。
远远看过去有点像小山坡,又有点像巨型的棉花垫,让人想踩上去。
 
总之一天的云都很好看。
……………………………………………………………………………………
 
小兹鲁同学要拍生活照交到学校。
昨天晚上我们去了新天地。
这两件事本来是没有联系的,不过后来,他灵光一闪,
于是我们决定在新天地拍他的生活照(好像有点夸张…)。
 
好多人。
人多起来之后,这个地方就丧失掉原本的一些美感。
小兹鲁同学有点失望,我就更不用说了,我对人多的地方向来没什么好感。
想想我第一次看到的新天地,心里感叹它现在也就只是这个样子了。
 
正要拖着小兹鲁离开的时候,听到了歌声,拉美味道。
声音来源是一家名为Latina的酒吧,就在Starbucks旁边,新天地入口处。
主唱是女的,长长的深褐色卷发,很charmng,不知道来自哪里。
鼓手和贝司都是男的,在门外看不太清楚,不过音乐很好听。
慢慢的Latina门口聚集了一些人,大家会鼓掌,会一起叫one more。
突然就觉得这里还是很好玩,虽然人多的有点过分。
……………………………………………………………………………………..
 
去年的这个时候,第一次经历台风,差点以为世界末日就要来临。
今天看到不断变化的云,觉得台风也有它的可爱之处。
不管怎样,大自然都是值得敬畏的。
 
adar同学现在在火车上,不知道会不会受到台风的影响,bless。
Categories: Dailylife

Big big city

August 9, 2006 Leave a comment
mouse说她搬到了一个big big house;而我,重新来到了这个big big city。
 
这半个月以来情绪一直都不太好。
七月底的一天突然就失控了,在家里发脾气,随后就订了到上海的车票。
走之前的两天弟弟暑假补习刚好结束。
本来想要他送我,临走的时候又改变了主意。
很是舍不得。
每次都是这样,回到家几天就想走,走的时候又很难过。
 
在火车上的时候又把手弄伤了,我可怜的手,这个假期它受了不少苦。
火车时间很长,所以车厢里的人都开始聊天。
对铺有个小孩,刚刚考上上海外国语大学,跟他说话的时候我觉得自己真的好老了。
半夜被一个中年男人的呼噜声吵醒,然后就一直躺着,听火车在铁轨上行驶的声音。
 
安顿好之后小兹鲁就过来了。
这个小孩越发地唇红齿白,用诸如“国民美少年”之类的词语形容是肯定不为过的。
我看到他马上就开心起来,跟他唧唧喳喳个不停。
吃完饭,我和他还有荣荣一起去了淮海路。
 
虽然来了好多次,但是站在淮海路天桥上的时候我还是觉得shock。
大的城市包容性总是很好,什么样的人它都觉得合理,它都能接纳。
生存压力变大的同时很多事情反而简单起来,所以我喜欢。
这几天正好可以不用去lab报到,我还有好多地方想要去看看。
 
早上起来洗衣服,很多感觉一下子就回来了,去年这个时候安静独立的日子。
在合肥的时候一度迷失掉,不知道自己走到哪里,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
暑假去了一趟西安,心里又渐渐开始明晰起来,到现在可能差不多都想明白了。
我想要什么样的生活,我喜欢什么样的自己,其实从来都没有变过。
我希望以后我可以变得更加独立,而且内心强大,不会轻易被打倒。
 
旅行真的是很好的东西。
不是简单的一个地方到一个地方的move。
还好这一点,我意识到的不是太晚。
 
这里的空调吹的我受不了了,不写了。
我要出去,去家乐福买东西,还要去watsons。
去完就等小兹鲁这个小p孩过来了。
 
 
Categories: Dailyli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