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January, 2007

再见,外滩

January 28, 2007 1 comment
再见,外滩。再见。再见。
 
这一个多月来,每个周末必修的功课就是外滩。
即使再忙,也得挤出时间去外滩,拍照,写报告。
昨天晚上,在上传完最后一份报告后,我知道外滩将要暂时告一段落了。
 
有点舍不得。
虽然开始的时候并没有什么感情,因为外滩永远都是人潮汹涌,即使去了也呆不住。
可是这段时间,在外滩慢慢地走,慢慢地拍,心里慢慢就有了一些留恋。
那些老房子,破旧的轮渡,黄浦江两岸的灯火,都是会一直存留下去的记忆。
 
跟着一起说再见的,还有一些事情,在外滩发生的事情。
有些人,到底只是过客,而我,始终还是要move on。
 
很久之前Vivi的MSN签名档是:难道别离是常态?
我现在想对她说,是啊,想要留住的,往往都是要别离的。
Advertisements
Categories: Dailylife

Is there really a ghost?

January 26, 2007 Leave a comment
前天中午午睡的时候,经历了很可怕的事情。
 
当时我正在做梦,梦见我在一个沙发上坐下来,旁边是我同学。
忽然间有人抓住我的手,然后我转过头去看是谁——
可是我怎么也转不过去,好像有什么力量压迫着我。
那股力量越来越大,梦境也转换了,我好像睁开了眼睛,
可是我看到的我面前的东西跟平时截然不同。
我觉得我浑身不能动弹,也不知道我到底在哪里。
接下来就是我觉得我其实醒了,不是在做梦,这股压迫的力量很真实。
我觉得那是一个人,倒着压在我身上,而且应该是个男人。
我的左手感觉到了他的腿,小腿。
我还是不能动,但是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用左手的食指抠了抠他的腿,
这是时候身上的压迫感渐渐退去,就好像这个人慢慢离开我的身体。
 
醒过来之后很害怕,我甚至觉得那就是一个鬼,是不干净的东西。
在网上搜索的时候知道很多人经历过这种事情,也看到了科学的解释,但是我还是很害怕。
这两天甚至都不敢回宿舍,害怕他再次出现,每天晚上都等sunglow回屋了我才敢回去;
也不敢睡觉,不想再经历那种感觉——
如果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鬼魂存在,我想我的生活理念会完全坍塌。
一直以来,我都觉得其实死亡有时候是件好事情,至少它是最后的退路。
可是如果死了也还是不能消亡,那么所承受的那些痛苦要怎么才能完结?
 
很多人说压力过大或者身体极度疲倦才会出现这种事情。
可是我觉得这段时间其实相比我以前很多时候都要好出太多;
又或者,我潜意识里有很大的压力,我只是习惯了而已。
我不知道是为什么,真的不知道。
 
依然看不清楚我想要明白的一些事情。
关于我的生活,这么多年来的生活,问题exactly出在哪里,我还是没有结论。
不过我会努力去想清楚,我需要知道答案。
因为这是我的人生,如果我想要得到救赎,我只能靠自己。
Categories: Dailylife

Where is the light?

January 24, 2007 1 comment
IT WAS the best of times, it was the worst of times, it was the age of wisdom, it was the age of foolishness, it was the epoch of belief, it was the epoch of incredulity, it was the season of Light, it was the season of Darkness, it was the spring of hope, it was the winter of despair, we had everything before us, we had nothing before us, we were all going direct to Heaven, we were all going direct the other way- in short, the period was so far like the present period, that some of its noisiest authorities insisted on its being received, for good or for evil, in the superlative degree of comparison only.
                                                                                                                                       ——Charles Dickens
 
不知道要不要去献血,不知道要不要去杭州,不知道过年回不回家。
我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
 
可能唯一知道的就是,我一定要去shopping一次了。
Categories: Dailylife

Bubble Bubble

January 18, 2007 Leave a comment
我只是过来冒个泡泡。
 
中午有人跟我说我好久没更新blog了。
嗯,这个,我实在是没有办法,因为我好久没有自己的生活了。
近一个月基本上每天都是在课题和老板之间打转,过着近乎窒息的日子。
 
今年过年Rocky和Zoe都要回来,但讽刺的是我很有可能回不去。
不过其实我从来都不喜欢过年,过年留给我的记忆除了烟酒麻将和喧闹就再无其他。
我在5岁的时候就想过如果哪天我自己独立生活了,一定再不要这样过年——
不过18年过去了,这个愿望还是没有实现,我不能不说我做人太失败了。
 
大学的时候每年都想不回家就呆在学校,但每年到最后都回去了,因为我想我妈。
我不明白为什么很多人把过年不回家看成是很大不韪而且是很pathetic的事情。
不过我不明白的众人所认同的事情很多,所以,无所谓了。
他们有他们的热闹,我有我的自在,没有必要去妥协。
Categories: Dailylife

I did something wrong

January 13, 2007 Leave a comment
本来我想说我不知道为什么会做错事情,但其实我知道为什么。
我从头到尾都很清醒,清醒地知道自己在做错事。
 
上次mouse说你受了那么多苦,还是不知道悔改。
其实我是想改的,只是我太贪婪,想要的东西太多了。
Maybe, there is really an evil living in my heart…
Categories: Dailylife

For the past year

January 5, 2007 2 comments
看到mouse的年末盘点,我也心痒了~可是很多事情我都记不清楚了,人老了…
 
 
我的2006年
 
年初去了北京,在冬冬家玩。在北京西站买票的时候彻底被吓倒。
随后就是在家过年,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印象深刻的是深夜一个人看Brokeback Mountain。
回到科大后,应该是三月吧(不记得了),和五个小弟一起去了黄山,看到了云海,没看到日出。
从黄山回来后不久又去了北京,随后去大连,在inter同学那里住,三天后先到上海再回合肥。
大连很漂亮,空气很好,天空很干净,还有海边的城堡让我觉得长的跟童话里面的一样。
离开合肥之前是世界杯,有一天在避风堂熬夜看荷兰对葡萄牙,后来又在网教睡到天亮。
上半年就是这样了,就不铺开陈述了。
 
暑假的时候先回了家,后来就去了西安。
在钟楼青年旅舍入住的时候误闯入男洗手间洗澡,洗完澡出来看到一个高大的外国男人背对着我嘘嘘,落荒而逃。
我的房间是男女混住,我在那里碰到了Jerome和他的朋友。
一直念念不忘的是他的朋友,看我准备睡觉就悄悄地帮我关上灯,然后冲我微笑。
那一瞬间我眼里心里什么其他的东西都没有,全是他的笑容。
后来换了一家青年旅舍,在那里碰到的全是一个人出行的女孩子。
深夜的时候对铺的德国女孩跟男朋友打电话,下铺的西班牙女孩写日记,斜下铺的加拿大女孩做面膜,我在床上发短信。
再后来就一个人去爬华山,晚上开始爬,次日凌晨到了山顶,裹着军大衣睡觉,然后被吵醒,看到日出。
 
八月初的时候回上海。
九月的时候所里开国际会议,认识了Hungyen和Withawat,还有他们group的一些人。
他们走的前一天,半夜12点的时候在滨江大道吃哈根达斯,看着对岸漆黑一片的浦西,就突然觉得我会一直记得这一天。
回到酒店果然又发生了一些事情,于是这一天我就真的没有办法忘记了。
十月的时候有什么,不记得了。
十一月的时候在Hennessy Artistry做兼职,认识了小红,很喜欢她,总是让我想到zoe。
十二月的时候很多人过生日,轮到我的那天我不是很开心,很想要回过去的这几年。
 
嗯,顺便加上一点今天的事情。
今天收到了Withawat和zoe的生日卡,Withawat的卡上面有koala,
而zoe的卡,跟mouse的一样,上面也是一个小女孩,很像我。我一直都很想她。
今天还被Joseph放鸽子了,他昨天说要我今天跟他一起吃晚饭,让我下班打他电话,
可是他手机居然停机了…于是我到现在还没吃晚饭…
Categories: Memories

Worst Holiday Ever

January 2, 2007 1 comment
Well, I cannot find any words to describe this New Year Holiday, for it is kind of the worst in these years. It is still raining outside and I am still struggling for a rubbish report. Just now Sasa messaged me. She asked if I am willing to go out for shopping. Well, I surely wanna go, but I CANNNOT… With so much unfinished work in hand, I could not go anywhere but stay in lab.
However, things became a little, little better now, because I am about to finish the rubbish report soon. Well, then I should begin to prepare my writing exam and still, have to choose a time to go to Leon’s office. Ok, one by one, fighting, girl.
 
PS: Mouse is already back. How I wish I could see her. Really miss her.
Categories: Dailyli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