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February, 2007

Eternal Sunshine of the Spotless Mind

February 25, 2007 Leave a comment
2004年的电影,Jim CarreyKate Winslet主演。
有中文的译名叫做 暖暖内涵光,觉得很温馨。
 
没看之前一直以为是安静平和的爱情小品,“暖暖内涵光”,真的让我这样以为,呵呵。
昨天晚上突然下起雨来,我没有地方可去,也没有事情可做,于是就打开它开始看。
的确也是爱情电影,可是中间穿插了科幻的情节,总让人觉得有点不纯正。
 
Jim Carrey的电影我看的不是很多,不过尽管如此对他的喜剧形象还是记忆深刻——
以致于刚打开 暖暖内涵光 的时候,我都有点怀疑那个沉默隐忍的男人是不是他。
Kate Winslet这几年愈发的成熟起来,比起当年Titanic时候的样子更妩媚一些。
 
其他的我也写不出什么来了。
因为是昨天晚上看的,睡过一觉,什么感触都忘了。
这里有一张小小的剧照,我觉得很浪漫。
Categories: Movie in siwen's eyes

不过如此

February 20, 2007 2 comments
这两天过的飞快。
 
大年初一排队买火车票,结果初三以后都没票了。
妈妈说,算了,你就初二走吧,于是我就买了初二的票,K121。
买完票和妈妈一起到二姨家道别,被二姨骂,说一回来就要走。
 
回到家已经快八点了,打开MSN,碰到zoe,她来仙桃了,喜出望外。
跟她约了地点见面,穿好衣服出门,妈妈坚持要跟我一起出来叫taxi,还让我早点回家。
等zoe的时候我看见远远有一个人走过来,还伴有咚咚咚的高跟鞋的声音。
我心里暗想那应该不是她——结果我错了,呵呵。
 
我们随便找了一家喝东西的地方,然后就一直说话。
还是我说的多,好像我们每一次聊天都是我在唧唧咕咕说我的事情,想想觉得挺不好意思的。
快十一点的时候弟弟打电话来了,让我回去,说他和妈妈还在等我。
于是跟zoe道别,有点舍不得,毕业后就见了这么两个小时。
 
再次回到家差不多十一点半,不想睡。
一直在网上逛荡,但是想想第二天还要坐火车,就爬上了床。
翻来覆去睡不着,被窝里的热气也散光了,整个人蜷缩成一团。
就这样一直醒着,直到天都亮了,才有了睡意。
 
初二早上睡了没多久就起来了,收拾东西。
吃早饭的时候跟妈妈说我不想走,妈妈说那把票退了或者浪费了算了。
我想了想说票都买了,还是走吧,说的时候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妈妈和弟弟送我到汽车站。
上车的时候刚坐好,眼泪就忍不住了,一直不敢看妈妈,把头转到一边去。
拼命忍拼命忍,还是不行,车开了才稍微好一点。
 
到了武汉顺便去看了一下三姨。
三姨要送我去火车站,如果平时我就拒绝了,可是这一次我真的是想跟家里面的人多呆一会。
武昌站在修,候车厅都是临时的,坐久了觉得好冷。
眼眶始终都是热的,不敢想事情,怕控制不了情绪。
 
火车上迷糊了一夜。
过了义乌车厢里面只剩下我一个人,坐在床上发呆。
依然是不敢想事情,拿出一本书乱翻,翻了许久也没看进一个字。
临下车才突然记起回家要带的东西没带过来。
 
上海南站很大,比我见过的有些机场还要气派。
我差点都迷路了,可能也是因为精神不太好吧,恍恍惚惚的。
终于回到了宿舍,把包扔在地板上,打开电脑给Kim发了一封信。
觉得很累,上床睡了一会,起来洗了个澡。
 
晚上去家乐福买了点吃的东西,然后就回来,看Kim有没有回信。
妈妈打电话过来,差点说不出话来,还好蒙混过去了。
嗓子很难受,额头有点热,搞不好是感冒了。
 
一直以来我都觉得自己挺厉害的。
不害怕孤独,也经常一个人跑来跑去。
现在看来,我也不过如此。
Categories: My trip

RED UNDERWEAR

February 17, 2007 7 comments
It is going to be the PIG YEAR, and in the Chinese tradition, I am supposed to wear RED UNDERWEARS this year because I am going to be 24 years old. I know it is kind of weird, but many people in China believed that RED UNDERWEAR can help promise a whole year’s good luck…Well, red maybe inspiring or passionate, but for underwear, cold colours such as white and black are always proved to be better. Anyway, tradition is tradition, and sometimes the best way is to follow it.
 
刚才试图给Jerome解释本命年穿红内衣的习俗。
他听了半天之后觉得这个习俗好奇怪,跟其他外国人听了反应是一样的,呵呵。
不过最后他居然意味深长地加了一句nice,让我差点跌倒。
 
迄今为止还没有穿红的打算,实在有点embrassing…
Categories: Randoms

It’s over

February 17, 2007 Leave a comment
十年了。
好像一般十年都可以被称为一个era了。
从初中毕业到现在,整整十个年头了。
 
昨天下午在长途跋涉20+3个小时之后终于回到了家。
随后就跑去向rocky道喜,还见到了一拨初中的同学+班主任丁老师。
不知道别人是怎么样,但是那个时候的301班一直是我念念不忘的过往;
还有丁老师,也是我读书读这么多年最喜欢的老师+班主任。
 
有时候想想,觉得也许是初中过的太开心了,所以导致接下来的这十年都不开心。
我总是想要珍藏这十年之前的一些记忆,但是想要忘记这十年之中绝大多数的事情。
不过不管怎么样都过去了,IT IS OVER, DEFINITELY OVER.
十年的时间是不是足够让一个人长大了,即使像我这样任性而且stubborn的人。
 
刚才跟妈妈一路散步回来,心里觉得很愧疚。
这么多年的瞎折腾不仅对不起我自己,更对不起她。
我不知道为人母到底会是怎么样的心情,但是我肯定是一个不合格的女儿。
 
还有几个小时就过年了,所以我要高兴一点。
刚才Withawat在MSN上问我Happy Pig Year的中文怎么写,还把这几个字挂在了签名档上。
嗯,是啊,明年是猪年了,是我的本命年。
传说中本命年是转运年,而且我有强烈的预感,这一年会发生对我来说很重要的事情,hoho~
 
新年快乐!
Categories: Ending

回家之前

February 15, 2007 2 comments
前些天一直有满腔的words想要在这里写下来,
可是该死的space一直打不开。于是那些灵感全都消失殆尽;
更刺激人的是今天下午要回家了,它却突然好了。
Anyway,我还是要留下一些东西,在上火车之前。
 
首先,不得不提的是MC Solaar的La belle et le bad boy。
翻译成英文就是The beauty and the bad boy,法语的rap,陪我度过了在实验室的三个无人的夜晚。
这首歌说起来还是蛮有渊源的,Sex And The City最后一集Carry和Big擦身而过时背景音乐就是它。
那天无所事事,space又一直打不开,我就把它找了出来,还google到这样一句评论,深得我心:
“法文的濡涅细软使得rap听起来非常浪漫温馨,慵懒中的蠢蠢欲动”,慵懒中的蠢蠢欲动,哇噻,写的真好。
很喜欢很喜欢,第一天晚上就打开音箱在实验室放了整整两个小时,反反复复地听。
一边听一边后悔自己当初进大学的时候为什么没有选学语言而选了倒霉的工科。
 
其次,就是The devil wears prada的原型,American Vogue的主编Anna Wintour,也帮我打发掉不少时间。
老实说电影本身其实让我有点失望,因为之前很多人都跟我说好看,网上的评论也不错,
可是到头来也就是一部轻喜剧,除了披上了一层时尚的外衣,情节也不过尔尔。
原版的小说我也看了一些,写的比电影偏激多了,也不知道作者受了多大的委屈。
时尚这种东西,让那么多人顶礼膜拜自有它的道理,你可以不认可,可以不接受,但是不要太偏执。
我之所以关注到Wintour也是纯属无聊,不过看了一堆关于她的评论,我突然觉得即使她是devil,我也会喜欢这种女人。
下面这段话摘自她的Biography,admire一下,顺便鄙视一下最近爱睡觉的懒惰的自己。
Like her image, Wintour’s daily regime is legendary. Now based in Manhattan, she wakes up at 5.45am every morning, to go to play tennis, before being professionally made-up, coiffed and chauffeured to the offices of American Vogue.Though one of New York’s most prolific party throwers, she never stays at any one event for more than the first ten minutes, preferring to be in bed by 10pm.
 
最后,我的日本之行搁浅了。
我不知道为什么,可是好像一直以来都是我特别想做的事情从来都没有如愿过。
比如这次去大坂,我忙乎了整整一个星期,办新的身份证,申请护照,问机票价钱,甚至连签证资料都快准备好了。
可是到头来还是去不成,我觉得很沮丧,因为很少有什么事情能让我提起这么大的兴趣。
不过去不了就去不了吧,我已经习惯了自己想做的事情落空的感觉,从来都是如此。
 
慢慢来,慢慢来,I’ll walk and see,也许真有那么一天我就能看到我想要的生活了。
即使得不到,能看到也是好的,至少到现在为止,我连看都没看到过。
Categories: Dailyli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