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March, 2007

“春天不是上班天”

March 29, 2007 2 comments
心早就飞了,不知道在哪个空间飘荡。
 
………………………………………………………………………………………………………….
昨天下午和静文聊天,发现其实谁都是现实的,可能因为生活太现实了吧。
不过我还是喜欢不那么现实的人,也许这样的人不会是生活的强者,
他们往往会显得软弱,会逃避一些事情,但是也没有谁规定这样就不行啊。
又或者我说这话是因为我现在变得很软弱了,为自己找寻借口,让自己不那么鄙视自己吧。
 
………………………………………………………………………………………………………….
晚上失眠,凌晨两点跑到实验室,碰到赶博士论文的师兄,然后被他洗脑了一个多小时。
洗脑的主题大致是:
首先这个世界上专情的好男人已经快绝种了,是个男人他就花;
其次我现在最应该做的事情就是赶紧套牢一个可以抓住的男人,
并且以后他在外面寻花问柳我最好还忍气吞声,不然被休了就完了。
最后无论对感情还是sex都不用太认真,自己开心就好。
 
洗完后师兄发现没有什么效果,于是叹一口气,继续赶他的博士论文。
我听他说了半天,发现原来很多人真的就是道貌岸然啊。
更想不通的是,很多男人真是找不到什么可取之处,照样玩的如鱼得水。
是现在的女人太jian,还是真的是我见识的太少?
师兄应该是为我好,觉得我这样下去很危险。
可是他要是不说还好,他给我洗脑之后我是更加对男人没什么信心了。
还有就是我现在越来越觉得我很有可能一个人孤苦终老了。
 
………………………………………………………………………………………………………..
今天中午去工行汇钱,结果看到一个很嚣张的日本人和一个很聒噪的中国女人在无理取闹。
日本人在那里不停地发脾气,然后中国女人在那里不停地唧唧歪歪,估计是他小秘。
保安很窝囊地在那里不停地陪不是,看得人心里很恼火。
我不知道事情的起因,不过照我看到的情景,我觉得应该有人上去扇那个女人两耳光,让她住嘴;
然后再把那个小日本修理一顿,告诉他要是再腻歪就滚回日本去。
 
 
要是现在就可以出发该多好,我真的是一刻也不愿意坐在这里了。
Advertisements
Categories: Dailylife

忆江南

March 28, 2007 2 comments
江南好,
风景旧曾谙。
日出江花红胜火,
春来江水绿如南。
能不忆江南。
 
今天第一次进调试间。
Wo kao,真是什么都不会啊,跟白痴一样。
还好周末可以逃串到杭州,获得片刻的安宁。
 
找了一家青年旅舍。
网页上有旅舍老板自己的留言。
他说当初就是因为逃避工作所以开了两家青年旅舍。
这样的人,应该怎么来定义啊,是强者还是弱者?
 
我一直都希望自己可以变得强大,不需要倚赖任何人。
可是回到上海之后的这大半年貌似一直是在逃避,过着极其猥琐的日子。
老板找我谈话N次,每次都说你要勇敢一点,不要总是害怕困难,不要总是这么没有信心;
然后我总是无语,因为我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这么容易退缩和放弃。
 
Anyway,我还是要高高兴兴地去杭州,因为我已经期待很久很久了,hoho.
 
江南好,
风景旧曾谙。
日出江花红胜火,
春来江水绿如南。
能不忆江南。
Categories: My trip

无题——for someone

March 26, 2007 4 comments

她是我的老板,这大半个月以来做兼职的老板。

中途因为她我quit一次,后来又鬼迷心窍地跑回去,我想还是因为她。

 

她是一个非常厉害的女人。

我很少碰到能让我发自内心觉得厉害的人,嗯,她算0.8个吧,呵呵。

之所以只说0.8个,是因为她身上有些东西我还是会觉得难以接受。

 

她脾气很糟糕,可能是因为太劳累对自己太push的缘故。

经常会骂人,特别是对一些反应慢而且不会做事的人,她的耐性极差。

第一次去她office的时候,她在搬东西,嘴里时不时蹦出TMD,有时候还来一句CTMD;

我当时就觉得这个人很好玩,因为敢肆无忌惮骂脏话的女人,通常都不简单。

 

她赚的钱不少,但是大多数时候她会让人觉得她很穷。

她买很便宜的衣服,吃很廉价的东西,甚至卫生巾也只用两块钱一包的。

有一次在家乐福,她在打折的T-shirt前面流连,被我拉走了。

后来她自己说她是一个很cheap的人,她还说我不是,我太挑了,很难伺候——

当然,她说这话并不是贬低她自己或者表扬我,在她看来我这样的人才应该检讨一下自己。

 

不过有时候她又让我大吃一惊。

她的office靠近久光,昨天上班的时候我赫然看见她床头有一个Vivienne Westwood的袋子。

我当时就想,如果小兹鲁也在,我们两个人一定会尖叫的,呵呵。

 

她以前的员工说她怕孤独,我想我可以感觉的出来。

我还偶然看到了一些事情,更加让我觉得她是真的有一些孤独。

可是同时我又觉得她既然有这样的性格,就应该生来就学会忍受孤独。

 

最搞笑的一次是在静安枫景苑一号楼的lobby。

有个房东居然问我是不是她女儿,说我们俩长得很像,当时我和她都有点抓狂。

她抓狂是因为她其实还很年轻,我抓狂是因为我觉得我看上去应该没有那么咄咄逼人。

 

手头有一封cover letter要写,还要问师兄课题的事情,还要制定周末的行程——

不过我还是想写写她,至少以后想起她时还有东西可以看看~

Categories: People

Well…

March 14, 2007 3 comments
1. 我不适合经商。 本来我也没想过做生意,这一次折腾下来,我更加不喜欢商科出生的人了。太利益化,而这个社会并不是只有钱才重要的。
2. 那我适合做什么? 这几天我过的很开心,所以我想其实我还是喜欢这份工作的,但是…所以我还要继续寻找…
3. 春天来了…  本来我以为我只会对外国人偶尔发发花痴,原来我错了。这几天见了那么多的老外,我都没什么感觉;可是今天上午的client,华裔的男生,我到现在心里还一直念想。只是我下午quit了,可能再也没有机会碰到他,想到这里我就有点小小的悲伤… 真的很喜欢那种type啊…一见钟情… 差点为了他不想quit…
4. 好吧,已经开始后悔了,要不然现在又可以见到他…
Categories: Dailylife

The Magic of Shanghai

March 13, 2007 3 comments
虽然我觉得我的喜新厌旧已经开始隐隐作祟,对上海的新鲜感已经消失殆尽,
但是这两天遇到的一些人和事情还是让我对这个城市刮目相看。
 
Cathy听说我想出国后把我鄙视了半天,说上海什么没有,干嘛要去别的地方。
她19岁从南京的大学里面跑出来,在上海折腾了12年。
在Sydney有一个男朋友,一直让她过去,她不愿意。
她说她要继续在上海赚钱,享受这种成就感。
 
James跟我说他会一直在上海呆下去,他说他喜欢这里。
他去年刚刚大学毕业,最后一年是在上海读的,不过还是拿美国的学位。
他的中文讲的比我的英语好多了,还比我小,让我觉得我去找工作根本就没有竞争力了。
这人超级崇拜李小龙,毛主席还有雷锋,还跟我说要“为人民服务”,我无语加惭愧。
 
还有Sonya,刚过来上海,在世贸商城里面一家英国公司实习。
她的男朋友这个周末也要过来,两个人合租一个日式的房子,里面有旋转的楼梯。
 
还有Sophie,还有Erica,blahblah,N多人。
不过他们的生活相对来说都要容易好多。
Erica的房子月租就要5k,厨房里面有一个硕大的冰箱,足有1.5m宽,她来的第一个月就买了。
可是我看到身边好多人那么辛苦,一个月挣的钱连她房子的月租都不够。
 
Sonya昨天就问我,恨他们吗?他们抢走了工作机会,过着优越的生活。
我答不上来,也不知道怎么回答,我能说什么呢。
James跟我抱怨中国大学里面的学生都太爱学习了,我跟他说你要出生在中国,你也得这样。
(to be continued)
 
写不下去了,the end~
 
Categories: Dailylife

About my name

March 8, 2007 2 comments
I went to the Shanghai Police this afternoon, enquiring that if I can have my formal Chinese name changed. Unfortunately, they told me that I  can not…unless I have some good reasons. I said I just wanted to, and then, I got refused…
 
Well, maybe I should give it another try next time. I really wanna change my name to Liu Siwen.
 
Siwen, siwen, please call me siwen. Thanks for your cooperation.
Categories: Dailylife

别逼我

March 8, 2007 Leave a comment
这辈子最痛恨的就是被迫接受不愿意接受的事情。
Categories: Ending

Too lost in you

March 6, 2007 Leave a comment
You look into my eyes
I go out of my mind
I can’t see anything
Cos this love’s got me blind
I can’t help myself
I can’t break the spell
I can’t even try

I’m in over my head
You got under skin
I got no strength at all
In the state that I’m in

And my knees are weak
And my mouth can’t speak
Fell too far this time

[Chorus:]
Baby, I’m too lost in you
Caught in you
Lost in everything about you
So deep, I can’t sleep
I can’t think
I just think about the things that you do (you do)
I’m too lost in you
(Too lost in you)

……
 
今天是年后第一次到实验室。
一坐下来,所有的压力所有的焦虑都涌上来,瞬间就变得很失落。
下午吃完晚饭,逃到床上去躺着,一觉睡到现在。
梦中又是同学聚会,还有人唱Too lost in you,然后我就醒了。
 
回到上海来的这些天过的很奢侈。
每天除了睡觉吃东西和看电影,其他什么也不做。
中间去了一次古北,见Kim;还去了一次浦东,拿护照,那天下大雨。
 
秀秀来上海工作,在附近的小区租了房子,上周末还做了饭叫我过去吃。
她总是让我感觉很亲切,虽然我们以前并不熟识。
 
过年回家后一直犹疑不觉。
妈妈跟我说不要再想着出国了,好好在上海找份工作。
我知道这样对她对弟弟都会好一些,可是我自己呢?我不知道。
 
以前总是想太多,为他们考虑太多,所以束缚了手脚。
可是现在不愿意想太多的时候,已经需要开始承担责任了。
到底我要怎么办呢?
Categories: Dailylife

偶然看到的

March 4, 2007 Leave a comment
“看女人是否养尊处优,要看她的手。
   看性格,要看字的直划。
   看快乐,不要看笑容,要看清晨梦醒一刹的表情。
   快乐美满的人生:过上等生活、付中等劳力、享下等情欲。
   最爱的动物:男人。
   最厌的动物:男人。
   愿望:不劳而获,财色兼收,醉生梦死。”
 
Categories: Rando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