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July, 2007

又累又困

July 31, 2007 Leave a comment
难道是早饭吃太多了?
 
每天都信誓旦旦晚上回宿舍看书,结果每天都一事无成。
暑假快要结束了,老板快要回来了,我也越来越烦躁了。
 
平静平静再平静,再这么紧张下去,会越来越糟糕的。
 
Advertisements
Categories: Dailylife

All about Consulting

July 25, 2007 1 comment
刚才研究公司历史,发现了一些很好玩的事情,原来很多咨询公司是有着亲缘关系的。
 
At the beginning:
1886年,Arthur Dehon Little 博士创立了著名的Arthur D. Little公司。
1926年,西北大学会计学教授James O.McKinsey则成立了如今俨然业内Top 1的Mckinsey。
 
Then:
1937年,James O.McKinsey过世。McKinsey旗下的两位重量级人物:Bower和Tom Kearney因为
公司的运营问题发生了分歧。1939年,Kearney留在了芝加哥的公司,并以其为基础创立了A.T.Kearney。
1963年,曾在Arthur D.Little公司任职的Bruce Henderson创立了大名鼎鼎的BCG (Boston Consulting Group)。
1973年,William W. Bain 离开了BCG并成立了Bain。
Mckinsey, BCG, Bain被称为传统三大咨询公司。
 
And then:
1976年,George Bennett离开了Bain并成立了Braxton。

1983年,哈佛商学院教授Michael Porter和Mark Fuller创立了Monitor。

90年代初,五大会计事务所(Arthur.Anderson,PWC,Earne st&young,DTT,KPMG)
大力发展管理咨询业务,并迅速超载了大的老牌传统咨询公司。
 
Now:
2000年,法国Cap Gemini正式并购安永咨询业务部门,并使用安永品牌4年。2004年凯捷安永更名为Cap Gemini。
2000年,咨询内行业排名第一的Anderson Consulting脱离亚瑟•安达信(AA)公司,并于次年更名为Accenture。
2002年7月,新行业领头羊IBM全球咨询以35亿美元将PWC的咨询业务全面收购。
2002年5月,在安然和世通事件后,亚瑟•安达信宣布破产。BearingPoint(从毕马威剥离出
来的咨询业务在上市后的名称)成功收购亚瑟•安达信在中国大陆和香港的咨询业务。 
IBM的BCS,Accenture,BearingPoint,Cap Gemini,DTT Consulting被称为新五大咨询公司。
 
总结一下就是Arthur D.Little-BCG-Bain-Braxton,  McKinsey-A.T.Kearney。
今天知道偶们大老板也是Arthur D.Little出来的,很是admire了一番。
不过又转念一想,别人从Arthur出来就直接BCG了,我们老板以前肯定是相对比较weak的一个。
 
今天小老板从Port Moresby回来了,我心里一直忐忑不安,想找他谈话。
虽然我有50%的心愿想留在这里继续实习,但是如果真留下来,我的学位肯定完了。
Categories: Randoms

Work hard, die hard

July 23, 2007 1 comment
 这是“Work hard, play hard”的升级版。
惜惜同学一直号称要用它做签名档,还不让我用,结果直到现在他也没挂出来。
起因就是大家最近都很郁闷,一致叫嚣要去“高坠”。
高坠的结果不出意外,肯定就是die hard了。
 
这段时间最大的收获是意识到能碰到一些可爱的人是多么不容易。
比如我的小弟们,比如我们家朝霞,比如冬冬和googoo……
大多数的时候我大概都是不太能体会到这一点的;
可是在遭遇了***(此处省略N字,因为骂人实在不雅)之后,我突然发现我原来是很幸运的。
 
以前会幼稚地认为越到高处,接触到的人也会更nice。
现在发现自己的想法是大错特错了。
 
小时候上思想品德课,从来不会觉得它有多重要。
可是当我发现很多人连基本的道德素养都没有的时候,我就觉得很心寒。
这些人大概都跟我一样,把思想品德课的时间拿来做语文数学作业了。
不过还好我没有那么不堪,因为做完了作业,百无聊赖之下,我还是会听听讲的。
 
而且品质这种东西,本来就跟智商没有关系。
有些人说话做事可以很厉害,但是他不一定就人品好,说不定内心阴暗的一塌。
更何况如今这种社会,想要到达高处,不心狠手辣一点往往都是会失败的。
 
我喜欢善良的人,喜欢品德好的人。
以前大概我会狭隘地想要接触多一点所谓很“优秀”的人;
现在我会觉得“优秀”不“优秀”是很nonsense的事情,无非是大多数人盲目的价值观评定出来的而已;
而一个人的品质,特别是能够不受诱惑,始终保持心地的善良和纯净,才是最难能可贵的。
 
最后,希望老天能保佑我,不要让我被延期…不然我就真得去高坠了…
Categories: Dailylife

Transformers

July 18, 2007 2 comments
早知道我应该先预习一下再去看的。
至少不会那些名字几乎都听不明白。
 
Optimus Prime 擎天柱 
Bumblebee 大黄蜂
Jazz 爵士
Ironhide 铁皮
Rachet 救护车
 
Megatron 威震天
Starscream 红蜘蛛
Frenzy 迷乱
Devastator 吵闹
Bonecrusher 推土机
Blackout 晕眩
Barricade 路障
Scorponok 萨克
Categories: Movie in siwen's eyes

2007年7月17日

July 18, 2007 2 comments
昨天鼓起勇气去找老板,老板说让我延期。
我听到之后真是感到很绝望,一整天都平静不下来;
做什么事情都集中不了精神,而且烦躁不安,心里好像有很多手爪在抓。
 
所谓“自作孽,不可活”,大概就说的是我了。
Categories: Dailylife

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害怕过不能毕业

July 14, 2007 4 comments
始终是躲不掉的。
如果真的不能毕业,天知道我能不能够承受可能会发生的一切。
最讥讽的是,我现在突然意识到了这个master的重要性…
 
这两天工作压力加恐慌,睡得越来越少了。
Categories: Dailylife

我怀疑我要被fire了…

July 12, 2007 4 comments
两天了,一点进展都没有,而deadline就快来了,我该怎么办啊。
搞不好老板从Port Moresby休假回来,就跟我说,Sylvia,你可以走人了。
 
不过今天Yang把他的IBM让给我用,激动不已。
还是最爱IBM啊。
虽然我一直号称我也就是叫嚣得厉害而已,
但是每次用完心中那种喜欢会变得越发强烈。
 
有些喜爱,有些希望,有些念想,其实它们一直在那里。
你不去碰它们,就会相安无事;
轻轻一碰,大概洪水就泻堤了。
Categories: Dailylife

数着日子去家乐福

July 10, 2007 1 comment
以前每天都可以逛荡去家乐福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昨天十点钟才回到宿舍,收拾完都已经十一点了。
躺在床上仔细想了想,觉得以后生活的routine都得改变了;
急切需要添置一些东西来保证我接下来的日子不至于太凄惨。
 
首先是电吹风,大概今后想要十点钟以前洗澡是不可能的事情,虽然我极其讨厌用这个东西;
其次是丝袜丝袜丝袜,早上对着衣柜里一堆运动袜发呆,差点就想骂人了;
再次是更多的underwear,勤快的我以前隔天就do一次laundry,现在一个星期最多能做一次了;
还有,还有,下次我要一次买很多的木糖醇,因为我吃木糖醇比喝水还勤…
还有,还有,一时想不起来了,总之是还有很多的东西要库存起来。
 
慢慢数日子吧…
Categories: Dailylife

I can’t afford another attack

July 8, 2007 4 comments
这句话是从Sex And The City里面听来的,用来描述我现在的状态再合适不过。
 
晚上吃完饭,回到宿舍,肚子就开始极不舒服,一阵一阵地疼。
脸上身上都开始冒汗,我起初以为是太热了,就跑到了实验室。
到实验室之后肚子还是很疼,我实在没办法就跑到洗手间。
这个时候身体开始出现想上吐下泻的征兆,但是吐不出来也xie不出来。
越来越难受,冷汗一颗一颗往下滴,不一会地上都一滩水了,衣服头发也全湿透了。
我渐渐觉得我快要支持不住了,眼前都慢慢开始模糊,看不清楚东西。
我想要拿出手机打电话求助,结果手机没拿稳掉在地上。
我要去捡的时候眼前一黑,瘫坐在地上,差点什么都不知道了。
于是我不敢动了,坐在原地,继续忍受身体里面的翻腾,还是想上吐下泻。
坐了大概二十分钟,依然没有吐出来,不过开始拉肚子了,慢慢也恢复了意识。
后来我又继续坐了一会,把手机捡起来,确认自己有力气走回实验室了才站起来。
再后来就一直在椅子上坐着,感觉身体停止了冒汗,人也没有那么难受了。
 
我怀疑是不是今天吃错东西了,直到现在想起来我还心有余悸。
我觉得差点我就倒在洗手间不省人事了,还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被人发现。
我好害怕,当时那种状况让我觉得搞不好我就真pass out而且醒不过来了…
 
最近身体一直小毛病不断。
先是莫名其妙地发烧,然后是将近半个多月的咳嗽,接着是MC不正常…
是不是本命年真的会多灾多难…可是我没有能力再承受一次今天这样的折腾了…
 
我一定要好好的。
Categories: Dailylife

存档

July 8, 2007 1 comment
刚刚从巴黎春天回来,用不到二十分钟的时间买了一双高跟鞋。
至此,一切准备工作算是告一段落了。
不管从明天开始,事情进展会怎么样,我都想要记录一下。
 
这个星期去巴黎春天就去了三次。
虽然它也不算太什么的地方,可是就我目前的收入水平,基本是消费不起的。
问题是在很多其他的商场,又一般都不太有买东西的欲望,所以我总是觉得很痛苦。
还好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我应该是可以不用去shopping了。
对我来说,shopping是件很烦的事情,特别是你想买的东西买不了的时候。
 
昨天晚上MSN上碰到小兹鲁,告诉他我的写字楼在什么地方。
经过他的提示兼扫盲之后,我突然意识到原来那里也是可以YY的地段。
在他的带领之下,我们一起憧憬了一下以后的生活。
不过其实一切都是未知数,谁知道到底会怎么样;
我对不可预知的事情总是比较悲观,并觉得恐慌。
这小孩最后居然扯到说觉得我像《彼岸花》里面的xiaozhi,我受宠若惊;
顺带联想了一下我在若干天或者若干个月后会不会真有书中xiaozhi那样的生活。
 
还有这一阵子大家的关注与帮忙。
我慢慢开始理解为什么每次什么颁奖典礼领奖人总是要列一大串名字。
因为他/她的确得感谢那么多人,漏掉谁都不行,受人之恩就得心存感激。
就比如我现在想想,这次就芝麻大一点破事,烦扰到的人都好多。
 
米兰.昆德拉会写《生活在别处》。
可是我现在渐渐觉得人不能生活在别处,你得生活在这里。
你需要focus在你身边你周围的人和事情上面,这样生活才会慢慢开始有重心。
 
Bury the past, forget about the far future, just enjoy current times.
Categories: Beginn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