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December, 2007

Dec 31st Tsingdao

December 29, 2007 1 comment
31号早上飞青岛,2号早上回来。
刚刚打电话订好了青年旅舍,离机场真远啦。
 
我原本的计划是31号晚上和众小弟一起跨年,可是阿龙远在广东,只能cancel了。
前天去新天地的时候看到那里在搭台,31号晚上有一个COUNT DOWN PARTY。
当时就想叫上他们一起过去,在12点的时候一起COUNT DOWN。
不过现在我只能在青岛COUNT DOWN了…还不知道有没有得COUNT DOWN…
 
下午写论文的时候突然脑子一发热,就决定出去玩了。
开始的时候我打算一个人走,而且最想去的地方还是北京。
可是上海飞北京实在太贵了,再说mouse今天飞太原了,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
后来想想要不去厦门,再后来又想青岛也不错啊,就是有点冷。
正犹豫的时候关键词过来了,他说啊,你一个人去啊,我说我又不是没一个人出去过。
 
其实我一直觉得一个人出行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当然旅途中会有不可避免的孤单,但是也会有很多预料不到的感受。
完全抛开了平常生活的环境,旅途中认识的人,也比较不容易设防。
不过后来我还是决定和关键词一起去青岛…
 
PS:我帮关键词取了一个英文名字,叫Jared,本来是叫Jason的被他否决了…
       so, Wish Jared and me a good trip~
Advertisements
Categories: My trip

Merry Christmas

December 25, 2007 1 comment
昨天中午正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stone突然打电话来了。
他这段时间被公司从新加坡派到Houston出差,赶上圣诞假期就飞回上海看老婆。
我们约在来福士前面见面。
他告诉我Capital Land是新加坡的,但是新加坡的来福士三个字不是这么写的。
 
好像他一直都是那样,没怎么变化。
他说他在美国长胖了,我觉得还好,貌似没胖多少。
发现他脚上穿了一双Timberland的hiking boots,我就笑说你看我的靴子,也是Timberland的。
接着他就告诉我美国东西有多便宜,我听了之后觉得上海物价也太高了吧…
很是后悔没让他给我带一个iPhone回来,不过这人也没告诉我他要回来…
他还跟我说他去Toyota Center看火箭比赛了,给我讲了一下love camera是怎么回事。
我大概没什么好讲的,我就跟他说我很习惯上海的生活,他说还是要出去看看。
 
stone过两天生日,魔羯座的男人,呵呵。
 
去年的圣诞是penny过来上海,今年是stone,不知道明年是谁耶。
 
晚上十一点的时候开邮箱,我的offer letter终于来了,泪奔啊。
不过随之到来的还有一封退稿信,我都不知道该兴奋还是沮丧了。
Categories: Echo

The Jolie-Pitt family

December 23, 2007 1 comment

one…so cute

two, three, four… how many kids do they have…

Categories: Entertainment

东京爱情故事

December 23, 2007 Leave a comment
刚才在bbs.ustc.edu.cn的web进版看到了这样一段话:
“如果你在东京,你也许会在东京的某个街头遇到赤名莉香,
  见到她,替我问声好,
  她曾经是我最爱的女人,就是那个左眼下有颗痣的女子。”
 
我左眼下也有颗痣耶,据说这叫泪痣。
安妮宝贝这样写,“眼角下的一颗泪痣,隐约闪烁着暧昧的情欲”。
我倒是不知道泪痣跟情欲是不是真的扯得上关系,
但是我总是会觉得它是被眼泪冲刷出来的,所以有泪痣的人感情会比较坎坷,比如赤名莉香。
当然这只是我自己的臆想罢了。
 
赤名莉香,她也曾经是我最爱的女人,那么勇敢,还有那么明亮的笑容。
Categories: Poison

24岁的尾巴

December 22, 2007 1 comment
我的24岁还剩下一个小时不到。
今天陆陆续续受到很多人的祝福,但是对我而言,依然是一个失望的生日。
没有生日蛋糕,没有吹蜡烛和许愿,也没有生日礼物。
 
最早是warri打电话过来,不过那是21号早上,他把时间搞错了。
21号的晚上妈妈让我打电话回家,问我生日是不是明天。
挂掉电话就收到弟弟的短信,后来我就去看电影了,《投名状》。
刚过零点mouse就给我发短信了,接下来是adar,不过那时在电影院信号被屏蔽了,出来才看到。
 
今天早上在睡梦中接到爸爸的短信。
过了一会warri又打电话过来,跟他鬼扯了一下。
后来又收到一些短信,渐渐地我也没有那么沮丧了。
我想过生日不能那么不开心,而且事情也没有那么糟糕。
 
嗯,我现在要一直休息到12点,然后开始通宵赶论文。
Categories: Memories

The first knockout round

December 22, 2007 Leave a comment
 
嗯,米兰 VS 阿森纳。
Categories: Randoms

哈哈哈

December 19, 2007 Leave a comment
Yang转过来的邮件,笑死我了。
 

前几天去看了投名状,发现其实讲的是四大的故事。

 

一开始讲李连杰是四大的一个manager,带人去做一个在舒城的IPO ,失败了,不好意思去见Par,就跑了。

 

李连杰跳到了一家local所做一个小项目,刘德华是经理,金城武是in-charge 。他们欺负刚去的人,就把最难做的几个section,包括长投啊,defer tax啊,还有新旧准则转换什么的,都扔给他,面对的客户也是最 tough的一个客户。但是李连杰三两下就把客户给搞定了,分的几个section很快也做完了,非常强悍。项目做完之后,刘德华和金城武都很器重他。

 

李连杰呆了一段时间,还是觉得local所钱太少,项目也不稳定,就跟刘和金商量,带着他们集体跳去四大,骗他们说,只要去了那儿,可以涨工资,实报 OT,按时home trip。李连杰带着刘和金及手下一群staff回到以前的公司,去找 par,说"再给我几个做过的staff,我一定把舒城这个IPO做好"。这个项目有三个 par,商量了一下,说,"好,再给你几个人,但是dead line15天,而且没 OT"刘德华和金城武很生气,要走。李连杰说,"这样吧,我只用10天,剩下5 charge OT"。这一群新来的staff,天天通宵,真的只用10天把项目做完了。

 

几个Par很开心,决定让李连杰单独组建一个部门,还让他做department head 。刘德华和金城武按照公司policy,都被down grade了,分别做 B3B1Par然后给了李连杰一个很大的IPO 。李连杰给刘德华和手下的人说,我们一起熬三年,这三年,我们都没OT,没home trip,但项目做完之后,绝不会亏待大家。大伙决定跟着他干。

 

这中间,还发生了一件事。他们在做一个项目的时候,刘德华带来的那群staff里,有两个人放了飞机,被李连杰抓住了。李连杰把所有人叫到一起开会。刘德华很不理解,说"做项目,拿 OT,放飞机,这是规矩。"李连杰说"以前怎样我不管,从今天开始,只要是我的项目,就不能放飞机"。还说了一番大道理,什么professionalism啊,诚信啊什么的,然后把那两个 staff release了。刘德华和金城武当时还被感动了,很多年以后,才知道,这都是骗他们的,李连杰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保证coverage,都是为了他自己。

 

这样一年又一年,做完了一家又一家子公司,刘德华也升了manager。这时他们开始做最大的一个 site,在苏州。做了一年多还没做完。李连杰对coverage卡得越来越死,手底下的staff出来都 5年了,没有home trip,没有OT,连outlay 都一直拖着没报。大家的现金流都很紧张了,很不开心,不断有人交信。终于有一天,大家爆发了,聚在一起,要求批OT。一群人聚在军营外,大喊:"OT,批 OT,批OT"刘德华也站在了兄弟们一边,说,"我给你们批OT"李连杰不同意,说"不是我对兄弟们狠,实在是 charge rate太高,budget撑不住啊。"于是刘德华也交信要走,被李拦住了。僵持了很久,双方妥协, OT 6折,终于还是批了。但李的心里从此和刘有了一条深深的裂痕。

 

苏州终于做完了,然后去南京做consol,做得很快,项目终于结束了。手底下的 staff拿了钱,休了假,矛盾暂时平息了。

 

这时候也是一年的67月了,几个 par聚在一起开会,做QPR,给所有经理打JAF PAF,讨论升职的问题。对于南京这个项目,虽然成功了,收的钱也不少,但是coverage远远低于了40%, par们很不开心。他们对李连杰说,"公司准备在南京开一个分所,准备让你负责,去做那边的salary par,怎么样。"李连杰很开心,熬了这么多年,不容易啊,都说大陆人难升,终于还是熬出来了。

 

但这时,几个老头儿又阴阴的说了一句,"听说做这个IPO的时候,刘德华说要批 OT 就给手下人批OT,他一交信一个team的人都和他一起交信。你这个经理是怎么当的啊?到底你是这个项目的 engagement manager还是他刘德华是engagement manager啊!!!"

 

李连杰知道这几个老头儿对刘德华很不满了,如果不除掉他,自己可能就升不了par。在前途和兄弟情谊之间权痕了很久,他终于还是选择了前途,找了个机会把刘德华 counseling out了。

 

金城武这时候已经是项目的overall in-charge了,对此很伤心,很失望,终于也交信离开了。

 

但李连杰也没有成功,就在南京所开业的前夕,他终于还是被几个par给除掉了。

 

电影的最后,几个老头又坐在一起喝酒吃花生,谈起这个项目,说"李连杰做SM确实还是个人才,可惜,他不懂权术啊,想升 par,哪有这么容易哈哈哈哈。"所以还是他们老奸巨猾啊。

 

这部电影还贯穿了其他两条支线剧情,一条是另一个部门的department head陈奎,一直和李连杰明争暗斗,在 par们面前争宠。另一条是徐静蕾这个女staff,和刘德华以及李连杰之间的办公室恋情。

 

由此可见,本片的导演陈可辛,一定是一位前四大的staff,所以对公司的内幕才这么熟悉,对演员的表演拿捏得才这么到位。特别是大家聚众在一起要 OT的时候,群众演员们脸上的那种悲凉,无奈,心酸,还有疲惫,特写拉近,有个跑龙套的在振臂吼了两句之后声音越来越低,又开始轻轻的咳嗽,掏出纸巾吐痰发现却是一口鲜血,然后痛苦的轻抚自己胸口的伧凉神情,实在是让人感同身受。

 

看完这篇剧情介绍,还有兴趣的同事可以去电影院实地欣赏一下。

 

Categories: Randoms

Lust Caution

December 18, 2007 1 comment
 
 熬夜看完了《色戒》。
 
汤唯的脸始终让我感觉有些稚气,少妇的感觉欠缺了一些。
陈冲则反过来有点老气,大概还是知道她年龄的缘故。
王力宏太过生硬。
自始至终让人惊艳的还是只有梁朝伟——
他阴冷的眼神,不发一言的沉默还有动容时的眼泪。
 
至于被炒得沸沸扬扬的那三段床戏,我觉得大概删了这个电影也没法看了。
色,性之一也。人在面对自己本性的时候才是真实的状态。
在这样的时候,没有所谓的好人坏人,只有男人和女人。
爱情本就是电石火光之间的事情。
有了这些欢爱做铺垫,再加上一颗六克拉的钻戒,女人的情感就一下子涌出来了。
 
最后易先生逃跑的那一段倒是有点幻灭。
因为从头看到尾,没觉得易先生是个汉奸,顶多是一个身居高位的男人;
结果结尾处那么一逃,汉奸的惜命样顿时就出来了。
 
不管怎么样是一部值得看看的电影。
Categories: Movie in siwen's eyes

“在你成为回忆之前”

December 18, 2007 Leave a comment
这是小兹鲁blog的名字。
我好久没去看了,今天点开,发现更新了好多照片。
大概我觉得无论什么人,坚持去做一件事情都是值得赞赏的。
 
上次去衡山路的时候百般无聊,给他发过短信,
“老娘现在正在衡山路”。。
结果他半天不回,后来一天过完了,才跟我说,
“老子现在刚从衡山路回来”。。
 
还有一次我经过淮海路上新开的Maison Mode,又想起他,
跟他发短信,结果这小P孩跟我说他每天上学放学都会经过那里。
我再次无语。反正我一直没搞懂他上学的地方。
貌似是每天都可以经过淮海路和衡山路。
还有就是Yao Ming是他校友。
 
大概八月份的一天,我们一起去过徐家汇的天主教堂。
那天在下雨,教堂也不开门,我们看看就走了。
之后我再也没见过他。
 
是不是高中的小孩子都会比较忙?
Categories: Echo

又想到somebody

December 18, 2007 Leave a comment
又跟mouse扯了一会。
我跟她说我发现那个在EMC的人长得像somebody,
mouse说不是吧,那个somebody比EMC男帅多了。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一下子心就被抨了一下。
我就跟mouse说,我又想somebody了。
mouse说,你别yy了…
 
大概我这两天是被气疯了吧。
Categories: Pois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