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January, 2008

我想回家过年…

January 29, 2008 Leave a comment
中午吃饭的时候发现太阳出来了,积雪也开始融化。
可是不知道家里怎么样了。
现在到武汉的飞机火车全部停开了,老爸昨天在电话里说还有大雪。
我越来越害怕过年回不了家了。
 
关键词同学家在湖南,貌似灾情比湖北还严重。
Bless us.
Advertisements
Categories: Dailylife

Heath Ledger’s gone…

January 26, 2008 1 comment
 
他是我最喜欢的Hollywood的男明星之一。
早在Brokeback Mountain之前我就很fan他了,后来因为那座山他终于大红大紫。
1979年4月4日出生,29岁还不到呢,就这么走了。
 
是22号的事情。
那一天我在干嘛,好像一整天都是在公司培训。
不过根据时差,他死的时候我大概是在睡梦中吧。
 
今年的冬天特别冷,连上海都下大雪了。
Categories: People

My first week at SAP

January 25, 2008 3 comments
It’s been a long week.
 
There are 25 of us new comers. We are now set in one training class. Almost half of the class came from SJTU, and a quarter from FDU…On the first day, I did not feel very good about my future job. I was kind of in panic and began thinking of finding another job. I know it sounded ridiculous, but that was my true feeling. It lasted for a while. Luckily things were getting better from Tuesday. I realized that I should make my mind to settle here or leave, since it is my first job and I am already 24 years old. Finally I choose the former. I wanna be a person who love my job and enjoy my life.
 
People here are really nice. And also, it seems that all the senior colleagues have worked a long time here, usually more than 10 years. This brings me another shock. Maybe it is a German style- people stay in someplace very long and finally become very professional or high level. They do not leave, do not wander. They just stick to what they are doing.
 
Besides, almost everyone here can speak fluent English, and if their English is not quite good, maybe they can speak a third language like Japanese or German.
 
In the end, I wanna show up a little: I have a brand new laptop-THINKPAD T61. Now I have a HP and a former IBM~hoho
 
Categories: Beginning

Apologize

January 19, 2008 2 comments
 
这首歌是So you think you can dance第三季Danny和Anya跳Contemporary时的配乐。
这支舞也是整个season我最喜欢的一支,虽然Danny和其他女dancer有更精彩的配合。
不过让我很诧异的是Danny和Anya因为这支舞跌到了bottom 3——
我有点怀疑他是不是too good to American Audience了~
 
Really SENSATIONAL~ I hope more people are gonna like it.
 
Apologize         
                    by One Republic
 
lyrics:
I’m holding on your rope,
Got me ten feet off the ground
I’m hearin what you say but I just can’t make a sound
You tell me that you need me
Then you go and cut me down, but wait
You tell me that you’re sorry
Didn’t think I’d turn around, and say…

It’s too late to apologize, it’s too late
I said it’s too late to apologize, it’s too late

I’d take another chance, take a fall
Take a shot for you
And I need you like a heart needs a beat
But it’s nothin new
I loved you with a fire red-
Now it’s turning blue, and you say…
"Sorry" like the angel heaven let me think was you
But I’m afraid…

It’s too late to apologize, it’s too late
I said it’s too late to apologize, it’s too late

Bridge (guitar/piano)

It’s too late to apologize, it’s too late
I said it’s too late to apologize, it’s too late
It’s too late to apologize, yeah
I said it’s too late to apologize, yeah-
I’m holdin on your rope, got me ten feet off the ground…

 
Categories: Randoms

Danny Tidwell

January 14, 2008 3 comments

  

 
这几天在youtube上追着看完了所有他的舞蹈视频。
 
Danny Tidwell,美国选秀节目So you think you can dance第三季的亚军。
1984年出生(比我还小…),不知道生母出了什么问题,他在12岁时被白人家庭收养,潜心学舞。
去年So you think you can dance第二季的亚军Travis Wall是他弟弟(一起被收养的)。
他参加选秀之前已经成名,曾经是Madonna的首席御用dancer,现在也算美国身价最高的dancer之一。
不过也是因为他名气太大,比赛初期屡次被评委诟病,他的高高在上,他的傲慢,blahblah。
可能评委的话对观众也产生了影响,他进top 10之前一直磕磕碰碰,好几次都到了bottom three,差点出局。
不过好玩的是进了top 10之后一切峰回路转,美国观众似乎一夜之间接受了他,他也一直走到了finale。
虽然最后冠军给了Sabra Johnson,但是在很多观众心目中(特别是女性观众和gay观众),Danny is the best。
 
我也超级喜欢他啊。
修长的腿,略带羞涩的微笑,性感的肤色,安静的眼神,PERFECT!
不过随着我八卦的继续深入,噩耗马上就传来——
貌似是有确定的证据说明他是gay,他的弟弟Travis Wall也是gay…
 
我一直想不通,为什么现在是个帅哥他就是gay呢…而且通常还不是一般帅的那种…
Categories: People

我也讲一个吧,这个故事曾经让我哀伤了好久(ZZ from MITBBS)

January 13, 2008 1 comment
我也讲一个吧,这个故事曾经让我哀伤了好久。

是真事儿。

一个英国女诗人,叫Sylvia Plath,她写得最有名的诗集是the bell jar,现在还可以
在网上找到当年在电台她自己念诗集的录音。 五十年代在剑桥读书的时候认识了同样
才华横溢的诗人,Ted Hughes。这人恐怕很多人都知道,是英国现代有名的诗人。两个
人就爱上了,结婚了,生了两个孩子。绝配,天仙般的幸福日子。后来Ted婚外情,和
他们两个的一个诗人朋友的情人,Assia。Sylvia知道了,就等着,等他有一天回家来
,可是,总等不到他回家。1963年,她三十岁的一天早上,把家里一切都收拾好,给两
个孩子吃完早饭,又在床边给他们放好牛奶,然后关上他们的房门让他们不要出来。她
自己就走到楼下厨房里,关好门,把头探进煤气炉,打开煤气。。。

Sylvia死后,她的孩子被亲戚接走了。Ted和Assia般进了这个house。可惜,Assia的日
子很难过,因为Sylvia的死,朋友邻居都不给她好脸色看,她一个人,没什么朋友,后
来和Ted生了个女儿,叫Shura,连孩子也跟着遭别人的白眼,受人欺负。更糟糕的是,
Ted早就有其他同时搭上的女人,其中一个是个护士,根本没打算和Assia结婚。后来也
很少回家了,就在伦敦住着。Assia和当年的Sylvia一样,在同样的房子里,和孩子一
起等同样一个男人回家,却等不来。她终于也走了同样的路,在同一个厨房里用同样的
方式自杀。。。所不同的是,她带上了她四岁的女儿Shura。。。

Assia和Shura死后,Ted Hughes就和那个护士结婚了。后来一生还是个成功诗人,得了
无数名誉和奖像。他和Sylvia的两个孩子也并不很恨他的样子。1998年他患癌症死之前
,出版了一本收集了他为Sylvia写的88首诗的诗集,Birthday Letters,读的人无不为
其中的真情实感而感动。

Ted Hughes和Sylvia Plath生前死后都是负着盛名的诗人。Sylvia故事还在2003年被拍
成了电影,就叫Sylvia。。。可是,没有人再提到Assia,和可怜的Shura。那个可怜四岁的
小女孩儿,我没办法不想着她。一个朋友说Assia不应该把Shura带上,她没有权利替上
帝决定另外一个生命的去向。可我想,我明白Assia,她是太担心留Shura一个人在世上
,只有她在意她,她走了之后,没有她的保护,自从出生就被父亲冷落就被邻居朋友冷
眼欺负的shura的生活会是怎样。。。她是不舍得留下Shura一个在这世上无依无靠,才
带她一起走的吧。。。

可怜的Shura。那个可怜的四岁小女孩儿,我没办法不想着她。

 
 附图: Sylvia Plath & Ted Hughes

Categories: People

Argentine Tango

January 11, 2008 Leave a comment
 
Strongly recommended!
 
The male dancer, Danny, is sooooooooo hot~
Categories: Randoms

Struggling for my paper

January 11, 2008 1 comment
几乎所有的人都说硕士论文写个四五十页跟玩一样,可是为什么我就是憋不出来呢。
这两个星期几乎一直在熬夜,不过大多数的熬夜都被我浪费在其他事情上了。
想想时间真的是不多了,就越发觉得憋闷。
 
Keep, keep, keep on struggling.
 
Categories: Dailylife

密斯张三

January 9, 2008 6 comments

我很早之前就听说过她。
若干天以前熬夜写论文的间隙曾经在google上找寻所有关于她的信息。

本名马晓雁,科大少年班毕业,至今在bbs.ustc.edu.cn上还可以找到她发的帖子。
2004年进入Princeton攻读天体物理的硕士,研究方向是等离子体物理。
2006年9月拿到硕士学位,决定不继续攻读博士,在纽约找工作。
2007年农历新年附近在Princeton的寓所中自杀,年仅23岁。

我有仔细看过她的三个blog:
阁楼间烟花巷 http://zia.blogcn.com
I Flunked, but http://zhang3.blog.edu.cn
上演孟母三迁 http://misszhang3.yculblog.com
文字间闪烁的聪慧、敏锐和灵气让我折服,不明白这样的一个人为什么会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

她是如此地喜欢张爱玲,能随口说出一段又一段原文;
喜欢迈克,喜欢达明,喜欢林生,喜欢黄碧云,不喜欢朱天心姐妹;
她参加过很多电影字幕的翻译,上次看《香水》的时候就赫然出现了她的名字。
有人说一直以为她在美国攻读文科的博士,因为那些文字是那样精致而清丽。
当然,我一直觉得,“最高端的文艺青年是理科生。
经过科学思维训练的头脑,对美有着更不含糊,精确而偏执的爱好。”

Dear Santa
This year, I have been a idle drifter. I slugged and loitered;
I’m passive agressive and bitter;
I let ppl down and somehow I don’t really care.
Maybe I don’t deserve any presents, or love, or blank checks this xmas…
but would you forgive me?

这是她在blog上留下的最后的文字,下面这一段是她一个朋友的留言。

sweetie, I come here to see cuz I just recalled what you said about Santa, right here.
Will you forgive me, Santa? That line made me wanna cry hard.
It’s almost been a year but I’m still regretting if I’ve had talked to you
as much as now I talk to other ppl who know you or don’t know you, in vain.
I wish you are happy now. maybe this is a pathetic world. I’ve missed you.

Maybe this is a pathetic world,它甚至留不下你。

依然是觉得惋惜,即使是在知道她死讯后的大半年以后。
重读她的blog,依然是自惭形秽,无地自容,那样精细美好的文字。

“生命是一袭华美的袍,爬满了蚤子”。

Categories: People

我不想回来

January 2, 2008 1 comment

2007-12-30    出发前的晚上

12点的时候关键词同学要出去吃宵夜,结果吃的时候我们因为一些事情吵起来了。

后来两个人都很不开心地回宿舍,我和朝霞说话说到大概两点才睡觉。

 

2007-12-31    抵达后的第一天

早上五点半起床,坐机场大巴到浦东机场。

在大巴上继续和关键词同学争执,一边争一边想这到底是出去玩还是出去自虐啊。

上了飞机两个人都不说话,谁也不理谁,我都快憋气死了。

不过起飞后一会关键词同学就开始不舒服,于是我们很快又恢复了邦交…

 

大概十点半的时候从青岛流亭机场出来,上了大巴。

一路看到的都是光秃秃的山和树,还有一些荒地,没有什么绿色。

不过进了市区之后马上变得清爽起来,而且隐隐约约中已经可以看到海了。

终于到站,从大巴里面一下来,惊喜地发现隔一条马路,对面就是大海。

我拉着关键词同学横穿马路,一路狂奔,高兴得大喊大叫,一时间什么不快都忘记了。

                                  海边的房子

                                  这是天空,净蓝的

 

                        附近的道路,一眼望去看不到人

                                        海的侧岸

                                        海边的礁石

 

我们在沙滩后留了脚印之后就打车去了凯越青年旅舍。

貌似是不能男女同住四人间或者六人间,所以我们要了标间。

这是房间的样子,跟一般酒店差不多,我不是很满意,因为没有一点青年旅舍的感觉。

 

安顿下来就出去找东西吃。

路上看到很多破旧的小啤酒屋,很好玩的样子。

可能前一天睡太少了,吃完东西我们都觉得又累又困,就回到房间睡觉了…

 

睡醒发现天都黑了,我大吃一惊,后来才意识到是北方天黑得早。

我打听到市政厅前面可能有跨年的活动,而且那里靠近大海,于是我们就坐公车过去了。

       广场上的雕塑,不知道有什么寓意…

                   清冷的街道,四处都没有什么人

         两个鬼呀

北方的夜晚真的是冷,而且风很大,空气中都是很凛冽的味道。

我大概是冬天出生的缘故,对寒冷有着一些偏好,所以觉得还能忍受;

关键词同学就不行了,冻得鼻涕直流,走几步就得用一张纸巾。。

我们一直沿着大路走,发现都是空空如也,想来晚上也不会有什么活动了。

走着走着肚子饿了,就想找东西吃,可是一路走都黑黑的,什么都没有。

正准备放弃回去的时候看到远处有一片灯火通明,于是我们坚持着走了过去。

事实证明是有时候必须得多坚持一会,一过去就觉得豁然开朗,人生真美好。

我们进了一家看上去很好的饭店。

我噼里啪啦点了两个热菜,一个冷菜,一份点心,跟在上海一样。

可是北方的菜份量太足了,我们两个人合伙吃完了一个热菜,就已经饱了…

 

吃完身上就热乎了,于是又逛了一会再回去。

回到旅舍,我们去大厅玩了一下桌球。

我原本期待着可能大厅有人一起倒数过年的,结果也没有,就一个外国老头在上网。

后来有个男的进来让我给他拍照,我就照了一张,如图所示。

 

 

晚上12点的时候我和关键词同学互道了新年快乐之后,又开始吵架…

 

2008-1-1       明天就要走了

前一天吵得太晚了,结果睡到很晚…

                      关键词同学坐起来了还是醒不了…

 

一直磨蹭,吃完前一天打包回来的食物后已经是中午了。

我们一路走到海边,然后沿着滨海步行道一直走,我很想可以留在这里,不要回上海。

                                   下午四点

 

傍晚的时候走累了回旅舍,晚上九点再次出门,走到海边。

很安静,只是听得见潮汐的声音,我用相机录了一段。

关键词同学还突然冒出一句,你知道吗,潮汐是月亮的心跳…也被我录下来了。

想着明天就要走了,很是不舍得,想想上海逼仄的天空就觉得压抑。

我一直以为我不会轻易离开上海,不会很快就对上海心生厌倦,我喜欢它;

可是我信誓旦旦的喜欢好像很苍白,大概一感觉到自己被束缚了就想逃跑吧。

往回走的时候经过一个天主教堂,很大的十字架,感觉很圣严,连话都不敢说,也不敢拍照。

 

再次回到旅舍已经快十一点了。

在大厅又看到昨天那个老头,他冲我笑,于是我走上前去跟他搭讪。

这老头以前在美国空军服役,现在已经退休了,在旅舍一直住着,住了两个多月。

他喜欢中国的电影,最推崇的两个导演是张艺谋和王家卫,最fan的演员是巩俐和林青霞。

他几乎不看电视,但是他看CSI,也是Grissom的粉丝。

他去过中国的很多地方,所有的大城市,除了上海。

还有他非常非常喜欢吃饺子,因为他的中国老婆做的饺子很好吃所以他娶了她…

 

十二点的时候回房间,又开始和关键词同学争执…三点才睡觉…

 

2008-1-2       始终还是得回来

回来了。

心里有很强的抵触情绪,觉得难过。

Categories: My tr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