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April, 2008

我想把MSN拖出去剐了

April 29, 2008 5 comments
真是被MSN搞得火大。
 
上个星期正和阿龙讨论欧冠呢,MSN突然就给我丢了好几条消息。
我以为他不说话了,就没理他了;他以为我跑了,就不理我了。
后来互相指责对方MSN品低下…
 
还有殿堂某天被某人惹怒了,跟我说了一下,我敲了一堆安慰的话过去。
结果殿堂就不理我了,过了很久很久,才知道又是MSN的问题…
 
跟关键词聊天就更不用说了,说几句就不见人了,有两次差点为这个生气了。
说到底都是MSN惹的祸。
 
昨天正和mouse聊天,MSN突然歇菜了。
重新登录,不停地掉消息,害得mouse隔一段时间就得重新贴一遍聊天记录。
我呢,时刻担心掉消息,一旦她不说话我就知道完了,又丢了。
mouse跟我聊天多次,也知道MSN抽风,所以还耐性很好地跟我继续聊天,换我早不干了。
 
刚才还被小胖骂了,说我总是蹦上蹦下的,烦死了。
唉,难道我想啊,它总是自己突然歇菜,然后又自己重新登录,登进去了再重新歇菜…
简直就是一神经病啊,要拿条鞭子把它抽死!!!抽死了还要鞭尸!!!
 
——————————————————————————————
上周末终于拿到驾照了,不过论文还是没搞定。
周六熬夜熬到了第二天早上七点,今天把熬夜的结果再拿去给老板看,老板说还得改…
我仔细琢磨了一下老板的意见,发现三两天是搞不定的,也就是说我的五一没了…
Advertisements
Categories: Randoms

在占星版上看来的…

April 17, 2008 5 comments
近两年占星学上最重大的事件就是在北京时间2008.1.26 4:18:09,冥王星正式从射手座进入摩羯座;
从2008年到2024年,冥王星将驻守摩羯座长达17年。
 
 
在西洋占星学中,冥王星和天王星、海王星这三颗星曜同为时代之星;
它们在每一个星座停留的时间极长,对于一个时代──思潮、风尚、流行的形成具有潜在的影响力。
冥王星掌管生、死,带著强大的能量。它是绝地反扑;是一种剧烈的转变。
……
     
      冥王星最近一次在魔羯座是从一七六二年到一七七八年间。许多政治家的眼里统治到后
来变成了反叛与暴动。它赋予个人毅力、野心,组织管理能力的效率。

  摩羯座与政治、经济权力的结构、地位、野心及领导者有关。在冥王星位于摩羯座的期
间中,新的国家观念被提出来,最重要的事件,是公元一七七六年的美国独立宣言。此时期
诞生的民主国家体制,开始尝试着取代君主集权国家体制。

  当冥王星再度进入摩羯座的领域时,一个对全人类都有帮助的新国家体制将会出现,这
个新的体制,将以冥王星位在射手座的期间内所发展出来的新社会、宗教、法律、教育观点
为基础。

  冥王星位在摩羯座时,会有一批具有实践力的新生代在组织,商业界及政治界发展。这
一切发展是基于人类必须在自我期许、自我要求及能力所及的范围内,拥有发展自我潜能的
机会。……

 
很多人说接下来的十几年将是一个动荡的年代,整个人类社会也会遭受一些大的冲击,等等…
 
单单对于摩羯座来说呢,今年不仅冥王星到来,木星也进入摩羯,还有土星从狮子进入了处女。
对摩羯来说,土星是主星,进入同为土相星座的九宫处女,
强调要追求生命更高的层次,更高的教育,和更高的眼界、格局,预告下个大目标的来临…
 
最近事情很多,情绪最差的时候觉得有点濒临崩溃。
可是同时我又隐隐约约地觉得过了这一段,也许一切都会好起来。
说不清楚,这几天真的是内外交患,防得了君子防不了小人——
不过我刚才看看占星的人说,今年暗害摩羯的人都会倒大霉的…
敢在冥王星入驻摩羯座的时候动摩羯座的人,基本上是脑子进浆糊了…
 
不管怎么样,我还是希望我能平安度过这一段。
论文,老板,研究生部,感情,朋友,工作,家人——
感觉就是一时间所有的事情都到来,跟高考前那一段有点像。
不过我不希望我重蹈旧辙,好不容易才站起来,我不能又倒下。
Categories: Astrology

我不写检查好多年

April 14, 2008 10 comments
印象中只有过唯一的一次。
我从家里面翻箱倒柜找出一叠粮票,带到学校每个小朋友发一张,很骄傲的样子。
放学之后被我爸发现了,大发雷霆,打了几下,然后是跪搓衣板,一边跪一边写检讨。
我就记得我一边哭一边不肯写,没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
我妈在一边劝我爸,不过他也跟我犟上了,说不写就不准起来。
最后还是我投降了,等我再大一点,我爸的威逼我也没有屈服过了。
 
这次居然要写检查,还是要“深刻的思想检查”,我真是有够倒霉的。
 
————————————————————————————
上周六跑到萤七去喝酒了,借酒消愁,嗯,人生第二次喝酒。
 
IMG_0924
 
这杯酒叫“摩羯”,我一看到名字就点了,是甜的,很好喝。
 
IMG_0926
 
桌上的蜡烛。
 
IMG_0922
 
这张照片很失败,都看不到惜惜的人,只看得见桌上他那杯“长岛冰茶”…
Categories: Dailylife

四月未央

April 12, 2008 7 comments

明天是最后一次学车,下个星期大路考如果顺利就拿驾照了。
本来以为接下来的日子可以稍微松一口气,至少周末是可以保证的;
哪知道倒霉的事情一件接着一件来,有点猝不及防。
 
首先还是身体,始终不见好转,不舒服久了心情也烦躁了。
接着就是有人去研究生部摆了我一道,告诉他们我在外面已经实习很久了。
研究生部大为光火,让我先写一个深刻的思想检查,接下来的事情再说。
现在我的小命捏在他们手上,如果他们不肯放过我,我会死得很惨。
然后是我老板,研究生部也给我老板施压了。
于是我老板说这么一折腾,按你目前的论文肯定是不能毕业了,你继续改吧。
这对我来说是最有压力的一件事情,因为我实在想毕业,我觉得我不能再呆在这里了。
最后一件倒霉的事情不说也罢。
 
想想就觉得事情很多,压力很大,不知道从何做起,唉。怎么办啊?
 
——————————————————————————————–
下面是几张Ferragamo展的照片,在上海当代艺术馆,人民公园7号门附近。
没有时间一一解释了,一大堆的事情等着我呢…
 
IMG_0899 
  
IMG_0905
 
IMG_0906
 
IMG_0913
 
IMG_0908
 
IMG_0915
 
IMG_0914
 
IMG_0918
 
Categories: Dailylife

多灾多难的奥运圣火

April 8, 2008 5 comments
没有想到ZD分子的势力那么强大。
 
2008奥运圣火在最近的几天先后经过了英国和法国两站。
在伦敦发生的事情就已经让人气愤不已了。
英国政府对于藏独分子的偏袒和少数英国人黑白不分的助乱使圣火的传递困难重重。
好不容易到了巴黎,多灾多难的圣火传递却遭受到更为严重的骚乱阻拦,变得更加艰难。
 
下面这一篇帖子转自MITBBS。
 ———————————————————————————
回到家,感到疲倦。不仅是体力上的,还有精神上的。但是,我不想休息,我想把我的
感受告诉大家。希望今天没去参加游行的人能够理解我们这些今天亲生经历了火炬传递
仪式的华人的心情。

首先,我想告诉大家,我为我们中国人的团结感到骄傲,早上十点到达铁塔的时候,已
经有无数的中国学生到场,看到这些自发而来的人,第一个感受就是中国不会妥协,因
为我们的精神是团结的,无论是早期来法的还是后来的80后, 今天我们都走到了街上
,我们的国家而战斗。我们没有像那些ZD份子一样有资金来源组织活动,我们也没有背
后的操纵者规划行动,我们都是自发而来的学生,但是我们的愤怒和热情是发自内心的
。我想这也是让那些ZD 分子所没料到的。

同时,我也没料到有那么多的法国人加入到 ZD 份子的行列去,回看已经结束的英国和
其他国家的反对中国的行列,简直是大大不如法国人这份‘热情’啊。尽管我们中国学
生已经够多了,但是还是不如他们人多啊。看着他们义愤填膺的大骂中国屠杀和控制西
藏的时候,我在想这些人有多少真正的去过中国,有多少人真正的了解一点中国??当
一位法国老太太指着我们骂杀手的时候,我质问她可知道这次是ZD 份子现烧杀抢掠汉
人的。她回答我说那是共产党的宣传。这时候我的感受就是媒体这个工具真是可怕啊,
西方人说共产党用媒体给我们洗了脑,可是从现在发生的事情看来,难道西方和法国的
媒体就没有把这些法国人的脑给洗了吗?? 当他们指着一个个中国学生说杀手的时候
,他们没觉得这件事情已经变了味道了吗??当那些法国人指着所有人的面骂我们这些
游行的中国人滚回中国去的时候,他们难道就忘了他们今天走到大街上叫嚷的不就是平
等和自由吗???看着他们一张张变形的嘴脸,我看到的是一个高傲的法帝国主义的嘴
脸,那阵势是在告诉你,自由和平等是对我们这些法国人而言的,你们不同意,不按我
们的规则而来,那就滚回你们的国家吧!

可怜的学生和华人们,我们在那里叫破了嗓子,没有一个外媒体对我们进行采访,没有
一个电视台来问我们这些中国人我们的感受,我看到TF1 的记者就视我们而不见,只是
采访在我们旁边的外国人,问他们问题,如果回答者没有说对中国不利的评论他们就很
快结束,如果有反对者他们就刨根问底,一付不找到‘满意’答覆补罢休的样子。

如果说之前我还对法国的媒体和自由平等的口号还没有完全失望的话,那么,今天的亲
生经历让我对他们彻底的不再信任了。是他们给与了我对媒体公正客观的概念,是他们
告诉了我们无数的中国人平等自由的概念。 但是也是今天,他们让我彻底的理解了西
方世界所谓的平等自由 是怎样一个标准的平等自由。那是建立在他们所需的和他们所
认同的标准之下的。这些个闪闪发光的美丽词汇的破灭对我造成的伤害之大连我自己都
没料到。回到家里的路上我看着这个我曾经喜爱和留念的城市,我觉得它离我很远,尽
管我就在其中,但是我觉得我是局外人,因为他们从来就没有真正接纳过我,将来也不
会。就像那个法国老头骂的,如果你不高兴我们对抗中国,那么你就回到中国去。是的
,我该回去了,没什么留念的啦,只有自己的国家真正的强大了,你才会得到他们的尊
重。没必要在这里上税养这些不去上班而来这里反对你的人了。

… … …
———————————————————————————
 
远在国内的我们不知道能做些什么。
下一站圣火将要到达旧金山,毫无疑问最为严峻的考验即将到来。
美国政府向来是不惮以最为支持的态度助长那些反动分子的气焰的——
而可恶的ZD分子在其纵容下将ZD大旗都挂上了金门大桥,真是太嚣张了!!
 
我是中国人。
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会无条件地支持我的祖国。
Categories: News and politics

萤七

April 7, 2008 5 comments
萤七是一家餐厅,台湾人间餐厅系列中的老七。
清明节那天请小兹鲁同学吃午饭,他点名要去萤七,于是我在网上做了做功课。
 
人间餐厅之前只在台北和上海有分店——
老大,老三,老四和老五在台北;老二,老六和老七在上海。
下面是分店的地址和电话(老二和老七是隔壁):
 
竹一:台北安和路二段68号 Tel:886-2-27025588
无二:上海静安区巨鹿路803号  Tel:86-21-54045252
砚三:台北敦化南路一段211号 Tel:886-2-25772727
泷四:台北建国北路一段80号地下一层 Tel:886-2-25017000
泉五:台北安和路二段191号地下一层  Tel:886-2-27352288
穹六:上海徐汇区岳阳路150号  Tel:86-21-64660505
萤七:上海静安区巨鹿路805号  Tel:86-21-54040707
 
现在北京也有了,按辈分只能排到小八了,名为玄八,在朝阳区。
 
因为提前做了一点功课,所以我还算是知道萤七的门不是那么好进的。
我和小兹鲁打车到了巨鹿路805号的时候,没有看到任何餐厅的号牌,只看见一个黑乎乎的大洞…
走进去才看见两侧都是大铁门,正前方则是九个小洞,后来才知道分别代表1~9,是用来按密码的。
小兹鲁同学极具挑战精神,用手在九个小洞里面乱伸一气,门当然是不会开的。
无奈之下我们只能打电话给里面的前台,要到密码之后门才缓缓打开了(后来知道这个密码每天都会变的…)
 
进去之后发现别有一番洞天。
到处都是白色的沙发和软椅,很干净的感觉,窗户边还有一排竹子。
天花板很高,水泥混合着黑色的架子,还有一些小灯。
再里面一点是很长的吧台,真的是很长,材料大概是有机玻璃,灯光下有魅惑的感觉。
 
吃饭的地方是在天台,要爬上很多级阶梯。
菜单还算别致,不过比起餐厅的整个设计就没有什么特别值得称道的地方了。
桌上摆放的骨碟都印有各种各样的字谜,一般是猜一个成语。
小兹鲁同学极为强大,看到那些字谜就吧唧吧唧说开了,我只有看着他发呆的份…
菜色一般,可能是我胃口不好,反正不觉得很好吃,价钱也不算贵。
 
吃完饭我们就从天台下去休息,歪倒在沙发上,侍者们为我们端来免费的红茶和咖啡。
这个时候陆陆续续来了一些人,比较多的是日本主妇带着两三个小孩过来吃饭或者喝东西。
我觉得很困,过了一会就拖着小兹鲁同学走了,其实心里还想多呆一会的。
 
回到学校才想起萤七最负盛名的洗手间我们没有去…据说有很多玄机…只能下次了…
本来我是觉得有一点对不起小兹鲁同学的,因为我那么早就撤了——
结果后来他跟我说晚上他又赶场去了穹六…还去了穹六的洗手间…我的内疚便消失掉了。
 
嗯,我想如果下次再过去就定晚上的座位,那个有机玻璃的吧台实在是很fascinating。
Categories: Food and drink

陪君醉笑三万场,不诉离殇

April 2, 2008 8 comments
我就是觉得厌倦了。
 
开始的时候我想这是我的感情,它来之不易,我要珍惜。
可是我始终得不到我想要的回应,是他太自私还是我太贪婪,再争执下去也没什么意义。
我丧失了安全感,整天提心吊胆地生活,觉得很辛苦。
神经这样一直紧绷着,时间长了,突然就有那么一个时候,它们绷断了;
然后我觉得兴味索然,回头看看,全然不知这一路走来到底是为了什么。
我很失望,这不是我要的感情。
 
我怀念以前一个人的日子。
虽然有的时候会很孤单,但是至少我的生活是自己可以掌控的。
现在,感情上被束缚,喜怒哀乐被他所左右,而同时还得不到什么肯定。
我不想再这样下去了。
 
陪君醉笑三万场,不诉离殇。
早上在地铁上挤得晕头转向的时候突然想到了这句词。
好像跟我这段失败的感情也没什么关系,没什么关系。
Categories: Pois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