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June, 2008

弟弟的高考分数

June 25, 2008 14 comments
理科,593分。
 
不知道是应该感到欣慰还是失望。
欣慰的是之前他差点就考不了了,现在居然有了个这样的结果。
失望的是这个分数我没法满意…我对他的期望远不止于此…
 
还有这个小孩想读汽车工程。
本来我打算他考得好,就来同济,但是这个分数不太可能…
所以现在有点头疼,不知道该让他填报哪里的学校。
 
刚刚给他打电话,他说北京理工也有这个专业,问我分数会不会不够。
我说我也不知道…除了我熟悉的那几所大学,其他的我真的不知道…
 
 
我需要你们的帮助。
湖北,男生,理科,593分,想要读汽车工程专业,
大概可以填报哪些学校?  SOS…
(据说一本线会是530左右)
Categories: Dailylife

我想要赚很多很多的钱

June 18, 2008 3 comments
自从搬出来住之后发现自己赚的钱真是少得可怜。
生活太现实,什么东西都得花钱,否则耗损的就是心情和生活质量。
我一向是个很随性的人,花起钱来从来不考虑浪费与否。
以前很穷的时候也会经常有大笔无谓的开销,现在就更不用说了。
 
一般人家说要开源节流,节流对我来说不太现实,所以我得好好考虑怎么开源。
Categories: Dailylife

散场

June 16, 2008 5 comments
上星期三我们几个人一起吃宵夜帮阿龙饯行。
期间雷人的事情和话语无数。
讨论到bobo婚事的时候,我不禁冒出一句:
婚纱一定要Vera Wang,钻戒一定要Tiffany…不然就不要了。
惹得阿龙实在忍不住了,狂批我一顿,至今我还委屈。
(我大概是美剧看多了,所以深受其害。
   今天无意中翻了翻Sex and The City电影版的剧照,
   看到那件Vivienne Westwood的婚纱,突然觉得也不一定要Vera Wang嘛..
   Vivienne Westwood的衣服总是很cool,连婚纱都是punk的感觉…)
 
 
星期四阿龙离开上海。
在站台上告完别,他就走了,我们也回去了。
回去的路上惜惜收到阿龙的短信,很有感触,饱含深情地回了一条。
结果后来他发现原来阿龙是群发的…极度不爽…现在说起阿龙还不爽…
 
另外就是我们的adar同学一直消失不见踪影。
送完阿龙,惜惜按捺不住心中的怒火,再次打电话给他。
结果他说他喝多了,等着我们去解救他..
后来发生的事情出于对adar同学的形象考虑就不说了..惜惜那里有存照..
 
 
星期五adar走,还下雨了。
据惜惜说adar实验室的人全出来送他了,浩浩荡荡,极为壮观。
我是直接到火车站的,所以无缘目睹盛况。
送adar没有送阿龙那么伤感,大概是因为adar还没上车就说:
我下个星期说不定就出差来上海了…
 
 
星期六我们请了阿姨打扫租的房子。
那个房子放了快两个星期,以每天一百大洋的速度在烧钱。
去了家居市场,想买张床垫。
一开始不小心进了HOBA,深受打击,发现自己一个月的工资买不起半张床垫,还是最便宜的那种。
 
 
星期天我们正式入住,世纪公园旁边的新家。
荣荣帮我们搬家,搬完他觉得很失落。
我们安慰他说不要紧你可以过来住啊,不过现在小胖住客厅,你过来就住厕所了…
 
 
总之就是散场了。
我们在一起的三年。
Categories: Dailylife

“自我意识”

June 10, 2008 2 comments
 
自我意识过于强烈的男人,多数会把这种能量转化为事业的动力;而自我意识过于强烈的女人,通常只有将这种能量消耗在内在的自我挣扎上
 
这种状况,在女权主义盛行的今天,依旧没有得到太大的改观。百年之前,Virginia将能量转换了惊世骇俗的文字作品仍有大量剩余,所以她不可避免的走向了自我毁灭。而如今,这种能量稍微强烈一些的人们,比如我们,通常只会在烦琐生活的间隙里默默忍受。在读完这本书的整个过程中,我亦经历了自己的数次breakdown。有此经历的人会明白我在说什么。这是一种熟悉的,挥之不去的阴影。在来临之前,你会习惯于安慰自己视而不见;而在到来之时,你清醒的,隔着玻璃看自己熟悉的轮回,第一步的崩溃到最后一步的回复正常,你与之相惜,却又憎恶这样的痛苦和折磨,但你无能为力,亦无法抱怨,皆因一切都出于无因,或者出于无法诉说的原因。与自己的交战总是打平,从来没有输赢,永远继续下去
 
 
 
读后感:与关键词的交战输了。和我自己的交战,仍然还在继续。
Categories: Books

2008年6月10日

June 10, 2008 3 comments
昨天中午回的上海。
没有带弟弟过来,因为我还需要解决一件事情,和关键词的。
 
上飞机之前他给我打电话,没接,心里满是怨气。
到了上海,开机后他又打电话,说他在机场出口处等我。
浦东机场的2号航站楼真TM大,以我的走路速度居然也走了快二十分钟。
出来之后关键词就站在那里,他拿过我的包,然后我一言不发地就继续往前走。
到大巴上我也还是不想说话,觉得心里的气没有地方发泄。
 
我们去了世纪公园,新租的房子在那里。开始吵架。
他说他需要掌控我,在意见不一致的时候需要我听他的话,我说这绝对不可能。
吵了半天我说我走了,一个人冲下楼,外面下很大雨,我哭了一会,只能重新上楼。
回去之后他铺好床,想抱我上床让我休息一会,我推开他。继续吵架。
两个人僵持了很久,谁也不肯让步;我继续哭,他也狠心地不管我。
这一次他出奇地强硬,可能这确实是他最在乎的事情,也可能他知道这次退让了以后都翻不了身了。
我也死活不肯松口。我觉得我没有办法做出承诺,我从来没有接受过任何人的掌控,任何人。
 
于是我只能再次离开,他让我带伞,我没要,然后他就让我走了,没有挽留。
我很伤心,心里想着如果你留住我我就低头,我会试图低头,可是他没有。
我一边哭一边走到地铁站,没有勇气买票进去,我知道我如果回学校了我们就彻底完了。
突然就软了下来,坐在地上,给他打电话。那个时候我知道我要输了。
电话打了两个多小时,期间有几个好心人走过来问我有没有事。
 
我想他知道我没走,还哭着给他打电话,其实是已经服软了。
可是他还是不依不饶,他一定要我答应他,我也还是说不出口,一直做无谓的抗争。
抗争到后来他说我今天会一直在家里等你,你要是答应我你就回来。
我说那今天我就一直坐在地铁站,你要是还想跟我在一起你就来找我。
他说我可以去找你,背你回来抱你回来都行,但是你得先答应我。
 
又对抗了半天。
不知道我们这样的两个人怎么会在一起。
我也没想过他会突然变得这么强硬,可能他觉得想要压住我,只能比我更强吧。
 
到最后我也不记得我说了什么了。
大概是我终于放弃了抵抗,说出了我答应你这几个字还是怎么样,我真的不记得了。
他终于满意了,到地铁站来接我回去。
他抱住我,说我以后会对你好,不会让你受到伤害,我们要好好过日子。
我没说话,心里想其实你已经让我受到伤害了,而这些伤害是没有办法消除的。
 
这场战争以我的完败而结束。
我输的很不甘心,因为以后都不会再有这样的争吵了,而且我也已经把自己交付了出去。
我甚至会想在某些环节如果我是另外一种表现,说的是另外一些话,会不会结果就不一样了。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离不开这个男人。
有很多时候真的想放手,可是始终放不掉,即使他说出很多不堪忍受的话。
难道人越大,就变得越贱了么?
 
今天早上在地铁上跟弟弟打了个电话。
跟他说等过几天我这边房子收拾好了就可以过来了,我还想让爸妈也一起过来玩一玩。
在家的时候弟弟跟我说他想马上就出来散心,我也很担心他继续憋在家状况会更不好。
不过我还是没有昨天就带他过来,我想在他们来之前把我自己的事情解决掉。
 
现在,算是有个结果了吧。
我会不会真正心甘情愿地受他掌控,我也不知道。
Categories: Poison

毕业答辩

June 2, 2008 4 comments
终于结束了。
有点后悔自己的随意。
无论是ppt的准备,还是今天的穿着,都太随便了。
 
说致谢的时候还是很有感触的。
太多的人需要感谢,都有点说不过来。
我有点可以理解为什么那些颁奖礼上的获奖感言永远都是无止境的谢谢了。
———————————————————————————
 
最近家里不停有电话来。
大概是弟弟临近高考,情绪不稳定。
爸妈很担心,总是让我打电话给他。
我倒是每天都打回去,可是往往都相对无言。
在这件事情上我自己就是一个loser,我不知道要怎么去开导他。
我也很担心他,我不愿意他也跟我一样,过了这一段就开始无止境的悔恨。
 
我现在总是觉得我可以给他经济上的支持,他可以不用有那么大压力。
可是他真正需要的东西我还是给不了他…我觉得很愧疚…
———————————————————————————-
 
还有身体还是不好,伤口依然在大量出血。
连绵不断的血,让心情也像阴天一样,总也晴不起来。
Categories: Dailyli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