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August, 2008

Avenida da Liberdade

August 24, 2008 11 comments
Avenida da Liberdade 的意思是自由大道,里斯本市中心的商业街。
今天下午我沿着长长的自由大道走了一个来回,走走停停,一晃就是四个小时。
自由大道最北端是著名的爱德华七世公园,我在里斯本的旅程基本上是从这里开始。
 
大概中午12点到酒店,check in之后就背着包跑出来了。
酒店门口是一个很大的shopping mall,穿过shopping mall就到海边了,还有以前世博会的展馆。
我现在变得极其极其不喜欢逛街,看到shopping mall第一反应就是敬而远之,觉得心烦。
shopping mall的对面就是地铁站,我大喜过望,直接跳进地铁,跑到了爱德华七世公园。
 
里斯本的地铁里面让人觉得很压抑,我觉得跟色调搭配有关系。
大红色的靠背衬上正紫色的坐垫,太过浓烈,视觉上很容易变得疲劳而烦躁。
不过好在地铁里面的人很少,疏疏落落的,那种压抑感不至于把人逼迫得太紧。
 
我很喜欢里斯本街头的女人,大多都是小麦肤色甚至更深的颜色,身材很好。
她们穿很鲜艳的裙子,戴五颜六色的首饰,走起路来摇曳生姿。
在德国看到的女人都是中性而坚硬的,跟这里的女人是截然不同的两种味道。
 
有一次去找厕所,从厕所出来兜兜转转就到了一个展览馆,在展出里斯本的发展历史。
售票员跟我说星期天是免费的,我就走进去了,展板做得很精致,很多地方都有用心的设计。
以前在上海美术馆看展览,再郑重其事宣传的,我觉得水平也未必有这个高。
 
走在自由大道上,就在想自己能不能变得真正自由,把生活的束缚减到最低程度。
后来走累了,就找地铁站,打算回酒店;这次不仅是地铁,就连地铁站,也建得庞大而阴沉。
 
晚上出去吃了个饭,找了一家海边的餐厅。
waiter很是殷勤,因为人少,所以他就经常过来,跟我说话。
他夸我漂亮,还说了一句You are very, very, very beautiful,用了三个very。
我受宠若惊,二十多年了还没人这么说过我呢,甚至一个very都没有的也没人说过。
于是买单的时候我很慷慨地算给他不少小费,虽然明知道他是在假意奉承。
结果他没要小费,却跟我说明天哪里哪里有个party,问我去不去,我愣了一下拒绝了。
 
回来的路上又看到很多美女,在夜色的映照下更是明媚动人。
Advertisements
Categories: My trip

胃疼

August 20, 2008 2 comments
不知道是不是被撑的..
 
昨天中午吃了很大一块鱼,一个很大的跟春卷一样的东西,然后还有一碗薯条和一个蛋糕。
吃就是跟往常一样很快地吃,吃完了也好像没觉得饱,但是肚子已经鼓鼓的了。
到了下午就开始很不舒服,一直犯困,脑袋感觉转不动了。
五点钟的时候收到邮件,说我必须take care一个同事的问题,我都傻了。
那个时候我觉得我能清醒地坚持到下班已经不错了。
 
再接着胃就开始疼了,去拿车的时候我晕乎乎的,一直祈祷开车能顺利点。
搞笑的是我这次居然没熄火,但是碰上别的状况了..所以还是折腾了半天..
回到家里我什么也没做,强撑着洗漱了一下就倒在床上了。
可是我的胃一直疼一直疼,10:28分的时候我看了一下表,那个时候疼得最厉害。
凌晨两三点的时候疼痛慢慢开始缓和,我在想是不是食物慢慢被消化了..
迷迷糊糊睡到早上就过来上班了,什么也不敢吃。
 
现在又开始隐隐地疼,希望今天晚上不要再像昨天那样了。
 
PS: 这个星期天去里斯本,下星期五回来。
      我自己在google earth上看了看,打算星期天的下午把城区逛一逛。
      还有我决定以后每天都要早起,我喜欢早上出去走路。
Categories: Dailylife

突然很想有人帮我拍照..

August 18, 2008 1 comment
一直都很不喜欢照相,无论是个人还是合影。
除了跟很熟的人在一起,我都是很抗拒照相的,顶多拍拍风景。
本科时候的毕业照就没去,研究生时候的毕业照也差点没照成。
 
昨天去了德法边境的一个小村庄。
很安静,是那种连咳嗽一声都怕惊动别人的安静。
很漂亮,有各种各样的花草树木,远处还有葡萄园和玉米地。
我们停车的地方还有一个画一般的小教堂,教堂外的一棵大树高得差点遮住了十字架。
 
突然我就变得很想拍照了,我想在这个地方留下我的身影。
不过大家都是拿着自己的相机在拍风景,我也就没有开口。
回来翻翻我的相册,发现有我的照片真的是很少的。
iPhone里面有一张是惜惜拿着玩的时候帮我拍的,我很喜欢,用来做头像了。
 
我现在想要多拍一点照片了..想要多留下一点走过的痕迹..嗯。
Categories: My trip

Shawn Johnson

August 15, 2008 5 comments
我巨fan这个小姑娘,可惜今天的女子体操全能她输给了Liukin,只拿了银牌。
她长得好可爱,甜甜的笑容让人觉得生活灿烂而美好。

美女啊美女

 

和Liukin一起

 

…这个就不说了…

Categories: People

彩虹

August 12, 2008 2 comments
今天是来德国的第三天。
 
下班后Kingston和Michael带着我和Joyce直奔阿达(又一个阿达..)家。
后来Alan、Joe还有Mandy也过来了,我们大家一起聚餐。
阿达和Kingston做了牛排,鸡翅,水煮肉,番茄炒蛋,大白菜肉片还有白菜汤..
我很喜欢那个汤,因为摆在我面前,所以几乎大半都是被我喝掉了..
 
吃完饭我们正坐着聊天,突然发现天放晴了,还出现了彩虹。
刚开始是一道,后来变成两道,把天空衬托得更加明净。
 
IMG_0024
 
一道彩虹

IMG_0028

两道彩虹

IMG_0029

 
左起:阿达,Michael,Joe;被Joe遮住的是Alan,远处是Joyce。
         可惜没拍下Kingston和Mandy..

Categories: Dailylife

我要走了

August 9, 2008 7 comments
昨天一大早跑到公司去拿电脑,碰到老板跟老板说我撑不住了,请一天假。
老板同意了,还说德国也有医院,你在那边要是不舒服了,就怎么怎么办。
我很感激地拎着硕大一个笔记本脚步不稳地下楼了。
 
接着就是在医院耗了一上午。
伤口感染发炎,浑身发烫,血检淋巴细胞超标,开了一堆药,估计吃完不残也废了。
下午在家昏睡,昏睡完收拾行李,收拾完发现自己的家当差不多也就这些,都可以搬家了。
我的东西真是少啊,每次迁徙都会丢掉很多过往留下的东西,丢的时候甚至一点感觉都没有。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开始变得这么冷漠而没有留恋。
 
晚上看奥运会开幕式,到现在一点印象都没有了,可能最近麻药打多了,变笨了..
中间爸爸妈妈和弟弟在家里合起来给我打了一个电话,打了很长时间。
看完开幕式mouse发个短信过来,她在新疆的一个青年旅舍,说喀什戒严了,进不去。
后来我就跟惜惜在沙发上聊天,一直聊到早上五点..
惜惜说上次像这样聊天还有阿龙和关键词在,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人了..
最后我就不停地跟惜惜说,我要走了,我要走了..
其实我也只是去三个月而已,不知道为什么好像这是件很大的事情..
可能最近发生的波折太多了,我有点不胜负荷,而且总觉得这一走,回来也许就物是人非了。
 
今天老哥先给我打了个电话,就是在走之前跟我聊几句,他现在在北京。
中午出门去季风买了几本书和杂志,想带到飞机上看。
惜惜一直嚷着要看杜拉斯的《情人》,我也就买了杜拉斯的其他两本小说。
实在是没什么书好买,很多书印得花花绿绿的,一看就丧失了阅读感。
杜拉斯的书以前在图书馆都看过,不过那些没看过的我实在也没兴趣买,所以还是买了她的。
 
下午朝霞过来了,给我买了好时的巧克力,顺便送送我。
晚上桶桶请吃饭,被我敲诈的,说我要走了,他得请我吃饭。
吃晚饭他和小胖回家了,说明天一早再来送我..我面子真大..
bobo同学明天六点五十的火车回上海,然后再送我去机场..
阿龙昨天晚上给我打了个电话,今天晚上又打了一个,让我自己保重..
adar刚刚也打了个电话,跟我吹嘘说他最近长到110斤了..
还有penny也跟我说了一会话,她不久也要去美国转转了。
 
好吧,我就是控制不住xb一下..
总之我要走了,我希望我可以慢慢恢复过来。
现在爬个楼梯都气喘,我很害怕这样子的我。GOD BLESS ME。
Categories: My trip

蠢蠢欲动

August 7, 2008 1 comment
mouse明天出发去南疆,在blog上贴了详细的行程,看得我心也痒痒的。
仔细想想,过去的这一年几乎过着足不出户的生活,难怪我现在这么霉气了。
 
差不多研三生活的轨迹是:
暑假实习,开始吵架;
担心毕业,继续吵架;
拿到offer,过年吵架;
开始工作,还是吵架;
论文论文论文,吵架吵架吵架;
生病,手术,吵架;
搬家,吵架;
再生病,再手术,再吵架;
现在,我要走了,分手。
 
其实我还是有很多精力的,就是都耗损在吵架和生病上了,害得我这一年简直是空白的。
当然去年年底的时候去了一次青岛,不过那几天也在吵架,那么漂亮的海景全浪费了。
我突然很想再自己出去走一趟,就像上次一个人背包去西安一样。
那个时候可以一个人半夜爬华山,中间很长一段路看不到人,现在我甚至晚上一个人睡觉都不敢。
生活真是太可怕了,潜移默化中我居然就变成我自己都不认识的模样了。
 
不过这个周日我就要飞了,也没时间让我一个人跑出去玩了。
好在这种沉闷的生活也要结束了,我这种人就是应该一个人四处折腾,这样我才会有活力。
Categories: Dailylife

2008年8月6日

August 6, 2008 1 comment
MD。
还有完没完了。
 
有谁在诅咒我么,真是生不如死。
Categories: Dailylife

2008年8月2日

August 3, 2008 3 comments
I am sorry, really sorry.
There was a moment I want to keep it down.
 
我还是很弱啊,碰到点事情就大惊小怪的,考试也过不了。
昨天从医院回来,心里一直很难受,晚上一直做梦。
刚才跟adar打电话,被adar说了一顿,想想觉得有点无地自容。
adar说你不要把什么都搞得乱七八糟的,我半天说不出话来。
 
发生的事情我无力改变,不过我会试着让以后的生活慢慢正常起来。
我要过得平静一点,再也闹腾不起了。
Categories: Dailylife

考试挂了..

August 1, 2008 2 comments
早上五点钟就起来,看了几个小时,结果还是挂了..
57分及格,我考了48分..真丢人..
 
刚才老板跟我说,Sylvia,就你一个人挂了..
………………………………………………….
BTW,明天早上去医院,BLESS MYSELF..
Categories: Dailyli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