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September, 2008

In my secret life

September 24, 2008 5 comments
Leonard Cohen 老头的一首歌。
 
I saw you this morning.
You were moving so fast.
Cant seem to loosen my grip
On the past.
And I miss you so much.
There’s no one in sight.
And we’re still making love
In my secret life.

I smile when I’m angry.
I cheat and I lie.
I do what I have to do
To get by.
But I know what is wrong,
And I know what is right.
And I’d die for the truth
In my secret life.
… …

 
从上周末开始过起了很宅的日子。
除了上班和跟熊猫一起做饭,剩余的时间就窝在家里,听歌看美剧聊天吃零食。
我的房间很小,没有长沙发可以蜷缩,所以我的全部活动都移到了床上。
 
不知道是无聊的时候需要有事情打发时间呢还是胃口越来越好,我几乎不停地在吃。
早饭午饭晚饭是肯定要的,还有下午会买Kit-Kat,晚上会吃薯片蜜饯饼干还有香蕉…
吃东西吃到有严重罪恶感了就去跟mouse哭诉,结果她吃得也多…还不停跟我交流心得…
我总是不禁想起在武汉的时候,有一天晚上我们从六点吃到了十一点;
两个人撑得摇摇摆摆都走不动了,结果回去的路上看到卖蒸糕的,又买了十个…
那个时候她很难过我很郁闷,于是拼了命的吃,食物的填充能带来暂时的麻痹。
 
除去吃就是在看美剧,可惜美剧出得太慢了,现在我已经没得看了。
接下来我打算重操旧业,开始看电影——我真是不看电影好多年了…
公司有个小屁孩叫肥嘟嘟左卫门,经常一天看一部电影然后在blog上写很长的影评。
我想想我大三大四的时候也几乎是一天一部,看太多了,差点得了消化不良。
读研的时候就一年看得比一年少了,看电影是件很消耗脑力的过程,我大概越来越老了,看不动了…
不过昨天晚上我还是上ftp研究了一下,准备找几部来消磨时光。
 
再接下来我就不知道干什么了。
我想学游泳,可是能教我游泳的人都要回国了。
我想看书,可是我带来的几本杜拉斯实在是太晦涩了,我看不懂。
我还想晚上开车出去兜风,可是我的眼神好像越来越差了。
So, I still have to figure a way out, in my secret life.
 
… …
I finally got my orders.
I’ll be marching through the morning,
Marching through the night,
Moving cross the borders
Of my secret life.

Looked through the paper.
Makes you want to cry.
Nobody cares if the people
Live or die.
And the dealer wants you thinking
That its either black or white.
Thank god its not that simple
In my secret life.

I bite my lip.
I buy what I’m told:
From the latest hit,
To the wisdom of old.
But Im always alone.
And my heart is like ice.
And its crowded and cold
In my secret life.

Categories: Dailylife

ZZ from mouse’s blog

September 21, 2008 1 comment

  Quote: I like it.

哥德堡(Gothenburg)日志(12)

 我认识的一瑞典人

“Twenty years ago, I hate life
  Now, I love it” 

这是那个瑞典人说的。

12岁开始组建乐队,玩摇滚,磕药,灌唱片,周游欧洲。
一直到20多岁结婚。
然后离婚。
5年前,在bar唱歌的时候,认识他现在的老婆,离开bar,不再玩摇滚,改写古典曲谱。

“ 你为什么结婚,你爱她麽?”
 " No。 。。。。maybe at that time."
 
“ 你不爱她,那为什么要结婚?”
 " I was enough then, I want to calm down"

他老婆是兽医。所以有好些年,他训练狗,碰到什么狗他都喜欢。
他现在的老婆,是5年前他在bar唱歌的时候认识的;他去她们家玩,看到很多狗的照片. "I know this dog!" 他吃了一惊。 原来,17、18年前,他们在公园相遇,他逗她的狗玩。后来,他们两都离婚了。又重逢了。也许,这就是缘分吧。

“ 你是怎么样又开始喜欢生活呢?”

他告诉我:那个时候,他离婚了。那段时间无所事事。有一天在bar,碰到好久没有见面的一朋友,让他去第二天去另一个bar玩,有几个很不错的人在唱歌。在盛情邀请之下,他去了。“这什么啊。。 唱这么烂。。” 他说。他朋友知道他搞过乐队,去跟老板说。老板说可以在他们的休息时间唱。“no,no。。”  他说,“ 我很久很久没有玩过音乐了,没有拿起guitar,没有唱歌,我已经忘了。” 然后他回家了。一个多星期以后,老板打来电话,乐队一个人病了,要找个人替,请他过去。没有办法,他说,那我去吧。然后,他又开始play guitar,唱歌。然后认识他现在的老婆。然后辞职,换古典。

 "I’m still crazy after all these years"

这是他最常唱的一句话。我们在bar聊天的时候,在外面,对着liseburg的一条街。他对每个走过的人搭讪,男女老少。其他人也是。他老婆在一边看着,"they are crazy, right? But they are really good guys"。 当我沉默的时候,他就会拍拍我,"Hey, you have to practice your Engligh, u have to learn swedish! …. In two minutes!"

他的家,有个单独的小屋,一面墙的玻璃,插花,两面墙的书和CD。屋里挂着各种各样的画,我最喜欢的是达利的一张。屋里什么地方都有音箱:他的小屋,客厅的电视机,厨房,卧室,还有浴室。窗台上种着满满的,各种颜色形状的花。两个角落还种着potato!还有高高的向日葵。 

Categories: Randoms

What if I lose my job?

September 19, 2008 4 comments
昨天中午惜惜跟我说他们公司开始裁员了。
昨天下午我在海德堡寄明信片的时候还特意加了一句bless你不要被裁员。
今天早上他告诉我他们部门已经裁完了,两个人消失不见了…
真是神速…
 
几天前雷曼才轰然倒塌,昨天又听到消息说大摩在跟中信接洽,今天继续跟中投谈。
惜惜刺激我说要是大摩也没了,接下来就是高盛了,我于是开玩笑说我的人生目标没了。
想当初对高盛很是着迷了一阵,特别是不知道从哪听说大摩喜欢招高调的美女,高盛偏爱低调的工科男之后。
我这人没有什么别的爱好,就喜欢高智商高情商的低调工科男,觉得跟他们一起做事会很享受。
 
不过后来找工作的时候我还是知道自己几斤几两的,高盛始终是有点遥不可及的梦想。
况且那一阵我很沉醉于我的relationship,自认为我需要找一份安逸的工作,空出时间来经营我的感情。
可惜事与愿违,现在的情况是工作和感情都一塌糊涂,得不偿失,害得我整天被loser的感觉所笼罩。
所以男人们总说女人成不了大事还是有点道理的,轻易就被感情冲昏了头脑,再回头一切都枉然。
 
Anyway,好歹我现在还有份工作可以糊口,What if I lose my job?
我仔细想了想,没有任何固定资产,银行卡里面的钱是想存下来给爸妈的,于是我基本上一无所有。
重新开始的话我要找工作么,还是读书,还是借点钱做个小生意,不得而知。
可能真正到了那一步,我也会知道怎么往前走吧,懒得去想了,今天还没过完呢。
Categories: Dailylife

ZZ 胡思乱想,胡言乱语

September 17, 2008 3 comments
闲着也是闲着,说两句Lehman,Merrill,和BoA。

先来点前戏。3月12号的时候,Bear Stearns的CEO Alan Schwartz还信誓旦旦地说,我们公司的现金流绝对没问题,3月13号就说,过去24小时里,我们的现金情况急剧恶化,我们需要帮助。3月14号 JPMorgan在Fed New York的担保下给他们一笔28日贷款,3月17号双方正式同意并购,BSC每股$2。我记得当时收盘是这样的:03/13 ~$57,03/14 ~$30,03/17 (周一) ~$3。一周以后,在股民的压力下,JPM同意把价钱提到$10。

街上传说,Alan Schwartz当时是还想硬撑的,Fed New York的头头Tim Geithner找到他简单地说,要么你接受buy-out,要么Fed动员大家一起放手,看你怎么办。Geithner在97年就因为组织几个银行打金融战出名,是搞小动作的高手,Alan Schwartz当时在NYSE里面就掉了眼泪,但是也没有办法,只好接受了。街上又传说,Geithner对BSC这么狠,主要是想报当年Long Term Capital Management倒闭的时候BSC不肯和Fed合作的一箭之仇。

才过6个月,类似的事情就又发生了。 BSC倒了以后,Lehman就到处找买家。但是时间一点点过去,买家却越来越少。上周一(9/8),韩国某银行和Lehman谈崩了,周二(9/9) LEH就跌了45%。周三(9/10)的时候,财政部长Henry Paulson开始和华尔街高管们私下通气,告诉他们他不打算让Fed出手。Paulson和他的两个高级助手原先都是高盛的人,此时说这样的话当然令人有一些不堪的联想。有人就问他为什么不搞一个象BSC那样的bail-out plan,Paulson反问说,那下一家我该救谁呢?底特律的汽车制造商们马上就会在我面前排起队了。

周五(9/12)晚上6点, Paulson,Bernanke和Geithner把华尔街最有影响力的30个高管召唤在一起,Geithner告诉大家,Fed不会对Lehman出手,Lehman的事情要大家一起来摆平。他给了两个方向:拆解Lehman,或者大家一人出一点钱把Lehman的资产保护起来,保证市场的平稳。会一直开到8点,Paulson做总结说:Lehman的事情大家都有份,Everybody is exposed。谁都跑不掉。

第二天上午9点,大家开始正式开会。人人都在,就是没有Lehman的代表。Paulson和Geithner已经把他们赶出去了。讨论首先集中在想办法bail -out Lehman上面。当时,Lehman还有两个可能的买主:Barclays和Bank of America。如果大家都出一点钱,那么也许可以把Lehman的坏资产剥离出来保护住,不至于对市场造成太大冲击。但是很快,Morgan Stanley的CEO John Mack就开始质问,今天是Lehman,明天Merrill出事了怎么办?Merrill的CEO John Thain也在场,他的反应不得而知。但是随后他就私下和Morgan Stanley接触,希望Morgan Stanley收购Merrill。Morgan Stanley回答说,由于技术原因,他们没有办法在周末完成对这一并购的评估。这等于就是婉拒了Merrill的请求。

中午的时候,形势已经很明显。Fed坚持不愿出面扶持Lehman,而BoA则坚持如果没有政府担保的话就绝不收购Lehman。这样BoA实际上就已经出局了。对于John Thain来说,此时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无论Lehman结局如何,下一个目标必然是Merill。年初的时候,Merril,Lehman和Bear Stearns分列投行的第三四五名。老五已经倒了,老四的命运抓在Paulson手里,马上就要见分晓,老三如果不有所行动,周一一开盘肯定会大跌,要是再因此引起信用等级的变化,Merrill就死定了。于是John Thain立刻跟BoA的CEO Ken Lewis联系,希望BoA出面收购Merrill。Ken Lewis对此表示欢迎。John Thain立刻取消了原定的亚洲之行,派出得力干将到BoA的指定律师楼去秘密协商。

回头说Lehman。此时局中实际上已经只剩下Barclays。作为一家英国银行,他们一直非常希望进军美国市场,Lehman的品牌, brokerage branch和asset management branch对他们具有莫大的吸引力。他们有一种奇怪的想法,觉得Fed一定会在最后一刻参合进来,绝不会放手不管。Fed在9月7日接管Fannie Mae和Freddie Mac的行动给了他们一定的信心。在Barclays的伦敦总部,律师们彻夜工作,终于在伦敦时间星期日上午(纽约时间星期日凌晨)搞出了一份合约草案,等待Fed批准。此时,Merrill和BoA也达成了一份初步协议,他们的员工们也工作了一整夜。

对于Merrill和John Thain来说,这个协议是必须达成的。John Thain自从2007年12月接手Merrill以来,一直在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和折扣)把Merrill的不良资产变现。这多少起到了一些效果,否则此时命运抓在Paulson手中的可能就是Merrill而不是Lehman。但是尽管如此,John Thain大概也是觉得回天无力了。John Mack的问题固然刺耳,John Thain却也不得不面对。而对于Ken Lewis来说,Merrill却是一个天上掉下来的deal。BoA目前拥有美国最大的储蓄资产,在现在这个时候,就象华尔街老话说的,cash is king。BoA不久前已经收购了濒临破产的美国第一大房贷商Countrywide,现在又可以收购Merrill,而且不是现金交易,而是股票交换。这样的好事到哪里找去。Countrywide,Merrill,和BoA的业务重叠的并不严重,又各自是各自行业的知名品牌,正是整合的完美对象。 John Thain自己投怀送抱,Ken Lewis当然也就来者不据了。

星期日下午,形势急转直下。Barclays所一直期待的Fed担保始终没有来临。Barclays内部的评估认为,如果没有政府出面的话,这一收购是不值得的。不久,Paulson,Geithner,SEC主席Christopher Cox和Paulson的助手Jim Wilkinson在Fed office里面召集了一次通气会。参加会议的有十多个华尔街银行家。Paulson老调重弹,重申Fed决不出手。银行家们面面相觑,他们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存在了158年的Lehman Brothers成为历史了。Lehman的CEO Richard Fuld老泪纵横,象极了六个月前Bear Stearns的那一幕。

但是对于屋子里的人来说,他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这时,还没有人知道BoA和Merrill正在秘密地谈判并购事宜。在明天早上9点半开市以前,Fed office里的这些人必须想出办法,确保市场的稳定。他们必须保证Lehman的资产能够安全稳定地盘清,同时,更可怕的是,他们必须保证 Merrill的股票和信用能够安全地度过明天这一关。

We got to save what we can save。这句话很好地说明了这些人此时的心态。他们开始主动替Merrill物色可能的买家。有人甚至提议,当晚一定要强迫Merrill找到一个合适的买主。万幸的是,在这些人干出什么蠢事之前,消息传来,BoA和Merrill的并购协议达成了。BoA将以$50 billion股票交换的形式收购Merrill。John Thain将会在并购后辞去Merrill CEO的职务,当然,那时候也没有什么Merrill CEO这么一个职务了。屋子里的空气一下松弛下来。他们终于可以回家了。

“Who is the magician who pulled the rabbit out of the hat?(是谁变了这么一出戏法?)”有人这么问。

他们显然不知道,那位变出这场戏法的魔术师在几个月内就要失业了。

银行家纷纷动身离开Fed building。大家都选择在车库上车,以免被新闻记者拍到。但是显然还是有人泄露了消息。不久,一个一个的trader们就纷纷从 Conneticut,New Jersey,或者New York city的家里往公司赶。人人都在做同一件事情:在明天开盘前,一定要把同Lehman的交易结清。但是这谈何容易,Lehman仅仅是interest rate swap一项就有两百万笔交易。对许多人来说,这注定又是一个不眠之夜。也许此时,Paulson最应该做的事情就是去Rockfelle Center为华尔街的员工们点一首歌:Nessun dorma(今夜无人入睡)。

Geithner的日子也未必好过多少。刚刚结束了Lehman的生命,他就又接到了一个会议邀请。这一次,找上门来的是美国最大的保险公司AIG。至于AIG的要求和困境,这就是和Lehman完全无关的另一个问题了。

 
 
读后感:Lehman太可怜了,Paulson太冷血了,Merrill还好有个善终…
Categories: Randoms

冬天来了

September 17, 2008 1 comment
德国的冬天说来就来,疏忽一下就十度以下了,冷空气很是凛冽。
还好在公司有暖气,在家里有地热,在车里也有空调,不出门不会被冻着。
我想想整个漫长的冬季我差不多都要在这里度过了,不知道是好呢还是不好。
 
美国的‘冬天’大概也来了。
Lehman Brothers一夜之间就没了,五大投行又少了一家。
我还记得当时Lehman跑到复旦来宣讲的时候,真是牛气逼人啊。
转眼之间,尸横遍野,那么多人,一个接一个地抱着箱子从Lehman的办公楼出来,很是凄凉。
 
国内,我觉得也算是‘冬天’了,虽然现在回到上海说不定还可以穿短裙。
突然之间好像所有的牛奶都不能喝了,好多爸爸妈妈的心里也一阵一阵地发冷。
我以前是不太喝牛奶的,冬天的时候会喝一点奶粉,夏天偶尔心血来潮买一箱特仑苏放在冰箱。
来了德国之后就爱上了牛奶,其实也是被逼的,这里的早饭没有包子没有豆浆更没有热干面。
只是我从来没有想过这个东西有一天也会成为关键词,引起轩然大波。
 
哪里都是冬天,哪里都不得安生。
不过如果让我选择,我还是会回国,虽然这里的食物没有问题,但是我始终长了一个中国人的胃..
 
———————————————————————————————-
上周末去了布鲁塞尔,Xiwen、Connie、Roger、Joyce还有我。
先是在大广场看了一圈,后来准备去爬滑铁卢,但是当时凄风冷雨的,我们就放弃了。
我买了两张明信片,和上次在里斯本买的没有寄出去的一起放起来了..都没有邮戳..
回来的时候大家说说笑笑还是很开心的,不过Xiwen、Connie和Roger都快要走了..
Categories: Dailylife

Homesick

September 10, 2008 13 comments
我想回去了…
 
其实在这里还是很舒服的。
每天早上可以开车上班,再也不用忍受变态的上海地铁;
每天中午可以在附近高尔夫球场的小路上晃荡一两个小时;
每天下午可以偷偷溜到一楼的Canteen去喝一杯巧克力牛奶;
每天晚上可以跟Kingston、Panda还有Jojo一起吃饭,吃完饭还可以八卦;
(运气好的时候还可以搜刮房东送给Kingston同学的蛋糕..)
每个周末Xiwen、Connie她们会带着我们玩,即使不出门也可以到Roger家打牌;
另外身上懒了可以去泡泡温泉,轮到service了可以公费跑到其他国家去转转;
可是我就是想回去了…
 
没有出来的时候要死要活想出来。
整天念想着我要去巴黎我要去米兰我要去布拉格我要去斯德哥尔摩。
不过来之前连着进了两次医院,元气不是大伤是完全没有了,上飞机的时候感觉麻药都还没散尽。
来了之后Alan对我说在德国看到我的第一天把他吓倒了,脸色惨白,面无人相。
于是我只能心有余而力不足地老老实实呆在家里,面壁思过,仔细想想怎么搞成这样了。
现在好像慢慢在恢复,虽然比不上以前那么精力充沛,但是至少不是整天手脚冰冷,浑身无力了。
不过奇怪的是我的那些雄心壮志也慢慢地消散了,我觉得即使不去哪里,每天呆在小镇上也挺好的。
我的巴黎米兰布拉格斯德哥尔摩还都没去过呢,我怎么就已经没有那么想去了…
 
刚来的时候午饭只能吃几颗土豆,Xiwen看到说你这样怎么行。
现在每天在食堂要拿几次东西才能吃饱,基本上最少需要一份主菜一个面包一份甜点外加两份水果。
刚来的时候心情总是很低落,晚上睡觉要惊醒好几次。
现在每天早早上床,一觉睡到天亮,不是想到上班还不愿意起来。
刚来的时候很多人都不认识,很多事情也不知道,觉得自己不太属于这里。
现在开始对周围的人慢慢熟悉起来,听多了故事很多人物形象也生动起来,鲜活而全面。
 
说来说去好像我都在说呆在这里怎么怎么好…
事实上也是这样,除了工作上我依然什么都不懂,整天担心以后做service怎么办以外,其他基本没什么压力或困扰。
 
只是我依然想回去。
 
 
Home
                     Michael Bulbe
 
Another summer day
Has come and gone away
In Paris and Rome
But I wanna go home
Mmmmmmmm

May be surrounded by
A million people I
Still feel all alone
I just wanna go home
Oh, I miss you, you know

And I’ve been keeping all the letters that I wrote to you
Each one a line or two
“I’m fine baby, how are you?”
Well I would send them but I know that it’s just not enough
My words were cold and flat
And you deserve more than that

 
Another aeroplane
Another sunny place
I’m lucky, I know
But I wanna go home
Mmmm, I’ve got to go home

Let me go home
I’m just too far from where you are
I wanna come home

And I feel just like I’m living someone else’s life
It’s like I just stepped outside
When everything was going right
And I know just why you could not
Come along with me
‘Cause this was not your dream
But you always believed in me

Another winter day has come
And gone away
In even Paris and Rome
And I wanna go home
Let me go home

And I’m surrounded by
A million people I
Still feel all alone
Oh, let me go home
Oh, I miss you, you know

Let me go home
I’ve had my run
Baby, I’m done
I gotta go home
Let me go home
It will all be all right
I’ll be home tonight
I’m coming back home

Categories: Dailylife

温泉

September 1, 2008 8 comments
昨天晚上去泡温泉了,是问Christy借的泳衣,很感谢她。
比较后悔上次去outlet没买打折的bikini,这样去海滩和温泉就都有着落了。
 
最近一直有找个小城市归隐,离开上海的想法,而且还是很认真地在想。
不过听到我说的人没有一个相信这是真的,他们觉得我是瞎嚷嚷。
阿龙以前就说过无法想象我生活在大城市downtown以外的地方。
mouse则说,觉得折腾是一种性格,我大概是今年折腾太厉害了,才会想消停一段时间。
还有现在弟弟还在读大学,我需要保持现在赚钱的水平,不然爸妈负担会有点重。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就萌生了这样的念头,可是我就是这样想了。
今天还在跟惜惜YY说要不去海南开一家青年旅舍,结果他说他要开,不许我抢他生意..
 
来德国三个星期,晒黑了,长胖了,工作却还是在神游的状态,时刻担心不能survive。
总是梦想着哪天捡到一袋子钱,可以不用工作,想到哪里玩就去哪里玩,想到哪里定居就到哪里定居。
什么时候起我开始变得这么没有追求了,整天YY着过上好吃懒做醉生梦死的生活…
 
BTW,mouse同学又要来瑞典了,叫嚣着来找我,我可以开车带她出去玩…努力练车中…
Categories: Dailyli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