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October, 2008

Galeries Lafayette

October 31, 2008 1 comment
Galeries Lafayette就是大名鼎鼎的老佛爷百货。
上个星期我实在没有心情去瞻仰,直接把老佛爷给忽略了。
这个星期受Roger和小胖所托买表,于是在上火车之前,凄风冷雨之中,拖着行李箱跑过去了。
 
老佛爷里面中国人真多啊,真多。
不仅仅是买东西的人,卖东西的也好多中国人。
各大一线品牌的门店或柜台都有说中文的售货小姐,收银的办理退税的也有中国人。
无论我在哪里,都听到普通话或者国内各个地区的方言,直接导致我有时空错位的感觉。
 
在上海的时候,每次路过恒隆的LV门店我都不太敢进去,至于Chanel就更是畏惧了。
可是到了老佛爷,我觉得我要是不去LV溜一圈,别人会觉得我不是中国人的。
天晓得怎么那么多有钱的中国人,天晓得这些有钱的中国人怎么那么喜欢买东西。
大概这就是有钱人的世界,我这种穷人理解不了,我也不想去理解。
 
出来的时候我在街口看到硕大的Dolce&Gabbana广告牌。
上面那个model的眼神让我觉得很不适,有点糜烂有点空洞。
不知道为什么那一刻我特别想回家,穿很朴素的衣服,喝我妈煮的鸡汤。
Categories: My trip

巴黎,爱恨不能

October 24, 2008 5 comments
昨天晚上从巴黎回来的火车晚点了,害得Joyce在火车站等我好久。
下火车的时候我四处张望,突然就看到我们的小奔在那里,心里马上变得很踏实。
大后天还要去巴黎出差,可是我真的有点不想再去了…
 
巴黎很脏。
在德国呆久了,估计到哪里都会觉得脏,不过巴黎实在是有点太脏了。
地上的口香糖污迹斑斑点点,到处都是烟头垃圾,无论是在老城还是新城。
即使是在最著名的香榭丽舍大街上,也干净不到哪里去。
 
巴黎很傲慢。
这里的人无论是谁都牛逼哄哄的,就连个出租车司机也能对你大呼小叫。
一开始我真的是搞不清楚他们究竟为什么能够如此嚣张。
如果仅仅是傲慢也就算了,我或许能show a little respect,但是他们还喜欢cheat。
很短的一段路那个黑人司机给我绕了半天,还凶神恶煞地问我要钱。
老实说我倒是没怎么怕他,但是他的体味和口臭熏得我头晕,我避之唯恐不及。
 
可是巴黎又很迷人。
塞纳河边那些古老的建筑,在夜晚的灯光下就跟油画一样,几乎让人觉得不真实。
埃菲尔铁塔在近处看是巨大的钢筋混合体,让人生畏;在远处看则是光芒四射的地标,永远昭示它的存在。
还有举世闻名的卢浮宫,我进去之后突然就对巴黎人的傲慢释怀了。
他们真的有资格傲慢,一座卢浮宫足以让他们傲慢一个世纪。
 
而我最喜欢的,还是巴黎圣母院。
小时候就看过卡西莫多和爱斯梅拉达的故事,不管是小说还是电影。
于是我想着这次在巴黎即使哪里都不去,也要去巴黎圣母院看看。
短短的几天,我去了三次,虽然那里游人如织,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一进去就能平静下来。
在巴黎的这几天,我几乎一直在跟某人吵架,吵到声嘶力竭精神失常。
每次吵完,我就跑到巴黎圣母院,坐在那里,什么也不做,只是听,听楼上传来的音乐。
在里面的时候就会觉得跟这个软弱没有担当的男人纠缠没有意思,他根本不值得。
可是出来了,就又会觉得恍惚,觉得自己被剥夺了太多,没有办法回头,尽管我真的想放手。
最近这段时间我已经不再跟任何朋友说起我们的事情,MSN一直隐身,我觉得我没有办法面对他们。
不过还好我在巴黎,有巴黎圣母院可以帮我短暂地疗伤,回到上海我该怎么办。
 
不知不觉我又把游记写成了乱七八糟的东西。
我想我之所以不那么留恋巴黎,可是还是因为我自身的心情吧。
我几乎没有静下心来好好地体味,也没有拍照,大多数的时候都是在漫无目的地行走。
原来旅游也是需要心情的。
Categories: Dailylife

俺要变得性感一点

October 12, 2008 6 comments
过了好长时间很dull的日子,有点忍无可忍自己的灰头土脸了。
现在天天琢磨着怎么样可以让自己变得更attractive一点。
嗯,虽然德国现在是golden autumn,但是我大概提前到了春天。
 
昨天跟Joyce开车跑到90公里以外的outlet去shopping了。
我们两个几乎是进一家买一家,效率高得惊人。
来德国两个多月,我几乎每天穿的非黑即灰,如今终于受不了了。
于是我买了一堆衣服,都是花里胡哨的,我需要鲜艳一点的颜色。
值得特别一提的是一件露背的紧身吊带背心,实在是很紧啊,上半身曲线毕露..
穿上之后那些肥肉都无处遁形了,Joyce说这样可以督促自己减肥,我就买了..
不过后背露出很大一块,我一直在想里面能穿什么来搭配,或者干脆就这样了..
 
我还想买香水,因为最近被刺激到了。
在荷兰的时候,有一次我跟四个德国男人挤在一辆两门的跑车里面。
我被夹在正中央,感觉四面八方传过来的都是香气,就我身上不香!不能忍了!!
可惜在outlet没找到卖香水的店,我和Joyce打算下周末去Mannheim买。
嗯,我的香水计划还要过几天才能实现。
 
不过我买了一堆,穿在身上好像还需要一点勇气。
今天早上在家里比划了半天,最后还是穿着我的灰色外套出门了..
Categories: Dailylife

Utrecht@荷兰

October 7, 2008 4 comments
这次来荷兰实在是very funny。
 
最早是订酒店的时候team leader根本不知道有我这个novice的存在,直接无视了。
我于是自己打电话给这边的酒店订房间,订好之后team leader又说我没有搞到内部价。
我于是又打电话给客户这边的人,把我自己订的cancel掉,让他们帮忙订。
不过总归酒店这种事情是小菜了,搞来搞去也就搞定了。
 
接着team leader又跟我说要坐火车过来,因为火车方便。
我倒是不怕坐火车,但是我很头疼怎么去火车站这个问题。
我于是找到也要去荷兰的德国人Dirk,问他会不会跟我一起走,他说会,还说可以带我去车站。
我于是觉得这件事情也搞定了,不用我操心了,到时候跟着他走就行了。
后来Dirk给我发了一封信,说他的票订好了,我于是觉得我的票肯定也订好了。
 
再接着我发现我无知得可怕,于是趁着德国国庆假期恶补了两天。
不过我实在基础太差了,补也补不成什么气候,这个说了很多遍了,就不絮叨了。
 
再接着到了假期第三天,星期天,我想着得准备一下我的行程了,因为隔天星期一就出发。
我于是又翻出Dirk的信,准备看一下我的车次和座位,突然发现我理解错他的意思了。
他是说他的票订好了,我可以参考他的车次时间来订票,我就理解成他帮我也订了。
我于是一下子腿都软了,星期天travel agency是不上班的,我星期一就得走;
而且什么酒店啊发给team leader的schedule都订好了,我要是没法按时出现惹怒了leader怎么办…
 
我于是又找啊找,找到travel agency的一个紧急热线,然后打了十分钟才接通。
对方先是说系统里面没有我的profile,没法帮我订票,后来才知道我必须告诉她护照上的名字。
接着她又跟我说找不到我要坐的车次,我心里一凉,想完了,票卖完了;
后来才知道我说的是12:35,她听的是6:35,天知道是我发音有问题还是她听力有问题。
终于找到车次了她又说sorry,我又是心里一凉,她说我没办法安排你和Dirk坐一起。
我如释重负,心想这个时候了我还哪会管能不能跟他坐一起啊,订到票我就谢天谢地了。
 
再接着就是星期一Dirk开着他的奥迪车,我们一起去火车站。
我跟他描述我当时怎么紧张怕去不了荷兰,他淡淡地说反正你是novice,nobody will miss you…
我心想这人太冷血了,他又说这真的不是什么大事,你即使今天到火车站买票都来得及。
我终于有惊无险地上了火车,ICE,子弹头诶,还是头等舱,我小乐了一把。
车厢外有个电子屏幕显示本节车厢的号码,我是27,Dirk是28,他说下了车再找我。
 
我们在科隆中转,还没下车就看到赫赫有名的科隆大教堂。
我下了车,发现我旁边一节车厢就是28,我就站在它的门口等Dirk。
等了半天没有人影,Dirk估计也没找到我,给我打电话了,说你在哪里啊。
我说我在你的车厢外等你啊,你什么时候下车的,他说那个号码是会变的,他那节车厢现在显示的是23…
 
再接着是火车到了德国和荷兰边境的时候,有个人上来检查。
他看了看我的护照,又看了看我;再看了看我的护照,又看了看我;如此反复…
终于他开始问我去哪里…我一时傻了,说I think it is u…utre…utrecht,还加了一句I do not know…
他也傻了,开始问我要各种证件,还有酒店的confirmation,等等之类,最后还是放过我了。
 
终于到了酒店,Dirk说要等team leader一起吃饭,team leader要八点才回来。
我实在饿得不行,把我带过去的面包都吃了,结果刚吃完team leader就回来了…
我只有硬着头皮说我不是很饿,只点了一个甜点,虽然甜点我都吃不下。
 
今天早上穿正装,发现我的裤子紧得穿不下了…勉强塞进去了,sigh,胖太多了。
下楼吃早饭,我强忍着只吃了一点点,因为裤子实在太紧了,憋得我难受。
Dirk说,你怎么都不吃东西的啊,我只好说我在德国gain on weight了,最近在on diet减肥…
中午的时候大概是饿的,裤腰松了一点,我于是连吃了两个三明治,心想Dirk看见我就死了。
嗯,现在呢,是下午,裤子又变得很紧了,可是我又饿了,我觉得今天我只吃甜点是肯定不行的。
不过我真是需要控制一下体重了,之前这条裤子很松,可以垂很长下来,穿很高的高跟鞋都不嫌短的…
 
总而言之就是very funny。
这次出差除了我,其他五个人全是德国人,还都是男人,而且貌似还都是大拿。
我觉得根本没我什么事干,我每次跑过去问说我需要干什么他们就说这个我已经提前做好了…
本来我是信誓旦旦想跟着他们学点东西的,现在就坐在这里写blog了…Very funny…
Categories: My trip

2008年10月3日

October 3, 2008 5 comments
今天是德国的国庆,公司放假了,街上的大小店铺也关门了,很是冷清。
 
我下个星期要去荷兰出差,所以趁这个周末临时抱抱佛脚。
刚好Joyce也要加班,于是早上我就和她一起去了公司,看看以前培训的资料。
中午的时候Roger过来了,今天是他在德国的最后一天,用他的话说就是四年的欧洲生活画上了句号。
后来我们三个人一起开车回家,我去Roger那里把他剩下的牙膏搜刮走了。
 
下午我和Joyce又去公司了,这次是去健身房,她跑步我走路。
在跑步机上的时候我觉得我的力量快回来了,是真的有那种感觉。
虽然现在很多时候我还是刻意压制自己不要去想过去大半年发生的事情,但是我还是挺过来了。
再次开车回家的时候,天上有大片大片明亮的云朵,明亮得近乎白炽。
我情不自禁地踩油门,有种想奔向它们的欲望,于是又差点在B3飙到了120。
 
回到家冲了个澡,然后很奢侈地挤了一大条牙膏刷牙,呵呵。
最近用牙膏用的很是节省,其实德国的牙膏也就两三欧,可我就是不情愿买。
接着我就煮了个汤给自己喝,自从Kingston、熊猫和Jojo回国之后我就没做过菜了。
明天我还打算去公司看书,还打算把上次买的Pizza塞进烤箱给烤了。
 
今天是我来德国的第五十五天,离我回上海还有三十五天。
Categories: Dailylife

什么都不懂

October 2, 2008 3 comments
最近真的是很囧。
已经有好几次了,其他组的同事找到我,说要问我关于我们组的一些问题。
于是我就只有硬着头皮说好,然后再问我们组的其他同事,因为我都答不上来。
天晓得之前那些培训我都听了些什么,或者其实什么都没听。
反正过去的这九个月,我回想起来觉得很茫然,都九个月了,我怎么跟刚进公司的时候一样。
 
我这个人从来都没有什么中间态的,不懂就是彻底不懂,还不是那种一知半解可以糊弄糊弄的状态。
所以现在问题大得很,经常问出一些啼笑皆非的问题来,或者别人跟我讲半天我不知所云…
更恐怖的是,我连羞耻心都没有了…上次考试挂了我好像没事一样,郁闷了半天就过去了…
当然那次考试我有很多冠冕堂皇的借口为自己开脱,但是换了以前,再多的借口我也会觉得无地自容的…
 
总而言之,我现在是觉得我必须做出一个选择了。
要么前进,要么后退,我不想再这样每天混着等天黑了。
Categories: Dailyli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