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March, 2009

上海VS北京

March 30, 2009 5 comments
今天水木的十大第一很是搞笑。
本来只是有个人从上海到北京去工作了,感叹一下觉得北京好。
结果引发了剧烈的争执,两个城市被大家从各方面进行PK。
消费啦,交通啦,图书馆啦,土著啦,警察啦,夜店啦,笑死我了。
 
不过水木还是在北京人的多,所以回帖的人大多都是称赞北京好。
我谨慎地怀疑这些发言的有多少是在两个城市都生活过几年的,尽是瞎嚷嚷。
甚至只在某个城市读大学还不能完全算,因为读书的时候主要活动范围是学校。
 
我在北京也没有长住过,只是去过几次,可是我也想回帖:
 
Generally speaking,北京大气而厚重;上海潮湿而精致。
 
空气——Absolutely Shanghai Win…
我去了三次北京,三次都是灰蒙蒙的,可见度很低,心情也down。
那里干燥得可怕,不过对于北方人也许更喜欢,比如冬冬就受不了上海的湿气。
 
交通——北京的公共交通估计是全国最便宜的,可是堵车也是全国最可怕的。
我不知道北京是怎么规划的,那么大的马路,却总是堵得水泄不通。
上海也堵,可是我没见过像北京那么堵的,总之是受不了。
 
文化——Absolutely Beijing Win…
不仅是上海,全国哪个城市都比不上北京,这是它最迷人的地方。
 
娱乐——这个我还真不知道,也许北京稍微好一点。
 
消费——上海的消费水平要高,但是消费环境要好,所以在我看来没有好坏之分。
 
至于其他我也比不出什么来了。
说到上海人和北京人,这个话题太敏感了…何况我接触的都不多。
我只能说人都是会变的…观点喜好都会随之而改变…至于我,我还是老看法。
Categories: Randoms

买书买到去看芭比了 (续上篇)

March 23, 2009 10 comments
前面说到我在penny家受刺激了,严重觉得自己没文化。
所以前天晚上刚从北京回来,昨天我就奔出去买书了,想好好看几本书。
 
一开始去了地铁站的季风书园。
扫了几眼觉得几乎没什么内容,瞬间离开。
接着去了淮海路上的三联书店。
可是那里大多也是关于如何做生意啊或者经济危机的本质啊这种书。
于是兴趣寥寥地走了,心想下一站只有书城了,那个大得像shopping mall的书店。
早两年其实都去复旦旁边的小书店淘书的,只是现在隔得太远了。
 
结果沿着淮海路走的时候发现了芭比上海旗舰店…
以前都没看到过,大概新开不久。
一楼还空空荡荡的没什么内容,等从电梯直接上到三楼,眼前轰的一片——
感觉整个世界爆炸成了粉红色,芭比的红唇闪耀在各个角落。
从三楼到五楼是旋转楼梯,楼梯四周是高达两层楼的玻璃橱窗,里面全是粉红色的芭比。
我当时彻底忘记了买书这件正事,满脑海都是芭比芭比,女孩子的梦想。
 
后来还是去了书城,也没买到什么书。
我一直很不喜欢那个地方,太大了,人来人往的,很是嘈杂。
回到家里问penny在她家沙发上看到的那本书叫什么名字,里面讲到了Diane Arbus。
最后就直接在网上买了,我再也不想去逛书店了。
 
今天想一想,也许这就是很typical的上海生活。
Categories: Dailylife

上次看书是什么时候?

March 20, 2009 8 comments
今晚住在penny家。
她们家好多书啊,目光所及之处全是书。
随手拿起一本,就是三联出版的关于摄影和人性的书。
我很惭愧呢,完全记不得上次看书是什么时候了。
 
也许大环境小环境对人都有影响。
北京的文化氛围本来就要比上海浓厚许多;
而且以前身在学校,可以整天腻在图书馆,现在却不行了。
 
下午从酒店出来,先去找mouse吃了顿饭。
接着penny和她老公过来了,然后我们四个去了雕刻时光。
我坐在雕刻时光突然觉得很没意思,就提出说要去后海。
于是打车去什刹海那边的荷花市场,那里人来人往的真像菜场。
走到后面一点变成了卡拉OK聚集地,后来又走到烟袋斜街。
还是没有好去的地方,不得已继续走,这次走到了南锣鼓巷。
本来有一家感觉很好的酒吧没位置了,最后随便找了一家坐下来。
聊着聊着就到了一点多,回来的路上终于见识到了不堵车的北京。
 
明天想去清华,想去798,还要去和冬冬吃饭。
不过其实我最想的,是呆在她们家好好看看书,接受一下熏陶。
我真是觉得我现在堕落得不成样子了,没文化没内涵没能力没教养。
可是我又不敢马上打开所有的感觉去热情地生活,好多隐痛还没过去。
 
我说了每次来北京我都很纠结,前两天还烦呢,今天又开始爱了。
Categories: My trip

灰头土脸

March 18, 2009 10 comments
这次来北京碰到了一个很难搞的客户。
中年女人,瘦得跟人干似的,说话非常之居高临下。
整天盯着我们,稍微进展慢一点就开始阴阳怪气地嘲讽。
还好我不是主力,因而不是她的主要攻击目标,不然我怀疑我会不会跟她打起来。
 
算是我说的夸张一点了吧,我好像还没有那么野蛮。
从职业的角度来看,我们必须得忍受她,而且要把她哄开心。
只是这样一天被轰炸下来,我们几个都有点灰头土脸的了。
 
下午还发生了另外一件事。
小胖写信给大家update他最新的status,顺带说我最近很不待见他和惜惜。
我呢,一直有感于财主说的缘分尽了那句话,觉得我跟他们缘分也尽了。
于是我就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我现在除了阿龙谁也不待见了,我打算退隐。
结果就是被惜惜狂抽了一顿,那封信我没看完就马上删了,语气太严厉了。
本来就灰溜溜的心情更加变得灰溜溜,愣了半天也不知道能说什么。
 
从客户那里出来就更加受不了了,整个天都是灰的。
昨天我还在感叹北京变得好干净了,今天就发现其实故态依然。
我们几个人彻底蔫了,匆匆打车回酒店,哪里也不想去。
 
这个城市我每次过来情感都好复杂,始终不知道是喜欢还是讨厌。
Categories: Dailylife

又是一年欧冠时

March 12, 2009 9 comments
印象最深刻的还是两年前的那场欧冠决赛。
希腊雅典奥林匹克体育场,北京时间5月24日凌晨2:45,米兰VS利物浦。
 
那天好多人挤在研究生宿舍六楼的电视机房看比赛。
开始的时候我一直在实验室晃荡,差不多到点了才过去,好像龙mm那次也在。
米兰那年第七次捧杯,因扎吉进了两个球。
看完后我就下楼睡觉了,过了几个小时收到一条短信,然后我又上楼了。
有时候想想就觉得颓然,就是一念之间的事情,也许早一秒或者晚一秒就是另外一个结局。
 
今年的欧冠,八强在早上已经产生了,我这个伪球迷现在已经很少熬夜看球了。
不过下个月我就去德国了,也犯不着熬夜了,一个人无聊正好看看,呵呵。
—————————————————————————-
 
昨天突然接到通知,下周去北京出差,不知道有没有时间找找老朋友。
比较搞笑的是adar之前跟我说他下周来上海出差,我们就这么在空中错过了..
还有另外一件凑巧的事情是财主五月份去法国,据说7月10号回上海;
而我呢,已经订好11号从法兰克福飞浦东的机票,我让他直接在机场等我算了..
Categories: Ending

2009年2月28日

March 5, 2009 5 comments
这一天我搬家了。
 
第二天去跟几个同事去K歌,在正大广场的好乐迪。
Jiana点了一首Twins的《死性不改》,MV上的钟欣桐真的是好纯啊,好纯。
我就想其实两年前我也挺纯的,虽然时不时会有一点歪念,但大抵还是单纯的。
后来迫不及待想去经历一些事情,以为经历才是好,现在才发现完全是反的。
 
昨天请一个隔壁组的同事吃饭,男生,感谢他工作上帮我忙。
突然就发现我好像不知道怎么和异性单独相处了,浑身不自在。
总觉得没什么特殊关系的两个人单独在一起怪别扭的。
今天上班还特意跟美女探讨了一下这个问题,不过两人意见大相径庭。
 
现在一个人坐在床上,反反复复地听那首《死性不改》。
这种歌我以前是决然不会听的,两年的时间好像把我彻底变性了。
搬家那天早上听到某人说伤感的时候我很漠然,我觉得反正是要搬了。
只是我尽管不会为搬家而伤感,还是会为过去的这两年伤感。
 
————————————————————- 
最大的愿望还是身体能健康一点,每天能开心一点。
Categories: Dailyli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