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May, 2009

全废

May 29, 2009 14 comments
我果然是个全废,这次去巴黎出差严重证实了这一点。
其实今年的状态比去年要好,只是去年实在太废了,所以到现在还在收烂尾。
回来的火车上一路都在想怎么办啊怎么办啊,我不想做个全废。
 
除去工作的事情,就没什么好说的了,这次去巴黎几乎没时间进城。
不过奇怪的是我对巴黎的印象开始好转,可能上两次去巴黎正赶上我最绝望的时候吧。
 
很累,对前途突然开始有一点彷徨,这种蛀虫般的日子过了太久。
读研的时候可以宽慰自己说读完就算,现在工作了,不能继续找同样的借口。
 
刚才在mouse的blog上看到penny结婚了,真替她开心。
同时心里有一点小复杂,觉得我离这样的生活越来越遥远了。
Categories: My trip

四夜情怀

May 26, 2009 7 comments
第一个晚上是在科莫。
 
开进科莫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街上到处都能看到人。
突然就意识到自己已经是在意大利了,不是瑞士不是法国,是意大利。
———————————————————————————————— 
 
第二个晚上是在米兰。
 
米兰是一座很魅惑的城市,对,是魅惑。
几年前我第一次见到上海的那个晚上就是这种感觉;
在上海生活了这几年,第一次见到米兰的这个晚上,也还是这种感觉。
 
米兰广场是第一个让我兴奋起来的地方,米兰大教堂前面的那个广场。
当时坐在广场中间的雕塑旁边,看着教堂的方向,不时走过几个意大利男人;
瞬间就热爱起来,热爱起这座城市,像几年前热爱上海那样热爱米兰。
———————————————————————————————— 
 
第三个晚上是在佛罗伦萨。
 
佛罗伦萨的古老将它的浪漫演绎到了极致。
在米开朗琪罗广场上看佛罗伦萨老城的夜景,旁边有情侣在亲吻。
那个晚上脑子是空的,只觉得浪漫,浪漫就是这样;
到了第二天白天,在老城里面穿行,又被它的古老和文化填满,满得受不了。
真的满腔满肺都是人文的气息,一直想到巴黎,比起佛罗伦萨,巴黎算什么。
———————————————————————————————— 
 
第四个晚上是在渔村Monterosso。
 
到Monterosso的那天晚上我实在是累了,老地方一直疼,于是我想休息。
开始的时候买了一块毯子,铺在沙滩上,坐着吹海风,看不断飞起降落的海鸟。
不远处有人在准备婚礼,天色暗下来之后婚礼就开始了,新郎新娘坐着船在海边出现。
再晚一点跑到海边的礁石上坐了一会,有歌声一直从婚礼的地方飘过来。
那个时候一边是漆黑的大海,一边是灯火和人群,感觉坐着的礁石就是两个世界的边缘。
快半夜的时候还在小镇上逛了一圈,终于安静下来,几乎只有海浪的声音,还有人在旁边。
—————————————————————————————————————–
 
所以我想,如果有最心爱的男人,一定要和他一起重游意大利。
我要和他在米兰的时尚长廊上shopping,shopping完去圣西罗看比赛。
我要和他在比萨斜塔前面的绿草地上躺着,一人吃一个冰淇淋。
我还想我们一起在米开朗琪罗广场看佛罗伦萨的日落,然后拥吻。
还有,还有住几天渔村,晚上手拉着手散步,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做。
Categories: My trip

两湖之间,沉静的狂欢

May 19, 2009 3 comments
Interlaken是瑞士的一个小镇,拉丁文的原意就是‘两湖之间’。
它的一左一右分别是Thun湖和Brienz湖,在主街上还可以直接看到少女峰。
 
这次去瑞士的线路是Luzern——Interlaken——Montreux。
Luzern有个很意境的中文译名,叫‘琉森’,据说是瑞士最美丽的城市。
我们没有一点惊艳的感觉,唯一留下印象的只有那块‘世界上最悲伤的岩石’。
Montreux就在日内瓦湖边上,那里还有久负盛名的西庸古堡。
去看古堡的时候天气极好,随便拍张照都感觉跟静物画一样,线条分明,刹那定格。
 
所有最美好的瞬间,其实都发生在Interlaken。
从Luzern去Interlaken的路上,我们兜兜转转,终于找到了黄金线——
然后期待已久的瑞士山水风景画之旅才算真正揭开了序幕。
从Monte Carlo回来,我以为没什么地方可以打动我了,没想到这个结论下得太早了。
那一次是近乎贪婪地去看所有的一切,把视觉触觉味觉听觉都张到最大;
这一次则比较平和,黄金线上的美是无处不在的,而连绵的山水让人不自觉地安静。
 
傍晚的时候我们在Thun湖旁边找了一块草地,趴在斜坡上玩小猫钓鱼。
草地上有点凉,斜坡下面就是湖水,湖对岸是山坡和房屋,太阳慢慢在下山。
所有的旅途劳顿,还有那些琐碎曲折,一下子全部得到了补偿。
 
太阳落山后我们就回旅馆了,旅馆座落在Brienz湖边上。
问老板娘买了两瓶啤酒,我们几个就坐在湖边喝,湖水和对岸的山都变成深色,十分沉静。
喝完后看时间还早,我们就出了旅馆四处转悠,真的是一个静谧的地方,连走路声响都很清晰。
 
走了一会突然听到了人声和音乐声,有一群人围坐着在喝酒,吃烧烤。
我们以为是小酒吧,就冲过去找座位,结果那是人家的家庭聚会。
可是他们还是招呼我们坐下,给我们拿各种酒喝,啤酒红酒还有一种叫Swiss Water的果酒。
很热情的一家人,除了喝酒还烤东西给我们吃,我很久没吃过那么好吃的烤玉米了。
于是整个晚上一直在喝酒聊天听歌跳舞,到后来两个男生还和他们玩起了纸牌,谁输了谁喝酒。
火光之中,每个人的脸都是红的,我跟Echo说我一度以为这样的夜晚只可能发生在意大利。
 
第二天回去的途中我们又跑到Brienz湖旁边小躺了一会,实在是舍不得。
最后终于要走了,我们就说还要再来一次,下次什么都不干,就在湖边吃喝聊天,玩小猫钓鱼。
Categories: My trip

睡不好

May 11, 2009 11 comments
从南法回来后就没有睡好过。
要不就是很晚睡不着,要不就是很早睡着了半夜又醒了。
我都怀疑是不是南法有什么导致睡眠失调的病毒被我带回来了。
 
最近发生了不少事情,家里的,身边的,我自己的。
有些都不知道找谁说比较好,憋来憋去的有点难受。
老朋友大多联系得很少,只是和penny说过几句,和mouse小聊过一会。
mouse说我现在应该和penny比较谈得来,好像确实是这样。
她还说上次我去北京的时候盛气凌人,我心里有点寒——
她难道看不出来这背后是空的么,还是我伪装的太好了。
我只是想表现得硬朗一点,证明我没有被打倒,没想到过头了。
后来我又说我觉得她那次有点冷眼旁观,也许跟她科研上进入了一个冷静期有关系。
penny大喜的日子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要是能等到我回国最好了。
 
有一次本来想找惜惜说话,结果他一句‘干啥’就把我噎回去了。
不过偶尔会跟小胖说上两句,还有财主,财主同学快要来法国了,呵呵。
说的最多的一次还是和冬冬,下次去北京就能见到她装修好的爱巢了。
 
其实我现在也挺冷漠的,对人对事,感情上都很冷淡,没办法付出。
我想我大概还需要很长的时间才能恢复过来,到那时候或许能真的‘盛气凌人’。
Categories: Echo

Two Victories

May 6, 2009 10 comments
晚上看了巴萨和切尔西在斯坦福桥的比赛。
我这个伪球迷心里是偏向巴萨的,这个大概和N年前的一期足球之夜有关系。
球赛我就不多说了,看了的人都知道…可惜我还没能完全宣泄我的激动。
一来是在别人家,二来是顾及到切尔西铁杆球迷Raymond的感受…
 
另外一场胜利是我和房东之间的。
我的洗澡水一直是个问题,来的第二天我就去交涉了,后来勉强好了几天。
接着又不热了,我每次想冲个热水澡的时候都被冻得直哆嗦。
某一天我实在是怒了,冲上去找房东,不过她不在,我就写了张纸条。
虽然心里很火,但是我写得还是很客气,我就说水太冷了,我没法洗澡。
她看到纸条之后跟我说,她让她老公去查了,热水显示的温度是不低的。
于是我又试了一次,还是很冷,我只好又写了一张纸条,说我很难受,sick了。
当天晚上房东和她老公都下来了,两个人一个拉着我的左手一个拉着我的右手,
亲切慰问,说了一堆我听不懂的德语,然后对我不停微笑,搞得我像他们干女儿一样。
当时我穿着睡衣,手脚刚好都是凉的,而且那天没吃晚饭,脸色很差,效果都出来了。
后来我心想光说话也没用,于是带他们去洗手间,开了洗澡水让他们自己试。
水当然是冷的,房东跟她老公叽哩咕噜说了一大堆,然后对我说一定帮我马上修好。
走的时候她还抱了我一下,貌似心疼地跟我说你太瘦了,又生病blahblah的。
第二天我就去南法了,回来之后水果然热了,我现在洗澡洗得很开心。
 
奇怪的是这件事情之后房东好像对我好了起来。
每天见到我都会跟我说几句话,比如抱怨她膝盖疼,比如她新养了一只小母狗Alice。
昨天我打开冰箱突然闻到一阵异味,想起来韩嘉告诉过我这个冰箱不制冷。
于是我又跑上去找房东,带她下来看,她闻到气味马上捂住鼻子,说一定找人来修。
今天下午的时候人来了,他们用德语咕噜了一阵,然后房东跟我说:
Sylvia,这个冰箱太旧了,不能用了,你的东西先放我那里,我帮你换新冰箱。
我真是受宠若惊啊,接着她又带我去逗她的宝贝Alice,还去参观她的卧室。
我心里有点飘飘然了,觉得这对我来说是个伟大的胜利,至少能洗澡有冰箱,满足了。
Categories: Dailylife

此生难忘——蒙特卡罗

May 3, 2009 13 comments
我想说这绝对是我去过的最好的地方,我一辈子也不会忘记。
 
我从来没有见过那么漂亮的海水,那么蔚蓝那么清澈。
我也从来没有见过那么漂亮的城市,那么白净那么明媚。
 
一天之内我去了两次蒙特卡罗,白天一次晚上一次。
第二天我甚至还想再去一次,走之前在车上差点就飙泪了,拼命看窗外忍住。
回来的高速上,一路都是意大利的地中海风景,还有瑞士美轮美奂的秀丽山水;
可是我已经没有办法被打动了,我依然在想着蒙特卡罗,想着摩纳哥。
 
我也不知道现在我最难忘的到底是哪一刻。
我记得在赌场里面看到的格蕾丝.凯丽的画像,大家都是多么爱她。
记得在赌场正门口,白天那辆高调的法拉利和晚上那辆低调的兰博基尼。
记得港口处停泊的豪华邮轮和星星点点的白色帆船。
记得建在山顶上的皇宫,还有无论在哪里都能看到的蔚蓝大海。
甚至记得那里弯弯曲曲的山路,半夜的时候开车下山,我整个人都有点抖。
 
我们住在尼斯,在蒙特卡罗之后还去了一会戛纳。
不明白为什么法国的城市永远可以促狭而小气,即使在海边。
不过山上的EZE小镇还是让人觉得不枉此行。
 
什么时候,能再去一次蒙特卡罗,再去看看那里的大海。
 
——————————————————————————————————
附注:首先bless小屁孩叶洲,希望他快点好起来;
          其次盛赞王mike,他绝对是吃苦耐劳技术一流的好司机。
Categories: My tr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