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July, 2009

2009年7月29日

July 29, 2009 5 comments
这一个多礼拜发生的事情简直跟闹剧一样。
我累了,什么事情牵扯到感情就会很麻烦,我的感情也越来越少了。
 
上周末关键词跟我说,我现在一无所有了,你的什么都不是我的了。
那天回来后看到mouse的blog,第一句话是‘纪念我即将逝去的一段感情’,眼眶顿时就酸了。
以前觉得那么面目可憎的他,真正分开了心里念的其实还是过往的好。
 
今天轮到我跟他说,我也一无所有了,我的心整天都是悬的,根本沉不下来。
他说现在的你和以前差太多了,你什么时候起开始这么害怕一个人的生活。
纯朋友的口吻,他说话还是比较客观的,说我现在稀里糊涂的,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要什么。
 
我也不知道现在这样的状态算是怎么回事,我从来没有这么惶恐过。
除去感情,我的工作朋友也是一塌糊涂,让我成天在想着生活的常态到底是怎么样的。
有时候挤地铁逛街看见黑压压的人群,会有一种濒临窒息的感觉,开始对上海有一点抵触。
 
昨天跟mouse开玩笑说我现在狂想结婚。
其实大概也不是想结婚,只是希望生活能发生一些根本性的变化。
这种变化在我看来除了结婚就只有离开上海才能办到了,两者都不易实现。
 
大家都在这个城市隐忍地生活,为什么我不行呢。
我应该努力工作攒钱买房,然后想办法结婚生子,然后有几个朋友,然后就这么过了。
可是真的每个人都要延续这样的轨迹么,我羡慕心定的人却从来不羡慕有稳定生活的人。
 
女人年纪大了真的会有一些压力,我本来是不在乎的,只是这两年的一些事情让我不得不屈服。
希望这段时间的迷茫只是阵痛,我心里依稀觉得我想要什么我还是能慢慢看清楚的。
Advertisements
Categories: Ending

2009年7月19日

July 20, 2009 13 comments
不知不觉回到上海已经一个礼拜了。
一回来就被酷暑和暴晒刺激得更加心神不宁,坐立不安。
总是渴望我的生活中有某个部分是可以稳定下来的——
不过事实就是,目前看来,基本没有什么是定的,都在飘。
 
比较开心的一件事情就是回国的当天晚上就去看了TF2。
那天是夜场,电影院人很少,空间和安静反而更能让人心潮澎湃。
看完之后对美国大兵爱到不行,真的是爱到不行,YY不已。
 
吃饭也吃了好几次,不过天气太热了,胃口不好,吃什么都不觉得特别好吃。
上海的商场现在几乎全线打折,可是奇怪的是也没有什么购物欲望了。
K歌K了一次,也有点索然无味,有点想冬冬,想一起唱《感情生活》和《坚强的理由》…
 
难不成是中暑了?为什么这么蔫啊…真搞不懂,在德国哭着喊着要回来呢…
Categories: Poison

我想你们…

July 10, 2009 14 comments
一大早起来先给惜惜打了个电话,打了三遍才打通。
我说:是我,siwen啊,我明天回上海。
惜惜说:难得啊。
我说:我平时都不敢联系你啊,你太忙了,而且也不怎么搭理我。
惜惜说:是你不太待见我吧?
我说:怎么是我不待见你?我是觉得你不待见我所以我小半年都不敢找你。
惜惜说:我怎么会不待见你呢?我什么时候不待见过你?
我说:那我又怎么可能不待见你呢,你是殿堂…
… … … (跟原版对话略有出入)
 
最后我说,好吧,我错了,这次回去我要好好改进。
惜惜说,行,这次回来把身体搞好,同时,组织活动…
我说,遵命… (你是殿堂啊,你说的话我怎么敢不听…)
 
接着给阿龙打了个电话,阿龙的声音听上去有点累的样子。
乱七八糟扯了一通,我说我现在渐渐感觉到作为大龄女的压力了。
阿龙说你的情况是比较复杂,我也不好建议什么,慢慢过吧。
后来阿龙又说不知道波波找工作找得怎么样了,波波的wedding gift要怎么搞。
我说,找工作的事情我回去问问他,wedding gift我先想想…
 
继续电话,小胖不接,阿达不接,波波在开会…
 
突然想起波波的‘不怕不怕啦’和阿达的热舞…
什么时候我们六个人能再打一次拖拉机啊…
 
———————————————————————————————————
另,财主在MSN上跟我说,昨天给你家阿龙打电话了。
我说,你为啥给我家阿龙打电话,居然还惦记着我家阿龙。
财主说,我无聊啊,你家惜惜和小胖都不爱睬我。
我说,他们也不睬我啊,小胖还稍微好点,惜惜好久不睬我了。
财主说,好吧,我买瓶红酒回去,改天叫大家出来吃饭吧。
我说,好啊,他们都等不及了,恨不得这个周末就吃饭呢…
 
———————————————————————————————————-
我要重新振作起来,发挥我大当家的光和热,和以前一样积极组织活动。
玩忽职守了快一年了,深刻检讨自责中,我是真的很想你们的…
Categories: Echo

项链断了

July 8, 2009 4 comments
脖子上戴了一个戒指,用绳子穿起来的。
每天二十四小时戴着,洗澡睡觉都不取下来。
只有以前去‘神奇’照相馆拍照的时候被强迫摘下来过一次。
 
刚才发现本来的两股绳子被磨损到只剩一股,而且断的一截蜷缩起来。
索性就把它扯断了。
应该是戴了三年多吧,06年去大连的时候买的。
 
想想某人有一次吵架时突然发飙说我这个项链奇丑无比,现在他算是得偿所愿了。
Categories: Ending

我一点也不激动

July 5, 2009 Leave a comment
比赛终于结束了,费德勒赢了。
可是我一点也不激动,神经被冗长的最后一盘折磨至麻木了。
 
中间镜头带到历届的温网冠军得主牌。
从上至下,2003,2004,2005,2006,2007,后面都是Federer;
然后到了最后一行,2008,赫然写着Nadal——
今年又可以加一行了,2009,Federer,只是中间始终是被隔断的。
 
好多人来看这场比赛啊。
爵爷弗格森,拉塞尔.克劳,伍迪.艾伦,还有伟大的桑普拉斯。
最后罗迪克还对桑普拉斯说了一句sorry…
 
其实还是想看费德勒打纳达尔,和别人打,得了冠军也不是完美的。
Categories: Hobbies

MJ,在你死后才爱上你

July 2, 2009 3 comments
Michael Jackson走了快一个礼拜了。
开始的那两天我在柏林,还没有太强烈的感觉。
回来之后找了很多他以前的视频来看,看着看着,突然就爱他爱得不行。
 
其实以前小时候也听过他的一些歌。
可是那个时候资源贫乏,最多能听听磁带,很少能看到video的东西。
MJ的歌如果看不到光靠听,感染力就少了80%,而且他的声线比较细。
所以很长一段时间我都不能理解他为什么是全世界顶礼膜拜的神。
 
现在我明白了,因为他几乎也快要成我的神了。
这几天反反复复看他的MV和演唱会,不能自拔。
最喜欢的表演是Live的Billie Jean,走完moonwalk双脚脚尖立地的一刹那,光芒万丈。
最震撼的演唱会,当然是92年The Dangerous Tour在Bucharest的那一场。
十七年前的MJ无论体力音色都是巅峰状态,那个年代的东欧粉丝也比任何地方都要疯狂。
演唱会一开场就有人晕倒了,然后一直到结束,数以千计的人激动到人事不知。
最后一首是Man In The Mirror,谢幕的时候MJ自己也疯了,满场都是歇斯底里的泪水。
他真的是个神,我尤其喜欢他变白以后的样子,更加妖魅更加像一个神。
 
MJ,在你死后才爱上你,在你死后,才知道我们失去了什么。R.I.P MJ.
Categories: Mus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