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October, 2009

最终幻想

October 29, 2009 19 comments
纽约满足了所有我对大城市的终极幻想。
 
连着去了两次纽约,可是一直不知道能说些什么。
白天穿行在一个一个的Avenue和若干street之间,迷宫一样的水泥城市。
晚上在Broadway上的剧院看到了梦寐已久的Phantom of the Opera,人坐得笔直。
站在熙熙攘攘的时代广场,心底里反而升上来一丝凉意,有点力不从心的倦怠。
傍晚的渡船上,看着苍茫夜色中矗立的自由女神,还有灯火通明的曼哈顿岛,却又抑制不住的感动。
 
我一直在想我血液里是不是流淌着一种对大城市上瘾的元素,让我如此热爱它们。
只是可惜我见到纽约还是晚了点,晚了那么一点,于是也许原本会热泪盈眶,现在最多只能眼角湿润。
我总是以为去年把自己毁损得太厉害,所以复原的速度很慢,一直按部就班地生活。
如今渐渐开始怀疑我会不会就此老去,以后都翻不了身了。
很害怕这种感觉,不是脸上生出皱纹,不是皮肤慢慢松懈,而是心里越来越没有热量了。
 
在25岁的尾巴上终于见到了纽约,这是我最初的梦想,也是我最终的幻想。
Categories: My trip

饕餮在美国

October 23, 2009 13 comments
对于我这种酷爱面包蛋糕巧克力坚果以及热爱各种垃圾食品的人来说,美国几乎是天堂。
当然这也是有代价的,短短三个礼拜,我长胖了近十斤…
我一直颇为自豪的两根非常明显的锁骨现在已经消失不见了…      
 
每天早上是雷打不动的蓝莓酸奶和蓝莓muffin,有时候要吃两个大muffin。
中午在公司,选择比较单一,不过经常是pizza,我喜欢pizza…
晚上就丰富了,我觉得我基本上睡觉之前都是在吃。
超市有大盒装的nuts,各种nuts,我看到后欢喜得不得了。
买回家来便像只松鼠一样咯吱咯吱个不停,无论是在做饭上网还是洗衣服。
薯片cookie之类就不用说了,特别是cookie,美国的cookie种类好多好多。
面包我至今没发现特别好吃的,否则我怀疑我发胖的速度会更快。
 
说到蛋糕呢,自从同事告诉我The Cheesecake Factory这家店以后,我就一直惦记着。
昨天终于如愿以偿,从COSTCO搬回了一大盒,12块cheese cake,四种口味。
我一口气就吃了两大块,觉得整个胃里面都是冰甜的cheese,欲罢不能。
 
还有巧克力,今天又知道了Truffettes法国松露巧克力,于是又打算去买。
COSTCO里这种巧克力一买就是两大盒,两大盒啊,我真是又爱又恨。
 
Anyway我已经打算要遏制这股饕餮的势头了,还打算减肥。
我要让我的锁骨重新显现出来!!不能再胖下去了!!
当然,吃完松露巧克力先~
Categories: Food and drink

无题

October 17, 2009 8 comments
下午去了据说是美国东岸最大的shopping mall。
果然很大,两个小时只是匆匆一瞥,完全不能尽兴。
 
本来是去Tiffany&Co帮冬冬看一条手链的。
结果手链没买成,自己倒动了心思,想买个素银的戒指。
还有两个同事在,没好意思慢慢挑,比较了一下就最后选定了一个。
 
回来之后开始做饭,熬汤给自己喝。
左手食指戴着tiffany的银戒,把小葱切得细碎,撒在汤里。
感觉好异样。
 
Categories: Dailylife

圣地普林

October 12, 2009 8 comments
普林斯顿是圣地。
 
你开着车开着车,某个时候拐到了一条小路上,然后一片世外桃源就出现了。
普林斯顿就是这样的地方,有点人间仙境般的静谧和美妙。
 
秋风吹过,叶子飘落。
灰黑的松鼠在树上跳窜,年轻的学生和你擦肩而去。
在普林斯顿,连话都不想多说,只想思考,久违的思考。
 
人生有无止境的可能性,有没有一种是可以在普林斯顿终老一生的。
Categories: My trip

记录一下: 我要飞跃

October 9, 2009 7 comments
1. mouse说,当时间和耐心都已变成奢侈品,我们只能靠星座了解彼此。
于是我想起安妮宝贝的一段话,贴给她看:
我们很容易碰到的,都是自私或者愚蠢的人。他们爱别人,只是为了证明别人能够爱自己。
或者抓在手里不肯放,知道手里的东西死了。成熟的感情都需要支付时间去等待它的果实。
但是我们一直欠缺耐心。
 
2. 拿到了车,一辆很小的破旧的雪佛兰,不过有天窗。
在美国开车跟德国比起来有点苦不堪言,我想念德国的小奔和不限速的Autobahn。
 
3. 现在真真正正觉得,说起别人来每个人都可以指手画脚头头是道,可是自己又做得好多少。
所以一方面要虚心接受别人的意见,另一方面不要刻意获取别人的认同,没有必要。
有些人即使你对他/她再好,姿态放得再低,他/她也不会sense到,不会让你进入他/她的接纳半径。
 
4. 去了两次德国都没能让我屈服,下到厨房认真做饭给自己吃,这次动摇了。
昨天晚上突然很enjoy在厨房的时光,看来日子真的是要静下心来一个人慢慢过的。
 
5. 听闻bobo结婚摆了五十六桌…房子首付都够了…不知道下个会是谁,我赌小胖…
 
6. 我承认我这个人很奇怪,不过我一贯也不太合常规,呵呵。
在欧洲的时候我贪念的从来都是自然景观,现在还一直惦记着希腊和北欧。
在美国呢,我最感兴趣的,第一是纽约,第二是这里的大学。
所以locate在费城还是很幸运的,附近就有UPENN和PRINCETON。
再远一点有YALE,COLUMBIA和CORNELL,再远一点有HARVARD和MIT。
当然我心心念念的UC-BERKELEY是在西海岸,搞不清楚为啥我对它这么喜欢…
 
说个JOKE,pengpeng告诉我的,在UPENN,有个很大的纽扣雕塑;
然后有个流传的rules是UPENN的毕业生一定要在雕塑下做爱才算完整,哈哈,真好玩。
另外她还跟我说要我定期到沃顿门口去蹲点,蹲到一个就发了,哈哈哈哈。
于是我就YY,如果我真的蹲到一个,那是不是意味着我也有机会到破碎的纽扣下XXXX。
 
7. 我一定要身体好起来,我不想下半辈子都这个样子。
Categories: Randoms

At the beginning of October

October 7, 2009 9 comments
10月1日
国庆,大雨,阅兵开始的时候我的搬家也开始了。
搬完后大睡一觉,醒过来继续收拾,开始打包。
那天还吃了很多东西,水饺汤圆炸鸡腿粉丝汤以及元祖的蛋糕。
 
10月2日
晚上从玉田路走到了五角场,觉得时光流转,两三年前这样来回走过多少次。
 
10月3日 + 6小时
上海PVG起飞,入安检之前还是忍不住哭了,有点控制不了,我自己都没想到。
十几个小时后到了Bad Schoenborn,然后过了这三个月最短暂最痛快的一个晚上。
总觉得好多好多话还没说呢,就天亮了,我也好久没有讲过这么长时间的话了。
 
10月4日 + 6小时 + 6小时
接着过了这三个月最轻松最漂亮的一个早上,十月的德国可以媲美五月的瑞士。
 
到了最终目的地费城,费城机场的行李推车是要钱的,导致我对美国第一印象狂差。
后来还碰到一个无良的出租车司机,下车时一定问我多要50美金,我坚决不给。
两个人在空地上对峙了半天,最后他放弃,丢下我和行李骂骂咧咧地走了。
再后来没法check in,因为没人上班,然后公寓的所有门都是锁着的,四周还没一个活物。
我差点以为我要冻死在费城的荒郊野岭了,没办法扔下行李去寻找活物帮忙。
中间的过程就不赘述了,总之最后我在某个美国帅哥还有若干同事的帮助下终于住进了房间。
 
10月5日
美国的office是要穿正装的,我穿得巨休闲地见过了所有team leader,自我感觉还颇好。
然后就开始干活了…原来美国这么忙的…我忙了一整天…觉得身体有点超负荷了。
 
10月6日
继续忙碌一整天…老地方疼到崩溃,心情狂差狂差狂差。
 
10月7日
今天阳光很好,心情略微好转,不过还是疼,TMD到底你要疼到什么时候。
嗯,希望今天可以拿到车,希望今天可以不要很忙,over。
Categories: My tr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