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December, 2009

开车开到手抽筋

December 29, 2009 11 comments
我是个喜欢开车的人。
在美国的时候,经常开车开得憋屈了就想念德国——
心里想着到了德国一定要多开点车,体验一下久违的感觉。
结果今天就开伤了…
 
为了到杜塞尔多夫送UK VISA材料,早上我还是顽强抵抗住时差的效应,爬起来了。
这次没能租到小奔,租车公司说小奔没有snow tire,给了我一辆高尔夫。
在美国开惯自动档,再跑来德国开手动档,居然很快就找回了脚感。
不过高尔夫到底没有小奔可爱啊,很多细节的地方设计都不如小奔。
 
去的时候一切安好。
在A5上大部分车辆开的都很含蓄,速度并没有很快,我也暂时hold住。
上了A3,大家都奔放起来,我也就跟着high起来了,一个人在车上乐得不行。
三个小时很快就过去,到了目的地,然后是送材料,交钱,吃饭。
 
回来就不行了。
一路都是大雨,前面两个多小时我还能正常应付,后面越开越恍神。
最后半个小时我简直是用意志力在支撑了,太累了,好想下车,可是又想快点开完算了。
还好一路都平安无事地回来了,看来疲劳驾驶真的要不得,我高估自己的忍耐时间了。
 
———————————————————————————————
本来我想着这周末自己跑出去玩一趟。
结果刚才做攻略的时候才想起来护照交上去了,我现在就是一黑户。
看来我得想想办法,不能出去玩这个太痛苦了。
Categories: Dailylife

Love Actually

December 28, 2009 5 comments
我到德国了…
 
这次莫名其妙被汉莎免费升舱了…
我有点怀疑是不是到了26岁我就人品大爆发了…
 
在大西洋的上空无所事事,于是看电影。
Love Actually,不知道为什么这次重看比上次还要觉得温暖。
去UK的心思再次被英式口音撩拨得无以复加,真是torture。
 
Love Actually
I always always want love, but love is actually around me.
Sometimes we are just too young to understand love.
Categories: Movie in siwen's eyes

拜拜美国

December 27, 2009 4 comments
还有十个小时上飞机,飞法兰克福。
 
拜拜我的小雪佛兰,虽然你的轮胎不好,虽然你很破旧,但是我最后还是习惯你了。
拜拜纽约,新年夜去时代广场倒数是没办法实现了,不过有机会我还是会再来的。
 
拜拜中餐馆的老板娘,你们家的炒面真的很好吃。
拜拜印度美女Isha,你是我在美国交到的新朋友,我喜欢你,我也会想念你的。
 
拜拜美国。
Categories: Ending

我的2009年

December 25, 2009 10 comments
       2009年对我来说,是一个很特别的年份。
 
       2009年的特别是因为有2008年。2008年的触底让我在2009年不管怎么折腾,都觉得有可能反弹。当然人生不会有这么轻而易举的事情,可是我渐渐屈从于时间,我开始真的相信一切都会过去的,只是需要时间,更多的时间。
       人长大了记忆就会慢慢变模糊,奇怪的是好像越近的事情反而记得越不清楚。我试图来仔细回忆2009年,却发现印象深刻的很少,远不如2008年来得多,不知道真的是2008年太刻骨铭心还是2009年真的这么平淡无奇。
 
       一月到四月初,上海。中间过年回家一个礼拜。这段时间发生的最大的事情就是搬家。我,关键词还有惜惜一起搬离了世纪公园的那个房子。以前别人问我浦东最喜欢的地方是哪里,我一定会不假思索说世纪公园;现在我答不上来。世纪公园记载了我太多的伤痛眼泪还有歇斯底里。后来惜惜继续住在世纪公园,不过我们的联系越来越少;现在提起他都有点遥远的感觉了,就好象世纪公园一样。
       搬家之后我发现我完全适应不了一个人的生活,即使这个时候我还没有真正一个人。每天晚上我都在焦虑或者躁郁的情绪中度过,不过这段时间没有持续很久,因为我马上有了机会逃离。
 
       四月初到七月初,德国。到了德国一个人的生活就变得顺理成章起来。我尽量不去想上海的事情,虽然它们还是不时冲击我。这三个月就是拼命出去玩,去了好多地方,最难忘的还是蒙特卡罗。有些时候我真的会遗忘很多事情然后非常的开心。这些短暂的愉悦支撑着我平安无事地度过了德国的日子。
       工作上我还是没有什么大起色,大多数的时候我还是在纵容自己。可是工作始终是工作,需要用职业的态度来对待。我只是总把工作在我生活中的比重降到最低,与其说我不想care它还不如说我不敢去care它,总之太多的东西纠结在其中。
 
       七月初到十月初,上海。中间回家一次。我还是适应不了一个人的生活,但是这个时候已经真正一个人了。回到上海的第一天我被太阳烧灼得头晕,加上刚下飞机的劳累,我脑子一热就搬到了公司附近的某个地方。现在想想,如果那个时候搬到别处,我在上海的这三个月会好过许多。其实很多事情的掌控权原本都是在我手里,只是有些时候我太轻信于人,于是莫名其妙就让自己处于了劣势。这段时间我几乎每个晚上都不想回家,觉得没有一个真正属于自己的地方,甚至好多时候会特别特别想结婚,跟谁结不知道,就是想;或者是离开上海,我最爱也最恨的城市。
       九月份跟老板,现在已经是前老板了,去北京出了一次差。我的表现让老板很是失望,我自己也很羞愧,可是我觉得我无能为力,从2008年一路这么走下来,我只能有这么一个结果。工作上的不顺跟我在2008年的怨恨紧紧缠在了一起,我handle不了。
 
       十月初到年底,美国。大后天飞德国。一到国外我就出奇地习惯一个人,之前在德国还有些玩伴,这三个月在美国我整个就是not in a social mood,变得沉闷而不爱讲话。进入十二月这种状态尤其明显,每天中午我会一个人从公司开车出来去中餐馆吃饭,回到家也就一个人窝着,不加班的周末可以不声不响宅上两天。这段时间blog更新频繁也跟这个有关系吧。可是我也没有觉得自己过得有多不好,比起之前在上海的三个月,我还是觉得平复了不少。
       前老板正式离开上海。他一直对我很好,于是我对他的心理亏欠就要一直这么欠着了。前几天一直为悬而未决的UK签证心里忽上忽下,现在也无所谓了,看我的运气吧。
      
       最后的这三个月有大把大把的时间,于是想好多好多的事情,工作,感情,朋友,家人等等。我总是觉得我一旦跟人走得太近,就会不是我的本来面目,或者我的本来面目是怎么样没有一个准态,每个人对我的评价都不一样。工作上我的想法还没成型。感情中我从来都不会好好跟人相处,好朋友的话太不想失去,但是这两样东西偏偏是我没办法掌控的。弟弟还是叫人操心,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才能长大。
 
       我26岁了,自认为有过许多波折的经历,有过一段两年并纠结无比的感情,有一份工作以及若干存款,有朋友有家人,其实我也不缺少什么。2009年会把我的人生带往什么方向我不知道,可是我能确定的是不管什么方向我都能走下去。我的坚持和我的忍耐不会再背叛我。
Categories: Memories

2009年12月22日

December 23, 2009 9 comments
今天是我生日,我26岁了。
 
年度总结依然没有草稿,总觉得还有什么事情没有了结一样。
也许一定要等到2009年的最后一天都过完才能正式有个ending。
 
换上裙子,穿上丝袜拍了几张照,算是对生日的纪念。
还有选了两张今年年中在意大利拍的照片,贴在这里。
我觉得它们是对我2009年整个状态的一个直观写照。
另外,我喜欢穿小黑背心的自己。
 
 
 
Categories: Memories

啊啊啊啊

December 21, 2009 10 comments
德国老大说,你在哪里办UK签证我不管,你只要保证你最后能去UK就可以了。
美国老大说,你要办UK签证不是我的事,你时间来不及不能去UK你自己去处理。
我觉得有点崩溃,不过这样好像反而激起了我的斗志,我要不惜一切代价搞定UK签证。
 
————————————————————————————————
上周末暴雪,积雪没过膝盖。
家里什么吃的都没有,我只能硬着头皮出门。
车子被掩盖得跟个小山丘似的,车门都拉不开,积雪的压力太大。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进了车门,前窗后窗都是厚厚一层雪。
没办法,下车,好不容易把前窗弄出一点空白,实在搞不动了,放弃。
轮胎陷住了,完全动不了,我只能不停地前突突后挺挺,油门踩到最大。
好不容易车子闯出一条血路,轮胎又挂了,陷死了,完全动不了。
远处开来一个卡车,壮壮的卡车司机看到我的窘状,马上下来跟我说:
你坐好,发动油门,倒档,我来帮你推车。
于是车子终于终于开动了,我连忙下车感谢他,他笑笑就走了。
 
我的雪佛兰这个时候除了前窗有一些视野,其他地方包括后窗依然是厚厚的积雪。
可是我实在弄不动那些雪了,于是开着这个小山丘就上路了,心想去超市就两分钟,应该不要紧。
结果一上主道后面就有一辆警车冲我狂闪灯,我心里一紧,想完了,被美国警察逮住了。
我连忙把车停到一边,警车里下来一个帅哥,真的很帅,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我说:
Young lady, you can’t drive like this…
我心想我当然知道我不能drive like this,可是有什么办法。
于是我装作可怜兮兮地看着他说,我实在是弄不动这个雪,我想去超市买工具除雪。
他看看我,再看看车上的雪,回到警车上找了一圈,估计也没找到什么工具;
然后他就戴了两只皮手套过来,对我说,我来帮你弄吧。
于是我就傻乎乎地看着他左挥右打,雪块哗啦啦掉在地上。
过了一会他说,好了,你可以走了,去超市买点工具把剩下的弄干净,注意安全。
我心里感动得不行,差点想冲上去抱着他说声谢谢。
 
为什么在我快要离开美国的时候才让我发现美国人的美好?
Categories: Dailylife

老天保佑我快点搞定UK VISA

December 18, 2009 8 comments
       在这样冻得叫人发疯的天气,还能让我有点热血激荡而想去的城市,除了纽约恐怕也只有伦敦了。

       东京太遥远,暂时不在考虑日程之内。罗马巴黎也是打算去的,甚至想过一个人去,可是比起伦敦,罗马好歹没去过,还能稍微激动一下;巴黎就算了,完全不可能让我兴奋。
       现在唯一的问题就是VISA。老天一定要保佑我快点办出来,耶稣基督,万能的主,我虔诚地祈祷。
 
———————————————————————————————————
       今天公司开圣诞party,我早早就溜回家跑上床了。不喜欢这样的场合,不好玩。去年在上海的party开始了我才走,今年更彻底,索性不管。实在是天气太冷了,不然我宁愿一个人开车去长岛放放风。每天都是零下几度,我都快冻出病来了。在这里基本没顾及过形象,带过来的长靴长裙长领毛衣统统没动过,我就是个懒女人,没办法。
 
———————————————————————————————————
        mouse那边年度总结都写出来了…不过极其简单。奇怪的是我这边我一点总结的感觉都没有,2009注定是个转折,不是开始也不是结束。
Categories: Dailylife

ZZ 重庆没有森林

December 16, 2009 1 comment

       那天加班加到MSN上上海的人们都陆续上线了。临走之前点开了这篇豆瓣九点首页推荐,靡靡的California Dreaming响起,一下子慵懒下来。文字让我小为惊艳,看了很久。

        作者叫麦子,是女生,长居巴黎,养仙人掌,长发及腰。

        开始觉得我和巴黎有点孽缘,去了几次都不喜欢,可是还打算再去。

        今年的冬天好漫长,还有两周我就要飞越大西洋,如果是太平洋该多好…

 原文地址: http://jiuyimeng.spaces.live.com/

“……我以为我会醒来,谁知道,原来有些梦是永远不会醒的。”
 
                                      — 王菲《重庆森林》
 
初雪后巴黎踏入深冬,徘徊许久的温度在给足预兆后终于狠下决心一降再降。
急冻的水泥路面从正中间噔噔裂开,开始整日无休止的流泪,他若见到定会说这是条很有感情的路。
街角的Bar暂停了供应她最爱的樱桃黑啤,掺兑酒精的牛奶正试图帮助她提早动脉硬化长逝久安。
杯垫上遗留的电话号码渐渐晕染开来模糊不清,对面男生颤抖尖锐的声线让她神经紧张。
 
她没有停留很久,虽然外面很冷,一首歌的时间内她吞下了三只羊角包一大碟巧克力酱。
像他说过的那样,她真的很喜欢免费的食物。其实这并没有什么不好只不过让她有些无地自容罢了。
再后来有人走过她身边微微躬下身子告诉她,她很美。她并未抬眼只微笑说了句,我知道。
是的,她一直都知道,虽然她并未有心维护,虽然她嘴角仍沾着些许的巧克力酱。
 
推门离开,迎面的风让人鼻头发紧,天蓝围巾里呼出的热气却像情人的手抚过面颊。
裹紧在大衣里的身体终于修炼成精般日益消瘦,黑白眼珠透出的森森鬼气的让感到人避之不及。
脱皮嘴唇像某种带锯齿的干花,黯淡廉价的质感,而她并无所谓,用其也不过是饮茶咀嚼。
有些需要对她来说太过高昂,求索不起不如遗忘,被歪曲理解后的含义才更加实用。
 
抱着成桶的打折饼干去看电影,深夜放映厅里的观众越发稀少,三三两两不成气候。
她反反复复看一部只有老人和小孩的影片,把自己哭到膝盖发软眼角发炎,疼要切肤才能记得。
末班地铁里醉酒的阿拉伯鬼满嘴腥臭的凑近她,她不为所动地竖起中指,然后吐出一地过期饼干。
于是有人叫了,有人笑了,有人鸡飞狗跳了,唯独她蹲在那里像个哑巴一样不发一言。
 
其实呕吐和气温是一样的,有很多事情不是我们想要怎样就可以怎样的。
有些话不应出口但已出声,明白并非故意就好,有些话已被遵循多说无益,要求何必复述何必。
你没有金城武的过期罐头,我没有林青霞的金色假发,王菲和朝伟没有结局。
亦如,重庆原本就没有森林。
 
 

 

Categories: Games

我觉得我有点发狂了

December 14, 2009 13 comments
感觉什么都不对,怎么样都不舒服。
Something must be wrong…
Categories: Poison

真的感动

December 10, 2009 12 comments

今天小兹鲁突然在MSN上对我说,想你了。

 

我一直觉得亏欠他,我很少主动联系他,今年总共就跟他吃过一次饭,还因为别人闹场抛下他走了。

我很少这么对朋友,可是对他,这几年我真是疏离得太多,我都不好意思说我是他的朋友。

 

他在他的地盘发了篇文章,里面提到我,我拿过来看,无来由地感动,不带任何矫情。

他记忆中的那段日子是我在上海最为孤单无依的时光,他陪伴我度过,2005年的春夏。

那段时间还有一个人,隔壁实验室的师兄,我也总是想起来,也是复旦的,带我吃饭带我玩。

我对复旦人的好感就是那个时候埋下的,虽然比不上我的清华情结,也算是稳定而持久的好感了。

 

小兹鲁,希望你在复旦过得好,回上海我去看你🙂

 

那天搭档从南京回来复旦,心贴心地说话吃饭,坐公交车离开的时候,是我去送的她。

 

我突然想起来四年前的夏天送别siwen的时候。那个时候她还是个胖姑娘,要去合肥读书。

后来她回了上海,找到了好的工作,去了德国现在又转战美国,去巴塞罗那去米兰去美到她想哭的蒙特卡罗。她在美国自己开车跑来跑去,一个人开车去普林斯顿的校园,看那里的秋叶松树年轻学生,说人生有没有种可能性是在这里终老。

我记得她说在最黑暗的那几年她控制不住地吃东西。

她后来在上海和一个男人缠斗得不可开交,什么《暖暖》什么《七年》什么《二三事》,各种她曾经热爱的安妮宝贝的桥段她自己亲自上演。瘦得皮包骨头。

当年我请她的客吃吃味千或者吴江路生煎一类的东西。

现在她在美国买Tiffany的银戒指给自己戴自己切碎小葱煮浓汤喝。

当时我和她两个人站在久光外面恒隆外面没出息地YY着指指点点着。

她说她最近又开始狂吃,之前瘦出来的锁骨都没有了。

我说你已经开始过着当时想要的生活了,她说是。可是总觉得只是一般,还是空,不满足。

 

她这次飞出国之前又在玉田路和五角场间走了个来回,她说好像时光流转回到三四年前。那时她比那个读初中的我还穷,蹭了我好多饭。

她在Broadway看了梦想里的Phantom of the opera,整个人坐得笔笔直。

 

那天送她走后我哭了有一阵子。一个人骑车时回家想,以后没人陪了怎么办,没人和我在地铁上YY帅老外了怎么办,没人和我一起去南西花痴了怎么办。那天出了那首叫《如果的事》的歌,那时还没什么人知道那首歌。

Categories: Ech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