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February, 2010

在魔都的幸福生活

February 27, 2010 1 comment
回来了一个礼拜,每天我都感觉有点像生活在半空中,心情轻快。
各种各样的事情把日子塞得满满的,让我莫名地兴奋。
 
前面几天在休假。
白天没人帮我搬家,我就自己收拾,然后再去添置一些东西。
一个人走在大街上,人群让我觉得格外温暖,整个人都是热的。
 
接着就是去公司,处理各种琐碎,还有搬办公室。
小半年没回来,都感觉有点物是人非了,不过见到一些旧同事还是很亲切。
 
最开心的事情当然还是搓饭了。
望湘园的鱼头,楚炫堂的藕汤,渝信的辣骨,哇噻,真是美味啊~
我现在觉得我真的是喜欢搓饭,一边吃饭一边闲扯,心情总是很好。
 
今天上午去医院复查,医生说没有什么大问题,不要太劳累就好。
晚上见到了惜惜伉俪小胖伉俪小柴伉俪还有波波和财主。
惜惜小胖还有波波的生活明显都很稳定了,我感觉离他们越来越遥远。
小柴同学的mm看着很是舒服,据说是复旦的硕士,气质还不错。
财主同学依然是公司骨干,忙来忙去,不久好像又要去法国。
 
明天是元宵,不过我后天才能回家,之前买票的时候忘记这个日子了…
Categories: Dailylife

有时候我真希望自己是个男人

February 23, 2010 5 comments
这一次的搬家真是艰苦卓绝。
 
大家都还没有回来,只有小胖和关键词在上海。
这周两个人都要上班,小胖还住得远。
所以我只能每天等关键词下班了帮我收拾,然后搬东西。
偏偏我又是个急性子,总是想快点把新家整理收拾好,所以有点煎熬。
 
下午跑到宜家去搬了个镜子回来。
一路走一路想,我要是个男人该多好,就不用这么麻烦了。
 
Categories: Dailylife

失眠真痛苦…

February 20, 2010 1 comment
我又一次陷入了倒时差的漩涡中,久久不能入睡。
 
非常感谢关键词同学发着烧还跑来接机并且收留我并且答应帮我找房子搬家。
不过小半年不见,关键词同学好像越长越丑了…小眼睛越发地小…很是难看…
然后关键词同学说我胖得变形了,全身跟肿了一样…shit,长胖了就要被这么鄙视么…
另外关键词同学申请加入我的小弟行列,我打算跟其他小弟商量一下,再来决定。
 
给远在四川的王睿打了个电话,对话如下:
我:喂,是我啊。
他:你回来了啊?在上海还是在仙桃?
我:嗯,在上海。你怎么样,结婚了没?人家都结婚了。
他:没,不如我们结吧。
我:好啊,你在四川有房子不?
他:有啊。
我:好啊,那我今年出完国回来去找你。
他:我们可以先把证领了,钻戒买了,你这两年找到合适的再把证毁掉。
我:好啊,没问题,那我最近有时间去四川一趟。
他:哈哈…
我:哈哈…(心里莫名暗爽,为了这段不着边际的瞎扯 ~~)
 
最近看了两部偶像剧,都是小天阮经天同学的,我很喜欢这个浓眉小眼的帅哥。
偶像剧就是会让人轻信生活的美好,不过像我这种一向是感觉先行的人,本来也会经常产生幻想。
 
好像没什么好说的了,还是睡不着。
天亮了继续找房子,要找一个离地铁近离医院近离downtown近的房子还真难。
什么时候我才能有自己的房子呢,sigh,房子真是我的一块心病。
Categories: Dailylife

乐极生悲

February 20, 2010 1 comment
昨天晚上,嗯,不对,应该是前天晚上,在德国的最后一晚,有点high过头了。
当时实在很开心,喝了两大杯不知道什么的酒,除了一点点头晕好像也没啥反应。
我心想我的酒量倒是越来越好了嘛,结果回到家越来越晕,于是睡觉。
一直睡不着,迷迷糊糊到天亮,头痛欲裂,这就是所谓的宿醉反应么?
更可怕的是上半身发了大片大片的红疹,冲澡的时候热刺刺的疼,难道是酒精过敏,shit。
我有点哭笑不得,不过还是慢慢打包收拾,心想我也没喝醉啊,怎么就这样了…
 
—————————————————————————–
同志们,我到上海了,没有房子住也没有找到房子,我急需要帮忙,不想流落街头~~
Categories: Ending

I am so happy tonight

February 19, 2010 1 comment
It is really an amazing night.
 
Someone said to me: I never saw a Chinese girl rocking so much. My deeply compliment, Sylvia.
And I was so surprised. Because I was just enjoying the music and dancing a little bit.
 
Well, the happiest thing always happened at the last night.
Now I even wish I can stay in Germany for a bit longer…
 
Maybe as time goes by, something can really become memory and I can really enjoy life.
Categories: Dailylife

我要回来啦

February 18, 2010 7 comments
终于终于终于捱到最后一天了。
亲爱的魔都,我要回来啦。
 
我要搓饭我要逛街我要K歌我要打牌
我要看电影我要学游泳我要泡酒吧
 
我有好多好多的地方想去啊
南京西路茂名南路衡山路新天地还有五角场
 
大家速来找我吃饭…首选湘菜其次川菜…其他暂不考虑…我报告:-)
Categories: Dailylife

严重怠工情绪

February 17, 2010 Leave a comment
德国的天气终于好起来了,然而我也终于快要熬不住了。
 
坚持就是胜利,挺住就是一切!!
Categories: Dailylife

一场聊天

February 14, 2010 4 comments
我好久没有和mouse聊天了。
一来我向来不怎么主动,她现在也很少主动找我;
二来我总是感觉她现在过得还好,所以尽量不去打扰。
今天实在无聊,在MSN上跟她打了个招呼,结果她说她发呆了一下午…
我说我以为你忙一直没找你,你干嘛不找我,她说我也以为你忙啊…
 
然后聊天就开始了。
 
我先是跟她update了一下我昨天看春晚时听到的消息:某男要结婚了。
她说她像触电一样被雷了一下,然后就平静了;我说你的反应雷到我了。
然后两个人都哈哈大笑,就这件事情展开了一点讨论。
 
接着我觉得打字太慢,直接就跟她skype了。
 
她跟我说了一些她的糗事,我就跟她说最近我的困扰,絮絮叨叨不得要领。
她说哎呀,这不就跟你大学的时候一样,你这个人就是喜欢纠结,无比纠结。
我突然有点惊醒的感觉,可是为什么历史总是惊人地相似…难道一切真是命中注定…
 
还有她居然也说觉得我的性格不是典型的摩羯,比较偏射手,这下尤其雷到我。
上次lulu这样说我的时候我还默认为是lulu跟我相交不久,没有那么了解我;
现在mouse也这样说,我真是一点反驳的余地都没有,亏我自己一直认为自己很摩羯…
 
两个女人,两个现在生活完全没有交集的女人在一起话题是很有限的——
不过这一点也没有妨碍我们乱七八糟啰里八嗦聊了大半天,后来她的苹果电脑快没电了,就结束了。
 
刚才我在MSN上又跟她说,你以后太无聊了可以找我说话。
她说嗯,我现在就是太懒了,我这个人太不主动了;我说你放屁。
她又是哈哈大笑,我也觉得很好玩,真的很久没说话了,有种久违的亲切。
 
最后祝她这个天平女依旧花枝招展,我这个伪摩羯女可以不要再纠结。
Categories: Echo

最好的时光

February 13, 2010 Leave a comment
1.     几年前我看过一部电影,最好的时光,侯孝贤导演。时至今日我脑海里电影的内容只记得七七八八,印象最深刻的唯有这个片名。
 
2.     今天看春晚,小虎队出来的那一刻我差点迸出眼泪,我想几乎每一个八零后,都见证了他们三人在一起最好的时光。
 
3.     两天前,英国时装设计师Alexander McQueen被发现在伦敦寓所自杀,年仅四十,堪称是他最好的时光。
       对于他,我并不怎么熟悉,一直听说的是算出道比他稍微早一点的另外两位:Tom Ford和Marc Jacobs。看到新闻之后就四处看了看他的资料,还找了几段他的时装发布会片段来看,最经典的就是2006年秋冬系列,现场配乐非常好听,Kate Moss压轴,那时候的她刚经历完吸毒丑闻,可是Alexander McQueen还是爱她。
       他们是很好的朋友,Alexander McQueen和自己的同性恋伴侣结婚的时候,婚礼就在Kate Moss的游艇上举行。
       我一直很好奇,为什么时尚圈里十男九gay,几乎所有的大牌的掌门人都是gay。从Giorgio Armani 到Karl Lagerfeld,从Jean Paul Gautier到Domenico Dolce和Stefano Gabbana,从Tom Ford到Marc Jacobs,都是gay。和小兹鲁稍微探讨了一下,他说时尚圈的残酷竞争和巨大压力是一般女人承受不了的,而会对时装感兴趣的男人通常都是gay。我倒是觉得同性恋在艺术领域一向比直男有天分的多。
       和Alexander McQueen比起来,Tom Ford太过商业化,而且我自己一向觉得Tom Ford这个名字比较土,虽然他被公认为很性感…Marc Jacobs在减肥成功之后好像灵感枯竭,只是样子着实好看了不少。这两位在我看来已经有点过了他们最好的时光。
       据说久光里面有Alexander McQueen的店,可是我一点印象都没有…这次回去要去瞻仰一下…
       Wish you rest in peace.
Categories: Randoms

至为想念魔都

February 11, 2010 5 comments
德国下雪已经下到一定境界了。
 
有下过非常凶猛的,一团一团雪花裹着往下掉的暴雪;
有下过鹅毛大雪,片片雪花紧密地降落,六棱形状极其完整;
有下过像盐一样的雪,细细粒粒,跟下雨一样;
还有下过十分悠扬的雪,雪花漫不经心地飘下来,姿态很是清高。
 
然后我赖床也赖到一定境界了。
我恨不得吃喝拉撒全在床上完成,最好一天都不要起来。
每天早上是我最痛苦的时光,要挣扎很久,心里各种情绪酝酿完才终于爬起来。
 
至为想念魔都。
这个冬天积蓄的所有能量,只有在魔都,我才有心情发挥。
Categories: Dailyli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