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March, 2010

病入膏肓

March 30, 2010 3 comments
在受了肠胃炎的袭击之后,我昨天又感冒了。
坐在办公室一阵阵发冷,回到家就上床休息,结果今天又发烧了。
早上起床时头重脚轻,觉得自己快要病入膏肓了。
 
我决定明天请假休息。
感谢大家的慰问,可是你们现在买好吃的给我我也不能吃…
 
这两天唯一的感觉就是我老了…斯文老矣,尚能饭否?
Advertisements
Categories: Health and wellness

生病记

March 27, 2010 15 comments
昨天下班的时候隐约觉得肠胃有一点胀气,我没太在意。
阿达来上海了,于是我们一伙人又聚在一起搓饭,见了面之后就忘记不舒服了。
我也没吃什么,点了一碗红豆沙,还吃了很多酸菜炒面…羊排之类的没怎么碰。
 
后来阿达要去赶火车,我们就散了,然后我就开始觉得肠胃的胀气升级了。
经验告诉我肠胃炎又犯了,我赶忙跑回家休息,希望这次不会太难过,可惜事与愿违。
 
十点钟上床睡觉,肠胃一直疼一直疼,我百般难受,翻来覆去,完全不能合眼。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觉得更疼得厉害了,心里直往下沉,觉得这个晚上真是熬不过去了。
看了看手机,已经十二点四十了,我完全不知道怎么办,要是可以睡着该多好,一觉醒来就没事了。
后来难受继续升级,我跑到厕所吐了一次,鼻涕眼泪都出来了,一片狼藉;
再后来还是睡不着,继续难受,又吐了一次,又是鼻涕眼泪一大把;
到第三次去吐的时候我觉得已经没东西吐了,然后这一次吐完疼痛开始慢慢减轻。
可能肠胃负担太重,晚上吃的东西它们完全不能消化吧,吐出来就稍微好一点。
再后来我就慢慢睡着了,睡之前看了下手机,快两点半了,我真是被折腾得够惨。
 
迷迷糊糊一直睡到今天中午,肠胃还有点小小的不舒服,不过比起昨天晚上可以忽略不计了。
好久没试过犯肠胃炎了,可能最近游手好闲疏懒好食,老天看不下去了,提醒我一下吧。
其实以前我成功地避免过犯病,秘诀是开始胀气的时候就要休息,什么东西都不要吃,胀气结束危机就解除了。
昨天是我太大意了,以后千万不要再这样了,太难受了。
Categories: Dailylife

大风呼啸的北京下午

March 21, 2010 1 comment
大风呼啸的北京下午,我和pengpeng从南锣鼓巷的巷口出来,被大太阳刺了一下眼睛。
可是我觉得温暖,在北京的这个周末,有太久没体味到的温暖。
 
周五的晚上在冬冬家打牌,下大雨和阿达一直要看电视,说142游戏频道的两个星际主持人很YD。
快12点的时候从她家出来,阿达打车捎我回酒店,问我是不是早困了,路上有一茬没一茬地说话。
 
周六上午从酒店check out,顶着快要把人吹倒的大风去买点心,然后打车去找pengpeng。
我们一起去南锣鼓巷吃午饭,我终于吃到了我垂涎已久的麻辣香锅,那家店的名字叫肥猫。
吃完饭闲逛,去了巷头的一家小酒吧,叫12平米,老板是个老外,不知道是哪国人,中文讲得很好。
他有很好看的笑容,还有高大厚实的背影,我有一丝钟意,为什么在国外反而见不到这样的男人。
 
中间想叫冬冬和阿达过来,冬冬说天气太差就不来了,阿达还在加班。
还有pengpeng听说我想去吃烤鱼,叫我改签机票,我们晚上去吃,不过机票没改成。
于是我只好自我安慰说下次再来吃,最好吃完晚上再去三里屯,pengpeng说也好,留些念想。
下午四点一刻,我们从那家小酒吧出来,走到开阔的大道上,风很大,可是阳光很耀眼。
 
坐在候机厅的时候,我发觉我一点也不想回上海,我流连着北京这种土朴的温情。
飞机离地的那一刻,心里舍不得,知道上海是截然不同的,上海总是精细中透着冷漠。
黑暗中看着机翼上一闪一闪的信标灯,心情慢慢变回低沉;然后机舱内忽然明亮起来,我回到上海了。
Categories: My trip

FAUCHON

March 19, 2010 5 comments
中文名:馥颂美食精品店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建国路87号新光天地B1-2楼
推荐甜点:香草千层糕,MACARON
 
昨天晚上我们老大带着我去瞻仰了这家店,说是他家面包19点以后买一送一。
去的时候面包差不多卖完了,不过他家地下一楼不像是卖甜点的,倒像是买香水的。
大众点评网上有人说这种装修导致了门厅冷落,让这家店的气氛格外落寞,我分外赞同。
 
这家店算是法式甜点的殿堂品牌了,目前国内只有这一家,上海没有…
今天礼拜五,所以打算晚些时去买香草千层糕和MACARON来犒劳自己。
MACARON我在巴黎吃过,印象极差,可是我还不死心,想要再试一次。
吃完再来给feedback吧,顺便说一句,新光天地楼下好多好吃的啊。
Categories: Food and drink

晚冬的帝都(续)

March 15, 2010 2 comments
和阿达在东方新天地吃完晚饭,我们一直沿路走到了长安街。
冬寒凛冽的夜晚,从宽大笔直的长安街东头走到西头,我终于爱上了北京。
 
这是多么不容易的一件事情,我来了一次又一次,每一次都对这个城市心有抵触。
可是今天晚上,我终于屈服,北京用它一贯的沉默不语的姿态最终让我俯首称臣。
 
回酒店的地铁上我想起了安妮宝贝《彼岸花》的序言:《倾诉的完成》。
生活拥有能够不断重新开始的可能,心中拥有能够始终一往无前的信心,一切都将继续。
 

某天的黄昏我在北京的长安街散步。看到笔直的马路,在渐渐弥漫的夜色中显得空旷。广场上很多人。年代久远的地铁速度很慢,发出轰隆隆的声音。三里屯的酒吧,半夜时分有人把椅子撤掉,然后把木桌子拼在一起,跳上桌子开始随着激烈的电子节奏锐舞,兵荒马乱的吵闹。这个城市自有它截然不同的气味。

我想我要来到北京。因为我爱上北京的夜晚。

离开上海的那一个夜晚,在虹桥机场看到天空一抹灰紫色的晚霞。透过夜航飞机的玻璃窗往下看,地面上的城市一片万家灯火,霓虹流动。上海,这个华丽庞大的城市,在夜色中就像一艘空荡荡的船。我对这个城市的倾诉已经完成,所以要告别。

那一刻因为生活拥有的能够不断重新开始的可能性,因为心中始终贯彻着的一往无前。我热泪盈眶。

Categories: Randoms

晚冬的帝都

March 15, 2010 12 comments
都已经三月中旬了,帝都居然还有积雪。
今天一路晕车加晕机过来,真是诡异,我多少年没晕过了。
 
刚才勾引pengpeng抛弃她老公过来,未遂。
pengpeng:你到北京了?
我:到了,刚洗完澡。
pengpeng:这这这,好暧昧哦
我:…你要过来跟我睡么…大床房…
一番解释,结论是我住的离她太远,她今天还有事,于是作罢。
 
不过再次见到伟大的帝都我依然心情激动,不能平静。
 
————————————————————————-
No one else can make me feel like home, and I already began to miss you.
Categories: Dailylife

2010年3月13日

March 13, 2010 2 comments
下周又要去北京出差,我万分期待。
一是又可以会会老朋友,二是可以再次感受一下北京现在轰轰隆隆的活力。
我一直记得上次深夜坐车走在三环上的震撼,北京有一种黑压压的恢宏气势,让人心惊。
 
当然在工作上,上次去北京依然是一个惨淡的回忆,于是我这次依然有压力,天知道会不会依然惨淡。
可是我改变不了发生的事情,也挽回不了消逝的时间,只能找借口自我慰藉,这点我再擅长不过。
 
————————————————————————————-
昨天晚上和evonne去正大闲逛,发现了两家新开的很喜欢的店,说是新的当然是因为我快半年没去了。
一家是卖衣服的,衣服质量很好,风格别致干净,价格昂贵,我想我三十岁以后要穿那样的衣服。
一家是喝下午茶的,名字很土,好像就叫Afternoon Tea,不过看上去环境能让人放松,这点很难得。
 
不过半年不见,我还是无奈地发觉上海的发展渐渐有点力不从心,开始慢慢落后于北京。
也许像陈丹青所说的,上海自甘堕落为地方城市——以地方城市的标准来衡量,它绝对是满分。
可是我还是希望它不要这么轻易沦陷,我对这个城市有着超乎寻常的感情,我希望它持续和北京抗衡。
 
这次出国回来我的心态好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我开始看到了我安定下来的可能性。
当然这个结论需要下次出国来验证它的确定性,我需要知道再次面对冲击的时候我会不会动心。
不过今晚回家的时候,我真的有一种前所未有的心定,什么生活是我最想要的,心定是唯一的标准。
Categories: Randoms

雨天之下,并无新事

March 9, 2010 13 comments
1.     昨天下午终于见到了小兹鲁同学。半年不见,他给我的第一感觉是这次他的直男气质莫名多了起来。当然这对他来说不是好消息而是噩耗。他不停地问,到底哪里出问题了哪里出问题了。我说我也不知道,可是你开始有点像直男了…
 
       我们一起打车去五角场,途中经过复旦正门。我很怨念地说现在我都不太敢进复旦了,里面的小孩子让我觉得自己很苍老。然后我们就开始聊复旦,结果小兹鲁同学说了一句惊世骇俗的话:我之前对复旦的幻想简直是一种性幻想,而现在我对复旦的冷淡也几乎就是种性冷淡。我瞬间被煞到了,心中暗想,你到底还是复旦的人,maybe它让你有点幻灭,但至少你还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再次回到五角场真是倍感亲切。不过我很是奇怪,现在上海要开世博会,什么旮旯的地方都有了地铁站,可是五角场却没有,简直没有天理嘛。
 
2.     今年的奥斯卡真是一点悬念都没有。我不是很喜欢詹姆斯.卡梅隆,对于情节薄弱的阿凡达,我也不觉得它能问鼎最佳影片。早上仔细看了一下今年的奥斯卡红毯,没有任何出彩的地方;唯一的感觉就是,女人老起来真是没法看啊…不信你们看看这张Sarah Jessica Parker…
      

3.     最近到处地震啊冰雹啊,我有时候会坏坏地想,要真有2012也挺好的,生活中这么多的不公平,到那一刻就公平了。

Categories: Randoms

相亲记

March 2, 2010 10 comments
我从来没想过相亲这种事情会发生在我身上,因为这实在太不符合我的风格了…
虽然我嘴巴上总是开玩笑说让别人给我介绍,但是我心里还是觉得这样的事情太刻意。
 
老妈的电话从年前就开始打起,这次回家来更是狂轰滥炸,我濒临崩溃。
我很是想不通,她含辛茹苦这么多年养育我,所有的目的都只是为了让我嫁人么?
我呢,去年曾经有一段时间是很想结婚,可是我后来发现婚姻其实跟我想的不太一样。
我跟老妈说一切要看缘分,老妈说一切都是要靠自己争取的…我哑口无言…
 
下午我正在睡午觉呢,被老妈叫起来,梳妆打扮一番,去见人。
结果对方的本尊我没见到,只见到人家爸妈…这个相亲也太雷人了…
我有点坐立不安,老妈之前教我如何问候寒暄我一概忽略,我觉得我又不是被估价的商品。
终于熬到了相亲结束,我还不知道他们的feedback如何,回头我老妈肯定会跟进的。
—————————————————————————
 
这次回来看到老爸老妈身体还可以,弟弟马上回学校上学,我觉得我的任务就算完成了。
Categories: Dailylife

无比心烦

March 2, 2010 3 comments
才回家一天,我就想逃回上海了。
耳朵边像开了机关枪一样,从来没有消停过,我要疯了。
 
现在看来我一定得在上海奋斗出我自己的一个小窝来!
Categories: Dailyli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