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June, 2010

ZZ 没有好女孩和好归宿

June 28, 2010 5 comments

看到有几百人推荐六六的文章《什么样的女孩会有好的归宿》,很是纳闷。但看到留言者中有一部分人提出异议,又觉着有一点安慰。我遗憾的是,居然有那么多人真的以为成为一个好女孩就能有一个好归宿是一个真命题

六六在文章中说:

“人生除了开宝马的快乐,拿爱马仕提包的快乐,住豪宅的快乐,周游世界的快乐以外,还有许多不是金钱可以负担得起的快乐,比方说鼓励失业的丈夫,给亲人筹钱看病,焦急地等待孩子升学考试结果,被老师叫到学校听训,给其他家长赔礼道歉,处理老公出轨事件,给老人养老送终,偷看孩子的异性朋友,和亲家第一次会面,照顾大肚子的媳妇,含饴弄孙等等。”

但我以为,不应该鄙视物质带来的快乐,如果你是一个有能力给自己挣来宝马、挣来爱马仕包和豪宅,挣来环游世界的能力和气度,胸怀和境界的女人,为什么这种自己主导自己的快乐不是快乐?为什么一定要认为有男人爱我、给我一个婚姻和家庭才是人生至大的快乐?那些鼓励失业丈夫、给亲人筹钱看病、焦急等待孩子升学考试、去参加家长会被老师训、赔礼道歉、和亲家见面等等的快乐也是快乐,但谁能说这种传统的、琐碎的、属于旧时女人的快乐就应当继续成为现代女人人生最主要的快乐?这段话里所暗含的意思即是,女人应当把这种闪烁着世俗道德光辉的快乐视为幸福的标志,通过这些事件来告诉自己:哦,我是快乐的。我不否认,一部分女人会继续以此为快乐,但是这种强调其实将会成为对一部分要选择不这样生活的女性的人生价值的打压。所以我们才会常常看到一些这样的例子,如某某女性在某个领域非常杰出,可以拿很高的薪水,可以经常和朋友聚会,但是(仅仅一个“但是”就可以把她整个人生模式给否定掉)她却是单身。

Oh, what a pity!

这样的故事总视图引起人们内心的同情、惋惜和恐惧。以此来教育广大妇女同胞:看嘛,就算你富可敌国,能够买下一个地球,但是你没有男人要,你终究只是世界上最可怜的那个人。

另外,这句“处理老公出轨事件”的快乐读起来意味深长。如果说处理这样的事情有快乐可言,那一定是和小三斗争取得了最终的胜利,于蓬头垢面、眼神涣散、精神疲累之后看到了一丝余生的曙光的欣慰。也许胜利后快乐是有的,但是我在想,为什么女人生来就要去争抢男人并且为他的种种行为或者背信弃义而埋单?并且还要将此视为快乐?这种快乐的产生机制可真是够变态啊。

“我想,中外的标准,女子要传统,这在哪里都不会错。所谓的传统就是女主内,相夫教子,夫妻相互扶持,艰难的时候互为依靠。”

六六说的这句话没错,不论古今还是中外,到目前来看,符合其社会主流的性别价值观对女性角色的定位的女性,的确可以得到一桩婚姻。但是这并不能构成女性在婚姻里继续保持快乐,得到真正幸福的必然条件。

一对男女从爱情走入婚姻,维系这桩婚姻的不再是单纯的感情,更不是爱情,爱情早就已经死亡,也许就在婚前。那么维系下去的是什么?是共同的利益,并且要力量均衡。尽管六六说她并不否认女主外,但她强调女人的世界还是在家庭之中,这无疑就是强调了女性的家庭角色,这是对传统价值观限制女性进入社会公共领域的文化强化。

也许有的女人也会疑问:我觉得呆在家里挺好啊,相夫教子,拾掇屋子,买菜做饭打扫,我很喜欢这样的生活。是的,我相信有不少女性热衷于这样的生活,正如我同样相信其实大部分男性也会认同这样的两性家庭角色模式。但是两性怀着同样的角色期待并不意味着两性能够同时从中获益,甚至获得相同的益处。

作为一名女性,喜欢传统的两性家庭角色定位有什么好处呢?好处就是,你能够获得更多男性的青睐,因为多数男性也会持有这样的角色期待。也许你成为“剩女”的概率会比排斥、否认这种角色定位的女性要小。那坏处呢?这个潜在坏处才是应该要看到的——即是男性具有对家庭更多的决定权和处置权,而女性则相反。那这种更大的决定权和处置权来自于哪里?来自于他参与到社会公共事务中,他的价值是社会赋予的,对社会做出的贡献是可以衡量的。而家庭主妇的价值体现则是无法放到社会中通过量化来进行衡量的。

也许有人会说:不对啊,这个社会也在讴歌母性的伟大、赞美女性的自我牺牲和奉献精神啊!

我只能说,你快点醒醒吧,你要还这么相信这种有男权文化主导下产生的对女性的赞美是真正的赞美,那你真的已经中毒太深。对女性的真正赞美并不是讴歌她对家庭的贡献和为了家庭的自我牺牲,这是一种性别歧视和偏见,我倒想问问:凭什么要老娘自我牺牲啊?熬成了黄脸婆,就离成为被弃的糟糠之妻不远了。很多夫妻常常是有难同当,有福不能同享。为什么啊?是小三们猖獗吗?是坏女人太多吗?其实不然,真正原因仍然是因为男性具有对社会资源的占有权和社会事务的参与权,而作为家庭妇女的女人呢?没有了这个男人和他给你的家庭,以及孩子,你就什么都不是。

这就是我认为的潜在的坏处。它并不是一定要发生的,但是它具有发生的可能性。尽管有的女人一辈子都是家庭主妇,一辈子都没离婚,但她是不是一定就快乐和幸福呢?光她自己说“我快乐啊我幸福”是没用的,得用你自己的大脑去分析。她的丈夫可能若干年已经没跟她做爱了,她可能很久没有同丈夫一同出门旅游了,她可能不晓得除了照顾孩子、照顾老人和丈夫,她还能做什么,她有什么兴趣,她可能已经和过去的同学、朋友都没有什么联系了。如果在这种情况下,她的丈夫在飞黄腾达后没有离弃她,并不一定是他的道德有多高尚,很大程度上是基于现实利益考量。

成为一个快乐幸福的家庭主妇没什么不好,谁都想不是?但做家庭主妇和快乐幸福是两码事,请要学会断开这两个概念。做家庭主妇不是做公主,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你是要以牺牲参与到社会事务中换取生存资源和社会权力为代价,将自己的命运放在另一个人和未知的可能性手中。如果有人还一厢情愿地说:“不会的,以我对他十年交往和共同生活的了解,他不是这样的人。”那我是真心诚意地祝你好运。我依然保留我自己的恐惧:怎能把自己对生活的主导权交到别人的手里,用自己的命运和一个男人的道德良心来打赌?

如果这个社会中多数女孩子还抱着“成为一个好女孩就能找到一个好归宿”的念头,那么依然会有女孩子得不到幸福。如果有人能够携手共同生活,当然是一件快乐的事情。但是很多时候我们往往在被这样教育的同时忽略了另一种教育,那就是,如果不能找到合适的共同生活的人,那一个人也可以快乐的生活。如果和这个人在一起共同生活已经成为一件不快乐的事情,那么就要学会放手,重新去寻找快乐的生活。

“我诧异,有那么多去做节目的单身女性选择不要孩子。你的一生要扮演无数多的角色,女儿,媳妇,妻子,母亲,职场人士,以后的丈母娘或者婆婆,奶奶等。你难道不知,你一旦自己选择了舍弃母亲这个职称,基本上你人生的屋檐就少了一半了。你未来没机会成为妈妈,婆婆,或者丈母娘,奶奶,外婆甚至兼而有之。你生活在一个只有一半屋檐的房间里,你会觉得透气,还是觉得不舒服?”

我要学会做女儿、媳妇、妻子、母亲、职场人士,然后是丈母娘、婆婆、奶奶。怎么没听着谁教导男性你这辈子要学会做儿子、女婿、丈夫、父亲、职场人士,然后是老丈人、公公和外公呢?这首先就是对两性角色教导的不公。女性你要成为这么多角色你才能平衡你的人生,那男性呢?没谁听见对男性有这种说法吧。其次,女人一辈子要是不结婚、不生子、不成为婆婆或者丈母娘,好像你这辈子就不完整了似的。是,得承认一个人一辈子是会显得相对寂寞,但是有的女人就选择了一个人过一生。你光看到她身边没有一个男人的可怜,那是你看到的“可怜”,但你又没看到她结交精神上的挚友而非打牌喝茶八卦的三姑六婆般的女友得到的快乐,你光没看到她的床上没有一个男人,却看不到她床上能有不同男人的快乐,你也许不能看到和体会到她在职场上独当一面获得成功的快乐,你没看到她和家人或者朋友远足旅行、环游世界的快乐,你以一个深居家庭的主妇的眼光来窥察一个遍迹海角的人的自由,你以为的寂寞和可怜,我真不知道寂寞在哪里,可怜在哪里。

“人生的真谛在哪里?人生的真谛在于服务于他人,照顾关爱他人,并从他人的笑容里得到满足。如果这也算是虚荣的话,肯定比拎爱马仕要快乐。”

六六老师这番陈述,我不能说不对,但只能说这是属于她自己的真谛。就譬如我,我并不认为服务于他人、照顾他人而没有回报就是快乐的,因为我从根本上就否认女性奉献就会快乐这样的价值观。我又不是雷锋转世,又不是泄欲工具和生育机器,我也有情感需求,凭什么我奉献我付出,你只还我个笑容我就满足了?你的笑容倾国倾城还是迷倒众生?我也承认六六老师这番话肯定也不是虚荣,但如果我说我服务他人、服务社会能够换来一个爱马仕包包,何以说明我拎着这个包包的快乐就是虚荣的?

最可笑的对比则是总拿物质快乐来做对比,好像物质快乐就是低级趣味一样。这世上最真实的快乐不是什么把奶头塞进孩子嘴里看着他慈祥微笑的快乐,也不是帮老公打洗脚水、帮他按摩两只脚丫以缓解他一天奔波劳累的快乐——这种快乐所带来的满足度视女性对现有性别价值观中毒程度而定。这世上最真实的快乐就是这些“低级快乐”,即肉体的快乐和物质的快乐。如果你认定奉献是快乐的,那你试试看让对方给你奉献一回,让他也试试这种快乐呢?

原文出处:http://erotolily.blogbus.com/logs/66988050.html

Advertisements
Categories: Randoms

从来没有如此讨厌过德国人

June 27, 2010 3 comments
首先,那个边裁就是个傻逼,他的失误直接导致了比赛结果。
上半场如果是2:2,下半场英格兰也不会全面压上去进攻了,结局肯定不一样。
 
其次,德国队的那个门将真是个极品,就算他表现再好也是个脸皮厚的极品。
 
再次,我不知道德国队踢得好在哪里,那么多人鼓吹德国队,他们真的看球了么。
这场比赛全部是因为英格兰后防太烂,锋线也不行,所以才输成这样。
我根本就不相信这支破烂的德国队能走多远,大半的时间他们踢得一塌糊涂。
他们就是年轻有速度,然后碰上了英格兰这支老迈不堪的队伍,于是赢了。
 
最后,我从来没有如此讨厌过德国人,我永远以及绝对不会支持现在的这支德国队。
 
预祝他们早日滚回家。
—————————————————–
 
为了避开那群聒噪猖狂的德国人,我下午一个人窝在家里看球,结果输成这样。
我真的很伤心,意大利离开的那场我没看成,这场所有的心痛难过逃也逃不掉了。
Categories: Randoms

好吧,英格兰VS德国

June 23, 2010 5 comments
OK,最新战况——
德国赢加纳,下场对战英格兰。
祖国塞尔维亚输给澳大利亚,出局。
————————————————-
 
中午吃饭的时候我跟德国客户说我支持英格兰。
结果下午四点多的时候我正在喝水,他们突然对我说,1:0!Congratulations!
出于礼貌我只好对堆笑对他们说,预祝晚上德国队也赢球,其实心里是不想的。
 
回到酒店英格兰的那场已经结束,翻翻水木上的评论发现英格兰还是不得人心。
估计这场踢得还是很不好看,不过不管怎么样我决定了支持肯定支持到底。
 
讲课讲得很累,先睡了一觉,醒过来德国的比赛已经下半场了。
我开了电视机,过不了一会进球了…于是我想好吧,我家英格兰基本上要对战德国了。
 
那就来吧,不知道这一次世界杯我为啥这么不喜欢德国队。
金士顿告诉我德国队进球之后放鞭炮,塞尔维亚每丢一个球他们也放一次鞭炮…
我就觉得莫名好笑,德国人为啥爱恨都这么刻板,难道辩证法不是德国人发明的么?
 
27号中国时间晚上十点,让英格兰把德国送回家吧~~
Categories: Randoms

Waving Flag

June 22, 2010 3 comments
When I get older, I will be stronger
They’ll call me freedom, just like a Waving Flag
 
Waving Flag是这次世界杯的主题曲,我很喜欢,特别是这两句歌词。
我想要变得强大,不管是外在还是内心——
外在变得强大,就会更符合这个社会的价值观,得到更多认同;
内心变得强大,就算得不到认同我也不会纠结,得到更多自由。
 
这周我又出差了,不过是在德国本土,杜塞尔多夫。
住进了一个概念型酒店,每间房子都有独立的名字和设计,很明亮很宽敞。
我进门后第一想法是我如果自己有这么一间房子该多好。
 
出差内容是给客户讲课,讲的东西我自己也没被培训过,都是自学。
就这么囫囵吞枣地上了,感觉有点毁人子弟,不过我已经尽力了。
一起过来的俄罗斯同事包办了所有杂务,还带了一堆吃的,都给我吃了。
 
写到这里肚子饿了,出去觅食,一会看球赛,我的生活赶紧平静下来吧。
 
When I get older, I will be stronger
They’ll call me freedom, just like a Waving Flag
 
—————————————————————————
PS:  老哥请速和我联系,我出差完就离开杜塞了…
Categories: My trip

英格兰踢得跟一坨屎一样

June 18, 2010 4 comments
我强忍着肚子疼看英格兰的比赛,可是他们踢得跟一坨屎一样。
 
本届世界杯到现在为止看上去有点指望的也就巴西和阿根廷了。
欧洲的球队都怎么了?都嗑药了?都出去泡妞了?
 
真是一堆不争气的东西!
 
Categories: Randoms

世界杯笔记之巴西VS朝鲜

June 16, 2010 3 comments
这场比赛是本届世界杯开赛以来我觉得最好看的比赛。
 
随着韩国日本的相继胜出,我开始越来越希望朝鲜也踢出惊喜。
总归都是亚洲人,亚洲球队的精彩表现还是让人有点激动的。
 
比赛一开场我就瞥到一个光头九号,然后我就脱口而出,九号不错…
从此镜头上只要有九号众同事就开始揶揄我,你的九号,九号!…
不过事实证明我是很有眼光的,这是人家朝鲜队主力前锋啊,郑大世。
 
因为之前看了一场沉闷无比的葡萄牙VS象牙海岸,所以这场比赛真的好看太多。
朝鲜队的防守非常严实,还有个非常‘淡定’(黛拉语)的守门员。
下半场朝鲜队感觉体力有下降趋势,巴西队连贯两个球之后我担心他们会心态颓靡。
可是完全没有,后来他们反扑一个球之后我已经完全被朝鲜队折服了…黛拉也是…
 
我真心真心希望朝鲜队可以小组出线…我希望他们可以走得更远。
 
PS:最近德国人很猖狂,真希望快点有球队出来锉锉他们,我不支持德国队!!
 
又PS:转载一篇帖子,我觉得写得很好呀。
 
水木WS版从来都是相声云集的地方,虽说欧洲联赛已经结束了,也不妨碍世界杯版在这个6月继承WS的衣钵,继续创作精彩的相声。所以朝鲜球员手里攥着矿场的offer,身上穿着鸿星尔克,嘴里喊着斯密达,头上顶着主体思想的光环,就上场踢球了……居然踢得还不错。

其实如果你在身边接触过朝鲜人,接触过他们的生活,你的许多看法都会改变。我们对于朝鲜人心理状态的无知,和西方人对于我们的无知并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无知就会导致误解,误解的结果就是妖魔化。还在学校读本科的时候,我和几个朝鲜同学一个班,所以也就有机会了解他们。当时我们班里运动人才匮乏,每次参加系里的足球和篮球比赛总是被完虐,直到我们把那几个朝鲜同学召入班队,事情才有了改变。可以说,他们当年在球场上的表现就是昨天朝鲜队表现的缩影,不知疲倦的奔跑,永不服输的态度,坚忍的神经和一致的团结。你可以说世界杯的比赛代表了某种民族自豪感或者国家责任感,但是一个大学班级的足球比赛绝对谈不上这些东西。朝鲜人在球场的表现更多的是体现了一种民族骨子里的东西,一种自尊和坚忍的性格。当这种性格和暴发户联系在一起的时候,就变成了自傲,那就是我们所反感的棒子;当这种性格和贫穷联系在一起的时候,就变成了自闭,那就是令我们感到神秘的朝鲜。但是无论是自傲还是自闭,都不妨碍他们在这届世界杯赛场上体现出令人尊敬的比赛态度和水平。

其实朝鲜人也是和我们一样的人,由于历史渊源的关系,我们其实还有很多的共通之处。当年每次踢完球,大家都要去聚餐喝酒,班里一个最好喝酒的男生这时候都会主动表示自己“今天身体不舒服”————原因是一个朝鲜同学会一杯接着一杯的灌他。大家也会一起联网打游戏,一起玩牌。当年手机开始在学生中普及,他们也会偷偷去给自己配一个手机(虽然这在政治上是不允许的),就和我们翻墙去玩facebook、twiter一样。私下的时候,他们也会摘下自己的领袖胸章,和我们闲扯各种政治话题或者8g一下某某的感情生活。他们也要给自己攒钱,以便回去的时候能买套房子,讨个老婆。就是这样,大家都是这个世界上的人,基本框架都差不多,无外乎男人多根棒子,女人多两个球而已。我们又何必调侃和我们差不多的人呢?

生活在这个男人当房奴,女人傍大款,有钱人忙着炒房,农民工忙着跳楼的国家,我们没办法像南非人那样开心的吹vuvuzela,也没办法像朝鲜人那样专注于他们的足球。所以还是回到足球本身,享受短暂的快乐吧。等到7月12号一过,我们就只能继续体会love、family、stock、realestate版的各种悲欢离合了。

Categories: Randoms

意大利 VS 巴拉圭

June 14, 2010 4 comments
这场比赛看得我内伤…
 
首先我要说这届意大利队的帅气程度已经大不如前…
之前的男模队风采不再…06年的时候那是何等拉风啊…
发现鲜肉一枚3号克里希托,86年底摩羯座,可惜球踢得没什么灵气…
 
其次节奏快得不行,传球一塌糊涂,看得我心烦。
 
最后两次进球的时候我都低头看BBS去了…抬头一看进球了…
 
我要疗伤…治愈系疗伤系的人都跑到哪里去了…
 
PS: 强烈期待明天巴西VS朝鲜!!
 
 
Categories: Randoms

英格兰一如既往的悲剧气质

June 12, 2010 6 comments
我真是无语了。。。
 
花痴一句,场边的小贝是静止的帅,进球后飞奔的杰拉德是动态的帅。
 
英格兰的男人就是帅!!
Categories: Randoms

大家尽情欢乐吧

June 11, 2010 4 comments
世界杯正式开战了。
 
几乎所有人都high起来了,真好啊,大家尽情欢乐吧。
 
————————————————————-
BTW,今年我支持英格兰。
 
 
 
 
 
Categories: Randoms

被禁足的感觉真是憋气

June 10, 2010 1 comment
如果是以前,出来英国出差我会顺道玩两天。
可是前阵子被人恶意攻击,说我玩得太多,甚至不请假就出来玩。
另外还有更难听的,我真是莫名其妙,就是你随口一句话都会招来祸害。
我情绪大受影响,就没做计划,只是纯出差,可是同时觉得很憋气。
 
明天就回德国,晚上去伦敦转了一圈。
在Picadilly Circus的小爱神像下面和卓敏碰了头。
找了家中餐馆吃饭,聊到十点,再回酒店,去SOHO喝一杯的计划因为时间没成行。
 
回来的火车上睡得人事不知,现在又清醒了。
心里莫名堵得慌,不明白我自己出来旅游碍着别人什么事了。
每次想起苏格兰高地心里就一股无名怒火,之前已经决定忍气吞声现在都压不下去。
 
有些人就是你做什么ta都会看不过眼,除非你臣服于ta,按ta的标准行事,处处小心。
可是我偏不,当然我也不是刻意为之,我就是做不来,本来就不是一路人。
现在的问题是我好像和大多数人都不是一路人,所以屡受诟病。
可是有什么关系?难道真的要我变得跟大多数人一样么?这个世界岂不是更无聊。
 
这份工作里面我最喜欢的部分就是可以四处游走,和不同的人打交道。
如果把这部分从我这里硬生生剥除,我都找不到它更大的价值在哪里。
 
我突然觉得解脱,我以后也许都很难有机会再来欧洲,所以我想去的地方我还是会去的。
 
谁也别想阻止我,只有可能我自己决定不成行,绝对不会因为外力而退缩。
 
****************本篇blog谢绝任何评论*****************
Categories: My tr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