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August, 2010

顺子 —— 《忘不了》

August 29, 2010 1 comment

LYRICS:

当初是打发了无聊 他只是个目标 
OH YES I DO DO DO I DO  AND
怎么越来越想要对他依靠 我怎么动了心
想要和他一起变老 
动了心 谁动心谁就输了  
他会装傻 还是逃掉 
自尊虽然放得高 遇到感情都不要
做不到做不到 那个吻我无法忘了
忘也忘不了 还要装做是玩笑 
我的心情他并不明了
所以我只好笑着说 男人全都不可靠
忍住眼泪没有人知道
其实想要他说爱我到老
却怎么会说成了
就这样也好
———————————————————–

其实比较喜欢听的是一个超级星光大道选秀歌手刘明湘的版本:

http://v.youku.com/v_show/id_XMTkwMzA3NTQw.html

———————————————————–

连续上班十四天,每天在公司打酱油,日子真难熬,只有听歌来打发时光。

Advertisements
Categories: Music

守财奴

August 27, 2010 1 comment
最近天天计算存款。
 
昨天刚发工资,于是把所有要付的账单和还没到帐的报销又算了一遍。
算来算去,总也到不了心里预期的那个数字,什么乱七八糟的都加上去了。
 
关键词说算了,你就等两个月,现在这样太吃紧了,你快成守财奴了。
可是我不甘心,我现在总觉得有个目标在那里,不达到心里不安宁。
 
于是造成昨天去超市,看见这个觉得贵,看见那个觉得贵;
甚至开始后悔之前在德国不该玩那么多花那么多钱,还有回来不该乱买衣服鞋子;
到最后开始想下个月要削减一切不必要的开支blahblah。
 
好吧,我已经正式演变为守财奴了。
 
想当年刚进公司,第一个月工资到手的时候,进了巴黎春天看中什么直接刷卡。
如今已经堕落到买什么都会事先看打折不打折,是不是一定要买,能忍则忍,sigh。
———————————————————————–
 
可是,可是,今天晚上又要出去吃饭…回来还没见过波波惜惜皮皮他们呢…
Categories: Dailylife

最近想房子都想疯了

August 24, 2010 3 comments
最近想房子都想疯了。
 
昨天做梦梦到我去看房子,不知道什么的一个地方。
走着走着到了‘中央财经大学’,这是个什么学校?从来没关心过…
那里好多好多楼盘,可是都不卖,说是学生宿舍,于是我继续走。
 
又走到一个不知道什么的地方,走街串巷,好像忘记了自己是来看房的。
那种感觉像极了当年我一个人初来上海,在玉田路逛荡,对什么都煞有兴致。
最后我醒了,早上六点,阳光射进房间,关键词在旁边翻了个身。
 
—————————————————————————-
这几天一起住的房东的女朋友+爸爸妈妈都要来上海,协商之后我和关键词要住出来一个礼拜。
可是最近短租房酒店公寓都好难找,天气又热,我于是又体会到租房真是局促,任何时候都有变故。
天天计算存款,可是还是不够不够,要是本科毕业就出来工作也许现在差不多可以了…
 
就是很想有一个自己的小房子,只有四五十平米也好啊。
首先要买一张很大很软的床,可以在上面打滚的那种,睡懒觉最好了,最好是素色的床单。
如果房子很小没有客厅那么沙发就免了,不过要买两个无印良品的懒人沙发,陷在里面抱着笔记本上网。
浴室装不下浴缸也可以忍受,但是喷头一定要很大,要有二十四小时的热水。
要有一个大冰箱,里面装满果汁酸奶水果还有蛋糕冰淇淋,定期去采购。
还要在墙上打造很多柜子出来放东西,这样结余的空间我可以放我的公仔,比如龙猫儿子。
 
嗯,差不多就是这样,我要继续努力赚钱攒钱。
Categories: Dailylife

拒绝做橡皮人

August 23, 2010 1 comment

橡皮人 无梦年代的无痛与无趣

提要:越来越多的中国人,正在变成无梦、无痛、无趣的“橡皮人”。”美国作家格林写过小说《一个枯竭的案例》,讲一个建筑师功成名就后身心俱疲,最后只有逃到非洲森林。美国精神分析学家随后提出了“职业枯竭”(job burn out),一种和“橡皮人”类似的病症――情绪枯竭、才智枯竭、生理枯竭、价值枯竭,既去人性化,也无成就感。

  经济持续高涨的背景下,许多人激情不再。“橡皮人”,始于王朔1986年发表的小说,作为一种社会人格,24年后的今天,它卷土重来。

  无梦年代的无痛与无趣

  橡皮人

  中国仍在急行军。

  经济持续高涨的背景下,许多人激情不再。“橡皮人”,始于王朔1986年发表的小说,作为一种社会人格,24年后的今天,它卷土重来。

  越来越多的中国人,正在变成无梦、无痛、无趣的“橡皮人”。

  梦破、梦醒或梦圆了,回到现实,所以无梦。伤痛太多、太重、太深了,已经麻木,反而无痛。生活过得艰难、单调、自我,日复一日,变得无趣。

  成功主义、阶层板结、价值偶像的缺失,共同制造了“橡皮人”。他们沦为打酱油的局外人,相继遭遇职业枯竭、才智枯竭、动力枯竭、价值枯竭,最终情感也枯竭。

  国家愿景始终如一,社会共识已现分歧,个人希望载沉载浮。我们寄望于重新摆正社会的天平,使“橡皮人”找回梦想、痛感和生趣,成为情感饱满的新鲜人。

  无梦、无痛、无趣的橡皮人

  我的病就是没有感觉

  橡皮人似乎就是你自己,也许亦是所有人。他患上了一种没有梦想、丢失痛觉、不知趣味的病,和你的病一模一样。

  文/黄俊杰

  你想寻找一个名字叫做“橡皮人”的人。

  他总是坐在会议圆桌的10点钟方向,因为这个位置既不显眼也不担心被提问;他在MSN上的头像总是忙碌,因为正忙于在找不到开心的开心网偷菜;他总是一个人在茶水间抽烟,因为此时他的工作座机正响个不休。

  他早晨可以准时起床,但感觉像一晚上没睡般疲乏;他和所有人一样善良,但从不见义勇为,连围观群众也不会去做;他不是无情无义,但从不让座;他拥有一颗温柔的心,但在致电父母时找不到语言;他有些孤独,但坚信沉默是金;他洞悉情趣的学问,但连送宠物回家都叫快递公司;他不是不渴望爱情,但连结婚都懒。

  橡皮人没有病,只是心很累。为了不会不开心,他连快乐都不要了。他的形象模糊,有时隐藏在这个时代的人潮之中,有时就在每个人的镜子里――他面无表情地塞在拥挤的电梯中,他不起眼地混入地铁站汹涌的人潮中,他默默地站在斑马线前等待通过的整齐队伍中,他疲惫地沉睡在午夜依然满员的公交车座位上……他活在这个社会的潜规则之中,活在职场的金科玉律之中,活在世故的熟人社会之中,活在阶层板结的崛起大国之中,活在周遭变化速度让人皮肤都感到麻木的国度之中。

  橡皮人似乎就是你自己,也许亦是所有人。皆因橡皮人患上了一种叫做没有感觉的病,和你的病一模一样。

  从《橡皮人》到“橡皮白领”

  王朔写过小说《橡皮人》,说的是一群自我迷失的都市年轻人,一个“行尸走肉、寡廉鲜耻、没有血肉、没有情感、丧失了精神生活”的群体。他们一如工艺品,“被高高在上的观赏者轮流捏拿玩弄,被生活的泥匠用压力捏成各种形态”。

  今时今日,这个词变成了“橡皮白领”。这个词的注解:“他们没有神经,没有痛感,没有效率,没有反应。整个人犹如橡皮做成的,是不接受任何新生事物和意见、对批评表扬无所谓、没有耻辱和荣誉感的人。”

  美国作家格林写过小说《一个枯竭的案例》,讲一个建筑师功成名就后身心俱疲,最后只有逃到非洲森林。美国精神分析学家随后提出了“职业枯竭”(job burn out),一种和“橡皮人”类似的病症――情绪枯竭、才智枯竭、生理枯竭、价值枯竭,既去人性化,也无成就感。

  橡皮人站在“有闲有钱有知识”的社会优等生的对立面,在中国,这些无梦、无趣亦无痛的城市生物,正形成一个庞大群体――先有《中国“工作倦怠指数”调查》,70%的被调查者出现工作倦怠;再有《中国翰德就业报告》,57%的被调查公司表示职业枯竭情况加重。有心理学家发表观点,以前一个中国人工作十多年才枯竭,现在经常一两年就枯竭了――全因现代社会的流水线模式提高了效率,却降低了人的成就感。

  橡皮人可以在如下职业中寻找:医生、银行员、程序员、教师、记者、交警、公务员、演员、出租车司机――按照心理学家分析,他们要么已习惯无需分享的孤独工作,要么上升空间有限,要么每周工作时间超过50小时,在日复一日间消磨了斗志,换来的是挥之不去的空虚感。

  橡皮人可以在如下城市中寻找:根据一份12省市工作倦怠指数调查,对工作感到厌倦城市排名是天津、四川、重庆、上海、辽宁、湖北、广东、福建、江苏、北京、浙江、山东――中国城市的性格、发展速度、文化生态改变的不仅是GDP与CPI,还在改变小职员的幸福指数。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在什么东西上面都有个日期,秋刀鱼会过期,肉罐头会过期,连保鲜纸都会过期,我开始怀疑,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东西是不会过期的?”在最近30年,一下子就是一个时代。橡皮人不是淡定,只是漠然。疲惫不堪的他们如同王家卫电影里的人物,对新事物的出现与消亡见怪不怪,对原则与信仰实属朝三暮四。在“急”之中国,他们视淡漠为生活之禅。

  这是一个现实――英国超市正热销“情绪食品”,人们靠吃含有γ-氨基丁酸的食物来放松情绪;中国的大城市出现心灵超市,销售写有“快乐”、“安全感”等各种情绪的空瓶子。崔健过去说我的病就是没有感觉,到今天,你连情绪都要到超市购买。

  这是一个现代的寓言――美国作家麦尔维尔写过一篇短篇小说《抄写员巴托比》。主人公巴托比是一位抄写员,他日以继夜不停地抄写文件,拒绝任何变化与沟通,不论人家要他做什么,他只是不停地重复说“我宁愿选择不”,到最后甚至拒绝进食,结果饿死了。

  这也是一个悲剧――既有《杜拉拉升职记》教你如何百忍成金,又有成功学教你如何体面对话,还有中国的“酱缸”传统教你如何口是心非。到最后,你发现说真话容易犯错,便不再说话;你发现愤怒、轻视与得意时都会影响人际关系,便省略表情;你发现手舞足蹈会影响形象,便不再做任何夸张动作――你终于活得如同一部人类学行为规范,去掉了表情,隐藏了情绪,不带一丝人气,成了橡皮人。

  无梦时代的生活艺术

  一位家庭教师这样抱怨他小学三年级的学生――在考试之前,她对老师面无表情,直至考试成绩公布,发现老师有用,分数提高,才对他热络起来。林语堂说,中国人是世界最现实化的民族,并且对中国人作了成分分析:四份现实十一份梦想+三份幽默感+三份敏感=中国人。

  教育进展国际评估组织对全球21个国家进行调查,发现中国孩子的计算能力排名世界第一,想象力却排名倒数第一。有基督教团体对香港人做调查,发现20岁以下的年轻人还将家庭放在第一位,追求梦想放在第二位;但一到40岁至50岁的年龄组别,家庭还是第一位,但追求梦想已经放到了最后一位。

  中国人日益病重,连国学书籍《儒家修身九讲》都在煽情:“当我们每天拖着疲惫的心灵上班,带着深刻的焦虑下班,感情、婚姻、家庭、事业、人际关系方面的种种问题,让我们一次又一次哀叹为什么活得这么累时,也许该问一问:为什么我们的教育体制没有教会我们一门生活的艺术,让我们从小学习如何面对人生的各种问题,把握正确的生活方向,创造精神的幸福和快乐?”

  林语堂倒是写过《生活的艺术》,说过“中国的哲学家”:“他把一只眼睛睁着,一只眼闭着,看透了他四周所发生的事物和他自己的徒劳,而不过仅仅保留着充分的现实感去走完人生应该走的道路。因此,他并没有虚幻的憧憬,所以无所谓醒悟;他从来没有怀着过度的奢望,所以无所谓失望。他的精神就是如此了得解放。”

  我们活在悖论之中――在最讲效率的时代,不耐烦的我们心生对慢的向往;在最讲个人发展的时代,我们因为无法快速成功而日益消极。橡皮人无梦,不代表他过去没有梦想;橡皮无趣,不代表他不想做有趣的事;橡皮人无痛,只因残酷现实让人对痛感必须习以为常。

  不是每个人都如同王菲:“我一向没有梦。梦想也好,目标也好,我都没有,一切只凭感觉去做。”在物欲时代,每个人都被迫成为理想与现实的共同体――在便利店打工的文学中年实现过诗歌梦,卖猪肉的博士实现过大学梦,找不到工作的海归实现过出国梦,破产的师奶有过股票梦,经历过100次相亲的老处女有过豪门梦,依然藉藉无闻的超女有过成名梦,中国人迷信过鲁迅文学院、新东方、《梦想中国》,但更多追梦人还是回到了生活的原点。

  2010年,艺术家王小慧试图挽救中国人的梦想:她要与万名有梦青年共同来完成一个艺术项目,用文字、影像、绘图和装置来共同勾画心中的梦想,是为世博会的“2010梦想计划”。但比起一幅“画饼”,中国人更需要一场关于梦想与生活的自我救赎。

  在彭浩翔的《爱的地下教育》一书中,有四川省雅安市的学生写信给他,问:我活得很累,还能实现梦想吗?彭浩翔给出了一个也许亦适合我们的回答:“人生过了三十,就有别的看法。生命中许多时候,有许多事情,不能成全,何不站在另一个角度,虽不能至,心向往之。”

  我们随时都可能卡在人生的瓶颈。但瓶颈处,我们可以制定第二个成功计划,将成功时间推迟10年;我们可以第二次认识自己,补情感教育的课,培养爱的能力;我们可以第二次学习生活,重温亲情与友谊,拾回为追逐成功而放弃的事物,珍惜眼前人。

  或许应寄望社会变好,顺便改善个人处境。但在整个“橡皮中国”找回热望、情趣与痛感之前,橡皮人不妨先进行“Work-Life Balance”(工作与生活的平衡)的自我复健――你可以和父母在马路上散步,你可以边听交响乐边擦洗地板,你可以边做饭边写日记,你可以与同样大腹便便的同事新组乐队……中国前所未有地需要生活的艺术,因为我们都如同《1Q84》里塞着车的的士司机:“因为怎么努力都没办法到任何地方,所以到这地步,只好彼此觉悟。”

******************************************************************************
又是无所事事的一天,我于是把这篇文章翻出来贴在这里,感同身受。
Categories: Books

《唐山大地震》

August 20, 2010 Leave a comment
看这部电影的时候,关键词总是很好奇地看着我说,
咦,你怎么不哭,你平时那么能哭的怎么都不哭?
 
我就很无语,心想老娘除了在你面前经常哭得梨花带雨之外本来就很少哭啊。
 
好吧,这里废话一下。
其实我以前哭都是憋着自己哭,后来发现男人实在太笨了,哭就要对着他们哭。
于是一发不可收拾,变得非常非常爱哭,还可以哭很久,于是给关键词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
 
废话讲完。
其实看《唐山大地震》我还是有眼泪出来,只是没到哭的程度。
大概是这两个地方:
一个是方达的奶奶最后终于决定把他留给元妮,然后元妮抱着方达在路上哭;
另一个是最后元妮给方登下跪忏悔,这两个地方我眼眶湿润了,其他时候统统都没有…
 
还有我要说张静初的演技实在是太差了。
这部电影最应该出彩的就是她,可是她什么灵魂都没演出来。
 
看着元妮我很容易想到我妈。
她们这种女人,不会讲长篇的大道理,也不会有过多的抱怨。
面对生活她们会始终如一地接受,然后默默忍耐默默付出,为丈夫为子女为父母为兄弟姐妹。
骨子里面有一股倔强,对于某些认定的死理不会对任何人任何外力让步。
我一直很尊敬我妈,虽然我也因为她小时候的偏袒我弟而怨恨,但是这不妨碍我尊敬她。
 
这大概是《唐山大地震》给我最大的收获了。
Categories: Movie in siwen's eyes

只能在这里抱怨无聊了

August 19, 2010 3 comments
最近跟关键词抱怨无聊,结果被他反唇相讥说我现在完全没有事业心,整天无所事事。
于是两个人大吵,可是我还是很无聊,所以就只能在这里抱怨了。
 
以前叫得出来的那些人现在都拖家带口叫不动了。
就算不拖家带口,也是什么周末加班等各种忙。
就算能出来,也要跨越大半个上海千里迢迢。
总之现在想要召集人马搞点活动,非常困难。
时间长了我也懒得叫了,每次协调各种事情真的很烦。
看来工作以后想要活动只能两种选择:
第一种是在同事之中发展朋友,近水楼台,叫叫就成局了;
第二种是尽快买车,缩短大家之间的距离。
否则搞不成。
 
于是很无聊。
工作上,三年之痒马上到来,可是离了这份工作我都不知道我能不能找到下一份。
几乎就是个废人了现在,万事不会,会的就是每天水木开心豆瓣天涯…
以前还喜欢MSN上聊天,现在懒得聊天也不聊了,干脆自己发呆。
 
说真无聊吧,也好像不是,接下来十四天要连续上班。
可是我真的觉得我最近的生活缺少颜色,我好想找人去唱歌去吃饭,去胡侃瞎聊。
 
我仔细想了想,最近唯一的期待,唯一唯一的期待——
就是九月二号上映的INCEPTION了,等我上完十四天的班,就去看!一场看不懂看两场!
 
Categories: Dailylife

王菲演唱会

August 19, 2010 1 comment
王菲2010巡唱·上海站
  时间:2010年11月19、20、26、27、28日(20:00)
  地点:上海世博演艺中心
  票价:300,500,1000,1500,2000,2500元
  总票房:上海市浦东新区民生路1518号 金鹰大厦A座1502室
  订票电话:400-810-1887, 021-53514008
  团购电话:021-63919114
 
可惜我看不到…
那个时候不出意外我应该在墨西哥…
贴在这里,想去的同学们快点订票,据说北京站卖完了…
 
 
Categories: Randoms

植物大战僵尸

August 11, 2010 4 comments
今天关键词带我去看病。
 
上午去了著名的红房子医院,挂了个专家号。
一直等一直等,后来实在无聊开始玩关键词手机上的植物大战僵尸。
九点到医院,十二点才叫到我,看了五分钟算是看完了。
叫号的时候我正在升关,结果一激动按了手机的home键,没有保存,前面玩的作废…
 
下午在烈日炎炎下转战仁济医院,等号的时候继续玩。
玩得正酣的时候手机没电了,我再次苦苦升关又废了。
先是排队看医生,看到医生她叫我验血和做B超,于是继续排队,感觉遥遥无期。
好不容易都排队做完了,抽了两大管血,验血结果A要等一小时,结果B一个礼拜后拿。
最后终于拿到验血结果A去预约另外一项检查,护士说预约系统已关闭,请明天再来。
我当场就想飙脏话。
 
还好有关键词在旁边,还有之前的植物大战僵尸,不然这日子怎么过。
早上八点出门,下午五点从医院出来,总共跟医生交流时间不超过十分钟。
这怎么可能看得好病?
 
真是感谢关键词,在我实在控制不住发脾气的时候还耐心安抚我的情绪,还一直陪我玩植物大战僵尸。
Categories: Dailylife

Sex And The City十二年

August 6, 2010 3 comments
这绝对是我最爱的美剧,没有之一。
 
今年电影版II上映,四个年近半百的女人在大屏幕上去中东卖弄风骚。
无数的粉丝还是照样跑到电影院去送上10美刀,SATC永远是经典。
 
第二部依然和第一部一样,泛善可陈,不算是好看的电影。
对我这个熟男控来说,最大的亮点莫过于那个沙漠中的老男人了,真是迷人。
 
电影永远无法超越当年series的高度。
这部剧我在读大学的时候看了第一遍,读研的时候看了第二遍。
再后来三不五时会抽出来看两集,不管我是不是single的时候,都觉得这几个女人是陪伴。
如今Carrie在经营和Big的婚姻,她遇到旧爱Aiden开了个小差,不过悬崖勒马,Big原谅了她;
Samantha在第一部甩掉了大明星小男友,继续她的征战,在男人这条道路上没有止境;
Miranda居然从律师事务所辞职了,不过一旦她重新开始工作,依然面对家庭和工作的PK;
Charlotte有两个小孩子,还是会穿着Valentino的古董裙在厨房忙碌,偶尔会崩溃。
 
这四个女人走向了人生的另外一些阶段,除了Samantha,另外三个都已经深陷婚姻了。
可是她们即使人老珠黄明日黄花,也还是要穿上最细最高的鞋子,贴上最长的睫毛,面对各自的男人。
这种可爱是超越性别的,不管做什么事情做什么样的人,坚持到底就能获得掌声。
 
SATC十二年,今天我在上海downtown败了一双细高跟罗马鞋,然后正襟危坐看完了整部电影。
Categories: Movie in siwen's eyes

什么都缩减成符号

August 5, 2010 8 comments
回国五天。
 
每天两点一线,金桥张江张江金桥,打车上班地铁下班,迄今没进过城。
某天在金桥小逛看中一双罗马鞋,还是没买,觉得在这里购物的心情是有折扣的。
回到家和关键词一人一台笔记本,他写代码我看电影,到点就睡觉。
 
公司最近陆续有人离职,比我入职早的晚的都有。
办公室坐满了新人,有时候走进去发现没一张熟悉的脸,不知该高兴还是沮丧。
同事其实是每天和我相处时间最多的人,所以往往很多同事关系让我困扰纠结。
不知不觉已经工作两年半,之前对踏入社会的期待早已变成了索然。
 
好像感情和工作都在缩减,奇怪的是回到上海这两者的权重关系立刻颠倒。
大城市有各种方式来疯狂刺激人们肾上腺素的分泌,可是如果一切都缩减成了符号呢?
 
不知道,就是觉得能够让我兴奋的东西越来越少了。
Categories: Dailyli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