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March, 2011

生命的完整性

March 28, 2011 Leave a comment

过去的这三年我一直在生活的各个方面纠结作为一个人,特别是一个女人的完整性。纠结的过程中偏偏把工作放在了最无足轻重的小角落。可能以前小时候一味追求学习成绩而且单以成绩论英雄,长大了就矫枉过正,对于工作的好坏根本不去在乎——差不多从一个极端走到了另外一个极端,于是现在就尝到了恶果。

当然还有一些客观的原因导致了今天的结果,不过主观上的原因就是我不在乎。我总觉得一个人的完整性是工作根本无法体现的。我这样略带极端的价值观直接导致了我在公司待人处事的态度。比如我从来不会因为大家夸赞一个人在工作上的表现就高看他/她两眼,甚至于以前有人在我面前宣称要飞黄腾达的时候我不以为然——作为他,也许只是事业心过重而且好高骛远;作为当时的我,根本不愿意去接受这样一种存在,我觉得怎么会有这样不可理喻的人,心生厌恶。

我总是在各种别的地方想办法经历各种可能性,想让自己的生命变得更完整。兜兜转转了一圈,等到我发现其他想经历的都经历过了,工作这一块却变成了空白,它在我这里甚至都还没有升级成职业两个字,更不用说事业了。我想当然地以为工作不能说明任何问题,却没意识到没了工作,我的生命也是不完整的。

我开始调整我那极端而又偏差的价值观。作为一个单身女人,完整的人生应该是有能养活自己的工作,有深交的知己,有相爱过的男人,有自己慢慢需要回报的家人,有各种各样的见识以及经历——总之,是需要有一个真正意识上独立且开放的人生格局。工作这一块,时间长了需要进步为职业,如果心里有追求有热望有野心,那么就再努力让职业变成事业。

最近在我工作上发生的事情终于告一段落。我自己检讨了很多,但是说过的话做过的事没办法再收回。我遭受到的伤害,以及我因为伤害进行的非理性的反扑,都是我始料未及的。我想这大概也算是加在我生命完整性上的一笔吧。从现在开始我的重心要开始转移,我要开始追求属于我自己的职业生涯。三年,只是算预习功课吧,一切才刚刚开始。

Categories: Beginning

日本大地震

March 13, 2011 3 comments

最近一直混迹在北京。

上周五在跟客户纠缠的时候忙里偷闲看到日本大地震了。当时没什么感觉。等到晚上飞机回了上海才知道事态严重。

一开始看到网上所有褒扬日本人的言论我真的有点烦。我不是没接触过日本人,特别是日本女人。我总觉得一个地方的女人可以基本反应一个地方的人性,比如上海女人,比如武汉女人,比如德国女人,再比如日本女人。

日本女人外表上总是彬彬有礼笑容可掬,时间长了我就觉得不对劲了,女人是有直觉的,她们的表象让我觉得虚假。果不其然,她们骨子里的开放淫乱不计道德底线是我见过最彻底的。

所以我不喜欢日本,因为我不喜欢一切矫情做作虚伪的东西。这个国家可能平常伪装的太压抑了,所以导致性产业出奇发达。所谓菊花与刀,看上去确实有菊花的神韵,清癯素雅;再走近一点,就是刀了,就算是看上去最温柔贤淑的日本女人,发浪起来真不是一般女人能比的。

所以我觉得厌烦。日本是有很多值得敬畏的地方,可是so what?再怎么样也改变不了这个国家历史上屠戮我们的事实;再怎么样也抹煞不了这个国家经济上轻蔑我们的污迹;再怎么样也忽略不了这个国家生长了怎样一群压抑又放纵的国民。我从来没有打算原谅并且认可日本。

可是,地震来了,前所未有的大地震。中国人总是善良收敛的,而且敬畏死者。所以我们还是要祈祷日本平安,祈祷日本人民能够度过这一劫。这一次真的太吓人,如果震中是在东京,后果不堪设想。

下午飞机又到了北京。新的一周开始。希望日本人民一切平安。死者已逝,生者当勉。

Categories: News and poli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