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August, 2011

你不懂我哀愁

August 26, 2011 1 comment

最近脑袋里一直盘旋着这句话,你不懂我哀愁。有时候甚至默念的是英语的版本,You have no idea what I’ve been through.

偶尔我也会内心澎湃一下。比如工作上突然出现了前所未有的一些认同和赞许,我会雀跃一下,瞬间又恢复原状。第一我觉得这点小屁事算什么;第二我不想变成我抵触的那种人。

还是时常被人提及旧事。我越来越多地觉得当时就算不少人是站在我这边的,他们也未必就真正相信我的能力和我所说的版本。要么出于同情,要么出于交情,要么出于其他,anyway都不是我想要的,我要的是信任,还有真相。

有时候聊天说着说着对方就来一句,大家都这么说啊,我于是就收声了。当然我不可能臣服,本来我的大脑沟回也不一样,比如我从来不会因为众口一词就相信什么结论,基本上我只相信自己对人和事的判断。当然我经常被人说幼稚无知没sense,我也不想解释,懒。大概我就是个眼高于顶的非主流。

所以有一些哀愁。更多的哀愁来自于其他。“你不懂”,一方面我生活中的某些困顿已经到了无人知晓的地步,的确无法诉说;另一方面找到一个势均力敌而又愿意无条件聆听的人,的确比较困难。

晚上在机场,没有赶上飞机,突然想到三年前我错过的法兰克福回上海的那一班飞机。当年今天的我倒不至于惊慌或者焦虑,可是被负面情绪所左右的无助如出一辙。

我要的人生一直得不到,甚至每个节骨眼上都背道而驰,越来越远。不要问我为什么总是希冀得到那些虚无缥缈的东西,我就是要,那么哀愁,也许是贯穿始终的旋律吧。

Categories: Poison

小狗安藤

August 17, 2011 2 comments

小狗安藤最近在我生活中出镜频率非常高。它是pengpeng的朋友暂时寄养在她家的,泰迪,1岁左右。主人夫妇喜欢日本建筑大师安藤忠雄,于是给它取名安藤。

刚送来的那天晚上我也在pengpeng家。pengpeng素来热爱小狗,它一来就立刻抱在怀里。我和它熟的比较慢,几天之后也开始比较热络。

也许是因为对新结识人暂时丧失兴趣,所以感情开始倾注到这只偶然碰到的小狗身上。它比较简单,你对它好它就对你好,非常黏人,恨不得一天到晚在你的脚头打转。也比较乖,知道在厕所排泄,慢慢知道你不喜欢它做什么。这种关系如此安全。

早上出门的时候它眼巴巴地望着我们,心里感觉有点软,不知如何告诉它我也不想离开它。

Categories: Randoms

《春宴》梗概

August 9, 2011 1 comment

春宴 是安妮宝贝迄今为止篇幅最长的一部小说。

和她的很多小说一样,这一次也是写了两个女人。(七月与安生是两个女人,彼岸花里面插了南生的故事,二三事是两个女人…)

女主角之一是庆长。庆长的经历我觉得有一部分是安妮宝贝自己的经历。比如她在黄山旅游,邂逅了一个上海男人,然后瞬间结婚,来到上海。婚姻持续了很短,两个人离婚。

中间是一些庆长在上海工作生活的描述,另外离婚之后庆长结识了一个张江IT男,眉目平淡,性格温和,不追究过往,两个人和平相处。

转折发生。庆长去北京采访一个中年成功男人,清池。清池是现今社会成功男人的典范,大公司高层,和美家庭,高大帅气,懂得和身边所有事物和谐相处,并且在莺莺燕燕之外有个年轻貌美的固定小女友。

所谓一见袁朗误终身。不过不知道是庆长见了清池误了终身,还是清池见了袁朗误了终身。我个人偏向于是后者。清池要求庆长分手,两个人开始长达几年的地下感情。除此之外清池也并没有和固定小女友分手。

终于庆长在一次清池带着小女友去法国之后爆发了,割断了所有联系,再次回到上海,并且再次和IT男在一起,甚至结婚。IT男总是最大限度内给她自由,我一直不明白这是不是爱情。这个给予的自由再一次放任了庆长,她又一次和清池恢复了联系。

这一次清池做了更大牺牲,和结发妻子协议离婚,承诺和固定小女友分手。为了庆长工作迁至香港。不过两个人在世俗生活里面的差别实在太大,关系再次崩裂。从头到尾是一段成功的感情但是失败的经历。

庆长的故事一如既往,我看得太多反而有点疲倦。情节几乎可以想象,文字上的堆砌也许进步了一点,可是这个情节反而不如以前的好看。

女主角之二是信得。信得的故事比较好看,这个故事在 月 里面短暂出现过。信得是孤儿,小时候被领养。养母是一个比较清冷的人,花很多时间织布,离群索居,不过我的疑惑是居然没有经济上的困扰。信得跟随母亲居住了很多地方,国内国外。后来她们定居一个小镇,小镇上邂逅一个男人,信得和母亲都深爱这个男人,母亲索取承诺,男人无法给予,母亲自杀。

随后信得去伦敦念书。毕业不多久认识一个澳洲年轻男人,结婚,跟随去澳洲定居,生儿育女。也照样是与世无争少言寡语。这种生活维持了很多年,终有一天,信得的老公对她表达了自己的无能为力,并且出轨。信得离开。

之后信得在山区贫困小学做老师,坚持很久,觉得如果短暂的支教对于学生是不负责任的行为。中途还碰到过来采访的庆长,两个人有过一年的相逢。

这是我第一遍看完之后凭回忆列出的故事梗概。迄今为止还没办法有什么评论,因为是草草看完的。也许我在不久的长途飞行中会带上这本书。

Categories: Books

2011年8月5日

August 5, 2011 Leave a comment

最近生活有失控的征兆。我一直觉得所有内心的evil自己还能比较好的控制,现在看起来也未必。人要沉堕起来真是没底,我甚至都有点害怕我自己。

北京大多数时候是霾天,碰到心情抑郁的时候简直是恶性催化剂。不过即使这样我还是在慢慢适应这里的生活。昨天去东边downtown逛了一圈,现在的北京如果想要堆砌起繁华的生活真是比上海毫不逊色。有些物象时至今日还能直接戳中我的萌点,真是意料之外。

北京的魅力就在于它的五方杂处。比如我在光怪陆离的downtown出来,打上一辆车,出租车司机完全是另外一种调调了。坐了半个小时,我回到中关村,四周散发的气质再次颠覆方向。这种感觉很奇妙,你也可以说它紊乱,可是紊乱得让人饶有兴致。

以前我急于在我陷入僵局的生活中找到一个出路,现在甚至连这个也放弃了。我每天生活的路径慢慢开始成型,可是我感觉内心愈发虚无缥缈,离彻底断线仅一步之遥。

这还是所谓的人在迷途吧。只能持续摸索渐渐找到答案,目前在路上的我依然不知道会走向何方。

Categories: Rando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