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September, 2011

加州艳阳

September 12, 2011 3 comments

这完全是心理补偿式的一次旅行。

第一次去美国是在东岸。本来那一次的三个月我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去了纽约也算是一偿夙愿。结果后来才知道那次一起的人给我带来多大的麻烦。我至今没办法理解有的女人稍微你不顺她意就能四处诋毁你,然后同时还能理直气壮地指使你帮她做事情。我一贯觉得自己不会把人想得太好,殊不知有些人你只能以最坏的恶意来揣度才不会受到伤害。

从上海到了北京之后我再也没办法游手好闲,每天忙的团团转,最夸张的时候开始尿血。我不是不知道自己身体的局限性,可是我也不想四处诉苦和抱怨,摆出一副等着别人同情的姿态。我不是不知道这样能让自己不太有麻烦,但是我就是不愿意这样。再说很多人其实缺乏对人基本的恻隐和尊重,只是喜欢看到他人苦逼的样子然后有一种心理愉悦感,我不想满足这样的变态。

我一直想再去一次美国。一来我觉得第一次的委屈实在罄竹难书,二来我总觉得我需要再去一次才能对美国有个客观的评价;所以那天我想了想,自己就订了北京飞洛杉矶的机票。这一次我要去加州。

上飞机之前我还在发邮件,疲惫不堪,身体差不多透支到极限。飞机上一路昏睡,长途飞行本来辛苦,可是对那天的我来说反而是一种休息。

下了飞机找人借手机打电话给小福,旁边一个帅哥直接就给了我,然后自己去星巴克买咖啡。作为中国人,我经常只能在和外国人打交道的过程中体会到陌生人之间的信任和友善,真是有点悲哀。

打完电话不久我就彻底进入了洛杉矶。不过当时已经是傍晚,天开始凉,还没有接触到阳光。真正沐浴在阳光下是第二天的早上。加州的艳阳明媚到甚至它都不用慢慢抚慰你受伤的心灵,直接让你痊愈,然后开怀。

再后来和echo如期碰头,我们租了辆车去开沿海的一号公路。好几次我都有热泪盈眶的冲动,她在我身边我不好意思于是憋住了。那个路也没有多无法言喻,那个海也没有多登峰造极,可是那种禁锢了大半年重获短暂自由的感觉是不可比拟的。

小福说其实一号公路比较美的是在北加州那一段。我心里知道那应该是肯定的。可是南加州的这一段给我留下的记忆不太可能被超越。

后来晚上开夜车还撞到了路边一辆皮卡。大概太high的时候老天总是要给我一点惩罚,在如此完美的旅途中留下一点小缺憾。不过即使这样我还是觉得很开心,和自己喜欢的旅伴一起,在美国的阳光开阔友好以及自由中放风了一个礼拜,这种机会不是随便就能有的。

下一次我要去北加,直接飞旧金山。以前我对于加州这种大路化的地方有点小不屑,所以即使有很多机会我也没停留,现在我发自内心地热爱加州的阳光。我一定会再去的。

谢谢小福还有echo。

Categories: My tr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