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December, 2011

2011年年末总结

December 23, 2011 Leave a comment

昨天过28岁生日。晚上做了一个梦,情节大概和去年年底发生的事情类似,于是醒了之后乱发了一通脾气。这一年过得真是太快了,好多事情仿佛感觉就在昨天,结果一晃眼就到年底了。

本来想按着一个月一个月的顺序来回忆,却发现很多事情都不记得了…我觉得要么这是年纪大了记忆退化要么就是日子实在太平淡无奇。索性就放弃了,还是想想自己大概记下了些什么事情吧。

最大的一件改变是从上海move到了北京。我觉得有生之年在北京生活一段时间,这样自己才不至于觉得有些欠缺。不知不觉都过了半年了。

最大的一个进步是学会了游泳,虽然只会蛙泳虽然游不了多远,但是总算是会了。以后泡温泉就不用走来走去,在海边的浅水区也可以下水了。

最惨淡的事情是和关键词终究维持不下去,另外还有没有去坎昆的一点遗憾也夹杂在里头。我觉得这辈子的感情也就只能这个样子了。如果和他都不能结婚,以后再想要跟别人磨合这么久,对我来说几乎不可能。

最可怜的事情是全年度几乎跟被禁锢一样。只能拼命攒钱,为了那些还没去成的地方而努力。

不知道为什么我一整年都一直想着裴多菲的那首小诗: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我到底是为了自由,舍弃了所有其他的东西。兜兜转转我只是想要自由,纠结那么久也是因为为了自由要付出很大的代价。

2008年年底我在上海,2009年年底我在美国,去年年底我在墨西哥,今年年底会在北京,明年我希望是另外一个不同的地方。

Categories: Dailylife

吾栖之肤 La piel que habito

December 21, 2011 Leave a comment

最近很少有让人眼前一亮的电影,阿莫多瓦突出重围,以重口味还有挑战道德底线给年底下了一剂猛药。

故事以及电影的叙事顺序是这样的:

医生班德拉斯和自己的老仆人还有一个被幽禁的女人薇拉住在一幢大房子里。医生是研究再生皮肤方面的专家。老仆人对他忠心耿耿。女人被幽禁,每天做瑜伽,剪碎布贴布偶,食物都由老仆人准备再通过升降机送至她的房间。

班德拉斯一直在女人身上做着实验,将她身上的皮肤换来换去,并且根据结果向其他同行汇报研究成果。女人痛不堪言,但是终于有一天,班德拉斯说好了,成功了。女人有了一身以及一脸洁白无瑕天衣无缝的皮肤。

突然有一天,老仆人的儿子来访,做客的过程中发现监控器里面有异样,细看发现被软禁的女人是班德拉斯的妻子自己的情人。荷尔蒙刺激下他把老仆人捆绑起来,拿到了房间钥匙,扑到被软禁的女人薇拉,准备进行欢好。进入过程中发现自己身下的女人很痛苦,而且很陌生。正在怀疑之际医生班德拉斯回到家,拿枪射杀了他,老仆人和薇拉得救。

得救之后老仆人跟薇拉讲了一段往事。班德拉斯和到访的男人都是她的儿子,父亲不一样。班德拉斯很爱自己的妻子,可是妻子却与到访的男人偷情。一次交通事故中,妻子被烧得体无完肤,后来因为突然看到自己可怕的面容跳楼自杀,死在她和班德拉斯的女儿面前。老仆人还跟薇拉说,你现在的脸跟他的妻子一模一样。

晚上班德拉斯和薇拉一起睡觉。时光闪回,电影分别叙述了两个人记忆中的往事。

班德拉斯之往事——妻子死亡之后他郁郁寡欢,过了几年终于好转起来。有一天他带着女儿去参加朋友婚礼。女儿因为亲眼目睹自己母亲在面前死亡精神一直不稳定,但是也趋于好转。婚礼上女人和一青年男子目光相投,随机两人出去散步。班德拉斯过了一会不见女儿回来出门寻找,后来发现女儿衣衫破碎躺在草丛中,精神呈崩溃状态。他以为女儿被强奸了,愤怒不已。

薇拉之往事——他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小青年,妈妈开裁缝店。有一天他磕了点药,去参加婚礼,发现一个年轻美女。后来跟美女出去散步,美女觉得穿衣服鞋子不舒服,遂脱了。他以为美女想要欢好,于是开始动手动脚。美女反抗,他扇了个耳光。美女昏迷。他稍微清醒了点,离开现场。

电影继续叙述往事。小青年骑摩托车离开婚礼,被一辆汽车追踪,并撞过来。醒过来之后小青年发现自己被软禁。与此同时班德拉斯的女儿因为精神崩溃在医疗所自杀身亡。班德拉斯怒火中烧,决定给小青年变性。他约了几个同行在自己家的私人诊所给小青年实施了手术。小青年醒来之后发现自己已经变成了女人。

接下来的几年班德拉斯对他(她)逐渐完善。直到最后,她的形体以及容貌已经变成了彻头彻尾的女人薇拉,而且是和班德拉斯死去的妻子长得一模一样的女人。

回到现实。薇拉和班德拉斯欢好,并和班德拉斯互相许诺,她不离开班德拉斯,班德拉斯不再软禁她。班德拉斯不顾老仆人的劝阻答应了她。

结果有些潦草。就是一次欢好过程中薇拉提出要润滑油,润滑油在她楼下的手袋。班德拉斯让她自己去取,她跑到楼下拿了一把手枪,上楼杀死了班德拉斯还有老仆人,逃出了软禁自己的地方。

电影最后她回了家,对于不认得自己的昔日店员还有母亲说自己是谁,自己为什么会变成女人。母亲认出了他(她)。

我只想说这真的是2011年少有的电影奇作。重口味——毋庸置疑且小清新——因为画面比较干净。虽然剧情挑战了很多人的底线,但是我还是想说在大多数作品乏善可陈的今天,它依然值得细细一看。

Categories: Movie in siwen's eyes

漂泊本身比一切都吸引人

December 13, 2011 Leave a comment

越来越发现,原来我最喜欢的是在路上的感觉。

回头想想经历的那些旅途,印象最深的都是在路上。有一次是横穿英吉利海峡的渡船,有一次是克罗地亚庞大的无人区,还有一次是在加州一号公路,还有很多次,几乎几乎,都是在路上。

我真的很努力想要过上传统意义上正常的人生,可是不管我怎么努力,最终还是失败了。这近乎被禁锢的一年我觉得自己的心都快要嚎叫了。那种感觉就是身体里面住了一只困兽,在路上的时候它就会休息,一旦停下来它就开始烦躁,彻底不走了它就开始怒吼了。

摩羯座的悲观情绪好像是贯穿人生始末的,可是还有几天就满二十八岁的我,第一次觉得自己从内到外都失败了,I screwed up my whole life。我一直听到心里面的声音,可是有太多的束缚让我害怕——家人的期盼,朋友的关怀,世俗的眼光,情爱的诱惑,于是我逃避这些声音,强迫自己做出看上去正确的选择,结果就是现在这样。我貌似一直被挫败一直在低谷的人生继续下跌,因为我被困住了。

小时候我觉得老天对我不公平,现在看看也不是。它给了我一切被主流社会所认可所接纳的机会,是我自己全部挥霍了。如今的我对于大家所推崇的那一切也无动于衷,不知道这叫无药可救还是叫找到自我。

只是想要上路。漂泊本身比一切都吸引人。

Categories: Poison

北京日和

December 1, 2011 1 comment

曾经有部电影叫 东京日和,是摄影师荒木经椎记录了和妻子临终前的一段旅程,抒发对她的想念。我现在坐在朝阳区的某个高层写字楼,看着外面蒙了一层灰色的阳光,可能是因为室内空调开得足,身上觉得温暖,倏地就想到 北京日和。

一段感情终于走到了尽头。大部分的时候我想着要和平地去忘记,但是少数时候也没办法做到安然接受。不知道现在算不算是过完了小半生,以前总觉得漫漫人生太无聊,需要各种各样的折腾各种各样的刺激来充斥,现在也许日渐心老,开始意识到平淡真的是另外一种不可得。

小时候特别喜欢跟人讲心事,并且把能不能分享心事来衡量关系亲密与否的标准。最近越来越觉得很多事情其实没办法说清楚,就算能说清楚也未必能被听明白,就算他人听得明白也未必能给出想要的答案,所以还不如省去这个过程。现在跟好友一起,多半也是讲些日常琐碎,真正埋在心里面的,其实自己消化就够了。

老,就是老了。跟年龄无关,或者什么叫做老,什么叫做年轻,没有定论。我只是知道自己在改变,周围的人也许也在改变,不得而知。

租住的公寓里面暖气异常猛烈。两个暖气片被我关掉一个,每天还是热得几乎连睡衣都想脱掉。这个冬天,注定是温暖的。

Categories: Dailyli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