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February, 2012

独居生活

February 26, 2012 Leave a comment

到现在这一刻,我终于可以问心无愧地说,我过的是纯粹的独居生活了。

小时候迫不及待的想要离开家但是没能力。大学是群居,研究生也是两个人一间。好不容易毕业了自己拿薪水了,又好死不活谈了恋爱开始同居。一同居便是几年,中间即使很长时间不在一起但是心理上有严重的依赖。在国外的时候一大堆同事在一块。到了北京一开始也没有分手,半死不活的关系导致心理上也是不完整的。

还好我总算是过上了我好多年前就梦想过的独居生活,只是晚了这许多年,也开始不觉得独居的特别了。我发誓如果我早上十年能够独居,我会如鱼得水,那个时候的我多么想要真正属于自己的一块地盘啊,而且那个时候的我多么不害怕孤单寂寞甚至于反而很渴望独处啊。

今天早上醒来就开始处理坏了的电闸。师傅过来修了一下之后我便百无聊赖。有那么半个小时几乎快要崩溃,后来慢慢让自己平静,看了部电影,晚上出去逛了逛,天色暗下来,一切貌似又回到平静。

快要奔三的时候独居,最难解决的就是孤单,小时候固然不怕,可是现在我怕。有时候一天说不上几句话,你会觉得自己是不是失语了。当然也有好的时候,比如我可以只穿内衣甚至不穿走来走去,用iPad反复播放同一首歌,拥有整个空间感觉完全属于我的自在。

我觉得理想的都市独居生活,还缺了本给力的护照。比如今天下午我很想买张机票去别的城市,上海已经不能满足我,如果有本给力的护照我就可以直接去东京,或者香港,甚至伦敦和纽约。可是现实是我哪里也去不了,不是因为没有钱也不是因为能力不够,就是因为该死的护照。

继续努力吧。我希望终有一天我能更加自由。

Advertisements
Categories: My trip

落地开花

February 26, 2012 Leave a comment

(今天晚上格外想写东西,于是继续写吧。刚刚自己弄了个GoAgent,貌似现在什么网站都可以上了。)

事情起因是这样的。那天上午我跟爱可在聊天,我说爱可你在钱柜唱的《会过去的》我从上海一直听到了北京,欲罢不能。爱可说我觉得《落地开花》更适合你。顺带她还说了两句,她说我觉得这首歌就是你和XX的写照,我每次听都能想到你和XXfighting的过程。我在网上找到打开来听,本来没觉得啥,配上她这两句话,顿时整个人都坍塌了。

当时我还在办公室,觉得有点hold不住,开始飙泪,一直飙不停。下午实在不行,偷偷回家了。一个人缩在我的小窝里,用iPad反反复复播放这首歌,有点自虐的残忍。

其实除了我自己,没有人能明白我对过去的这段感情的嫌恶了。我会在非常多的时候被触及痛点然后流眼泪,但是心里却没有半点对人的留恋。我一直觉得是我自己把自己给卖了。我真的,真的,真的后悔没有早点结束它。

再多的眼泪,其实也只是一种对自己做错事情的怨恨。是我自己选了这么个男人,是我自己没有保护好自己,是我自己在世俗压力面前软弱,也是我自己最终还是艰难地分手。事到如今,对手是谁真的已经不重要,当年的念头稍有偏差,这个男人也许早成过客。

落地开花,是希望感情可以有个好结果么,那怎样才叫做好结果呢。结婚?我始终觉得结婚和恋爱是在两个维度上。一段感情是不是真的开了花,只有当事人才知道。

我自是没有能够开花的感情,不过我也不是很稀罕。我觉得很疲倦,大多数成年人之间的感情真的乏善可陈。当然你也可以认为简单则好,不过对于崇尚爱情的人来讲,不千回百转不纠结缠绵,是无法被称为爱情的。

(写到这里觉得写不下去了。负面的思绪对于写博客来讲都是损害,什么时候我才能彻底renew呢。)

Categories: Music

鲜红蔻丹

February 26, 2012 Leave a comment

是谁说过,涂蔻丹的不是好女人。对这个说法我不以为然,只是懒,所以几乎不涂。

昨天约了工作室拍写真,拍之前第一件事情便是涂指甲。指甲师问我涂什么颜色,我说黑色,她说黑色不上镜,让我涂红色。我懒得坚持,于是答应了。后来拍的时候摄影师一直说我没有感觉,让我下次再过去。我便回家了。

脸上的妆一到家就卸了个干净,但是指甲上的鲜红蔻丹,留了下来。每次伸手便看到十瓣小小的鲜红,隐约中有种悸动的不安。

晚上出去觅食,顺带去书店逛了一下,还吃了个冰淇淋。每次买单时看到点缀着鲜红的十指拿出钱包再拿出信用卡或者现金,不知道为什么有种难以名状的兴奋。我想了想这种兴奋应该来自于鲜红蔻丹对周围空气的蛊惑。唯一可惜的是指甲比较小颗,如果留长一点,伸出来更加会是十根鲜红的直入人心的手指。

我一贯沉迷于各种内心的骚动,这一次也不例外。回到家我拿出买的书翻了翻,还有现在在电脑键盘上敲击,发现这两种事物都不属于鲜红蔻丹。最适合它的场合,是在晚上,人来人往的shopping mall的地下一层,某个收银的柜台前面,涂着它的十根手指拿出白色长形的钱包,然后从钱包里面抽出一张金色信用卡——这个时候,它才是真正的鲜红蔻丹。

Categories: Randoms

Someone like you

February 16, 2012 Leave a comment

阿呆同学拿了格莱美之后我听了她的两首歌,第一首Rolling in the deep,第二首Someone like you.

据说都是她失恋后写的,特别是Someone like you。歌词里面写到I’ll find someone like you,我顿时心惊。到底是年轻姑娘啊,对自己的爱情如此留恋。

我想想自己的感情,好像无论哪一段结束之后我都处于再也不想提起那个人的状态。几乎每一段我都觉得惭愧不已,自己怎么会陷入这样一段关系,跟这么一个男人纠缠。纠缠时间越长的越是让我觉得不堪。无论在感情中处于多么卑微的状态,我大概臣服的都是自己的感情而不是处于感情对面的那个男人。事到如今也没有哪个男人可以让我留恋了,都是过往的糟粕,都快要不记得了。

去年终于终于分了手。分手之后立马一个激灵,觉得自己过去这几年都在干啥。和一个自己完全没办法再付出感情的男人不知道在僵持什么,就因为害怕各种不可知的将来,觉得怎么样也还是要结婚要往正道上走,结果搞到今天这样,连提都不想提起了。确实是不值一提的男人,就因为我在害怕所以将他供上了高位,到最后他的嘴脸愈发丑恶,我也失去了所有耐心。

小时候有一天和同桌不知道说起谁,说到她一辈子没嫁人,她说,你不是也号称终身不嫁么。我一直在思考这句话一语成谶的可能性。其实我总觉得如果不是中途出了岔子,我早走上今天这条不归路了。有点可惜的就是晚了好几年,我年华逝去了…

现在有点hold不住的是副反应太大。之前我一直缩手缩脚地想要往主流上靠,还为一些女人对我的敌意寝食难安,觉得自己真的没做什么啊,为啥都这样。如今则变成了一肚子坏水,全世界讨厌我都行,我自己总得让自己喜欢。

真心后悔没早点分手,真心后悔没保护好自己结果走了这么久弯路。伤害我的人我还是会不遗余力地诅咒,但是我自己,要大踏步地往前走。一个人是如此自由,有男人没男人纠缠了这么多年,到现在我才尝到自由的味道。

是不是有能力爱的人都会比较大方,即使分开也会祝福,也还是希望找到someone like you。而我,一直在索取,大概还是因为自己的没能力吧。

Categories: Poison

末世狂欢

February 13, 2012 1 comment

到底这只是我一个人的感觉,还是确实空气中弥漫着这样的味道?

过去的这个礼拜在上海出差。之前已经说过,这次住酒店,所以和以前心境大不一样。中间还换了一次酒店,在静安寺那边住了几天。周中有一天和几个同事去吃了火锅,之后玩了会麻将,然后坐同事的车回酒店。每次夜晚坐车过高架的时候我都会有很奇怪的兴奋。后来快到愚园路的时候还被警察拦了下来,总之是一个很难忘的夜晚。

周五的晚上又去了人间萤七,还是点了那种叫“魔羯”的酒。一晃好多年,上一次我记得和惜惜阿龙还有阿龙的一个女生朋友一起去的,照片我还有呢。

周六的晚上通宵麻将。到了凌晨五点多从淮海中路上的麻将馆出来拦车,又是过高架,我一路昏昏欲睡,在天明的微光中爬进酒店房间睡觉。

周日中午醒了过来,在床上刷了刷微博,Whitney Houston去世,而格莱美颁奖典礼也不过就一天之隔,心里顿时怦怦跳了几下。用遥控开了电视,换到CNN,那个很有名的主持人正在专题报道。下午继续睡。晚上用iPad放歌,觉得孤单但是自在。

在北京的时候我会觉得大把大把时间都在被挥霍,但是周遭的磁场不会给我一种尽头感,反而尘土气息比较重。一回到上海就不一样了,总觉得不是我一个人,身边所有人都在末世狂欢。

我一度觉得这样的状态非常危险,总是一种不能持续发展的生活,过了今日没明日。可是一睁眼Whitney Houston没了,我又重新回到那种虚无的状态,觉得谁都可能看不到明天的太阳,人生的不确定性总是帮我给自己的颓靡找到借口。

新的一天又开始了。刚才清理了一下存款,守财奴般计算了半天。下个月才能发年终奖,我于是又要耐心而漫长地等待上一个多月,到时候在个人财产上加上一点点,然后仿佛是朝着心中自由更近一步的兴奋一小会。

可是我依然彷徨,没有婚姻家庭事业所有压力束缚的我,就算末世狂欢,又能狂欢上多久?

2012年2月13日于上海

PS:希望快点回北京。需要住酒店的城市,终究不再是自己的城市。只有有自己小窝的那个城市,才暂时属于自己。

Categories: Dailylife

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

February 9, 2012 Leave a comment

最近日子过得轻飘飘的,我差点想到一个词语叫甚嚣尘上,因为几乎失去了落地感。

高中毕业以前大概都有比较明确的目标就是考大学。读了大学有点迷失,想要上进却不得章法。读研究生的时候开始拼命追求经历。开始工作了又开始恋爱了,把自己绑在一段漫长沉重又无法结束的关系里面,但是痛苦至少会让人清醒,知道自己不好过,很难受。

直到最近,最近,所有的拉扯感都消失了——

以前我会想要努力工作被人认同,现在我会觉得不能掌控的因素太多,工作完成本分其他一切随意。

以前我会想要爱情,现在我觉得关于爱情的种种都经历过了,接下来如果有更好,如果没有也无所谓。

以前我会拼命想要出国去见识,现在我觉得去过的地方不少,没去的地方更多,拼数量比不过常年旅游的人,拼质量比不过定居国外的人,所以慢慢来。

还有很多,都被我牵引到可有可无的状态。比如婚姻和家庭,我没有觉得这是必须的,也许哪一天我会想,但是现在没有需求。比如朋友,人缘好有很多朋友当然很好,可是一个人也能过,怎么样都行。对于一切外表光鲜的生活表象,即使以前我心心念念想要达到,现在都觉得可有可无。

于是,就变成了现在这样,彻底丧失了目标,更不用说追求。整个人一下子瘫软下来。我有时候在想是不是正常的状态就应该是这样,一般人要有各种关系环绕才能比较自在,而我没了过去那段关系反而轻松下来。有时候我又怀疑这样貌似不对劲,因为我什么都不想要了,什么希腊土耳其什么工作升迁什么爱情什么人缘,都失去意义了。

都说开心就好,我现在每天都没有不开心,好像过得挺自在的,可是我就是心里轻飘飘的,感觉一只断线的风筝飞到了很远很远的地方,整个人都不是在地上行走。

我很庆幸自己是女人,这个变态而奇怪的社会一方面用大龄剩女这样的方式压迫女性,一方面又用千年形成的价值观变相地给女人减少压力。于是我这样的人可以游荡其中。

以前我坚信冥冥中总有一些指引让我找到方向,现在我开始怀疑了。不知道这样飘忽的感觉会持续多久,所谓醉生梦死我觉得也不过就我现在这样的状态了,只是我的醉生梦死看上去非常苦逼而已。

果然米兰昆德拉没说错,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

Categories: Dailylife

2012年2月6日

February 6, 2012 Leave a comment

上海。

下雨,天湿漉漉的。大概十天前我从家里回到北京,在北京西站打了个车。当时已经是晚上了,司机扭开了电台。女主持人的声线略厚,可是一瞬间我整个人就松懈了下来。那种感觉好像是时隔大半年我终于开始真正把北京当成一个栖息地。

昨天北京飞上海。飞行时间不到两个小时,可是这两个城市截然不同。每次我都觉得这是件很奇妙的事情,在北京你会处于一种磁场,两个小时后,那种磁场立刻变了。在上海呆了这几年,这次是第一次没有了最后落脚的地方,只能住酒店。安顿好之后从酒店出来,居然在大街上迷了路。我心里暗自好笑。大概住了酒店就意味着这个城市重新变为陌生,而我,只是来这里路过。

最近一直觉得轻松。兜兜转转在第二十九个年头,却突然发现一切好像回到了原点,可是我依然乐此不疲。在重新上路和稳定下来之间挣扎了一下,还是选了前者。心里只是觉得对不住父母。

回头看看,觉得这个小小的前半生,自己算是满足的。也许这样就足够了吧。

Categories: Dailyli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