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May, 2012

2012年5月27日

May 27, 2012 Leave a comment

上午9:30AM,我在首都机场Burger King。店里在放 最炫民族风。

好久没飞了。到得太早,去机场书店逛了一圈,发现想看的书少之又少。有时候想想我还不如自己写呢,把若干有趣的段落记录下来,也算是对自己人生的一个交代。Blog上其实也写了不少,但是总归缩手缩脚,该写的很多都不敢写出来。如果以后还是这样四处漂泊,大把大把的个人时间,我就开始这项伟大而卓绝的工作吧。

在北京的生活目前达到最佳状态,工作压力不大,有人陪伴,对周围的一切开始熟悉而自如,还有亲切放松的朋友,闲来无事还可以打两个电话和远方的密友交谈。唯一美中不足的大概就是房子太小,有时候两个人显得局促而拥挤。我问过自己无数次,为什么我义无反顾地打破这种状态,到底是以前心里郁积的那口气还是我始终心有不甘?想来想去大概唯一的答案就是,我觉得现在过这种闲散的生活有点浪费生命。

感情不出任何意外地到达一个瓶颈。贝吉塔有时候会不经意地说,你想做的事情一样也没有落空,都是我在迁就你。昨天晚上他甚至说,其实什么样的男人对你来说都可以,因为你就是你,不管是谁在你身边,你想要的东西都不会改变。我也不知如何回答。我只是觉得我的自我抑或是自私已经达到了顶点,确实这种时候不管碰到什么样的男人都无济于事了。我心里觉得亏欠他,但是我也没因此就对他有所改变。有时候想想,我这样的女人如果不孑然一身有点太暴殄天物了。

还好,经过北京这一年,我终于渐渐明白我想要的生活了——在可操作的范围内最大限度的自由,遵从本心,物质上的需求可以最小化,精神上的最大索取来自于漂泊本身;努力工作,让自己有所价值并且养活自己;对于生活里面任何前来的事情能够平静对待;唯一的例外会来自感情,这个就任其自然发展;如果可能,做一些能帮助他人的事情。

昨天和肥嘟嘟同学打电话,他开玩笑说,你现在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都得到了满足,还有什么好抱怨?我也觉得是啊,我其实过得挺好的,我其实一直过得挺好的,呵呵。

Advertisements
Categories: Dailylife

2012年5月14日

May 14, 2012 Leave a comment

Canon in D Major

Ipad一直在放卡农。今天过得也很平淡。早上送贝吉塔去面试,然后回办公室。一个人在食堂吃了午饭,碰到德国回来的同事,喝了个中午茶。回家。去海淀派出所办暂住证。工作了一小会。上海过来的同事说晚上一起吃饭。现在准备洗澡换衣服出门。

我还是忘记不了一年前我过来北京的仓皇。那个时候一下子过渡到现在的环境,很长一段时间也适应不了。我也无法原谅当时的男人,过去几年那么美好的时光都在两个人的撕扯中度过,回忆都是黯淡的。现在貌似一切正常。我也变得无所畏惧起来。

我还是觉得我这样的人生活没有准心。我的生活哲学已经变得漂泊起来,人也变得更无情。以前我会很害怕失去朋友,甚至伤害过我的那些同事,我也害怕失去她们,因为毕竟我付出过真心。现在对身边的人我基本都很冷漠——不是感情上的冷漠,是态度上的。我开始觉得,即使有知心的朋友,人也还是孤独的。有些人,如果他们最终没有留在你身边,那么也许注定他们就是要离开的。

这一年沉寂的没有任何亮色的生活,带给我的大概就是解脱吧。我还有好多好多的地方想去,还有好多好多的事情想要经历。我再也不想在任何事情上委屈自己。一个人如果能按照自己的意愿生活,那就是最大的成功。

一直在听的D大调卡农是惜惜上传到土豆上的一个版本。我突然觉得我一直都是很无情的,很多以前心心念念的人,现在我都一年也不联系一下了。

Categories: Dailylife

2012年5月10日

May 10, 2012 Leave a comment

前两天和大帝打电话是大帝说你好一阵没更新博客了,我想想也是,于是又爬上来。

最近工作突然从忙到不忙,不过随之而来的是一个噩耗,五月底的目标大概暂时实现不了了。另外花花上次来北京怠慢了他,结果他生气了,至今我也没去道歉,估计他是不会理我了。

今天没去办公室。早上起来收邮件,准备了一下接下来的工作内容。贝吉塔一直在床上熟睡。叫了他两次还是起不来,就由得他了。

我想了无数次的内容终于又开始在脑海回旋。大概我一直不能原谅自己以前在工作上的不努力与散漫,虽然那些自甘堕落事出有因。不过总归都过去了。

接下来又要搬家。这次可能要搬离海淀去朝阳,心里有些不舍得。我不是很喜欢朝阳,华丽的感觉北京始终差上海一点点,只有在其他方面,北京有的上海没有,比如二环内的那些东西,比如海淀。

真是没什么好写的。乏善可陈的生活。不过心情一直还可以。希望身体也好好的吧。over。

Categories: Dailyli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