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July, 2012

Vera Wang的黑色唯美

July 26, 2012 Leave a comment

http://www.verawang.com/wedding/fall-2012/

上周那条爆炸式的新闻至今震撼着我。63岁的婚纱女王Vera Wang刚刚离婚,就宣布和27岁的花样滑冰冠军谈恋爱了。网上有一些两人公开露面的照片,广为流传。

今天早上我到Vera Wang的官网看了看,2012 Fall的发布,婚纱就开始有褐色甚至黑色了。不知道这算不算一场突破,人生最重要的典礼用黑色而不是亘古不变的白色来作为主色调。不过也许这正是她离婚然后重新恋爱的征兆,黑色预示着内心的颠覆与狂潮,而黑色调之下依然透出的唯美,则表示不管表象如何惊世骇俗,爱情的本质始终是不变的。

我很喜欢她的气质。黑色的长发保养得极好,身材也非常fit。她的脸型其实算柔和,不过一般女人的力量集中在内心,这样掌控婚纱王国的女人,面相再柔美也是假相——因为成功从来都需要野心,进取,坚持和内心强大。

一直浑浑噩噩混日子的我,突然重新燃起了对成功的渴望。我一直所追求的自由其实比较肤浅,成功的女人在这个世界上也许才能拥有更加广阔的天地和自由。内心强大固然跟世俗的成就没有本质关系,可是看到Vera Wang在贝弗利山庄买下的爱巢,我还是大受震撼。爱情本身和物质没有必然联系,但是站得越高能够操控的资源越多,可以增添更多的自由和快乐。

这是我时隔这么久又重新开始对成功有了新一层认识。其实我一度渐渐觉得成功在乎于人的本心,世俗上的成功有时候非常虚弱无力,不能带来任何内心的幸福感。现在我开始意识到,真正成功的女人,真正站在世俗社会巅峰的女人,她们的成功一点也不含糊,甚至在各种必要的时候,都能非常及时地提供强有力的后盾,让她们更加畅通无阻地追求幸福。

平生第一次,如此深刻地渴望,我不仅仅能做一个思想自由内心强大的女人,还能拥有能越爬越高的成功。

Advertisements
Categories: People

其实我不是为了你对抗全世界

July 25, 2012 1 comment

今天我心里一直有一个念头,如果贝吉塔这几天能不声不响坚持下来,如果他还愿意跟我在一起,我就跟他一起对抗全世界。

最近几天发生了很多事情。

首先是我和贝吉塔吵架的时候他动手了。他变得凶神恶煞,捏着我的脖子,还把我推到地上。事情的起因大概是我不对,但是他动手之后我一下子也心灰意冷了。后来短暂的和好,第二天又闹不开心,这一次他也心灰意冷了。我们于是商定分手。可是他一时半会没地方住,提出来跟我一起住到十一。我想了想这样实在不合适,整天对着还不如继续在一起算了;另外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还是舍不得分开,于是央求他别分手了。后来我想想他都动手了我还这么低声下气,为了感情的确可以各种无下限。

其次我妈和我弟都来上海了,我三姨也在。家里好多人,我每天都处于各种绷紧的状态——实在是一个人或者两个人过久了,而且我从小就讨厌人多,讨厌各种人情世故。我妈这次来我才知道我们两个人的价值观差别有多大。她头脑中所谓的贞操多重要就先不提了,后来还扯到什么女人最重要的就是嫁人之类,我实在是觉得都是狗屎一般的传统观念在作祟。更加惊讶的是我弟弟,我弟弟居然跟我说生命是父母给的,要为父母而活,我简直一口鲜血喷出来,作为一个90后居然是这样的观点,我只能说他白白出生在90年代了。

昨天一晚上没睡好。一大清早我妈就起来做早饭,我被吵醒了,开手机,贝吉塔给我发了好几条message,都是凌晨发的。我有点心疼,就去沙发上看他,顺带让他进屋睡。我妈忙不迭跟过来敲门发脾气,我只好让贝吉塔再回沙发上睡。我妈继续各种斥责,让我把贝吉塔赶出去,我断然拒绝,说这是我租的房子,我爱让谁住让谁住。两个人争了一会,我继续睡觉,她开始以泪洗面。我心里觉得百般烦闷,也不知如何是好。

到了公司还发生了一个插曲。之前犯的小人小事远没有结束,不过尽管如此我还是耐着性子正面解释了一番,我觉得这个我必须得做。至于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谁也不知道,我也懒得管,反正今时不同往日,再说上次对抗全世界我输了,这一次总归比上一次要进步一点吧。不过我真心希望大家的人生都能有点更有意义的事情。

现在我心里堵得慌。我想跟贝吉塔发短信来着,但是又不知道说什么。我很想告诉他,我希望他能陪我一起走下去,但是我潜意识里又想跟自己打个赌,赌贝吉塔这几天会不会放弃。我不是为了他对抗全世界,就算没有他,我大概也会因为别的事情最终跟我妈闹到这样的境地。只是这一次刚好是他,我希望他能留下来,我们一起往下走。

至于我妈,只能say sorry了。我也不想惹她伤心,可是我无能为力。前面那许多年我已经很不开心了,现在的生活掌控权必须全部在我手上,我不能容忍以前那样的状况了。只是不知道这么一个传统的妈怎么养出我这样蔑视传统的女儿。

我只是需要你不轻易放弃,然后我们就可以一起牵手对抗这整个世界。

Categories: Poison

我这样低眉顺眼的生活

July 9, 2012 1 comment

回到上海已经两个礼拜。前面一周基本在找房子,找来找去,最后咬咬牙,放弃了自己的坚持,住进了世纪公园的一栋老房子里头。地段无比好,超市地铁公园都只要两分钟——基本上整个浦东我觉得没有比世纪公园附近最好的住处了,对我来说。我原先的想法是住高层,可是高层实在太贵,负担不起。中介带我看过一个景观房,我好中意,可是终究没舍得租下来。

整个找房子的过程中贝吉塔都不在。我因此大发雷霆。后来他过来上海,我挣扎了许久还是让他一起住了进来。不过也还是发过几次脾气。大概对我来说,一个舒服的住所实在太重要了。不过感情上我一贯都是外强中干,真正到了节骨眼上我基本都是退让的。只是找房子找得辛苦,我的心态一下子就变了。

在北京的时候我觉得一切都无所谓,我过得开心就好。回到上海几天,我就开始有一点计划将来的念头。我开始担心房子车子等各种现实问题,也开始觉得我和贝吉塔凶多吉少。我仔细想想,大概还是因为我对上海的归属感比对北京强,之前有一阵子厌恶上海,大概也是因为某些人让我想离开了。

工作上我每天都在学习新的东西,开始让自己循规蹈矩,能帮助同事的就尽量帮忙——以前我也这样,不过以前我多半喜欢帮助一些工作范畴以外的事情,现在工作范畴以内的我也不再烦躁,也尽量让自己不要聒噪,有时候一整个下午就在电脑前捣腾,不发出太大声响。多么低眉顺眼的生活,我兜兜转转一大圈就是为了这样的生活么——我也不知道,但是现在我的内心没有排斥感。我不知道这叫做成熟还是衰老,只是当每一天在我看起来,无论以怎么样的方式都可以度过时,我觉得我真的变了。

对于我这样的人,生活构成非常简单。除去工作,就是感情,然后朋友,然后玩乐。现在工作暂时没有太大压力。感情,大概激情总归只能持续几个月,过了就都是平淡了。每天和贝吉塔各种柴米油盐,我也不知道这样的日子是他会先厌倦还是我,两个摩羯座的人在一起,真不知道鹿死谁手。朋友,我的周遭关系日渐简单,该沉淀下来的朋友基本也定型了,也没有任何结交新朋友的欲望。玩乐,最近一年都比较亏欠自己,一个新的地方也没有去,对于我来说,能够刺激我神经的也只有让我再去一些没去过的地方扑腾了。

弟弟最近病情出现反复,我也不知道如何是好。凡是一旦牵扯到家人的问题我就无比烦躁。我迟迟不愿意组建家庭,我觉得跟我的家庭教育也有很大的关系。从小我就觉得我爸我妈都是为了各种莫名其妙的东西被迫维系这个家庭,然后我爸中年颓唐,我妈世界太小。他们的共同点大概都是无比看重亲情,各种亲戚朋友,极少有清净日子。我实在是厌烦了,我喜欢一个人住着。我需要有社交的时候可以出去social,不需要的时候可以退回到我的地盘,这样我会比较自在。

一直这样低眉顺眼也好,再怎么不济,至少工作上要继续这样,我需要自己有一些底气。其他方面,低眉顺眼其实也挺好的。大概低眉顺眼久了,等所有的environment都开始接受了我这个低眉顺眼的存在,我才能真正自由自在吧。

Categories: Dailyli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