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October, 2012

韩少二三事

October 30, 2012 Leave a comment

韩少也就是贝吉塔,是我的90后男人。因为我们刚认识的时候他经常跟我吹嘘什么他从小在都灵长大,后来又去了LA;还有他妈什么在马德里有家万豪,前阵子又去柬埔寨考察,准备再开一家万豪等等诸如此类的事情,总之就是满嘴跑火车,所以我后来就一直戏称他韩少。

他毕业的那个大学富二代官二代比比皆是,不过很不幸地,韩少貌似既不是富二代,也不是官二代。其实我经常会很希望他是个二代,因为他的脾性非常“二代”,再加上我已经打算定居上海,他是二代我们就能马上在世纪公园买套房子,然后养小孩——房子倒是第二位,主要是养小孩这个事情——除非他是二代,否则我是完全没信心在上海养小孩的。

韩少是个不折不扣的摩羯座自恋狂。他长得还不错,身材很好,于是他每天要照无数次镜子,在镜子前面自我欣赏。我们租的房子在六楼,六楼和五楼的楼梯中间有一面镜子,他每次路过都要端详自己很久。最夸张的一次,我生病了要去医院看急诊,关了门之后他第一件事情还是下楼到镜子面前去审视他当时的打扮。我病怏怏的也无力斥责他,后来我屡次提到这件事情,来证明他多么自恋。

因为我们是在PPG认识的,所以我一度认为他会很爱在外面玩,后来发现其实不是的。在北京的时候他最常做的事情就是踢足球和打dota。有一次玩到十二点,宿舍楼关门了,他打电话给我,说是晚上不回来了,旁边嘻嘻哈哈的打趣声,我知道他估计还要再玩一阵子,就也没说什么。大概凌晨两点的时候,他又发短信过来,知道我没睡,从他们宿舍楼二楼的窗户跳下来,打了个车到我这边来。躺在床上之后就咕咕噜噜说他们同学都说他怕老婆,我心想我可是什么都没做啊。不过从那之后我就比较心安,知道他不管怎么样还是会想着回家的。

到了上海之后足球暂时是没办法踢了,他于是开始经常跑健身房,另外开始重操旧业——看小说。他喜欢看英文原版小说,每天大概看那么一点点。我一开始担心他到了上海会比较不习惯,再加上我经常出差,他会感到无聊和孤单——后来发现这种担心是多余的。我不在家的时候他就自己做饭自己吃(现在是自己在外面吃),然后去健身房,然后有时候通宵打dota,然后看看小说,倒是一点也没有日子难过的抱怨。

在外面我是不知道怎么样,但是韩少在家里非常非常的叽叽喳喳。每天我一到家他就开始说个不停。我跟他是个反的,我的话估计每天都在工作还有和同事吃饭喝茶的时候说完了,回到家相对比较沉默一点,有时候甚至会希望安静一会。可是韩少偏不,把各种事情跟我讲一遍,然后再去做他自己的事情。偶尔我实在烦了,就会赶他走,说你去玩游戏吧,我自己一个人呆一会。他嘟嘟嘴,不情愿地走了,过了一会又记起什么似地跑过来:老婆,我跟你说一件事情…——我顿时放弃所有徒劳的抵抗…

他虽然总是嘻皮笑脸,很少有正经时候,但是我们平常交流起来,我还是会觉得很多事情他心里其实都一清二楚。他不太会像我一样纠结于一些人际关系,也不太会像我一样会因为一些事情排斥一些人,他心里也有着一套评判人的标准,不过不太表露出来,最多不相干的人他会完全不搭理。在家里他会经常说这个人傻X那个人屌丝,我总是说他自我感觉太好,批评他不该这样,结果他说我也就在家里跟你说说,在外面该怎么样还是怎么样。我于是也就收声了,这方面他的确比我厉害,我是完全伪装不来的。

摩羯座的人掌控欲都很强,他也不例外。刚开始的时候还好,他不怎么管我,现在不行了,各种限制。我反抗无效,乖乖退下阵来。他身上有一种无以名状的自信和霸气,这一点对我来说很重要,就算他现在什么都没有,就算他以后也说不定什么都没有,我就是喜欢他这个样子。

当然偶尔我也会气馁,觉得他还是太年轻,不能很好地照顾我的生活,有时候反而需要我照顾。他呢,也觉察到这一点,越来越学乖了,不再轻易挑战我的底线,意识到我真生气了立刻承认错误。不过我一旦恢复了情绪,他又开始各种撒娇无底线,我只能默默承认我跟养儿子没太大区别。

最近他不知怎么地觉得自己那个地方太小,我于是很配合地嘲笑他像豌豆。昨天我在微博上看到一张美国男模的海边全裸照片,立刻发给他,说,你看看人家!他看了照片之后问我美国有没有药卖,让我买点回去给他吃算了,觉得相差太悬殊了。我在这边得意地哈哈大笑。

前阵子,有一天晚上,关灯睡觉了,他又在那里咕咕噜噜说,你都不嫁给我!我说你又没有跟我求婚。他说为什么不是你跟我求婚。我顿时无语,心想不是你要我嫁给你么,然后嘴上真还是配合地求了,说,韩少,你娶我好不好?他非常开心地笑了,说为什么啊?我说,我想跟你一起生活。话还没说完他就蹭地转过身来紧紧抱住我,说,我也想跟你一起生活,然后抱着我一动不动。又过了一会,他低声说,老婆,之前我对你不好,你别生气,我以后会好好爱你的。我有点说不出话来,心里却觉得,真要一辈子这样,也可以。

Advertisements
Categories: Poison

爱是疲惫生活中的英雄梦想

October 24, 2012 Leave a comment

“爱之于我,不是肌肤之亲,不是一蔬一饭。它是一种不死的欲望,是疲惫生活中的英雄梦想。” —— 杜拉斯

我很庆幸我走到了现在。曾经在各种阴郁的事情中纠结打滚,也差点被世俗的生活彻底淹没,到底我还是挺住了。不管我现在成功不成功,我的生活丰盈不丰盈,这都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

解救我的事情有很多,也有不少自救,还有那么多善良友好的人,还有全世界都遗弃我也不会离开的亲人,渐渐帮我洗去对负面能量的厌恶。可是,最终让我把乱麻一样的过往抛弃,重新热爱并敬畏生活的原因,是爱,是疲惫生活中不灭的英雄梦想。

这个爱,不是肌肤之亲。你碰见一个男人,你跟他上床,你跟他亲吻,你跟他拥抱,甚至你跟他手牵手走在大街上。你们有数不尽的耳鬓厮磨,有无休止的缠绵低语。这些带给你好多好多的愉悦感——你流泪时他的肩膀,你低落时他的怀抱,你大笑时他的眼神,你快乐时他的嘴唇,各种情绪交织在一起的愉悦感。这是爱的开端,身体里原始的感觉和欲望,指引着你寻找到一个方向。

它也不是一蔬一饭。电光火花过去,更打动人的是那些不动声色的朴实生活。两个人一起面对日常的各种琐碎,一起做饭,一起吃饭,一起逛街,一起看电影,一起听演唱会,一起旅游,一起编织共同的生活。你认同他,赞赏他,并最终信任他,愿意和他一起生活。你知道躺在你身边的男人睡觉会打几次呼早饭要吃几片面包,可是你慢慢忘记了你的爱,你也许会觉得爱就是这样平淡而真实。

可是爱始终在那,它是压制不住的欲望,磨灭不了的梦想。

昨天我和贝吉塔再次吵架了。最近争执的点在于他不想让我和一些男同事继续来往。我一直承认在男女关系上,我有时候可能会擦边,但是我总是本着我自己内心无杂念而继续着我身边的各种关系。喜欢和男人一起玩,最主要的原因是男人相对更直接,更有幽默感,也更有包容力——有着这些特性的女人,我也通常喜欢在一起玩。之前关键词也限制我,最后两个人终于吵翻,我觉得我不愿意为了他牺牲我的这些同事兼朋友——我跟他们在一起很快乐,而且我没有愧对于谁。

贝吉塔也开始了种种限制,我万分抵触。昨天晚上我打了个电话问个事情,他再度发怒,我也火了。睡觉前他躺在床上,用力抱着我,很认真地对我说,老婆,很多事情,我虽然不开心,但是我由着你性子来,因为我知道我可以承担后果,所以我不会干涉你的自由。可是有些事情,我是没有办法承担后果的,我害怕。我知道你没有任何别的想法,但是有些人有些事确实让我觉得不安全,我限制你是因为我真的怕,有些事情它们没有发生,可是它们有着可能性,我知道我承担不了后果,所以我想杜绝这种可能性。我很爱你,我希望我们两个人能快快乐乐的生活。

突然我就认输了。我的任性,我的横冲直撞,大概来自于我不知道有人会那么看重我。我总是觉得任何事情,只要我能承担后果就行,可是他的那句,他承担不了后果戳中我了。我头一次觉得他是真的爱我,我不是一个人在承担后果,他也在,他害怕我受伤害,他害怕失去我,不管出于何种原因。

我也真的爱上了他。一开始我只是贪恋他的身体,沉溺于他带来的正面能量。后来我们住在了一起,彼此磨合,彼此习惯。我没有想过有这么一天,我会真的意识到,我们之间的爱,会让我重新审视我的生活态度,开始变得节制而收敛,心甘情愿地作出让步。

我一直都是爱的信徒。只是我总是天真地以为爱只要纯粹就好:我喜欢你,我就和你在一起。所以我的感情总是来得迅疾,不能持久,瞬间被世俗生活所淹没;然后有一天我觉得不安了,我就抛弃了世俗生活,又开始寻找感觉;周而复始,其实这不是爱吧,这是躁动不安的爱欲以及漫不经心的态度,我还自鸣得意,以为自己在经历,在追逐。

如果这次没有如此幸运地体会到生活被照亮的感觉,我大概还会一直玩忽所以吧。也许老天还是厚爱我的,我没有很健康的身体,没有大房子,没有跑车,没有成功的事业,甚至于,也不讨很多人喜欢,可是,我有爱,在这条路上,我在慢慢成就我的梦想。

谨以此文,纪念我的人生,开始了一个新阶段。

Categories: Poison

2012年10月6日——我们仨

October 6, 2012 Leave a comment

在客户这里加班。密闭的环境非常压抑,浑身燥热,略微感觉有点喘不过气。

昨天晚上和pengpeng还有她老公出来喝了个咖啡,在五道口那条越到夜晚越人声鼎沸的街上。12点半我们下来的时候,感觉这条街刚刚才warm up,拉开了夜生活的序曲。我跑到PPG转了一圈,已经人多的落脚的位置都没有了,于是我就打了个车回酒店了。

在咖啡馆我们的话题是婚姻,父母,小孩,童年等等——也许可以概括成两个字——人生,主角当然是我们三个:

pengpeng,mouse和我,我们三个人是初中兼高中,大学同学。我和mouse出生在一个家属院,从小就认识。pengpeng是后来认识的,小学奥赛全市集训的时候。初中我们仨在一个班,是全班读书成绩最好的三个女孩子,也是从那时候起三个人开始熟识起来。我和mouse可能一直都要更close一点,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默契在。

先说pengpeng。她算是我们仨里面最趋于常规的一个人。以前没那么了解的时候,我还是会觉得她的生活不那么酷。后来慢慢接触多了,我开始觉得其实她也算一个很有自己主意和想法的人,只是她想要的刚好也符合了这个社会主流的价值观而已。小时候性格都很强,她也是,有一次生物竞赛培训不知为什么发脾气把生物书全撕了,一页一页地抓,让我记忆深刻。后面很长时间我因为自身状态不好,即使跟她也疏于联系,大概是工作之后又慢慢好起来。在北京的一年她也陪伴了我很多。昨天晚上坐在她对面,觉得眉眼之间还是很好看的,有柔和的女人的气息。她刚刚生下一个叫李罗马的狮子座男宝宝,胖乎乎的,非常好玩。

她虽然也算是婚前同居,但是基本上都按着事情该有的顺序进行了。北大研究生毕业和研究室的师兄结了婚,买了个小房子,两个人节假日会出去旅游,彼此关系融洽。几年后开始计划要小宝宝,然后在他们去意大利玩的时候,有了。一切就这么按部就班地进行。当然很多事情也是她自己的坚持才有结果,比如当时她大学毕业坚决放弃武大保研考研到北大;比如她老公家境非常普通她妈一开始颇有微词;比如她很喜欢出去玩,但是为了李罗马也乖乖在北京呆了快一年,取消或者错过了几次出行等等。

以前不懂事的我自然是觉得这样的生活没那么值得称道,但现在我不这么想了。我觉得既然这是她选择的道路,那么她既然为之付出了努力,没有后悔自己的选择,而且在自己的选择中得到了快乐和幸福,这就是一种好的生活。

接着说mouse。mouse经历比较曲折一点。大学毕业从武大直研到中科院读博士,她是学物理的,具体那个小分支我也不知道。读博后面有两年在北欧,然后她继续在北欧做博士后,现在又在Stanford找了个博士后,去了美国。她交过几个男朋友,目前这个是老外。我见过以前的一个,她曾经带回过湖北,不过后来还是分手了。

她这个人比较冷血——就是你跟她相处,会有这样一种感觉,又或者她温暖热情的一面我没有看到。我时常觉得她身上的烟火气息比较少一点,更多的是一种比较有距离感的冷静,她妈妈过世之后这种感觉更加强烈了。

大概我会一直觉得她的生活更酷一点。在北京的时候她就经常去很多地方玩,去了国外更是变本加厉。我仅仅只能从她的blog上看到她去参加什么salsa大赛,或者去学滑翔伞,或者长途骑车去哪哪玩;而实际上她的日常生活可能还要比记录的几篇blog要丰富得多。偶尔我们会聊一下,但是也只会交流一下彼此对生活的心得,略去了实质性的事情,因为时间太少。

有时候我会一直觉得她在和一切旧日事物和人保持距离,不过也许现在好一点了。她也一直没有结婚,总是说还没玩够,在北欧住了几年,现在住在加州,大概下面还想去澳洲,又或者是另外一个地方,又或者是回国,不得而知。她开心或是不开心,幸福或是不幸福,我也没有像感知pengpeng的生活那样来的真实而强烈。一来我们没有办法面对面地直接交流和倾谈,二来她大概快乐不快乐都不会表达得太明显。不过,我也一直觉得她的生活是一种好的生活。

最后说我自己。我对自己的怀疑感和责备感在去年年底时到达了顶峰。大概高中几年过得太压抑,我大学研究生以及毕业后工作的前面几年都一直在各种折腾和荒唐,把自己搞得狼狈不堪,偏偏我心理还没有变得足够强大,所以很多年我都在压抑的情绪中过活,偶尔好转偶尔恶化,按事件顺序是在大三大四的时候到达第一个低谷,研究生毕业后到达第二个新低,然后去年因为工作上的一些挫折接着放弃了几年的感情而跌倒谷底。

都是我自找的。大三大四的时候我各种不爱惜自己身体自暴自弃;研究生毕业后也因为生活中的意外自暴自弃;工作因为生活中的挫折,各种漫不经心,最后也自暴自弃。所以每次回想起这许多年,我就深深的自责——一个人能有几个十年,我要把身体工作感情都摧毁殆尽么?

可是奇妙的是一夜之间,我好像顿悟了——我不再那么无止境地责备自己,慢慢说服自己向前看;我也开始脚踏实地地工作,争取自己想要东西;更重要的,我开始学着忽略所有不必要的声音——那种感觉就仿佛前一刻我还在无限懊恼无限悔恨无限纠结于为什么若干女人讨厌我——后一刻我的想法马上变成了再多的错误也铸成了,我必须原谅我自己;还有我到底最想要什么;还有说到底我必须让自己喜欢自己。在这个世界上作为少数人的存在是需要有强大的内心力量的,特别是在中国,在上海,价值观单一的环境下坚持自己不被迷失,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情。这个坚持一开始未必正确,而且也很容易走上自我或者自私或者自缚的歧途,比如我,道路因此变得磕绊,可是即便这样也不是放弃或者妥协的理由。

于是一夜之间我的生活仿佛充满了光亮。我再次回到了上海,重新面对上海的一切。工作对我来说不再是负担,我也不再玩忽所以,开始尽职尽责地做事。人际关系对我来说不再是困扰,我不想再去迎合任何人,我有我喜欢的人群,值得信赖的朋友,嘻嘻哈哈的玩伴,已经足够。另外我还突然有了一个男人,虽然关系时好时坏,虽然前途模糊不清,但是他带给我很多欢乐。

过去还是有很多阴影如鬼魅环绕不断,可是我总觉得今天的我,就算还是一败涂地,也不会如往日那般彻底否定自己。所以我的生活最终也变得好起来。

人生大概就是如此。不是什么殊途同归,也不是什么大相径庭,只是在时间慢慢地流逝中各自找到了自己的平衡点。也许这种平衡会被打破,那也不要紧,会有下一个平衡点出现。小时候总是比较成绩多几分少几分固然幼稚,也是一份有趣的回忆;长大了有时候甚至需要提前预约和计划才能见上一面,时常觉得还不如读书时那种蹩脚的争来争去来得紧密相连。

我们之间的若有若无的纽带,谁结婚不结婚,生不生小孩,对它都不会有什么影响——因为那些,只是单独的一个个体的人生自主会发生的事情,而我们之间存在的联系,我总觉得是凌驾于这些而独立存在的——不管每个人的人生将怎样继续流淌,它还是会在那里。

2012年10月6日 银泰中心 北京

Categories: Dailylife

就这么飞来飞去

October 4, 2012 Leave a comment

我又飞到北京来了。

现在养成了良好的飞行习惯。上海到北京这种短途的飞行,我基本上到了机舱就开始睡觉,有时候一觉睡到下飞机,有时候睡到一半醒了,听几首歌,也差不多到了。长途的飞行已经快一年没有飞了,不过应该问题不大。

时间就是这么被消磨掉了。之所以用消磨,是因为昨天晚上贝吉塔跟我谈到这个问题,他觉得我每天都在消磨时间,好像没有什么事情能提起我的兴趣的样子,都是在kill time。我其实也这么觉得,快二十九满三十岁的女人,真的很难有什么事情能够取悦我,或者激发我。

在家呆了几天。老妈还是那个样子,我虽然心里愧疚但是也还是不愿意妥协。回到上海,跟贝吉塔腻了整整一天,两个人一起把家里打扫了一下,然后吃吃饭散散步。今天我让他送我到机场,结果他不开心了,两个人又吵架,最后不欢而散。这样也好,始终我得让他知道我的诉求,如果真要两个人过日子,我对另外一方是什么样的要求,我需要他清楚。

晚上去看了李罗马。胖嘟嘟的真可爱。我其实很喜欢很喜欢小孩子,可是一直害怕自己养一个,玩心又重,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我能真下定决心去生个小孩。

回家的火车上看了廖一梅的《像我这样笨拙地生活》,很是喜欢,贴一段话在这里:

“我曾经一事无成,这并不重要,但是这一次我认了输,我低头耷脑地顺从了,我就将永远对生活妥协下去,做个你们眼中的正常人,从生活中获取一点儿简单易得的东西,在阴影下苟且作乐,这些对我毫无意义,我宁愿什么也不要。”

——这段话也是我的心声。

Categories: Dailyli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