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December, 2012

2012年12月31日

December 31, 2012 4 comments

这应该是2012年的最后一篇博客了。

最近看我博客的人陡然多起来。今天跟叶洲聊天的时候我还开玩笑地跟他说,我红了,因为我看到wordpress的统计数据里面显示有些entry是直接通过siwenliu+wordpress搜索过来的。叶洲说:威武。开玩笑归开玩笑,可是我内心充满苦涩和惶恐。

我这个blog始于MSN space,从2005年开始写,都是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自从进了公司加了很多同事MSN之后,我就再也没有安宁过。一开始组里有女同事说怎么什么都写,太吓人了,我不吭声。后来又有好心的老同事劝我不要写那么多出去玩的事情和贴那么多出去玩的照片。再后来还是一些熟人劝我不要写,要么写在大家看不到的地方,我也总是不听,第一我觉得我不感兴趣的人我是不会去了解的,所以我就default很多人根本不会来看我的blog,因为她们貌似对我也没啥兴趣;第二我觉得凭什么要挪地方?我这些同事真有这么吓人?同事虽然不是朋友,但是她们也是每天打交道的人啊,我提防着她们有什么意思呢?可惜我想错了。又后来我被一些事情实在是激怒了,发了一篇blog立志,也给自己打气,因为很多事情我是被冤枉的,我不想解释但也不代表我什么都能忍受。结果可想而知。最后我离开上海去北京的时候,某人还苦口婆心地对我说,sylvia,你要变得成熟点,不要再写blog了——当然几个月前也是她对我说,你的blog把我们大家都惹毛了,我当时心里就在想,我从来没有主动攻击过什么人,狗逼急了还会咬人呢,何况我是个人——这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只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我每次想到这些过往都心有余悸。

所以说我是个半吊子。要么就真的把blog写到私密的地方,要么就当那些莫名其妙的judge全是放屁,我呢,刚好卡在两条路的中间。

MSN space转移至wordpress以后我的blog流量一下子锐减,我当时觉得好开心,这样我就可以不用被迫去转移地方或者违心地粉饰天下一片太平。再加上我也换了组,之前那些具有负面能量的人我也尽量躲得远远的,何况我们完全没有利益上的纠葛了(其实我们本来也没有),彼此也不感兴趣,我顿时觉得世界一片光明。

来美国之后自己的时间一下子多起来,多到奢侈的地步。我的blog也一直风平浪静,偶尔也就叶洲爱可几个过来看看,于是我就开始写狐朋狗友系列。当然涉及到别人的事情我还是不敢瞎写,万一又被坏人看到了咋办?夸张一点说,我要是把我知道的全部都写出来,估计真会出人命。所以写了几篇我就觉得兴致寥寥了——你要知道那种藏着掖着的感觉对于我这样的人来说,真的是比凌迟还难受。

如果到此结束一切也就皆大欢喜。可是写blog实在算是我的真爱之一,又开始写了就停不下来。又有一天我写了那篇按摩棒的blog,因为当时实在是觉得太搞笑,然后不知道为什么这篇blog就被流传了出去,最近blog访问量增多,大概也是因为很多八卦的人想要看这一篇。

我突然觉得不胜其扰,连夜请教赵波,让他帮我建了一个私人的网站,访问者都需要我后台建用户,否则就什么也看不到。技术男改变世界,这句话真是没有说错,赵波瞬间就帮我弄好了,我感激不尽。不过那个网站后台虽然和wordpress一模一样,前台界面还是不大相同,而且最重要的一点是我真的不喜欢躲躲藏藏的感觉,所以我也就暂时还没搬家。不过私人的网站有一个好处,我没办法在这边po的可以在那边po,以后我老了或者死了再放出来,也算是对得起我这么多年孜孜不倦地深度八卦和笔耕不辍的勤奋努力。这里再次感谢赵波,大赞技术男。

当然也不全是困扰,也有温馨的事情,也有不少人看了之后私下对我表示了认同和表扬,说实话我有点小感动。我现在总有点草木皆兵的感觉,把很多人都想得狭隘而恐怖,除了少数跟我很熟的人我知道他/她们不会judge我,其他人我都是不会expect什么好结果,而且做好随时被攻击的准备。事实证明我是错的,我只是被伤害得有阴影了,一下子矫枉过正,把对人性的过高期待变成了过低期待,其实坏人always是少数,再不济也只会是半数。

还有几天我就要回国了,回国了时间就不会这么多,也许我也更新得不会这么勤了。狐朋狗友系列也许还会继续,不过要当事人授权才会写;还有我那些塞妮黑贝的小说也会继续,因为我突然发现写这种小说很有乐趣;至于重口系列,说实话我还没想好怎么办,我才po了一篇就已经轩然大波,真是伤脑筋——这些系列一开始都是自娱自乐的事情,我计划着等这一阵风波过去再接着写。

2012年的最后一天,我在美国,开始想念在上海的一些同事,特别是现在组里的,还有我的那些狐朋狗友,还有韩少。我想回去了。

Categories: Ending

2012 in review

December 31, 2012 Leave a comment

The WordPress.com stats helper monkeys prepared a 2012 annual report for this blog.

Here’s an excerpt:

The new Boeing 787 Dreamliner can carry about 250 passengers. This blog was viewed about 1,700 times in 2012. If it were a Dreamliner, it would take about 7 trips to carry that many people.

Click here to see the complete report.

Categories: Ending

世俗往左,文艺向右

December 31, 2012 Leave a comment

这世界上最不缺的就是文艺女青年,这世界上最缺的,也是文艺女青年。

我再也不相信什么世俗和文艺可以并存这之类的鬼话了,它们根本就不能和平共处。你让一个全身心投入世俗生活的女人和一个标准的文艺女青年同处一室,不出三分钟那格格不入的气场就会把屋顶都掀翻。这世界上50%的女人这辈子跟文艺两个字没沾过边,当然她们自己未必这么想;30%的女人貌似沾过边,打着种种旗号比如精致小资比如追求真爱比如特立独行比如叛逆疯狂来标榜所谓的文艺——其实恰恰是这些人玷污了文艺本来的面目,制造了和世俗之间的争端——这些人里头有一部分碰到男人之后立马投入世俗怀抱老公孩子热炕头,有一部分继续矫揉造作伤春悲秋或者横行霸道失去控制,搞得很多人要么对文艺嗤之以鼻,要么谈文艺而色变,真是让人愤懑又无可奈何;15%的女人算是真正知道文艺两个字怎么写,有过若干时间的文艺生活,即使最后走上了世俗的康庄大道,也会尽量保有一点文艺的土壤,算是对自己的一些交代;最后还有5%就文艺到底了,天崩地裂她们也使劲折腾,至死方休,她们,才是正儿八经货真价实的,文艺女青年。

存在即合理,大概哪一种选择都没错,但是你要知道世俗人类首先在数量上就有绝对的优势;虽然数量不一定说明问题,但是客观说起来,在论及对社会进步的付出和贡献上,世俗人类也有着绝对的优势——因此这世界上文艺女青年的处境通常都很难堪,内外交困,能坚持到最后的,都是传奇。

当代文艺女青年之鼻祖玛格丽特杜拉斯的一生,就很好地诠释了文艺女青年的生活方式和精神境界。杜奶奶年轻的时候是美女,漂亮而放荡,想要折腾起生活来不费吹灰之力。令人佩服的是她老了之后也依然不改初衷,和一个小自己四十多岁的男同性恋一起生活到离世,让人瞠目结舌。杜奶奶一辈子各种惊世骇俗的名言不断,不过但凡是文艺女青年,必能从中找到共鸣,奉之为警世格言,代代传诵。

之所以想到写这篇blog,是因为最近碰到的一件事情。

之前提到过我在美国碰见了王麦克。他如今结了婚,贷款买了个三百万的房子,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生活得安稳所以人也胖了。他离开美国之前我们一起吃了顿饭。

吃饭的时候他就提到了这个话题。他说你觉得那个谁谁怎么样?你是不是觉得她太世俗?还没等我回答呢,他接着说,可是男人最终都会跟这样的女人结婚,所谓的文艺女青年,男人是不会想要结婚的。你看像她那样做饭做得好,会照顾人,也不太难掌控,就比较容易结婚。

我当然知道。90%的男人都不会选择文艺女青年,换成中国男人,那就是99.9%。不过我没吭声,他于是继续。他说他在没有过上所谓的世俗生活之前也觉得很多事情只是形式而已,现在才发现不是的,好多东西的约束力比想象中要大得多,比如婚姻;然后过上了这样的生活就发现其实也不错,有一个稳定的家庭,有固定的朋友圈子,开始追求一些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心也会比较踏实。他说我也总是喜欢往外面跑,但是跑多了,还是会希望有人来照顾我的生活。

我还是不知道说什么。他最后苦口婆心地劝我起来。他说我知道你不喜欢世俗的生活,可是你如果总是坚持追求一些虚无缥缈的东西,喜欢电影音乐文字,强调自己的感觉,想要得到很高的精神上的满足感和契合度,生活一直不安定下来,这样胃口就会继续变大,变得无穷大,没有一个尽头。昨天你过生日,看你穿那个裙子,吓了一跳,觉得你现在真是骨瘦如柴,就觉得你可能过得还是很辛苦,希望你能过得安定一些。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希望你能过得好一点。

那天回到家,到现在,我一直都在想这个问题。我确实一直很排斥世俗生活。之前好几年大抵还因为经济上有些约束,再加上没有完全决定好要抛弃世俗生活,所以一直在两者之间纠结,一度也差点投入世俗生活的怀抱,还曾强迫自己和一些世俗的人类结交,搞得自己都厌弃自己,现在则是纯粹地排斥。不过我觉得他说的有一条很有道理,那就是生活如果不安定下来,胃口就会变得无穷大——我就是这样,以前我还觉得这样四处逛荡的生活会有个尽头,现在我觉得一辈子这样我都不见得会想停下来,实在是有点危险。

可是,真的回不去啊。那种感觉就像是我在上海生活了几年,然后我就不想回到仙桃去了;后来我又到国外生活了一段时间,我就觉得其实上海和北京也是个屁,论国际大都市被纽约伦敦甩出N条街,不提国际大都市德国随便一个乡村的生活就秒杀中国所有大城市。那种感觉也很像我习惯了和男人打交道,一起做事一起玩或者一起聊天一起打趣,然后我就总是很难和琐碎计较的女人来往,还不如离得远远的。当然这样的类比未必贴切,世俗生活有好多吸引人的地方,甚至于我都可以笃定如果快点过上世俗生活我都可以多活几年,可是,一旦你打开了一扇窗,原来的那道门,你就自己把它关上了,因为你发现窗外的世界比门里头的,更吸引你。

我从来没觉得自己是个地道的文艺女青年,想想我都跟世俗低过N次头就知道我不是了,不过比起很多冒牌货,我又觉得自己可以算一个。这个社会对文艺女青年的曲解太多,比如提到感情,文艺女青年都是被讥讽被仇恨的对象,甚至会有人说文艺女青年都跑去做小三了,打着追求真爱的幌子去做小三——我靠这简直就是放屁,那些要上位挤走原配的小三,争抢的都是世俗的利益,which,文艺女青年一般不会放在眼里,除非你富可敌国,呵呵,开个玩笑,其实应该是除非,你是真爱。这只是个例子,为了说明文艺女青年其实背了不少的黑锅。

不过很多硬伤是没办法辩护的。大多数人坚持的未必是真理,但是一定是比较合理的道路,这世界繁衍生息这么多年,靠的肯定也不是以文艺为生的人。这个问题我大概还是会一直思考下去,又或者,哪一天,我就自动投诚了,一切不得而知。

可是,我还是衷心地希望这个世界能宽容一点,让每个人都能有自己的位置。文艺女青年呢,也最好记清楚达尔文达爷爷说的话,物竞天择,适者生存——你们可以继续文艺,但是千万要记得保护好自己,和没有侵略性的人群和平共处,和带有攻击性的人群誓死抵抗,这样,你们才不会被消灭。

Categories: Randoms

大叔二三事

December 29, 2012 Leave a comment

大叔全称是小清新大叔,顾名思义,他外表敦厚平实走大叔路线,内心却又善良细腻走小清新路线——合起来,就变成了小清新大叔。

小清新大叔和我一起进公司的,开始培训的时候就坐我边上。大叔是中科大毕业的,我刚好在中科院读研的时候,第一年在中科大代培,而且当时的男朋友关键词也是中科大的,所以大概是这一点打开了和大叔结交的序幕。不过我那个时候全部注意力都在和关键词纠缠,因此也没有立刻和大叔熟到什么程度。分组之后联系就变得比较少,偶尔在MSN上聊几句,update一下彼此的情况。

中科大盛产nerd,所以大叔虽然在那里读了本科和研究生,但是学习生活并不顺利,也不快乐,我后来通过大叔自己的叙述,觉得大叔大概在中科大有过自己的一个人生低谷,具体情节就跳过吧——很多低谷说出来在别人眼中也许不算什么,但是给当事人的困扰肯定是无比巨大的——我之所以这么觉得,是因为大叔每次提到当时那些事情的时候,表达出来的情绪和我低谷时候的情绪差不多,因此我推测出来这个结论。

有过人生低谷并且自己走出来的人,总会变得不一样一些。第一他经历了那些无望的情绪,然后又自己一点点努力制造希望,最后终于重新回到正常轨道,过上原本他应该过的生活,这个过程本身就是一种历练,会提升他的人生格局,在接下来的人生里如果再遇到大的挫折,他就不会再轻易陷入低谷,知道一切都会过去。第二我总觉得这样的人,对他人的关怀度和容忍度会大大提高,因为他大概知道了很多人都会有一些过不去的关口,或者在旁人看来很可笑的执念,这种时候如果给予一些关心和帮助,也许结果就会很不一样——当然这跟这个人的本性也有关系,比如我就属于很冷漠的那种,在这一点上做得比大叔差太多。

铺垫了这么多,我其实最想说的是,大叔这个人,是有侠义心肠的。好吧,希望这是我最后一次提到我被蹂躏的事情,为什么总是绕不开呢——当时我们分组都快三年了,平时工作上我跟大叔基本接触不到,生活上也不太联系,总之就是跟他半毛钱关系没有。我也不记得当时我是怎么跟大叔说到我被干的事情,反正就是大叔知道了,然后毫不含糊地提供各种支持和帮助。说实话我真是完全没有想到,因为我这个人喜欢换位思考,我想过把我和大叔的位置对调我会做什么——结果就是,我大概什么也不会做。所以这件事情上我既意外又感激,也从此开始反思自己做人的态度,总觉得我好像真的一直在索取,很少主动付出——我是真的要学习如何多关爱身边的人。

受人之恩必要回报,可惜我到现在也没有报,不过和大叔的交流开始多起来。我这个人只要跟人熟起来就会渐渐百无禁忌,而且在我喜欢的人和我讨厌的人面前呈现出来的面目会截然不同。大叔各种声音都会听到一些,不过好在他有去伪存真的能力,然后他也是一个接纳度很高的人,知道如何评判一个人的本质,以及尊重一个人的生活方式,所以我后来发现,大叔原来也是一个可以信赖可以打趣的人,于是各种好笑的事情就开始了。

在北京的时候,有一个周末大家无聊,于是约好去三里屯的MIX蹦迪玩儿。我知道大叔不会喜欢,但是既然他没反对,所以我也就default怎么着他也能蹦一下——结果,那大概是我在MIX最肝胆俱裂的一个晚上…那天大叔他们到得比较晚,我们已经开了酒喝起来,喝到一半我就看到一个人穿着背心,踩着凉拖(请注意是凉拖,不是夹脚拖),然后大摇大摆地走进来,见到我第一句话,就是满脸鄙夷地说,你居然喜欢这种地方!我满脸黑线地招呼他们喝酒,喝完之后有的人开始跳舞,大叔就端坐在我们桌子的最前方,双手交叉抱在胸前,带着一种莫名的威严看着舞池里面的人,一边审视一边摇头,摇得我直发慌,心里想完了完了,大叔肯定觉得他这晚上白白浪费了。

大叔爱读书,对政治和历史也颇有研究,特别是政治。大叔看的那些书对我来说就是天书,有一次去台北,在诚品帮他买书,结帐的时候收银员说小姐,你好厉害哦,这些书一般人看不懂诶,我又是满脸黑线,告诉他这是帮朋友买的。熟知历史政治的人,我们平时的办公室政治在他眼里基本就是小儿科,too naive too simple。我每次碰到一些勾心斗角的八卦就会去请教大叔,让大叔发表一下看法,然后就恍然大悟,哦,原来应该这样看——否则我只会纠缠于,这个人为什么这样啊,那个人为什么那样啊,纠缠半天也得不出个所以然来。

大叔有美人尖。他整个人敦实的外表再配上一个美人尖真是莫名喜感。前阵子习core当选,他也是有美人尖的,而且八个常委好像有六个还是七个都有美人尖,我于是去调侃大叔,看来有美人尖的人都应该去从政。大叔就回了一个字:2!后来大叔给我讲了一些core当选的错综复杂的关系,我听得津津有味,八卦嘛。大叔于是说,给你布置一个题目,你去研究一下下一任core会是谁,研究出来表示你还有点sense。我后来自己google + wiki搞了一下,马上晕菜,这个题目就不了了之了——水平相差太远,难以望大叔项背。

嗯,差点忘了说了,大叔当年求婚还是我帮忙找的地方,算是我唯一提供过value的事情吧。大叔结婚之后有了个女儿,虽然不是有女万事足,但是他也是非常疼爱他女儿,尽可能地抽时间出来陪女儿玩。他女儿也是治愈系的,有一次他发了几张照片过来,我当时low到暴的心情立刻变好了,后来还存档,没事就拿出来看一下。

现在大叔每次惆怅,感叹自己混得不好的时候,我就会说,你有房有车有老婆有女儿,哪里不好了?我也确实是这么想的,我觉得男人三十,有一个很稳定幸福的家庭,工作上有自己的专长,真的已经很好了——不过大叔貌似也是天蝎座的,对自己要求也很高,于是我只能希望大叔快点找到让自己满意的位置吧。

后记:那天我写完 花花二三事 拿去给花花批阅,花花说,不批不批,你去写Leo吧,不要写我!我满心不忿,心想写都写了,还不批,而且Leo我肯定要写的,你急什么啊——然后今天,我就写好了。哈哈~

Categories: Echo

我要去南方——佛罗里达游记

December 28, 2012 1 comment

想看加勒比海的心愿一直盘旋在脑海挥之不去,之前的坎昆没能成行更是放大了这种饥渴感,所以,即使圣诞只有四天假,我还是毅然和美腿Ivy一起飞到了佛罗里达。

我们的行程是这样的:费城飞至迈阿密,租车,玩迈阿密,Key West以及Everglade国家公园,然后开车北上,去奥兰多,玩Universal Studio和冒险岛,最后从奥兰多飞回费城。

我们出发的时候是下午五点,费城这边几乎是零度,一到迈阿密就暖和起来。不知道是不是天气热人就容易high,迈阿密的司机们开车都非常彪悍,我刚从机场出来的时候差点吓死,心惊胆战开到了酒店。

第一天早上我们去了迈阿密的海滩,因为还不到九点所以温度不高,风也很大,我们哆哆嗦嗦地拍了几张照,四处看了看,就开车去Key West了。

从迈阿密去Key West最有名的就是那条建在海里的US-1号公路。老实说见了实景之后我觉得还是不如加州的那条一号公路,不过也算是不虚此行的美景。我们开过去大概花了四个小时。

Key West是美国最南端的一个小城市,也是此次佛罗里达之行我们最喜欢的地方。美国四处都是现代文明,虽然地大物博,但是飞来飞去都感觉没有什么区别——Key West就不一样,在这里你感觉节奏一下子就慢下来,小城里的各种建筑说不出来是什么风格,既不是精致的欧式也不是大剌剌的美式,可是色彩缤纷好看,整体呈现出一种热情快乐的风格。我们在海边逛荡了很久,觉得加勒比海果然不是虚有其名,同样是海水,加勒比海的景致还是要好过大西洋不少。后来我们又去了海明威故居,探望了那些鼎鼎大名的六趾猫。美国很多地方门票都非常便宜,可是海明威故居一个人要13刀,不知道这是不是体现了美国人对这位举世闻名的大作家的尊重。海明威人生的最后拿把枪崩了自己的头,可是在他Key West的故居,我感受到的完全是一种安宁和惬意——可能他在这里居住的时候并没有开始抑郁。他养的六趾猫繁衍出了很多后代,现在整个故居生活着大概45只六趾猫,它们都长得肥肥胖胖,完全不care我们这些游客,自顾自地在草丛里面晒太阳,或者在楼梯上打盹。 后来我们在海边看完落日,开回迈阿密。

第二天我们去了Everglade国家公园。好大啊,开车在里面兜也要好久,有各种trail。我们参加了两个trail,看了大鳄鱼。鳄鱼也跟六趾猫一下,完全不care游客,要不就在沼泽里装死,要不索性爬上临近路边的草地上发呆。美国的动物们真是都太幸福了,什么时候国内也能这样?

去完国家公园我们就开车去奥兰多。一路开了五个小时,开到之后我立刻歇了,美腿Ivy嘲笑我逞强结果把自己搞趴下了。晚上11点半的时候我们去机场接另外两个同事,跟她们会合,准备接下来两天一起玩Universal Studio和冒险岛。

第三天我们先去了冒险岛。哈利波特城堡附近的人真多啊,一大早去排队就得两个小时。在这里我想感叹一下哈利波特的作者真是个了不起的人物,她给这么多人创造了工作机会;另外美国人也真是了不起,会精心打造一个哈利波特城堡出来,即使他们是为了赚钱,但是还是带给所有的哈利波特粉丝无比的快乐,而且在各种细节上他们都精益求精,尽量和原著吻合。这一天我们从早上九点玩到晚上九点,四个人筋疲力尽,下午的时候还因为一些水上项目搞得浑身湿漉漉,但是我们都很high,觉得冒险岛真是好玩。我因为不敢坐过山车被强烈鄙视了,美腿Ivy一直到今天还鄙视我…

第四天我们去玩Universal Studio。我之前在LA玩过,所以新鲜感不大,而Universal Studio和冒险岛比起来确实也逊色不少。所以我们花一上午的时候兜完Universal Studio又去了冒险岛,最后四个人一起玩了一个碰碰车…我和美腿Ivy的机票是下午五点的,所以两点左右的时候我们就出来了,被另外两个同事送到机场,道别。她们还要继续回去玩,我们就准备老老实实飞回费城了。

每次旅行我大概都会听一首陈奕迅的歌,这一次是粤语白玫瑰,因为出发之前刚刚了结了一些事情,需要宣泄一下情绪。

所有开车在路上的时间,特别是一路开到Key West的时候,我脑海里总是不断地重复一句话:我要去南方。南方大概就意味着阳光海岸,还有热情和欢乐。

最后贴一张我在Key West的照片。人太矮了,凑合看吧——我多么希望我既有长腿又有大胸啊…

DSC_0177

Categories: My trip

蒙特卡罗

December 27, 2012 Leave a comment

本文纯属虚构

哈根达斯有一款冰淇淋叫蒙特卡罗,深色,有咖啡和各种坚果在里头,我每次去都点这一种,因为它的颜色和味道,还因为,它叫蒙特卡罗。

我第一次去蒙特卡罗是四年前。那个时候还是春天,我在德国的海德堡大学念书,快毕业了。闲来无事的时候就一个人在海德堡瞎逛。海德堡是个美丽的小城,游人众多,所以平时也不冷清,只是呆久了还是会觉得有些无聊,看着日子一点点淌过。

当时大概是放几天假,我实在不太想继续窝在海德堡,于是跑到德国的一个华人论坛上发贴,找人一起出去玩,地方不限,越远越好。很快便有人回复,说他是男性,一个人,计划开车去南法,问我会不会开车,如果会就一起去,晚上住青年旅馆。我想了想答应了,因为我确实也比较喜欢自驾游,比较有可以调整的空间。

很巧他住的地方离海德堡很近,于是我们就约好放假前一天的下午五点在大学门口碰头,然后出发。他叫麦克,公司派过来在德国出长差,三个月。我们一开始说好两个人轮换开,因为从海德堡开到目的地尼斯大概要十个小时。他长得很高大,平头,穿一件黑T,声音很好听却不太说话,我有一茬没一茬地跟他聊天,知道他跟我差不多大,在上海工作,和女朋友一起住。

他车开得很好,一路狂开,开过了德国,瑞士,然后到了意大利,开始堵车。因为五点才出发,开到意大利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我努力让自己不要犯困。我问他要不要换他,他看了我一眼,说,不用了,反正在堵车,你可以睡觉。我当时的确是困了,居然真就睡着了,迷迷糊糊中总觉得自己有种莫名的安心感,一点也不觉得陌生或者是危险。

我醒过来的时候我们已经到尼斯了,那个时候已经快凌晨四点,我有点不好意思地看看他,他不动声色地继续开,开到了旅馆。青年旅馆是个多人间,其他人早已经睡下了,只剩下一个上下铺给我们。他简单洗了洗就爬到了上铺,我于是在下铺躺下了。大概路上睡过,所以我并没有马上睡着。不一会儿,就听到了他深重的呼吸声,我想他是真累了。

第二天我们就去了蒙特卡罗。蒙特卡罗真是漂亮啊,白色的房子,蔚蓝色的大海,绿色的植物,红色的跑车,一切相映成趣,我有种感觉这是我这辈子到过的最漂亮的地方。麦克貌似情绪也高起来,时不时跟我开开玩笑。赌场前面有个巨大的玻璃球镜,我们两个合影的时候他故意搞笑似地把头往我肩膀上靠,我咯咯地笑。

蒙特卡罗那家最有名的赌场前面不远处就有家哈根达斯,我们当时觉得热了就跑过去吃冰淇淋。我看到菜单上赫然写着一款Royal Monte Carlo,就跟麦克说我们吃这个吧,他点点头。服务生端上来的时候我一下子就很喜欢,有咖啡的味道,还有核桃杏仁,咬在嘴里咯嘣咯嘣,真好吃。我们两个你一勺我一勺很快就吃完了,意犹未尽。我舔舔嘴说,要不再点一个吧,他不知道为什么就很开心地笑了,看着我说,你想吃多少个都行,我请你。

晚上我们继续在蒙特卡罗闲逛。夜晚的蒙特卡罗虽然看不见各种颜色的交织和灿烂,但是多了几分静谧和安宁。海边的那些游艇静悄悄地泊在那里,路上偶尔会有跑车呼啸而过,我觉得我的五官都要被融化了,融化在这美丽无比的夜色里。

夜晚的海风比较凉,我于是缩成一团。麦克看了看我,把身上的衬衫脱下来给我,让我披上,自己就穿那件黑T。我穿上之后顿时觉得暖和,也很安心——就是那种在车上睡觉时的安心的感觉。我们两个就沿着海岸走,也不说话,深黑的海水安静而神秘,有那么一瞬间我有点希望可以一直这么走下去。

快半夜的时候我们开车回旅馆。他让我开,而蒙特卡罗都是山路,好久不开车的我非常生疏,开得磕磕碰碰。他反而心情很好,很有耐性地教我开车,偶尔我开得实在太烂他还会笑起来。我紧张得满头大汗,他在旁边看着我,眼睛里盈盈的都是笑意,我心里略微紧了一下,只好佯装生气不理他。

旅馆里面有个小电梯,我们两个人站进去就很满了。我记得很清楚,当时从一楼到五楼,我们相对站着,我身上穿着他的衬衫,披头散发,站在他面前比他足足矮一个头。因为站得很近,电梯里面又只有我们两个人,所以除了轻微的轰隆隆的上升的声音,我还能听到他的呼吸声。我看看他,他正好也看着我,却不说话,我只好低下头,头差点碰到他的胸膛。

我总是在想那个时候我如果上前一步他会有何反应,他会不会顺势抱住我,还是他会假装什么也不知道。我清楚地记得我从上到二楼时就开始想扑进他的怀抱,心里蹦蹦乱跳,其实也就一小步的距离,可是我的脚怎么也迈不开。我心里好想好想让他抱住我啊,为什么他只是默默地看着我呢,为什么呢?

我们继续睡上下铺。那天晚上我失眠了,辗转反侧,他好像还是睡得很沉,不一会就响起了深重的呼吸声。我不知为何分外难受,大概他对我真的没感觉吧。

第二天我们去了戛纳。在戛纳的时候他肚子不舒服,我满地跑帮他找厕所。后来我问他是不是吃坏了,他一开始没回答,后来说,昨天晚上把衬衫给你,我大概冻着了。大概蒙特卡罗太漂亮了,我到了戛纳没一点感觉,整个人也因为没睡好蔫蔫的,他以为我兴致不高,便也不怎么说话。

回德国的路上我自告奋勇地要开车,因为我觉得继续坐在他旁边我受不了,还不如找点事情干。他也没说什么,到了后半段就让给我开。我记得那天我开了五个小时,最后终于回到海德堡的时候,我整个人都快要瘫软下来,心里难过得厉害,却又不知如何表达。他有点反常地话多起来,一直叮嘱我好好休息,好好休息,说开车很辛苦,快点休息,重复了好几遍。我期望他能说点别的,可是没有,我于是莫名地烦躁和生气起来,迅速地拿了包下车,头也不回地走了。我知道分别之后也不会有什么联系,他马上就要回上海,那里还有他的女朋友。

毕业后我也回了上海。有一次约了人在滨江大道上的哈根达斯见面,坐下之后对方问我要吃什么,我脱口而出:蒙特卡罗,当时我自己也吓了一跳。吃完后我就跟那个人道别了,自己跑到正大广场瞎逛。我在ZARA里面看见一件很大的男式黑T,一下子整个腿都软了,蹲在地上,好久站不起来。后来我买了那件T恤,当睡衣穿,每天都穿着它睡觉。

第二年的时候我又去了一次蒙特卡罗,可是这一次我甚至都没觉得它有多漂亮。大概美好的东西总是第一次接触到的时候最迷人,之前的那种震撼感我再也找不到了。后来我又走到那个巨大的玻璃球镜前面,想起当时他故意往我肩膀上靠,我咯咯地笑的场景,心里知道,其实那个时候我就爱上他了。

可惜我甚至都没机会让他知道。我总是在想,如果那天晚上在电梯里我走上前去,他会不会抱住我。(全文完)

Categories: Books

花花二三事

December 19, 2012 Leave a comment

花花是个男人,以前我们也是一个组的。他比我早进公司两年,其实应该算我长辈,但是因为我这个人比较乱来,不守规矩,所以得罪了其他一些长辈的同时,反而和花花混熟了。

花花是个官二代。他最有名的一件事情是有一次他和另外一个同事在温州出差,赶飞机的时候迟到了,眼看着要误机了。于是他打了个电话给他爸,然后那班飞机真就延迟起飞,等他们两个人。这件事情在当年传遍了公司,花花也声名大噪。现在他已经换了部门,很多人称他“花总”,不过我还是喜欢叫他花花,因为他给我的感觉就是花花,不是花总。

我和花花其实一开始也不算非常好,一直都是不咸不淡的关系。最close的一次是有一阵子我和关键词吵架了,分居,在找房子,花花于是让我去住他那里,因为他反正要去德国。我住进去之后,在花花床头柜子里发现好多前一年的durex,当时我想哇塞,这么多。后来有一次我在德国出差,当时花花在上海,我和组里同事午饭后散步的时候不知道怎么提起我在花花家住过,我于是开玩笑地说起这个,还说那些durex都过期了。过了几天花花在MSN上跳出来把我劈头盖脸一顿训斥,说我大嘴巴,还说durex保质期都很长的,哪里过期了。我当时心想完了得罪花花了,结果我回国之后花花还是跟往常一样对我,我问他你不是生气了么,他说吓唬你一下,免得你继续到处乱说。我立马开心地笑了。

这件事情之后我大概心里就有底了,知道花花是个可以继续交往的人,开得起玩笑,也不会轻易迁怒于他人。不过我们的关系也并没有立刻变得更加close,一方面是因为我们经常碰不到,每次都似乎他在国外我在上海或者正好反过来;另一方面是我本身真不是个主动的人,而花花呢,人缘广交,大概有太多关系需要maintain,所以我们就一直各过各的日子,间或有些小交流,算是关系还不错。

我的人生大概永远也不能避开我差点被fire的那几个月,因为现在又要说到那件事情了。当时我远在墨西哥,知道自己要大祸临头了,但是上海具体发生了些什么我还是不清楚,我必须找个人问问,可是找谁呢,我第一个就想到了花花。那个时候我找到花花,可能是下意识里面我觉得他至少会告诉我一些实情,不会打哈哈或者避而不谈,怕自己惹麻烦——这种莫名的对他的信任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但是我的直觉果然是对的——花花后来做的,远超过只是告诉我一些情况,他不仅一直站在我这一边支持我,还和要fire我的女人吵翻,而他们本来一直关系也很好。

我后来问花花当时为什么那么帮我,他说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大概我那个时候真是太可怜了他动了恻隐之心,另外在事理上他觉得是偏向我这一边。不过就算他这么说,我也还是不知道为什么,后来我也索性不问了,因为反正事实就是事实,而背后的原因,有些时候几句话也解释不清楚。从此之后我和花花算是真正意义上的熟起来,我也慢慢发现了他身上更多吸引人的地方。

说起来可能有点搞笑,但是现在让我描述花花,我第一个会想到“宅心仁厚”这四个字。很多人大概都觉得当时因为是我花花当时才会挺身而出,可是我后来跟他慢慢接触,交流一些内心的想法,我总觉得,换了个人,他搞不好也会做同样的事情。有一种人是属于其实跟大家关系都soso,但是会宣称跟谁都很熟,一副很混得开的样子,我一开始觉得花花也这样,我想哪里会真的都熟啊。可是我后来发现他没有夸大其辞,他的确跟大多数人都熟稔,有一些很难搞的人也会跟他去倾吐心事。我于是半开玩笑地问他,花花,为什么大家都爱你捏?他来了一句,因为我爱大家!我当时哈哈大笑,不过这句话我还是牢牢地记住了,到后来我自己也真心这么认为。他的确很关爱身边的每个人,虽然不一定待遇都一样,因为毕竟人都有自己的偏好,但是他至少会花时间和精力去关心每一个同事,这一点我觉得大多数人其实都做不到。

花花很温柔,细腻又缜密。我们公司好多的上海男人,上海男人呢,也的确如传说中的一样,心比较细,跟女人相处,能关照到一些比较细微的点,让女人比较受用,比如之前写过的大施,就是这样。不过我跟花花近距离接触之后,我觉得花花虽然不是上海男人,但是在细腻这一块,算是我接触过的男人里面做得最好的了,即使大施也不一定有这个水平。那种感觉就是他会很注意你的情绪变化,你一些细小的心理活动他能觉察得出来,而且他也会事无巨细地帮你筹划或者安排一些事情,在此基础上还会尽可能遵循你的喜好和个人习惯。我觉得花花就是那种他如果愿意,可以把你照顾的很好的人——我问过他是不是从小就跟女人打交道,否则怎么会有如此道行,他说当然,还说自己读书的时候非常受欢迎,我笑死了。

花花也风流,情史非常丰富。不过花花的风流和大施还不太一样,大施呢,还是有点想什么就做什么的随性在,花花则属于会考虑得比较多的那种人。一开始他花名在外,我以为他真的就四处拈花惹草,后来发现其实还好,他做很多事情,还是会先考虑他人的感受,不太会逾矩乱来。说他风流,也不过就是他的确喜欢美女,对于自己感兴趣的女人会花时间去了解去接触。我们公司一直都有漂亮MM进来,于是呢,三不五时,我就总能从花花口中听到一些新的名字。

花花是天蝎座的。不知道天蝎座的人是不是都上进,但是我感觉我碰到的都这样,花花也是。他身为官二代,其实不用怎么努力就能过上很好的生活,但是花花对自己还是比较严格要求的。他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容易给人不严肃的感觉,但其实他对于工作是非常认真和负责任的。我也不知道天蝎座的人是不是都相对计较一些,花花有时候就是,他focus的一些点和在意的一些东西我会觉得有点太过了,没必要,因为这样做起事情来反而瞻前顾后。不过这只是少数时候,花花毕竟从小就跟着老爸见了各种世面,所以generally他还是格局比较大的,有对自己对生活的追求和目标。

年初的时候花花到北京来出差,叫我出来玩,我那个时候刚刚跟韩少搞在一起,而且韩少非常粘人,我于是晃点了花花三次,花花勃然大怒,说从此不想再见到我。我这个人有个毛病就是一段关系恶化我总是不作为,因为每到这种时候我就不知道该做什么去挽回。之后我们有大半年没有联系,我以为花花真的不理我了。结果后来我在北京犯肠胃炎,花花看到我发的微博后立刻跟我打电话然后赶到医院。那天晚上我在急诊室输液,里面人满为患,花花没地方坐,他就把病历袋子垫着坐在地上,抱着我的包玩小平板电脑。我一边输液一边拿起iphone偷偷拍了一张,存在我的相册里。后面几天他也一直关心我好了没有,每天几个电话,我心里真的好感激,不过总归不好意思当面表达,我只能半开玩笑地对他说,以后做牛做马都要回报救命之恩。

来了美国之后忙得昏头转向,花花的生日我也忘记了,过了之后才想起来。这篇花花二三事,算是一个迟到的生日礼物吧,也不知道他会不会喜欢。

Categories: Echo

2012年12月6日

December 7, 2012 Leave a comment

我现在窝在沙发上,抱着电脑,一边听着豆瓣FM一边打字,心里有种异样的平静和快乐。

我本来写了篇小雯雯二三事,写了快大半,还是删掉了。小雯雯这个玻璃心的人,我要是瞎写了怕她会不高兴。师太我也想写来着,但是我跟师太的交流都是比较日常和私人的那种,我觉得放在blog上也不太合适。回头问问她们意见再说吧。狐朋狗友还有一些,有灵感了再慢慢写吧。

叶洲跟我建议狐朋狗友系列写完,可以接着写Bitch系列,然后写Ex系列,我觉得其实是很不错的idea,只是现在这个环境下,说话做事其实还是有着诸多限制,我这个blog虽然现在风平浪静,但是有前车之鉴,我也不是很敢随心所欲地瞎写。再说,对于不喜欢的人,花很长时间思考,撰写以及修改,我有点觉得对不起自己。所以,以后再说吧。

今天微博上看到一句话,深得我心:“不要奢望所有人都喜欢你,因为被有些人喜欢其实是件丢脸的事”。我大概一直就是这么想的,总觉得有些人整体表达出来的感觉实在太差,与其被这样的人认同,还不如被这样的人讨厌,因为被认同就代表我显性或者隐性表达出来的感觉和她们一样,那对我来说几乎是disaster。

晚上去逛街,在明亮的试衣镜子中看到一张疲倦发黄的脸,觉得胆战心惊,我开始理解为什么女人喜欢化妆了。总得掩饰一下这灰败的颜色,来让自己愉悦,以及尊重一下会看到这张脸的人。

2012年12月6日,每天都能过得这么平静就好了。

Categories: Dailylife

私密重口笑话一则

December 6, 2012 Leave a comment

本文非常私密且重口,不喜请绕道。

还没来美国之前,有一天和韩少在familymart买东西,柜台附近都是套套还有相关产品。韩少指着一个durex按摩棒对我说,老婆,要不要给你搞一个?我说,啊,有必要么?他说,当然,你要去两个多月呢,我觉得很有必要。我一脸黑线,说,美国神马没有,我到时候真想要再买好了。于是他就没买那个东西,我当时看了看,两百多块,还不便宜呢。

来了一个多月了,一直相安无事。上周有一天晚上我们两个facetime,说着说着我就想到这件事了,觉得有点好奇,从来没用过呢。韩少说,你想玩玩就去买一个呗,于是我就开始Amazon上搜寻。说到这个我要插播一下,我几乎从来没有看过A片,偶尔看的一两次都是觉得太恶心太缺乏美感瞬间就关了,所以其实我不太知道应该买什么样的。韩少估计知道,不过当时我装作很懂的样子说,不用你管,我自己搞定!他就把facetime关了。

我想了想,大概在Sex And The City里面看到过,可是我忘记英文名字是什么了。我想当然地搜索Female Massager,然后出来一大堆。网页上的东西非常有迷惑性,一个个显得迷你而可爱,我就挑了一个紫色的,付款下单,心满意足地睡觉了。

昨天东西寄到了。我一打开有点傻眼,尼玛的就是个振动电棒,硕大无比,有我半个胳膊长,前面还像拳头一样粗。我瞪着它发了半天呆,就想,female massager,也许这个massager不是用来按摩私处的,是按摩别的地方的,我估计买错了。想到了这个之后就觉得郁闷无比,因为好几十美刀呢,早知道在国内买了,tmd。

我刚好颈椎不舒服,我就试了一下,觉得效果不错。后来在网上碰到大帝,我就跟大帝说了这件事,大帝哈哈大笑,说你确信买错了么?我说应该是的,要不送给你吧,坐月子的时候正好用。大帝半信半疑地说,你要不发个照片来给我看看,我就iphone拍了一张send过去,大帝一看,魂飞魄散,说,这怎么可能买错了,这应该就是的吧!你居然还想送给我!!后来大帝跟我讨论了一下,大帝也是纯情妇女,也没用过,不过sense比我好,严厉制止了我以为是肩颈按摩器并要送给她的念头,并且让我再去研究一下,说没有买错。

我于是等到晚上去请教远在国内的叶洲。叶洲一开始说有些是很大的,A片里面就是这样。我一直强调说那个东西无比巨大,他说那你发照片过来看看,还说片子里面神马苍老师之类都用的。照片发过去之后,他说哦,你买的这个是外用不是内用的。我于是恍然大悟,看来没文化真是很可怕…

最后想说的是,我后来终于知道怎么用了,试用之后觉得功率太大…美国女人都是大象么?

Categories: Randoms

2012年年末总结

December 3, 2012 Leave a comment

世界末日还有二十天,我突然很想总结一下我的2012年。

2012年,发生在我身上最好的一件事情,大概就是遇见了韩少。一段感情好不好,最终还是要看你自己开心不开心,还有在这段关系中有没有变成一个更好的女人。以前关键词是非常靠谱,我也承认当时我的心态有一些不端正,可是除去timing不是最合适,我总觉得跟他在一起,我没有变得更好,反而变得更软弱。问题其实不在他,以婚姻的角度来衡量他是个再合适不过的男人,只是,两个人在一起,真的不是只看对方靠谱不靠谱的。韩少比起关键词,靠谱的程度肯定要小很多,可是我还是觉得这段关系让我变得firm了许多,我不再纠结自己是不是不正常,自己是不是不像女人,自己是不是怎么做都不对——我人生有大半时间估计都在纠结这些东西,我实在是腻了,如果一个男人要跟我在一起,他必须接纳我,我这样一个拧巴的存在,韩少虽然也不是百分百接受,但是至少他没有对我提出过多的要求,所以我很感激我碰到了他。

整个过程非常地迅速。3月10日,那时候我还在北京,晚上跑到五道口的PPG去玩。跳舞的时候他过来搭讪,后来我们一直在一起跳舞,快凌晨一点的时候出来,去7-11买套套,然后他带我去酒店——我们两个当时都告诉对方,这是自己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情,不过彼此都不太相信。分开的时候他要了我的手机号。第二天我们发了一两条短信,第三天,他到我家来,跟我开玩笑说你是不是经常带年轻男人回家,我说你是第一个,他半信半疑,我也懒得解释。第四天他又来了,我们在床上抱着聊天的时候,他开始了解我过去的事情,我也确认他是一个经历不太复杂的90后,生性乐观,毫不纠结。第五天,我们确定了关系。不过我们两个现在都把3月10日作为开始的日子,大概因为没有那一天就没有一切吧。

现在回想起来,大概我只有碰到他,他也只有碰到我,我们才会有这样一段感情吧。我们两个都是摩羯座的,都有种我爱做什么就做什么的脾性,他是因为自信,觉得他能承担后果的事情他就可以做;我是因为任性,有种渴望随性自由的人生态度——不过不管怎么样,我们就是在一起了。

发生在我身上的第二好的事情,就是我回到了原来的部门,然后换了一个组重新开始。之前那个组,就算我有诸多委屈,但是我还是觉得有些事情我自己没做好,所以走的时候我也没有太多纠缠,我也没有fuck回去,我都忍了下来,虽然它们一直折磨着我。现在这个组要peace很多,同事们当然也未必很喜欢我——因为我到哪里都是一个拧巴的存在,特别对于女人而言,但是他/她们对我都很nice,我很感激这一切,感激所有在这过程中帮过我的人,以及肯重新接纳我回来的老板。当时我在北京,看到大老板,就直接去找他了,他笑笑,表示大致同意我回来;后来我又开始找有可能接纳我的组;再后来忐忑不安地等待headcount,中间还面临着北京contract要续约的关口;最后终于一切都搞定的时候,我真是百感交集——那个时候我想,不管前面是好还是不好,我都不能再回头了。兜兜转转之后我也大概确定,在现实和理想之间有个平衡点的话,现在这个工作也许是最适合我的,只是我当初没意识到而已。

一开始这两件事情都很好,而碰到韩少之所以更好,是因为,我出于各种原因考虑——比如户口还是在上海,办各种手续很麻烦而我最怕麻烦,比如我喜欢到处跑上海机会会多一些,比如北京虽然钱多,但是空气很糟糕而且在downtown上班感觉很压抑等等,最终决定回到上海,重新开始。韩少在这件事情上,毫不犹豫地支持了我。他不想离开北京,但是为了我,他毅然来了上海——很多人说他反正刚毕业,去哪里都一样,对他来说没有什么牺牲,我其实不这样觉得。如果我处在同样的位置,我未必肯做出同样的事情,所以我一直觉得这件事情坚定了要和他一起的决心。

人生总是好坏参半,而且高潮低谷总是相依相连的。就比如其实我一毕业就有一个很好的开始,结果我自己不争气搞成了这样;比如关键词其实是个很好的男人,但是我最后还是浪费了几年青春,而且过得并不开心。所以现在,即使一切都好,我也不敢掉以轻心,如果将来有任何变化,我也随时准备好去迎接——我总觉得,我这样的人,需要以最低的姿态去面对人生,才能坦然面对所有的悲欢喜乐,否则,很多失衡感是无法调适的。

北京这一年,我大概想通了很多事情,又或者,其实我一直明白,只是之前在上海的时候,有点走火入魔的感觉。很多感悟在之前的blog里面都说过了,这里不想再重复。我最想说的是,有时候,你必须把自己处于一个完全隔绝的环境,然后去figure out,到底你最想要的是什么,然后告诉自己,除去这个最想要的,你必须接受有可能其他所有东西你都得不到的后果——因为人不能太贪心,准备好了这种心态,再去努力争取你已经知道的,你最想要的东西。作为一个很难被取悦的人,我花了无数的时间和精力来学习如何让自己快乐,而这,是我磕磕碰碰这么多年,摸索出来的唯一途径——不过请记住,这种快乐也是相对的,因为如果天性不是很容易快乐的人,你不应该去奢望随时随地的快乐。

2012年我还有幸去了一次台北,从香港转机,打破了我在亚太区没有出过中国的悲催记录。本来我以为我要沉寂大概两年,才能重新踏上四处漂泊的旅程,不过我很lucky了提前了一些wishlist。澳洲我依然没有机会去,不过sooner or later还是会有机会的吧,而且我可以自己去。当时离开上海的时候我觉得整个人快要崩塌,觉得人生从此就少了两年,而我本来起步就比很多人晚。现在想来,虽然是少了两年,但是,这两年,是很重要的两年,特别是今年,maybe不被人欺负,我这两年还可以去更多的地方,但是我不一定能够碰得到韩少这样的男人,而且我也不一定能最后想通并接受事实,坦然面对自己所有好的坏的品质,以及外人对我好的坏的评价。

如果12月22日之后我们还没有消失,那么我希望新的一年,我能有更多的专注我时间和精力的事情。现在日常除了写blog,其他事情我都是以一种消耗时间的态度来进行;另外还有一件我热爱的事情是旅游,不过那个需要有长假。当然了,跟韩少做爱这个也得算上,呵呵,开个玩笑。现在这份工作,我最多只能算熟练掌握,技术水平一般,我也很难在这上面取得太多的职业成就感了——我接受了这个现实,虽然没有受过任何认可也是一件很伤心的事情,但是我还是强迫自己接受了它——接受之后,我觉得,我需要培养一些别的兴趣爱好来更enjoy我的生活,因为工作现在只是为了养活自己且有一定的经济能力,那么乐趣就得从别的地方寻找了。前面已经说了,我天生是一个很难被取悦的拧巴的女人,活得纠结而痛苦,所以要找到新的兴趣点,是件很不容易的事情,不过我会努力。

我总是不知道,别人是不是大概早早地就能够有我现在这样的觉悟,然后活得明白而开朗。不过,我也不能和任何其他人比,对于我自己而言,2012年,是我开始变得快乐的一年,所以,我要记住它。

2012年12月2日,晚上九点,于美国。

Categories: Mem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