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February, 2013

可怜的中国人

February 28, 2013 Leave a comment

北京今天空气又恶劣到爆棚了。我坐在墨尔本市中心的一幢写字楼里面,看着外面的蓝天白云,心底里不知道是该庆幸自己这种时候不在北京,还是该担心在北京的同事朋友,以及也同样日趋恶化的上海的空气。

五年前我第一次出国,在德国海德堡旁边的温泉小镇住了三个月。三个月的时间虽不长,但是我那时已经明白地知道过去二十五年,我过着怎样一种悲哀且没有尊严的生活。后来不停地出国,不停地验证这种想法。我整个在踏入社会之后的玩忽所以,以及不务正业,一方面是因为我有点自暴自弃,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我开始怀疑我周围所有那些不放过一丝利益争抢的人和事,以及所有宣扬让你更成功或者更让人喜爱的价值观,那种感觉就像你得到的再多又如何,终究不过是从一堆比你更贫瘠的人口中抢食,或者得到很多你其实并不认同的人的喜爱和称赞,而真正decent的生活方式,从来都和你无缘,更别谈有dignity了。

这次来澳洲,更加体会到资源丰富且平均分配,和资源本就匮乏且分配不均的两种社会里,人跟人的差距会有多大。澳大利亚总共也就两千多万人口,说不定还不如除去过年时候的上海。因为这里矿产丰富,所以打个比方,假如澳大利亚卖一座矿山可以养活整个国家的人十年;在总人口是他们六十几倍的中国,卖一座矿山最多只能养活全国人两个月,如果也要养活十年,那注定很多人饿死很多人吃不饱很多人省吃俭用极少数人丰衣足食,且在此过程中大多数人必须各种争抢,竞争机制恶化,以及资源消耗速度飞快,环境极速被破坏。

资源的紧张(不靠抢就得不到),以及文化上的闭塞,统治者的独裁,导致这个国家的人民,无论是老年人中年人,还是年轻人,甚至于儿童,都很可怜,都没办法过得真正舒适而放松,每个人都浮躁而紧张。移民也解决不了根本问题,你让一个少年以及青年时期都在这样的环境中度过的人,去另外一个环境中生活,他们首先就要颠覆前面几十年建立起来的存在感和价值观——这本身就是一件很落寞的事情,推翻自己之前对人对事的论断,甚至引以为傲的一些东西,从头开始生活——而很多人,未必就能在此过程中,再次survive下来,得到新生。

我出生在湖北的一个小城市,家境一般,小时候倒是还不错。我爸妈都是很普通的人。爸虽然是读书人且是公务员,但是性格非常不讨喜——差不多和我在公司最厌恶的女人性格相像,有时候我甚至怀疑我是因为我十几年累积下来对我爸性格的反感,一进公司就条件反射地讨厌跟他类似的那个女人。小的时候他老老实实,悉心培养我,家里还算和气。后来他到中年整个人的堕落和颓唐几乎毁了我整个极度敏感暴戾却又曾对世界怀有一丝希望的青春期。我妈是非常传统的中国妇女,大抵觉得男人就是天,我爸自我懂事起就开始表露出对她没有读过书的嫌弃之意,以及后来我听说我爸曾经要跟她离婚,她死活不肯。这段婚姻算是维持了下来,不过我也没觉得它有什么存在的意义。中国的父母大抵没有太多个人的生活,我妈即使婚姻如此不幸福,却还是一心盼望我早点结婚,嫁个有钱人。

我的家庭,不太和气,但是也不缺乏代表性。中国大抵有太多我这样长大的女孩子,出身太一般,什么资源都要靠自己去争取,如果你要走出家门。所以小时候我极度争强好胜,我知道稍有懈怠我就有可能困在原地动弹不得,也以至于在有些竞争中没有达到预期的目标我觉得昏天黑地。中国的学生,特别是内陆的学生,实在太可怜了——我小时候还很少有人家里有钱送小孩出国,几乎所有人都埋头苦读,本该四处玩乐,增长情商,交朋友,培养兴趣爱好的时光,差不多全部浪费在黑压压的教室。

也许有的人从此就竞争失败,比如没考上大学,或者一开始就不是竞争的成功者,一直很一般,所以反而能得到一种解脱,找寻另外一种生活方式,早早结婚生子,做生意,过得好不好暂且不论,但至少没有浪费那么多时间在无谓的竞争上。至于其他一些人,如我这样,则继续各种残酷的竞争,在此之中消磨时间,消磨个性,消磨本来有的光芒,都在畸形的价值观下谋生,要么不自知,要么动不了。

我大概从小就是一个和周围环境没办法和谐相处的女孩子,因此长大了,也变得跟所有环境都格格不入——这样虽然经常有各种麻烦,以及不内心强大就会遭受莫名的痛苦,但是它有一个绝对的好处,就是让我在怀疑世界和推翻陈规这件事情上,比较没有障碍。我对于大家口中的世界,对人和事的判断,通常都有一种奇怪的逆反心理。中国人非常喜欢judge别人,而拿来判断的标准往往都很奇怪。比如大家通常喜欢称赞一个人很会做人或者批评一个人不会做人——我就往往很奇怪,我觉得你可以说一个人温和,一个人很关心大家,一个人诚实,一个人善良,反之亦然,可是怎样才叫“会做人”?事情可以做,至于人,他/她本身是怎么样就是怎么样,在利益驱使的前提下再伪装,时间长了还是会露出破绽的。这只是一个例子,为了说明,我其实根本不认同很多貌似约定俗成的东西。当然我有我的判断,我知道什么样的人才真正是值得欣赏和赞叹的,什么样的事情才真正是正确和做得好的,只是价值观不一样,你说的话别人都不会听,所以一般我也不太真正跟人毫无遮拦地交流。

以前的中国人再穷,至少天是蓝的水是干净的;现在的中国人什么都没有了。钱也没多少钱,而以前还保留着一丝淳朴,现在完全沦为重利轻义且没有信仰毫不约束行为的的民族。有时候我看着身边一些张牙舞爪的人,或者网络上看到一些耸人听闻的报道,总有种莫名的悲哀和愤怒。我既没有办法搞定身边的傻逼,也没有可能改变社会的形态。

很多人对台湾赞不绝口,觉得那是中国传统文化和现代民主自由结合得比较好的地方,我虽然认同,但是终究觉得那些传统文化和西方的文化比起来,其实也不足够尊重人性本身,还是有各种莫名其妙的束缚和陈规,比如台湾女人一定要生出儿子来。所以台湾虽然好,也没有好到哪里去。不过这一点见仁见智,只是我有时候觉得一些劣根性可能也跟残酷的竞争本身没有关系,要追溯到几千年的文化和中国人骨子里那种看似温良的残暴——对弱者残暴,对强者温良,崇尚权势,崇尚奇特的光宗耀祖。不过这个我没办法深入讨论,本身文化造诣也不够,留给别人写吧。

可能在中国,自出生的那一刻起,就被烙上了可怜的印迹,在未来的人生中,他/她要被独裁的统治下接受闭塞而不全面的信息,被输入奇怪而畸形的竞争意识和价值观,以及一遍又一遍地被迫被洗脑,被公众媒体书本杂志洗脑,被父母朋友爱人同事洗脑,到最后,也是一生。想到这里,不免真的会有悲从中来的感觉。

2013年2月28日 于墨尔本

Categories: Randoms

未满一年(又)

February 22, 2013 Leave a comment

昨天跟韩少说好3月2日,也就是下周末回去,两个人一直呆到3月10日,算是给我们的这段感情一个交代。他说到机场来接我,我拒绝了,我说以前好几次叫你来你都不来,现在,真没这个必要。

今天工作上突然又生出一些小波澜,于是最后bargain的结果是我就只能回上海一周,3月10日,我要从上海再次飞墨尔本,并呆上一个月——以前想来澳洲求之而不得,现在一来就汹涌澎湃。我后来想想这样也好,也许分手就不会那么伤心和难熬。我本来约了小Ga帮我们拍一个周年纪念,看来也是不用了。

我平静得超出自己的想象。以前动不动我就会歇斯底里,那种因为感情而绝望的情绪可以洞穿我的整个生活,让我总是不知道周围的人为什么都看上去那么快乐没有烦恼。有时候我明明知道这样放纵自己的悲伤不是件好事情,严重影响工作还有生活,可是那个时候,我总是觉得感情的不顺遂,几乎可以让我放弃人生。我也是这么做的,进公司的前面几年,我简直不知道自己在干嘛,我每天都在想着,为什么我的感情会这样,为什么我碰到的男人都这样,我到底哪里有问题?

现在,现在完全不一样了。我总是想着自己——我要好好工作,保住我的职位,只有这样我才可以继续四处跑;我要留在上海,我绝对不会因为他再去北京;我要知道我现在在墨尔本,明天就要去大洋路享受美景,不让这样的事情太影响我——什么时候,我就变成了这个样子:冷漠,对自己对我的男人,都很冷漠。

其实这应该是好事。一个人被感情所牵制,总是沉浸在由此而带来的负面情绪中,放弃其他的人和事情,到最后还要承担所有衍生出来的恶果,这是多么不负责任的表现。比如今天在客户那里,我大部分的时间还是专心在搞客户的问题,态度端正——我想这其实就是最基本的工作态度,是我以前做得太不好了。

可是我对于我的平静有种莫名其妙的伤感,以前那个千疮百孔,做人破罐破摔的我,虽然连我自己都厌弃,厌弃到我觉得很多人讨厌我是理所当然的,一直过得忍气吞声没有地位,但是我还是伤感,我想那个为了感情因为一点点小事情就可以彻夜失眠痛哭彻底抓狂,为了感情觉得其他一切无意义什么人什么事都不管不顾,为了感情差点得抑郁症差点坚持不了差点没办法正常生活的我,终究是不会再回来了。我是在高兴地伤感么?

当感情这条软肋都开始从我这里消失的时候,我也许真的可以开始做点事情了,即使好像有点晚了。只是,我在这个世上逛荡了这么多年,走了这么多地方,还是觉得,人世间最美好的东西是爱情,爱情里最美好的东西是情欲——

所以我爱的男人,唯有你是不可替代,而我偏偏,就放弃了你。

Categories: Poison

未满一年

February 22, 2013 Leave a comment

3月10日是我和韩少一周年纪念日,不过现在看起来未必能撑到那个时候。

他来了上海之后工作一直不顺利,这里面当然有我的原因,不过大部分,只能说是时运不济。这次这家公司,年前本来说好给offer,到年后又横生枝节,变卦了。工作上的一直不顺心,加上对上海阴冷的冬天实在不习惯,他想要回天津去了,或者北京,反正离天津近。

以前我们争吵也好多次说要分手,他提过我也提过,每次都持续不了一两天就重归于好;这一次他还没有提,不过我先提了,我觉得,这次是真搞不下去了。我不可能再跟着他去北京,而他给了上海这八个月的时间,大抵宣告不习惯以及不顺遂,准备放弃。

有时候想想,感情真的很脆弱,需要克服生活中各种可能发生的意外;而且随着时间推移,每个人的状态都会发生变化,处理问题的方式会直接决定到结果。我昨天躺在床上想了想过去那段冗长的感情——其实关键词我并没有那么喜欢,但始终分不开;一开始是因为放不下自己最初也是最全身心投入的情感;后来则觉得付出太多,回不了头;再后来,在一起太久了,亲情都出来了;最后我还是太厌弃自己,所以下了狠手,强迫自己跑到北京,终于了断。那几年我大部分的精力都在这上面,尽管幸运地满世界跑,大多数时候都比较低落,终日无所事事。

韩少则不一样,我真的很喜欢他——即使他太年轻,他不会照顾人,他任性,他赚钱很少,和他在一起也没有安全感,但就是喜欢。我喜欢他的身材,喜欢他口腔里干净的味道,喜欢他的笑容,喜欢他不怎么乱花钱,喜欢他玩游戏时专注的样子,喜欢他身上的正面能量,还有给我带来的生活焕然一新的感觉。

我的人生真是充满笑话:不那么喜欢的人可以坚持四年,还好几次差点要结婚,整个过程中我无数次降低姿态,苦苦哀求;很喜欢的人我却主动让他走,而且很少开口求他什么,当初回上海也是他主动跟着过来的。是不是生活真的太过现实,所谓的感情,在现实面前,就是笑话。设想一下,他如果工作顺利,就会继续呆在上海,然后我们解决了第一个难题,得以继续;但是接下来呢,要搞定双方的家长,先是他家,再是我家;再接下来呢,我们还要面临更现实的问题,一起移民,因为他没办法习惯在上海定居——每一步都好像如履薄冰,稍微一个不注意,就有可能前功尽弃——正是因为这样,所以我能够如此坦然地放弃,毫不拖泥带水么?因为害怕面对现实的压力?

还是其实我现在已经不在乎我的感情了。有最好,没有也不要惊慌;在一起当然好,分开了也不是天塌了,没有谁离了谁过不下去——是这样么?这就叫做所谓的成熟么?我什么时候,面对感情的波折,可以变得这么平静而稳定?我继续正常的工作,不会因此食不下咽,夜不能寐,我一点也不在乎我从此就要失去他了么?

还有十天回上海,希望结束的时候不要太难过。

2013年2月22日,于墨尔本。

Categories: Poison

一偿夙愿之墨尔本

February 17, 2013 Leave a comment

(真是想要感谢上天感谢大地感谢耶稣基督感谢所有让我这次墨尔本成行的领导和同事们,夙愿啊,我终于踏上澳洲大陆了,哦耶)

其实我到墨尔本才刚一天,下结论未必有些太早了,可是我这种人天生只看感觉,交流几眼说几句话就会决定喜不喜欢一个男人,在市区逛荡一下看看街道遛遛公园就会判断,中不中意一个城市。当然人跟城市是有缘分的,比如我刚好是夏天来的而我天生喜欢阳光充沛的地方,这就好比我刚好在一个男人刚洗完澡没多久碰到他一样,他会很干净,然后我就会好感陡增。

我当然是喜欢墨尔本的,那种感觉就跟当初到洛杉矶差不多——一下飞机我就被一望无际的蓝色天空给戳中了——当然墨尔本的天没有洛杉矶的蓝,所以我可能还是更喜欢LA多一点点。如果还要挑硬伤,就是墨尔本downtown的那条河实在是不怎么干净。其他的我觉得都还不错,这里很有人气,完全不荒凉,甚至很有生机,天气好,人们都很友善,吃东西方便,华人也多,甚至于只要会简单的英语生活就基本无障碍了。

前面几天我还在上海孤单无聊,觉得日子过得有点low。韩少情人节完全没安排彻底惹怒了我,完全不想搭理他。心情不好的时候一个人跑到国金逛荡,看了两场电影,临走之前还和同事打了一场麻将。弟弟要去台湾交换三个月,也是从上海飞,所以我一直等他到16号——虽然有点郁闷不能提前飞出来调适一下心情,但是花点时间陪家人对现在的我来说,总是优先级高那么一点。

我从新加坡转机。快到新加坡的时候在飞机上往下看了几眼,全是绿色。另外樟宜机场大概是目前为止我到过的,最好的机场,没有之一——之前觉得香港机场还不错,不过好东西经不起比较,相形之下立刻逊色。只可惜转机的时间短了一点,不过以后有机会,还是要去新加坡转转,我对这个城市,也好感倍增。

在酒店碰到花花,聊了一会。花花一直complain,在墨尔本的种种苦逼,顺带讲了一下他老爸的一些故事——我真是觉得人跟人差别太大,我总是沉浸在自己狭隘的小宇宙里面,自顾自地生活,不太管外面的世界。这虽然没什么不好,但是这个世界真的还是很大的,而我,实在见识太有限,也不怎么读书看报或者学习,格局总归太小了。如果可以,还是应该少点时间自怨自艾,虽然不会伤害他人,但总给自己困扰,也不是什么好事情。

Po张照片,Albert Park边黑天鹅。今天在太阳炙烤之下买了条屁股都包不住的热裤(没带是因为花花跟我说总是下雨,没那么热…),有些照片角度看过去真是跟没穿裤子一样,这张稍微好点…残念…

黑天鹅

Categories: My trip

2013年2月5日

February 5, 2013 Leave a comment

今天诸事不顺,爬上来发泄一下。

早上起床心里就是各种腻歪,总觉得哪里不对,各种不痛快。和韩少拌了几句嘴,觉得更烦了,就不说了——他这点实在是我尤其痛恨的,平常在外人面前看上去还不太说话,回到家就不停叽叽歪歪,屁大点事情就老婆老婆叫个不停。要是有什么事情起了争执,他更是不会住嘴的那种,仿佛不说明他有道理就不罢休一样,所以事情最后总是以我暴怒或者干脆不说话结束。

家里网络坏了,本来约了人来修,结果因为下雨对方一直没有来,等到中午我更加烦躁了,就和韩少跑出来吃午饭。

吃午饭的时候收到小雯雯短信,说新西兰签证官给她打电话了。我就想MLGB我果然被签证中心忽悠了,本来完全来得及,他们跟我说时间不够,结果我没送签,然后接下来我要再等一个半月,才能重新准备材料在上海送签。心情顿时变得更差了,吃了一半的汉堡扔了。

下午我懒得在家等了,跑到公司,还是各种不安宁。我有点觉得这是不是算更年期了,还是躁郁症?总之状态奇差无比,奇差无比。

不!开!心!

Categories: Dailyli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