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April, 2013

痊愈

April 28, 2013 Leave a comment

我现在在迈阿密机场,等着飞坎昆。最近飞太多,以至于我经常会在飞行的中途问自己,到底何时是个头?我真的没有厌倦么?

痊愈是昨天晚上的事情,一瞬间我就好了。因为我突然觉得这段感情我真心没做错什么,重来一次我也只能这样,然后我就释怀了。王菲唱,爱来爱去没了反应,灯火惊动不了神经——大概就是这个感觉吧。在一起的时候也许我爱他,他走了我就不爱了,整个转折非常自然,少了那种非谁不可的痴迷和执着。

我这几天其实一直在思考另外一种生活的可能性。比如找个小地方,环境好点的,嫁个人,生个小孩或者不嫁人,领养一个,然后好好养小孩。毕竟我是女人,过去这十年我体验了生活的其中一种可能性,并且沉溺其中,但是我真的很喜欢小孩子,我不想生命中有这个缺陷。

那天在斯坦福,大草坪上有个妈妈带着自己的宝宝在晒太阳,宝宝在绿草地上爬来爬去,很少艳羡别人生活的我突然抑制不住的羡慕。我想大概就是年纪到了,单纯的情爱没办法完全满足我。

这在一定程度上加速了我的痊愈,因为某种意义上说,想到这样的事情,我就对他失望了。我很失望他受了点挫折就跑回家了,还是一个没断奶的小孩,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男人,就更加不用指望他来承担任何责任,比如养小孩,就算有了也是我一个人的事情。感情中失望是很可怕的事情,一旦失望就开始放弃,就算不是有意的,之前那种目空一切的感情也渐渐散了魂,开始变得患得患失,不再全身心付出。当然他估计也一样,不过之前这段时间我都在想我是不是做得更好他就不会走,现在我会觉得我终究不会要一个没断奶的小孩,我们的破裂只是时间问题。

可惜分手时我还是低声下气挽留他了,估计他到现在还会觉得我舍不得他,不过也无所谓,我自己知道,我是真的从这段关系中痊愈了。我更加清楚自己要什么,喜欢什么样的男人,我也会慢慢寻找生活中其他的可能性。

用ipad打字极不方便,于是写出来的文章也断断续续。身体很疲惫,在机场无所事事,于是就写字玩。

总之这世界上,只要你活着就好,不是非要有事业,不是非要有男人,不是非要结婚,甚至,也不是非要有小孩——最重要的,是你自己想要什么,并且为之而努力。比如我现在想要小孩,我还没有结婚,单身又无法领养,我的身体也不一定能负荷生小孩,但是我依然倔强地生活着,对抗着数也数不清的负面能量,想着有朝一日实现这个目标,这本身,就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

想到这里,我就真的不再留恋他——我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处理,至于他断不断奶,看他自己造化了。

Advertisements
Categories: Dailylife

疗伤之旅——旧金山

April 23, 2013 Leave a comment

虽然我宣称疗伤期已经结束了,但是以我的性格,这只是骗得了别人骗不了自己。

当然我这样纠结这样放不下,有一个好处就是我如果纠结完了那就是完了,过往的男人都是狗屁。还有以前失恋的痛苦会无限放大,影响正常生活,现在就还好了,在可控范围以内。难过归难过,不影响我这次的旅程。

飞机刚落地我其实就感觉不一样了——每个城市都有它的磁场,一在上海我就各种痛苦,害怕寂寞,害怕forever alone,害怕接下来找不到喜欢的人,害怕错过的这个忘不掉,害怕各种跟感情相关的事情——一到旧金山我就觉得,那就怕吧,反正也不会死人。

接着我就到了小福的新家。美国的房子就是房子,大,舒适,装修好,配套设施也好。我很喜欢他们家的沙发,可以把自己整个窝在里面,全面的松懈,不接触任何外来的世俗的压力——总之是很适合疗伤的感觉。

旧金山,怎么说呢,我感觉一般般,我也不打算写什么旅行笔记。我去了这么多地方,现在去任何地方都有种锦上添花的感觉——虽然不知道何时是尽头,但是能瞬间打动我的地方是越来越少了。相比起来我可能更喜欢LA多一点,天更蓝,蓝到没心没肺的感觉,旧金山就是中规中矩——各种中规中矩,治安也比LA好,城市更加organize一点,不像LA散漫而随意,生活当然是舒适宜人,可是如果论吸引力,比LA差了点。

第一天小福带我去了渔人码头,金门大桥还有九曲花街。码头一般,唯一的亮点就是海豹,金门大桥风太大,花街没有花。第二天,也就是今天,我们去了一号公路。一号公路连接旧金山和洛杉矶,两个城市风格不一样,连分别靠近两个城市的两段一号公路也风格迥异。旧金山这段秀气端庄,很多漂亮的树木花草,氤氲成趣;回想起上次去的洛杉矶那段,则是开阔大方,让人心旷神怡。

我也不知道到底我的归宿会在何方。不过在上海每天抑郁低落,一踏上旅程就豁然开朗——这也大概是我喜欢到处跑的最根本的原因——只要活着,就还有希望找到快乐和幸福,以前那么难过都挺过来了,以后,只会越来越好吧。

贴两张照片,结束本文。

DSC_0323

DSC_0392

Categories: My trip

我想和你一起生活

April 15, 2013 1 comment

我想和你一起生活

文/茨维塔耶娃

我想和你一起生活
在某个小镇,
共享无尽的黄昏
和绵绵不绝的钟声。
在这个小镇的旅店里——
古老时钟敲出的
微弱响声
像时间轻轻滴落。
有时候,在黄昏,自顶楼某个房间传来
笛声,
吹笛者倚著窗牖,
而窗口大朵郁金香。
此刻你若不爱我,我也不会在意。
在房间中央,一个磁砖砌成的炉子,
每一块磁砖上画著一幅画:
一颗心,一艘帆船,一朵玫瑰。
而自我们唯一的窗户张望,
雪,雪,雪。
你会躺成我喜欢的姿势:慵懒,
淡然,冷漠。
一两回点燃火柴的
刺耳声。
你香烟的火苗由旺转弱,
烟的末梢颤抖著,颤抖著
短小灰白的烟蒂——连灰烬
你都懒得弹落——
香烟遂飞舞进火中。

在豆瓣上看到这首小诗,很是喜欢。对我来说,爱一个人的最高嘉奖就是我想和他一起生活。只有自己独立生活过的人,才知道生活里面完全接纳另外一个人有多么难——你要喜欢他的味道,你要配合他的生活习惯,他的存在必须不显得突兀,不太扰乱你生活的节奏,以及,你心甘情愿地和他一起生活。

我想我的疗伤期大概告一段落了。最终我还是搞了无数遍古老的桥段——每一段感情结束时都是我苦苦哀求,对方决绝地转身——天知道我为什么这么懦弱。不过也无所谓,就跟上次在美国碰到当初很决绝的男人一样,再次碰到我也不觉得丢人,相反我觉得看着对方真的一点遗憾也没有,如果当初他留下来了,反而无尽的烦恼。这次我不知道,毕竟我心里还是喜欢他,不过也许过一段时间也就灰飞烟灭了。我大概总有种惯性,习惯了一个人就很懒得去换了,所以每一个我都挽留,有一种病态的示弱。

虽然总是怕自己forever alone,但是我还是没办法勉强自己——我说了我这些年越来越宠溺我自己了。不喜欢的人,在一起浑身细胞都是紧张的。事到如今我觉得判断喜欢的唯一标准就是身体的感觉——如果我很想把对方扑倒,那就是很喜欢他;如果对方扑倒我我很乐意,那就是喜欢;如果对方扑倒我我能接受,那就是能接受——除此之外,再无别的可能。

精神上的match也是有的,比如我和有的男人聊起天来觉得无比愉快,甚至觉得知己非他莫属,可是就是没办法身体上放松,呆在一起浑身不自在。有时候我觉得这很讽刺,我这种一辈子渴望被人了解的人,真正碰上理解我的,居然身体是抵触的姿态——这是老天在玩弄我呢还是考验我呢。

我从来没有跟老外谈过恋爱,我总觉得词不达意,或者到不了语言本身的灵活度和深意,表达不出本来的意思,交流是一件很贫瘠的事情。和中国男人谈恋爱,就算有时候思想未必match,但是至少能瞬间到达重点。当然我也同意,找一个open minded的中国男人,是很难的事情,所以这次和韩少分手我最大的恐慌就来自于这里,我再找一个这样的真的很难——虽然他这样只是因为涉世未深,但是至少他身上少很多那种同龄男人莫名其妙的狭隘和现实。

大概我就是会forever alone了。这辈子不知道还能不能找到一个人,让我跟他说:我想和你一起生活。

Categories: Randoms

疗伤期

April 8, 2013 2 comments

最近对所有人宣称我在疗伤,一个人窝在家里,但其实根本就没有什么效果,我反而越来越伤心了。

一开始我还是哀求了一阵,后来觉得我这样也没什么用,就索性不干了。韩少让我把他的东西寄回天津,我二话没说就给他寄回去了。寄的时候不知道怎么就想起,当时我还在墨尔本,他说要回家去考试,没钱买火车票了,我还帮他买了张车票——于是我就成了买车票让我男人离开上海然后甩掉我的大傻逼。

不过我倒是没觉得这有啥丢人的。一来感情上的事情再丢人也就那样,总比我在之前的那个组,有一阵子昧着良心跟人示好,彻底丧失自己的姿态,decent太多了;二来这毕竟是我的感情,就连以前某个我事后想起来觉得万分不值得的男人,并且我沉下心来想觉得我其实也没有那么爱的男人,在那段短暂的关系中我都低声下气过,何况这次这个我真的很喜欢。

后来我们又短信了几次,都不欢而散。还有一天我生病了,跟他发短信,他倒是一直问我好点没,不过言谈之间非常正常,一点也没了他惯常的撒娇和耍性子。第二天我病好了,心理上没有那么脆弱,又认真想了想他的反应,觉得要么他就是不爱我了,要么他还在继续生气,而两种情况下我都不知道再能够做什么了,我也放弃了。我打电话给他,让他把家里钥匙给我寄回来,他答应了,不过到现在我也没收到——也许这个少爷一不开心把钥匙给扔了。

前天是周六,我去惜惜家看他女儿。本来一个人一直窝着还不觉得孤单,去了惜惜家就分外落寞,晚上对着空荡荡的房间,有种被孤寂打败的感觉。没有独居过的女人,是不太能理解那种心情的,当然我也不能怪谁,大部分时候我确实也喜欢独居,于是就成今天这样了。

我依然很爱他。有好几次我走回家的时候,会突然想,我打开门会不会他就已经回来了,笑嘻嘻地叫我老婆。不过我看到他把邮箱密码改了,把我的照片删了,就慢慢不再抱任何希望。

最难熬的还是孤单——每天下班有个人在那里叫来唤去,还是挺热闹的。我以前怕热闹,但是我现在好怕孤单,可是这种孤单又不是随便什么人的陪伴可以解决的,比如现在,只有他回来,我才能不孤单。

乱七八糟写一堆,准备下班。

Categories: Pois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