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May, 2013

城市志——纽约

May 24, 2013 Leave a comment

Alicia Keys有首歌,我一直没搞懂它叫New York还是叫Empire State of Mind,anyway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它唱的是纽约,而我现在,正在纽约。

每次我听到这首歌都会有种莫名的悸动,那感觉就像如果这世界马上就要毁灭,只能留下一个城市,那么这个城市,必须是纽约,人类最后的希望,最后的欢愉。

纽约从来没有夜晚。有一次我坐的航班晚上12点在拉瓜迪机场降落,临降落之前我靠近窗口俯瞰了一下,灯火明亮如白昼。还有一次在百老汇看完了戏剧,半夜12点多,一出来,车水马龙,喧嚣熙攘,哪里有夜晚的痕迹。

我酷爱这样的城市。

那天晚上我们下班已经八点多,有个印度佬坚持说最近纽约流行一种路边摊,于是我们一群人背着电脑包,从第二大道走到了时代广场。他倒是没说错,因为排很长的队。食物其实很一般,碎鸡肉加上咖喱加上印度炒米饭,不明白人们为什么爱吃。排队的时候我百无聊赖,东张西望。旁边就是一家星巴克,很多人站在街边喝咖啡,还有人坐在台阶上,热烈地聊天。春天,晚上九点,天刚刚黑透,这个城市迷人的节奏,似乎才刚刚开始。

后来我们就开始招taxi,走了一个block。不远处也有人在招,在我们前面,是一个男人,搂着一个喝醉的女人。那个女人已经东倒西歪,不能自己站立,男人则专注于拦车,看不出表情。出租车司机看到了都视而不见,径直朝后面开。我默默地看着他们,突然间也很想去喝一杯,然后最好,也能有人送我回家。一旦一个城市让我感觉到寂寞,我就会爱上它——因为这表示这个城市能让我的感官突然苏醒起来,这是一种没有办法伪造的活跃。

曾经我在上海有这种感觉,过了几年消失殆尽。后来我去北京住了一年——在北京是另外一种感觉,北京的烟火气太重,掩盖了本来的华丽和距离感,所以我虽然寂寞但是身心也比较迟钝,没法被唤起。纽约我来过好多次了,之前也觉得这种城市真是能满足我所有对于城市的幻想,但是我从来没有像那天晚上一样,感觉到孤单,感觉到软弱,感觉到,我愿意融化在这座城市的某个角落。

语言真的太贫瘠,或者我真的太不擅于表达,可是真的很难描述那么一瞬间,一个男人搂着一个喝醉的女人,在曼哈顿的街头拦出租车,周围灯火通明,行人匆匆而过,车辆接踵而至——这个意象是怎样以一种难以名状的方式将人戳中。这种时候你真的会希望你是这个城市的其中一人,哪怕只是地图上的一个标点,也不愿意,只是过客。

夜晚本身有它的磁场,即使灯火通明没有黑暗,到了这种时候,忙碌了一天,人们还是会卸下防备,脱掉面具,开始有一些真实的感情流露,这种时候会比较容易跟一个城市有一些真正的交流,来确定你和这个城市是否互相吸引。

回到白天,这个城市的白天是另一种光景,夜晚灯光照不到的角落都开始显现,这个城市开始向你展露它比你想象中更惊人的庞大,繁盛,包容,还有强劲。在灯光被阳光取代之后,它的磅礴变得更透明,更加没有遮拦,更加肆无忌惮。

有一次去大都会博物馆,我逛到一半出来,在中央公园走路。这个曼哈顿岛上的绿地实在是很奇妙,不仅仅是它的闹中取静,而是你在曼哈顿的其他角落被石头森林以及森林里的繁荣昌盛袭击得无处遁形的时候,你就刚好逃到了中央公园。你所有的自惭形秽忐忑不安焦虑烦躁都可以在这里隐居,想住多久住多久,住到你准备好了,重新回到那片冷漠却又魅惑的森林,继续开始丛林法则下的一切活动——觅食,结伴,交配,划分领地,繁衍后代——你永远也不会彻底丧失信心和希望,因为你知道不远处就有你可以逃串的绿色家园,而在心理有保障的前提下,每个人都能够发挥更大的潜力。

星期五的下午我们去赶火车,走下楼有好几个年轻的女孩,手上拿着一枝枝粉色的玫瑰,边走边送,递给她们遇上的人,并祝福周末愉快。送给我玫瑰的是一个黑人女孩,头发很茂密,扎两个辫子,笑容里面有一种莫名的骄傲,不知道是年轻的骄傲还是她正在做着这种事情的骄傲,比自信多一点,比傲慢少一点,配合着她的青春,无比动人——世界上那么多的城市,这样的事情也不仅仅在纽约才有,可是就是那样一个阳光明媚的周五下午,在曼哈顿岛一个堵车的繁忙的路口,一枝小小的还带着细刺的玫瑰,刹那间温热了你的心房,这,就是专属于人类的美好。

如果这世界上只能有一个城市,那真的,必须是纽约。

Baby I’m from New York Concrete jungle where dreams are made of There’s nothing you can’t do

Now you’re in New York These street will make you feel brand new Big lights will inspire you

Hear it from New York, New York, New York!
Advertisements
Categories: Siwendecity

爱哭鬼

May 21, 2013 Leave a comment

柴静有一句话——这个人我没感觉,但是这句话我印象深刻——没有深夜痛哭过的人,不足以谈人生。说到这个我真是太有资格谈人生了,因为我不知道深夜痛哭过多少次。

昨天迷迷糊糊从床上爬起来,收拾行李到机场,飞了大半天,中间转机太匆忙也没来得及吃东西,到了之后拿行李,然后拿车,然后开到酒店,然后打开电脑,回邮件,最后脱光衣服,澡也没有洗,穿上那件超大的黑T睡衣,躺在床上,突然悲从中来,大哭一场。

以前我大概总喜欢自怜身世,当然我的确比一般人经历的挫折多一点,但是后来我发现就算我更苦命一点,也其实没有什么资格总觉得自己遭遇不幸——不幸的人太多了,有的人表现了出来有的人没有,或者有的人根本没意识到不幸,抑或不觉得有什么不幸。我这种极度敏感又自尊爆棚的女人,只是比较容易放大所有的苦难,又不太懂得排解这些苦难给脆弱的内心带来的负面能量罢了。

后来我发现,自怜毫无意义,而且博得别人的同情也毫无意义——不是说这个世界不会同情弱者,而是,你若想博得别人的同情,承认自己是弱者,那就需要以弱者的心态过活——这个我做不到,所以即使先天不足也好,后天坎坷也好,必要时你可以说出来让人知道,但是这不是为了博取同情,只是陈述事实。抛开这些,你还是必须强大,只有强大才能更好地掌控自己的生活,才能不受制于任何人任何事,最大限度地获得自由。

说到底就是你若不坚强,痛哭给谁看呢?在深夜痛哭完,还是要擦干眼泪继续人生。你可以努力变得很有钱,可以变得有权势,可以变得有名气,可以有一个家庭做寄托,可以有兴趣爱好来培养,可以有狐朋狗友相陪伴,最后就算你什么都没有,也还可以内心强大——要尽一切可能变得强大,这样即使痛哭也变得有意义起来。

最后我想说,我被现实生活摧残成这样,各种让步各种妥协,最后让我觉得我还没有完全失守的,竟然是这个深夜痛哭的毛病,哈哈哈。

Categories: Dailylife

2013年5月18日

May 18, 2013 Leave a comment

睡到十点起床。中途醒了无数次,用睡衣盖住眼睛,继续睡。房间噪音很大,其实还不如住酒店。

洗衣服,研究了一下洗衣机怎么用。

记起来小清新大叔要房子照片,拍了几张给他。

打开电脑,搞了一下昨天没搞定的工作,什么时候我变得这么靠谱起来。

顺便打电话订车,明天去机场的车,还有在kindle里面下了东野圭吾全集,连名字都没改,直接解压存进去了——换了以前,大概会一个一个名字改好,再存进去吧。

开始煮面,吃面,在面汤里面加枸杞,吃完面喝水,吃松子。

决定剪头发,一回到上海就剪,整个房子满天满地都是我的头发,太可怕。

下午要去超市,去mall买面膜,也许会直接上SKII,还想在mall吃一顿好的——海鲜意面,我的最爱。

虽然是周末,但是觉得好多好多事情啊。明天又要飞,我难得的周末就这么过去了。

如果这就是生活,那就继续这样生活吧,其实也不错。

Categories: Dailylife

临界点

May 18, 2013 Leave a comment

我现在的情绪真是到临界点了,随便一个触发,都会走向不可控的结果,比如大哭一场,比如破口大骂,比如摔东西,再比如,蒙头大睡一觉。这种时候世界上没有任何事物,除了我喜欢的男人,能让我情绪好转起来。说白了我就是想打炮吧,但是和一般人没感觉,只能和自己愿意的人做爱,这就是问题。

仔细算算我有两个月没打炮了,多么pathetic!两个月啊!!两个月可以打多少炮啊!!!以前我找人抱怨的时候对方就会说,生活里面不只是有做爱好玩,还有很多其他的事情——废话我当然知道,我这种深谙享乐以及非常会自得其乐的人,当然知道还有很多其他的事情可以带来快乐,有没有人陪伴,都有很多好玩的事情——可是,没有哪一种,可以与跟自己爱的男人打炮相比,没有。

作为自我到极致的人,我觉得取悦自己的唯一方式就是listen to your heart, listen to your mind, and listen to your body。

Listen to your heart——你喜欢谁就是喜欢谁,不喜欢谁就不是不喜欢谁。喜欢做什么就是喜欢,不喜欢做什么就是不喜欢。You cannot cheat yourself。

Listen to your mind——相信自己对人和事物的一切判断。比如你觉得一个女人是bitch,不要因为大家都觉得这个人不错就怀疑自己;你觉得一个人值得珍惜,不要因为大家都诋毁他/她就放弃自己的选择。还有一件事情,你觉得是怎样就是怎样,不要大多数人持相反意见你就退缩了,甚至于所有其他人都站在对立面也不要紧,因为你不顺从自己,最后只会后悔。

Listen to your body——想吃东西就吃东西,想睡觉就睡觉,想做爱,就做爱。以前我减肥,故意不吃,到最后一点用都没有,反而更胖。后来我就不管了,想吃就吃,不想吃的时候就不吃,想吃巧克力就吃巧克力,想吃蛋糕就吃蛋糕,想吃淀粉就吃淀粉,可是我就瘦了。想跟自己身体做对,门都没有。再比如现在,我就是想做爱,怎么办?这其实很简单,这就好比我想吃我妈煮的鸡汤的时候我在墨西哥我妈在仙桃。如果是不可抗拒因素——比如我现在就是没有男人,那就放弃,找点替代品,比如自己弄,比如想办法转移注意力;如果是可克服的困难——比如我虽然没有男人但是我突然有了目标,有了感兴趣的对象,那就想办法扑倒。Seriously,女人想要扑倒男人太容易了,不容易的部分是你很难找到你愿意扑倒的人。

可悲的是我明白这一切明白得太晚了。从小受的教育就是取悦别人,取悦父母取悦老师取悦同学,长大了取悦同事取悦男人取悦一切人,就是没有人告诉我,这世界上最重要的,是取悦自己。搞到现在身体也差,很多时候过得也并不开心。不过,好日子在后头——只要我还活着。

好了,写完这篇发泄贴,我已经没那么饥渴了。我现在只想快点搞定我手头的事情,然后好好躺着睡一觉。

Categories: Randoms

2013-05-15

May 16, 2013 Leave a comment
“Baby, I’m from New York
Concrete jungle where dreams are made of
There’s nothing you can’t do
Now you’re in New York
These street will make you feel brand new
Big lights will inspire you
Hear it from New York, New York, New York!
 
我在纽约,曼哈顿中心的一幢办公楼,加班,脑海里一直回响着这首歌,Alicia Keys的 NEW YORK。
不知道写什么,负能量爆棚,就爬上来叽歪一下,不过也不能说什么,心事都不敢写出来。
 
用一句话说我现在很dry,干涸,全方位的干涸。
——我现在在纽约我一点也不high,不是伪装的不high,是真的不high;
——我也不想交朋友,谁喜欢我就接近我,不喜欢我就滚远点,我都无所谓;
——我暂时没有男人,上一次性生活已经很遥远了,不过其实也无所谓;
所以任何事情,任何人,拥有也行,失去也行,我真的,已经干了,对所有人和事都失去了热情,我生活的唯一目标就是让自己爽。我其实还有些心愿没达成,但是也不是不成就死不瞑目的那种,相反我努力说服自己不成也没关系。
 
当然为了生活我不得不进行各种伪装。
为了谋生我一直努力保住我的工作。说到这一点还是要感谢bitch们,让我最终回到原来的轨道,自立自强起来。
人际关系上,我虽然对谁都无所谓,但是我也还是保证着必要的social,即使大多数时候都是被动式的。
还有我其实对生活有点绝望,不是结婚生子的这种绝望,是对人性对世界本身有种绝望,但是我在想办法掩盖。
我不知道这叫不叫抑郁,可是我觉得严格说起来我一点也不抑郁,我能吃能睡,努力逃避。
我也不想死,反而很怕死,我很想多活一阵子,怕自己很快就挂了,看不到贱货的下场。
 
这种减法做到极致之后,自由是越来越多。
我想外出就外出,不想就宅家里,看小说看视频吃东西睡觉,不亦乐乎。
有人爱的时候我大概会积极一点,没有人爱的时候我就更洒脱一点,两种模式切换自如。
太无动于衷,仿佛都不是自己。
 
不知道我死的时候墓志铭是不是可以写:一个只爱自己的人,爱到快要不是自己地爱。
 
Categories: Dailylife

贴几张照片

哈瓦那,在我们住的民宿天台上。

DSC_0646

坎昆,海边,LOOK 1

DSC_0533

坎昆,海边,LOOK 2

DSC_0450

哈瓦那,临走前和民宿老板娘合影。

DSC_0662

Categories: My trip

坎昆+哈瓦那之行

坎昆篇

我们从费城飞坎昆,经迈阿密转机。

坎昆于我,是一个太重要的地方。上次要来,被人所害,关键词也横加阻挠,最后我福大命大逃脱了坏人们(没有像朱令一样被毒死),也毅然决定和关键词分手。所以坎昆在我心里是个死结,到今天终于解开。

我一定要来坎昆不是为了向谁示威,因为你被狗咬了一般没办法反咬,比较无奈,而且我当时也懦弱。我只是为了让自己好过,一个人不能向恶势力低头之后就一蹶不振了。

现在我躺在沙滩上,晒着太阳,吹着海风,看着碧蓝碧蓝的海水,觉得我真的要放过我自己了,谁都会踩狗屎,我就更不幸了,踩了好几泡,擦干净的时间长了点。

最后说一句,坎昆真的,真的秒杀所有二流海滩,俯瞰所有一流海滩,睥睨所有超一流海滩。

哈瓦那篇

因为哈瓦那不能从美国直飞,所以我们是从坎昆过去的。

在哈瓦那不能上网,每天也就那么过,与世隔绝的感觉也挺好的,你不知道外围世界发生了什么,在被隔绝的几天里只关注眼前的事情。

在哈瓦那民宿碰到一个法国老头,很有气质。他一个人坐帆船在大海上航行,已经六年。我每天生活在被中国式主流价值观包围的环境里,碰到这种人,真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可惜这种感觉并不持久,因为回到坎昆,能够上网之后,我又回到了原来的焦虑和彷徨中。一个人来对抗整个社会的潮流,实在是太自不量力了,其实我也没想要对抗,我只是想要生活的不同。我对于一切约定俗成的东西一切大众的取向和评判都持怀疑态度,不相信没亲身体验过的任何人任何事,除了我自己。

哈瓦那有点像落后版的西班牙,人民更质朴更粗野更乐天。当然这里有全世界闻名的雪茄,可惜我搞不回去。

———————————————————————————–

和韩少还有一点纠缠,其实也没意思了。不过我心里还是很明白,有的人我朝夕相对几年也终究不可能,有的人我第一次见面就知道我会喜欢他,比如韩少,这真的不是我有多开放或者不按常理出牌,是感情这件事情本身真的太纯粹了。

我还记得当初我被千夫所指的时候关键词劝我低头,也有人虽然没这样做,但也会说,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这么喜欢得罪女人。其实这一句话,就能毁掉所有的可能性,因为它隐含的立场就是在我的对立面。至于关键词,他对我再好又如何,终究是两条道上的陌路人。

韩少年少无知,于是毫不犹豫地来上海,虽然现在他走了,但是当时这种无条件地支持才是打动我的根本原因。所有的爱和不爱,真的一句话一个动作就能决定全部。

时至今日我已经不再后悔自己做过的任何事情。我也太知道自己喜欢什么样的人,只是可惜人生这么漫长,大多数时间和不那么喜欢的人平安度过,极少数时间和真正喜欢的人互相伤害。朋友如此,感情也如此,一点办法也没有。

昨天大雨,在海边坐着吃牛排,一边看天一边觉得寂寞。我上辈子是有多缺爱?我总觉得我对感情的需求量实在太大,跟个无底洞似的,真可怕。 明天回费城。以前都是一大堆人出去玩,现在逐渐变成两个人,以后大概会是我一个人吧。

两个月后回上海,不知道又是怎样的光景。

I still miss you.

2013年5月3日 于坎昆

另:我又想开始写小说了。

Categories: My tr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