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July, 2013

七月的最后一天

July 31, 2013 Leave a comment

七月的最后一天,我感冒了。昏昏沉沉,恶心想吐,整个人虚得不行。

这个月发生了很多事情。

首先是我连着去了两次北京。我其实知道韩鹏在北京,不过我从来没打算找他。

第一次的时候,才从美国回来,时差都还没倒过来,每天在客户那里都晕晕乎乎的,一到下午就开始头疼。撑到收工我就爬回酒店的床上睡觉,饭也不吃,蒙着头大睡,睡到第二天早上,接着去开工。

一切相安无事,直到最后一天,我买了张火车票回上海。我拖着箱子走进北京南站,刚要找检票口的时候看见一溜长长的人群,上面写着两个大字:塘沽。顿时腿软——

我到底还是想他。有那么一刻我都在想是不是买张票去塘沽看看,看看他的家乡是什么样子,看看他从小在怎么样的环境里面长大,长成一副无忧无虑的性格。

直到坐进车厢的时候我还在想,会不会他今天刚好从北京回塘沽,会不会他刚好这个点买票,会不会我们候车大厅看到了对方。我大概是真的很想他。

回到上海他给我打了个电话,问我以前我们一起去吃的一家店在哪里,我觉得莫名其妙,但也没说什么,告诉他然后挂了电话。

第二次的时候,工作稍微轻松一点,我收了工就坐在万豪二十层的lounge,和同事们聊天。他是我到北京的第三天给我发信的,说他想见面。我六点钟收到他的信,然后在lounge里面聊天聊到快十点,下楼回房间,躺在床上,终于是没忍住,给他打了电话,约好我工作完了见面。

那天晚上我收工了,他过来,我带他到lounge吃了晚饭,然后回到房间,两个人相对无言。我因为大姨妈来了肚子痛,于是跟他说我要上床休息,他忽然来了一句,那我帮你揉揉?我有点愣住了,不知道他这样算什么,不过也没拒绝。于是这样我才有机会近距离地看了看他。他头发剪得很短,人变得更壮了,说话还是老样子,只是不再会跟我撒娇了。

王家卫说念念不忘,必有回响——我一直的念念不忘终究是有了回响,可是又能怎么样呢?我不可能再来北京,他不可能再去上海,我们见了面也只能这样,两个人都知道不可能再回去,也没办法重新开始,一切陷入僵局。我的这段感情,终究是被放下了。

——————————————-

两次去北京我都去了pengpeng家,看了李罗马。pengpeng辞职了,专门在家照看李罗马。女人生了小孩之后或多或少会有些情绪上的抑郁,她大概也有,也会埋怨老公什么都不能理解。我只能安慰她,男人是没办法懂的,他再七巧玲珑心,也没办法理解女人的心思。

第一次过去我们一起出门剪了个头发,第二次出去我们一起去五道口逛街,做了指甲。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老了,还是因为对男人厌倦了,我现在觉得跟女人hang out,比如和pengpeng这样,其实整个人会很放松也很开心。我们也会互相打趣。她问我能不能接受大一些的比如四十岁左右的男人,我说可以倒是可以,不过睡过了90后再去睡70后,肯定会觉得这个世界不会再好了,她说体力不行经验来补嘛,然后我们哈哈大笑。

我想要的朋友,大抵也就是这样。

——————————————–

打算买车。我今年三十岁了,想送自己一辆车作为礼物,送给自己。当然我本身也喜欢车。还有一个原因是因为日子太贫瘠了,只能自己找些乐子。

至于工作,不提也罢。我终究是不能要求太多。

Categories: Dailylife

2013年7月3日

July 3, 2013 Leave a comment

刚从美国回到上海。

昨天叫了个阿姨过来打扫卫生。我大概都属于滞后付出的那种人——不管是工作,恋爱,还是自己居住的地方,都要自己心里产生了认同感才会付出。好多人好多事在我还没付出的过程中就跑了,我也无所谓,或者说,也不是无所谓,只是无能为力而已。

那天刚从美国回来,快半夜了,倒时差睡不着,刚好有人找我,于是一起出去吃夜宵。深夜12点,站在花木路上,对面就是世纪公园,路灯亮着,旁边是硕大两块广告牌,有夏天特有的潮湿闷热,还有夜晚的一丝凉意——各种熟悉的迹象提示着我,我回上海了。有一瞬间我感觉到安全,是回到家的那种安全。于是我开始认真地计划和盘算,怎么样让这个家更舒服更温暖。我住了快一年,这是第一次请人回来打扫,之前都是我自己随便弄弄。

多么缓慢的付出。

这种节奏差点搞得我被生活击败。工作上其他人都在忙着卡位,我还在忙着判断到底要不要付出;感情上就更难了,我简直不太会轻易对一个男人付出,而男人都是很简单明快的动物,短时间内得不到应有的回应就跑了,不过这倒也不可惜;连租个房子,我也等到确定了这个地方 能给我想要的一点感觉,才开始细细打扫,认真收拾,让它更像一个家。

昨天半夜又睡不着,起来涂指甲油。Chanel的中国红,一个人听着豆瓣FM,然后一个一个指甲涂。我总觉得现在这种生活是经过我的努力,然后各种妥协之后的最佳版本,除去那些我想要抹去的不堪回忆,现在的日子,也算是符合了我自己的期待。不足的是房子是租的不是买的,是旧房子不是新房子,工作还可以但是被人害过现在还没过去,然后我也已经快三十岁了,不是二十五岁。

所以到最后,是不是都会这样,要么得到了想要的,要么妥协了,然后总归都是按照你想要的那个方向进行,即使妥协,也是朝着那个方向妥协。

Categories: Dailyli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