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August, 2013

2013年8月30日

August 30, 2013 Leave a comment

转眼八月就过完了。

最近每天都在外面吃饭,吃完饭回到家就很困了,洗澡睡觉,一天就过完了。

生活里面没有太新鲜的事情,也没有什么太高兴或者太难过的事情。昨天和韩鹏吵架,怒不可遏,大概碰到感情的问题我就会作天作地,明明心里不是这么想的,说出来却又偏偏板上钉钉。总归是苟延残喘,会怎么发展我自己都不知道。

弟弟一碰到事情就一副压力很大的样子,我也很烦躁。他最近要找工作,整个人又蔫了,忧心忡忡,我完全不明白这是为什么。我已经尽可能提供给他很好的条件了,比起我当时读大学,他不知道物质条件丰富了多少。我其实总是会想要抛下这一切不管,我觉得我也很辛苦,可是没有人能够明白。很多人是独生子女,说了他们也体会不了;还有些人大概没有碰到过家庭捉襟见肘的时候,或者也不知道在我们那样一个家庭,为什么我弟弟会得抑郁症,我也经常性的情绪不好。

事到如今我开始学会把所有的压力都忘记,以及不再依靠任何人。可是一旦处于恋爱关系中,还是会对男人有所期待,这一次偏偏他年纪小,根本指望不上。说到底还是我不够强大,外在内心都不够强大,否则也不会觉得这么难过。

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过到最后真是不敢对生活有任何期待。唉。

Categories: Dailylife

未婚生子的可能性

August 24, 2013 Leave a comment

昨晚上在国金,和小雯雯看完电影,去吃章鱼丸子。丸子很难吃,不过我们俩坐在那里聊了好一会天。

我们两个人大抵都觉得生活没有重心。我的没有重心大概来自于我觉得生活没有乐趣了——所有一切可能给我带来乐趣的事物我差不多都体验过了,接下来,我想了想,大概只有生个小孩了。

于是我们俩很认真地讨论了一下未婚生子的可能性。我很羡慕地跟她说,我觉得她各方面条件比我优越——家庭没有大的负担,也已经买房买车,如果我有她这么个条件,我大概会比较没有顾虑。

未婚生子还有一个最大的准备条件就是:精子哪里来?我现在跟韩鹏在一起,所以我总是想,即使我们最后不在一起,我是不是也想办法怀孕算了,因为我觉得韩鹏的基因不错,都说小孩性格会比较像父亲,我也觉得他性格不错。小雯雯就问了,你这样生,那怎么跟对方交代呢?我倒是没有想过,我大概总觉得这是我自己一个人的事情。

乱七八糟说了一些,都是YY而已。我现在各方面条件还不充分,我只是觉得在生活已经没有新奇没有刺激的情况下,也许只有生小孩可以带来全新的感受了——不然,这以后的人生,只是在重复过往的所有体验而已,比如旅行的快感,比如挣钱的成就感,比如消费的乐趣,比如各种交流的愉悦,这所有的一切,都已经体验过了,唯一没有体验过的,是自己身体里面突然长出来一个小孩,它和我之间有着种种神秘而又亲密的联系。

当然我也没有体验过婚姻,不过我一直不以为然。我觉得确切地说,还不如说我没体验过婚礼。婚姻,两个人朝夕相处过日子,我早就体验过了,我甚至连所谓的几年之痒都体验过,还出轨,还被原谅,种种狗血,其实都不怎么好玩。一个人最大的成功,其实就是按自己的心意过一生,而我之前总是觉得缺失,为了经历而经历,倒也没错,只是相比起来,我现在对于生活的态度,会更加游刃有余。

我太怕无聊了——为了抵抗对生活的无聊,我已经把对身边人和对自己所做的事情的要求降到最低,以及最大限度地自娱自乐,甚至都强迫自己不要跟任何人比较,就按自己的节奏来——即使这样,我在逼近三十大关的时候,依然感觉到了无聊。我是比较看重体验的人,同样的事情做太多,同样的人对着太久,我基本都会丧失兴趣。有时候我自己都怀疑自己,我人生当中的那么多狗血,是我自己故意制造出来的,还是恰好它就发生了,因为我总觉得以我的性格,总是会让事情以最不风平浪静的方式进行。

不过这话题后来就结束了,变成了我开始各种鼓动小雯雯去主动出击,搞定自己感兴趣的男人。其实我也不是什么成功者,我只是觉得作为同样希望找到生活重心以及挖掘更多生活乐趣的人,我想要鼓励她更主动一点,我甚至现身说法,告诉她我是如何在男人面前低三下四的,她开玩笑说我可以写一篇如何搞定男人的文章,我想想,作为一个三十岁还没嫁出去还总是谈狗血恋爱的女人,我写了也没有人会买账啊。

总之就是,未婚生子被作为一个可以拯救无聊生命的最大招,被mark下来,也许我这一生真的穷极无聊的时候,会拿出来给自己新的感受和对人生新的领悟。

后记:还有这些事情我想了想可以做——买车,跟男人上延安高架兜风;买房,自己设计装修;写小说,虽然我总预感我有一天会写出来,但是现在始终没灵感;还有,真的就是生小孩了…

Categories: Randoms

中年危机

August 23, 2013 Leave a comment

我一直觉得人到中年是一种很悲哀的状态,而中国人,总是前赴后继地以加速度进入这个状态。

三十岁其实还是个很年轻的年龄,可是在周围这种环境,根本没有办法年轻——你三十岁了,没有家庭,没有自己的专业领域,没有房子,没有车子,在很多人看来就是loser,虽然反过来看,你也觉得他们是loser,但是寡不敌众,始终好的感觉不会停留在你这边。

当然这个社会运营有它的道理,比如,你不组建家庭不生小孩,社会怎么繁衍呢?而如果要这样,必然你必须先养活自己,继而养活家人。很多人蝇营狗苟,只看到自身利益,其实也无可厚非,因为十几亿人,博得自己的一个迷你位置,都极其艰难。

我只是觉得中国人太快地进入了这个状态。为了生存,很多人一毕业就进入到了这个模式。区分中年人和年轻人,最直接的方式,是看他对待这个世界的态度。大多数的中年人——除去特别成功的或者特别失败的,对待这个世界都是求稳为主,因为身上担有责任,不能轻举妄动;另外中年人的所谓成熟世故,在我看来其实是对这个世界的一种妥协,年轻人,要么还没开窍,要么无所谓,要么不屑一顾,始终有着一种对生活的热情和对世界的对立,这种对立不一定是敌对,只是一种分庭抗礼的感觉。

我自己也老了,不过我其实比较enjoy现在的状态。我觉得我的步骤始终比别人慢一点,在融入这个世界的过程中,不过这也不影响我一步一步按着自己的节奏来——当然在这个节奏中遭受的种种委屈和艰辛,也没必要重复强调。在我觉得自己老了之后,我开始意识到变老不是一件可怕的事情,相反,它比我想象的可爱很多。所谓的中年危机,因为我还完全没有组建家庭以及担任太大的社会责任,充其量我只是负担着我弟弟和父母的一些生活,所以还离我比较遥远。我大概觉得有多大能力过多大日子,我自己一个人也不错。

虽然中年危机暂时还没危害到我,但是我看着周围这些人,其实也胆战心惊的。不过我一向不喜欢对别人的生活妄加评判,我只是觉得无奈,真的每个人都要陷入这种中年的颓唐么?世俗意义上的成功是没办法挽救这种颓唐的——发迹线上升,背开始微驼,人发胖,肠胃功能开始变不好等等,削弱了年轻时候的那种气场;当然我身边的人,也不可能世俗意义上就真的有多成功,成功只是相对的,或者说为了好听造出来的两个字,而人到中年是绝对的,每个人都会发生变化——那些本来就已经很世故圆滑的人愈发成精也大多有了自己想要的一点东西;那些本来折腾的人如我,也开始折腾不动了,开始寻找生活中新的乐趣,这是时间不可抗拒的作用。

与这个世俗社会交流越少,内心会越平静,可是人终究没办法孤立生存。中年危机对我来说也许会变成中年的一些奖赏,奖励我年少无知,对自己的一些莫名其妙的坚持,而不管怎么样,我都将继续按着自己的步骤生活下去。

Categories: Randoms

我爱男人,更爱我自己

August 22, 2013 Leave a comment

这个星期过得心荒荒。

自从上上周从北京回来以后,韩鹏一直问我什么时候再去北京。他希望我到北京出差,顺便看他。我问了下老板,最近也没什么机会到北京去,韩鹏却一直催,无奈之下我只好自己去了趟北京。

从离开的那一刻开始我就满心不高兴。

星期一上海的天很漂亮,大概是台风擦边过的关系,厚厚的云层荡漾在蓝天,我却要急匆匆地赶火车到北京去——而我本来可以欣赏完蓝天,晚上再绕着世纪公园跑个步,喝一瓶光明的冰镇椰子牛奶,然后回家躺在床上休息——我生平第一次感觉到,兜兜转转了这么久,我还是最爱我自己。

我是很爱他,一般男人休想可以叫得动我自己到北京去一趟,他可以。可是在这个过程中我发现我其实更爱我自己,因此舍弃的快乐我念念不忘,觉得自己受委屈了。在北京的这几天我也一直不是很开心,当然在上海我也不会很开心,不过这不开心与不开心,有着本质的区别。

在北京,我和韩鹏在一起,不会孤单,但是我基本放弃了自己的生活:我每天的世纪公园绕圈,我每天晚上一个人在家的安宁,我在上海和同事们的插科打诨,我已经习惯了的生活中的各种舒适和欢愉。

在上海,我很快活,但是会孤单,大片大片的时间不知道如何打发,而我又不愿意用来努力工作或者好好学习,总想着拿来做一些无意义的事情,或者说,总想着,我的男人。

相比之下,我还是愿意呆在上海,我不能接受没有自我的生活。我在上海的生活是我自己一点一点积累和建立起来的,我没有办法丢弃它。

—————————————————————

身边人都劝我和韩鹏算了。就算不说这句话的,也大概并不觉得我们能有什么好结果。我固然不是为了跟大家赌气非要反着来,我只是觉得现如今,还能让我专门去北京跑一趟的男人,真的不多了,碰见一个,少一个。

Categories: Poison

八月过半

August 14, 2013 Leave a comment

转眼间,八月已经过半。

月初的时候我又去了一趟北京,然后和韩鹏又在一起了。我们在万豪的大软床上躺着,他看他的小说我打我的僵尸,偶尔亲个嘴,睡觉前再做个爱,跟以前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一模一样。当然在万豪心情比在上海的家里好,因为更舒适——天气没有那么潮湿闷热,还可以赤脚踩在地毯上,可以泡澡,可以坐在飘窗上看外面北京的雾霾天,可以抱着柔软的枕头在床上打滚——这一切,上海的家里都没有。我有时候想我们在上海经常吵架,大概也跟住得不够舒服有关系,至少我是。

不过我的好心情并没有持续太久。

回到上海各种琐碎的事情就又冒出来了。老实说事到如今我已经根本不care一些阿猫阿狗的骚扰,他们还有她们的意见看法对我来说就是个屁,我只是不再像以前一样那么尖锐地对立,把表面上的抵抗变成了心里的鄙夷而已。可是除去阿猫阿狗,还有父母,这是我最头疼的问题。父母根本理解不了我的生活,我的喜怒哀乐——这也不能怪他们,我身边的同龄人都未必能理解我,何况他们。不过其他人也就算了,最多绝交就可以解决问题,谁要是一直对我的生活唧唧歪歪,大不了就剔除出交往范围,父母,我又没办法这样对他们。

我还有个弟弟,我弟弟的很多开销都是我负责的。我根本不想对别人说这些负担,那些从来没有经历过这些压力的人,根本没办法明白其中的滋味。弟弟倒是不敢对我的生活横加指责,不过他也给我带来很多困扰。很多时候我真的宁愿自己是个孤儿,其实日子也不会差多少,太多的社会关系,对我来说,只是羁绊——自由主义者都没什么人味,我就是其中之一。

晃荡了快十年,我又重新意识到,要过得更好,只有一种方法——更有钱。

我前两天去订了个车,车子当时在打折,我想了想就订了。第二天到公司,被无数人批评,说都没有四处比较,也没有多到几家询价,就这么买了,4S店的人还以为碰到傻逼了。我当场就怒了,忍着没发作——我觉得这件事情几乎代表我生活里面所有和外界的矛盾。我想要的就是省心,我喜欢那个车,我有钱买,它刚好打折,我就买了。其他人都是为我好——以前无数的场合,他们都是为我好,比如要我学习如何和贱货相处,如何不要得罪小人,已经如何跟傻逼低头,如何讲场面话,如何为自己争取更大的利益,我当然知道他们是为我好,只是,没有一个人知道我想要什么。我就想不操心地买辆车,不为了省那几个钱——虽然我很穷,没有钱,更何况我也并没有那么冤大头,只是买的不是最合算而已。

说到底还是没有钱,有钱我就可以不皱眉买个房子不皱眉买个车,有钱我就可以想甩贱货耳光就甩,想揪着她头发往墙上撞就往墙上撞,大不了失业,有钱我就可以不用曾经四十度高温搬家,差点崩溃大哭,不过有钱,我大概也养不成今天这种性格了,对这个世界可能会善意更多,也可能会更加依附主流的价值观,所以,一切就已经这样了,没什么不好,也没什么太好的地方。

真失败,快满三十了,也没能让自己过得更自由。

Categories: Dailyli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