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October, 2013

来里约热内卢喝牛奶

October 25, 2013 1 comment

本文纯属虚构。

来里约热内卢喝牛奶是一句顺口溜,我在大学里面经常用它逗一个女孩儿玩,她是南方人,n和l不分,这句话能被她说得地动山摇天地变色——准确地说,应该是我笑得地动山摇天地变色。

我是个处女男,处女座男人,闷骚而龟毛,不动声色却又自命不凡——网上所有人口诛笔伐的处女座的缺点,我都有;当然处女座的优点,我也有。我今年三十岁,十二年前我刚进大学。读书对我来说从来都是最简单的事情,上课去不去都无所谓,考试自然能过,而且能 拿高分。当然呢大多数时候我还是安分守己的,至少上课还会出现,作业也按时交。

牛来是我在物理课上认识的。有一次我正坐在后排打瞌睡,有个人拍了拍我肩膀,说,上次布置的作业你做了么,借我抄一下。我一看是个女生,胖乎乎的,戴着厚厚的眼镜,也没说什么,顺手递给了她。结果抄完了还没完,下了课她问我,你急着走么,我有些问题还没明白。我心里虽然不乐意,但是也没说什么,耐着性子给她讲题。她倒是不笨,但是有些很简单的问题讲了一遍又一遍她还是不明白,最后我实在烦了,说这么简单你怎么就不明白呢?她一愣,收起书本说对不起,我自己再想想,就准备走了。我于心不忍,说我再讲一遍给你听,讲完了我问她,懂了没?她连忙点头,说我明白了明白了,但是我仔细看她的神情,还是有一点茫然,心里觉得好笑,她自然还不懂,但是也不好意思再问我了。

后来她又问过我几次。我虽然都不是很乐意,但是也都配合地讲给她听。谁让我是处女座呢,心里就算一直骂她烦骂她笨也不会表现出来。她估计是不知道的,每次都笑着感谢我,十分真诚的感谢。物理考试完了她又过来,我当时心里嘀咕,我靠还没完啊?结果她说我请你吃饭吧,算是谢谢你。我想了想回宿舍也是玩游戏,就去了。

吃饭的时候我才知道她叫什么。她姓刘,但是她跟我说,我叫牛XX,我当时就笑了,说,你是南方人吧,她还是一脸茫然,说你怎么知道?我不知道为什么笑得停不下来,大概那个时候笑点低吧。吃完饭回宿舍的路上有个超市,她对我说,你先走吧,我要去超市买明天早上喝的牛来(三声)——我又笑喷了。她这次估计意识到自己发音有问题了,也不在意,跟我挥挥手就走了。有时候冥冥中自有天意,就因为她的这个错误发音,导致我很长一段时间喝牛奶的时候都会想起来发笑,也因此记住了她,牛来(三声)。

她跟我算是一个专业的,所以很多专业必修课都在一起上,于是我只要看见她就叫她,牛来!她总是笑,也不生气。她虽然胖乎乎的但是特别爱笑,所以看久了也没那么不好看。不过其他的课她从来没来问过我,我后来才知道原来她就是物理学不好,其他的她都很厉害,连数学她都很好。当然这是后来才知道的。

可惜我们专业物理相关的课程不是只有一门,开了好几门。有一门特别难,上课的老师又传说特别严格,绝对不会考前划重点,不过我恶习不改,上课照样睡觉。到了要做作业的时候我才发现这门课确实有难度,于是就会抽出一点打游戏的时间去上自习。当时我和牛来已经有点熟了,偶尔还会聊个天。正要出门她在QQ上问我作业做了没,她不会,想来问我。我说正好我要去上自习,一起吧,可以一起研究。

所谓一起研究,其实也是我先看懂了做出来,然后讲给她听。一开始她还装模作样地看看书,后来她索性不看了,等我看完先。我揶揄她坐享其成,她说,唉,我实在是看不懂啊。我笑笑,不再跟她计较,讲了她如果不懂就再多讲几遍,倒也不觉得不耐烦。回宿舍我们屋的男生调侃我,说看上小胖妹了。我义正言辞地说当然不是,我这么挑剔的人,怎么可能看上她。我只是怕麻烦,而且反正她都是要来问我的,所以还不如提前讲给她听算了。

我说的是实话。男人都是外貌协会,至于处女座男人,就更是了。我和牛来的接触,是因为第一她确实给我留下了印象,能让我留下印象的女生不多;第二她也不讨厌,就问问题做作业,而且态度极其谦虚认真,让我还能有点成就感和满足感;第三她也不是个书呆子,足球电影什么的也能聊点,所以偶尔聊个天也还凑合;仅此而已,仅此而已。

可是我知道她喜欢我。什么时候喜欢的不知道,但是我能感觉出来她喜欢我。我们一起上自习的时候她都很开心,会稍微打扮一下;我给她讲问题的时候她偶尔会偷瞄我一眼,以为我没发觉;甚至有时候我感觉她明明已经懂了,但是她还是说没明白,让我再讲一遍;我喜欢看球,经常看完球了睡过头,但是需要知道的事情她都会记得通知我;还有那些三不五时的问候短信,看得出来她都是挣扎了很久才发的,可是我基本看完了就删。

那时上完自习我基本都是赶紧跑回宿舍玩游戏,只有一次例外,那次断网了。她问我,要不我们一起去校门口吃烧烤吧,我想想也没事情做,就一起去了。吃烧烤的地方有个电视,在放旅游节目。我随口问她,你以后最想去哪里旅游?她说,我最想去布宜诺斯艾利斯,还有里约热内卢。里约热内卢五个字她还没说完我就笑喷了——原因可想而知。高潮还在后面,我大概是在网上看到过,或者是想到了牛来的名字由来,于是灵感一来发明了一个顺口溜:来里约热内卢喝牛奶——我说,你什么时候能把这句话说对了,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哈哈哈。我给她示范了一遍正确发音,然后让她练习——其实我是想听她的错误发音,一遍又一遍。我那天真是笑得地动山摇天地变色,旁边桌都在看我,烧烤摊老板还跑过来问,小伙子你怎么啦。牛来也看着我笑,两只眼睛满满的都是笑意,看得我有点心虚。

再后来就没有物理课了,我也再没和牛来一起自习或者是出去过,她给我的消息或者短信我也从来都不回。不过即使这样,她还是会锲而不舍地通知我因为看球赛睡过头误掉的事情。有时候碰到了,我也什么都不说,就拿这句顺口溜打趣她,开开玩笑就走。

就这么到了毕业。毕业那天是一个专业一起吃散伙饭,好多人好不热闹。牛来在人群中找到我,说,我们喝一杯吧,我说好啊。喝完了我说,牛来,你那句顺口溜会说了没?你要是说对了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旁边的人听到了都开始起哄,然后牛来就在众目睽睽之下又说错了,最后一个字她还是发成了来(三声),我们哄堂大笑。我拍拍她的脸,说,这可不是我不给你机会啊。其实我是故意说的,我想让她知道,我对她,真的没意思。

毕业后我去了北京工作,她去了上海读研。她还是会偶尔给我发短信,跟以前一样,看得出来经过一番挣扎才发出来,可是我依然不回。那个时候我在追求一个高中同学,美女,毕业后也到了北京。我天生喜欢美女,于是穷追猛打,终于拿下。有一次牛来又发短信过来。我想了想,把发给美女——当时已经是我女朋友的短信故意发给了她,然后又跟了一条短信过去,说,不好意思,发错人了。从此之后牛来再也没有给我发过短信。

(to be continued)

Categories: Books

里约热内卢

October 24, 2013 Leave a comment

里约热内卢念起来像个神谕一样。

这个城市非常嘈杂。人口密集度其实不比国内那些大城市低,好在靠海,有着绵长的海岸线,然后消化了无数的废气和噪声,因此没有觉得难以忍受。

这个神谕,也算是点亮了我三十岁之前的最大的光亮,从此我的旅行,可以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不要误会,这个句号不是说从此我就不旅行了,这个句号是指,从此我可以不用再急吼吼地面对这个世界,急吼吼地去这里去那里,什么都不管不顾;而是节奏可以慢下来,可以更加不慌不忙。

说到底这只是一个心理的变化过程——但是这个过程,耗费了我将近六年的时间,这六年里面,我去了欧洲,北美,澳洲,然后最后是南美,我还去北京住了一年,所有想经历的该经历的都发生了。虽然结果不成功,可以说是很失败,但是我自己觉得,这个句号可以画上了。这件事情跟任何人无关,只关乎我自己,和这个世界之间的交流,没有任何人可以决定它什么时候开始,结束抑或中止——这是一件寂寞而又美妙的事情。

网上看来有四句话,大意是无论你遇见谁,他都是对的人;无论发生什么事,那都是唯一会发生的事;无论事情开始于哪个时刻,都是对的时刻;已经结束的,已经结束了。据说是印度那边流传的。这四句话实在是很好,其实我大概工作之前就有这种心态——不过那个时候还没真正意识到世界有多大吧,兜兜转转一圈又回来了——可是我不觉得这是原地踏步,我觉得我进步了很多,很多。

天生在心里睥睨这个世界,固然不是什么好事,但是这个习惯,在我与这个世界交流的过程中,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在关键性的时刻,还是选择了相信自己。

很感激过去的这六年,虽然它什么也没有留下。

Categories: My trip

No Woman No Cry

October 18, 2013 Leave a comment

昨天下午,大家都很懒散,有个人放歌听,我觉得还不错,就随口问了句,这是谁唱的?结果整个办公室的人跟看外星人一样看着我,说:Bob Marley你都不知道?!我们一直以为只有月球上的人才不知道!!

看来我是真的孤陋寡闻了,后来google了一下才知道Bob Marley是何方神圣,或者还不如说,在南美,在北非,在很多很多的国家,他就是神,在他的鼎盛时期,比Michael Jackson还要有名。

我最爱的就是他最有名的这首:No Woman No Cry。

这首歌有淡淡的忧伤,听到我今天早上都抑郁,差点不想起床,整个人陷入一种奇怪的低落里。好音乐都是这样,你甚至不用懂歌词在唱什么,听就够了。

No Woman No Cry Lyrics

No woman, no cry (Repeat 4 times)

Said said
Said I remember when we used to sit
In the government yard in Trenchtown
Oba, ob-serving the hypocrites
As they would mingle with the good people we meet
Good friends we have had, oh good friends we’ve lost along the way
In this bright future you can’t forget your past
So dry your tears I say

No woman, no cry No woman, no cry
Oh my Little sister, don’t she’d no tears
No woman, no cry

Said, said, said I remember when we used to sit
In the government yard in Trenchtown
And then Georgie would make the fire light
Log wood burnin’ through the night
Then we would cook corn meal porridge
Of which I’ll share with you

My feet is my only carriage
So I’ve got to push on through
But while I’m gone…

Everything’s gonna be alright

No woman, no cry
No, no woman, no woman, no cry
Oh, little sister, don’t she’d no tears
No woman, no cry

No woman no cry, no woman no cry
No woman no cry, no woman no cry

Categories: Music

人间美味之三——不可辜负

October 18, 2013 Leave a comment

有一句很矫情的话,叫唯有美食与爱不能辜负。爱我是不知道了,但人是要吃饭的,如果还有一点点生存的欲望。

食色,性也。吃代表了最本能的欲望。人生当中,真的有那么一些时刻,我觉得,食物确实可以带来一些极其美好的幻觉,不管是不是和欲望有关。

以前有好几年我都胖乎乎的。虽说也有零星几个男人示好,但是我内心是很寂寞的——这里插播一句,胖女人真的没有爱情,连自己都不会喜欢自己。大四那年我在上海做毕业设计,认识了一个复旦的师兄。他大概跟我接触之后觉得我还比较好玩,就经常带着我玩,时间长了,还是有些感情出来,不过也就这样而已。

后来我就去读研了,第一年在合肥。他是安徽人,中间来过一次,叫我去上海玩,我居然也就去了。到了他家,他做了顿饭给我吃,有鱼有螃蟹,他还剥螃蟹给我吃——从那之后我一直很迷恋做饭给我吃的人,总觉得这是一种溺爱,可能跟他有点关系。那条鱼很好吃,那只螃蟹也很好吃,至今难以忘怀。再后来我才意识到他想跟我上床,但是最终他却因为我是个处女不敢下手——不知道这是怕麻烦,还是心里或多或少对我有一点点照顾,但是我一直记得那顿美味的饭,真的有爱护和温柔在里头。

我人生中有好几年和同一个男人纠缠,我叫他关键词。他基本代表了我对世俗生活的全部要求。跟他在一起我只用踏踏实实生活,其实什么都不用操心。可惜我不是个老实的女人,只有世俗的生活也满足不了我的需求,至少那个时候是。我老早就意识到这一点,可是我们一直分不开,有时候我觉得很重要的一点,是因为他会做饭给我吃。

有好多次我周末在公司加班,他会做好饭让我带到公司,回到家他通常也做好了饭。他是湖南人,做的饭都是咸辣为主,很合我的口味。后来有男人嫌弃我不会做饭的时候我就总会想起他。他其实做的也很简单,炒个肉,炒个青菜,然后楼下再买个凉菜,煮好饭,就够我们两个人吃了。有一阵子我喜欢吃蛏子,他就经常下楼去买一点,然后泡一天,我下班了,就弄一盘,加点小葱,加点辣椒,切一点姜丝,很快就好了。有时候还是有沙子,我就会埋怨他,他就说,下次再泡久一点。

甚至于我们快要分手的时候,我从北京坐飞机回上海,然后打车去我们一起住的地方拿行李,他也做好了饭等我,而且等了很久,饭菜都凉了。还是很简单,一个买来的凉菜,切好的牛肉,一个炒的香干榨菜肉丝,因为我爱吃,一个青菜,煮好的米饭,还有饮料。我们两个人,对着一个小桌子默默吃完,然后他收拾。有很长一段时间我基本什么都不做,故意的,都是他做。

分手极其艰难,我在工作上被人逼得走投无路,才让我下定决心分手——如果继续跟他在一起,我没有办法按我自己的性子来;而如果继续在上海,我根本离不开他,一顿饭我就会投降;所以最后我去了北京,我们才算彻底分开。其实我虽然一直挑挑拣拣至今还单身,但是如果有个男人肯经常做饭给我吃,做一两个我爱吃的菜,我也许就会爱上他,因为我太明白,在世俗生活里面,什么才是最重要的。最疲倦最低落最孤单最寂寞的时候,我最想要的,就是有个人做饭给我吃,这是最直接的慰藉。我永远都会记得,他也许不是足够爱我,但是他做饭给我吃,每一顿,我都吃得精光,因为,真的都很好吃,好吃到都快是毒药了,越吃越分不开,那是一种深深依靠的感觉。

家常菜,通常都给我带来别样的温暖。我是个中国人,小地方长大,有最普通最传统的父母,母亲做得一手好菜。也许这样就导致我最迷恋的还是家常的味道。我现在基本都是一个人吃饭,各种各样的餐厅,我也无所谓是一个人,还是有人跟我一起,不过这还是欺骗不了我的胃,它依然在想念有家的感觉。有时候我觉得我回老家,也是为了吃我妈做的菜,实在是太想念。

只要我回家,我妈每一天都会煲汤,排骨藕汤,土鸡汤,鲫鱼汤,换着来。老妈的手艺永远是一流的,排骨藕汤,那个藕面面的,一咬一口丝,正宗的洪湖莲藕,外面都吃不到;排骨也炖得香软,入口即化,一点都不塞牙;汤白白腻腻的,浓稠而鲜美。土鸡汤,只要是真正的土鸡,都不用加油,炖出来汤上面就是满满一层黄色的油,滚烫而黏密;我妈通常都会加水,让汤稀释一点,再端出来,浓度正好,既不清淡也不油腻,加点枸杞就更有营养。鲫鱼汤,鱼汤炖出来,单看颜色就知道鲜不鲜;我妈做出来的鱼汤永远是浅浅的奶白色,而我后来在很多餐厅喝鱼汤,都喝不到类似的颜色,和类似的美味。

如果说前面说的那些都是男人带来的美味,有的男人给我一点若有若无的暧昧和温情,有的男人给我长时间的依赖和温暖,那么我妈,给我的,就是从小到大都无私的爱,和越来越饱含心意的食物。它们在记忆里一直翻滚,只要想起就会发出香气,惹人垂涎。所有的味蕾都会告诉我,它们有多难忘,多令我满心期待和鼓舞,有了它们,就是家。

所以那句矫情的话说得很对,这世界上,唯有美食与爱,不可辜负。

Categories: Food and drink

人间美味之二——面包

October 17, 2013 Leave a comment

痛经。这几天一直很饿很困,吃了睡睡了吃,还是饿还是困。要不是长期没有性生活,都快要以为自己怀孕了。还好今天早上大姨妈来了,稍微解释了下为什么这么嗜睡又贪食。

—————————————————————————

前天写了篇人间美味,后面自己看了看,发现惨不忍睹,词汇贫乏,除了好吃说不出其他。大概最近写作水平又下降了,又或者是就是没写出当时那种惊艳感。不过我还是想继续这个系列,因为好东西,实在是要分享的,何况是我认为的好东西——挑剔者如我,真不多也。

有一次去墨尔本,坐的是新加坡航空。新航的飞机餐里面有小面包,那个小面包是加热过再拿出来的,到手上时温热而香软,瞬间激起我的食欲。吃第一个的时候我连黄油都省了,因为加黄油是多余,面包本身的味道已经足以抵抗长途飞行的疲倦和一个人蜷缩在靠窗座位的寂寞。后来我又问空姐要了一个,因为实在太好吃,至今我还记得那香喷喷的味道,新航也从此在我心里跃居高富帅航空第一名。

由此打开的是关于面包的回忆。

我酷爱吃面包。淀粉带来的饱足感,是其他任何事物都不能比拟的——这句话,减肥过的人会更赞同。缺乏能量的时候可以吃巧克力喝能量饮料,一般饿的时候可以吃肉,但是真饿到一定程度,能最快缓解饥饿带来满足感的,一定是淀粉。

因为工作的机会,我经常会长时间呆在德国。在德国的一大乐事就是每天中午啃一只黑面包。德国黑面包的口感和嚼劲,真是无与伦比。和这世界上大多数事情一样,很多人先天性的势利导致他们会错过很多美好的东西——好多人看到是面包就立刻嗤之以鼻了,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拿来充饥的,所以根本不可能觉得硬邦邦且其貌不扬的黑面包,有任何出彩之处。

可是我知道它有多好吃。面粉分很多种,有些面粉松软有些面粉劲道,嚼的时候才感觉得出来。在所有劲道的面粉中,咀嚼的时候带来的口感以及它们实际的味道,还是很不一样的。黑面包就属于越吃越觉得好吃的那一种,烤一下更加不得了。有一年冬天我在德国,中午的这只黑面包必不可少,它的扎实强韧让我觉得吃下去,也会获得类似的力量,来扛过漫长而抑郁的时光。

当然松软而甜腻的面包我也爱吃。刚到上海的时候我有一次误打误撞进了久光的地下商场,那里面有一家宜芝多,然后柜台上摆着一大摞丹麦红豆。那个时候我可是个刚从四线小城市过来的土包子,丹麦红豆这四个字简直一下子戳中我那装逼又文艺的心房。我买了一只回宿舍,然后一个人慢慢地品尝——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好吃的面包?!这就是当时我全部的感想。丹麦红豆一定要吃新鲜的,如果买的时候还稍微带一点点温度,那就是完美了——因为这个时候会最香软。当然拿回家用微波炉转一下也会很软,但是那种软和刚烤出来的松软,还是不太一样,口感也差很多。它里面加的奶和cheese很多,还有铺天盖地的红豆,总之每一口都是满足。

其实现在吃起来,它过于甜腻,而且吃多了,就不会觉得那么好吃了。后来宜芝多又出了一款北海道香浓,味道和丹麦红豆有着异曲同工之处。北海道香浓就是没有丹麦红豆那么花哨,里面什么都没有,就是单纯的吐司,但是它蓬松的美貌和香甜的程度非一般吐司可比。这两款面包至今还是它们的主打产品,后来他们还衍生出几种不同的口味,比如原味比如抹茶,等等。我有时候看到了就会买一只,以此纪念刚到上海的那段孤单又美妙的回忆。

还有一次在纽约吃大餐,大餐好象是龙虾,具体我忘记了,因为我被餐前面包填饱了。那个面包和前面说的两种又不太一样,是咸的,说硬吧也不硬,说软吧也不软,算是软硬适中吧,咸的程度也适中,然后配上一点大蒜酱,别有一番滋味,嚼的时候会觉得味觉很丰富,层次很多,然后它的软硬适中决定了你不会入口就下咽,也不会嚼很久,差不多的时候就没了,于是很想要吃下一口——我就这么一口一口把一筐餐前面包给吃光了。

我一直不明白,每次大家说去吃大餐,就一定是海鲜日料这种东西。其实在我看来,很多时候很多很普通的东西也很好吃,最重要是你自己喜欢。这和生活中所有其他事情都是一样的,有名有利有大房子有好车固然好,但是其实普通的生活也很好,最重要的,是你自己开心。

Categories: Dailylife

人间美味

October 16, 2013 Leave a comment

中午在这边食堂吃的,巴西的食物水平真是靓绝五台山,食堂也很好吃,土豆泥堪称惊艳。

食物是生活里面很重要的一个组成部分,甚至有时候我觉得食物决定了文化的走向。不同的文化对待食物的处理方式完全不一样,味道也很不一样。吃不同种类食物的人,性格也不一样。

第一次觉得可以用到人间美味这四个字是在南法,安提贝。那次跟很多人一起去的,具体几个忘记了,只记得当时去了一家餐厅,装修很别致,具体怎么别致忘记了。我的保守选择一般都是海鲜意面,可是我之前吃了无数的海鲜意面,后来也吃了无数的海鲜意面,就是没有吃过那一家那么好吃的。我们吃了两次那家餐厅,两次我都点了海鲜意面,汁水浓郁,蛏子分量都很足,味道调得非常好,没有什么酱的奇怪味道也没有什么调味菜的奇怪味道做干扰,一切都很正点——汁的味道,面的味道,蛏子的味道,都很正点。

后来在墨西哥城吃牛排,他们有一种牛排叫阿拉切拉(中文发音好像是这样),不知道为什么叫阿拉切拉,或者墨西哥人给我介绍过,我忘记了。那个牛排鲜嫩可口,没有红肉的腥味,也没有难嚼或者是塞牙,比其他地方的牛排都要美味,通常吃完一块还会觉得不过瘾,意犹未尽——还是一家街边的小店,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出色。我只有在那一家店吃到过如此印象深刻难以忘怀的牛排,后来去过很多fancy的店,还有号称正宗的阿根廷牛排,都没有那一家来得震撼——也许那是因为当时是第一次吃到这么好吃的牛排,后来味蕾水平和心理预期值就被提高了。

在圣地亚哥,加州的圣地亚哥吃过一次蟹,哇塞,也是极品。当时一个印度大叔买单,点了据说是阿拉斯加蟹的蟹腿。那种烹饪的方式很奇特,不过西式的烹饪我是彻底不懂的,我只懂得去品尝好吃不好吃——凡是涉及到专业或者技术的东西我好像就歇菜了。当时我先吃了一个crabcake,就是用蟹还有其他一些材料做成的糕点形状的东西,已经觉得很好吃了。吃完了大叔觉得他的蟹腿吃不完,让我吃,我也不客气。蟹腿的肉就是很紧致且细腻,而且很夯实,吃下去立刻就有饱足感,我一直觉得这很神奇,大概因为蟹肉里面蛋白质含量高?总之念念不忘。

至于巴西烤肉,则是今年的又一惊喜了——没有在巴西吃过巴西烤肉的人,不要说自己吃过巴西烤肉。到了巴西你才知道为什么巴西烤肉世界有名。这里离阿根廷近,上好的牛肉都进口过来,所以,国内那些注水牛肉,真的没法比。当然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你进到巴西烤肉的店,就立刻有了大快朵颐的食欲,真是饕餮盛宴啊——各种肉应有尽有,甚至于各种部位的肉都分开来烤,不同种类的肉,不同的部位,味道都不一样,无法用言语形容的满足感,素食爱好者真的会有点人生遗憾。

当然还有很多稍微差点的,没有到这个级别但是也给我留下深刻印象——这种就数不胜数了。最近的就是前阵子在新西兰tekapo吃的日本餐馆,有个鸡肉dong很不错。以后有时间再慢慢列举出来。

generally我对吃的要求不高,有时候一个面包也能让我吃的high起来,今天中午的土豆泥也是一样。吃到好吃的东西,心情也会好一点。

小时候觉得日子太苦闷,根本不知道还有什么乐趣可言,后来才知道,其实人生最重要的乐趣都在最简单的事情当中。比如早上起来吃了个很丰盛的早饭,然后又去公园散个步这种,现在都会让我觉得很快乐,以前不觉得而已。

每个人的人生其实都差不多,大家都是过客,剥去外界条件的差别,只要一个人能接受他/她自己的处境和地位,完全地接受他/她自己,无论好坏,那么吃面包和吃阿拉斯加蟹,带来的乐趣,基本就是等同的,懂的人,自然知道我在说什么。

Categories: Food and drink

相亲记

October 15, 2013 Leave a comment

本故事纯属虚构。

每年过年回家我妈都会张罗一堆人给我相亲,我每一次都不厌其烦地拒绝。不过有一年我答应过一次,那一年我二十八,发生了什么我忘记了,大概就是接连被男人甩,工作也不顺,觉得大概自己什么都搞不定吧,也不可能扭转得过命运,于是终于低头,听了我妈一次,权当消遣。

我家在南方一个四线小城市,经济发展的还不错,一堆人做生意发了家。我妈整天跟这个大妈跳舞那个大妈散步,慢慢的也张罗了一些对象。有时候我觉得我妈比我强多了,我在上海混了这许多年也没见得有什么人脉,我妈说了给我找个有钱的,就啪啪能找到。这次这个据说是做批发生意的,在小商品市场好多个门面,家底夯实。

那天我正躺床上睡午觉,手脚蜷缩成一团——南方的冬天真他妈的冷。我妈突然进来叫我,说人家来了,在楼上,我于是穿了衣服准备下去。我妈还专门收拾了一下我的发型,我心里觉得好笑,头发再怎么弄不都这样?

那人开车来的,我扫了一眼,奥迪A4,在我们这小地方还算不错。我下去的时候他在抽烟,平头,个子还挺高的,不胖也不瘦。不过眉眼之间完全不是我平常见到的人的那种斯文气,反倒有一点点痞气+戾气,大概做生意的人,跟我们这种从小读书读傻了的人,感觉就是很不一样吧。

他冲我点了个头,笑了笑,一点也不局促地说,你先上车,我抽完这根烟马上上来,我们一起出去吃饭。他说话有一种浑然天成的霸道,我倒是也不怕,就不客气地一屁股坐上副驾。上了车他直接就问我,你想吃什么?我说我一年就回家一次,你比我熟,你决定吧,好吃就行。他说,那行,我们去吃一家小馆子。

那家菜馆我至今印象深刻,因为实在很好吃,有一道爆炒鳝鱼丝我至今念念不忘。菜馆的人貌似跟他很熟,一见他来就招呼道刘老板,又来啦?哦忘记说了他也姓刘,我们这地方姓刘的人多。他吩咐老板随便搞几个菜,就带着我坐到了窗户边。

坐下来之后他又点了一根烟,看了我两眼,说,你妈说你长得不白,你倒是真有点黑。我也不知道他这样算嫌弃的意思还是什么,心想反正来了菜也点了,总归要吃完再回去,于是就笑说,是啊,我以前还有点白,后来到处玩啊玩的,就越晒越黑,现在简直不能看了。他一副被逗笑了的样子,接着说,黑是黑了点,看还是能看的,你眼睛大,还不错。我只好说,多谢刘老板夸奖。

后来就上菜了,我一看家乡菜,胃口大开,就开始埋头吃饭了,一边吃一边称赞他,说这地方选的真好。他笑笑,还开了瓶啤酒,我吓了一跳,连忙说,你不是还要开车么?他说没事,一瓶不要紧。我说不行不行,这样多不好。他停了停,说那怎么办,都开了。我只好说,那我来喝吧。

于是我就把那瓶啤酒喝了,还顺带吃了两大碗饭。他吃得比我慢,负责清盘。他吃饭的样子还不错,吃得慢而且干净,比我好多了。吃饭的时候两人又聊了聊,奇怪的是我们两个人都没有太陌生的感觉,我就觉得对着一个熟识的老乡,说一些很稀松平常的事情,想到哪说到哪,大多是我在上海的工作还有生活。他讲一些做生意的故事,我也跟着听听,他讲故事还不错,有幽默感,一件事情能叙述得很清楚很有条理。

吃完了他也没问我,就直接说,我带你去江堤转转吧?我心想这么冷的天,冻死啊,不过也没好意思拒绝。

在车上我直接睡着了,吃得太饱于是犯困,再加上喝了酒。等我醒过来车里全是烟味,他不知道抽了几根烟。我不好意思地揉了揉脸,他递过来一瓶水给我喝,我接过来。他又笑了,又看了我两眼,说你现在的脸红了还蛮好看的。我于是反问,现在难道不黑了?他不知道为什么更乐了,大手突然伸过来,搓了一下我的头发,说,黑啊,但是好看。

后来他拉我出了车门,去走江堤。江堤上风很大,我一下车就崩溃了,连忙往回跑,说,太冷了。他一把搂住我,说,不然为什么带你来?我挣扎不得,只好抬头看着他,说原来刘老板是趁机想吃我豆腐呀。他哈哈大笑,说是啊,当然是。他的眉眼有点熟悉的感觉,呼吸里面带着烟味,我也不讨厌,就不再动了。

不过心里有点紧张,想着他要是有进一步动作我该怎么办?还好他就一直抱着我,没说话,也没什么动作。风一直呜呜吹,吹到最后他说,是太冷了,我们进车里吧。刚进车里,坐好,他就俯身过来亲了我一口,我还没反应过来,也没来得及躲开,张大眼睛,没有配合他,也没有拒绝。他的嘴巴里也是带着浓重的烟味,只是不让人讨厌。

过了一会他停下来,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又吸了一口气,跟我说,我喜欢你,想和你在一起。不过我的生意在这里,你在上海,要是结了婚你会愿意回来么?

我吓了一跳,说,这么快?我们才见面一天?!

他顿了一下,说,嗯,我刚才抱着你的时候就硬了,亲你的时候差点忍不住,很少有女人能让我这样。

我更加惊吓了,心想哇塞做生意的人说话这么直接?不都说做生意的人情商高,经常看人说话,非常懂得言语上的周旋。不过这直接倒是很合我心意,我于是老老实实地回答,把我妈的叮嘱扔到一旁。我说,我不想回来,虽然我在上海过得挺差的,但是我不想回来。

这次他没说话,过了一会,点了根烟。我也没说话,两个人静静地坐在那里,他抽烟,我发呆。他抽完了,看了看我,说,我看你也不像会回来的样子,不过我真的很喜欢你。晚上我要去跟朋友吃饭,你跟我一起吧,吃完了我送你回去。我点点头。

他不容分说地拉着我的手进了酒店,我们那个四线小城市最好的酒店。他的朋友们早到了,看着我们来,马上起哄。他介绍我说,这是我今天相亲认识的美女。他朋友们立刻大笑说,美女美女过来坐,还一边揶揄他,第一天认识就拉手啦?!他笑笑,不说话。

那顿饭他朋友们都在灌他酒,说是为了他终于找到真爱。我本来想拦着,心里始终惦记着他要开车,后来想反正他朋友在,喝多了不会让他开车,也就没说什么。后来还有人跟我敬酒,都被他拦下来喝了。

他没有任何悬念地喝醉了。他朋友们也不管他,把他直接扔给我,说,美女,你来照顾他吧。我目瞪口呆,还没想着拒绝,他朋友们都拿了车走了。我只好把他扶到车上,从他身上拿了钥匙,准备自己开,送他回家。他闭着眼睛躺在那里,不动,也不说话。开到一半他突然让我停车,我赶紧到路边停下来,他冲下车就吐了,我赶紧递水和纸巾给他。吐完他好像清醒了许多,再次回到车上,他跟我说,看不出来你开车开得还挺好的。

到了他家,他走路还有点踉跄,我于是扶着他上楼。他们家真大,复式豪宅,我心想果然是土大款啊。他妈妈在家,我解释了一下说晚上跟朋友吃饭他喝多了,他妈就笑盈盈地扶他回了房间,顺便帮我叫了辆车,走之前还千叮咛万嘱咐,说到了一定要给她打个电话。

回到家我妈立刻凑上来问,我只好说还不错,心里却想着,我要是真回来,那倒是可以,可是我不想回来。洗澡睡觉,刚闭上眼手机响了,是他。他直接问我,我们相处一段时间,如果你觉得好,就回来,可以么?我不吭声,我其实觉得这挺合理,但是当时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不肯答应。有的时候,也许有些事情没有想好,就连开始也不愿意开始吧。我突然觉得我这次相亲是个错误,以后如果不是真的想去相亲,还是算了。我终于没在电话里面答应他,我就一直沉默,到最后他又说,你想好了跟我说一声。

我辗转反侧了一个晚上。我知道我不讨厌他,甚至有点喜欢他。可是真要为了这个人,从上海回来,我觉得我做不到。后来我发了条短信给他:对不起。

我从来没有想过我的第一段相亲就这么结束了——可能碰到的是这么一个人,所以麻烦的事情都省了,直接就奔着结果而去了。现实的事情确实都有着现实的规则,比如他虽然喜欢我但是不可能为了我放弃生意,我不讨厌他但是我也不会回来,不过我第一次觉得原来相亲也可以遇到这样的人,跟我想象中的相亲还是很不一样。

第二天一起床我妈就把我大骂一顿,大概他照实跟他妈说了,他妈立刻就告诉了我妈,扼腕叹息。我默默听着不说话,这是我第一次没有顶撞我妈,大概我心里,也是觉得有点可惜的吧。

后来我就回了上海,再也没有见过他。再后来我妈跟我说他找了个本地人,结婚如何的风光,买了多大的房子多好的车,一边说一边责怪我。我都是听着不说话,仿佛这个人再跟我没有什么关系。

其实后来我们联系过一次。我回到上海,过了一段时间,他打了个电话给我,还是问我,你真的一点都不愿意跟我开始么?我其实想告诉他并不是这样的,我就是因为对他有好感,所以才不愿意贸然开始,到时候如果我不愿意从上海回去,那伤害的不仅仅是我,还有他。不过我最终什么也没说,默默地杵在那里,他最终挂了电话。

这就是我人生中,仅有的一次,失败的相亲。(全文完)

Categories: Books

2013年10月14日

October 14, 2013 Leave a comment

周末就这么过完了。

星期六我问了下酒店的前台,告诉我酒店附近有个公园,正合我意。我也没想着去多远的地方,有个公园正好解决每天的运动量。不过那天过得有点昏天黑地,走倒是走了走。酒店后面有两条路,幽静且漂亮,原来我住的这一片是富人区——世界上所有城市,富人区的气质都是相同的。

星期天早上下雨了,我又昏天黑地睡了一觉,出去走的时候肠胃又不舒服,吓死了,赶紧跑回来躺着——还好有惊无险,一回来躺着就又好了。不过这下基本又变成了窝里蹲,又过得很颓废。好在后来看了个综艺节目,觉得还不错,开开心心的。肠胃至少也没有出问题,一切还算平静。

有点冷清了,不过我就硬生生地这么过来了。

现在期待中午的午饭。巴西真的是吃得太好了,午餐变成了每天期待的事情之一。

Categories: Dailylife

2013年10月11日

October 12, 2013 Leave a comment

南半球的天蓝得和北半球截然不同。

韩鹏又跟我联系了几次,他有个机会,想和朋友一起去做生意,问我一些意见,以及如何辞职比较好,等等之类。我有时候觉得很搞笑,我这种在职场上把所有错误——所有大多数人都不会犯的低级错误犯全了的人,他居然来问我意见。不过呢,那些所谓的低级错误,再来一次,我还是会犯,因为其实它们没有什么大不了。唯一做错了的,就是我对本职工作不够认真而且悟性不够,这个需要改正。所以,指导他,也没有什么问题——我可以以犯错误的生存方式指导,也可以以大多数人偏向的方式指导,甚至可以以两者结合最佳的一种方式来指导。

他基本就是一个翻版的我,但是心态比我健康,对周围人的善意比我多,运气也比较好,没有碰到太多阴阳怪气奇形怪状的人,所以和世界差不多一直是一个和平的状态。他会问我,如何辞职才不会和周围的人不愉快。我大概一直被以前的事情所烦扰,总觉得有些人你如果考虑她们的感受,简直就是在谋杀自己,把自己往粪坑里推,所以就跟他说这个不需要考虑。他觉得老板培养他,他就这么走了,很愧疚。跟我当时差不多,我觉得老板对我挺好的,可是我不好好学,我也很愧疚。一个人最大的负面情绪就是羞愧——我觉得这很正确,其实过不了的永远是自己那一关。外界的评价,其实不是什么问题。

话说回来,韩鹏虽然是一个翻版的我,但是处事方式跟我截然不同。他很考虑别人的感受,父母,家人,朋友,同学,同事,他总不希望因为自己搞得别人不愉快。我不是这样,我也会希望不要搞得别人不愉快,但是如果我觉得自己是对的,那我是不会管别人的,我没必要为别人的行为负责,没必要考虑别人无端端的恶意和负面情绪。

所以我跟他说,你如果决定了辞职,你就去跟老板谈。如果他不高兴这也很正常,you can do nothing about it。可是如果你的老板是正常人,他最多也就不高兴,也不会怎么样。只有神经病和极品才会做一些奇怪的事情。老板里面,正常人的比例远远高过于一般员工,所以你不用担心。

有时候我觉得我和韩鹏虽然没有在一起,但是他的出现,对我来说,始终是一件很好的事情。在对自我的认知这件事情上,他在我的人生这个阶段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比如我开始反省到我确实对世界对周围人的善意不够;我也逐渐摸索到如何让自己过得更愉快;在和他的纠缠过程中,我也获得很多乐趣——年轻的自信的没有受过什么挫折和没有太多负面情绪的男人,他们带来的远远不只是年轻的肉体,他们对待这个世界的方式会让你从中学习到很多。

当然我不会告诉他我其实很感激他。他现在已经不像我们刚遇到的时候趾高气扬意气风发,对着我也开始有了更多的respect——这种不是爱情里的respect,是单纯的一个人对另外一个人的respect,我enjoy这种respect。

最后我想说,我实在受够了很多负面能量的人,虽然我自己也是这样,我决定远离得彻底一点。

Categories: Dailylife

谁敢跟我比挑剔

October 11, 2013 Leave a comment

我讨厌自以为是的人。

我讨厌莫名其妙有优越感的人。

我不喜欢不聪明的人,不喜欢没有幽默感的人。

我厌恶不尊重别人的人。

我讨厌功利心太强的人。

我讨厌轻易对别人下结论的人——如果正确也就算了,如果狭隘,那真是可以去死了,这跟自以为是有点重叠。

我讨厌喜欢拥有特权的人。

我不喜欢负面能量太多的人。

我不喜欢不独立的人。

我甚至不喜欢没什么特点太正常的人,太boring。

不喜欢阴阳怪气的人。

不喜欢喋喋不休的人。

不喜欢虚伪的人,一切实际和心理相违背的行为我都鄙视。

———————————————

以上,还只是对普通人。如果做朋友,那就远远不止这些了。

当然了,我算个屁,可是我就是对人很挑剔。通常情况下别人怎么对我我就怎么对别人——那些不喜欢我的人,大概是因为先被我不喜欢了,因为我被冒犯到了。

我唯一的优点,大概就是知道挑剔是不好的,所以不太轻易表露出来。有时候我真希望我的语言表达能力再强一点,这样我就可以做个毒舌女了,骂人骂得酣畅淋漓,一针见血——again,我不喜欢看不到事物本质的人。

Categories: Rando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