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January, 2014

我爱你 之二十八

January 10, 2014 Leave a comment

写在后面。

故事到这里就写完了。

当然很多事情并不是说到这里就结束了,就会非常顺利没有波折,比如即使我们领证前一天我们也还在吵架,然后领完证他就回了启东随后又回了天津,我们到现在为止还没见过面。以后能够预见的,也会有很多很多这样那样的问题,比如他家里还不知情,比如我家里知情但是也不满意,我从来都不觉得会避免。

可是生活从来都是如此,正是因为有这样那样的问题,我才慢慢坚定了我要嫁给他的决心。同样,以后克服这样那样的问题,我们才能慢慢巩固我们的婚姻,建立起我们稳定的小家庭。

小雯雯说,念念不忘必有回响,不是每个人都有这个运气——我知道她说的是事实,在这件事上我实在是很幸运,我虽然想鼓励很多跟我一样的大龄女人,但是我也知道有时候,人生的际遇就是会不一样。

不过有一点我还是想说出来,那就是即使韩鹏不回来找我,我也还是会努力让自己过得好,努力完善自己——这个完善包括提高各种能力,更好地调节情绪,更加努力地工作挣钱,让自己更有底气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以及碰到自己喜欢的人,尽可能地不要错过他。这也是我最想鼓励身边所有小伙伴的一点,幸运的人也许是多那么一点点运气,但是不管怎么样你还是要让自己过得好,到最后,即使没有这一点运气,你也不会对自己太失望,你的生活也还是会充实起来。

全文完。

Categories: Books

我爱你 之二十七

January 10, 2014 1 comment

第二十六节 回国领证

在韩鹏说完那番话以后我再也没有怀疑过我会嫁给他。他属于大事上毫不含糊但是小事情不太精细的人,于是我开始很认真地跟他计划起来。我说我31号到上海,然后我是集体户口,1号人家不办公,我们最早只能2号过去。他说,那好,那我们就2号去领证。

确定了这件事情之后我打了个电话给我爸妈,跟他们说我决定了1月2号和韩鹏去领证,我爸妈自然是不同意的,说到最后我还跟我妈吵起来,不过我选的时间还不错,那天是我生日,我妈吵到最后就不了了之了,说祝你生日快乐。

我跟小雯雯说了这件事情,小雯雯说那就期待你回国了,我开玩笑说1月2号那天你要是没看到我微博更新就不要问我了,说不定被悔婚了,哈哈哈。大帝从夏威夷度假回来我也跟她说了下,她表示shock又惊喜。上海那边因为师太一直跟我聊天,我就顺带告诉了师太,其他人都还瞒着。至此,一切都准备就绪了。

2013年12月31日,我从美国飞回上海。

2014年1月2日,我们在上海长宁区民政局领证了。

领证前一天晚上,他抱着我说了很久很久的话,我们跟以前一样聊天。他还是时不时会犯二,说一些很无聊的话,然后又抱着我哈哈大笑。后来他就一直说,老婆结了婚你要对我好啊,不许凶我啊,不能跟我发脾气啊,说了好多遍。我就说,你以后不能工作不顺利就马上转头跑了,什么事情我们都一起去面对去承担。他点了点头,说,老婆,我爱你。

第二天早上我早早就醒了,洗了个澡,然后去叫他。他在被窝里挣扎,撒娇说老婆我醒不来,昨天说话说太晚了。后来索性又把我拉到床上,头枕在我腿上,继续睡。我一边摸着他的头发一边想,好吧,让你再睡会吧,反正过了今天你就跑不了了,哈哈。后来他睡到快中午,起来洗了个头,我们一起下楼吃了个午饭,然后坐地铁到新华路去开户籍证明。

开完之后打了个车到长宁区民政局。拍照的时候他突然说,老婆我有点紧张,我抽根烟。他最近开始抽烟了,喜欢抽万宝路的crisp mint,我从机场免税店帮他买了两条。他点了根烟,抽了几口,掐灭了烟头,然后我们就进去拍照。

拍完照就去开证明。一切都很快,我们还没回过神来,就签字了,然后结婚证就开好了。他马上微信告诉了他几个死党,然后一直让我发微博,可惜那个时候信号很差,一直发不出去。后来minna赶到了,帮我们补拍了很多照片。

就这样,我们结婚了。

Categories: Books

我爱你 之二十六

January 10, 2014 Leave a comment

第二十五节 确认结婚

接下来的几天我都心神不宁,根本吃不好也睡不好——拜托这么大件事我怎么吃得下睡得着。

我把短信给小雯雯看了,小雯雯说还是要等见到人再说,天知道现在什么情况,我嘴上说是,但是我心里觉得我等不了了。一方面我觉得他就是老天派来收我的那个人,我基本认了;另一方面我觉得这么大件事他居然还让我等到回国再跟我说清楚,什么意思啦。

我记得是过了一两天,总之是我实在忍受不了煎熬,打了个电话给他。接通之后我说,是我;他说我知道。我说你之前说的话是真的么;他说是的,我真的想了很多也很久,有很多话想跟你说;我说那你说啊。他顿了顿,跟我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你突然打电话来我不知道从哪里说起。你回来了,我去上海接你,然后我们当面好好说行不行。我想了想,说那好吧,这样你可以再想想。

又过了一两天,我其实还是等不了——我是个急性子,注定在这样的时刻沉不住气。我发短信给他发脾气,我说你就抛下这么一句话,然后我整天在这里胡思乱想,你又不说清楚,你一点也不考虑我的感受。他当时还在睡午觉,看到短信说,你那边都半夜了吧;我说是啊,都怪你;他说那你方便再打个电话过来么。

我打了过去。他问我你是不是想知道我是怎么想的?我不吭声,他直接开始说了。

他说,先说我是怎么想的。之前在北京的时候我觉得我们之间确实不太可能。我每天挣那么一点钱,而且上下班要花很长时间,住的地方也差,本身心情就不太好,根本没有什么多余的心情和精力来处理我们两个人的感情;你呢脾气比较急,我那段时间其实主要还是心情不好,不是不管你,结果你就觉得我不理你然后发脾气;再加上那个时候我其实还不算经济完全独立,或者说三不五时还是吃家里住家里;我呢,也不太想为了我们的事情让家里那么多的人不开心;而且我在北京你在上海,距离上的困难也没办法克服,所以我就放弃你了。

后来因为刘冬这个事(刘冬是他的土豪朋友),我的工作调到了江苏,在启东这里我慢慢过得好起来了。宿舍就在公司旁边,然后也不用坐班,忙的时候就加班加点搞一下,不忙的时候可以回家看书睡觉玩游戏,我的心情开始好起来了。心情好了之后我就开始有余力想一点别的事情,比如说我们两个的事情。我当时跟你分手的时候觉得确实阻力太大,可是分开了之后我经常会不由自主地想到你,比如看了一本好看的书,发现一件好玩的事情,我会不由自主地想到你,想要是你在就好了,可以讲给你听。之前我在北京觉得阻力太大我们不可能,因为经常想你,我于是又开始想我现在在启东了,我们可不可能。

我又认真地思考了一下我们在一起的可能性,这一次我觉得我们可能了。首先我到启东来了,而且几年内不会离开,那么我们距离上的困难就基本解决了,我开车一个半小时就可以到世纪公园;其次我现在工作上比较顺心一点,而且接下来的发展和规划也比较明确,我也有信心能够挣钱,因为我不习惯在家里你是挣得多的那一个;还有之前我觉得你不会做饭脾气也不好,后来我想不能总是看你的缺点,你的优点其实远大过于缺点,比如你很聪明,我跟你说什么你都能懂,我什么都喜欢跟你说,还有你比较实在,是什么就是什么,很独立,凡事都有自己的主见和看法等等,我觉得很多方面你都是我身边的人里面最好的;最后就是我家里面的人,以前我觉得不能让他们不开心,但是这个前提是我自己也得要开心,我觉得不和你在一起我不会开心,所以只能暂时先放弃他们。

最后他说,说完了我怎么想的,再说怎么结婚。我查了一下,结婚登记可以在两个人任何一方的户口所在地,你户口在上海,我打算找个借口从家里把户口本拿出来,然后我们在上海登记。其实我本来是想着每天刷你的微博,看到你哪天更新说回上海了,就拿着户口本去你家楼下等你,后来你一直问我,我就先说了。至于我家里,我想的是,先不告诉他们,等到我们结了,找个合适的机会再告诉他们。毕竟他们现在是不可能接受的,告诉了就结不了了。至于婚礼,等到之后搞定双方家长了我们再补办一个。

他这番话说完,我基本上心里已经很笃定了,我会嫁给这个人,嫁给这个我在三月的北京五道口PPG遇见的90后,嫁给这个总是嘻嘻哈哈但是关键时刻从来不会让我失望的人,嫁给这个分分合合兜兜转转最后还是毅然跑回来一句话求了婚的人。这个人,是上天早就安排好的,他就是我的那个人。

Categories: Books

我爱你 之二十五

January 10, 2014 Leave a comment

第二十四节 短信求婚

在美国玩玩打打就到了十二月份,每次在国外呆的时间长了,到最后都会情绪不太好,尤其是冬天。进入十二月我基本就是宅了,每天两点一线,公司和apartment。有时候我实在是太寂寞了,还是会想一想韩鹏,不过想一想之后就觉得怎么都不可能了。有那么一两次我想过说如果他再来找我复合我会答应吗,结果是不会,我不想再浪费时间;除非他直接跟我结婚,不过这基本不可能。

我的生日是在十二月底,到那一天我就满三十岁了,有一种莫名的恐慌。我突然觉得玩玩打打到了三十岁,一事无成——我本来很上进的人工作上却一开始就不用心,没什么成就,我满腹心思扑在感情上,感情也没有什么结果,总而言之很失败。那段时间我心情都有点low,然后期盼着能快点回国,结束在美国这漫长又抑郁的冬天——上海虽然也冷,但是上海人气旺啊。

冥冥中自有天意。就在我完全放弃了这段感情的时候老天给我来了一次前所未有的馈赠。

12月17日,韩鹏发短信给我,问我在美国的地址,我没有回。

12月18日,他又发了一条,说圣诞节快到了,想给我寄贺卡,问我美国的地址,我说关你屁事。他接着说,我没想烦你,我就是想做张贺卡寄给你;我说莫名其妙啊,我不要贺卡,别来烦我。他说我不是想烦你,我真的有很多话对你说。

其实这个时候我已经隐约感觉到他可能是要来跟我复合的——我不是觉得他有多爱我或者我有多自信,我是觉得以他的性格,不太会做无谓的事情,至于为什么,我也没有想太多。我前面已经说了,如果他来找我复合我不会答应,我不想浪费时间,但是我还是想煞煞他的锐气,以释放一下第二次分手给我带来的怨气。

于是我勾引他:你想说什么你倒是说啊,我真的不知道都分开这么久了你还有什么要说的——我就是想勾引他说出想复合然后拒绝他。

结果,他回了我四个字:我想结婚。

我当时就傻了,我突然意识到在我和他之间,我永远是被俘虏的那一个,他永远能做到我最想要的事情,一戳即中,即使是在我占上风的时候——这四个字出来的时候我就知道我不可能拒绝了,他根本不需要再做什么。我幻想过我们之间唯一的可能性就是他回头,而且直接跟我结婚,除此之外我想不出我们还能放下心结在一起的可能性。可是我也只是幻想,也许潜意识里面有那么1%的侥幸觉得这有可能发生,然后他就真的,让我抓到了这幸运的1%,就是那足以让你在这么多人中只想和他在一起的1%。

我强稳住心神,问他,跟谁结?

他说:你。

我说:你想好了么?

他说:嗯。我真的有好多话想和你说,你什么时候回来?

我说:我月底回去。

他说:那我到时候去上海找你。

我说:那你来机场接我吧,我行李比较多,我拎不动。

他说:好。

他发短信过来的时候是我的白天他的深夜。随后我就心神不宁地开始工作,他睡觉了,这注定是我们关系中又一个简短而隆重的时刻。

Categories: Books

我爱你 之二十四

January 9, 2014 Leave a comment

第二十三节 重回单身

我说了,这一次分手对我来说就是分了。我把家里凡是和他有关的东西都整理了一下,没用的就扔掉,有用的,我也扔掉…微博我把他拖入了黑名单,至今没放出来;手机号早就删除了;微信他加过我好几次我都没有接受——总而言之,他就已经是过去式了。

过完国庆我就飞去了巴西。这是我第一次到南半球,我还是挺开心的,每天跟着巴西的同事吃巴西烤肉,慢慢的也就觉得日子好过起来。我妈帮我找的相亲对象我也不再排斥,甚至跟我妈说过年回去见见。

韩鹏一开始倒是跟我联系过几次,比如问他找土豪朋友要多少工资合适这种事情,我敷衍两句就懒得理了,而且每次都义正言辞地跟他说别再来烦我了。其实有时候我觉得我越这样他可能心里越不是滋味,不过我也不管,我已经接受了最坏的结果,那么这个时候主动权就在我自己手上了。在我到达巴西没几天之后,我们就彻底没联系了。

在巴西呆了一个半月我又飞去了美国,2013年的最后一站。我开始在美国购物——以前我都不太喜欢购物,现在可能觉得日子太无趣了,而且很多地方我都去过了,所以索性就购物吧,物质也可以带来快感,何况我是摩羯座。在美国我也有个朋友叫大帝,我经常和她一起玩儿,小雯雯也在,她们其实都和我是一个公司一个部门的。所以购物吃饭八卦串门加上工作,日子一点也不难过。我再也没有每天都想他,也不再跑到他微博上去刷他到底干了什么,或者跑到他那个土豪朋友的微博上去刷有关他的消息,等等。

这段时间他在干嘛呢?这是他后来告诉我的。他做了好多事情,他辞掉了北京的工作;回了趟家,和土豪朋友还有土豪朋友的爷爷最终敲定了薪水,还有他在他们的家族企业如何发展;然后他们一起到了江苏启东;到了之后他开始适应他的新工作——他还蛮喜欢的,因为不用坐班,有事情忙就加加班,没事情忙就回宿舍睡觉,周末玩玩游戏,他开始慢慢恢复了心情和状态。

我当时是自然不知道这些的,我每天在美国处理乱七八糟的工作,搞完了就跟大帝小雯雯八卦,晚上自己煮个面吃,然后躺在床上抱着iPad看美剧,不亦乐乎。当然我也寂寞,不过这不是因为他,而是我突然开始害怕我的下一个男人在哪里,我感觉自己已经越来越难喜欢上男人了。

我们两个就像两条平行线,看上去没有一点交集的可能了。

Categories: Books

我爱你 之二十三

January 8, 2014 Leave a comment

第二十二节 分了就是分了

第二次分手的时候,已经是2013年的9月了。时间顺序大概是这样,2011年夏天,我从上海去北京;2011年底,和关键词分手;2012年3月,遇见韩鹏;2012年夏天;我从北京回上海;2013年3月,韩鹏跑回了天津;2013年夏天,我们在北京重逢;2013年9月,我们第二次分手。

前面我已经说了,这一次分手我真的是死心了。我再也不对他或者这段感情抱任何的幻想。过完国庆我就要飞巴西,所以我也不急着做什么,我就一个人每天上班下班,仿佛又回到了刚去北京在苏州街的那段日子,只是这一次不是苏州街,是世纪公园。

九月中的时候,我和小雯雯去了一趟新西兰。小雯雯是我在上海的朋友。我们在新西兰玩了两个礼拜。在新西兰我们出了个小车祸,我当时心里平静,完全没有想着要告诉他,我觉得我是真的放下了,或者说,我是真的对他很失望。

回到上海是国庆假期,他突然又来找我了,他给我打了个电话。我一开始没接,他说有事情想请教我,我想了想还是接起来。他说他有个朋友,有家族企业在做盐碱地的绿化生意,然后想拉他入伙,而且项目在江苏。他问我怎么样,我说你自己怎么想,他说他觉得打工能挣的钱不多,做生意也许能挣钱。我说那你试试呗——当时我真的不知道他想选择这个工作,和项目在江苏有没有一点关系,也许有也许没有,我偏向于相信没有。因为我确实不再想和他有什么瓜葛,他第二次分手时说出来的话真的伤到我了,虽然他也没什么大错。

我于是跟他说,这是个很好的机会,人家肯拉你入伙,你就好好干。至于我们,请你以后不要再跟我联系了,我没有习惯和分手的前男友还保持联系,我也确实不想和你有什么瓜葛。希望你以后一切顺利。他没有接话,我于是直接挂了。

对我来说,分了就是分了。如果我觉得对你有亏欠我可能还会对你有所保留,可是这一次我不觉得愧疚了,那么,就让我们成陌路吧。

Categories: Books

我爱你 之二十二

January 8, 2014 Leave a comment

第二十一节   好景不长

这次复合其实说到底很草率,因为我们分隔两地,一个北京一个上海,而且我不愿意再去北京他也不愿意再来上海,基本属于无解。

我们亲密了两天之后我就回上海了,冷静下来觉得心里更加没底,上一次他人还在上海只是工作不顺利,现在我们之间的阻力更大了。这么想着我也还是不愿意分开,毕竟我喜欢他。再加上年底老板又要派我去巴西出长差,所以我觉得至少这一年问题不大,反正都是分隔两地。

后来我又去了一次北京。他其实还是依赖心理比较强,或者说他习惯于做事情有人陪。他工作了之后想找个房子,因为之前他都在清华蹭同学宿舍,然后他想我陪他一起找。我想了想还是去了,我觉得之前他那么努力在上海找工作我没有管他,这一次也让他知道我其实是很支持他的工作的。

我自己买了张火车票就去了。他过来接我,在北京南站,因为手机信号不好,他到处找我,整个人背后都是汗。后来他带着我去坐地铁,在地铁里面一直亲我,旁若无人,我心里在想也许他真的很爱我。

刚毕业的人想在北京生存真是太艰难了,我随便看了看北京的租房价格就觉得可怕,他那点工资根本经不起怎么折腾。后来他在58同城上找了一个南边的房子,没有地铁,坐公交之后还得走一段距离,而且很奇怪,其实那地方离万豪不远,打车也就二十多块钱。可是一边是新光天地这种纸醉金迷的地方,一边破落得跟农村一样,我跟他去看房子的时候心里其实挺心酸的。

他最后选择在那里住下来。安顿好之后我就回上海了。刚回的时候他基本每天短信不断,晚上还会打电话,接着就突然几天不理我——这种情况我最讨厌了,我不喜欢别人晾着我不管,于是我怒气冲冲打个电话过去质问他,结果他也是个犟脾气,我如果好好说他也许还会好好跟我解释,可是我语气一冲他也火了,于是我们两个大吵一架。

我说原来你让我去帮你找房子就是利用我一下啊,利用完就不理我了;他说随便你怎么想,我现在不想和你说话;我说你到底什么意思,你给我说清楚;他说,没什么好说的啊;我怒了,我说那这样在一起干嘛啊,不如不要在一起了;他说那好吧,分吧。

我愣了,我说你是认真的么?他说是的,他说这几天我认真想了一下,我们两个在一起需要克服的困难太多了,可是我想把精力都花在工作上,我现在住的就跟贫民窟一样,我想要赚钱,不想花这么多时间在感情上。我说那你之前对我说的话都是假的么?他说不是,只是我想法变了。我说就这么几天你就变了么,翻脸也翻得太快了吧。他说,随便你怎么说,反正我想分手了,不想这样耗着;我现在离家近,我想的是找个天津的女朋友,平时有时间就回去,她还可以帮忙照顾一下我家里,而我的主要精力可以放在工作上。

他继续说,你年纪比我大太多,身体也不是很好,脾气也不好,也不太喜欢做饭做家务,我想找一个省心一点的。

这句话一说我就彻底死心了,我说韩鹏,上次分手我一直觉得是我对不住你,这一次,我们彻底了断吧。我年纪比你大你不是第一天知道,我身体不好我也早就告诉你了,至于脾气,我就是讨厌别人不理我,总之既然你这么说,那我们就分吧。

后面我又给他打过几次电话,不过说来说去都是这些,到最后我也就基本处于平静了——我可以接受他因为工作不顺利抛下我跑回天津,可是我不能接受他嫌弃我年纪大身体不好。

这一次分开我是真的觉得我们之间完全,完全结束了,也没有留下什么遗憾,至少我没有,因为该做的我都做了。

Categories: Books

我爱你 之二十一

January 7, 2014 Leave a comment

第二十节 复合

上次见面之后我其实一直很想他。老天这个时候不知道是给我机会还是继续调戏我,老板让我第三次去北京。

这次去北京之前他刚好给我打电话,问我哪里买鞋子比较好。他在北京找了个工作,在一家银行做信用卡。我跟他说我第二天就要去了,他说那你陪我买吧,我说好。

后来我有想过他这个时候的态度到底是什么样的,他是又想在一起呢还是他觉得分开了做个普通朋友也无所谓。可是我不行,我没办法跟他做朋友,要么就在一起,要么就决裂。

到北京的时候是下午,他过来找我,天气太热,我们于是商量先休息晚上再出去买鞋子。我有点累,就躺上床休息,他也上了床,拿出本书看,不怎么碰我。我想了想,主动凑过去亲他,让他兴奋起来。他基本受不了撩拨,马上就喘粗气,然后就把我压在了下面。做完之后我跟他说,我们还在一起好不好?对我来说这句话开口其实很不容易,我这么不愿意低头的人。他犹豫了一下,他说,我们如果在一起但是不能结婚行吗?我说为什么,他说我其实试探过家里的口风,他们能接受的大概也就差个一两岁,我觉得我们如果在一起,整个家族的人都不太会开心。我不吭声,他也没有继续说下去。

我陪他去万豪附近的万达买鞋子。买鞋子的时候我们就恢复了往日的亲昵,他跟我撒娇,问我哪个好,他穿上帅不帅,我也认真地配合他,心里却在想,这是最后一次了。我年纪已经大了,不可能接受就在一起然后不结婚——虽然我一直是个很自我的人,但是我还是觉得爱一个人就是要跟他结婚,如果到最后注定不能在一起,那还是不要浪费时间。

到了晚上下很大的雨,根本打不到车,他让我站在屋檐下,自己跑出去拦车,最后拦了辆三轮。坐在三轮上雨水还是不停地飘进来,他拿身体拦住,把我包在里面,我紧紧地拽住他的衣服,生怕一松手他就会走掉。

回到房间我让他赶紧去洗了澡,随后我也洗了洗上床。关上灯后他突然一把把我搂过去,他说,老婆我们继续吧。我又不吭声,他知道我在顾虑什么,他说,我们在一起,而且朝着结婚的方向走。我愣了愣,说下午你不是这样说的。他说,我改变主意了。我问,为什么?他说,我也不知道,今天晚上我就觉得我还是喜欢跟你在一起,而且回来的路上我就觉得我要保护你,把你当成我的一部分责任,我对你的感情其实一直没有变过。

他继续说,我不能承诺一定会跟你结婚,但是我至少能保证我是抱着结婚的心态跟你继续的。我说,这就够了,你不许骗我。他说我什么时候骗过你?我没说话,紧抿着嘴,他的嘴突然盖了上来。

就这样,我们复合了。

Categories: Books

我爱你 之二十

January 7, 2014 Leave a comment

第十九节 久别重逢

王家卫说,人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我和韩鹏,还真就久别重逢了,甚至,都不能算久别。

分手之后我又去了一次美国——我的工作性质就是这样的,经常要出国,而且时间很长。我又去了两个月。一开始我去旧金山找朋友小福散了散心,后来又和爱可一起去了趟坎昆+哈瓦那,然后就开始工作。这两个月我们一点联系也没有。我性格属于死犟型,就是心里明明很想他,但是就是强迫自己不要跟他再联系了。

再次回国之后就是夏天了。我又被派到北京出差。去北京出差的时候我知道他在北京,因为我偷偷看他微博了,知道他在,但是我硬是忍住了没有联系他。有时候我觉得我的这种性格不知道到底是继承谁的,就是会让自己很难过。一直到最后一天,我买了张火车票回上海。我拖着箱子走进北京南站,刚要找检票口的时候看见一溜长长的人群,上面写着两个大字:塘沽。顿时腿软——我到底还是想他,有那么一刻我都在想是不是买张票去塘沽看看,看看他的家乡是什么样子,看看他从小在怎么样的环境里长大,长成一副无忧无虑的性格。直到坐进车厢的时候我还在想,会不会他今天刚好从北京会塘沽,会不会他刚好这个点买票,会不会我们候车大厅看到了对方。我大概是真的很想他。

想归想,我到底还是忍住了,不过有时候老天都在调戏我。过了两个礼拜,老板又派我去北京了。这次工作稍微轻松一点,我收了工就坐在万豪二十层的lounge,和同事们聊天。他在我到北京的第三天突然给我发了封信,说他想见面。我六点钟收到他的信,然后在lounge里面聊天聊到快十点,下楼回房间,躺在床上,终于是没忍住,给他打了电话,约好我工作完了见面。

那天晚上我收工了,他过来,我带他到lounge吃了晚饭,然后回到房间,两个人相对无言。我因为大姨妈来了肚子痛,于是跟他说我要上床休息,他忽然来了一句,那我帮你揉揉?我有点愣住了,不知道他这样算什么,不过也没拒绝。于是这样我才有机会近距离地看了看他。他头发剪得很短,人变得更壮了,说话还是老样子,只是不再会跟我撒娇了。

王家卫还说,念念不忘,必有回响——我一直的念念不忘终究是有了回响,可是又能怎么样呢?我当时觉得我不可能再来北京,他也不可能再去上海,所以我什么都没说,他也什么都没说,只是抱着。他摸摸我的头发,说怎么剪这么短——回国之后我剪了个bobo头,我说好看么,他说,好看,你短发长发都好看,然后我们就亲了亲嘴。

第二天早上我带他吃了个早饭,送他走,他说,亲一个,我们于是又使劲亲了亲,然后分开。

Categories: Books

我爱你 之十九

January 6, 2014 Leave a comment

第十八节 第一次分手

他订了机票就要回天津,他实习的公司又有个职位让他去面试,机票因此作废。他手上没钱了,问我能不能帮他买第二天的火车票,我二话不说帮他买了,当时我心里想,我简直二到一定程度,买票让我的男人离开我。

他离开上海的那个时刻我们的关系就基本完蛋了。我从墨尔本回到家里,他已经走了。他直接关了家里的电闸,于是冰箱里面很多东西都臭了。桌子上有一瓶水,我打开瓶盖,瓶口还有一点酒气,大概他喝了酒口渴时喝的。我走进我们的卧室,看着那张床,想着我们刚搬进来的时候连床垫都没有就开始做爱,想着冬天我从美国回来他紧紧地抱着我说终于暖和了,想着有时候他在床上做仰卧起坐我直接坐在他的脚上,想着我们从苏州街到世纪公园的这一年——当时还有一个礼拜就是我们认识一周年,可惜我们没有坚持到那个时候,然后我的眼泪就下来了。

他说要回天津考公务员的时候我很硬气地说你回去吧,甚至也没有任何挽留,甚至还帮他买了火车票,可是这个时候,我知道我伪装不了了,我哭着给他打电话,求他,你能不能回来?我错了,我们一起好好找工作。他语气很冷淡,他说你早干嘛去了,你去美国去澳洲,总是不关心我的工作,现在我已经报名考公务员了,我不想回去。

我知道我是不太关心他的工作,一方面我觉得工作还是得自己来,另一方面我也是刚回到原来的部门,我自己也焦头烂额——我不想工作上再被人搞。我心里知道他有多努力想要留在上海,之前我还经常觉得他太看重工作了忽视我,后来想想,就算他再看重工作,他也是为了在上海啊——也许最后我们不一定在一起,但是他为了留在上海这件事情,至少有一半是因为我的。

我们就这么分手了,我跟他打过好几次电话,都在哭,他语气只是很冷淡,到后面就不耐烦了。我心里知道我这样挽留也没意义,但是我只是想多哭几次,让他知道我其实有多在乎他,有多舍不得他。

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我总有最坏的打算,就是会分开,我总想着他这么年轻变数太多还有我们年龄相差这么大也许最后还是走不到一起等等,可是真到这一天的时候,我突然意识到其实我根本没做好最坏的打算,我每天都在想他,想他经常会跟我撒娇,想他认真地玩游戏认真地练肌肉,想他虽然看上去傻呵呵其实心里什么都知道,想他二话不说就跟着我来上海,想他嘴巴里面干净的味道和结实的胸膛。我原来这么爱他。

Categories: Boo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