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February, 2014

2014年2月20日

February 20, 2014 Leave a comment

心情爆差,爆差。

Advertisements
Categories: Dailylife

婚后生活 之二

February 17, 2014 Leave a comment

情人节差点就载入史册了。

我觉得这次韩鹏没有工作之后心态可能真的很差,他自己也调整不过来。我呢,耐性又很差,碰到他低气压的时候我也就低气压了。

情人节前三天,我把他的简历推荐给HR,应聘公司内部一个职位。晚上我们吃饭的时候电话打过来了,然后他可能没准备好,HR面完就拒绝他了。

情人节前两天,我们大吵一架。我知道工作上一不顺他的心态就不对,就会埋怨我,但是有些时候我也控制不好我的情绪。站在他的位置,他在上海吃不好还天天受冻,爸妈每天逼迫他跟我离婚,催他回天津,他毕业两年了又陷入没工作的状态,跟同学一比落差更大了。我其实很能理解他的状态,但是站在我的位置,他每天什么都不做,就在那里玩儿啊打游戏啊抽烟啊,然后就是埋怨我不帮助他,问他想做什么类型的工作他也说不上来,我也很窝火。

那天晚上我们吵得很凶。他直接就说离婚,离完婚他回家,再也不来上海了。我说我们结婚才四十天就离婚,我有点接受不了,你要不先回家,过一段时间我去天津跟你离婚。他说不行,你明天就跟我去离!我一直恳求他,他还是不肯,而且情绪越来越暴躁。我其实挺怕他发怒的,因为不可控,于是当时我也就答应了。我说我明天去请假。

后来睡觉的时候他抱住我,我们还做了一次。做完我问他,是不是还要离婚,他说是。他情绪不好的时候也挺口不择言的,讲话很伤人,我试图跟他讲道理,讲不通,我也越来越生气,于是我就没说什么了。不过尽管这样,他还是一直抱着我。我心里说不出来是什么滋味。

情人节前一天,我查了下,离婚只有礼拜一三五办公。于是我跟他说我礼拜五请假,礼拜五也就是情人节。他也没说什么,他说,那我买礼拜六的火车票回家。我说好。

那一天我整个人心情都很差,觉得自己欢天喜地结的婚搞成这样,他一来顶不住家里的压力,二来我们最近状态又变得奇差无比,总之是各种无语。晚上睡觉的时候他还是抱着我,我们又做了一次,无比和谐。做完就睡觉了,我再也没提不离婚的话,他也什么都不说。

情人节。我请了假,我们一大早就坐地铁去长宁区民政局。那天领证的人好多呀,我们两个奔过去,人家直接说结婚的这边走,我说我们是离婚的,工作人员立刻脸色变了变——情人节离婚他们肯定也很少碰到。结果后来一问,离婚要户口本,韩鹏说怎么办,我说要不你问问你们那里民政局什么时候办公,我跟着你去天津办手续算了。他说你不用特意过来,下次你去北京出差的时候顺道过来。我说这样就不能保证我们马上能离婚,因为我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有机会去北京出差。他说这个无所谓。

我当时一颗心放了下来。我其实不太想离婚,即使离婚我也不想这么早离婚,再加上我觉得我们明明可以过得好的,只是需要他调整一下状态。还有两个人领证四十天就离婚,别人知道了还以为我们是儿戏呢——也许他是儿戏,可我不是啊,我是想好了才跟他结婚的。

回家的路上我们就和好了。晚上他买了第二天回家的车票。睡觉的时候他很委屈,他说他的行李都没打开过就又回去了。我一下子心软了,也不知道怎么安抚他,不过心里还是觉得他回家比较好。他在这里自己调整不过来,我又没时间顾及他,而且我的负面情绪也很重。当然他回天津我们之间的不确定因素就很大了,他赌气似地说我以后再也不来上海了,我在想他要真找个工作在别的地方,麻烦事是不会少的,可是一时半会我也不知道怎么让他在上海了。

童话和狗血往往一线之隔。不过我们终究还是继续在一起。我既然选择了hard模式,那么注定就要承受这一切随之而来的事情吧。

Categories: Books

婚后生活 之一

February 11, 2014 Leave a comment

童话故事最后结局都是王子和公主幸福地生活在一起;电影电视剧的结局也都是男主角女主角最后在一起了,然后就剧终了。可是现实生活中不是啊,在一起TMD只是个开始,如果谁要以为生活从此就扬帆前行,那真是太naive了,比如我。

我们婚后这一个多月真是屡屡触礁,还真是当时一时冲动领了证,这要是不冲动,估计平静下来之后就再也领不成了。

说到底,问题还是出在他的工作——以前我们每次分开几乎都跟他工作有关系,现在,也还是被他的工作给搅乱了。我们领证之后他工作就屡屡出幺蛾子,他的老板让他从启东回到了天津。我当时就意识到有点不对劲,但是没细问,然后果然他回了天津之后就各种不开心,在过年前因为工资拖欠的问题彻底跟公司吵翻,然后不干了。

这下真是太麻烦了。首先他的工作没了,这就意味着他要重新找工作,然后天知道这有多烦。很多工作他都不愿意做,而且上海他也百般不习惯,多半他还是往北京走。他在启东呢我们至少还是一个星期见一次,他要是去北京了那真是悲催了。我也不能强要他留在上海,这就跟他强要我留在北京一样,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不喜欢就会不开心——虽然在很多人眼里他留在上海天经地义,但是我知道除非他自己愿意,否则这会很困难。

其次他没工作,他在他父母那里就丧失话语权了,我也没办法跟我父母交代。我呢,至少还能顶住父母的压力,他因为经济刚独立不久,然后现在又相当于丧失了独立权,所以父母的压力渐渐又变大了。我有时候甚至担心他会顶不住,就此离开我。

还有现实生活中的很多问题,比如房子比如车子,现阶段肯定都是指望不上的。我选择了一个hard模式,必然要承受很多代价。昨天还在朋友圈开玩笑说为了年轻的肉体我牺牲也太大了,爱可就说想想欲望都市里面samantha看到老年男人松弛的屁股落荒而逃的场景,其实年轻的肉体还是很重要的,于是我也只能默默含泪点头。

不过生活对我来说就是这样,我从来也没有expect很平静没有烦恼的生活。如果说有烦恼,最大的烦恼还是没有钱。以前我觉得没有人依靠,现在我觉得不要总想着依赖别人,自己能manage,干嘛不manage呢。只要有钱,99%的问题迎刃而解。

发发牢骚,然后静观其变吧。想想我本来一伪单身贵族,现在沦为婚姻不顺利的少妇,真是怪悲催的…

Categories: Boo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