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April, 2014

恶女人 之十

April 24, 2014 Leave a comment

局势骤变(1)

过了一阵子情况就不一样了。恶女人持续对她所说的另外一个cube的那几个女人舔菊,慢慢的也舔出来一些成效,她们会经常哈啦。自从她舔出成效来以后,自然就又不搭理我了,我也乐得自在,丝毫不知道自己即将大祸临头。

那段时间恶女人的工作态度明显变差。她经常很晚才来,来了也不是像以前一样关心社稷言必谈工作,而是四处哈啦,并且一直宣称自己要去生小孩了。老实说当时我心里是直犯恶心的。如果说以前,我还觉得这个女人工作上就是很激进,所以经常会给人带来压力的话,这个时候我就是彻底地鄙视她了——她根本就是目的性太强,以至于完全不尊重其他人,因为她知道怎么样缓和下来,她只是为了自己的目的无视别人的感受。

这样的人是非常让人厌恶的。所谓不知者无罪,有的人天生就是工作狂,跟目的无关,做什么都会认真而专注,并且对周围的人要求极高。这样的人如果给人带来压力,经常叫人无法配合,我觉得是可以理解的;可是她不是,她知道怎么样收和放,只是为了她的目的,她可以完全无视其他人的感受。那个时候我们组新上任的老板人也比较软,基本就是她想怎么样就让她怎么样,我觉得这其实是一种纵容。后来我想过很多次,觉得疯狗的养成,其实每个环节都必不可少,他人的纵容其实就是在滋长她咬人。

至于我呢,我说了,我的第一个错误就是我有心理劣势,以至于我对着恶女人还有其他那些女人,从来没有想过要分庭抗争,总是天真地以为可以和平共处。那个时候我总觉得别人如果不喜欢我,就是我自己有问题,后来才知道,往往别人不喜欢我,不是我有问题,而且别人自己有问题。比如恶女人喜欢的人,不是跟她一样歪瓜劣枣,就是毫无攻击力。第二个错误就是,已经知道恶女人这样的人不是什么好东西,我还是丝毫没有提防——因为我自己属于我很厌恶你但是我不会害你的人,所以想当然地以为恶女人她们也是这种人,我是有多蠢?

有一天中午吃午饭,吃饭之前有同事发给了我一个链接,就是看工资涨幅的,我看了看,就跟其他人一起去吃饭了。吃饭的时候恶女人照样是高谈阔论,什么哎呀,还不知道今年工资涨多少,不然就可以安心去生小孩了。我当时也是真贱,可能我潜意识里面还是想着要和这样的傻逼和平共处,于是我就说,我已经看到了,你要链接我可以发给你。她于是问我说,那你满不满意,我顺口说了一句,我很满意啊。她立刻脸色微变,没说话——而我接下来几年的梦魇,从此就开始了。

我确实没理由不满意。我们这份工作基本就是全世界旅游——而我的毕生梦想就是全世界旅游,工作压力也没有很大。至于那些经常complain自己做得有多苦多苦的人,90%就是在扯淡,我没见过她们任何一个人做得有多辛苦,只是叫唤罢了。当然了,每个人水平不一样,我觉得我也就这水平,所以涨这么一点我也无所谓。她们也许水平高点,那就多拿一点,我也没意见。我从来不觉得别人的工资高低满不满意会影响到我的任何感受,可是low逼们不是这样的,她们从来都是觉得自己过得不好是别人造成的。当时我根本没有想过这么无心的一句话,会给我带来那么大的灾难。接下来几年我受到的所有屈辱,所有背叛,所有一遍又一遍践踏我尊严的事情,都从这句话开始。

不过我没有后悔过。我觉得这句话充其量算一个导火索,很多的龃龉其实早就埋下了,彻底掀开表面和平的面纱其实挺好的。我至今悔恨不已的,还是我对着恶女人为首的low逼们,没有真正地硬气起来,捍卫自己的领地——我可能太喜欢这份工作带来的benefit了,不想失去它,有所畏惧,于是最后我还是退缩了,在我占上风的时候,这成了我这辈子永远过不去的一道坎。

另外被摧毁的,是我对于人性的善意和信任。如果说以前的我是不会把人想得有多坏的,那么现在的我,用鲁迅先生的话讲,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揣测恶女人这样的人,她们真的为了一点钱一点利益,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Advertisements
Categories: Books

恶女人 之九

April 23, 2014 Leave a comment

暗流涌动

2009年底我去了一次美国,2010年初我从美国直接去了德国,等到我回到上海,老板已经走了,另外一个比较资深的同事接任老板。

去美国前后我犯下了一个巨大的错误,就是跟本应该保持距离的人走近——参见上文中那个问我有没有拿她虾的女人。在我们组我跟其他人都不怎么close,我觉得合不来,当然别人也未必看得上我,会跟我close。这都无所谓,反正互相不招惹就行了。可是在美国,跟我同住的女人,我一度觉得她还不错,于是走得比较近。后来当我知道这个女人背后如何构陷我以及如何和恶女人统一战线搞我时,真的是五雷轰顶,曾让我一度觉得自己原本很讨厌的那种不阴不阳摸不清态度的人,比起这种表面热情背后捅刀子的人,可以接受得多。

不过我必须要说,那一两年我的整个人状态是不对的,大概感情上受到了打击就特别渴望从别处的人际关系中获得慰藉,得到认可,于是姿态摆得特别低。还有上海独有的那种礼貌而保持距离的关系让我一度非常不适应,在我看来,如果保持距离那就说明互相看不太顺眼,后来才知道这是常态——在没有看清楚真实面目之前,保持距离是必须的。那个时候我觉得我心理上是很弱势的,人际关系上虽然姿态低也并没有带来什么好处,反而更是被别人觉得可以随便蹂躏。如果说跟那个同住的女人走近结果让她背后捅刀子是巨大的错误,这个错误的本质,其实还是我心理弱势,自我认同度低。在正常的情况下,我觉得一个人根本不需要去渴求别人的认可,特别当你周围的人你自己并不认可时,她们的认可有时候反而是一种侮辱,即使她们人多势众。

回到上海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记得我回cube的那天恶女人对我异常热情,主动跑过来对我嘘寒问暖——我简直被惊吓到了。现在回忆起来,那个时候恶女人和其他人应该还没有组成统一战线,不过具体是为什么,我也不清楚,要么跟我说的一样,有时候她的同类,也会嫌弃她吃相太难看。后来我们搬办公室,我和恶女人还是一个cube,恶女人居然主动跑过来跟我说,sylvia,你是不是会跟对面cube的人比较好啊?我们可是一个cube的呀。我当时有点吃惊,什么时候我居然成了恶女人要拉拢的对象?她不是一向看不上我么?

唯一的解释就是当时很多人不带她玩儿——我们组里女人挺多的,除了恶女人和我,还有一帮子。当然我的处境也未必就比她好,那些人也不带我玩啊。我跟她的区别在于她还是很想拉拢那些人的吧。不管怎么样,她来拉拢我我自然是不上钩的——我这个人其实好了伤疤忘了痛,她态度软下来之后我也并不见得多讨厌她,但是我还是觉得跟她合不来,话都说不到一起。

其实人与人的交往一直有一个心理定势,就是别人越想要跟你交好,你就越处于心理优势;自我认同度低的人特别容易给他人优势,而让自己处于劣势地位。我当时基本就处于这么一个位置,对恶女人倒还好,我本来也不认可她;但是对于其他女人,我觉得我摆的位置不太对,到后来被众女人蹂躏时我才知道我有多对不起自己。恶女人呢,这个时候应该也是处于心理最低潮的,她没有能够如愿以偿地爬上去,跟组里的另一帮子女人也并不交好,堕落到甚至要来拉拢我了。

Categories: Books

恶女人 之八

April 22, 2014 Leave a comment

若要人不知

前面说到老板要回德国了,故事嘛即将进入一些关键性的时刻。这里我们先休息一下,插播一些另外的故事。

我们所在的部门是个很八卦的部门,而且经常各个组的人都会碰在一起,所以八卦起来特别没有障碍。比如我们组里面很多人我都摸不清楚态度,那就索性闭口不谈,只和外组的人说。和其他组的人说得多了,自然也能知道很多故事。很多故事慢慢串起来,大概也能知道全部。

她以前在另外一家公司,大概因为工作卖力而且那个公司也喜欢这种向上舔菊向下压榨的员工,她做到了一个manager的位置。当然了,reputation奇差,我们公司有几个同事以前和她在一家公司,见面从来不打招呼——现在我也是这样了。当时我还在想能有多大仇恨,招呼都不打,殊不知这种女人真的是会让人恶心鄙夷到见都不想见的。不打招呼就算了,那几个同事还叮嘱过我们组跟他们相熟的人,说千万别搭理这个恶女人,她脑子被枪打过。以前我听到的时候都觉得有点耸人听闻,后来才知道真实的情况有过之而无不及。

本来她如果一直在那家公司做,也不至于出来祸害其他人。可惜她被搞掉了——难怪她刚进公司的那一两年总有种胆怯的神情,原来是在上一家公司被赶出来的。她对着以前公司的人宣称她在我们公司做PM,结果传来传去就穿帮了,还PM,我们公司根本就没有PM这个职位好吗。怎么被搞掉的说法有很多种,有的说她那个部门被端掉了,所以她自然要走;有的说她这种性格得罪了无数多人,别人逮到机会就搞她了等等。总而言之就是她跑到了我们公司,继续恶心大众,有种犯罪分子被从监狱赶了出来继续危害社会的感觉。

她的工作能力我从来没有领教过,我只知道她好像很拼的样子。后来有一次,另外一个和她曾经close后来倒戈的同事跟我讲了一些事情,我才恍然大悟。她教导那个同事,她说第一很多客户的feedback,你其实都可以自己写好模板,让他们照着发就可以了,而且你主动一点要feedback并准备好模板,大多数客户都会稍微配合的;第二一个星期有一两天故意工作到很晚,让大家觉得你工作很认真;第三偶尔半夜发封信,让老板觉得你回到家也尽心尽责工作。她还对那个同事说,你以前不知道这些,是因为我没有告诉你,跟我好听我话的人我才告诉她们。我后来听到这些的时候有点欲哭无泪,原来我们的工作环境都是被这种low逼搞坏的。

还有她即使装出来很拼的样子,本身的能力和素质摆在那里,做了那么多表面功夫,关键性的时刻还是不行。老板走之前大概要选接班人,于是带她去马来西亚出了一次差,她脑子一发热,结果搞砸了,老板当面说了很重的话,说她做得太烂,disaster都用上了——拜托我们老板平常用语都很谨慎的,能用到disaster,到底是做得有多差。这件事情瞬间在我们组传开来,虽然平时每个人的立场都模糊不清,但是能感觉到大家都有一种幸灾乐祸的态度。

所以我有时候觉得挺搞笑的。她平时言必谈自己多好多好,从来不觉得自己有任何问题,其实背地里被人扒了个底朝天。有些人可能觉得没必要惹她面子上还是过得去的,有些人可能不在乎过去,觉得现在的她也可以接受,但是没有几个人是真正多喜欢她的。当然了,也不排除有她的同类,不过即使是她的同类,我觉得很多时候也会嫌弃她:因为本来还可以一边谋私利阴害人一边立牌坊,被她这么胡搅蛮缠搞下去,牌坊也立不成——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牌坊立起来了也是黑的。

Categories: Books

恶女人 之七

April 18, 2014 Leave a comment

并非如此

上一节说到我觉得很长一段时间我们相安无事,其实,并非如此,相安无事只是我的一厢情愿而已。

当然很多事情是我到后来才知道的。我这个人对大多数人先天没有兴趣,我只喜欢有光芒的人,而对于我讨厌的人,就更加不会关注了。可能我总是想当然的以自己推测其他人,殊不知自己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别人并不是毫不关注。

首先当然是我写blog,这个上一节已经说过了。我到处玩这件事情她肯定不满,而且四处complain,说的多了,其他人可能也有这样的印象,我就是在到处玩。不过anyway我的blog这个事情不算很大的事情,最多就是她知道我会写,我知道她会看;但是我照写不误,她是不是照看不误我就不知道了。

真正的祸根埋在其他地方——她觉得老板偏爱我。

老板确实喜欢我,培训的时候我就感觉到了。不过我那个时候很蠢,或者用个北方的词,叫很轴——轴到我觉得老板越是喜欢我我越是要跟老板保持距离,免得大家觉得我这个人有问题,利用老板的好感谋取私利——我靠我现在想起来真是吐血啊,你要知道有些位置一旦被傻逼占住了,会给你自己,还有其他人带来多大的伤害。扯远了,我那个时候一年也见不到老板几次,见到了我也故意避嫌,所以我丝毫没觉得有什么问题。

在恶女人的眼中,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她是不是一直给老板舔菊我当时其实不太知道,我只是觉得这个人应该属于跪舔老板的人。老板喜不喜欢她我其实也不知道,后来别人说老板也是非常喜欢她的。那这个事情解释起来就是她一直跪舔老板且得到了老板的偏爱,她本来非常开心且洋洋得意;可是突然横空冒出了一个我,老板也喜欢,傻乎乎的什么都不懂,还得到了那么多的机会,还到处玩,她还不能拿我怎么样,于是她讨厌我——很make sense。

有一次我们很不巧地在上海有overlap。她要带另外一个她很喜欢的同事去出差,结果老板把我们两个的名字搞错了,于是指派的时候变成了我跟着恶女人一起出差。恶女人直接跑到我的桌子前面大声说,怎么变成你了?!我当时又差点没忍住,心想我靠我他妈的也在想怎么变成我跟着你去了呢!我是有多倒霉才会被派着跟你一起出差!还好后来老板改过来了。这样的事情总是会惹到我,不过我也挺怂的,都没有当面骂回去,反而总是很畏缩,这其实也为以后的事情埋下了祸根,因为她这种人明摆着欺软怕硬,我越是忍让,她越是得寸进尺,根本不会因此appreciate我的忍让。

她讨厌我了还不算,老板偏爱我这个image基本被她,或者被跟她一样这么想的人,散布开来。我只记得我从德国回上海之后莫名其妙多了一些头衔,比如干女儿这种,不过我还是满不在乎,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那个时候我并没有感受到那么多直接的恶意,至少其他人没有;至于她,我觉得反正是个神经病,不在乎就行了,她至少没有太过分——现在想来,可能这个收敛的恶意,也只是因为她真心相信老板偏爱我,对于惹到我会有点顾忌,而并不是她真的没很强烈的恶意。至于背后的恶意我是管不着的,我一直觉得面子上过得去就行,心里互相骂傻逼也可以接受,毕竟在一个组,毕竟她也没有当面把我怎么样。再说,personally合不来就是合不来,也没有必要撕破脸做仇人。

可惜这个表面的和平,也马上被击得粉碎,因为,老板要回德国了。。。

Categories: Books

恶女人 之六

April 15, 2014 Leave a comment

相安无事

自从被惹到之后,这个人在我心里就被画上了一个叉。我比较naive的地方在于这个人让我不爽了,我就要让她不爽——我根本不会,也想不到比如什么地方阴她一下,什么时候想办法戳她一刀这种,这种背地里的勾当不符合我的性格——于是我就经常在大家饭后散步聊天的时候装傻,装作很无知很idiot,然后恶心她。比如她说她是同济的,我就故意傻呵呵地说,难道上海不是只有复旦和交大比较好么?然后她一脸黑线。现在想起来,我真的是挺幼稚的。

这种幼稚的反击其实起不到什么效果,相反地会让很多人觉得我很二,情商很低,不喜欢我。不过当时我也没想那么多,我可能总是天真地以为如果是正常人,会跟我一样讨厌她;如果认可她这个人的,那对我来说也没什么意义。可是我忽略了很重要的一点,那就是贱货守则第一条——她们对不同人的态度是不一样的——对于我这种新来的且看上去没什么利用价值的,她自然是颐指气使的;可是对于老员工她未必是这个样子;对于老板,那就更加不是了,基本是舔菊的状态。所以很多人未必和我一样对她很反感,所以我如果在那里犯二犯傻,吃亏的基本是我。

那个时候我体会这一点体会得不够深刻。很多贱货的行为模式,我是到后来慢慢接触,以及自己慢慢揣摩,才总结出来的。其实经历了之后自然就明白了,势利而现实的人,判别人的标准自然是你对她有没有利用价值,对于她来说,我的得分是0分。反过来刚好也一样,我判别人的标准就是能不能给人带来乐趣和欢笑,或者慰藉,或者人品好,她的得分也是0分。我们两个,基本从一开始,就是互相否定的状态了。

不过其实在此之后很长一段时间,我们都相安无事。我这个人脾气不小但是心眼不坏,虽然很讨厌她,我也没有想过要做什么害她,或者在别人面前说她坏话——可能我觉得还没到时候;另外我怕麻烦,不喜欢就躲着,惹不起躲得起,因为我不想浪费时间给这么讨厌的人。她呢,当时非常喜欢跟我一起进来的另外一个同事,所以也不怎么来烦我,就算她不喜欢我,面子上还是过得去的。

这个相安无事期大概有个一两年的样子。我因为总是在国外,也总是躲着她,所以基本打不了什么交道。唯一有一次,我第二次去德国的时候,有个老员工在messenger上跳出来跟我说,sylvia,你最近在blog上写你到处玩的事情,有人不满了,你注意点。不用说我也知道是谁,不过我当时玩得比较high,所以根本没有被影响到心情;我也没有听从劝告,我只是觉得莫名其妙——她不是号称去过所有世界上最美的地方么?我玩的这些地方应该完全不入她眼才对吧?再者以我的性格是不会听从劝告的,我没做错的事情,干嘛要我来改?就因为这个人不爽了所以我连blog都不能写了?有病吧!所以即使相安无事,我心里又默默地记下了,这个女人心理也有问题,见不得别人太开心。

Anyway,这段时间不管她在背后说我什么,或者是不是不满,面子上都是过得去的,因为基本无交集,有交集也就是打打招呼。我对她的厌恶丝毫未减也丝毫未增,一切貌似风平浪静。

Categories: Books

婚后生活 之三

April 15, 2014 Leave a comment

我的老公韩小狗

在韩国,晚上失眠了,索性爬上来写点东西。最近总是写一些负能量的事情,整个blog都弥漫着一种很low的气息——没办法,刻画的人物太low逼了。所以我决定调剂一下,不然这日子没法过了。。。

最近我的婚姻生活到达一个小高潮——难以置信哦,想两个月前我们都差点要离婚了——基本可以用如胶似漆四个字来形容。韩某人最近过来了两次,他的表现,怎么说呢,实在是非常像小狗,于是下面就叫他韩小狗。

韩小狗的第一大特点就是应门。每天我下班回到家,一打开大门,韩小狗如果是在玩游戏或者看书,他就会马上停下来,屁颠屁颠跑到门口,抱着我说,老婆你回来啦!如果他刚好不巧在蹲坑,他就会大叫老婆我在厕所,我在拉粑粑!(。。。)如果他在床上,他就会哼唧,老婆,快来床上陪我。总而言之,不管他在干嘛,只要我回家他会第一时间有反应。

韩小狗每天赋闲在家,精力无限,我每天疲于奔命,赚钱养家,所以晚上一般都是我睡得比较早,他自己在客厅玩游戏啊什么的。可是每到他爬上床的时候,不是立刻睡觉,而是把我弄醒,跟我叽咕半个小时才睡。我基本都是从熟睡到迷迷糊糊到彻底清醒的状态,等我被他聊到清醒的时候,他睡着了,开始打呼,剩下我瞪着天花板发呆。。。有时候我实在是烦了,他推我两下我就假装不醒,可惜他锲而不舍——他惯常的手法是不停在我耳边叫:老婆~老婆~老婆~还拉个向上的尾音;一般他叫到后来我就缴械了,如果还是不行,他就会把我翻过来翻过去,直到把我弄醒为止。。。

弄醒也就算了,那就说话吧,他也根本没什么话要说。翻来覆去就是老婆你今天上班都没理我,老婆你都好久没抱我了,老婆你不爱我,老婆我发微信你都不回——苍天啊,让我睡觉吧。每到这个时候我就会极其不耐烦,不过我越不耐烦他说的越起劲,我一筹莫展。后来我慢慢摸索出来应该怎么handle这种情况,每到这个时候我就说老公你也不爱我,老公你都不让我睡觉,老公你对我不好blahblah,两个人比赛在那里叽咕,最后终于握手言和,睡了,不容易。。。

韩小狗最近身材一落千丈,惨不忍睹,每天他脱光了我就开始数落,我说你自己照照镜子,你看看你的胸,你的腰,你的大腿根部。他不照,倒头就盖被子。后来有一天他下楼跑步,过了一个小时很沮丧地回来了,我问他为什么,他说现在跑不了一会就喘不过气来了,我于是趁机又开始抨击他的身材。我说你看你现在一身肥肉又不锻炼,当然会这样了。他沉默了一会,说,你等着,美国回来我让你抱大胸!我暗自窃喜,结果过了一会,他看着我,开始challenge起我来。他说老婆,你看我的胸部还能重新变大,你的胸部怎么办?我要大咪咪!我要大咪咪!我顿时有点傻眼,到后来实在没办法,就说,那反正我要去韩国,韩国回来你就可以抱大胸了。他还当真了,一直跟我讨论到底要隆多大,摸起来手感会不会好等等之类。。。

快到夏天了,我们租的房子在二楼,小区花草树木也很多,所以家里开始有蚊子。第一个晚上蚊子在耳边嗡嗡,我们两个就爬起来打蚊子。找了一会蚊子找不到,于是关灯躺下。过了一会蚊子又开始嗡嗡,我于是推他,说我们还是起来再打吧,结果他已经睡着了,迷迷糊糊地跟我说,老婆睡吧,它盯饱了就不会嗡了。我彻底无语。。。第二个晚上我先是不停地控诉前一天他的不堪行径,并且complain说我被盯了好多包,也严重没睡好,他于是说,老婆,今天你负责睡觉,我来打蚊子。我说你打得着么?他说,我跟它们拼了!于是我就睡了,因为实在是太累且缺觉,我很快就睡着了;而且他被我安排打蚊子,我想他应该也不会推醒我跟我聊天了,谢天谢地。我正睡得熟,朦朦胧胧中听见有拍蚊子的声音,心想果然不辱使命,继续睡我的觉;结果他马上开始猛推我,说老婆老婆你快看,我打到了!你爱不爱我!我:。。。@#¥%%……&&

这个趋势越来越让我觉得我在养儿子,于是我严肃认真地跟他谈话,我说我不想养儿子。他说我只有跟你才这样,我跟别人不这样。我说我管你跟别人怎么样,我不想养儿子。他说我不是儿子,我是老公!我是老公!我:。。。!@##¥¥%……&&我说现在搞得你像儿子我像老妈子,他说,你是老婆,我才是老妈子!我才是老妈子!我:。。。@#¥%%……&

今天我要飞韩国,接着我就要去美国了,我们大概有两个半月见不到面。出门的时候他说,老婆,我们马上要分开这么久,你有什么要对我说的么?我说没有。他说不行,快,对我说些什么!我:。。。我只好说那你要好好照顾自己这之类的屁话,然后他满意地抱了抱我,送我上车。

总而言之最近比较像在养儿子。

Categories: Books

恶女人 之五

April 12, 2014 Leave a comment

第一次破线

前面说了认识恶女人三天我就知道这个人跟我不对盘,但是我也说了不对盘问题不大,我最多不touch你,不过我没想过她那么快就破我底线了。

进组之后很快老板就让我去德国。恶女人那个时候也在。其实她那个时候还是挺热情的,虽然还是一样,再热情你也能感觉到不自然,或者更直接一点,虚假。我后来逐渐了解她之后才意识到这个虚假的具体来由:第一她在国外耀武扬威的可能性大大削弱,国外比较受欢迎的一般是两种人,会开车的,会做饭的,她两样都很suck;第二她那个时候其实在组里也没有太高的地位,需要尽可能地笼络更多的人心,为了日后上位做准备;第三她不太能够独处,需要外界的热闹填补内心的空虚,当然这一点很多人都一样,所以也不见得是她的问题。

热情嘛,就带着我和另外一个新来的同事一起出去玩。那个同事和恶女人一样,都是上海人。第一次出去玩的时候,我们都没有带水。恶女人带了,她看见另外那个同事没水喝,就说你喝我的吧。我当时傻逼兮兮地,就说了一句我也想喝。恶女人犹豫了一下答应了,然后跑过来百般叮咛我说,我们上海人喝别人的水都是不沾瓶口的,你可千万别沾瓶口——我立马就在心里抽自己了,叫你贱叫你贱。我后来就直接说,哦,那我自己买吧——其实我本来也是打算那样喝她的水的。这种心理我也有过,于是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以前我们学校里面有从乡镇考上来的学生,然后我们这些自诩为市里的暗地里就会嫌弃,碰到喝水吃饭这种事情,其实是一样的。不过这次反过来了,我成了被嫌弃的对象。我长大以后一直很烦有优越感的人,不明白优越感从何而来,特别居然对着我甩优越感。不过你要优越也没错,那我就自动规避好了。

这件事情并没惹到我。真正惹到我的是接下来的一件事情。周末玩好之后就是星期一,星期一上午她网线找不到了。她就问了一下其他两个同事,她们都说没看到。她又跑过来问我,我说我也没看到,她于是对着我冷哼一声,可是我的网线找不到了。我当时就火大了。你的网线找不到了,跟我没关系,你对着我冷哼是什么意思?是觉得我有可能拿了你的东西?你为什么不对着另外两个人冷哼?后来她又用上海话对着另外两个人说了些什么,我听不懂,也懒得懂。我只知道,这个女人彻底惹到我了。

喝水那件事情我觉得可以接受,因为毕竟是她的水,她有自由给谁不给谁,她有concern也很正常。可是网线这件事情,我觉得侮辱到我的人格了。你要么直接说出来,你怀疑我,那么我们撕破脸大吵一架,我还能赢,因为我根本不知道你的网线长什么样子;你在那里冷哼,我还不能发作,他妈的真是倒霉,我的人品无端端被一个傻逼所质疑,而且她还理直气壮理所当然,我凭什么要受这样的侮辱?

人品这种事情是我的死穴。这里插播一段,就是两年后组里另外一个女人也因为同样的事情惹到过我。当时我们在美国同住,我这个人比较随便,冰箱里的东西你要吃就吃,要拿就拿。不过一样的,一起住了三天我就发现她完全不是这个路数,她对自己的东西看得很紧,那也行,这也没错,那我不动你的就好了。有一天她买的虾貌似少了几只——我不知道是她自己吃掉忘记了,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她就跑过来问我,我说我没动过,她于是也对着我加了一句:可是我的虾少了几只。后来这个女人我也拖入黑名单了,我觉得莫名其妙,你的网线你的虾是价值连城还是怎么样?随随便便就怀疑别人拿了,你有什么资格可以随便质疑别人的人品?再说我已经说了我没动,你要怀疑你就拿出证据,随便恶心人是怎么回事?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后来这个女人跟恶女人倒是统一战线打得火热。

直到很远的后来我才想通,自己人品有问题的人,才最容易质疑别人人品有问题——这就跟最喜欢背后说别人坏话的人,也最容易觉得别人背后说她坏话一样,只是可惜我那个时候并没有悟到这一点,或者说,其实悟到了,但是并没有想的很严重,殊不知人品不好的人,那真的会一而再再二三跌破底线的。

如果说之前我对恶女人是纯粹的反感的话,这个时候我对她就已经是厌恶了。我觉得这个人不仅仅是性格乖张强势的问题,她非常势利,且一点也不懂得尊重人。

Categories: Books

恶女人 之四

April 8, 2014 Leave a comment

真人露相

俗话说真人不露相,不过那可能是说很厉害的人,恶女人倒是三天就露出真面目了。

第一天
那天中午我和cube里头另外一个同事在聊天,那个同事说觉得某某很厉害,都带队去见客户了,然后恶女人马上转过头来,说,这也没有什么好厉害的啊,我在德国也带队去的呀——然后就开始说自己如何如何厉害。我有点莫名其妙,不知道这句话为什么惹到她,且打开她话匣子了。很随便的一句话,说的人心里可能也未必这么想,结果她的反应是——不许你们这么表扬别人。

还有我觉得正常情况下这种心思都会是暗藏在心里的,比如心里暗自不屑说,有什么好厉害的,我也这样啊。结果她就控制不住地脱口而出了,真是坦诚啊。

第二天
恶女人明显属于好大喜功型。她找老板要了很多事情,然后自己有点overload了,有个同事就建议她说你分一点给别人,别把自己累坏了——呵呵,还真怜香惜玉的。恶女人就找了我和另外一个新来的,分给我们。我当时觉得无所谓,做就做呗。我就问她,这个事情要怎么做,恶女人说,我在忙,不要问我,那个谁谁有空,你们去找他。我们两个就有点愣住了,特别是我,觉得这非常不make sense啊,我们是在帮你诶,做完了也是你的功劳不是我们的。

新人嘛,我们也不敢BB,于是就找到她说的这个人,结果这个人顿时就毛了,骂骂咧咧:她揽的事情让你们做,为什么还不教你们?我们两个面面相觑,最后这个同事一边骂一边教我们怎么做——好人啊。

这件事情我印象很深刻,因为我当时以为她跟所有人都很亲热,大家跟她关系还真的不错——结果完全不是这样;而且我本来以为我们无偿劳动帮她做了她至少会认可一下,结果不是,她就是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还嫌我们手脚不够快。真是奇葩一朵。

第三天
那天具体发生了什么我忘记了。大概就是她又要去德国了,然后在cube里面BB,什么自己去过所有世界上最美的地方。我在一边听了没说话,心里有点反感——这个反感,大概是因为前面两件事情积累起来的,所以我完全不想response。我这个人大概太遵循自己的本能了,也比较任性,就是已经讨厌了,我就基本对人不对事了。后来她还说了什么我忘记了,我就记得我心里一直骂,烦不烦,有完没完这些。

这些事情基本发生在我们认识后的一个礼拜之内。我记得我当时心情就很差,我想完了,要跟这样的人做同事,怎么办啊,尽量不touch吧。可能我一直觉得她既然这么明显直接地表露出自己的各种奇葩心理和行为,大概不太会阴害人,我只用躲着就好了——说到底还是自己太naive,不会把人想得太坏,唉。

可是,想着和恶人和平共处,这本身就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事情,至少对我来说是这样。至于另外那些她的同类也好,情商很高深藏不露的人也好,看不到实际本质的人也好,跟她相处都不是问题,可是,我不行,这个基调,从一开始就决定了。

Categories: Books

恶女人 之三

April 8, 2014 Leave a comment

人生若只如初见

不知道从哪一年开始,人生若只如初见这句话就开始流行于大江南北,大意是感叹人生的美好与无常。不过我每次看到这句话都觉得莫名其妙,因为即使是若初见,基调也已经定了。一个人的外貌或许能够改变,你初次见面她是个美女,后来慢慢她发胖了——人生若只如初见;可是一个人如果人品卑劣,你初次见面她是这样,后来只会愈演愈烈——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好吗?

言归正传。其实一开始我是想写一群人的,因为恶女人经常是成群出现的,而在群体性的行为里面,有一个人是带头的,必然有人是呼应的,何况每个人的擅长点并不一样,有的人是牙尖嘴利的贱嘴八婆,有的人则阴嗒嗒在暗处窥探,然后这些人有时候各自为阵,有时候团结一心,和其他所有的群体一样。后来我发现,正是因为每个人擅长点不一样,所以对付的方式也不一样。比如带头的这个,我觉得写下来是最好的礼物,争相传颂就效果最佳了;八婆的这种呢,用相同的造谣诋毁方式就行,你有嘴巴我也有,你会利用舆论暴力我也会;阴嗒嗒的嘛,忽略就可以了,当你不存在,你再怎么刷存在感,也还是只能在阴暗中开出萎靡潮湿的花朵,见不得光。还有就是集中火力比较好,所以最后我决定只写一个人。

那还是2008年的夏天,我刚进组不久。有一天我发现办公室多了几个人,后来才知道原来是组里刚从德国回来的几个同事。我左手边坐了一个女的,背对着我,穿着一个紫色的吊带,还blingbling的,于是我多看了几眼。当时觉得这个女的挺有勇气的,腰这么粗肉这么多还穿得这么清凉,整个腰间因为坐着的关系,硬是挤出一圈肥肉。那个吊带偏偏带子还很细,于是肩膀上也是勒出肉的痕迹。那个时候我想,哎哟我们公司真是挺好的,可以穿成这样来上班;我们公司的人也挺好的,即使自身条件不咋地也这么敢穿,勇敢做自己,真好真好。

后来午饭的时候打了照面。脸比身材好太多了。皮肤很好,五官也不错,如果说有什么缺陷,那就是牙肉太多,笑起来的时候非常明显。可是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她不自然:她的眼睛里面有阴影,而且看人的时候既胆怯又阴鹫,即使她对着你笑,即使她装作跟所有人很亲热的样子,你还是觉得不自然。我当时的感觉就是这个女人不是善类,不过她可能一时半会也不会怎么样,不然她为什么要胆怯?她在害怕什么?多么奇怪的一个人。

如果说人生若只如初见,这就是我全部的第一印象,而后来的事实证明我洞察到的一点也没错。可是之后我人生中很长一段时间都觉得自己看人出了问题,因为我看到的恶人大家并没有觉得如何,反而我被构陷成了不好的人,然后我就怀疑是不是我自己的问题。兜兜转转了一大圈,我终于知道,其实我没有问题,问题在于:第一工作就是工作,工作上还是要professional,不能因为这是个非善类,就不职业,导致最后被blame的是自己;第二大多数人确实不buy in这种感性的结论,如果想让他们信服,要用fact说话,而这一点,是我最不擅长的,也是最不耐烦做的。当然那个时候我并没有想与之交恶,我总觉得你不好归不好,我跟你一没有竞争关系二最多我不touch你,你应该不会来搞我——好傻好天真。

到这里已经很清楚了,我这个系列的主角,就将是这个穿紫色blingbling吊带的脸蛋还不错但是腰很粗的女人。故事从这一天开始,就正式拉开序幕了。

Categories: Books

恶女人 之二

April 5, 2014 Leave a comment

Chosen one

天后菲有句歌词,有生之年狭路相逢终不能幸免,我觉得很应景——I am the chosen one。我既是被恶女人选中,视为她眼中钉的人;也是写下她各种恶劣事迹的最好人选。

为什么这么说呢?

第一我是个女人。女人看女人,往往看得更真切分明——男人基本看到美女就觉得什么都好,看到丑女就什么都不感兴趣,其他的他们不care——女人不一样,女人能看到表象之下流淌的恶意和暗藏的心机,细枝末节蛛丝马迹统统不会放过,更何况有时候女人的恶意只是针对女人的。看不到也就罢了,什么都看得清楚,还要忍住不说,这实在太难了。

第二价值观决定一切。通常恶人们的价值观和正常人的价值观都是背道而驰的,但是一般人呢,不会有我跟恶女人这么大的冲突。一般人可能一旦觉得这个恶人是狠角色就会适当选择退让,避免发生冲突,我不是这样,我是一旦觉得自己没有问题,就不会避让的。你越是不爽我越不会避让,凭什么呢?我又没做错。这样导致我一定是被攻击的对象,而且往往不留任何余地。那既然被攻击,就索性再决裂得彻底一点,粉饰太平是不道德的。

第三我这个人超喜欢深度八卦,且记性超好,能记住很多关键性的小时刻。把智商浪费在这种事情上有点暴殄天物,但时间长了,这所有的乱七八糟的事情就发酵成了写作的欲望,也算是对自己有个交代——输了也知道是为什么输的,对吧?

人生在世,最大的快乐是可以按照自己的本性过一生。既然有的人看不得别人快乐,试图阉割别人的本性,那必然要有人为了自己的生活去与之斗争。这个世界上,不可能只有一种价值观,和一种人。我们不会妨碍别人的自由,但是如果自己的自由被侵犯了,也必须要反击,否则就总是被人骑到头上拉屎了。

这个社会明哲保身的人太多。这样也没有错,毕竟人生有更重要更美好的事情,可是我没办法做到这样。不是我不想,是在被攻击被欺负之后丧失了这种选择,心中一直充斥着仇恨。我也许情商太低,不过我觉得这并不是坏事,正常理性的人,和恶人们的斗争中总是处于下风,因为底线不一样。我不介意做第一个自觉降低底线和疯狗互咬的人,而且,也许我这样的人越多,疯狗反而会收敛一点。

Anyway我只是想说,有些事情,其实是一定会发生的,既然发生了,那它就是合理的。我们应该纠结的不是这些事情为什么会降临在我们头上,而是事情发生了,如何正确地去对待它。人生在世,受人宠爱也许全凭运气,与人为敌往往在所难免。既然是the chosen one,那就接受它,好好扮演好这个角色,不辱使命,也算是没白被青睐吧。

Categories: Boo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