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May, 2014

韩嘉的故事

May 21, 2014 Leave a comment

韩嘉今天离职了。她的farewell甚至都不是自己发出来的,说什么邮箱出了问题,符合她一贯的风格。

我和她是一起进组的。一开始我并没怎么正眼看过她——没有鄙视的意思,我只是对很多人先天性不感兴趣。我们的关系突然变得close一些是当初我被恶女人赶到北京的时候她也转到了北京;我们的关系之所以没有变得很close,是因为,她跟恶女人关系不错,她也就是那个躺在我床上给恶女人打一个小时电话的人。

基本上从一进组开始,恶女人就是我处理人际关系的一个标杆,基本上跟她走得近的,不管是表面上还是实际上(有些人基本上属于两面讨好型,就是一边拿了恶女人好处一边又跟大家打成一片背地里嘲讽她,这种我更厌恶),我差不多都会疏远。所以每次大家跟恶女人哈啦的时候我都会怀疑是我出了问题。扯远了,我只是想说我一开始就不喜欢韩嘉,因为韩嘉一开始就跟恶女人关系很好,而且韩嘉基本没有说过她什么坏话,跟那些两面讨好的人还不一样。

所以前面三年我们虽然也很熟络,但是关系从来就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变化。我跟她的关系比我跟组里很多女人的关系肯定要好,不过也就好那么一点。后来我被恶女人打击报复,跟我们一起进组的另外一个女同事甚至都属于害怕跟我接近惹祸上身的样子,韩嘉倒是没有避讳,还是对我一如既往,这个时候我们才更加熟络起来。不过我后来想想,也有可能是因为她人在北京,做什么说什么恶女人并不在边上,所以她没太多顾忌。

那个时候我住苏州街她住在双榆里,来往还比较频繁。本来差一点我们就能成为朋友了。有一天晚上她过来我家玩,玩得太晚了,就睡我这里。恶女人刚好打了个电话过来,她叽里咕噜跟恶女人聊了快一个小时,我没说话,该怎么对她还是怎么对她,不过心里早就翻了个天。到后期她工作上被很多人诟病,然后一些言语被大家屡次调侃,我其实也是加入的,很大一部分原因也是因为这件事情吧。我的精神洁癖很严重,只是很多时候不表露出来而已。

到北京后大半年,她离婚了。她离婚的那一天过来找我,我们约了一家海底捞吃火锅。那家海底捞具体位置我忘记了,就记得靠近地铁站灵境胡同,而且海底捞楼下还是卖婚纱的。当时我到了有点傻眼,一个劲地道歉说我没想到是卖婚纱的。她也不介意,跟我絮絮叨叨为什么离婚,说着说着还哭了。我其实也没怎么安慰她。后来她还给我看了看离婚证,绿颜色的本子,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只是听她絮絮叨叨。我对她大概总是不冷不热吧。

那天晚上吃完饭她说我们去干点啥吧。我想了想,带她去了五道口,进了PPG。她一进去就被一个不知道干什么的男人盯上了,大概能看得出来她是新来的,好上手。PPG里面大多是学生,但是那个人一看就不是学生。我下意识地觉得不太妥,不过韩嘉好像也没怎么抗拒,他们于是一直黏在一起。后来情况就有点失控,PPG楼下的舞池有个角落靠近空调,他们两个人就在那里基本没动过,连旁边的人都有点看不下去了。我当时的感觉是她刚离婚可能需要发泄,所以一开始没怎么管她,后来觉得这样不好,怕她出事,于是拼命把他们分开。那个男的非常贱,他根本不松手,韩嘉也不松手,最后我急了,强迫韩嘉松了手,匆匆忙忙带她回了家。

我跟韩鹏在一起之后,最先见到韩鹏的其实也是她。那一次我们约在南锣鼓巷,我让韩鹏直接到南锣鼓巷找我,结果韩鹏过了很久都没到。后来他到了的时候我就有点生气,让他跟韩嘉稍微认识了下,就回家了。他们都是天津人,所以韩嘉后来一直跟我说对她的天津小老乡好点。

后来我就回上海了,也没提前通知韩嘉,再后来就没什么联系了。她去西藏给我寄了张贺卡,一如既往地喊我小黑,我也一如既往地该怎么对她就怎么对她,只不过不在一起交集就变得很少。她到上海我们吃过一次饭,她状态并不很好,我也不好意思说破。我觉得离婚以后她的状态一直都不好,不过我也无能为力。第一我对她没有好到愿意帮助她走过这个关口,她跟恶女人的关系惹得我不轻;第二我自己其实也焦头烂额,负能量上来的时候就觉得各人的罪各人自己受吧,对人那么nice到头来也是被欺负被出卖。

最近的接触是今年年初。她去年从北京转到了深圳,我去深圳出差,我们见了一面。她比之前状态好了些,不过人已经变了。她开始动不动说自己多好多好,依稀有点恶女人的影子,我于是有点反感。后来说到感情,她说她跟人住在一起,但是她不怎么喜欢这个人。我刚刚跟韩鹏结婚,于是跟她讲了下过程,她听到最后不知道为什么哭了,开始问我她怎么办。我说你如果不喜欢就不要在一起了,她说怕寂寞,我说那就骑驴找马。我知道她性格跟我不一样,很是黏人,所以这样对她来说也许会更适合一点。

去深圳之前一些人讲了一些她的事情,有些负面,不过见了面其实还好,她有她自己的想法,也变得成熟了不少。有时候我觉得如果不是恶女人夹杂在中间,我们真的会成为朋友的。当时她就说她准备走,离开公司,开家饭馆或者是什么的,她不介意成功还是失败,我没想到这么快就成真了。她去了云南。

这些事情写出来她也不一定会高兴,不过我总觉得,她也算是一个可以记录下来的人。希望她过得好。

Categories: People

我的朋友陈白露小姐

May 20, 2014 Leave a comment

最近看了本很不错的小说,名字叫:我的朋友陈白露小姐。

说是小说,其实也不是。一开始是豆瓣连载,是一个叫海棠的姑娘写的她一个朋友的故事,这个朋友别名陈白露。基本上算真人真事吧。这个连载一出来就大火,后来海棠索性写了本小说,前不久据说还要拍电影。小说没有连载精彩,有些时候刻意增添的戏剧性和人物虚构化反而会失去很多色彩,所以其实原来那短短的六篇连载好看,让人欲罢不能。

陈白露是曹禺《日出》里面的人物,是个高级交际花。海棠的朋友大概也自诩为交际花,于是给自己起了这么个名字。陈白露是个落马高官的女儿,小时候生活境遇的突然转折给她带来的巨大的阴影和使命感,她拼命维持以前的生活标准,以抵抗现实,抵抗所谓的平民生活,抵抗父亲的落马曾经给自己带来的巨大冲击。

她有着极其顽强的生命力。有钱的时候一掷千金,买爱马仕的包包,全套的德国厨具,没钱的时候吃茶泡饭。为了赚钱什么都做,也很会赚钱。很有姿色,但是一直没有专门用姿色换钱,虽然很多事情的发生和她的姿色息息相关。她的高官子弟男友跟她分手时甩下一句话,让她自生自灭,她说我只会自生不会自灭,多么有豪气。

那六篇连载中,我最喜欢的段落就是她拒绝了分手男友的高官父母好心为她找的工作。她拒绝当一个安全的中产,她说中产阶级的生活比富豪生活更有魔力,因为前者付出的代价很小,后者则要趟刀山下火海。她害怕她一旦接受,就再也没有勇气改变人生的轨迹,然后一辈子就这么过下去,和大多数人一样。看到这里的时候我怦然心惊,如芒在背。我一直也是这样想的,只是我没有她那么好的先天条件,也没有她那么大的勇气。我就是一边YY着这样的生活一边跟现实妥协,最终也跟大多数人一样。

其实生活真的是腐蚀性的,越安全的生活越具有腐蚀性。只是大多数人,自身经历的限制,毕生也就追求从物质贫瘠且没有安全感的生活中努力,获得有安全感的中产生活。陈白露不一样,她小时候的经历很少人能有,她吃着特供长大,想要溜冰老爸就弄一整块冰场让她溜,她的生活物质丰富也一点也不缺安全感。后来的突变只是影响了她的选择,但是她的自信勇敢和顽强,其实还是小时候这样富足的生活养成的。

事到如今,人们的价值观千变万化,很难很简单地界定谁的生活就是好谁的生活就是不好。我一般是觉得,你要什么,就得到了什么,这就叫好的生活。当然了很多时候持不同价值观的人会有很强烈的冲突,就比如有的人喜欢穿皮草,有的人是动物保护主义者,这两者本来就是冲突的,跟你是不是刻意与人冲突没关系,做出了选择就有了对立。陈白露这样的生活必然是跟大多数人的生活对立的,过于拜金过于有目的性过于任性过于挥霍,过于让大多数人的生活,显得那么苍白和不值一提。

自己没有过上的生活,看到现实生活中有人过上了,还是会由衷地高兴。成功者和失败者,中间的区别,也许仅仅只有勇气。

Categories: Books

恶女人 之二十九

May 20, 2014 Leave a comment

到此为止

我突然决定不写了。

今天小伙伴们都很low,因为恶女人又如愿以偿了。我虽然没有那么low,但是我也不知道怎么让她们cheer up。

我早就知道正常人斗不过low逼,就跟一颗老鼠屎能坏一锅粥一样,一个low逼有时候十个正常人未必招架得住;但是没有人听我的。大家都喜欢明哲保身,没烧到自己身上不知道痛,等知道痛的时候已经晚了。

如果说没错,没人有太大的错,都是为了自己的生活,上班下班干活赚钱;如果说有错,每个人都有错,说得夸张一点,那些添砖加瓦姑息养奸的必将被钉在耻辱柱上,其他人也难辞其咎。最近国内上映的电影在声讨文革,可是几十年前文革发生的时候,人们都在干嘛?对于被文革伤害的那一拨人,对于那些冤死的生命,晚了一天声讨,都毫无意义。

我不想写了是因为反正该写的都差不多了,我跟她后来没有什么太多的交集。其他的故事其实也都是别人告诉我的,跟我关系不大。不是当事人很多事情真实性也很难查证,所以我想了想也还是不写了,我只能对我自己的这部分负责。

可能我今天心情好,所以我总觉得恶女人还是会有应得的下场的。就算没有,像我这样的不稳定因子哪天真想不开了,结果了她也是有可能的。我不喜欢说什么人在做天在看之类的屁话,也从来不相信坏人就一定有报应,但是我相信一个人本身的能力和素质决定了她的最终结果。恶女人的能力和素质都很差,所以我从来不觉得她会有什么好结果。其实,大家现在说起她来,都是直呼low逼这件事情,在我看来已经是赤裸裸的失败了。

我也不想当个祥林嫂了。以后只会有两种结果,一种就是我自己过我自己的,恶女人从此从我的生活中消失,对我来说不值一提;一种就是我没有这么高情商可以调节好自己,而且这low逼越来越上窜下跳,我就一冲动把她结果了,同归于尽。总之我不想再絮絮叨叨了,over。

这不是因为什么所谓人生有更重要的事情,这是单纯地因为我自己也烦了。我觉得那么多人每天complain,也没有一个人冲出来直接把她结果了,没意思。不说了。

Categories: Books

恶女人 之二十八

May 19, 2014 Leave a comment

车祸事件

事情非常凑巧,就在我刚回到上海,恶女人去找完我的老板和上一级老板,说完各种不是后,第二天,她就出车祸了。

当时真是弹冠相庆。很晚了,好几个人在微博上通知我这个消息,都一副很解气的样子,觉得老天终于开眼的感觉。我那个时候才意识到,其实世界从来都是正常的,只是我以前组里的一部分人太奇葩罢了。当时甚至有人直接开口问说,死了没?死了没?我有一种她即使当场死了也没什么人会有所谓的错觉。

这个事情可能也抵消了一点我当时想弄死她的仇恨。后来我在茶水间碰到她,她很心虚地对我说,哎呀sylvia,看来做人还是要厚道啊。我差点一口水喷出来,原来你知道自己做人太贱格啊。她还说,哎呀,每个人都希望我快点好起来,我现在终于有点好转了。我又一口水喷出来,为什么我听到的都是幸灾乐祸和大家痛心没有撞得重一点。

这个事情还没完。她车祸之后稍微收敛了几天。后来听说她去找大老板要升迁没要到,于是开始闹脾气了。一开始称病不来,说车祸后果很严重。过了几天,她带着个硕大的脖子矫正器来办公室晃了,像只喇叭狗一样。这也就算了,她把药摊开来,趴了满满一桌,仿佛天下人不知道她病了一样。那段时间所有人都看到一只喇叭晃来晃去,每个人都有种看戏的错觉,真是太做得出来了。

那个喇叭戴了好久,我都不记得什么时候摘下来的,到现在她经常在办公室吐痰还有人说是那时候车祸留下的病根——哇塞还真有人觉得她病了啊。喇叭狗最终如愿以偿,得到了她想要的升职。

我印象很深刻是因为她心虚地跟我说,做人要厚道啊。其他人印象很深刻大概是因为那个喇叭晃了很久。这次车祸,几乎让所有人都知道了她的表演型人格。后来还有人说恶女人其实也不容易的时候,很多人就会哑然失笑,那种感觉就是,你只是一个又被她欺骗到的人而已。

后来很多次,在有人实在被她烦到无法忍受了之后,还是会哀怨地说一句,当初怎么没有被撞死啊。老天大概总归是仁慈的,对于这种人先是警告一下,不会一次就弄死她吧。不过现在看这阵势,她根本没有接受这个警告,反而变本加厉,让我们期待老天的第二次发威吧。就算老天不发威,还有我呢——说不定最后就是我这样的偏执狂牺牲了自己,除掉了low逼,拯救了大家呢:-)

Categories: Books

恶女人 之二十七

May 17, 2014 Leave a comment

中场休息

这一节开始,我跟她的恩怨基本结束,她后来没怎么来惹过我。除了她在我从美国回去从巴西回去会跑过来酸溜溜地说,你又出去了啊——按别人的说法,她看到我过的开心她就会不开心,然后她觉得我一旦出来就会开心。所以她一直在monitor我的行踪,贼心不死——她精力真好,难怪别人都说贱货长命,贱货精力也好。

还有什么电梯里碰到洗手间碰到,她总是一副从来没有害过我的样子,有时候很亲热有时候很莫名,跟我打招呼,或者问我你怎么那么瘦。还有万豪lounge碰到她会过来摸我的头发说我现在很乖,我当时都快吐了。。。为什么她脸皮能厚到这样呢?为什么她在屡次想要搞死我之后还能当作没事一样?为什么她从来不觉得自己有任何问题呢?贱货的心到底是怎么长的?我真的是不能理解啊。。。不过基本也就这样了,除此之外我暂时没有任何要补充的段落。

不过她的故事还没有结束,因为还有很多其他人贡献的桥段,我整理一下,再慢慢写下半场。

Categories: Books

恶女人 之二十六

May 17, 2014 Leave a comment

赶尽杀绝

我在那个客户的工作因为她变得无比suffer,过了一段时间我就不想干了,跟她吵了好几架,最后老板把我撤掉了。我觉得这个不能算是她的责任,只能算是我依旧太任性,一旦不开心就不想做了。我当时的男人(还没分)说你不能一步一步全是失败,以后路会越走越窄。Again,我知道他是为我好,但是我老早就不想跟他一起了,在我到北京后的半年,在我刚好被老板撤掉的时候,我跟他分手了。

这大概是我人生最低谷?不得而知。从小到大我也没少过挫折,小的时候差点死掉,至今身体不如正常人。过了个年回到北京,我又找了个男人,也就是我现在的老公。这里不赘述过程了,都说了无数遍了。

不过在北京找到男人并不代表我就准备留在北京。我开始审视了一下我当时的处境,决定厚着脸皮去找以前部门的大老板,跟他说我想回去。这个过程也不赘述了,反正就是我狗屎运地找到了我现在的老板,然后她顶住压力招回了我。

我当时的预期是如果有人去找恶女人问我的feedback,她肯定会说我坏话,这个我能接受——可是她又一次跌破了我的底线。她主动找到了我现在的老板,不止一次,说我的各种不是;还找到了我的上一级老板,诉说我的各种不是。(我只能说我真的挺狗屎运的,这样我还能回来,我真的得感激一下我现在的老板和帮助我的人。)

这还不止,她说了还生怕我不知道,她跑过来跟我趾高气扬地说,sylvia,我去找过xx了(我的上一级老板),仿佛在示威说,你回来居然不经过我,我就给你点颜色瞧瞧,我让你回不来,赶尽杀绝!后来我现在的老板也跟我说了下恶女人去找她的事情,说她说了些什么坏话,叫我要小心点。

这个时候我终于彻底被惹怒了。我觉得以前的事情不管怎么说我有我的过错,但是我回来她这样肆无忌惮地阻拦并且跟我耀武扬威,她真的是在践踏我的忍耐度。她的行为只说明了一件事:狗改不了吃屎,疯母狗改不了咬人。

我当时还是咬牙忍了下来——因为我刚回来,之前我被搞的时候也没有说这是个人恩怨,很多人也不知情,现在我需要做的是赶快证明自己,而在此之前,我不能给好心招我回来的老板惹太大麻烦,也不能让上面的老板们对我印象更加不好。

所以我咬着牙齿,强迫自己平静地去找她谈话。她也很分裂,前一秒还嚣张地跟我说sylvia我去找过xx了,后一秒我站到她面前的时候她又慌了。她开始满嘴谎言,她说她没有说我任何坏话不信我可以去录音,她语无伦次地把这句话重复了好几遍。这个贱货总是这样,别人一硬起来她就缩,有时候你连火都没处发,她吃准了你不会跟服软的人发火——她真心厉害。不管如何我还是忍住了火气,原因上面已经说了,我还没站稳,这个时候闹大,比如扇她嘴巴这种事情只会让我更被动。

如果说以前我还没有完全否定这个人,至此我就是彻彻底底地否定了她——这个时候开始所有在我面前肯定她这个人的,在我看来都不可接受。不要说什么每个人都有她的可取之处,有些人就是纯傻逼,一无是处,没有半点夸张的成分。

那个时候起我就埋下了搞死她的决心,我要让她知道这世界不可能让她这种low逼为所欲为——我的搞死她没有她这么文明,我说的搞死就是直接暴力手段弄死。如果说当时的我有两个心愿,第一是要证明一下我自己,第二我还有些地方没有去,不想为疯狗浪费生命;那么现在,都差不多了。如果这条疯狗没有人来制止,我不介意牺牲自己为民除害。我甚至想过她哪天如果高升了那将是我最好的时机,不过现在看起来,我们可能都可以活得久一点,因为她扑腾了这么久,也升不上去。。。

Categories: Books

恶女人 之二十五

May 17, 2014 Leave a comment

冤家路窄

恶女人见没搞死我,很快又心生一计。

那个时候部门号召人去北京,她于是想着正好可以把我踢过去,于是就来找我了。我当时确实也想走,第一想离开上海第二想离开这个组。于是我就答应了。她迫不及待给我写了推荐信——三个月前我还是她要fire的人,然后我顺理成章地到了另外一个组。

至此,她终于如愿以偿,或者不仅仅是她。

可惜冤家路窄,我到了北京也还是避不开她,我以为可以永远不用见到讨厌的人的想法真是太naive了。我们在工作中又被安排在了一起。

这一次是我近距离地在工作上接触恶女人,我一开始还挺好奇的,我想以前如果我过于主观,一开始就否定了她这个人的话,那就看看她工作水平如何吧。结果比我想的还要差。

第一她非常喜欢推卸责任,如果开会迟到什么的她必然是推到我的身上或者其他人身上,比如时间设得太早,比如其他人还没到blahblah;反正出了事情肯定是别人的责任;

第二她思路非常混乱,每次都绕来绕去绕不清楚,而且情绪很容易激动;

第三她的技术,噢,我们终于说到技术了,好像搞来搞去就三板斧,要是三板斧还不出结果,她就慌了;不过搞砸了她还会说,sylvia,我的职业生涯里面从来没有过这样的事情,这是第一次。

当然了我也是个废柴,那段时间情绪还是极度波动,我既无心工作,也没意识到我根本不用无止境地埋怨自己——很多事情并不是我的错,我不应该算在自己头上。所以我不能总是把责任推倒她身上,我也很傻逼的,每天沉浸在负面情绪里面,否定了很多人的同时也否定了我自己。

有一次她给的建议直接把客户系统搞挂了。。。然后,你们能猜到她怎么样了么?对,她隐遁了。。。她躲起来了,没有人找得到她,连老板们都不行。。。我当时又好气又好笑。很多人说你应该这个时候捅她一刀,去找老板告状。可是我没捅。。。我大概真是个傻逼。

后来她回来了,但是她再也不敢来这个客户了,找了一堆别的人过来。当然了,见到面她还是会说,sylvia,我的职业生涯里面从来没有出现过这样的事情,我的reputation受到了影响。我当时真应该把心理活动说出来:你?你还有reputation?从来没有人觉得你能干啊,大家都是觉得你能力差且没素质。。。

Categories: Books

恶女人 之二十四

May 17, 2014 Leave a comment

细节补充

前面几节写得太快了,有一些细节还是可以补充下。

其实从头到尾在她公报私仇的这整个过程里面只有两个转折点——本来应该有第三个,我没有乘胜追击,太傻了,太善良了。

第一个转折点就是我po了那条开心网记录之后,前面写得很清楚了。这个是意料之外的,她其实挺慌的,虽然我也不知道她慌什么。她还义正言辞地问我是不是要报复她我也觉得匪夷所思。这种人是不是自己做什么都是对的,也从来不会反省,但是别人做什么就都是别有用心。还是那三个字,纯傻逼。不过我仔细分析了一下,我觉得她胆子很小,其实也挺怕的,这也是为什么后来我跟所有被她恶心的人说,一定要在她面前强硬,三个回合下来,甚至用不到三个回合,有时候一句话她就缩了——还好傻逼胆子小,不然更麻烦。当然了,她要不是个女人,很多人估计早动手了吧。

第二个转折点是我拿到了客户的表扬信之后。她连忙打了个电话来,说sylvia你想去德国还是美国,你告诉我,我立刻排给你!我顿时觉得好笑,你不是口口声声要fire我么?后来她还说你的technical其实还可以,我更是爆笑,原来这就叫还可以,原来这就叫技术啊,笑死了。

还有她当时为了让我接受那个rating,连哄带骗。她说sylvia,其实少不了几千块钱我以后补给你,真的真的,我补给你。再说了这不是我的意思,我没有办法跟其他人交代。我当时其实应该问她,你没办法跟谁交代?我去交代!这样她就没话可说了。反正她不止一次地提到她们说的太过分了太夸张了,好像她与这个她们毫无关系一样。

这些事情发生的时候我都还只有三个月合同,她就是想骗我接受那个rating,然后顺理成章地fire掉我。我当时好傻好天真,也没多想,或者说我没有丢掉工作的勇气,如果我想着大不了当场走人,誓死不从,她那个时候的日子估计还要再suffer一点。我基本是让她不费吹灰之力就搞了我,害得我至今不能翻身。当然了我如果当时走了,有些污点这辈子都没机会洗刷了。那天在微博上看到一句话,差点泪如雨下:有些人灵机一动往人群中扔了一坨狗屎,被扔到的人却要花一辈子去洗干净。

搞笑的是,即使如此,我在当时也没有完全否定她这个人——后来又有后续,接下来再讲。很多时候我都想着,其实我也有很多做得不好的地方,能过去就过去算了。如果不是后来又发生了很多事情,我也许就让这件事情这么过去了,因为我本来也不是为了几百几千块钱斤斤计较的人,我不想跟她这种女人一样。

可惜事与愿违,事到如今我觉得我跟她们也没什么两样。我的优越感我的清高已经荡然无存。虽然很多人说我赢了或者说我没输,但是只有我自己知道,我是个彻头彻尾的输家。如今为了保住我的工作,我已经收敛了太多,完全不是以前那个爱说爱笑对人毫无机心的我。

今天早上跟师太聊天,我说其实大众的取舍和喜好很多时候毫无意义,特别这是一群乌合之众的时候。只是始终寡不敌众,为了更好地生活,像我这样的人,只能想办法去迎合大众。哦忘记说了,师太是在这整个过程中一直对我还不错的人,所以我们的关系就一直延续了下来。

后来因为恶女人,我基本上否定了我们当时那个组的所有人,即使是我当时感觉还不错的一些人,即使是到了最后也没有因为恶女人上位而欺负我或者顺从她搞我的人。我总觉得一个集体如果能让恶女人这样的人上位,本身就是有问题的,所有人都难辞其咎,包括我自己。

我以前总觉得成功不重要,其实成功还是很重要的,其中一个很重要的意义就是如果位置给恶女人这样的low逼占住了,带来的破坏是毁灭性的,不仅仅是对我,而是对所有人。有很多人觉得我是因为个人矛盾所以这么讨厌恶女人,其实不是的,就算她不报复我,我也照样讨厌她。我觉得这种破坏游戏规则的low逼,本身就应该在一个好的集体里面被根除,而不是让这样的low逼把正常人分化,有的被她同化成low逼,有的被她弄走,有的得过且过——虽然你是傻逼但是你给我钱就行。一个正常的良性循环的工作环境,真心不应该是这样子的。

Categories: Books

恶女人 之二十三

May 14, 2014 Leave a comment

度日如年

搞完这几个回合之后我简直度日如年,因为我还是不知道接下来我要怎么办。这个组我是呆不下去了,其他组我也不能去,男人嘛又分不掉,日子很难熬。

这段时间我把所谓的朋友都重新categorize了一下,我觉得人情冷暖,其实有事情的时候看的还是很清楚的。大家都怕得罪恶女人,但是没有人怕得罪我;有的人当着我的面说觉得恶女人其实人还不错,有的人甚至躺在我的床上跟恶女人打一个小时电话——这些人是不是跟恶女人一样,也把我当傻逼?既然觉得恶女人好何必又来跟我结交呢?如果说只是我和恶女人的矛盾,其他人没必要牵涉其中,那他/她们敢在恶女人面前说同样的话做同样的事么?还不都是觉得可以不顾及我的感受。总之很多人到后来都没有办法对我产生任何影响了,被我在心里彻底block;至于继续维持关系,那只是因为他/她们没有刻意害过我,没到老死不相往来的地步。

确实当时的情况就是因为这个事情爆出来了,而且那个时候这样的事情很少,我以前又从来没吱过一声,所以事情爆出来之后大多数外人都觉得是我的问题。他们的思路就是恶女人不会无缘无故要fire谁,所以必然是我的问题:我如果工作不给力那是我的问题;我如果得罪她了是我做人的问题,要不然她为什么不搞别人?那个时候我每天都要忍受无数这样的侮辱,即使向着我的人帮我的人,也是这么觉得的。直到后来情况才慢慢变化,是个人就开始骂恶女人,不过对我来说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

真的这么难看清么?她的恶毒神经质不都写在脸上么?还有钱真的有这么重要么?就因为觉得我工资高,她马上要吃了我一样——就算我高,能高几百块钱?写这个系列我一直心里就觉得悲哀,我觉得都鸡毛蒜皮的一点事情,为什么会搞到不可收拾呢?所谓争权夺利,拜托你得真争的是权夺的是利啊,你在那里争几百块钱争几个喽罗的吹捧,很有意思么?我还被逼得当一个输家,而我本来从来都未曾想过要争什么。所以我后来一直觉得,很多人真的是身不由己的,想要生存,想要更好地生活,就是得小心谨慎低调防范,而且属于自己的东西,该伸手拿的时候要毫不含糊,因为一不小心就会被low逼抢去了。

哦,说到工资。我的工资本来不高,被她这么一搞,就更低了——我冤不冤啊。后来我现在的老板还帮我出面解释过这件事情(她真是个好人啊),说我工资其实很低。不过我总觉得有没有这一茬,也许还是会弄成这样,主要问题还是我太怂了,也太naive了。

还有我那个时候没有觉得一个很差的年终rating会给我带来什么,后来发现其实不是的,会有很多不好的影响。这些当时我都没有意识到,都乖乖就范了。如果不是因为对这份工作本身的认可和热爱,我就算当时没有闹得天翻地覆,后来可能也会因为各种各样的怨气加剧去翻旧账闹一次,反正大不了走人。没办法,人有软肋就得寄人篱下,我一直感激这个工作给我带来的各种经历,也必须要养活自己,所以这许多年我也还是这么窝囊地过下来了。

Categories: Books

恶女人 之二十二

May 14, 2014 Leave a comment

第五回合 (2)

于是第五回合就转而变成了我和八婆之间的争吵。恶女人这个时候再讨厌我,也不敢马上有什么动作了,因为大老板刚说了给我合同,她也不能怎么样。至于我呢,一般的人肯定会觉得我既然树敌这么多,肯定是我有问题,包括我所谓的一些朋友。我管不了那么多,我觉得你妈逼一个一个都以为我好欺负,那就索性让你们看看我是不是好欺负。

对付恶女人我还有点胜算,因为我知道她的威风都是靠着别人涨起来的。可是对付八婆,我心里一点底都没有,因为她在组里的人缘比我好太多,我基本就是惹翻了这一群人。当然了,这个时候我拿到了合同,再怎么搞也就是小打小闹,不伤根本。

没想到八婆也是只张牙舞爪的纸老虎。

忘记说了,我骂八婆的时候把八婆也拖黑了,我骂她的话照样是那个通风报信的女人贴给她看的——她还真忙,贴来贴去,累不累。八婆当时在德国,看到这个立刻就炸了,在gtalk上找我开骂(我居然加过她gtalk),我当时正在气头上,于是一句一句都骂回去了,一句一句跟她对质。她说了我什么,我就说,难道你自己不也是这样?你有什么资格说我?骂到后来她开始耍泼了,说,好吧,就算我心理变态好吧!我说你要是还想继续理论,我们打个电话继续说;如果你没什么好说的我们就不说了。老实说我挺失望的,因为我本来以为她会怎么样,结果她就这样耍泼,again,大家都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好吗。

她后来还写了封信给恶女人告状。恶女人肯定是偏向她的,但是当时我情绪那么激烈,还在办公室哭来着,她也不敢怎么样说我。几个男同事都在看热闹,他们倒是一直都挺中立的,我本来以为他们也是跟恶女人一帮的呢,看来是我夸大了我对手的实力。

第二天我一来,八婆又写了封很长的信给我。这一次没有那么气势汹汹,基本是言和的态度。可是我那段时间真的反弹情绪特别严重,我根本不想言和。于是我也写了封很长的信,把恶女人cc在里头,回了过去,意思就是:工作上你有什么问题你可以说,其他方面请你闭嘴,你没资格complain我。如果你还想搞事,我奉陪到底。我cc给恶女人的意思当然不是指望恶女人向着我,我是觉得顺便让她看看我的怒气也好。

这封信回过去八婆就放弃讲和了,说我们以后各走各路。恶女人大概怕我越搞越大,又把我呵斥了一顿,说你是不是觉得你拿了个表扬信就怎么样了——在她心中我还真的是很恶劣的一个人,都快赶上她自己了,又或者她其实是这么看待每个人的,因为她自己是这个傻逼样。我气个半死,反驳说又不是我引起的。她大声说,那你们都别说了,你们谁先不说我就觉得你们谁好!

我当时心里的想法是,哦,她往我头上拉屎就可以,我洗干净都不行么?你偏心也未免太厉害了。不过我没说什么,她本来就讨厌我,我说了也没用。

第五回合相当于两败俱伤,就是我彻底撕下了和平的面纱。虽然我骂的是八婆一个人,但是比起我那篇blog,不管是用词还是语气,都已经是撕破脸的态度。组里跟八婆好的那些女人自然不敢对我太好,怕得罪八婆和恶女人。

Categories: Boo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