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June, 2014

2014年6月30日

June 30, 2014 Leave a comment

六月过完了。

回国后的这几天我忙得团团转。先是办理户口的相关手续,跑了两天,然后是换电脑,换手机,然后联系阿姨来打扫屋子,然后去医院探病,然后,就到了六月底了。

接下来事情也还是很多,户口没有办完,驾照又要换了,还有我想去日本度假,然后我还要办德国签证,总之就是一堆乱七八糟的事情。我有时候觉得人生挺繁琐的,看我还是一个人,就这么多杂七杂八的事情,如果真是一大家子生活在上海,该有多少琐碎要处理?

心情也一直毛毛躁躁,昨晚上跟小ga见了一面。

他这次倒是让人感觉很舒服。穿着很宽松,整个人感觉也放松一些。他跟我讲他拍摄的一些趣事,什么angelababy抽烟啦,什么汤唯很作啦,什么姚晨耍大牌啦,诸如此类。

后来我们聊到工作。他说他的工作碰到瓶颈了,他在想如何突破。说的我心惊胆战,他一个91年的小屁孩,工作一年半,就遇到瓶颈了。我晃晃悠悠这么多年,也完全没啥概念,这差别也太大了。

他一直安慰我。我说其实我也不知道我这样晃晃悠悠我行我素到底给我的工作带来了多大的危害,他说,你开心就好。我倒是没有太多后悔的地方,毕竟这一路以来也是我自己选的,只是我现在越来越觉得,如果再不找到一个合适的位置,我可能会下场很难看。

他说他能理解这种peer pressure。大四那年,他的同学要么考G出国,申请了很好的学校,要么读研,每个人都很明确自己的目标,只有他,不知道想干嘛,也不知道能干嘛,只知道自己想做摄影,至少做能跟摄影沾边的工作。后来他终于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工作,每天起早贪黑,收入不高但是他很拼命,因为自己喜欢。我说我以为90后都你这样,他说当然不是,你只是碰到我了而已。

我们两个人在陆家嘴的天桥上一路走一路聊。他穿一件很宽松的日式棉褂,黑色系,裤子也很宽大,一双系带凉鞋,很像日本漫画里面的人物。他很高,于是我在旁边像从矮人国里面出来的一样。我挽着他,感觉又回到了当年在虹口读书的时候。

这么多年,身边来来去去,筛选下来的,其实也还是跟自己相像的人吧。

Categories: Dailylife

2014年6月11日

June 12, 2014 Leave a comment

先感叹一下。时间过好快,转眼间已经四年过去了。四年前的世界杯,我在德国。四年后的现在,我在美国。当年的low逼现在依旧是low逼;当年的贱货现在已经作死了,贪便宜的手越伸越长,东窗事发于是只好灰溜溜地走了;当年一起玩的一些人,现在因为low逼的关系,也变得生分起来。
————————————–
昨天有人问我最近有啥八卦,可是他都已经离开了。我说你都走了还这么关心这里的事情,他说哎呀每天没有八卦听好难过,事情又很多很烦。我笑笑,八卦其实也有它的价值,比如打发一点无聊的时光,带来一些乐趣。中年人的生活没啥太大区别,无非就是赚钱多一点少一点,于是更需要八卦来调剂一下了。

其实我不太喜欢八卦,换句话说,我不太喜欢无意义的八卦。我对八卦的要求和对其他事物一样,要么有趣,要么有营养,要么真实。如果这三者都没有,那对我来说就是浪费时间,所以到后期,我基本都不太跟人进行这种交谈了。大多数的时候,我是输出者。八卦对我来说是了解真相的途径,如果已经知道真相,就没必要再八卦了。

对于八卦这件事情,我的优越感,或者说存在感,是到很后面才有的。一开始我只是觉得,为什么这么显而易见的事情大家看不到?还有一些所谓的八卦达人在孜孜不倦传播一些完全是跟事实相违背的八卦的时候,我经常都是无力吐槽的感觉。那个时候我大概对自己整个人都没什么信心,觉得和人群违背的地方太多,而且经常浪费一番口舌,还是说不过自诩眼光雪亮的群众们,于是就算了,放弃。即使我是对的,也顶不住一堆人说她们才是对的。

慢慢的就不一样了。虽然天生有sense的人很少,但是随着事实的逐渐展开,一些人掌握到的事实越来越多,这些人慢慢也变得有点sense了。到后期交流起来就不会那么突兀,至少双方都在一个水平线上。我最烦的就是那些没有sense又自以为知道真相的人,传播的都是shit,交流起来经常火冒三丈,还不如一张白纸;第二烦的就是你已经告诉他/她真相了,他/她还在怀疑的人,完全是浪费时间;第三烦太过于纠结细节的人,比如两个人滚了床单,有些人纠结几点几分滚的,这就很莫名了。

我最敏锐的地方大概在于男女之事上,我根本不用别人告诉我谁谁和谁谁有一腿这种事情,看一看就能看出来。不过这么多年,如果说我有什么心得,那就是男人永远是鸡贼的,女人永远在装绿茶——偏偏大家还buy in这个,大概因为大多数人自己不是鸡贼也就是绿茶吧。前两天室友跟我说到一个人,说他是个老实大叔,我一口鲜血喷出来,跟她说不是这样的。她不是很能相信,我也没有多说,我总不能跳起来现身说法吧,为了传播真相我也牺牲太大了。。。

争名夺利的事情我也比较敏锐,但是因为我本身对这个不感兴趣,所以不怎么关心这一块。不过这不妨碍我分辨到底很多人本来的面目是什么样子。印象最深的一次,有个熟人说到一个以前的大龄女同事,说她本来与世无争但是后来实在看不下去了blahblah,我又是一口鲜血喷出来——与世无争这四个字也太糟蹋当事人苦苦经营这么多年的形象和争取的利益了吧,我还依稀记得当事人当年为了个什么蝇头小利瞬间变脸呢,与世无争,呵呵,笑掉大牙。

不过generally,和人一起八卦,就跟我和别人一起做其他的事情一样,大多数的时候,我都觉得很寂寞。碰到知己的时候很少,就是那种三言两语就能说到重点的人,太少了。有时候我甚至觉得,其实大家并不关心真相,只是为了八卦而八卦,所以所谓的八卦达人都比较能说,本身的三观和判断即使很有问题,受众群们根本不在乎。

我个人对于真实和坦诚这一点要求奇高,所以绝大多数人到最后我都懒得结交,有些做成了朋友的也慢慢疏远——我觉得自己对于八卦太敏感也是其中的一个因素。有些事情我明明看出来了,你还遮掩,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做错了事情不要紧,做错了事情还想伪装,这就有问题了——这就是我的判断标准。从小到大无数的人说我性格太直,可是我从来不觉得直接有什么问题,鸡贼才有问题好吧。

————————————–
如果四年前的我和现在有什么不一样的话,那就是更加自信和更加自我了。因为我开始意识到,如果单单为了人数寡众就向多数人低头,那实在是对自己太残忍了,何况这大多数人里头,很大一部分都欺软怕硬,你要硬起来,她们反而不敢怎么样你。这一点也直接反映在八卦的态度上,我觉得有sense的人太少,于是索性我来当输出者好了。

那天看李银河写篇文章,她说这世界美好的东西其实永远是少数,物以稀为贵,我这才释怀了点。在很多环境里面,永远不要害怕做少数派,不要害怕传播自己的声音和态度,因为这样才有价值。

Categories: Dailylife

生错年代

June 5, 2014 Leave a comment

最近接连发生一些事情,弄得我挺心有戚戚焉的,觉得自己若是晚生几年,可能日子就会好过很多。

先是有一天几个年轻一些的同事到我们家聚餐,我的室友叫过来的。我跟他们一起吃了一顿饭。我室友是个上海女孩,挺不错的,价值观什么的也比较正统。好玩的是她叫过来的小男生。说小其实也不小,但是讲话出奇的坦诚,我超喜欢。他大概看上了这边的一个女生,想要跟人家OOXX一下,于是各种办法去接近。小男生长得也不错,估计也挺会糊弄女孩子的,于是那女生喜欢上他了。他在饭桌上皱着眉头跟我们说,这可怎么办?我只是想搞她一次,我可不想要真爱。我们爆笑。后来我不停地问他,挖出更多的细节,这里出于保护当事人角度就不写了,其实好玩的点以及道德上的擦边球还蛮多的。总之他基本有问必答,也不避讳任何在一般人眼中会损害他形象的点。

超可爱的好吗,我是说他的坦诚。不过我后来想想,有可能他情商比较高,在说出这些话之前还是看了一下受众群的接受水平的,天知道呢。可是不管如何,他敢当着一堆人的面,特别还有我这种跟他并不熟络的人,这么直接地说出自己的想法,我觉得已经很不容易了。

虽然一个人的性格还有价值观的养成跟年龄没有必然联系,但是大体趋势还是越年轻的小朋友越敢说越敢做,越敢表现真实的自己。跟我一起进公司的那一拨人,我基本没发现几个这样的,有也是混得熟了才敢私底下说一些真实的想法,几乎没有人会放到台面上这么直截了当的表达。资历更老的那更不用说了,基本跟我这样的属于格格不入。大多数的人对我这样的人呢,还是包容的态度,但是也会跟我这样的人说,很多事情心里面知道就可以了,没必要说出来。最夸张的是有时候我明明把最真实的想法最真实的情况都说出来了,还有人,关系还不错的人,冲过来问我是不是隐瞒了什么,或者根本不相信我说的是真的——因为没有人会说真话——多么匪夷所思,坦荡一点会如何?

这是一件事情。另外一件事情是最近经常跟我室友聊天。部门里面的很多人她也都认识,于是我们会交流一下看法,交流的时候我才发现,原来跟我持一样观点的人还是有的嘛,而且如果我室友没说谎的话,这样的人还不少,可是为什么我以前从来不这么觉得呢。比如部门里面一些曾经被交口称赞的人,我跟她讨论一下,发现她也心存困惑,为什么这样的人会倍受推崇?为什么显而易见的事实大家会看不见?再比如一些事情的做法,我们虽然性格不同表现方式会不一样,但是至少她的价值观是ok的,会尊重跟自己行为方式不一样的人,尊重不一样的价值观——天知道这一点对很多所谓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来说有多难。有时候我们会聊很久,聊着聊着我会有一种莫名的感叹,是不是我晚生几年,我的日子就会好过很多。

以前很多时候我都会觉得异常的孤独,在我觉得人就是应该坦坦荡荡可是没几个人这么做的时候,在我觉得大家所推崇的人其实手段很拙劣的时候,在我觉得很多约定俗成的陋习根本不需要遵守但是所有人趋之若鹜的时候,我都有深深的无力感,即使是跟关系还不错的人在一起,也还是孤独,因为他们跟我也不是一路的,他们也为了生存很保护自己趋利避害,顶多他们不攻击我而已。一开始我可能还傻不拉叽地想要宣扬一些自认为正确的价值观,马上就被迫放弃了,还正确呢,我都要被别人笑掉大牙了。放弃了之后我就开始了鸵鸟生活,如果不是low B之首恶女人得寸进尺攻击我,可能我就继续鸵鸟了,搞不好还会同流合污。

所以这次在美国我经常会有一种我要是个90后是不是人生就会顺畅很多的想法。这个想法其实碰见我老公的时候就有了,但是那个时候我老公其实也属于人群中的少数——单看他会娶一个比他大这么多的女人就知道了,所以我一度觉得可能我的人生就是这样,就是要去费力发掘一些认同感,让自己不要那么孤独。最近的一些交谈会让我觉得其实这种感觉并不难找,我要是小个几岁说不定一切迎刃而解,我也不用像个孤单的苦逼一样总是郁郁寡欢。

这种感受迟来了多少年啊。我的这份工作,虽然几乎满足了我所有的梦想,但是也给我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打击——不要说我内心不够强大,我觉得我已经够强大了,真要弱势一点早就没我这个人了,我会变成另外一个人。一直以来我摆的位置就是这个世界本来就应该有各种各样的人,但是我一直不能接受的一点是,在中国,大到整个社会,小到我周围的环境,本该是错误的一方占据着绝对强势,压迫着本该是正确的一方。更滑稽的是很多人一面数落着中国人的种种劣根性一面成为劣根性最好的践行者。大多数的人是明哲保身型,能接受就接受不能接受就走,实在不行就移民,反正尽量不要得罪人不要惹麻烦,自己过得好最重要。到后来我心灰意冷到什么程度?面试的时候那种很敢表达自我的小朋友被其他面试官否定的时候,我心里其实一方面惋惜一方面庆幸,惋惜的是我没有power可以招他们进来,庆幸的时候进来了我们这个环境也未必对他们好,现在想想我的担心是多余的。

还好社会还是在进步。比如我这样的人要是90年以后再出生,我前几年遭受到的待遇根本不会再发生——就算碰到同样的人,她们大概也会因为年龄差距收敛许多,因为不在一个比较层面,因为比较而生出来的种种恶毒就会减少。想到这个我一边感叹一边又觉得还是应该对社会多点信心,几年前我没有得到的共鸣这次在美国基本都得到了,那么几年后也许这个时代就会变得更加进步和包容。

好吧,我的感受最后总结成一句话:这世界其实还是正常的,运气不好如我者,如果碰到了不正常的恶人们,也不要怀疑自己,应该勇敢地做自己,终究会看到希望的。

Categories: Randoms

终生遗憾

June 2, 2014 Leave a comment

题记:顶级帅哥就是治愈这个世界的唯一良药。

我没有想过,我会把这么大的一个遗憾,留在纽约了。

最近跟韩某人的婚姻基本属于进行不下去的状态,导致我心情很差,一整周都处于负能量笼罩的阴影之中。这周公司又有一两个人离职,然后新的组织架构变动,我于是又很忧愁,人家一个个都前途光明,我呢?有种人生如此失败的感觉。星期五晚上看舌尖,最后一集讲高考,哎哟我的妈,应了那句——往事如潮水般铺天盖地涌过来,差点窒息。

不过这所有的低落,在我踏上曼哈顿岛的那一刻,都烟消云散了。如果说每个人都有自己散心喜欢去的地方,什么希腊什么大溪地什么夏威夷,等等,那对我而言,最好的疗伤之地,就是纽约,没有之一。

一起去的有一个同事以前在纽约呆过,所以轻车熟路,我们只用跟着他就行了。到了晚上他说带我们去230 Fifth的那个Rooftop Bar,在那里看日落,夜景,还有正对面的帝国大厦。我们到的时候已经六七点了,风有点大,人超级多——后来我才知道这是曼哈顿最有名的Rooftop Bar,地陪果然很给力。

其实这次去纽约我就是纯散心,没想过别的。当时他们说要去这个bar我想着也就是喝喝东西,反正呆着也没事,而且东想西想心情会更差。不过一到那里就不一样了。本来下午在中央公园晒太阳时我就心情好了不少,晚上一到那里心情更好了。那个bar的view确实很好,然后因为有dress code,所以一眼望去都是帅哥美女,不是的也打扮的不错,搭配着天台的微风和美景,四个字——心旷神怡。

那个帅哥是突然出现的。我们的位置在一个角落,角落旁边有一棵树,树的另外一边是个吧台。我正东张西望着,一起去的小伙伴对我说,你后面来了个帅哥。我立刻转过头去,刚好跟他四目相对——哇塞,真心帅啊!在这里我要说,我对男人一贯挑剔,平时虽然会配合一下大家动不动这个帅哥那个帅哥,但其实真正入我眼的很少,身材样貌稍微有点缺陷都立刻被我灭灯了——可是这个,真心帅,轮廓很深,年轻而又英俊,虽然满脸都是胡茬但是一点也不违和,反而更加修饰了他的脸的线条,更加漂亮。他看了我一眼立刻别过头去了,我正好多打量他几眼。他穿了个西装,白色的窄腿裤子,身材很修长,站在那里煞是好看。

我当时就被迷住了。我觉得这也太好看了吧。虽然我在国外闯荡这么多年,阅人无数(不要误会,仅仅就是阅),可是帅成这个样子而且仔细打量下来没有什么缺陷的男人,还是很鲜见的。当然了,我承认在那种环境里面,情绪会起一点美化作用,可是下午七点多的纽约,天色还是很光亮,他站在那里,任你再怎么审视,也美好得没有瑕疵。四周的男人女人都跟摆设一样,沦为陪衬。

整个晚上小伙伴们都在怂恿我过去搭讪,整个晚上我都在扭捏。一方面是因为那是个喝东西的地方,几乎都是朋友聚会聊天,我们一堆人坐在那里他肯定是不会过来打扰的,除非我自己拿瓶酒过去,可是我晚上又要开车;另一方面我内心一直在挣扎,我觉得我都结婚了,跟个花痴一样跑过去搭讪聊天这样好么?即使我和韩鹏感情都快破裂了,但是我毕竟还是已婚的身份。不过最主要的我觉得其实是没有一个很好的契机,比如我当时要是是在吧台,离他很近,可能也好点——我做不出来刻意拿瓶酒晃过去,就是比较刻意的事情我都有点障碍。

我坐在那里几乎没有精力去管其他的事情,一直注意他在干嘛。他又点烟啦,他跟旁边的女人开始聊天啦,他又去买酒啦,他一点都不看我啦,等等之类。我其实有想过他如果多看我几眼我就过去了,可是他不怎么看我,有点挫败。

再后来要回去了。我得开车带着其他几个小伙伴回去,因为他们都喝酒了。我当时其实有点遗憾,同时又觉得心情很好,因为我突然意识到,就这么出现了一个帅哥,我顿时又觉得人生很美好,所以其实我也不用那么郁郁寡欢,即使真离婚了也没什么大不了,即使真没前途也没什么大不了,只要有这种极品的帅哥,这地球就照样转。遗憾就遗憾吧,虽然心有不甘但是代表我人生还有大把的希望嘛。

为什么会留下终生的遗憾呢,是因为还有后续。我们下楼的时候差不多九点多,天已经黑了,我们还要坐地铁去取车。我们几个人叽叽喳喳地往地铁站走,突然有个小伙伴推了我一把,说,前面是刚刚那个帅哥么?我连忙看过去,果然是,他居然也下来了,而且跟我们一条路,还超过我们,走在了我们前面。

他脚步很快的样子,不知道是急着回家还是急着去干嘛,都闯了一个红灯。这个时候小伙伴们又开始怂恿我,又纠结了半分钟之后我终于决定去要电话,我觉得这是老天给我的第二次机会,我再不抓住就暴殄天物了。他这个时候已经走出很远,我于是一路小跑跟上去。

我说,等一等,你就是刚刚在Rooftop Bar上那个人吧?我坐在你附近的那个桌子上。
他说,我知道。
我说,你可以给我你的电话么?
他说,好啊。你这是为谁要的?(他大概以为我是帮小伙伴要的?)
我说,为我自己。。。我刚才就想让你过来,但是有点害羞就放弃了。一边说着我一边给他我的手机,让他留下号码。
他笑,一边拿着手机准备输入一边说,你有facebook么?我加你这样更快。
我说,没有。。。你还是给我你的号码吧。
他输入号码的时候我问他你来自哪里?他说我是法国人。我当时心里就想,嗯,难怪有欧洲人的气质。
他输了一串数字,是+33开头,然后我让他继续输入名字,并且问他叫什么,他说我叫niko。
他问我你跟你的朋友们要去干嘛,我以为是客套,我就说我们一会要回去了。(后来小伙伴说这个时候我应该表示没有安排。。。)
他把手机递还给我,准备说再见,我突然冒出一句:你实在是太帅了!(完全是不能自已好嘛,脱口而出,内心最纯真的呼唤)
他愣了一下,有点不好意思又很开心地笑了,然后我们就互相道别了,我回去找我的小伙伴们。

找到小伙伴们他们说你怎么回来了?我说我还想着开车带你们回去啊。他们说你不回来也没关系,我说那你们早说嘛。。。

惨绝人寰的事情发生在这里。iphone输完新的联系人方式之后要save一下,结果我不小心碰到了cancel,于是他刚刚输的号码和名字,就。。。disappear了。。。

我除了记得他叫Niko,知道他是法国人外,一无所知,还有一点微弱的信息就是他并不住在纽约。。。这叫我怎么办?我当时满脑子都是回去了就要跟他联系,打个电话给他,运气好说不定能再约出来喝个东西啊什么的,我愿意再长途跋涉开到纽约来,可是。。。disappear了。。。MLGB啊。

后来整个回来的途中我都很伤心,我觉得老天给了我第二次机会我也弄丢了,而且他确实是帅到一定程度了,不然我不会如此心动。这种感觉就是你要是错过了吴建豪你不会觉得可惜(对不起吴建豪你躺枪了),可是你错过的是吴彦祖。。。那就不一样了,扼腕痛惜都不足以形容心中的痛楚好吗。。。

到了家之后我又开始facebook上大海捞针,你妈的叫niko的人怎么那么多啊。。。而且facebook一点也不好找人。。。我翻了快一个小时,放弃了。。。满心都是懊恼和悔恨。。。我怎么就那么傻逼碰到了cancel呢。。。

今天早上起来我又翻了几遍,徒劳无功。我觉得,我就是活该,没有别的言语形容。这个时候我根本没有去想我是不是已婚,没有一丁点的负罪感和内疚感,我只有后悔和遗憾。。。老天你劈死我吧,我就是一见帅哥就走不动道了,实在是太帅了啊。

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我还是想说,极品帅哥就是治愈系良药,什么钱财什么前途什么成功,都比不过一个脸蛋如画身材如雕塑的帅哥。嚎啕大哭。

Categories: Dailyli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