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July, 2014

这许多年

July 28, 2014 1 comment

昨天我去订了一套房子。房子很便宜,总价不到一百万。接着我又订了一辆车,车子比较贵,七七八八五十万都打不住。做完这两件事情,我突然就开始憧憬接下来的美好生活了,虽然我背了一屁股债,还违背了要给我弟弟买房子的承诺——人大抵都是自私的,我也依然不能自已地开始憧憬。

这次买房子虽说有很多乱七八糟的原因,最重要的一个原因是我的租约如果到了房东有可能不跟我续约,这就意味着我又要搬房子,天知道我搬了多少次房子。

2005年上半年,我到上海做毕业设计。那个时候我一个人满上海串。来世纪公园的时候这里没什么人,感觉就是很空旷,环境很好,虽然现在已经全然没有了当时的感觉。其实那个时候我就没觉得浦东有什么不好,我不喜欢人口太密集的地方。

2006年还是2007年,我找了一份兼职,雇主住在浦东世纪花园,她用她的房子做办公室。于是有一天我就坐地铁,三号线转二号线到了世纪公园,然后一路走一路找浦东世纪花园。我第一眼就知道这是个高档小区,符合我的全部期望值,环境好,风景好,物业好,楼盘也漂亮。果然不出所料,浦东世纪花园现在随便一套房子就一千万,而我只能买得起一百万的房子。

2008年,我毕业了。我想也没想就说我要住世纪公园。那个时候我们找的房子3600一个月,男朋友关键词觉得太贵,就要找人合租。其实按我的性子,我会想要我们两个人住——如果我们两个人住,可能分手分得更快,对我来说也未必不是件好事情。那个时候我没有现在这么强硬,就还是随了他。当然了还有一个原因是他找的室友是我的好朋友。

2008年年底,因为经济危机房东要卖房子,我们不得不搬家。那个短命的房子我们住了半年。96平米的房子房东要卖128万,问我们要不要,我们都摇头。我没有很喜欢那个房子,因为我这种人从来都只看得见很好的东西,比如浦东世纪花园,但是我知道这个价钱其实是很好的。我手上没钱,关键词手上也没钱,我的好朋友手上也没钱,于是我们三个人黯然地搬了出来。

那个时候我和关键词感情已经很差了,我不想再和他一起住,于是我住到了同事家里面。住了一段时间之后我又去了德国,这样就到了2009年。在德国的那三个月我和一个同事搞上了,那个时候我急于抓住一根救命稻草,就抓住了他,可惜稻草只是稻草。

2009年的七月,我在上海最热的时候回到了上海,在四十度的高温下顶着大太阳找房子。那是我这一生中永远忘不了的记忆之一。因为稻草的关系,后来我住到了张江镇。房租很便宜,1000块钱一个月——这个时候我大概已经意识到金钱的重要性,不敢随便挥霍了。稻草就住我隔壁,但是他对我的态度急转直下,纠缠了一段时间我们就崩了。又过了三个月我要去美国,于是我把张江的房子退了,又回到了关键词身边。不要问我为什么回去,我那个时候几乎处于能抓住谁就抓住谁的状态,我也不明白我怎么会堕落成那个样子,还持续好多年。

2010年的2月份,我回到了上海。这一次关键词陪我找了个世纪大道的房子。房子很简陋,但是也要2000块钱一个月。因为稻草的关系,关键词一直不肯每天都来陪我。有一天他来了,我想尽办法留了他下来。半夜的时候我听见洗手间悉悉簌簌地响,我很清楚应该是因为我在二楼,然后窗户没关,老鼠爬进来了。我非常害怕,一直推他,他不肯醒过来,我一直在害怕中躺到天明。

后来住了几个月房子退了,我又去了一次德国。这次在德国关键词和我天天吵架,还有工作上我处于最窝囊的时候,被各路人马夹击,那个时候并没有多少人讨厌low B,反而都是来攻击我,于是我几乎夜不能寐。有那么一度我觉得,到底我的人生为什么会这样?我这么不受人待见,不管是我的男人,还是稻草,还是同事,到底我做错了什么?最主要的大概还是工作上的,我这个人比较笨的一点就是很在乎这些无关紧要的人,真正对我好的,我大概仗着他们对我好反而不会怎么样。

2010年的7月,我再次回国。这个时候关键词住到了金桥,我也就跟着住过去了,死皮赖脸跟着他。越是没有底气大概就越会这样,即使我并没有多爱他。工作的前面这两三年是我价值观受到最严重冲击的时候,大家喜欢的人,大家推崇的事情,统统跟我格格不入,然后我没有自信到可以抵抗这种冲击。我开始想,关键词是个很好的结婚对象,那么就结婚算了。其实他对我真的挺好的,即使到现在我也觉得他是一个很好的结婚对象。

在金桥住了几个月我去了墨西哥。那几年我基本想去哪里就能去哪里,都能如愿以偿,但是我一直不开心,总是在乎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找不准生活的重心。在墨西哥的时候low B上位了,这整个过程之前也写过了,就是最后我取消了坎昆的行程,赶回上海和low B作战。我那个时候很怂,怂到在大老板面前都不敢为自己说话,不过还好我保住了工作。保住了就有希望,即使我为我自己的懦弱付出了惨痛的代价。这里要说一句,取消坎昆行程其实不是因为low B,是因为关键词,关键词的最后通牒是你去坎昆我就会跟你分手,因为他知道我和一个男同事去坎昆,他不能接受。

2011年的1月到5月,我在上海,住在金桥,和关键词一起。他把我从坎昆逼回来以后稍微消停了一段时间,等我保住了我的工作,他又提出了新的条件,如果我还要继续这样rotation,他就跟我分手;如果我愿意呆在上海,他就跟我结婚。我这个人最讨厌别人逼我,即使有些事情我可以做到,或者说我知道他没有这么决绝。

那个时候我对上海丧失了全部的信心,我完全不认识这个城市——刚到这个城市时候的震撼,还有慢慢能够融入这个城市的惊喜,到最后都变成了对这个城市的愤懑——那三年的颠沛流离,还有以low B为首的上海女人,让我觉得上海变得无比陌生。还有关键词,他一直在逼我,在他和low B的双重夹击之下,我跑到了北京。

2011年的6月到2012年的6月,我在北京。这一年我没有动弹,于是后面回到上海后报复性地出差——这是后话。在北京的时候,北京的朋友陪我找房子,我最后住在了苏州街,房租4000一个月,一个小公寓。这一年我的生活无比稳定,我的心灵无比空荡。到北京半年后我终于跟关键词分了手,其实离开上海的那一刻这个结果就注定了,但是在上海我们肯定分不掉——我骨子里还是懦弱,不管是面对low B还是面对关键词。

这一整年我都在思考,为什么我的生活会这么憋屈,到底问题在哪里?我从没有想过与人交恶,却被人如此陷害和攻击。后来慢慢的我就放弃了思考,我觉得日子总要过下去,如果很多人不喜欢我,那我就不要去在乎这些人了——于是到现在为止,我都是报复性地屏蔽了很多很多人,即使无害的人。还有我觉得我没办法不做一个大龄剩女了,如果我因为害怕嫁不出去而委曲求全,我过不了自己这一关,所以我打算放弃。那个时候我唯一的想法就是回到上海——因为我想要回到我原来的部门,我想要继续出国玩。

我在苏州街的那个小房子蜷缩了整个冬天,冬天快结束的时候我认识了韩鹏,他陪我度过了在北京的最后三个月。那段时间我们两个人都很开心,他是因为大四,没有接触到这个现实而残酷的社会,我是因为想着反正他也就跟我玩玩,反正我也要回上海,所以对他没有任何要求,基本他想干嘛就干嘛。我们经常做爱,他有一种新鲜刺激感在里头,而我有一种放纵在里头,我们异常和谐。我还很清楚地记得,有一次他脱光了衣服趴在床上,窗外的阳光射进来,他身体的线条一览无遗,非常好看,没有一点赘肉,这种时刻让我觉得,生活其实还是美好的。

回到上海的时候我已经不一样了。我放弃了要融入这个城市或者和这里的人群打成一片的想法,我开始觉得我就是这个样子。要么我放弃做我自己,要么我放弃获得大众的认可,还好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挣扎,我选择了宠溺我自己。我觉得韩鹏的出现,意义就在这里,他对我的爱恋让我获得了很大信心,而且这个信心一直持续到现在,即使后来我们分分合合。

2012年的夏天,我回到了上海。在朋友家借住了几天,又开始找房子。我又住在了世纪公园。在北京的时候我想得很简单,我放弃买房子放弃结婚放弃所有的东西,我只需要满足我唯一的心愿,可以继续出国玩,所以我坚定地选择了世纪公园,虽然我知道这地方会很贵,虽然我知道其实我也可以买房子——那个时候我看看手上的存款,居然有五十万。

这一次找到的房子要3800一个月,房子里面很一般,但是面积很大。一开始有虫子,韩鹏很害怕,从床上把我叫起来去弄走。和关键词在一起的时候我什么都不用管,和韩鹏在一起则是另外一幅景象,有时候我也会哀怨,但是大多数时候我觉得还好,我的性格大概骨子里还是很独立的,我也希望自己独立,我不想自己再在面对low B的时候那么仓皇。

在世纪公园一住就是两年。中间还是搬了一次,我还因此付了违约金。这一次搬家是因为我不爽,我的那个房东很抠门,而且我那个房子水电费出奇地高,所以我就搬了。这一次搬家损失还蛮大的,至少五千吧,不过我也不去想了——事实上我从北京回到上海以后我就变了,我觉得不能太委屈自己,如果哪一天我死了,我没有房子没有车也就算了,我还过得不好,总算着钱。穷就穷吧。

这两年我去了四次美国一次巴西,前面那个房子虽然租了一年半,但是我基本没怎么住。韩鹏住了大半年,跑回了天津。后面这个房子还不错,但是我住的也不多。这两个房子在一幢楼,所以这次搬家也就是从楼上到楼下而已。这段时间算是我2008年毕业以后相对稳定的一段时间了,至少比起之前的颠沛流离要好出许多,虽然生活质量依然不高。

我说了回到上海以后花钱一直很厉害,大手大脚,但是总归还是攒了一点。到上个月的时候我看了下,七七八八加起来居然有八十万了,不可思议,特别是在我这几年花钱这么凶的情况下——如果我像以前那样节省一点,我觉得我可以有一百万吧。

今年年初的时候我和韩鹏领了证,但是一直不太平,他虽然说了要跟我结婚,但是其实根本没有准备好进入家庭生活。他太年轻了。我比起他来进入家庭生活的意愿要强得多,但是他不配合我一点办法也没有。我们结婚的时候他工作在启东,我们还有点希望慢慢经营,后来他辞掉了这份工作,回到了天津,我们陷入僵局。

上个月我结束了最后一次美国rotation,回到了上海。跟韩鹏的关系让我一度低落了两三个礼拜。后来,我忘记是什么契机了,我又去看车了,看完车本来不想买房子的,后来阴差阳错地在网上看到了临港的房子,单价只要一万,我想买一个也不错,算了下手上的钱,还是可行的。既然想了就开始做。有一天下班我打了个车去临港,看了我之前相中的小区,看了看觉得,就这样吧。这个价钱也只能这样,而现在的我,也不是像以前那样,对于繁华有着莫名地渴望,一定要住在静安寺这样的downtown,推开窗就是上海繁华的夜景——我要么是跟现实认怂了,要么我确实是成熟了,开始在我的生活中找到一个理想和现实的平衡点。

我看的那个小区在海边,很干净,虽然没有当年我一见浦东世纪花园的惊艳感,但是是我喜欢的房子。我买了个很贵的车,这样每天开车上下班怨言会少一点。在我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我还是跟现实低头,买了个我能承担的小房子,同时顶住压力买了个根本跟我经济能力不相配的车,保留了我自己的一贯作风——心比天高命比纸薄,于是就是今天这样了。

今天我就一直在琢磨,我可以赶快开始装修,然后弄好了我也差不多要出国了,可以晒一阵子,然后回来,我就可以住了,每天开着我的豪车往返于张江和临港,从此与上海无缘。

即使是一年前,或者半年前,我大概都不是现在这样的想法。我天生就是一个装B货,无比喜欢繁华的地方,喜欢大城市,喜欢摩天大楼喜欢高档的shopping mall,喜欢各种好东西,总是奢望不要付出那么多的努力,就能够过上足够好的生活,即使是在被现实打击了一次又一次以后,我也没有放弃我天真的幻想。

我也不知道我是什么时候开始转变的。现在的我,对于繁华的市区依然没有任何抵抗力,但是我也经常感觉到力不从心,开始向往更多自然的东西。住在世纪公园就是因为出门就是公园,我需要绿色,需要可以透气的地方。可能是因为这些年经常呆在国外吧,习惯了宽敞明亮满眼绿色,所以最终我选择了买这样一个上班需要一个小时的周围什么都没有的小房子。

这么多年的颠沛流离,终于还是过来了。我从一开始入住世纪公园到降格住在张江镇到世纪大道到金桥到北京苏州街到又回到世纪公园,虽然兜兜转转一圈过去了,但是我的价值观已经经过了形成到动摇到怀疑然后最后到坚定这一整个过程,我也不是全无收获。搬来搬去不是不仓皇的,经历过的人都会明白,每一次我都觉得生活为什么会这样,每一次我也还是接受了现实。

我这样的经历不算辛苦,也不算幸运,我只是很多普普通通的人中间的一个。唯一有点不一样的,就是大多数人比我现实,会更快更好地找到与现实的接口,而我,就像前面所说,直到现在也没有放弃天真的幻想。

有时候很想抱一下自己,为了这许多年的颠沛流离。我真的只是想要一个小家,却没想过,会如此艰难,还好,都过来了。

Categories: Dailylife

所谓LOW B

July 19, 2014 Leave a comment

那天微博上有人写,什么是low,觉得深有同感,于是也来表达一下自己的看法。low其实是有很多种的,深浅程度也不一样,真到了不可救药的程度,那就是一LOW B了。

什么是low呢?

最基础的,显而易见的不decent的行为,基本都可以算作low,比如有的人爱贪小便宜,有的人在公众场合大声喧哗,随意吐痰,有的人讲话比较猥琐,这些,基本都可以算作是low——但这是最基础的。如果一些人有这样的行为,通常我们只会说,这个人有点low,而不会上升到阶级矛盾或者人身攻击,而且说实话,中国人里面这样的人实在太多,有很多其实稍微规劝一下就可以变好,至于不以为然的那些人,自动忽略就好了。

比较进阶一点的,就不仅仅是表面可以看见的行为了。这个层级呢,可以这么说,就是比上一层级那些不decent的行为,给旁人带来的困扰更大。比如有的人思想狭隘,这就算了,但是她偏偏喜欢judge她人,还以此为乐,这就是进阶版的low。类似的行为有很多,而这一个层级呢,一般都是自诩为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才能达到的。就比如一个人,她不随地吐痰,她也不大声喧哗,但是她喜欢judge别人,搬弄是非,这其实比上一种low更为过分,因为破坏力更大。

更加进阶的版本,就是已经上升到做人的道德底线的问题了。有些人的low真的是可以无视这个社会的规则和所有应该遵循的基本底线的。比如做错了事情就要承认,但是有的人做错了事情从来都是别人的责任,她这辈子没有做错过事情没有说错过话,错都是别人的。更夸张一点,颠倒是非,为了自己的利益不折手段,自己不要脸皮,还总是假设别人也跟她一样不要脸皮,然后利用公众欺软怕硬怕得罪小人的鸡贼心理,更加肆无忌惮,不管是对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还是对基本的做人做事原则,都带来不可修复的破坏。这个level上的人,基本都可以称之为low B。

还有一种low,就是与low B为伍的那些人,这一种人其实也很low。不知者无罪,如果不知道的人一般是没什么罪过的,不过很多人往往都是知道对方是个什么样的low B,但是为了自身利益呢,要么闷不作声,要么一边看戏,必要的时候还会去跟low B舔菊,狼狈为奸,这种人其实也很low,而且她们往往能躲避公众的攻击,因为她们不像low B一样昭然若示。

有时候分析一下身边的low B们,发现这些人是有共同点的。大多数人小时候家里很穷,穷到会让人心理变态的那一种——于是长大了以后就报复性反击了,想要跟所有人证明我不穷,我很有钱,然后呢为了有钱也可以做出各种令人不齿的事情;穷不是所有的主因,有的人家里穷照样人格健全,抛开是不是穷这一点,可能这些人在长大的过程中都受过什么不可磨灭的伤害,比如被孤立啊不被男生喜欢啊被欺负啊等等。最后还有很重要的一点,没有受过良好的教育——不是指学历。low B最大的共同点就是受教育程度不够,自身水平极其有限,然后对人对事物的认知都很狭隘,可是又往往因为莫名其妙的自卑心理变态后变得自命不凡,喜欢对周围的人和事物产生尽可能大的影响,最后就人神共愤了。说到底是能力不够,能力够的人不需要low就可以得到想要的一切,能力不够才会各种low,最后还被人唾弃。

这个社会利字当头,你不保护好自己,到头来就会被人骂傻逼,于是low B们更加有恃无恐。有时候我觉得low B的层出不穷不仅仅是ta们自己的问题,而是每个人都只管自己,不愿意为了剔除low B损害掉自己的利益,慢慢就会丧失基本的正义和良知,得过且过了。所谓的低调做人,所谓的中庸之道,都是中国人总结出来的奇特的智慧,能延续五千年,只能说我们民族实在是一个很奇葩的民族。

所以我对自己,最后的底线就是不做屌丝,远离low B。

Categories: Randoms

变态的社会

July 17, 2014 Leave a comment

这几天水木上貌似出了件事情。

大概就是一个女生发帖子说自己老爸为官清廉,然后就有人挖坟,看到她以前的帖子,说月薪虽然才五千,但是2013年老爸出钱帮忙在北京东三环和西三环买了两套房子,这一下跟捅了马蜂窝一样,然后就各路人马开始对她挖坟攻击,轰轰烈烈,跟文革一样,说过的每一句话都被拿出来嘲讽,好像她犯下了什么天大的错一样。当然了,也有一两个站出来说话,不过说的也是,什么做人要低调这种屁话。

何曾相似。我当年就是随口说了一句我对工资很满意,然后就被当时组里的几个女人恨不得鞭尸一样仇恨,一个个平时优越感爆棚的,到这种时候就彻底露出了屌丝的真面目。水木上一个个自诩高收入阶层,结果就被人家的两套房子弄得心态彻底失衡。一模一样。说到底,屌丝的心理太脆弱,非但不会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别人在他/她们眼里都是动辄得咎,然后实在没道理了还会指责别人没有照顾他/她们的这种脆弱。

这种事情,真的是检验屌丝与否的最好验金石。

这种人说的好听点是心态问题,说的不好听点骨子里就是穷逼。不过这也怪不了他们,中国人太多了太穷了,然后价值观基本还处于农耕水平,所以这个社会本身就是很变态的。所谓安居乐业,其实对很多中国人来说是个joke,他们只是在不断压缩自己的欲望之后,开始希望凭借自己的努力,能够在北京或者上海这样的大城市有一点容身之所。

为什么一定要在北京上海呢?资源分配不均衡啊。工作机会都在这里,即使不为了个人实现,放弃个人实现的追求,娱乐消费教育医疗等各项资源都没跟上,即使是二线城市和北京上海之间也有天壤之别,那怎么办,那还是只能努力留在北京上海。还有,大城市毕竟代表了比较先进的进化水平,从精神生活的层面,也是大城市会相对好过一些,即使物质上还不如很多小城市。总之有的人为自己,有的人为脸面,有的人为后代,有的人,什么都不为,跟随大流,都要拼死拼活挤在北京上海。

为什么一定要买房子呢?我也不知道,但是确实没有房子就没有安全感。我以前试过大夏天在上海找房子,四十度的高温,几乎崩溃。再说中国人都穷怕了,就算节衣缩食也要买个房子。小时候我在我们家那种四线城市就没见过100平米以下的房子,到了上海一看,哇塞,100平米算大房子了。人们的生活标准被不断压缩,却还是为了各种各样的原因挤在不到100平,人均甚至小于20平的小房子里。每次到美国看到美国佬的房子我都有种热泪盈眶的感觉,这才是房子好不好。这两年很有名的美剧无耻之徒,讲述的是很穷的一家几口人的故事,可即使是这么穷的一家人,他们住的也是两层的小house,有好几个房间,楼上楼下,还有yard。

为什么一定有房子才是成功呢?这更加匪夷所思了。水木上那些动辄年薪数十万上百万的人,面对一个月薪五千却有两套房子的人,心理彻底失衡,这真是很奇葩的事情。这是要穷到什么程度才会产生如此的失衡感?——后来澄清是两套很小的房子,而且确实是家里东拼西凑凑出来的钱——当然了,再小这些人也不会认错,还是会唧唧歪歪。还有以前我身边的那些女人,平时动不动摆出一副很优越的样子,看人都不正眼看,评判这个挑剔那个,还有距离感,一般人她们不屑于被接近。结果我说了个对工资很满意,跟捅了鸡窝一样,一个个跟疯了一样,差点没上来撕我的皮。后来搞清楚了我工资并不高,也还是一堆人看似好心地批评我说,谁叫你不会做人。见鬼去吧。

这样的人,其实不管有钱没钱都是屌丝,我只是越来越觉得我们这个社会原来充斥着这样的人,不管教育程度高低——又或者我们国家所谓的教育,根本没有教育大家如何做一个decent的人。

很想安抚一下被这样的类似的暴力伤害过的人们。生在这样的国度,不管身处哪一个环境,都有可能遭受这样的伤害,并且得不到应有的同情。希望你们能走过这一关。

Categories: Randoms

July 16, 2014 Leave a comment

每天吃完午饭我就犯困,就很想如果有一份可以睡午觉的工作该多好。

真的是很困啊,困到不行,工作效率就会随之降低,有时候甚至是零效率。我经常觉得我到了下午战斗力不及上午的一半,又或者现在人变得慵懒了,以前小时候那么艰苦的条件都过来了,现在这样却每天抱怨这个抱怨那个,不能忍。

如果可以,理想的生活就是soho,每天早上起床,吃完早饭开始工作,工作环境最好好一些。集中精力工作到中午,吃午饭。吃完午饭睡午觉,睡到自然醒。睡醒之后要么继续工作,要么就随便逛逛,遛个狗什么的,然后就到了晚饭时间。晚饭最好能约人出来一起,吃个饭聊个天,回到家再工作一段时间,没工作就看看电视或者游个泳什么的,最后上床睡觉。

好吧我承认我是在做白日梦。那么多人每天兢兢业业蝇营狗苟,我却每天满脑子想着这样不切实际的美好生活。其实也不是不行啊,如果我能找到一份soho的工作,如果我不去想养小孩这些现实的问题,貌似也是可能的。

我写的都快睡着了,不写了。再怎么思考我也不可能从困的状态变回不困。

Categories: Randoms

阴魂不散

July 15, 2014 Leave a comment

本来在我写完部门那个臭名昭著声名狼藉的low B之后,我觉得其实可以告一段落了(还有人说我写的不够客观,我其实也觉得是,就是还是过于美化她了)。因为反正大家现在都直呼low B,平常聊起来就直接low B代替,嘴舌之快已经逞到了;而除去嘴舌部分呢,暂时还没有人去搞她,有的地位不够有的能量不够有的脸皮不够还有的自己鸡贼,所以也没什么好总是提起的,大不了实在搞不过最后就推下八楼呗。

可是我美好的意愿还是落空了。

上周几啊,我们搬办公室了。我想他妈的终于可以清净了,这low B一天到晚在办公室清痰,全天午休,我经常有一种身在菜场的错觉。要说中国人的奴性或者忍耐性呢,也真是非常好的——如果换了个人,不是在这个位置,或者性格没有这么恶劣,估计大家都会群起而攻之,但是事实就是没有人敢上去说什么。我如果冲上去,也多半都是被说成个人恩怨——有时候我觉得真的是很无奈,欺软怕硬是人的天性,有些事情你越是看得清就越是觉得很丑恶。

搬了我以为就好了,眼不见心不烦,虽然一起搬过来的还有她以前的党羽,不过还是好很多了,至少不想见到的人只有一个了。结果当天晚上,我正想跟人交流一下搬办公室的快乐,结果就有人跑过来跟我说,low B在北京被抓了,叫我去打听一下。。。

我觉得这真是我的不好。大家现在有low B的一点风吹草动,就马上跑过来找我。。。上次她车祸也是的,她前一天刚跑到我老板面前诋毁完我,后一天我还没来得及骂,各路人马纷纷报喜说她出车祸了。。。现在也还是这样。。。拜托以后如果不是她真的死了不要来告诉我了啦,虽然我觉得她现在不死也已经半疯了。

一开始我没当回事。我觉得无非也就是被警察带过去警告了一下。后来才知道原来这还有下文。大致就是以前她的小伙伴之一——八婆同志走了之后,还矢志不移要搞死她——我完全不知道这两个人是为什么反目的,然后这件事情也是八婆最先放出来的。

low B还在微信上伤春悲秋,写一些很感伤的话,大意就是以前我们也曾畅谈人生尝尽美食,为什么现在你要这么对我呢?有一些没sense的人还以为这说的是我。我靠,真是太抬举我了,low B这种眼睛往地下长的人,什么时候看到过我?她眼里看到不都是她的同类么?畅谈人生尝尽美食,如果真的是在说我,这是在侮辱我还是抬举她?

总之就是大家贴来贴去,传来传去,我简直有一种一地鸡毛的感觉。我就觉得太搞笑了,原来价值观一样的人,也会因为利益分配不均而闹翻的呀?不过不管她们是不是反目成仇,对我来说都一样。对于我来说,敌人的敌人未必是朋友,但敌人的朋友一定是敌人,而且有些时候,你不把界限分的清楚一点,还真有些不知死活的人,总跑上来恶心你。过去这几年我真是被恶心得够了。

阴魂不散。每次我觉得我可以不用care这个low B了,她就会继续倒霉一下。当然了,我也很反感那些平时根本不表露意见,碰到这种时候就过来打探消息的人——真是鸡贼。你要明哲保身没有错啊,那你就继续保身,你们既然不愿意得罪low B,那也别要跟我这样的人套近乎了对不对?

总有一天,low B会在我们大家的诅咒声中暴毙的,不管这诅咒是来自于正面的一方,还是来自于为了利益跟她撕破脸的另外一方。对此,我深信不疑。

Categories: Randoms

买房这件事

July 9, 2014 Leave a comment

我觉得过去十年,全中国人唯一的focus,就是买房。

我们这一代人基本是最惨的。70后的人工作的时候房价还没起来,90后的人,他们的父母多半有一些积累。我们80年代的人,赶上生育高峰,大学扩招,房价飞涨,不管是不是努力工作,基本上有的积蓄,都交给了房子。

我虽然对现实的东西比较迟钝,但是也耳濡目染了这么多年。所以有时候我觉得这日子没法过,工作了努力赚钱买房子,买好房子如果正常结婚生子,小孩又来了,小孩子又要学区房,小孩子长大了,赡养老人的问题又来了。等到老人走了,你也老了。四五十岁的时候,除非事业很成功,否则这辈子基本也就这样了,说不定过几年就帮忙带孙子了。

我总觉得这不应该是生活的全部。

买房,投资的角度另说,我觉得如果真的有钱,比如高收入的70后,他们是真的会有很多闲钱的,那他们觉得房价涨,于是余钱投资在房子上,这个无可厚非。从生活的角度,我觉得买房是应该为了提高生活质量这个目的而展开的。买房子可以带来很大的稳定感和安全感,而且自己的房子随便敲敲打打,随便折腾装饰,会有很多乐趣——从这样的角度来说,人人其实都想买房子。

可是这就存在一个博弈了。比如买了房子,可能手头就没钱了,有钱也要还贷款,还要保证工作稳定不能出问题;不买房子呢基本想干嘛都行,就是缺少一点稳定——只是对于现在的我们来说,这个取舍变得非常难。本来大多数人为了最终的稳定,牺牲一时半会的轻松都是可以的,可是现在房价已经到了一般人无法承受的地步,不是单单放弃一点生活的轻松就可以达到的。

比如我想要住在世纪公园,我想要附近有超市,有地铁,去市区也方便,然后最好是有电梯的房子——于是我至少得准备买一个四五百万的房子,还要有非常夯实的还款能力;而实际情况是我只能买两百万的房子,不管是抗风险能力还是支付能力,都只能买两百万的房子,那怎么办呢?凉拌。

说到底是钱不够,也没有眼光。可是正常的社会,年轻人不是应该大多数都像我这样,磕磕碰碰,四处折腾经历,然后再settle下来的么?如今看来,正确的生活途径只有一个——就是毕业工作,然后攒下每一分钱,尽快买房子(如果能啃老的就先啃再还),反正只要买房子买的早,后面的人生基本就可以处于低压力状态。过去十年的人生赢家基本都是这样的。

所以我还是不太能接受现实,或者就是二逼,总觉得生活不该只有房子。结果到了现在,只有房子的那些人可以没什么压力了,我还只能租一个小破房子慢慢过日子。我的失败有一半是时代的原因有一半是自己的原因,反正不管如何,就是失败。

不过反正人生都如此失败了,那就索性不用在乎那么多了,怎么开心怎么来吧。

Categories: Randoms

要有钱

July 4, 2014 1 comment

如果说三十岁以后我又有了什么长进的话,就是我在追求了无数的所谓的感情,所谓的经历之后,开始厌倦了,我开始有了新的追求:那就是钱。

三十岁以前我觉得钱不重要。金钱买不来欢笑,买不来爱情,买不来尊敬和认同,买不来很多东西。那个时候我总是觉得,有了钱又如何,跟朋友的这些嘻嘻哈哈不是更有意思,跟男人的悱恻缠绵不是更加动人,努力做好自己,得到更多认同,更多尊敬,不是更有成就感——然后突然有那么一天,跟系统升级一样,我的价值观突然就到了一个新的水平:就是以前我珍视的那些,依然珍视;但是我开始意识到,如果能让我活得更加符合自己的要求,最有效的途径,只有一个,那就是更加有钱。

这个社会太现实。有时候我觉得我自己,凭着爸妈赐予的智商,自己修炼来的情商,还有猪一般厚的脸皮,还有不断强大的内心,才好不容易抵抗一点这个社会的现实,我还经常因此很骄傲。碰了无数次壁之后我依旧在不断地修炼自己,修炼到最后,发现,最根本的原因,是我本末倒置了。所谓的独立和自由,其实就是建立在钱的基础上;而我试图否认这一点,直接追求独立和自由,基本是行不通的。

要么是之前太傻太天真,要么是现在太市侩太世俗,反正我就是这么认为的。我生性善良,一般被别人否定了也没有太想着去打脸,或者说我生性傲慢,看不上大多数的屌丝,所以被否定了我也无所谓。可是这不是没有负面影响的,因为这社会的大多数人是屌丝,我被否定的多了,属于我的那一份我也拿不到。我说了我一直高估了这个社会的进化水平,即使我是在基本代表了国内最高水平的上海。

可能我还是对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失去了信心吧,我觉得只能靠自己靠金钱来寻求安全感。朋友在一起嘻嘻哈哈是很欢乐,但是在你有可能会给别人带来麻烦时,大多数人就隐遁了,还会反过来数落你不会做人;男人在跟你打炮时是很爱你,但是在面对现实问题时又突然从下半身动物变成了上半身动物,开始思考结合的各种利弊;还有认同,比如我的工作得不到认同,没关系,比如在你这里得到认同也就一个月几万块钱,我要是一个月能有几十万几百万,我管你认同不认同?至于尊敬,屌丝的价值观不可能让他/她们有sense尊敬值得尊敬的人和事物,但是他/她们会尊敬钱,所以一切迎刃而解。

最近有人采访万达太子爷王思聪,他说对朋友我只在乎人品好不好,是不是好玩,不会看他们有钱没钱,因为反正都没我有钱——多么霸气,有钱才能活得如此纯粹。

我不是一味鼓吹金钱的重要性。如果内心足够强大,强大到抵御一切负面冲击,没钱也是可以的。我只是说就我的自身水平,现阶段我的思想觉悟就大概是这个样子了。

最后说一句,什么叫有钱呢——就是我能像买jimmy choo一样买房子。

Categories: Rando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