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August, 2014

生病记

August 22, 2014 Leave a comment

那天到北京我先剪了个头发,然后感觉自己美美的,到了酒店之后跟帅哥同事A聊了个天。第二天早上见到了帅哥同事B,眼前一亮,心想哎哟公司居然还有这等人物,为啥我以前从来不知道?帅哥同事B的长相气质几乎就是我会非常心水的那一种,顿时心情更好了,想着晚上可以一起吃饭啊啥的。

中午我就发病了。久病成医,我很明显地知道我发病了。每次发病医生的诊断不一样,有的说是阑尾炎有的说是肠梗阻。我内心希望是阑尾炎,这样我这两年的痛苦都有了解释,而且有根治的可能性。

回到酒店我先自己休息了一会,后来发现扛不过去,就去了酒店附近的协和西院。利兹卡尔顿的服务就是到位,他们派了辆大奔送我去医院,还派了值班经理陪同。协和西院的医生一开始说你这个是肠梗阻,通个肠应该就好了。我就问我有没有可能是阑尾炎——不是存心误导医生,确实以前有诊断说是阑尾炎,而且我说了我内心希望是阑尾炎。医生说多半不像,保险起见就照个B超。

照完B超他们改口了,说你这个应该是阑尾炎,而且要立刻手术。我一方面喜一方面忧。喜的是这样以后说不定就不会再发病了,忧的是我在北京呢,动手术的话我怎么办?他们还说我们这儿做不了手术,你得赶快去其他医院排手术。

于是我打了个电话跟pengpeng,跟她商量后去北医三院。接着我打电话给上海的老板请假,然后打电话给帅哥同事A,让他帮我跟帅哥同事B请假,顺便告知了他们我阑尾炎的事情,他们说晚点来医院看我。

在北医三院折腾了很长时间,各种检查,X光还有CT,最后北医三院的医生说,我们觉得不像阑尾炎。先帮你打点点滴,然后观察一下,于是打了点止疼药和消炎药,我们就回家了。看病中途帅哥同事A和帅哥同事B还有美女同事C都来了,一直陪着我,pengpeng感叹我们公司的同事还是挺好的。

事情还有后半段。打完止疼药我顿时没事了,于是我们一伙人回到了酒店。止疼药药效过了之后我发现没有丝毫好转,还有恶化的趋势。我在床上辗转反侧了两个多小时之后觉得还是不行,于是骚扰了帅哥同事A还有B,再次送我去医院,pengpeng直接在北医三院门口等我。

这一次医生也有点紧张,毕竟我以前动过大的手术,而且他们也确实吃不准病因,于是他们让我去做增强CT。增强CT是要打药的。这一次回到医院我已经疼得不行了,于是他们找了个轮椅推着我。做增强CT的时候药一打进去我觉得我喉咙一紧,呼吸困难,以为自己要喉咙封闭休克了,赶紧大拍机器,医生跑过来说,你怎么了?我说我喉咙发紧,医生说是正常的——我当时真是害怕我一命呜呼了。。。

哦忘记说了,做增强CT的时候医生把我的bra揪出来盖在我脸上——生病了毫无尊严。后来做完CT,她让我的同事们还有pengpeng进来扶我出去。帅哥同事B走在最前头,然后一看到我那副样子,立刻连退三步。。。我当时心想,完了,这下没戏了,形象全毁。。。给帅哥同事B的第一印象就是bra盖在脸上。。。顿时有种心灰意冷的感觉。。。

后来插鼻管。pengpeng因为不太能看这种场面就没有陪同,帅哥同事A一直陪着我。我涕泪横流,鼻涕眼泪一大把的惨样又被他全部看到。。。生病了就是惨,毫无尊严毫无形象。。。后来我还吐了。。。更别提了。。。

再后来就是各种吊水啊,摘鼻管啊,不停测体温啊,然后到了晚上我就慢慢好转了。前后一起花费近四千。

这一次生病的好处就是再次确认是肠梗阻。这一次生病的坏处就是。。。形象全毁。。。

Advertisements
Categories: Dailylife

买房买成人道主义毁灭者

August 20, 2014 1 comment

最近半个月在折腾买房子。本来我对于在国内生活的各种不自由和不方便已经能够比较容忍了,也最大限度让自己避免麻烦,但是这次买房一下子把我以前未曾接触过的领域揭开来,让我发现原来生活的不自由远在我想象之外。

买房子,因为我买的是二手房,所以首先要审查我的购房资格;又因为我是结了婚的,所以要夫妻一起审查。中国有个奇葩的户籍制度,随之而生的有个叫户口本的东西,于是我得先拿到我老公的户口本,才能开始买房这个万里长征的第一步。户口本我在老公的妈妈那里啊,天晓得我要怎样才拿得到。中间的艰辛就不说了,总之我跟我老公撕B十几天,他终于帮我搞来了户口本。

户口本拿来之后只是说,有了被审查的资格——拜托你不要以为这个被审查的资格是想有就能有的。审查还要耗费三个礼拜,我就慢慢等吧。这个也不提了,反正也就是等。

接下来是办贷款。我是单独购房,但是也需要老公一起在场签字,这个我能理解,银行的规章制度。不过我跑到银行办贷款的时候,还是遭遇了各种想象不到的麻烦。首先银行的人质疑我是假结婚——原因是我和我老公年纪相差过大,而且房产证上只写我的名字。哦,这里插播一下,房产证上写谁的名字这个简直是千古难题,现实逼迫得每个人都低头,不管是父母还是夫妻,碰到房产证上写名字,怕是再亲的关系都不顶事,钱最亲。

我跟银行的人说是我一个人买,当然只写我的名字——事实上我如果想写我老公的名字也来不及了,因为这样合同要重新签,递交材料去审查的时候也得重新来过——我其实不是为了保障自己的利益,我总是天真地相信我老公不会跟我抢房子,不过一人之力太渺小,我只能硬着头皮想出各种理由,来解释为什么只写我的名字,当然这个理由是从现实的角度越合理越好,比如我老公比我年纪小,万一他不要我了怎么办;比如都是我的钱,万一抢房子怎么办;比如假离婚也许还有好处,为什么要假结婚?虽然我觉得这都是shit,但是为了办贷款,只能昧着良心说话。这个场景remind起我在生活中的各种挫折,特别是工作中。如果大家都觉得是这样,你就必须这样,装也得装出来,否则你就混不下去。少数人的利益永远没办法保障,然后还会被一群人攻击为傻逼。

解释了半天银行的人还是不相信,我就放弃了。鸡同鸭讲,正如我以前面对公司的那个low B,我说人要不势利要nice,她肯定嗤之以鼻,觉得当然要势利,不然自己怎么能捞到好处?所以有些事情是讲不明白的,受众质量太差不是我的错。后来我换了家银行,有惊无险地过了。当然了,这也只是让你有了被审查的资格,至于最后结果如何,还不知道。可是获得这个资格,你以为很容易么?多少人连这个资格都没有呢,不要以为买房子很容易,是我太天真了。

如果一切顺利,注意,一切顺利的话,我三个礼拜后能过户,这个过户要上缴一大笔税费给国家,国家美其名曰是为了打压房价而制定的政策,可事实上房价没下来,各种税费越来越多,越来越高。就算我不去质疑国家的初衷,但是这个确实是拿自己的血汗钱去填坑,每个月上缴很多个人所得税也就算了,买个房子也要上缴税费,还几万几十万地上缴,换了谁谁不心疼?

可是,你以为每个人都有交钱的资格?有些人被审查到最后直接就嗝屁了,根本买不成房子,能够交钱的人,都是感恩戴德的,虽然每一点钱都来之不易,但是最后上缴的时候还是如释重负,终于可以拿到房子了——所以说人被虐待到了最后就有了奴性,奴到最后根本分不清是好是坏,只要能小日子过下去已经是屁颠屁颠了,根本不会再去思考其中的合理性,和自己的正当权益。

这他妈的真不是人过的日子啊。有时候我觉得中国人要是少掉一大半就好了,就留下个零头,十亿人去掉,是不是一切都迎刃而解。我一直嗤之以鼻的那些利己主义者,又何尝不是这个国家的牺牲品,人多成这样穷成这样,从头到尾都没有办法体面的生活。不要跟我说国外大城市也如何如何,你跑到高峰时期去坐坐北京回龙观的地铁,然后对比一下高峰时期纽约伦敦的地铁,再来说话吧。人多归人多,密集归密集,首先不是一个量级,其次不是一个层级,被虐习惯了看到好的会误以为是不好的,这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Seriously,我觉得人真的不应该这么多。既然自诩为高级生物,就得有体面的生活,有凌驾于物质之上的追求,而不是跟蝼蚁一样,每天蝇营狗苟,计算这个惦记那个,小心左边提防右边,生怕一下就过不了自己的小日子了,战战兢兢,这是为什么啊?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以前那么穷苦的时候干嘛要生这么多呢?我完全不能理解。

总之就是买房子买成了一个人道主义毁灭者,或者我本来就是。

Categories: Dailylife

所以还是我错了么?

August 7, 2014 Leave a comment

年初领证的时候,我父母我弟弟都不赞同,我没有理会;韩鹏那边更是夸张,他根本不敢告诉他爸妈,而是找了个借口把户口本拿了出来。那个时候我什么都不管,我觉得他在我最需要结婚这件事情发生的时候就刚好跟我说要结婚,简直跟注定的一样,于是我不顾所有人的规劝领了证。

领证之后几乎没有好日子,有也只是很短的时间。一来我们经常不在一起,不在一起很容易起冲突;二来他确实没做好准备吧,他跑过来跟我说要结婚不知道是出于什么样的初衷,我并不怀疑,但是他确实没准备好,甚至还有一些恐慌。

有时候我想,即使全世界都不赞同也没关系,只要他跟我在一起就行,可是我没想过,我这样想,本身就是错的。

我们几乎从领证的第二天就开始吵架。他在江苏我在上海,我让他过来陪我,他说陪客户喝酒了很累不想过来。我说不是你说了要过来陪我的么?然后我们就吵了。

吵完之后他就立刻回天津了。在天津也不太平,他在家里不敢接我电话,因为他爸爸还不知道我们结婚了,他妈妈翻书包翻到了结婚证,勃然大怒,所以总体上他不敢在家里接我电话。可是我不依,我都跟你结婚了,你不接我电话是什么意思?于是我每天都跟他吵架,每天他都很无奈,我也很愤怒。

又过了几天他辞职了,因为公司不发工资,他觉得很愤怒。我不知道说什么,于是什么也没说,但是这样一来过年的计划全部被打乱了。

过完年他整个人就变了,可能毕业后一直不顺利,让他整个人都变得比较奇怪。他对我总是有一股怨气,觉得我不管他。我也觉得很莫名其妙,你没有工作你就自己找工作,而且我们结婚了,你不是应该来上海找工作么?我一直让他来上海,他来了,来了天天在家玩游戏。我让他找工作,他说他不想要那些工资很低的工作,没有发展也没有意思,我说那你自己找啊,他说我人生地不熟,你为什么不帮我?我每次都说不过他,只好冷处理。当时每天都在吵架,有一次都冲到民政局去了,然后因为没有户口本只好作罢。

接着他就回天津了。到天津之后他又好转了一点,中途还过来陪了我一次。工作上的事情我没有管他,我实在是不想管。这次其实我们两个相处的不错,还蛮和谐的。

在美国的时候就各种不太平,他总是怨气深重的样子,我在美国我也没管他。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情绪突变成这么陌生的样子,事实上我当时就觉得很烦了,我觉得两个人不在一起ok,甚至你不能给我带来任何生活上的好处和乐趣也ok,那你至少不要给我带来的全是负面的东西。

从美国回来他已经去埃及了。我也没有管他,我自己忙着买车买房子。他一直说要离婚,我一开始觉得只是闹脾气,后来闹得多了我觉得那就离婚吧,等他回国再说。他一副言之凿凿的样子,我也懒得去计较。一个人变得面目全非大概也不需要什么理由。

买房子又是各种幺蛾子。因为结了婚,所以一定要老公的身份证户口本原件,而且贷款要老公出面签字。为了这个事情,我跟韩鹏几乎天天吵架。首先他不肯回国,或者是不能回国,这个我无从考证,一半一半吧;然后户口本在他妈那里,为了让他帮我要户口本也是费尽周折;最后我觉得他完全不能理解我的处境,我的焦急,所以情绪也很不好。每天吵架每天吵架,有时候吵急了就会口出恶言,两个人跟仇人一样争执。

我真的很累啊。我没想过会是这个样子。所以还是我错了么?我顶住所有人的压力跟他领了个证,被人取笑没有婚礼没有房子,什么都没有,父母规劝也不管,就是为了这么一个结果?我只是希望自己过得不要那么现实,对他我也没有什么要求,为什么还是会这样?我就是不应该跟一个年纪这么小的男人结婚。大家都说他不成熟可是我觉得他成熟,结果呢?我就是不应该什么都不要求,到最后什么也没有,而且两个人的感情也破裂为零。

现在的我已经不喜欢跟别人倾诉,所以每天晚上下了班我都一个人把自己关在家里,要么跟韩鹏继续吵架要么自己崩溃大哭,到了第二天照样上班。最让我难受的并不是这个过程,而是我一直在问自己,是不是,真的,还是我错了?

Categories: Dailylife

中国男人配不上中国女人?

August 7, 2014 Leave a comment

最近有一篇炒得沸沸扬扬的文章——中国男人配不上中国女人,大意就是比如在上海的大街上,随便看几个女人,都打扮得不错,外表上漂亮得体,但是如果看她们身边的男人,往往外表上要差一个档次,不是穿着太随意,就是即使穿的不错也显得萎靡邋遢,精神面貌上有差一截。

作为外貌协会成员,我当然是再同意不过的。很多时候我觉得周围的男性真的是太不注重外表了,不管他们内在如何迷人,都弥补不了外在的缺陷——这个缺陷不是指先天的丑陋,而是后天的疏于收拾,形象上始终各种硬伤。

不过这倒并不是他们的错。

中国的男人其实是很苦逼的。大多数的女人在结婚之前要房子,所谓丈母娘刚需,然后这个房子,有时候是需要男人一力承担的。新婚姻法出来之前,基本就是男人供房子女人坐享一半。房价飞涨之后,除非真的家底夯实,否则每个男人都要吭哧吭哧赚钱买房子,经济压力太大之后,他们根本无暇顾及自己的外表。一来没心情,二来穿衣打扮也要花费,还不如省着买房子。

如果这也就算了,那也还好。第二层面的原因是中国的女人大多数都不独立。恋爱关系中,非常常见的一种关系就是女人只管自己的那一小摊子,比如学习就管成绩好,比如工作就管工作还不错,其他大事小事基本上出来了,都是要拉着男人一起去做的,或者完全交给男人。中国的男人呢,也习以为常,觉得就应该是这样,所以他们在吭哧吭哧供房子的同时还要承担很多其他的义务,比如陪女朋友逛街看电影啊,比如帮女朋友解决生活中的各种大小问题啊,所以在赚钱以外的精力也基本被这些事情瓜分干净,不可能再去收拾自己的外表。

第三层面的原因是这个社会的主流且落后的价值观,对男人的要求就是有钱,有钱就是牛,有钱遮百丑。如果一个男人充分有钱,他就算邋遢随意,都有可能被公众交口称赞低调;如果一个男人没钱,那他打扮的再好,也得不到认可,无论是在工作还是择偶上,都没有任何的竞争力,说不定还会是负分。

中国的女人在择偶的时候,也完全不会看这个男人会不会打扮,充其量不邋遢不脏兮兮的就可以了,她们大多考察的是有没有经济能力,为人靠谱不靠谱,等等,这也无可厚非,生活毕竟不只是穿在身上的两件衣服。不过在种种压力和女人择偶上的偏重点影响下,男人自然也不会太注重外表了,他们大多数会吭哧吭哧赚钱,少数会想着办法对女人好,穿衣打扮,跟他们是无缘的。

我不是过分强调外表的重要性,可是我觉得每个人都要有对自己最基本的要求。比如干净,这是很基本的,你不需要穿名牌不需要搞得油光水滑,但是你至少要干净——头发清洁没有头皮屑,衣服鞋子干净得体,没有口臭没有体味——这难道不是最基本的?不过老实说现实生活中真是让人沮丧的可怕,而且这样的男人,只要有一定的经济能力,最后都能娶到老婆,所以他们也不会有什么改进。

女人打扮的好,也是这个社会的价值观决定的。中国男人在择偶过程中首先要求的就是外表,他们不care心灵,所以女人只能拼了命打扮,你不减肥瘦身不穿的稍微好看一点,基本就被拍死在起跑线了,根本不要奢望找得到男人,那怎么办呢,于是女人也只能拼命迎合主流价值观,让自己变得更白更瘦更美——中国男人喜欢白瘦美啊。当然了,也有人是出于对自己的要求,会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的,这样心情也好。

总而言之这个现象的产生是有各种原因的,然后依然在继续。不过我觉得随着社会慢慢进步,这个现象还是会改善的,只是需要时间罢了。

Categories: Rando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