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October, 2014

2014年10月31日

October 31, 2014 Leave a comment

十月的最后一天。

最近的生活既充实又空洞,充实是事情很多,特别是工作上,空洞是感情上的,很是寂寞。

早上起来清理了一下微信上的朋友圈,其实我朋友圈的人并不多,清理了一下就更少了。以前我不是这样的人,我总是对很多人很nice,有着先天的善意和忍让。不过后来我发现首先无趣的人实在太多,其次很多人不识好歹,再加上所谓的你来我往只是表面和谐,真有什么事情就消失了——于是我对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渐渐丧失了信心,我只相信我自己。

我知道自己有点矫枉过正,但是在你真的被一帮low逼以及不知好歹的屌丝伤害过之后,你就真的丧失了耐性,人生这么短,我不想浪费时间,人与人之间的差距实在太大,一辈子也不见得能说到一起去,或者一辈子你说的话她都不会听得懂。

还有感情。我总是对感情有着先天的渴望,但是感情其实和朋友一样,非常不可靠。唯一的区别就是我还是稍微对感情宽容一些,还愿意花一些时间去浪费在感情上,大概因为在美妙的时候,感情带来的慰藉是其他所有都不能比拟的,所以经受伤害的阈值就会大一些。

生活真是现实。我这样一个天生崇尚欢愉崇尚感情的人,被逼迫到对人丧失信心,对感情仅存一点幻想,这该是多么残酷又悲哀的事情。为什么人生会是这个样子?

Advertisements
Categories: Dailylife

为外企辩护

October 27, 2014 Leave a comment

貌似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诟病外企的种种弊端和劣势,特别是在几家外企大幅度裁员以后,让我觉得有必要替外企辩护一下。在外企工作了这些年之后,我唯一的感受就是,如果再让我找一次工作,我肯定还是坚定不移地选择外企,或者直截了当地说,选择我现在的公司。

很多人说外企牛并不代表你牛——可是我没想要多牛啊,我不需要变得world famous,我不需要自己行业内不可或缺,我不需要自己牛逼哄哄:你可以说我没有上进心,但是事实就是如此。很多人工作是为了养家糊口,我工作,也就是为了养活自己,在养活自己的基础上更好地生活。也许有事业心的人从来都不是我这么想的,但是他们毕竟不是我;也并不是我不想要有事业,但是如果为了要有所谓的事业要付出极大的代价,那我宁可放弃。

最近有太多人说外企就是有光环,很好的办公环境,很好的福利待遇,出入都是五星级酒店——于是很多人就迷失了,觉得这才是生活,而一旦哪天这层光环没有了,比如裁员了,这些人就会被打回原形,发现生活原来不是这个样子的。我每次看到这种言论都觉得是狗屁。先说很好的办公环境很好的福利待遇和出入都是五星级酒店——这对于老外来说是工作的基本,这对于我们来说之所以有光环,是因为绝大多数人没有得到这样的本该是最基本的待遇——这就是生活,这不是迷失,生活本该就是这个样子,只是在人口庞大又贫穷的中国,这最基本的待遇都不是大多数工作的人能够享受得到的。其次我觉得人生既然做出了选择就应该承担相应的责任,如果真的要付出代价那也无可厚非。如果裁员了那就重新面对现实找工作,也许你的人生会因此陷入困境,但是这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如果你真正有能力应该可以找到工作,即使待遇不同从前;如果你没能力,那只能说运气不够好,怪不得任何人。

就拿我们公司的人来说。我们刚进公司的时候满欧洲玩来着,非常非常开心;现在嘛,温水煮青蛙,很多人发现跟市面上的人比有了很大的差距,但是呢也跳不动了,一来不是很能吃苦,二来竞争力确实下降了。于是就有人感叹,以前看上去很苦的那些同学,现在有房有车有闲钱满世界旅游,而我们,玩了一圈回来发现房子买不起了钱也没多少。这个情况的发生,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国内的房价的确打破了很多人的计划,除去这个原因,这其实就是一个选择问题:同等能力情况下,有的人在20岁出头的时候玩,玩完了还是需要重新开始面对现实生活的各种问题而好多坑都被占住了;有的人20出头的时候努力奋斗,占住了坑,然后现实生活的种种搞定以后,在40岁左右或者更早的时候享受人生。两种其实都没什么问题,就看你选择哪一个,而我,肯定不假思索地选择前者。

为什么?这还要问为什么?钱可以再赚,青春不会再回来。我现在其实都后悔年轻的时候玩得太不轻松了,太压抑了,背负了各种不应该背负的东西,应该再玩的洒脱一点——因为过几年你就会知道,你再也回不到20出头的时候了,那个时候即使住大通铺,即使通宵坐火车,即使吃得不好即使旅途艰苦,都是欢乐,是你在40岁的时候无法企及的欢乐。当然了,这只是我的想法,不同想法的人可以做出不同的选择,很公平,但是不要做了选择,又抱怨没有享受到另外一种选择的福利,这是不对的。

还有外企的工作氛围,这是最重要的一点。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即使像我们公司,现在被一些low逼还有中国人的劣根性破坏得已经不像外企,很多地方其实还是要好过于大多数国企和民企的。平等公正在任何地方都是相对的,但是至少外企能做到这相对的平等公正。我说了,只是选择问题,就看你选择什么。你如果想要被体面的对待,想要在这个处处得不到应有尊重的国家还能得到一些该有的尊重,想要真正离正常人的生活近那么一点点,你就是会选择外企,毫不犹豫地选择外企。我去过很多国内的客户,即使很多客户,他们的员工工资比我们高出许多,我还是觉得不愿意在这样的公司工作。中国人比较现实,觉得工作环境那些都是虚的,钱拿到手上才是实的,无可厚非,那你这样想就去找钱很多但是很辛苦而且很不人性化的工作,毕竟在国内,很多人确实需要钱来改变自己的生活状态和社会阶级。

可是对于我这种人,对于我这种觉得生活不仅仅只有工作觉得生活应该有很多乐趣的人,外企已经是我在中国能得到的最好选择,即使它们正在没落,即使它们从来不把核心业务放在中国,即使我们永远是二等人,即使我们能够享受的光环也在越来越缩小,我还是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它们。

人生这么短,我们真的应该好好想想到底什么才是最重要的,然后做出自己最喜欢的选择。

Categories: Dailylife

Life isn’t that hard

October 27, 2014 1 comment

我买的车一直没有上牌——主要问题是缺钱,还有一点小的原因的是即使我有这么多钱我也不想再自己花了,想留给我弟弟。前两天觉得有点一筹莫展,比如车子马上就不能开了;然后我到了年底就得搬家了,没有车基本就歇菜了;再比如我好不容易凑齐装修的尾款,如果还要拍沪牌,经济压力会陡然增大不说,还要到明年三月份我才能凑齐这笔钱;还有要还贷款呢,还有日常开销,还有年底我要去日本玩,明年一月份我要去德国,去了德国自然有各种夙愿要偿,也需要钱等等。那天我一边开车一边想着这些那些,突然就有点崩溃,觉得自己怎么陷入了这么悲惨的境地。

还有工作。我最近被抓着去学习编程,顿时我就崩溃了,天知道对于编程我有多白丁——有些事情我就是永远也学不会的,编程就是其中一个。可是我一点办法也没有,老板说了我就得做,而且在可以预见的将来,我这个工作需要的技术含量只会越来越高,我所谓的可以尽量少做技术的幻想,只会让我过得更惨。其实我对这个事情本身没什么意见,这反而增添了这个工作本身的公平性,我只是觉得自己实在是不行,压力会变得很大,而我,非常讨厌压力大的生活。

于是工作和生活又同时陷入困境,然后我整个情绪都是濒临崩塌的状态。

今天早上研究了一下沪C的行驶范围,发现沪C可以到公司,顿时觉得有了希望。这样就省下了七万块钱——以前不觉得七万块钱算什么,现在觉得,可以缓解好大压力。因为一方面我不用花七万块去买车牌,另一方面如果我有了七万块,其他方面的花销都没有后顾之忧,于是我心情就好了不少。

工作上,我还是继续用阿Q精神麻痹自己。比如别人都升上去了,我自己不努力加上运气不好加上没sense;比如现在我还是得和小朋友一起吭哧吭哧学编程,我之前不做技术不是很焦躁,觉得更烦;比如工资很低,我马上又要去德国了,玩一玩也许就不那么在意钱了。总而言之就是阿Q阿Q阿Q,脸皮厚就是一切。我也希望自己可以往上爬,获得应有的存在感和成就感,可是能力一般就是一般,我也没办法,日子总要往下过的。

所以就是,Life isn’t that hard,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多一点耐心多一点阿Q精神。既然现在我已经逃脱不了背负贷款每天上班下班为生计发愁的命运,那至少尽可能让自己开心点吧。

Categories: Dailylife

怨妇人生

October 16, 2014 Leave a comment

最近在怨妇的道路上走得有点远。

一部分其实是好的影响。我现在维权意识很强,任何我觉得侵犯到我权益的地方,都会强势地出击或者维护,也因此大家开玩笑叫我怨妇,动不动就投诉。我知道在中国,以一个专业高效的标准去要求很多行业的人,有多么不现实,但是至少我在贡献我的力量。对方工作中确实需要有改进的地方,我反馈出来也是一种督促机制。有时候我还会反思自己以前工作中的不专业——高效倒是还好,我对于偷懒有着先天的天分,而且有时候,你需要ignore身边的人的行为模式和思维模式,专业而客观地看待每一件事情,虽然这很难,但是这对于完善自己其实是很有帮助的。

中国人有一个习惯的心理模式就是你怎么样不要紧,只要不影响到我就没关系——老实说我对这种心理深恶痛绝,所谓的保全自己有时候就是shit。上海这边呢,尤其矛盾。一方面上海人的维权意识其实还蛮强的,很多市民的公共道德意识也比较强;另一方面上海人在独善其身这方面又深谙其道,所以有些时候我对上海人其实是又喜欢又讨厌的。扯远了,我只是想说,及时地反馈各种意见其实是一个很好的帮助对方改进的方式,同时也可以完善你自己。因为有些时候在你反馈意见的过程中你会发现工作虽然行业有不同,但是其实很多特点和组织管理方式是共通的,所以有时候别人的不专业也能够让你换位思考,在做自己的工作的时候,如何让客户更满意。

除去好的影响当然就是不好的影响了。跟韩某人的撕B还远没结束。我是真的没有想到过我费尽心思想要去抵抗外来的冲击,但最后还是败给了身边人的伤害——这种打击真的很大。我虽然没有到以泪洗面这么严重,但是心情其实一直都不好。后来我想想,人生也许就是这样,当我刚进公司为了出国可以欢天喜地的时候,偏偏来个身体上的伤害;当我好不容易忘记这个伤害的时候,又碰到low B们的攻击;当我回到上海觉得松了一口气的时候,工作上发现已经失衡了;当我工作上好不容易缓和一点压力的时候,感情上又碰到了一个坎坷。我不知道是我的人生这样还是大家的人生都这样,我只知道发生的事情我是没有办法逃避的,只能去面对。

比如昨天,我在公司其实很正常。上午下午都满满当当,做该做的事情。下班的时候心情一下子就变了,我觉得这样的一天,晚上应该也要是正常的,回到家有个人可以说说话,一起吃个饭散个步,这样才算一个正常的婚姻生活。可是我不知道离这样的生活还有多远。于是我一回到家就开始跟韩某人远程吵架。韩某人也很奇怪,态度由之前的不管不顾变成现在一味地道歉。之前他可能觉得他半点问题都没有,现在他觉得他有问题,但是他的问题在于他冲动地跟我结婚了。我每次跟他说话都大怒,狂骂不止。我真的觉得一个男人如果连自己的行为都不能负责,那就回家继续喝奶,不要到社会上来祸害其他人。

我心中的憋屈其实不在于我们感情上的摩擦。我的憋屈在于,我一直觉得自己没看错,一直觉得他不是大家所说的那样幼稚以及冲动,但是现在偏偏他推翻了我所有对他的信任,而且我还要心甘情愿地承认是我错了,大家对了,这种被辜负的感觉太伤心了。每一次我以为是我对了,但是结果又是大家对了的时候,我还是不会认输,我只是觉得,原来我所信非人,下一次,下一次,真的需要再小心一点才好。

其实过去的人生中我一直试图把节奏调整过来,但是很多时候节奏就是不对。也许是我的能力问题,也许是运气问题,不得而知。不过日子总要往下过,即使是做怨妇,也要做得有声有色吧。

Categories: Dailylife

穷是一种基因

October 10, 2014 Leave a comment

我是一个非常非常讨厌穷的人,不管是物质上的还是精神上的,即使我自己并不富有。这种骨子里的厌恶不知道是先天的还是后天培养的。有些时候我甚至觉得穷是一种原罪,埋在基因里头,好多人一辈子深受其害却不得知。

小的时候我们家还是比较富足的,虽然那个时候的物质条件跟今天无法比较,但是我还是过了一段所谓的富养生活。即使只有一段,也为我后来的生活埋下了基调。后来家境渐渐不好,日子渐渐窘迫起来,我父母对待钱的方式也渐渐局促起来。可惜我已经被养坏了,于是我就总也不明白为什么日子要过得这么压抑,每天无时不刻都在计算钱,做任何事情都是从钱的角度出发。当然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我父母不至于穷到我连书都读不起。我没有别的本事就会读书,一直读到今天,终于算是稍微脱离了一点往日的阴影。

其实我很早就意识到,如果我父母的经济情况能不那么窘迫,我的人生会有多大不一样。有时候穷人的孩子面对人生的时候,选择会少许多,越穷就越少,而且有时候往往都不是线性关系,而是一条飞速下跌的曲线关系。

这并不是抱怨,而是一个客观的分析。首先人穷久了,行为模式就只有一个字:穷。到后来我妈到什么程度,无论做什么她都要问多少钱,有时候我真是想暴走。我觉得生活不该只有这些东西,但是我没办法跟我妈讲明白,所以大多数的时候我都隐忍,除非她要来干涉我的生活了,我才会跳起来。这次我装房子,我妈让我不要装中央空调,就在卧室装一个挂机,我就觉得很莫名。她的出发点是便宜,可是我是在装修我的房子,我自己要住的,当然是怎么舒适怎么来。

不是说我完全忽视现实的力量。我觉得一开始,你手上的钱会决定你要在哪一个范围内做选择,这个范围既定以后,剩下的事情应该和钱没什么关系了。像我妈这样的人很多,甚至于我刚参加工作的时候,看到组里一两个女同事的嘴脸,都觉得很可怕——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为什么比我妈表现的还喜欢占小便宜还喜欢斤斤计较?这该是小时候有多穷?接触的多了就习惯了,我只能一次又一次地抵抗这些冲击,并且自己尽力让自己不要活成这种可悲的样子。

接下来是思维变穷了。穷人会花很多时间在省钱这件事情上,which我总是很莫名。我觉得时间应该是花在赚更多的钱上,或者不能赚钱就少花钱,为什么要孜孜不倦地研究怎么省钱呢?这是时间的分配。还有资源的分配,比如钱到底应该用在什么地方,这一点穷人和有钱人大概也有很大的不一样。比如有钱人懂得投资的重要性,穷人大概习惯地会存银行,时间长了这个差距也会体现出来。

再接下来是精神层面的贫瘠。时间和资源都被无谓的事情霸占,人是没有办法提升自己的,整天研究打折省钱,怎么会有时间阅读思考?于是物质上的穷直接造成了精神上的穷,并且只会越来越严重。当然精神生活不是必需,你连命都活不了了,还谈什么精神。实用主义的人往往对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嗤之以鼻,这也不算太错。每个人的价值观不一样,我是觉得作为高等生物,人应该有宽广的精神世界,而不只是基于生存的物质需求。

最后就是上升到善恶了。有的人太穷了,开始仇视社会仇视世界;有的人慢慢不穷了,但是已经被打上了烙印,所以还是喜欢占小便宜喜欢排除异己喜欢为自己攫取一切可以攫取的利益而无视规则和他人;有的人行为还能hold住,但是心理已经变态了,比如看不得别人比自己有钱,比如总是不相信公平竞争——穷人的世界规则性和公平性远远少于富人,资源缺乏人又多,每一个人都是防贼一样防着身边的人;还有的人,直接开始犯罪了,抢钱,骗钱,偷盗等等,都是恶。

这个世界的游戏规则已经越来越对穷人不利了。我这一代人还可以通过读书改变命运,还有一点聊胜于无的希望,慢慢改变自己的社会阶级——非常成功的人甚至可以跃居社会阶级的上层或者顶层。我的下一代人,社会阶级更加固化,穷人的生活变得更加没有希望——看看现在的美国,差不多可以知道我们以后的社会会是什么样子。

深深的无奈。

Categories: Dailylife

不过就是一辆车

October 8, 2014 Leave a comment

自从我买了辆A5之后,各种有趣的事情就都来了。其实我买的时候并没有想那么多,后来才发现,当时没有想到的,后面都让我经历到了。

首先说我为什么要买这个车。很简单,因为它帅啊,好看又好开,又是名牌——在我承受的范围内,我所买的东西几乎都是这些KPI。当然有些名牌我觉得徒有其名,有些名牌我觉得物有所值,但是这些都要买了以后才知道:所以我买的时候还是有点风险的,就是万一买了之后觉得徒有其名,就惨了。

我去年就想买车,当时我想买奥迪Q3,但是因为种种原因搁置了。今年我更想买车了——生活没有什么乐趣了,我当时就想买辆车兜风玩,买个房子装修玩。后来我去看车,莫名其妙看了个奔驰的E200 coupe,看完之后再去奥迪,就直接看A5了,而且开完A5我就不想要奔驰了,动力差太远。至于宝马我向来没什么好感——至今不明白为什么大家都喜欢宝马。于是我就下定决心买A5了,即使它有点超出我承受能力。

当时我稍微算了算,因为我房子便宜,然后公积金里面有一笔钱,所以前面几年我不用还房贷,而且我如果搬到房子里面,每个月4000的房租就省下来了,供一辆车绰绰有余。因为要留装修的钱所以我买车要贷款,于是就一点一点这样操作下来了。车牌的钱没有了,我也不想搞沪牌,最后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

因为我一贯的我行我素的风格,所以我买这个车不至于承受太大的舆论压力——因为这个车很明显超出我承受范围了,好多工资比我高资产比我多出许多的人,都没有开这么好的车,就我大剌剌买了个A5。不过我周围的人素质还是很高的,加上我这么多年来的铺垫,他们也没有怎么说我,或者说了我也不知道,反正明面上听不到也看不到,就行了。

不过自从我开了这个车之后我突然有了很不一样的感觉。我后来分析是因为上海这边务实是主基调,一般人手上有这笔钱肯定全部拿去买房子,或者大半拿去买房子,不会像我这样大半拿来买车——不仅买车要一大笔钱,随后的养车也贵。大众的价值观其实很根深蒂固,他们大概觉得开一个四五十万的车,身家最少最少有个四五百万——虽然四五百万在上海不算什么,但是在房价飙高的今天,很多人的资产也许早就超过了四五百万,但是可支配收入很少——所以我开这么个车,除去至少有个四五百万身家,肯定还有一大笔可支配收入,不然为啥开这么好的车?这是我猜测出来的他们的心理模式。

我每次去停车去加油去洗车之类,服务人员都会说小姐你开这么好的车,不如这个来一点,那个加一点。你这么好的车都买了还在乎这么一点钱。有一次我洗车索性没带钱,服务人员直接给我免单了,说反正你也不会赖账,你开这么好的车子。我瀑布汗。经常还会有人趴在我车子上面朝里看,一边看一边说,真漂亮,真是好车。我受宠若惊。

上周末我去了临港,然后开到海边的时候跟一辆车对上了。按道理应该我来退,但是当时我有点嫌麻烦,于是没动。后来对上的那个车主下来了,准备跟我理论,结果人民群众纷纷帮腔说,算了你还是退吧,人家这么好的车,擦了你损失大。我当时一句话都不用说,然后就看着群众的力量迫使对方车主退让了,心里有点莫名的恐慌。

其他细枝末节的小事更加不用说了。我们小区现在每个人都认识我,提到我就是A5车主。小区的保安问过我好几次,这个车你自己买的?还有人直接说,你老公帮你买的?大概他们觉得要么女人挣不了这么多——当然我确实也挣得不多,我只是舍得而已;要么女人不会买这么好的车——可是偏偏我就喜欢好车。

我除了觉得有意思以外,更多的是隐隐的不安和无奈。不安是以前留下的后遗症,我知道集体式的仇视和敌意会有多可怕,我以前就败了何况现在;无奈是我觉得,这社会真的很外貌协会,有钱人在这个社会能过得很好,而且身家的档次决定了你享受到的待遇档次,是无形的感受,但是又无所不在。你觉得你可以突破这层无形的屏障,也许只是你觉得而已,又或者也许只有你找到了一个小孔在透气而已,这个屏障依然存在,并且也没有因为你的这个小孔而漏气,反而一如既往的坚实。

不过也就是一辆车啊。

Categories: Dailyli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