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November, 2014

我爱你 之三十七

November 28, 2014 Leave a comment

第九节 他不爱我

感情中最大的羞辱是什么?他不爱我。

我一直以为他爱我。其实后来冷静想一想,他也许并没有那么爱我,他毕业后来到上海不过是因为上海不比北京差,而且他刚踏入社会还不知道现实的残酷;在他的工作和我发生冲突时,他always选择的是他的工作;他后来跟我在一起也是因为他的工作刚好在江苏,如果没有这份工作,他根本也没打算跟我在一起。

可是之前我并不是这么想的,我总觉得他爱我,我觉得他首先能理解我,其次能接受我,最后他还爱我。理解是因为我们的性格天生就很相像,有着与生俱来的天真和骄傲;接受是因为他和大多数中国男人相比有着正常的价值观;爱我,因为我们之间的互相吸引。我所有的行为都是建立在这个基础上,然后突然有一天,这个基础被推翻了,我臆想出来的爱的大厦轰然倒塌,然后我对着庞大的废墟茫然失措。

我爱他吗?我不知道。也许我只是爱我自己,我觉得他像年轻时候的我,所以我喜欢他。我没有办法接受他的不独立,我也不会因为他年纪小就诸多担待,我只是知道,在很多人中间,如果有一个人我能够接受并且愿意一直和他在一起,那应该是他。

我不知道别人对感情的要求是什么,比如有的女生会说我希望他对我好,可是对我来说这是不同的两个概念。我以前的男朋友对我很好,可是他不爱我,于是我们还是走不到一起;后面有个男人声称很爱我,但是连最基本的现实问题都不敢面对,这也不叫爱;韩鹏跟我结婚的时候我以为他爱我,可惜事实上我想错了。

接下来的这段时间就是无止尽地羞辱。在电话里面我质问他,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他说我不喜欢你了。我说那你为什么要来找我结婚?他说我是一时冲动。还有他明目张胆地把他勾搭的女生的微信给我看,他称那个女生为韩夫人。所有的这些交流,都让我再次回到以前那种两耳轰鸣两眼发黑看不见未来的噩梦中,我每天都睡不着。

有一天晚上我躺在床上,想起我们以前在苏州街的时候,他也是叫我韩夫人,然后我说以后如果我们生小孩了,就叫韩月月和韩小鸟——那一刻我失声痛哭。我无力去声讨男人的变心和背叛,我只是觉得我到底还是输了,又一次在我和全世界的对抗中,输给了全世界。我耳边一直有一个声音在嘲笑我,谁让你不听劝要跟他结婚?

Categories: Books

有钱,就是这么任性

November 27, 2014 Leave a comment

这次来新加坡的最大感受是:有钱,就是这么任性。

我是第一次来新加坡。因为已经去过了世界上大多数的大城市,所以一开始我并不以为然。以前在樟宜机场转过机,知道机场很好,仅此而已。不过这个不以为然在我真正离开机场,踏上新加坡的土地时,就碎了一地,我开始意识到,我这么晚才来新加坡,真的是一种损失。

新加坡最大的特点是什么?两个字,有钱。不要跟我说什么有的城市别有风味有的城市有文化底蕴有的城市历史悠久有的城市世界中心,当一个城市的每一个角落都透露着整齐有序干净周到的时候,你就会知道这个城市满足了一个最强大的KPI:有钱。虽然每个城市大相径庭每个国家风格迥异,但是无论你去世界上哪一个地方,富人区和贫民窟的区别都是一目了然,全世界的富人区都是一个气质,而新加坡,则是每一处都透露着这种富人区气质:这是个彻头彻尾的富城。

有钱就有一切。所有的市民素质,管理有序,工作高效等等,其实都是建立在强大的经济基础上。仓廪实而知礼节,只有有钱了,才能得到更好的进化,才能有更好的文明程度。

这个城市干净到什么程度呢?昨天下磅礴大雨,我打不到车,然后又穿着一双细高跟鞋,还没带伞。可是我又急着赶回酒店,于是心一横,索性把鞋脱了,赤脚在新加坡的街道上奔跑。回到酒店我去泡澡,看了一眼我的脚,居然并不脏,只是湿了。

还有足以淹没人的繁华。鳞次节比的摩天大楼每个城市都有,可是同样的几幢大楼,在不同的城市,也会展现出不同的气质。这种感觉怎么说呢,就跟有钱人也有档次之分,比如百万富翁,千万富翁,亿万富翁。同样都是有钱人,但是有的人就是更有钱,他也会让你感觉到他的确更有钱——新加坡就是这种感觉。同样都是大城市,同样都很繁华,有的城市甚至高楼大厦的高度和数量都超过了新加坡,就跟一个千万富翁的房子远大过于一个亿万富翁的房子一样,可是你还是很明确地感知到,房子小的那个其实更富贵,比如新加坡。

很多富贵是细节处展现的,比如这里的出租车,干净而豪华——豪华是针对出租车的标准;比如这里的交通,上班时间也不堵车,问了一下原来一块车牌8万新币,路上跑的每一辆车放到国内都是一辆豪车;比如这里的机场,樟宜机场连续好多年全球第一,全球第一不仅仅是硬件第一,服务也是第一;这就是富贵。

所谓有钱就是任性当然是在搞笑,可是有钱了的确好多看上去劳民伤财的事情在这里就变得那么合理。比如他们搞了个空中泳池,美其名曰Infinity pool,实在是B格很高啊,我一直想去泡一下;比如他们在海中间造了个足球场;比如他们有夜间动物园,有阿凡达里面一样的空中花园;比如他们在金沙旁边有个灯光秀,那个秀虽然有点无厘头,但是看得出来还是很炫酷的;诸如此类。我们有个很有钱的客户,花了五年时间终于把所有系统都整合在一起了,现在又要拆开,但是没有人觉得不合理,因为他们有钱,而且愿意花钱,所以一切都显得那么合理。

这个世界是非常宠爱有钱这件事的。同样的事情,有钱就只是任性——而任性,是个多么中性的词语,丝毫没有贬义,还透露着一丝丝地羡慕;没钱,就会是二,不会做人做事,情商低,缺根筋,直肠子等等,再好也只能落一个另类的名声。

如果说有什么不足的地方,那我觉得这个城市的口音实在是有点不搭配它的气质。口音独特的新加坡人,建设起来了亚洲最好的城市之一,确实是一件值得敬佩的事情。只是这感觉就像你碰到了一个很性感的男人,他长相身材都是完美,但是他一开口,声音尖细,顿时就会有点幻灭——somehow我只是觉得这个城市的口音真的伤害到它本身的性感了。。。

Categories: Dailylife

我爱你 之三十六

November 27, 2014 Leave a comment

第八节 数次电话

因为户口本要韩鹏的妈直接寄给我,所以我终于跟他妈妈联系上了。

一开始我们还只是短信,后来有一天,在我莫名其妙又开始不高兴的时候,我直接一个电话打给了他妈。我本来是以为会激烈地争吵,因为韩鹏这个二货经常在我面前毫不遮掩地说他妈不喜欢我,我觉得他也会在他妈面前做同样的事情,而且我也希望能激烈地争吵,这样正好发泄自己的情绪。

我记得那天我送我妈去火车站。因为买房子我妈和三姨又过来了一趟。她们当然是劝说我离婚,还生怕韩鹏分我财产,我总是觉得莫名其妙。Seriously,有时候你在这个世界上感觉孤单,真的就是你身边的人造成的,越亲的人会越让你孤单。在这么一个现实的社会里,所有人考虑问题都从现实的角度出发,然后所有人都根据现实的利益来趋利避害,你根本没办法反抗,反抗了败的也是你,还得不到任何同情和尊重。

在火车站我就打了个电话给韩鹏的妈妈。他妈妈倒是比我想的温和得多。我大概讲了一下这一整个过程,她也没说什么。听得出来她也偏向于我们离婚,但是至少礼貌上还是兼顾了。

后来我又打了几次电话,基本上把我和韩鹏如何认识,他如何来上海,如何分手又复合,如何结婚,如何闹成今天这样,全部都讲了一遍。我当时的想法大概是说我可以离婚,但是我要理直气壮地离婚。吃一堑长一智,跟公司的那几个老女人交手过一个回合之后我就再也不害怕任何的老女人,更何况他妈妈比公司的那几个有教养多了。这个社会既现实又势利,欺软怕硬的事情很多,所以我渐渐也理解为什么很多人爱面子好装B,因为这样就是能唬住很多人。我的智商和情商当然不允许我要面子,但是我知道什么时候该强势什么时候该弱势,我跟他妈说话既没有强势也没有弱势,我只是在陈述事实。

韩鹏呢,属于有求就应的状况。我有事情找他,他是会有反应的,但是也就这样了。

Categories: Books

我爱你 之三十五

November 27, 2014 Leave a comment

第七节  撕B大战

过了几天我回国了。

回国之后我莫名其妙地去看了下车子,然后想买车的愿望又开始蠢蠢欲动。我一直是在想,既然三十岁没能帮自己买套房子,那至少帮自己买辆车,也算是人生奋斗到现在小小的嘉奖。不过既然买车,自然就会想要不要顺便看看房子。我网上随便看了看,发现上海还有均价一万的房子,顿时觉得还不错,就算了算钱,房和车准备一起搞了。

买房子需要韩鹏的户口本,which在他妈那里,which上次他已经骗出来一次跟我结婚还被他妈发现了,which我们已经水火不容了他未必会帮我。不管怎么样我还是只能打电话找他,让他帮我拿户口本,他百般推脱,最后我怒了,每天下班第一件事情就是在微信上骂他,想到什么骂什么,他一度被我骂的屏蔽我了,后来又把我加回来。一加回来我就继续骂。

骂了几天他投降了,答应帮我拿户口本。我那些天真的是天天守他守到半夜,我第一次觉得自己已经完全不信任他了,他说了帮忙我还是不相信,每天问他你到底说了没有。他最后被我逼得没有办法,找他妈帮忙了。

那一阵子我真是把他像敌人一样看待,我不仅不相信他,我还恨他。我觉得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在我们两个人中间跟登天一样难,而且他觉得这种困难理所当然,从来不觉得这是他自己的问题。还有那段时间我第一次接触到这个社会的现实生态,顿时觉得其实我以为跟韩鹏在一起可以抵抗这种现实,但其实他根本没有这种意愿。他跟我结婚可能只是没有意识到这个婚姻需要承担什么责任和后果,他可能只是觉得这样比较酷比较好玩,而我在那里感动得不行,以为他是跟我一样,愿意承担这件事情带来的任何压力——也许从一开始我就是错的。

我本来性格就很强,如果再把一个人看成敌人,我会不吝惜任何精力和言语来让他不好过。有时候我觉得很多人跟我在一起,一开始都会被我的表象所迷惑,觉得我傻乎乎好糊弄,殊不知我有多么难应付。韩鹏也是一样,最开始我觉得他像年轻时候的我,接着他在我最需要结婚的时候跑过来跟我结婚,然后我并没有真正想离婚,所以一直以来我都没有很硬气地对付过他,可是当我真的翻脸了,觉得大不了就离婚的时候,我真的对他开始狂轰滥炸了。到后来他可能也有点怕了,觉得刺激到我了,所以不管怎么样,他帮我拿来了户口本。

Categories: Books

我爱你 之三十四

November 27, 2014 Leave a comment

第六节 麻木

乔布斯说人生就是connecting dots,有些事情发生的时候你不以为然,等到几年或者十几年后回头一看,发现每件事情的发生都有它的道理,一环扣一环。我很早就对这个道理深信不疑,我的人生也的确是一环扣一环的,从我最早高考失败到今天婚姻的失败,每一步看上去都那么合理。

可是我始终不愿意面对现实,总是觉得可以躲到最后一刻。韩鹏跟我吵崩了,要离婚,我也还是没有接受这个事实,我依旧在电话里跟他吵架,吵来吵去他就会说,反正都要离婚了,你再说也没有什么用。虽然这是个毁灭性的打击,但是好歹我前面三十年人生也不是吃素的,我早就遭受了各种打击,所以我也还是无动于衷。心情不好了就跑过去跟他吵一架,心情好的时候就想回国再说吧。

那阵子我把他微信屏蔽了,他也很少跟我主动联系。等我快从美国回上海的时候,我开始想总归要找他谈一下,于是我加了他的微信,这个时候我才发现,他已经一声不吭去埃及了。

天旋地转。

我第一次意识到他可以这么不在乎我。之前每一次说到他的工作,他也不耐烦我也不耐烦,我也没想过具体会怎么样。后来才知道他的这份工作,要去埃及两年,每半年只能回来一次,一次只能一个月。他一个字也没有跟我说,就在他妈的安排下签了这份工作,然后兴高采烈地去了埃及。

我怒不可遏的同时伤心透顶,这已经完全超过了我能忍受的底限,而他,真的丝毫不会考虑一下我的感受。我开始打电话跟他怒吼,他也毫不客气,那时候我觉得如果我们面对面站在一起,真的会打起来。

搞笑的是,吵来吵去,最后我就麻木了。这个麻木比怒不可遏还有伤心透顶都让我心慌——我以前是一个为了男人的一句话可以气到浑身发抖两耳轰鸣的人,现在我的老公做出这种事情,我也只是生气了一会伤心了一会,就消停了,原来我已经这么老了。

年轻的时候真的觉得感情就是天,也真的觉得自己想要什么就可以得到,等到自己老了,才发现,感情也不过如此,而且总是你想要什么,就不会得到什么。更可悲的是,我连伤心难过的勇气都没有了,因为那样太难以忍受,所以选择屏蔽自己的感觉,刻意让自己麻木。以前我受到了伤害,我会把伤口一直展露出来,一遍又一遍地揭开结好的痂,直到最后长成了疤,永远愈合不了。可现在呢,我只会把伤口藏起来,自己欺骗自己它并不存在,我终于活成了一个懦夫,这个甚至和韩鹏都没有关系,而是这么多年的人生,让我再也没有勇气直面它的嘲弄,再也不敢赤裸裸地展露自己的伤口,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即使再痛苦也清醒地生活了。

Categories: Books

我爱你 之三十三

November 27, 2014 Leave a comment

第五节 彻底被打败

我说了我这人好了伤疤忘了痛,所以和好之后我就暂时忘记了他前一阵子是多么不堪。

大概四五月份的时候我去了一次美国。临走之前他一直给我打电话,我一开始不想接。我记得我当时整理完行李,躺在床上,心里真的是很难受。我这个人其实是很喜欢一个人独处的人,但是随着慢慢变老,我也开始希望有人陪伴。比较难搞的是大多数人的陪伴不能让我愉快,但是韩鹏可以,因为我喜欢他,所以我总是希望他能多陪陪我。可是我们这么折腾,只会越来越遥远。我就要去美国,他就要在天津工作,完全就是分开的两个人。

后来我还是接了,说了几句就挂了。在飞机上我忍不住回想了一下这几个月他的嘴脸,情绪更加的不好。下了飞机他发来微信问我到了没,我说到了,然后我们就没什么交流了。

到了美国之后他又开始不理我了。我这个人最讨厌别人不理我,而且通常这种情况我不是不太会主动搭理他的,基本都是最后我绷不住了我们吵架或者他绷不住了过来哄我。摩羯座的人最擅长冷战,他擅长我也擅长,不过看上去,还是他技高一筹。

过了好几天我终于不耐烦了,开始发飙。我质问他你为什么又不理我?他说我不知道说什么。我说我他妈的在美国你一点都不关心我,他说我已经够烦了,你不帮我解决问题还总帮我添乱。我当时就心灰意冷,事实根本不是这样,也许我们不适合一起。他说,那离婚吧,我说好。

那一刻我觉得我真的想离婚了。自从他过年的时候第一次说出离婚两个字之后,后来吵架我基本都是把这两个字挂在嘴边,我觉得既然你这么伤害我,那我也无时不刻提醒你,这两个字是什么感觉。可是即使这样,我没有真正地想离婚过,不过那一刻,我是真的想了,我觉得我彻底被打败了,再也找不到任何理由来维持这段外人眼中冲动幼稚,事实上也是冲动幼稚的婚姻,我根本没有任何理由来为我自己辩护了。

Categories: Books

我爱你 之三十二

November 27, 2014 Leave a comment

第四节 猝不及防

那一段时间我一直有一种想法,就是我的人生注定是这个样子——任何侥幸的心理,任何觉得自己可以战胜常规的行为,最后都一定会被打击得惨无人形。以前的人生无数次印证了这个诅咒,但是我还是好了伤疤忘了痛,再一次将自己置于这样的境地。

一次又一次地打击,当然可以锻炼我。比如我之前被几个老女人整了,我的人生其实反而豁然开朗了,因为第一我发现这些人其实都是纸老虎,你一狠她们就缩了;第二很多shit一般的角色你真的不用在乎,照着自己性子来就可以了,比如这种尖酸刻薄势利没教养的市井女人。可是我即使被锻炼的再强大,我也不会觉得结了婚就离婚是一件很光彩的事情。我其实是怀着美好的憧憬结婚的,虽然我不喜欢跟外人解释什么,但是对我自己,我一直是希望有一个交代的,要对得起我自己,对得起我付出的感情,和我自己的选择。

韩鹏回天津之后我就开始持续发飙,打电话问他,你什么时候有时间?你准备好户口本我飞过去跟你离婚!他不知道怎么就缩了,说我最近又没有要离婚了,你还提干嘛?我当时其实有点犹豫,最后尊重婚姻的念头占了上风,于是我也软了下来,说,你如果不想离婚那就说一声,不然我怎么知道你又不离了。

于是我们短暂地和好了。他家里在帮他找工作,我也放弃了让他在上海的想法,我觉得我到底还是太低估人生了,总觉得人生不过尽在自己的掌握,事实却是我从来没有能够真正掌控我的人生——我连让我的老公到上海来跟我在一起都做不到。

短暂地和好之后他来过上海两次,都是过来陪我。我们还是没办法很好地谈论他的工作,以及真正严肃地讨论我们怎么样到一起的问题。我之所以没有强烈地坚持,还有一个原因是我也还没玩够,我想要去德国,这就意味着很有可能接下来的一两年我大半时间也不在上海,所以我想缓缓也行。

除了他的工作我们相处没有任何问题,只是那种感觉就好象有一个定时炸弹埋着,而且我们也知道埋在哪里,只是每一次都绕过而已,但是定时炸弹总归有时限,即使我们可以一直绕,也还是避免不了它到最后的爆炸,所以有一种末日之前的感觉。我觉得他那个时候可能想法就是完全变了,只关心自己的工作,对我只是一种义务,觉得不过来陪陪我说不过去。

总之我的心一直悬着。我觉得我的确再一次被命运狠狠地嘲弄,嘲弄我的天真和自不量力,而且我猝不及防——在你顶住全世界深信不疑的人突然以一种最不堪的姿态推翻你的所有认定时,那种感觉只有经历过的人才知道。

Categories: Books

我爱你 之三十一

November 27, 2014 Leave a comment

第三节 回忆是最可怕的敌人

早上起来看了看昨天写的,然后又想了想当时的情形,就有点想放弃。我倒不是特别难过,我只是觉得不值得,写一些难过的事情在这里,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所以有时候,回忆真是最可怕的敌人。

其实我一直在想,到底我喜欢韩鹏什么。我想来想去,结论只有一个,就是我喜欢我自己,然后他很像年轻时候的我,幼稚冲动高傲自负,都如出一辙。大概也因为这一点,我一直对他很容忍。说到底我还是自恋吧,也只喜欢跟我在一个频道的人。不过有一点我跟韩鹏有着本质的区别,就是我不是很依赖我家里——大概因为我家里没办法依赖。韩鹏不一样,他有什么问题就缩回去了,要么依赖他妈,要么找到我的时候其实是想依赖我的。这一点我非常不喜欢,但是我一直在容忍。

我们的整个过年就在吵吵闹闹中度过,自从他冲动地说出离婚两个字以后我就彻底发飙了,我开始不留任何情面地跟他吵架。他心情好的时候接一下电话,心情不好的时候就不理我,具体的细节我已经记不清楚了。

过完年我还是要求他来了上海,我希望他来上海找工作。他因为害怕他妈妈,所以还想尽了各种借口骗他家里,然后来上海的时候一拖再拖。来了之后我们也不好,他总是希望我能帮他找工作,口头禅是如果你不帮我找我干嘛来上海?我心里则是觉得你怎么连基本的责任感都没有,我们已经结婚了,照你的意思,你根本不用努力跟我在一起是么?

僵持之中我还是耐着性子帮他投了一份简历,电面来的时候我们在嘉里中心吃饭,他面了几下就被拒了。我不以为然,觉得这很正常,结果他非常不开心,开始指责我不帮他好好准备。我顿时就怒了,我说你每天什么都不做,就在家里抽烟玩游戏,我帮你投了简历你还想怎么样?他说早知道你不帮我,那我就不跟你在一起了。我更加怒了,我说该帮的我都帮了,你自己没本事不要怪我。

我们当时在世纪公园门口大吵,然后他就说,我要离婚。我最后问了一次,说我们刚结婚一个多月,你要离婚,缓几天离行不行?他不肯,说那回去我妈又要说我了。我当时就彻底失去了耐性,也彻底推翻了之前我对他的所有认定。我在想这是怎么样一个傻逼,结了婚就可以说离婚,完全不尊重婚姻,而且动不动拿这个来胁迫我,还整天把自己妈挂在嘴边,能再傻逼一点么。我就说,好,我明天去请假。

情人节那天,对,是情人节那天,我们跑到民政局去办离婚,但是他没有户口本,于是没有离成。第二天他就回天津了,我当时是觉得我这辈子,真的没办法斗过天,我看中的男人,我做的决定,我每一次试图掌控我的人生,都是以这种惨烈的结果告终。

Categories: Books

我爱你 之三十

November 26, 2014 Leave a comment

第二节 他工作又丢了

过了几天他跟我说他要跟老板的车回天津去。我说今年过年你能不能来我家一趟,好歹我爸妈养我这么多年,我要给他们一个交代。他说好。

不过事与愿违,他回到天津之后,整个事情的发展基本就out of control了。

首先是我们天天吵架。吵架的原因各种各样,比如我打电话他不接,他说因为他在家里,而且他怕他爸妈知道——当时他爸妈还不知道我们结婚了,然后我就不高兴了;比如他在网吧玩游戏,我打电话他就敷衍几句了事,然后我不开心,就一直打一直打,然后他就不接电话了,然后等到他再打过来就开始吵架;诸如此类。

当然这种吵架没有伤及根本,基本都是今天吵明天和,他还是每天都会跟我联系。还有一天我们刚吵完架,他突然又打电话来了,说,我跟你说件事情。我问什么事情,他说我妈帮我洗书包,翻到我的结婚证了。我就问他那你打算怎么办,他说你别管了,我来搞定。我也没多说什么,就跟他说有什么事情及时跟我联系,他说好。我们一副一致对外,好像没有吵过架的样子。

真正出问题是临近过年的时候。

临近过年的时候他去找老板结算工资和奖金,然后老板估计还想拖延一阵子。他又跑过去问了下公司其他的同事,其他人都说拖欠工资是常态,他顿时就怒了,跟老板一顿吵,然后逼着他们马上结算,结算完辞职。

他跟我打电话的时候这些事情已经发生了。老实说我其实并不觉得他做的有什么问题——事实上我经常觉得我们会在一起就是因为他的这种脾气和性格,我觉得他像年轻时候的我,而且他没有什么奴性。很多时候我其实都不太喜欢同龄人,特别是在我工作上被人搞过之后,我才发现大多数人过得生活其实跟我完全不一样——虽然表面上看做一样事情拿一样的钱,他们甚至还拿得多。只是寡不敌众,我有一度有点迷失,碰到韩鹏之后我才知道其实我并没有错,我的错也许在于我生得太早了。

虽然我不觉得他做的有什么问题,但是当时我还是挺火大的。第一我知道他的这个工作是我们能在一起的根本,虽然拖欠工资没有什么留下来的理由,但是他不跟我说一声就辞职了,以后我们怎么办?第二他跟年轻时候的我是一模一样的,顺的时候整个人会非常靠谱,不顺的时候就会变一个人,我很害怕他没了工作又跟我闹腾。

我担心的事情全部成真。当时我已经回家了,准备过年。之前是我们吵几句,马上就和好了,他有什么事情还是会第一时间打电话给我。可是在他工作没了之后他就变了。我记得我当时是真不高兴,质问他说你这样辞掉工作,那你准备怎么办?他说再找呗,哪里有好工作就去哪里。我说那我怎么办?他说现在工作都没了,肯定是先找工作。我顿时就火大了,我说你做什么能不能先考虑一下我?你要不直接到上海来找工作。他说那你帮我找,我说我是帮你,但是你自己也要努力啊。说着说着他也火大了,说你不帮我拉倒,我自己找,然后就开始说很难听的话,要离婚之类。我当时真是五雷轰顶,我想我们结婚才几天,你就这样,我是不是真的瞎了眼了。

至于过年来我家的事情,也告吹了。我还是要求他来,他说我现在这么二,工作也没了,心情也不好,万一你爸妈多说我几句,我控制不好就麻烦了。还是等我状态好了心情好了再去你家。我当然是不高兴的,但是就跟那天在苏州一样,他不愿意我也没办法,于是我这边的怨气也越积越重。

Categories: Books

我爱你 之二十九

November 24, 2014 Leave a comment

第一节 一结婚就开始吵

据说秀恩爱,死得快——我一向不care,老娘秀个恩爱碍着谁了?但是事实证明呢,生活永远比你想的更精彩。

其实我本来不想接着这个标题写,不过我后来想,善始善终,最多分个上下部,上部恩恩爱爱终成正果,下部风云突变劳燕分飞,也不错。于是这一篇就算做下部的第一节。

如果没记错我们是1月2号领的证,领完证当天他就回启东了。1月3号是星期五,到了晚上我有点不舒服,他打电话来我就撒娇,他说我今天要跟老板去一趟苏州,去完了就赶过去陪你,如果今天晚上太晚了我就明天去。

到了4号上午,我一直等一直等,没有任何消息,打电话他也关机。快中午的时候他给我打电话了,我说你在哪里,他说还在苏州。我顿时就有点火大,问他你不是说周六上午过来陪我的么?他说我昨天喝多了。

如果是以前我肯定会关心他的,你怎么又喝多了等等,但是当时我不知道为什么非常生气。我大概觉得是他自己提出要来陪我然后又没有做到吧——不能兑现承诺。我于是开始作,让他从苏州赶过来,他说他头疼,昨天晚上真喝多了,想休息。我们僵持不下,最后他不肯来,我生气地摔了电话。

现在想起来,我们婚后吵架的序幕应该就是那一天拉开的,而那一天,是我们领证后的第三天。

Categories: Boo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