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January, 2015

苕面窝

January 30, 2015 Leave a comment

前天晚上做梦梦见了苕面窝,突然就想起家乡的各种小吃。虽然我从小就觉得我肯定不会在这个小城市生活一辈子,我的梦想是全世界,但是不管我在哪里跑来跑去,吃到了多少好吃的东西,我始终没忘记过家乡的味道。

苕面窝我并不是很喜欢吃,做梦梦见它还蛮奇怪的,不过也总算一个契子,让我可以好好回忆一下小时候的各种美味。

鸡公饺:十岁以前,我只吃过一种饺子,就是鸡公饺。北方的饺子我小时候根本闻所未闻。鸡公饺是油炸的,外面用面粉做的皮,里面包的是事先炒好的馅——上小学路上有一家卖的鸡公饺包的是辣椒粉丝,特别好吃。形状是半月形,比一般的饺子大,大概半个摊开的手掌那么大,然后放在油锅里炸熟。每天上学的时候我就守在那个早点摊前,买两只,然后一路吃一路走着去学校;有时候放学了,回家路上也会忍不住再吃一只。鸡公饺可以说跨越了我的整个小学生涯。

欢喜坨:欢喜坨好像比较通俗的叫法叫麻团,在上海也能吃到,不过跟仙桃的味道还是有点差别,差在哪里也说不出来,可能就是差一点家乡的感觉吧。它是糯米粉滚成圆团,再过上一层芝麻,炸熟后外脆内软,外焦里嫩,色泽黄澄澄的,很诱人。咬一口,发出脆响,满嘴都是芝麻香,和里面的糖汁四溢。欢喜坨趁热吃很重要,因为只有热才会脆,冷了虽然甜糯感一点不差,但是肯定不会咬的脆脆响了。

热干面:虽然说热干面是武汉特产,但是我从小吃到的好吃的热干面都是在仙桃。后来在上海还有北京都想办法去吃过,真的是差远了,不及仙桃的十分之一好吃。最好吃的一家热干面在我骑自行车去高中的路上,有一个小巷子,弯进去,一对夫妇开的摊子。我们高中很多人在那里吃早饭,他们家的热干面最厉害的是调料,吃过热干面的人都知道热干面要加芝麻酱,然后就是各种葱姜蒜末和其他。老板娘在这个基础上还多加了一勺她特制的汤汁,那个汤汁红油油的,有牛肉的油气,然后辅佐牛肉油气的就是老板娘自己添的各种辅料还有油盐酱醋。汤汁的味道好吃到很难形容,就是那种又辣又咸又有油气又不腻人然后还香气馥郁的味道。每次我都央求她多给我两勺汤汁,然后一口气吃完,嘴上油乎乎地骑着自行车到学校。有一次我带到班里去吃,因为太香了,有好几个女生第二天让我帮她们带,我就带了,不过热干面冷了就不好吃了,所以我还是跟她们说让她们自己去摊子上吃。

细粉:现在全国都是云南的过桥米线,粗的不得了,一点不好吃。就跟饺子一样,我从小吃的粉是细的,我们叫米粉,很细很细的那种,直径一毫米到两毫米。对于细粉的情结导致我现在吃粉吃面都只吃细的,稍微粗一点都不吃。细粉最好吃的也是上面这家,那个特制的汤汁,热干面老板娘只是放一两勺,因为主要还是芝麻酱和其他佐料,细粉就不一样了,本来就是吃汤的,于是她一瓢两瓢地放。那个鲜艳的色泽,浓郁的香气,红灿灿的辣油,白嫩嫩的粉丝,每一口都是享受,我每次都能一扫而光,要不是时间紧迫估计还能再吃一碗。可惜我高中毕业以后再也没吃到过。有一年过年我还专门跑过去,可是过年老板娘收摊了,我只能抱憾而归。后来读大学,大学门口有一家卖细粉的,味道也不错,喜欢放黄豆,也是咸咸的,实在馋了我就靠那个解瘾。

三兄弟锅盔:仙桃最有名的锅盔,锅盔就是烧饼。三兄弟是我读初一还是初二的时候开在我们初中门口的,二十年过去了,三兄弟开了好几家连锁店,店主从一个年轻小伙变成了一个中年人,略微胖了些,皮肤还是很白可是有了些细纹,头发发迹线也往上了。他应该是三兄弟里面的老大。虽然他们开了很多连锁店,可是生意最好的还是我们初中门口这家。他们家最有名的是葱油锅盔,应该说他们是靠葱油锅盔起家的,一个五毛钱,到后来卖猪肉牛肉的,涨到两块三块。我不知道怎么描述那个葱油锅盔的味道,跟上海的葱油拌面完全不是一种类型,层次丰富得很,除了有葱油的香气,还有肉末的油气和咸气,还有烧饼本身的炭火味,和面饼的充实感,交杂起来,让人吃得津津有味。

郭记猪油锅盔:这一家是后起之秀,好象是这几年开始风靡的。猪油锅盔的造型和三兄弟烧饼不太一样,那个是圆形的,猪油锅盔是长方形,陷不是包裹在面饼里,而是镶嵌在面饼里的。面饼弯弯曲曲,整体上是长方形,里面是S型曲线,陷就是镶嵌在这些S型的缝隙里。猪油锅盔,顾名思义,是用猪油烤出来的,馅的味道就要看老板的手艺了。郭记出名也是因为他们家的馅做的好吃。

顶糕:顶糕是只有在小摊上卖的,而且只有过年的时候有,大概因为利润太薄,手工又很麻烦。我小的时候,一块钱买六块小顶糕。它是白色糯米粉包上红糖心做的,小小的正方形。糯米的扎实的口感加上一点红糖的甜腻,而且外表雪白内心一点红,小巧中又有美感。它的受众群没有上面那些小吃那么宽广,但是还是有如我这样的重视拥趸。我记得很清楚,那个时候买了六块,我就捏在手上,热乎乎的,然后一个一个嘴里塞。塞到嘴里先咬一半,让那个红糖的甜味快点冒出来,然后夹杂着甜味把味道绵密却又有细致的颗粒感的糯米一口一口嚼,嚼到最后咯噔一下,吞进胃里,满满的全是朴实的幸福。

最后说一下苕面窝。苕面窝也是油炸的,炸时用的铁勺子,直径约五寸,四周下凹,中央凸起,用另一勺将那种混合浆舀入面窝勺,在中间一刮,然后下油锅。下凹处因为面浆多,所以肥厚,炸成后像个圆圈圈。苕面窝的主要材料是红薯,红薯切成一颗一颗混合在面浆里,炸成后就是一颗一颗小四方形连在一起,油炸后红薯的香味和面浆的肥厚配合在一起,一个就能把人撑得满满当当。

可能我走了这么多地方,思想真的会进步,慢慢向整个世界打开,看清楚真实的生活并且努力征服它。可是我的胃从来就没有向外面的世界敞开过,无论吃了多少其他地方的各种鼎鼎大名或是默默无闻的美食,我总是忘不掉小时候的这些回忆,它们贯穿了我的整个童年还有少年,它们是家乡的味道还有象征。什么时候,我能再吃到这些儿时的美味呢?

Categories: Food and drink

一姐二三事

January 29, 2015 Leave a comment

一姐叫小雯雯。为什么叫她一姐?我也不知道。有一种说法是说她是她们组年纪最大资历最老的,有一种说法是她是她们组最杰出女性代表,anyway我只是觉得一姐比小雯雯叫起来顺口多了。。。小雯雯这三个字听起来就很拗口好吗!

一姐居然是天蝎座的——天晓得我有多么讨厌天蝎座的女人(此处省略五万个字,罄竹难书)。不过现在我生活中经常出现的,有两个天蝎座女人,一个是我老板,她挺受大家好评,为拉高天蝎座平均水平做出很大贡献;还有一个就是一姐。天蝎座的一姐真是。。。一言难尽。

一姐年轻的时候谈过一次纯纯的恋爱,结果这个纯纯的恋爱被劈腿了,小三不是别人,是她表姐。。。我们都想一姐身为天蝎座,肯定是不把对方闹得家破人亡死不罢休,每年家族聚会肯定互相撕B死不相见,让她表姐在整个家族抬不起头!结果一姐过了没多久就跟他们握手言和了,还经常一起出去玩啥的,我们都无力吐槽。。。还有一年过年的时候一姐狂发一个小孩照片,说这个小孩好可爱好可爱,结果我们一问,是她表姐和表姐夫的小孩。。。表姐夫。。。天蝎座如果有会籍,一姐大概是要被开除的吧。。。

天蝎座的人外表都高冷,一姐也不例外。我第一次认识一姐的时候,她坐我旁边,中间隔了一个走廊。我们一起进公司的,所以一起上training。她剪很短的头发,戴一对很酷的耳环,打扮很中性,不怎么说话。后来有一天我们所有人互相加了MSN,我就跑到她blog上去看了看,哇塞,暗黑金属风,酷得不得了。于是我就更加笃定这个女生很酷了,而且当时我还暗暗猜想她会不会是个les,那样就更酷了。

后来我们很长一段时间没啥接触,因为不在一个组。再后来不知道怎么就又熟起来了,一起进公司的人感情总是会比较好的,即使平时接触不多,要熟起来也很容易。哦,当时我被另外一个天蝎座女人——她还跟一姐同一天生日——搞的时候,一姐很好心地中午跟我一起吃饭,好像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慢慢比较熟了。熟了之后我就很快发现第一她不是les,性取向无比正常,最爱的男人是吴彦祖;第二她内心和外表反差太大,我简直有点接受不能。

先说她最爱的男人是吴彦祖这件事情——我跟一姐一直能保持比较熟络的关系,最根本的原因是因为一姐有sense有品位,我们能产生共鸣。比如要是哪个女生跟我说她最爱的男人是李敏镐,那肯定我们这辈子关系也不会好到哪里去。我虽然最爱金城武,但是吴彦祖的江湖地位我也是承认的,顶级男色好吗?这个共鸣体现在我和一姐的各种交流中,比如她对各种人等的看法,比如她喜欢听的歌,比如她也喜欢到处玩等等。当然大同小异,肯定很多时候看法也不一样,但是至少大致方向是一样的,交流起来就会比较没有障碍。总之我们是熟起来之后慢慢又更熟了一点,因为共同语言比较多,这一点我倒是始料未及,可能我对天蝎座的成见太深。

有sense有品位的衍生产物就是一姐也比较open minded,同时又比较有原则。老实说我觉得受过高等教育的人都应该达到这个水平,不过很不幸地,很少人会这样,还好一姐是这样。她自然很少会用什么所谓的传统还有道德仁义来judge他人, 不会展露出我讨厌的狭隘的嘴脸,同时她也有她的一些标准和要求,不会轻易顺从大流或者被他人蛊惑。一姐的中性外表到底赋予了她理性的思维,这一点至关重要。

再说她玻璃心这件事情。之前那个和小三亲热一家人的就不提了,心软的人自然原谅起来也快。除去心软,一姐更多的是玻璃心,敏感脆弱到不行,偏偏她又给人比较坚硬的错觉,于是就更经常地心碎了一地了。其实玻璃心的故事讲几天也讲不完,但是我突然一时半会想不起来她的代表作了。最近的一次就是我在微信上po了一张一姐跟我的聊天记录,一姐突然问我,我的名字旁边有个小铃铛,你是不是把我的来信提醒取消了?我说是的。她说我这么惜字如金的人你为什么要取消?我完全不知道怎么回,就索性没有回——因为我知道一姐反正心软。。。她就算受伤了也会自己默默疗伤,不会怪罪于我。。。不过可想而知她肯定心塞到不行,默默不爽,说不定还暗暗骂我几句。

总之一姐是个内心活动非常澎湃丰富的人,你不要看她表面帅酷得不行,里面其实藏着一只绵软小白兔,这只小白兔还动不动就心脏猛地收缩几下,难过到不行。我有时候觉得很搞笑,都说摩羯座的人闷骚,可是我在一姐面前自愧不如啊,我至少会表露50%的内心活动,换到一姐身上,估计她最多泄露了25%吧。。。

一姐大概被之前那个劈腿事件伤得不轻,所以一直单身。单身我是觉得无所谓,不过我觉得经常跟男人谈谈恋爱还是有好处的,能够更加深刻地认识到男人的自私与软弱,从此调整期望值,可以更好地与他们相处。可是一姐在男人这件事情上太傲娇了。比如有一个她说她觉得哪个男生不错——获得她好评还是很难的,我们就说是很不错啊,然后她又说,可是他穿尼龙袜子!我接受不能!我们顿时石化。。。就觉得如果搞定了,帮他买几双高质感袜子不就行了——其实我能理解这种心情,somehow我也是个很傲娇的人,因为一个小细节否定一个男人这太正常了。不过尽管如此,我们还是经常帮她物色,怂恿她主动出击,还offer说帮她写文案在微博上征友,甚至有一次我主动帮她打听她心仪的男生在哪里跟人喝酒,叫她火速冲过去。不过都是雷声大雨点小,被她一点点地傲娇没了。皇帝不急太监急总归是没用的。。。

不过我们没有因此死心,还是经常对她当头棒喝。比如昨天我就对她说,一姐你要洗心革面,你继续这样是不行的!一姐居然点头称是——绵软小白兔上身。。。可是说归说,天知道她会不会一直高冷傲娇到死啊。。。谁知道呢,谁叫她是一姐呢。。。

Categories: Echo

2015年1月23日

January 23, 2015 Leave a comment

不开心仿佛是一种习惯,每天早上起来,我一定要先想一下那些不开心的事情,然后再开始一天的生活。有时候很快就缓过来了,有时候一天都缓不过来,比如今天。

以前我会打电话给朋友的,现在,我已经没有朋友了。离婚的时候我第一时间跟一个朋友说,他跟我说,你当时好像挺饥渴的,我顿时觉得心灰,说不出话来,从此也再也不想倾诉什么。我选择的男人比我小七岁,我总是强调性生活在两个人关系中的重要性,并不代表我会因此跟他结婚,而且我觉得寂寞的时候是在北京,我们结婚的时候我根本不再寂寞。总之我突然觉得有时候你以为别人了解你,但其实未必如此。他也许只是了解一个方面,很多事情,只有你自己一个人明白。

没有朋友的另外一个原因是我不再相信任何人。刚工作的时候我试着去跟周围的人和谐相处,后来我发现,越是这样有些人越是得寸进尺,一遍又一遍超过我的边界,后来我就放弃了。再后来我连伪装都不想伪装了。朋友是什么?朋友我觉得是随时随地可以说话的人,三不五时一起出来吃饭聊天的人,有事情可以互相帮忙的人——可是现在我身边的人,大部分时间在工作;吃个饭必然要AA,一分一毫算得很清楚,忘记了甚至会发信催你给钱;有了事情,大多考虑的都是自己。这真的满足不了我的需求,我喜欢好玩有意思的人,喜欢随时随地可以一起疯的人,喜欢一帮人聚在一起吃饭,无论是谁请客或者买单,喜欢有困难时能够让我依靠的人,于是我只能一个人。

刚才韩嘉打了一个电话过来。接到电话的时候我就想到可能是她,因为号码显示是在云南大理。果然,她在大理盘了一个店,觉得太闹心,然后回到了北京,最近决定还是去深圳定居。七年前刚进公司的时候她娇滴滴的,现在肯定完全不一样了。她说她的各种想法,我觉得她是真的成熟了。她开始想过多地陪伴她的爸爸妈妈,准备把爸妈一起带到深圳,觉得爸妈一开始可能不能适应,所以准备前半年陪伴他们,等到适应了再看看能不能找到合适的对象结婚。人生看起来是赛跑,其实到最后都差不多;真正有KPI的是可以衡量的东西,而人生,看上去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

打完电话我心情好了一点。我每天想着自己所受到的不公平待遇也不能解决任何问题,这个世界不会同情弱者,所以要么我强迫自己心态好,要么我不要去计较,否则我还能怎么办?

我真的好像,已经丧失让自己开心的本事了。

Categories: Dailylife

呵呵

January 22, 2015 Leave a comment

小的时候不知人生几何,总觉得我长大了,人生应该是如何如何的。比如我肯定每天穿得光鲜亮丽出入CBD的最豪华的写字楼,肯定事业有成深受老板器重赚很多钱,肯定会住在市中心高层的房子,肯定有一群很玩得来的朋友,生冷不忌生死相依,肯定会有很爱我的男人,肯定会经历几段刻骨铭心的爱情,肯定每天都过得很丰富多彩。

现在的我如果回到过去,知道了我当时的想法,肯定只会说两个字:呵呵。

不知者无罪,我还没有认清这个世界的真相以及我自己的本事之前,怎么想都不为过。不过等到一切都经历过了,再回过头来想想,真是只有两个字:呵呵。多了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神经细胞敏感而又丰富的人,对着什么都可以伤春悲秋,也都可以欢欣雀跃。年轻的时候经历太少,随便多出一点什么样的经历,就感慨的不行,脑海里面过了一遍又一遍,觉得人生又被多赋予了一些馈赠,然后再期待得到更多的馈赠,看重太多华而不实不接地气的东西。

我记得很清楚,十年前,有一次我找了个兼职,然后对方是个澳洲老外,住在静安区的一个老房子里头。那个房子是他朋友的,整个摆设都很西化,然后我去的时候他的朋友正披着披肩正在煮咖啡,看见我对我大方亲切地一笑。那时候我真是心潮涌动到不行,心里满满的都是向往,觉得哇塞,这就是我想象中的上海,上海的人还有生活。

十年前我慕名跑到久光去瞎逛,在地底下的Yamazaki,我买了个面包,排队的时候有个气质很好的女人站在我前面,她用英语结帐,我当时就想,哇塞,她应该是个外企高层吧。什么时候我才能变得跟她一样。

十年后,现在我去静安,只去一个地方,嘉里中心,吃点东西,或者看看摆在那里死贵死贵可是到了美国我立马买得起的很多商品,再没有以前那种心潮澎湃的感觉。我知道如果我有钱我必然来得起这种地方,而那些老房子,我有时间当然也会去逛逛,但是再也不会艳羡任何人任何事,即使是走在和小时候书里面读到的上海一模一样的那几条马路上。

现在的Yamazaki我从来不去,嫌不够好吃。我看谁都不会觉得气质很好,相反,气质差的人在我看来一把一把,数都数不过来。外企高层这四个字现在在我看来就是骂人的话,谁要在我面前装逼我立马干死他。

所以这是进步么?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的。我的世界被极大程度地拓宽了。可是我会因此变得开心了吗?并没有。十年前我在上海随便看到点什么就激动得不行,觉得自己又离这个城市近了一点,每天的生活都有新鲜的感受,那时候真的是开心的。十年后我几乎去遍了世界上所有的大城市,上海依然还不错,不过这十年我慢慢看清楚,原来上海人和上海人的生活,从来都不是我想象中那样,我在城市受到的遭遇让我再也没有开心过。

豆瓣上有一篇很受欢迎的文章,是一个女生写的,写的是梦想中的生活,如何如何小资,如何如何文艺。里面写到巴黎,用一种很向往期待的口吻,我于是看出来她可能连国门都没出过。那篇文章非常受欢迎,因为大概很多小女生都是那样想的,包括我小时候。可是也有很多人跳出来说,写这文章的人,多半是没经历过什么,否则怎么会显得这么幼稚可笑。

是啊,幼稚可笑:

每天穿得光鲜亮丽,现在给我一打Jimmy Choo,我也不会天天穿着它上班了好吗,那个细高跟走起路来就是折磨。豪华写字楼是不错,不过CBD就算了,在北京的时候办公室就在CBD,我每天都觉得很压抑。

事业有成?绝大多数人这辈子都不会有自己的事业,无非多赚点钱自己花罢了。赚很多钱就更难了,又想安逸又想钱多,哪有那么好的事情?就算你能力出众,你也得天天拼好吗。

市中心的高层,我完全不想住在市中心了啊现在。住不住得起另说,市中心很挤很吵啊,而我现在希望推开门就是绿色。

朋友,先不说上海这个城市人情如何淡薄——你以为可以生死相依人家说不定觉得你是傻逼,朋友这两个字是要看你自己的造化的。一堆人生冷不忌插科打诨是很开心,可是真要有事情来了,不见得会有人在你身边。

至于男人,就不用说了。好男人我也遇到过,我自己不要;坏男人我也碰到过,也就那样。男人都是下半身的动物,且成熟都比女人晚,而且大部分既自私又现实,所谓刻骨铭心的爱情,还不如自己YY一下算了,现实中的男人,只会让你失望再失望。

至于每天都丰富多彩,很多人每天在地铁上都两三个小时了好吗。至于我自己,我虽然不至于挤地铁挤得很辛苦,可是上班下班回家,生活就是这样了啊。就算天天玩,第一没有好玩的人一起玩,第二玩太多了也无聊了。

可是生活本来是什么样子的?生活本来就应该是这样的啊。我以为我命不好,每天生活都是这个样子,可是很多人的生活都是这样的——唯一的区别在于,人家觉得生活本来就是这样。你以为很多人天天灯红酒绿夜夜笙歌吗?并没有;你以为灯红酒绿夜夜笙歌就开心吗?更没有。你以为人生就应该丰富多彩:过了三十你发现,人生好长呢。你以为这个社会主流的价值观很俗气?可是有时候世俗才能长久,不世俗,活都活不下去。

所以有时候,你的世界变大了,也不见得是好事,因为你发现,不管跑到世界哪个地方,原来生活都是一个模样,而且没有人能逃脱这个游戏规则。没看见世界之前你的世界处处是惊喜,看见世界之后你只有一个感受:原来人生,如此无聊而又漫长。

呵呵。

Categories: Dailylife

工作七年

January 21, 2015 Leave a comment

工作七年,一事无成。升职加薪统统没我的份,还好我脸皮厚,不然怎么活得下来?

我一直觉得这七年,我损失最大的,并不是升职加薪这一块,而是我对这个世界的善意。虽说工作就是工作,我对工作的环境,对周围的同事,有了过高期待本来就是我的错,不是这个世界的错,可是我还是觉得,这个世界原本不应该是这样子的。

当然也不是全无收获。我想去的地方都去了,想经历的事情我都经历了,我一直很感激这一点。可是等到都玩够了,才意识到,原来有一点自己的事业,是很重要的事情。我现在每天发呆无聊,觉得真是没意思——生活或者工作,我觉得至少得有点事情,否则人生多无聊。

去年买房买车,现在看起来真的是个很错误的决定。原本我想着手上有点钱,至少我会有点任性的资本,哪天不高兴了或者觉得受亏待了,走就是了。我当然不是觉得我能马上在市场上找到更好的工作,相反我觉得我离开了现在这份工作,估计什么工作也找不到,但是手上有点钱我至少可以回老家开个小店,或者先坐吃山空,也可以吃几年。现在,我连这最后一点资本也没有了。

我也不想分享什么经验,所谓成功的哲学,就是让你如何阉割自己多赚点钱,然后这个如何阉割自己,各行各业大同小异,都是那些道道;多赚点钱,各行各业差别太大。如果成功的标志就是钱多,那么自然我还有我身边的人,没有一个成功的,都只是个很普通的打工的人;如果成功的标志不是钱多,那么我更加没有可以分享的地方,因为我自己还没活明白呢,何谈成功。

我一直的心愿就是开心,以前一群人天天插科打诨很开心,可是后来发现原来这开心也是虚假的,经不起任何利益的挑拨,顿时觉得索然无味。如果不开心了,那么至少要有钱,目前为止看不到任何有钱的希望,于是我就先消停消停,看看到底要怎么办吧。

希望下一个七年我能过得更好。

Categories: Dailylife

小s和黄子佼

January 13, 2015 Leave a comment

昨天的康熙来了,小s和黄子佼上演世纪大复合,两个人都在那里哭,场面还是很感人的。

我觉得这两个人是真爱过的。小s肯定是真心喜欢黄子佼的,黄子佼呢,作为被动的一方可能付出的并没有那么多,而且还在不恰当的时机劈腿了,不过也并不能说明他就没付出过真感情。

前阵子微博上就放出风来,今天要播这一集,然后就有人调侃说,小s大概是感谢黄子佼当年不娶之恩。我觉得很莫名。先说小s现在的老公——我一直都不觉得小s嫁的好啊。论财产肯定是她多,然后她还被逼着一口气生了三胎,三胎还都是女儿。台湾真的很奇怪,经济比内地发达,观念却很陈旧。她老公时不时去夜店什么的我倒觉得还好,只是她老公每次出来的时候整个人呈现出来的状态和气质,真的so so,小s何来嫁得好一说。再说小s的事业,她和不和黄子佼在一起,她的事业估计都会是今天这个样子,说不定黄子佼还能给她更大的帮助。

黄子佼的事业应该是因为小s而有些影响的,不知道他心里介怀不介怀,至少过去了这么多年,他表现的倒是不介怀了。看他描述过去的事情,感觉他真的是放下了。男人对感情始终是跳脱一些,我不爱你了就是不爱你了,我如果足够爱你也不会劈腿是不是?你谴责我那就谴责我,我躲不过就承认,但是变了心,始终是事实。后面两个人哭得稀里哗啦,都是真情流露,旁边的人也都唏嘘不已。

可是冷静下来想想,不过就是一对年轻男女谈恋爱,然后男生过了一段时间劈腿了,多大的事情?倒是一直在安抚小s的蔡康永,让我无比感动。他说在小s facebook关注黄子佼之前,他是断然不敢先关注黄子佼的;后来他得知小s关注了,也不敢贸然行事,怕是她一时抽风什么的;直到在这一集,确认两个人是冰释前嫌了,他才说,这下我可以放心地去follow黄子佼了。这是多么让人羡慕的友情?他的一举一动都会实现考虑到朋友的感受,所谓真爱,也不过如此了。

所以到最后,小s和黄子佼是不是曾经有过真爱已经不是重点了,重点是,小s有一个像蔡康永这样的朋友,这是多么幸运的事情。

Categories: Randoms

婚姻两个字

January 12, 2015 Leave a comment

周末看了个离婚故事,触目心惊。曾经相爱的两个人,到最后反目成仇,为了一分一毫的利益撕破脸,完全不顾道德或者道义,全然不记得这是曾经和自己睡在一张床上,耳鬓厮磨的人。不用说别人,我自己的短暂而又失败的婚姻又何尝不是如此,到现在我提起前夫还咬牙切齿,根本不会想起当年我们是多么的温柔甜蜜。

现代人都自私,无一例外。真的,你所看到的美好的一面,都是双方在确定了对方不会给自己带来坏处,而大多数时候只会增添好处的情况下,才呈现出来的——日常生活尚且如此,何况婚姻。自私就有错么?我不知道。我当然是崇尚真爱至上的,不过在一个尚在发展中的社会,生存或者自保有时候都尚成问题,又怎么有资格谈论真爱?不管承认不承认,爱情,有时候也只是有钱人的游戏,即使这话有失偏颇。

婚姻其实就是一种契约关系,等同于我们找工作。 当然了,婚姻的契约和工作的契约肯定有差别,因为婚姻意味着家庭,家庭的地位高于工作,而且家庭中往往涉及到小孩子,这是家庭的希望和社会的未来,意义更重大。不过我有时候觉得社会对于婚姻的契约性要求过于严格,导致很多人的本性被压抑了,这大概也是发展中社会固有的问题。

可是社会是社会,个人是个人,你有权利活得更清楚明白,不要被他人或者社会所左右。

首先,契约关系意味着订契约的两个人,对这个婚姻有绝对话语权。比如一个男人很花心,他的老婆无所谓,那旁边的人也不能说什么。比如一个女人不赚钱只花钱,也不做家务,但是她的老公对此ok,那就是ok。我知道很多人肯定是怀着善意或好心来指点别人的婚姻,但是其实你不是他/她,所以永远不要去干涉别人的婚姻。一个契约是否合理,是否高风险,这都是契约当事人需要承担的,要走康庄大道还是跳火坑,都是他们自己的事情。

其次,契约关系意味着这是可以反悔的或者变卦的。比如一个人对某家公司忠心耿耿,兢兢业业工作十几年,这家公司一直对他也不错,但是突然有一天他找到了更好的机会,跳走了——谁也不会批评他吧?就算他的所有技能所有市场价值都是在前家公司获得的,大家也都是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吧。那换成婚姻就麻烦了。比如一个男人,一直跟老婆在一起,和老婆关系也还可以,两个人一起过了十几年。突然有一天他找到了一个更年轻漂亮的女人,那几乎所有人都会骂他背信弃义——这里面有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社会还有男人对于女性的评判,年龄占了太大的比重。

对男人来说,年轻漂亮的姑娘,就跟位置更高赚钱更多的工作机会一样,都是需要抓住的生活的机遇。对女人来说,随着年龄增长,自身的价值一直在贬损——就算自己不觉得,大众舆论这么觉得,寡不敌众,久而久之也就没自信了。那么问题就来了,这份契约如果因为男人的变心单方面终止,男人以后的生活不会受到太大影响,反而会过得还不错;女人就不一样了,她的生活质量极有可能大打折扣。最常见的情况就是女人自己还有这个社会都认同女人是弱者,随之而来的会有道德上的保护和谴责,which,我一直觉得是让事情更恶化的。

一个男人不爱你,他就是不爱你了。有的男人比较负责任,遵守契约精神,因为这个契约一开始就是订了一辈子的,他觉得自己要有这个担当,于是还是跟你在一起。大多数的人没担当,也自私,还管不好自己的下半身,于是世界上就多了很多的怨妇,可是这又有什么办法呢?这个社会的游戏规则是这样,不按游戏规则玩的人需要有强大的内心和资本,可是大多数人又只是普通人,所以到最后,怨妇和负心男相纠缠,有的男人胆子小,缩回去了;有的男人心一横,还是离开了;最夸张的,互相拿刀子捅都有可能,深仇大恨一般。

因此到最后婚姻就变成了一场赌博,第一得赌对方是个遵守契约的人;第二得赌你们的感情不生出太大的波澜;第三得赌问题来临的时候,两个人能成熟冷静地挽回;而这些,都是运气,人是左右不了的。你觉得你找一个老实的男人就能一了百了?先不说老实的男人带来的生活情趣大打折扣,其次老实男人翻起脸来,那才真是一去不复返,见得少自然更容易受蛊惑。

在这一点上我一直觉得男人女人都没有办法。男人天性和女人天性决定了婚姻需要很多很多的运气,何况这个契约牵扯到的往往是感情。值得庆幸的是现代社会,女性的地位越来越高,自主能力越来越强,现代的婚姻有慢慢变正常化的趋势——契约双方势均力敌是最有利于契约的持续发展的,一个社会如果对女性的认知能变得更加综合立体化,而不仅仅局限于年龄和外貌,对整个社会的进步有着长足深远的意义。

这样一板一眼地把婚姻等同于一个契约并且冷冰冰地剖析好像是一件很不人道的事情——婚姻的最初来自于爱情啊,爱情,怎么能用这些东西来衡量。可是现实告诉我们,婚姻never等同于爱情。爱情很简单,多巴胺和荷尔蒙决定一切;婚姻不一样,婚姻是一辈子的两两相对,不是打个炮就完事的。

选择一辈子在一起的人,固然是需要慎重的,可是我们都是凡人啊,哪能预知生活中那么多的变化和风险?还有就算一辈子都在一起,这个婚姻就是成功的么?也未必。我爸妈一辈子没离过婚,可是那是建立在我母亲任劳任怨地付出一辈子,还有忍受我父亲经常居高临下的指责,中年颓唐以后的堕落,还有情商过低经常犯二逼的基础上的。我每次看着她都觉得心酸。

作为婚姻的失败者,我自然是不能发表太多关于经营婚姻的言论。不过我还是觉得不管是男人女人,把婚姻看成一种契约关系会好过很多——不要让自己受太多的束缚,也不要不遵守自己定下的契约,好好经营婚姻,必要的时候放弃或者转身,对自己和对方负责,再祈祷一下不要运气太差碰到low货,这差不多是我们对待婚姻,能够做到的全部了。

Categories: Poison

懒人食谱 之一

January 12, 2015 Leave a comment

土豆炖牛肉

所谓懒人食谱,必然都是做一些比较简单的菜,步骤简单。这些菜别人肯定都做过,有详尽的食谱,可是别人的不是我的。我只是想把我做菜的时光一点一点记录下来,也算是小小的乐趣。

土豆炖牛肉真的是很简单的。

第一步:切肉。我买的是带骨头的牛肉,切了半天不得要领,最后索性不切了。。。大家不要学我。。。当然了,不切也是可以的,不然怎么能符合我们懒人的精神呢?

第二步:煮肉。煮一锅开水,然后把切了的或者没有切的牛肉放进去煮,什么都不用做,只用煮。这一遍煮只是为了煮出血水和泡沫。煮个二十分钟差不多了,把这一锅水全部倒掉——基本是血沫,然后再冲一下牛肉,清洗一下。清洗完再放一锅水,重新开始煮肉。

第三步:切土豆。煮大概半个小时或者四十分钟以后,削土豆,切好土豆,扔进锅里。

第四步:切辣椒,扔进锅里。这一步真的是败笔。我买了那种国外特有的大大的长得很Q的颜色很好看的辣椒,然后切了一整个,后来turns out我的土豆炖牛肉全是辣椒的味道。。。所以这一步能省则省,需要辣椒可以放一点尖椒或者花椒,当然最好还有料酒。

第五步:葱姜蒜。牛肉要去腥的话,最好姜多放一点,葱和蒜随意。

第六步:一锅乱炖。

第七步:炖得差不多了,放盐,还有老干妈调调味,基本就可以吃了。。。

是不是很简单?

Categories: Books

懒人食谱之序言

January 12, 2015 Leave a comment

说到做饭真是一把辛酸泪。

我第一个男人跟我说,只要你不再这么长时间的出国,什么我都满足你。我做饭给你吃,我洗碗收拾,我不让你做任何家务,我想尽办法对你好。他对我真的很好,做的饭真的很好吃,湖南的腊肉味道简直是一绝,可惜再好吃也没能留住我,或者说我没能留住他——我们的感情一开始,我就一直觉得他不爱我,一直恨他,到最后恨也不恨了,感情就完蛋了。

中间还有不止一个男人跟我说,你都不会做饭——就好象我做饭给他们吃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一样,而他们没有一个人赚的比我多,最多跟我一样。我就莫名其妙了,如果你养着我,一个月给我两万菜钱,那我做饭给你吃也就算了;我一分钱没花你的,你凭什么觉得我不会做饭是天大的罪过?我都还没嫌弃你不会做饭呢!

其实我也不是不会做饭,大多数时候是懒。不过就算这样的男人拿做饭这件事情对我诸多挑剔,我也从来没有想过要洗心革面表现一下留住他们。我的逻辑很简单,我爱你,我自然会取悦你,可是这个事情不是我的义务,我如果做了你得学会感激。还有我取悦你了你拿什么来取悦我?比如有的男人说你做饭我开车,我就想可是我也会开啊。另外我这个人有点拧巴,就是我本来可以做得还不错,但是如果你还没了解情况就对我诸多指责,那我肯定就表现出最差的一面给你看。所以到最后这样的男人也滚蛋了。

到最后让我愿意静下心来走进厨房的,还是我自己,就是我突然觉得做饭给自己吃感觉也不错,一方面可以任我折腾,想怎么做怎么做,不会有人好为人师大惊小怪;另一方面做饭跟开车一样,如果厨房是我一个人的,又是做给我一个人吃,那么我就有全部的掌控权,这感觉我最喜欢了。以前我不做饭,大概还是因为总有人可以依赖,真的一个人了,我也不是活不下去。还有去年我犯了几次病,让我觉得不能总在外面吃了,有时间还是应该多考虑一下自己的身体。

我对厨房要求比较高,这也是为什么在上海我基本不做饭的原因——我租的那个房子的厨房达不到我的要求。现在我有了自己的房子,可以根据自己的意思来安排厨房,以后也许我做饭的意愿就会强一点。特别像现在,我在德国,一个人住,厨房里应有尽有,可以任我折腾,我就觉得很开心,平生第一次觉得做饭也不是那么繁琐和让人讨厌的事情。

当然我内心深处还是喜欢男人做饭给我吃,那种被照顾和爱护的感觉,美妙得无以言表。是谁说,要想抓住男人的心,就得先抓住他的胃——我觉得女人也一样,或者说,我也一样。可能我骨子里真的是个男人,可是有时候你坐完长途飞机,或者忙了一天,回到家,有人做好饭在等你,你会真的很开心,身体里每一个细胞都会放松下来,然后从心底里萌发出抑制不住的愉悦。

所以有时候我大概能理解为啥男人总指责我不会做饭,他们也不过就是贪恋这种感觉。执拗般如我,即使男人们一个一个都离开我了,我也不会妥协说其实我会做饭,我可以做饭给你吃——我只会在我重新又是一个人的时候,开始走进厨房,享受一段又一段我和厨房独处的时光。

Categories: Books

2015年1月8日

January 9, 2015 Leave a comment

再次来到德国的感觉是如此复杂。

首先我觉得我过于美化了关于德国的记忆,导致刚到住处的时候有点恍惚,觉得这真的就是我心心念念了几年的地方?又或者我没来德国的这几年又多见了不少世面,所以现在也不觉得它如何了?Anyway,其实刚到的时候我真觉得有点搞笑——我整天哭天喊地地要来德国,来了才发现,我想去的,估计是那个回忆里的德国,跟个海市蜃楼一样,根本到不了了。

往事历历在目。本来很多事情还没想起来,好了伤疤忘了痛,结果今天又有人跟我聊起一些女人,我就突然想起来我当年刚接触这些女人的时候,她们都是些什么样的面孔,而我又是如何地不适应。工作以后,我对于人际关系的害怕,对各种负面人性的经历,对所谓精明世故的厌恶,对于人的提防和防卫心理,统统进入到了一个新的境界,再也回不来了——听上去,就跟步入歧途壮士扼腕一样悲壮,事实上也是如此悲凉。

我当年是多么的天真,多么的热情,多么的美好啊——现在我已经是一个阴阳怪气,心理阴暗,挑剔势利的老女人了,跟那几个神经病没什么区别。如果这算成熟,这是多么可悲的一件事情。可是现实的确就是,现在的我的确比那个天真幼稚热情善良的我,过得好多了——想想就能无奈地痛哭。

抛开这个不谈,我觉得这次一来,我所有的念想就算是全部解决了——这意思就是说,我真的玩够了。够了的意思不是说从此我就不玩了,是从此我不会对这件事情再如此饥渴。想去的地方可以自己慢慢计划再去,不会像以前一样觉得今天不去明天我就死了呢?生活的重心也开始发生变化,我开始觉得settle down下来并且过一些着地的生活,会是我现在比较想要做的事情。

我如此喜欢这个地方,因为它揭开了我和这个世界交流的序幕,从此整个世界一片一片展现在我面前,到现在如履平地。我如此讨厌这个地方,因为它也同时揭开了我和现实社会交流的序幕,从此我只会一天天变得跟我讨厌的人一样,尖酸刻薄势利阴暗,只为了生存和自保。

转眼过去了快七年。这里的房东说,你第一次来的时候,就是一个小女孩,着着急急去机场,然后忘了给同事带的东西,还傻乎乎地自己开车回来拿。这里的德国同事说,你那个时候长头发,看上去小小的,现在俨然长大了。今天早上我跟着德国人去开了一趟A5,心里就在想当时从这条路上奔出去玩了多少回。

得到的都是侥幸,失去的都是人生。在这全世界如履平地的过程中,我再也无法过正常人的那种接地气的生活;我再也无法像以前一样敞开心扉接纳任何人;我再也无法对身边的人和事物倾注太多的感情——而这些,才是人生本来的面目,才是你在这个世界真实存在的各种连接,而不是飞来飞去的那种虚无感。

不管怎样能再次回到这里,对我来说是一件意义重大的事情,我心怀感激。更美妙的是这一次周围的人很少,干扰就会很少,我更加能够自在地享受这个我与它独处的时光,我真的,很感激这一切。

七年过去,这里一切都还是原样。晚上听着教堂的钟声,我会有一种错觉,也许这一切,从来没有发生过,而我,还是当年那个第一次出国,兴奋激动却又带着伤心难过的女孩。

泪如雨下。

Categories: Dailylife